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,远客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过上两天,余家一乘小轿把方明珠抬走。安家难得的热闹,玉珠宝珠都肯去相送,为凑热闹图好玩。掌珠见妹妹们都去,也随便去看上一眼,见件件不好,回房后又有解气又觉得可叹。

安老太太一惯的慷慨,按出嫁女儿的风俗为方明珠购置盆桶,至于大件的床等东西就没有置办。就这已经让别人称道于她,说她对待方家母女不错。

二奶奶邵氏自然是会去的,三奶奶张氏和掌珠一样,见众人都去也就跟去。去了以后不由得大乐,原来这亲事如此寒酸,她看的是一出子笑话,回来心中称快。

接下来的几天,谣言四起。余家求的本是安四姑娘,最后却纳了方表姑娘。媒婆本身就话多,钱媒婆对这桩事疑惑得不行,“不小心”,“不经意”,“不是有意的”把余家求亲的事对熟人讲了一遍,然后熟人再告诉熟人,全城的人全都知道。

鉴于方明珠的疯颠全城皆知,而余伯南又是一等一的大好少年。纳方氏的内幕就愈发的神秘起来。

这其中,还有着方姨妈对余家的不满,自然是去余家闹了好几回,间中有些言语透露出来,又有些自认为的“委屈”,间中也有些话对外人说过,又有安家的下人们说出来的猜测,这谣言就遍布全城。

等到谣言四起的时候,余家也气,安家也气,方姨妈也气。余夫人纳这个妾好似吞苍蝇,又让人无端的猜测,更不会对方明珠好。安家里除了安老太太不生气以外,别的人都是惊心。这个时候就显出方姨妈在的好。方姨妈不敢得罪老太太,又实在的感恩于她。人非草木,并非无情。方姨妈总不能半点儿不明白,她不用安老太太说,又到处去奔波辟谣,把她累得腿快跑断,谣言没有下去,但大家也明白七七八八。

又有余夫人或明或暗的话,余伯南瞬间成了让人同情的对象。而在学里则成了表扬的榜样,认为他挽救方明珠的名声,以德报怨,品行一等。

最后落得不是的,还是方姨妈本人。

掌珠虽然还是对姨妈有气,却对祖母留下她有些服气。这件谣言若不是还有方姨妈在,或是撵了她出去,她在外面怀恨乱说,还真不知道怎么解开。

可见解开永远比报复好。

这么一闹腾,就到了腊月中。这一天大家用晚饭,安老太太吃着吃着,忽然又沉下脸开骂:“耍心眼儿算什么本事!家里不好吗?跟我进京不好吗?记挂什么观音院里修行,当我糊涂吗?”

宝珠低下头,方姨妈惶恐不安。邵氏和张氏面面相觑,均在想太平日子没过上几天,老太太又故态复萌,和以前一样。

而进京的行程还是没有定下来,只有做衣服的打首饰的修理走远路车轿这些事还在进行。而身为穿衣服用首饰人的三位姑娘,又有过年的事夹在中间,也跟着忙得脚不沾地。

这样就直到过小年的前一天,宝珠才能坐下来听红花说闲话。说的,自是方表姑娘最近的二三事,或者称之为遭遇。

炭火融融,热茶香浓,奶妈照就在榻上不住手做衣服。外面的大衣服交出一部分给裁缝做,里衣儿鞋脚则都要自己人手做。

宝珠捧着如意纹缠枝花卉的盖碗,面上的笑全攒在小涡中,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就没有了,”红花笑嘻嘻:“姑娘你想,表姑娘进门当天,余家就给余公子同时又放一个妾,说是千挑万选的,余夫人天天在外面吹嘘是贤德第一品貌无双,”

卫氏都笑了:“那以后余家正根媳妇可往哪块地方上站?”她啧啧两下摇头:“方姨太太这气斗的,早知道把那闲气忍下来也就罢了,”

红花眨巴眼睛:“这可怎么忍呢?当时那情景,人人看到的……”

“反正她做事从来着三不着两的,把脸皮老上一老,再厚上一厚,最多把表姑娘远远嫁给挑脚汉子呗,也强过在余家受气。”卫氏好笑。

“挑脚汉子?”红花人儿小,没听出来奶妈在取笑,反而瞪大眼睛:“那方表姑娘怎么肯?”

她愕然得眼睛溜圆,好似掌珠养的猫,宝珠和奶妈齐声而笑,笑得红花甩甩脑袋,继续发表她小人儿家的见解。

“方表姑娘现在虽然受气,像是也挨了打,不过还算是官家之妾,手下还有一个小丫头使唤,比那挑脚汉子强上一百倍呢,”

红花才说到这里,外面有脚步声急匆匆的。走廊是木板的,步子走得重又快,房里人就能听到。

宝珠一惊,

卫氏一惊,

这脚步雷霆似的,大年下的又出什么事?

只有红花奇怪的回头看门上:“这是谁跑马来的不成?”

却见一个人兴冲冲进来,却是老太太的丫头绿画。绿画笑得见牙不见眼:“四姑娘好,给四姑娘请安,给四姑娘道喜,京里表公子们到了,老太太让请姑娘们梳妆打扮了,这就去见外客。”

宝珠一个激灵,随即站起本能应声是。而绿画又兴兴头头扭身而走,笑道:“四姑娘这里近,我头一个来,这就往大姑娘三姑娘那里去,请姑娘们快着些儿,别让侯府的小爷等。”

她前脚走出去,后脚房中主仆三人就同时发呆。

红花转脑袋:“怎么是侯府里小爷们来,不是姑娘们去呢?那车轿都备好了,昨儿我打车棚里过,还听管车轿的管家二爷说车要能经得起泥泞,怎么不是咱们过年前赶去?”

“明天小年,还有几天就过年,插上翅膀也飞不到京里。”卫氏嗔道:“又在这里乱说,什么姑娘们去不去的,打热水来,给姑娘取见客的衣服来。”

这个时候老太太的正厅,安老太太满面喜色,正在受几个少年的叩拜。

“给姑祖母请安,祖父让我们按告诉姑祖母的日子起程,路上紧赶慢赶的,总算能和姑祖母过小年,”

那一天,安老太太等人从观音院里回来,收到的那封信上:“起程身子已经定好,”是指京里小爷们动身的日子,却不是安老太太带着孙女儿进京的日子。

起程的日子,当然是自己定,再告诉别人。怎么能是别人定好,来约束客人们动身?宝珠当时听到就有疑惑,并没有猜错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