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,家世(二)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钟引沛佯装生气,鼓着个腮,瞪圆了眼,更把又黑又大的眼眸映衬出来,又是精神又是调皮。安老太太哈哈大笑:“你呀你呀,这排行是天注定的事,也有个争的?”

阮梁明因笑道:“姑祖母不知道,引沛最喜欢当小的,他要小起来,书也好,笔也好,他相中了抓着就走。”

邵氏和张氏也跟着笑个不停,掌珠三姐妹更是帕子掩口吃吃不绝。

钟引沛皮皮的一笑,袁训坐他下首,伸手拍住袁训肩头,大大咧咧道:“小袁,我还是比你大的。”

“一个时辰休要提起。”袁训笑着抖开钟引沛的手。钟引沛又去摸董仲现,因中间隔着袁训,就伸长手臂去够:“小董表弟,在你面前我算大的吧?”

“两个时辰你也别提,”董仲现脸现不服气,却稳稳把住尺度,并不走样:“那是我让着你,没比你早出来!”

宝珠正在喝茶,听到这话,一口茶喷到地上。再看安老太太,也笑得把碗茶合在垫子上,咳了几声后,丫头们皆上来忍笑捶背。

主人们如此,房里房外的下人们更是笑得不行。方姨妈挤在人堆中,从看到是五个大好少年,她就内心惭愧,当然以她此时的气度,恨也是有的,她并没有进到房里,就在外面想看上一看就走,还要去往余府里去看明珠。

方明珠现在是一天见不到母亲都不行,以她口无遮拦的个性,早哭过八百回说寻死去,见余家全然不在乎,就没有去死。

余家“风风光光”把方明珠抬入府中,余伯南落得大好名声,余家在外面是面子上一团光辉,对余家来说,方明珠的作用已发挥完毕,她要自己寻死,那是求之不得。

方姨妈自然不能坐视女儿去死,又没法子去求老太太。而且自知去求也无用,因为老太太寡居一生,南安侯府也只是远远照顾一生。老太太的日常日子,还是她自己过,而且她在今年以前,从没说过归宁的话,就可知女儿出嫁后,凡事还须依靠的是自己。

在这种焦急心情下,方姨妈是一个大忙人。这忙人见到处笑声一片,也随着笑了几声后,心中悲凉上来,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站到现在,听了近一个时辰。

她想着该去看明珠了,劝她用些茶饭,千万保重自己。可耳边是笑语声,眼睛里是五个光华宝树熠熠生辉,硬是挪不动步子。

她会恨自己蠢吗?

蠢到真的相信侯府只有三个没定亲的小爷,安家姐妹三人一个人一个正好够分,因没有明珠的份儿,才出了下策?

方姨妈要是这样想,还算她有些肯回头,还能明白是自己想错才做错。

此时,方姨妈惟有恨多!

惟有多多的恨浓深重,紧锁心头,又上眉头。

房中少年们的英俊,逗大家开心的机灵,安老太太的大笑,宝珠三姐妹的撇嘴,还有张氏的容光焕发,就是常年愁苦的妹妹邵氏,也是眉眼儿舒展,不管看向哪里都是心情舒畅有如在春风中。

唉,走了吧,还留在这里有何用?越看越心酸,越看下去没有一个不是珍珠宝贝一样的女婿。方姨妈在心里这样说着,黯然神伤离开人堆,热闹在身后,她独自往雪地寂静中去。她还要穿过热闹的大门,因今天客人到了,采买上自然是热闹的;然后,她再走向雪地寂静的小巷。

长街不敢走,遇到熟人的面上笑,都向对方姨妈的讽刺。

再然后,余家的大门也是热闹的。衙门口儿,还能断了来人?没有告状的,也有送礼的,没有送礼的,也有来走动的。

热闹的余家大门自然不归方姨妈走,余夫人肯许她进小门,还是余大人作的主。余大人说:“方氏已进门,听说要寻死。生死有命,我们不能抗天,也不能逼迫她去死就是。容她母女时时相见吧,以后说起来我们也没有责任。”

这是表面上的话,余夫人听到难免不快。私下里,余大人告诉她:“她们母女随时可以相见,还要去寻死,死了也是方家的教唆女子以死讹诈!”

余夫人这才明了,为方姨妈这妾之母来探看,大开方便之门。

爱逞强斗气的人,和有城府的人,这就不用比了。

还是那句话,人,还是冷静镇定沉着的好。

无事少抱怨,抱怨得自己处处遇钉子,心情怎么会好?

小门进去后,方姨妈去的还是冷清之地。方明珠的住处在最背的角落里,冬天出太阳晒不到,估计夏天可能倒阴凉。母女抱头痛哭,方姨妈还得回来,余家没有她住的地方。

“哄!”

身后笑声越发响亮,可以把屋顶子冲破,也冲击方姨妈的后背。她落下一串子泪珠,眼睛里模模糊糊地把五个少年一一的想过来,这哪一个不是一等一的容貌?

唉,原来还有亲戚中的孩子。

亲戚的孩子们正在一一的介绍自己。

钟留沛在弟弟结束“搞笑”后,简单地把家里人口说了一下。南安侯有三个儿子,长子这一房两女两男,钟留沛按兄弟上来说,他是最大的。

邵氏张氏迅速地根据人口预估的分了一下南安侯的家产,这倒不是她们心眼儿不好,这是相看的人之常情。

现在说话的是阮梁明。

安老太太笑吟吟问道:“我那表姐身子骨儿还好?”

“祖母好呢,没事儿就斗牌,每到春花开的时候,必念叨姑祖母,说您小时候掐了她的花,”阮梁明笑回。

安老太太又要笑,因刚才笑得太过厉害,就慢慢忍住。转脸儿,对宝珠三姐妹道:“如今你们三个就算是好的,我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,比你们淘气的多。表姐最爱花儿,绣楼下常种的都是异种名花,每到花开,我就偷溜去掐了就走,”

邵氏和张氏同时在心里想,这老太太,天天说话怎么难听怎么说,还有过这种娇憨时候?

而阮梁明则接话笑道:“打发我来拜年以前,祖母也拉着我的手,对我说过这事。祖母让我带话来,问姑祖母如今必然种的满园子的花,在哪里,指给我看,让我也偷几株回去,让她老人家得意得意,”

闻言,房里嘻嘻又笑成一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