第七十一章,可敬也?或可恨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管宝珠说得有多和气,不管宝珠说得有多柔婉,这些话还是像重量级炮弹砸在方姨妈心上,“嘡嘡嘡,”打得方姨妈头皮无端发麻。

从没有人对她说过这么有深度的话,从没有人对她如此指责过,从没有人……方姨妈恨忽然翻出心底,叫道:“从没有人管过我们娘儿们啊!”

宝珠亦变了脸,冷笑道:“从没有吗?二婶儿没留过你们,祖母没照顾你们!”方姨妈哑口无言。

宝珠退后一步,又是几句话出来:“为人做事,多想想别人的好,多成全成全别人!不要用自己不懂的见识,去衡量别人对你说的好心道理!我冒昧无礼说这些话,是打量姨太太你大约还有再去告的心思?”

“她有她有,”方明珠道。

方姨妈冷下眼神,一字一句道:“我不应该告吗?”

“你应不应该,我却不知道。不过有一些东西,我想姨太太你不知道。”对于这种百点不醒的人,虽没有指望她此时就醒,但宝珠还是冷淡下来,有些人你冷淡些对她,反而更起效果。

“律法上写着,以民告官,是要坐牢的!”

方姨妈倒吸一口凉气,她是知道的,不过她还真的忘到脑后。这要归功于她一腔是气,满身是气,从头到脚在和余家斗气,除了自己姓还记得,别的又都丢到狗肚里。

“姨太太还能好生生的回来,一是当堂官员放你一条生路,也许看你可怜;二是祖母为你打点了,祖母自然是看你可怜;三是余家大事化小,本着息事宁人之心,也是看你可怜…。”

一连三个可怜,把方姨妈气怔住:“你!”当着可怜人的面说别人可怜,这不是往别人伤口上撒盐?

宝珠略停一停,眸中更为沉静,而方姨妈母女也同时感受到她下面未说之话的分量,都情不自禁的屏了屏气。

“姨太太你年青守寡,抚养女儿长大。放在街巷之中本是一件人人称道的事,可你,硬是把自己往可怜的地方去变。这且丢下不说,我再来提你的醒儿。你若再告,一则明珠名声更有伤损,余家可以借势不要,”

“不!”方明珠急了。

“再来,这次你遇到很多好心人帮你,下一回可就没有这么的好,你可以去打听打听,民告官不赢,或打板子或掌嘴或入牢狱,”

方姨妈痛苦不堪:“不要说了,”她泣不成声:“不要再说了,”

宝珠叹口气,轻轻地道:“安生些吧,安安静静过日子有什么不好?这事情已经这样,还是赶快教导明珠去余家怎么把她日子过好。不过,你未必会,还是去请教祖母吧。”

挥一挥手,宝珠转身走出。

在她的身后,留下的是方姨妈无尽伤心的痛哭声:“老天怎么这么对我啊,我的儿啊,我养你这么大,在这个家里死皮赖脸呆着,还不就是想让你嫁到好人家,风风光光的当人家妻子……”

方明珠也就跟着哭起来。

她们一直哭到掌珠回来,掌珠闻声就怒了,气冲冲到自己房里,对母亲道:“我们家遭灾了吗?就要过年了哭什么!再哭我回祖母,把她们撵出去!”

又见母亲也满面是泪,掌珠更气得不行:“您这是陪哭的?”

“我不好去劝,说实在的,也不想去劝,听她们哭得伤心,我这唉……”

掌珠才坐榻上,由一个丫头把脚下踩雪的小羊皮靴子脱下来,换上房中穿的软缎绣鞋。闻言气得跳下榻:“让她们走!不是我家的人,成亲怎么能从我家里走,没倒运也让哭成倒运的!”

慌得邵氏急急忙忙抱住她:“我说掌珠,你四妹妹白天还来劝过,我听紫花说了几句,虽然不多,却有道理。你就是不劝,也不能说撵出去的话。冰天雪地,老太太都不撵,你就少说几句吧。”

“哼!我还劝呢?我都快让气死了!”掌珠发飚。

邵氏忙着哄她:“明珠就要走了,余家才刚来人说明天就要抬过府。是老太太发了话,说虽是妾,也是人家的娇女儿,让母女再聚上几天,三天后再过府,你忍这三天,可就三天……”

“哼!”掌珠重重拂袖,怒容满面,但是总算不再言语。

第二天,三奶奶张氏也知道宝珠来送东西,回去对女儿玉珠道:“真的四丫头傻了,那方家的就是披着人皮的恶狼,这事儿要没有老太太出面,方家的还不扯到她身上去?她呀,还送东西,这真是叫我怎么说呢……我都说不出来什么,”

玉珠则握着一本书给她看:“母亲你看,这经上说的,作恶的人轮到自己身上,这说的可不就是方姨太太?这经文真是好呀,送我经书的姑子圆慧,她说当姑子懂的道理多,在菩萨前面能领悟……”

张氏一把夺下书。窗户是开着的,一把丢到窗户外面去。恼怒地道:“你就要定亲,别再说当姑子好,别再钻到书里去,我的三姑娘,你让我省点心吧,画你的热闹梅花,再不然念你的子曰也行,就是别看这种书!”

“哎,青花儿,快给我捡回来,”玉珠笑嘻嘻唤着丫头,青花儿在外面答应,就一溜跑出去。玉珠又对母亲笑:“我要不看经文上恶有恶报,心里就怎么也静不下来。母亲你想,咱们是不是也送两样过去,那方明珠怪可怜的,”

“恶人有什么好可怜的!”张氏啐了一口。

“恶人不可怜,不过那方明珠纯属无知。”玉珠也叹气:“没有人告诉她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我想到她,就想我有母亲有祖母有大姐和四妹,我比起她可好得多。”

张氏让逗笑:“这是自然!你当然比她好。你是安家的小姐,是三房里的独养女儿,是母亲的心头肉,她怎么能比?”

“明珠也是姨太太的心头肉,不过姨太太这位养肉的主儿,把肉养馊了。”

张氏忍俊不禁,抚着玉珠笑道:“好好好,就依着你,咱们也送几样子。横竖散财有福,再说我要是不生她们母女的气,也觉得怪可怜的。真是的,人家守寡养儿,让人起敬,这姨太太养大女儿,怎么还是招人恨呢?”

这要问方姨太太自己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