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,相看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共五个人,都神采奕奕立于房中。

五个人一式一样的打扮,清一色的上好细布袍子,并没有绸缎等物,浑身上下也没有过多的珠宝。

发髻高挽,整整齐齐一丝儿不乱,这就更显得面庞细白的细白,俊俏的俊俏。眉峰都似远山,鼻梁亦都高挺,一水儿的红唇好气色,神清气闲饱满若珠。

安老太太喜欢得不行,一个一个看过来,房内外也挤满下人,争着来看京中来客的风采。老太太才让坐下,就有人回:“姑娘们来见远客。”五个人不慌不忙地又站起身,那气度从容如闲庭中宝树,让看的人交头接耳地低声称赞:“不愧是在天子脚下长大的小爷,就这份姿态本城就再找不出第二个。”

五位小爷依礼避到一旁,倒不是回避,而是为迎接来的几位妹妹。

安氏三姐妹携手冉冉,敛步含羞的过来。在祖母院门上,见到院中多出许多的随从,又有很多的箱笼搬进来。丫头们争着打起帘子,就又见到站了一地的人,有花白了头发的老家人,也有年青小子们。

就是掌珠素来喜欢高仰着脸,今天也和妹妹们一起垂下头,但恍惚间三姐妹都看清房中有五个少年,都在这恍惚间看清五个少年皆容貌不差,第一眼先有水清竹韵之感,与想像中的京中奢富大为不同。

这第一眼,姐妹三人都心中满意,嘴角噙笑更为娇羞。

邵氏张氏奶妈丫头两边护着她们走上台阶,早就把五个客人看在眼中。邵氏有生以来,头一回认为婆婆做事高明。要知道就是老太太好生打发方明珠出嫁,邵氏也没有这么认为过。张氏更是满心欢喜溢于言表,脚下也不看了,只不错眼睛打量五个少年,越看越喜欢,心中冒出一句戏词:好似那芝兰宝树……

对,五个小爷就似五株宝树芝兰在房中。

这当口儿,方姨妈唯有伤心难过。五个……这个数字带给她的伤心,只有自己最心知。

“呵呵,我家的丫头们来了,快来见见表兄们,表兄们全是京中长大,比咱们见过好世面,可不要笑话我们生得不好。”安老太太一脸的心花怒放,显然来客让她中间之极。

邵氏张氏扯着掌珠,拉上玉珠,再带上宝珠在榻前站住,先给老太太行礼:“请老太太安好。”

等她们直起身子,五个少年徐徐走来,撩衣先拜邵氏和张氏,三姐妹则退到丫头中去。有人介绍:“这是我们家二奶奶,这是三奶奶,”

“请表婶母们安好。”五个人说出声来,也都是清脆朗朗,如断宝玉。

姑娘们面上又红上一层,不用说满意又加上一层。

客人们的到来出乎她们的意料,但不用特意交待,也都明白客人们不是白来的,又早见到他们年纪和姐妹们都相仿,自然大家心中有数。

不见得三姐妹同时能定下亲事,但他们必定为亲事而来。

想着,客人们就到了面前。老太太的陪房施氏何氏左右引导:“这就是我们家姑娘们了,”姐妹三人不敢怠慢,忙齐齐行下礼去,燕啭莺声:“见过表兄。”

“表妹们好。”

又有京中来的下人上前见礼,又有邵氏张氏给赏钱,闹了半天,房中有如鲜花着锦之势,大家才得安生坐下来。

坐下来以后,姐妹三个人虽不转面庞,也就可以仔细安然的把五个表兄一一看过来。

刚才有人介绍,这五个人姓了四个姓,这个疑问也在此时得到解开。

老太太殷殷而笑,目视邵氏和张氏,手指住坐在下首最上位的蜜合色布衣少年:“这是舅祖父膝下长房第三个孩子,小名儿叫个留哥儿,大名可叫什么呢?”

少年含笑躬身:“回姑祖母,大名叫钟留沛。”

安老太太笑道:“真是的,我只记住小名儿,这样吧,你最年长,你来介绍给婶母们和妹妹们听。”

有了这句话在,三姐妹的眼睛就势在钟留沛面上一扫,见他眸子有神,玉珠悄悄地道:“果然是个充沛模样。”

掌珠和宝珠都忍住不笑。

钟留沛就答应着,指住下首浅竹子青色衣裳少年,少年亦起身含笑:“这是三表姑祖母家的孙子,排行第五,名叫阮梁明。”

阮梁明肩拔背直,面相开朗,应该是个爱说话颇不爱寂寞的人。

安老太太唔唔连声,说的三表姑祖母,是她和南安侯的表姐家。

穿石青色衣裳的少年,钟留沛道:“姑祖母可还记得,这是表亲袁家,他亦算我表弟,大名袁训,”

安老太太想上一想,就恍然大悟,笑容就更加的深浓,欠着身子探问:“你母亲算是我的侄女儿,几十年不见,她身子可好?”

袁训躬身回话:“家母问老太太好,家母还记得老太太爱吃香雪斋的点心,特命我带了来。”

安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:“多谢你母亲费心想着,亲戚们我挂念着,就是道儿远少有走动,若能再见一面,那可就是我的福分了。”

袁训轻施一礼,也就坐下。

玉珠又悄声道:“喏,这一个眼珠子最亮,眸子灼灼,好似小鬼儿,”掌珠和宝珠又忍住不笑。

穿佛头青的少年,是钟留沛的同胞弟弟钟引沛;穿象牙白的少年,又是一家表亲,是安老太太的姨表妹戚氏,现嫁给大学士董家,来的是她孙子董仲现。

五个人都仪表不凡,问其年纪,相差全在半年之中,都是一年生的人。邵氏和张氏越看越心喜,越看越满意,到此时自然不用再问有没有亲事,有了亲事他们还来作什么。自然是没有亲事的人,才会往这里走这一趟。

这么着一看,也就明了安老太太几时进京,也更佩服南安侯府安排的深意和礼敬。

少年们先来给老太太奶奶们相看,相看的中意,进京去亲事一定,就便成婚。

邵氏暗想,难怪婆母让备下许多的车子,好似要把家搬到京里。可不是,光女儿的嫁妆就得十几大车才装得周全。

而张氏已在盘算,玉珠的嫁衣是现成的,但是首饰是不是要重新的打?而现在打呢,还是本城里的旧花样子,倒不如进京后再选好的金银匠,翻新出京中的新花样,这样才叫好。

宝珠的奶妈卫氏,也神思若瞑看似走神,其实在心中也算着宝珠的嫁妆。长衣儿十箱,婆家会不会笑话少?

短衣儿又是五箱,婆家会不会说不好?

她们全然不管姑娘们的婆家其实还在半空里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