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,家世(一)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很快邵氏等人收回心思,重新还是打量钟留沛几个人。又有人来回,说表公子们的行李已安置完毕。安家的空房子还有,除了娘儿们几个住的地方以外,还有安老太爷当年的旧书房犹在,老太太不让挪为别用,日日使人打扫,亦也可以住人。但安老太太实在喜欢,就让五个人都住在自己院子里。

接下来半个钟点儿,是川流不息的回话。

先是送被褥的,安老太太要亲自掌眼看过才行。又让人取出布料准备做衣服,又问他们平时喜欢去什么样的地方玩,是爱幽静呢,还是爱喧闹……又有邵氏和张氏夹在中间问话,等到安静下来,五个人的个性基本上已问明弄清。

钟留沛兄弟说要去逛此时江河,阮梁明则一定要去寺院,董仲现说道儿上累,不如歇息几天等着看新年花灯,袁训说也好,其实本城也有可看的地方。

掌珠三姐妹心中捣鼓这五个人,爱去看江水的,想来喜欢疏朗;而阮梁明声明家人爱佛,他是无事去拜一拜,像是个有孝心的人;要歇息几天的那个也许更中意清静,而袁训无可不无可,怎么都好的态度又让人捉摸不透他。

姐妹三个人还没有继续往下想,张氏问出来:“留沛表公子倒是舅父膝下长房第三个孩子,看他模样儿稳重斯文,倒像是个大的?”

张氏问的是安老太太。

她问出来后,邵氏也眼巴巴的看向婆婆。

这话邵氏也想问,总得把五个表公子的家世都问明白,才能选定合适的女婿。安老太太积威深重,邵氏在她面前总是挨骂的多说话的少。但见张氏问出来,这话正中邵氏的心怀。

安老太太失笑状:“呀,我许多年不进京,该记得的我都不记得,更何况还有我不知道的事儿?这样吧,你们呀,”她笑着望向五个少年客人:“你三婶母不问,我也要问。这里面除了留哥儿你们两个人,母亲是京里的小姐我知道,别的我也糊涂着呢,就是留哥儿,你还有兄弟么?你们自己说说,我们听着。”

这话一出来,不但邵氏张氏和三姐妹把耳朵支起来,就是房里房外的仆妇丫头们也都往前拥了拥。

年长的最先说,自然还是钟留沛先开口。他笑道:“回姑祖母,不是您记不清楚,是家里亲戚太多,有时候我也糊涂呢。”

安老太太呵呵地笑了,笑骂道:“这话就贫嘴了,你年青反倒也犯糊涂?”

“不要说是哥哥,就是我也有弄不明白时候。”当兄弟的钟引沛接上话。安老太太正要再发笑,钟留沛微板起脸,斥责弟弟道:“哎哟哎哟,咱们头一天做客,不要失了规矩。幸好是姑祖母这里,换成别的地方你又抢我的话,岂不让人笑话。”

扫一眼安氏三姐妹,再道:“就是表妹们也要笑,何况是我?”

钟引沛一脸的不服气:“这又不是别的地方,不是姑祖母在上面。表妹们很不会笑,你又笑什么?”

玉珠憋了又憋,终于没忍住“哧”地轻笑一声。掌珠倒大大方方的笑了笑,但是难得的没有插话。

而宝珠用茶盖住脸,轻轻的笑了一声。自以为无人看到,不料微转眼眸时,见三双眼珠子滴溜溜的转过来。

这三个人,却是阮梁明、袁训和董仲现。

宝珠也就绷紧脸,放下茶碗心想你们能说笑话,我们倒不能笑了?又想到玉珠评价袁训的话,好似小鬼儿一般。心想对面这是三只小鬼,六只灼灼眼珠子,也不怕别人受不了。

才这样想,见三双眼珠子在自己面上一沾就走,又不经意的晃到掌珠面上,只一瞬,又到了玉珠面上。

宝珠这就明白,他们固然是来给人相看的,但是也相看了别人。呀啐,岂有此理!宝珠在心中娇嗔。再看掌珠还没有发觉,就是发觉掌珠也是不怕别人看她,就怕别人不看她,她还在听钟氏兄弟在插科打诨般的取笑,在哄祖母发笑。

而玉珠无意中笑了一声以后,正在学着沉下脸不笑。房中全是喜气洋洋,玉珠沉不下来脸,就装着摆弄自己帕子,把刚才那声笑混了过去,也没有见到袁训三个人的小动作。

上面安老太太正让钟氏兄弟的话引得笑个不停。人逢喜事精神爽,安老太太今天是又慈祥又可亲,手指住兄弟两人道:“我们在家里也是这么样?你老子娘倒不管?在学里先生也不管么?”

钟留沛就从容的回道:“回姑祖母,我母亲是礼部员外郎家的小姐,常说斑衣戏彩的故事,我们能让姑祖母多笑几声,她只会说好才是。”

这就是变相的在说自己家世,邵氏和张氏暗暗记在心中。忽然又想到以前知道的南安侯府里没有嫡出公子,而今由钟留沛的话听起来,他们的父亲是庶出,到他们这一代上,却算是正根嫡苗。

这就更觉得老太太做事不差,还好没有把那父亲庶出儿子又庶出的孩子弄来。想到这里,邵氏和张氏电光火石般雪亮,这爱骂人的婆母为这件事,想来前期做过不少工作,也是挑了又挑的才是。

这有个好娘家果然是靠山。

安老太太和他们一问一答:“我还记得,你们母亲是员外郎史家的第七位小姐?”

“姑祖母记得不错,母亲是外祖母最小的孩子,”这话是钟引沛回答,他笑道:“我又是母亲最小的孩子,所以我是外祖母面前最小的孩子。”

阮梁明忍不住笑:“是吗?我怎么不记得?我家舅祖母面前最小的,好像是我弟弟?”邵氏和张氏惊讶地笑了,原来南安侯府的这一门亲家,和阮家也是亲戚关系。她们更是笑得花团锦簇,好似春花全在面上盛开。

这亲上加亲本是古人的习俗,但亲口听他们说亲上加亲,邵氏和张氏更对女儿亲事增添几分把握,就像开心总在最热闹的地方出来,让她们愈发的笑容灿灿。

钟引沛就装发怒,反驳阮梁明:“我说的是外祖母面前,你说的是舅祖母面前,这怎么能混为一处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