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,天上掉小鬼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阮梁明的家,让房里的人刮目相看。他祖父是靖安侯,他父亲已在去年袭爵,阮梁明又是家中长孙。

邵氏张氏立即把眼睛放在阮梁明身上,顿时觉得这个笑容活泼的年青人平添几分贵气。

安老太太一生只因为是南安侯的姑奶奶,就过得比全城的老太太都体面,而阮梁明却是下一任的靖安侯……

嫁给他的姑娘将是侯夫人,会比侯府嫁出来的姑奶奶还要尊荣富贵。

钟氏兄弟虽然也不错,可他们却是南安侯府孙少爷中的其中两个,哪一个能当世子可还说不好。

阮梁明,可算是现成的小侯爷。

掌珠的眼睛也放出光泽,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阮家表兄;玉珠还懵懂着问:“那你家藏书多吗?”张氏很想叹气,傻孩子,藏书多与嫁个好人可没有太大关系。

“我家书香门第,怎么会没有藏书?”说起这件事,阮梁明微有得色:“我家的书有两座楼,算是京中有名的藏书楼。”

玉珠的眼睛也就亮了,还殷殷地问:“那都有些什么书?”

“嗯咳,”张氏干咳几声,正色道:“玉珠儿,女子无才便是德。”玉珠悻悻然,低声道:“认几个字,又没当自己是有才的,”

张氏不理她,打起笑容和阮梁明攀谈起来:“你不要笑话,你妹妹还小,孩子气呢。其实她并不认得几个字,不过认得过年年画上的小鬼名字罢了,”

这话说得几个少年们都笑起来,玉珠则涨红脸,让母亲讲得吃吃然难为情,半天不敢抬头。

这里张氏来了精神,有说有笑的问阮梁明:“你母亲可是京中的人?”

“母亲是金陵人氏,”阮梁明有问有答。

安老太太暗中撇嘴,看把你们急的,把那边还有两个没有问都不记得。又见一向和自己不对盘的二媳妇邵氏也插进话去,和张氏一人一句的细细盘问阮梁明家事。

这已经很失礼。

首先两个奶奶不是安老太太这样的长辈,又旧居京中,挂念亲友是正常的事情。两位奶奶不过是阮梁明来看的长辈之媳,而且今天是头一回见面,客人才进门,就盘根问节似的打听,不知道的看上去活似在审问。

好在阮梁明并不生气,他有问有答,有可以直接回答的,也有回答的相当含糊的。宝珠在旁听到,心中好生佩服。

古人对京都长大的人,爱说一句天子脚下住的,与别处一定不同。宝珠今天才咀嚼到这句话大有道理,刚才见到的钟氏兄弟侃侃而谈,见识十足。而这一个阮家表兄又涵养一流,那另外两个呢?

袁训和董仲现,到现在可还没介绍自己家世。

安老太太的手段到此时为止,让明眼人越看越心服。

老太太随随便便来几个客人,不是小侯爷的,也是气度不凡。来到以后,又规规矩矩报上家世。可见她几十年经风雨如过平川,不仅仅是有南安侯府,自己也是颇有手段。

房中邵氏和张氏不时发出笑声,而除了安老太太、宝珠等几个人还清醒以外,余下的家人婆子丫头们也都沉醉在阮小侯爷的言语之中,如百花沐浴在春风中,不是百花要醉,则春风太过迷人。

安老太太也许是为了更显手段,想让媳妇们更看明她来的客人身份不同,就没有打断这失礼的举动,自顾自的饮着茶。

而宝珠则看的是其它的人。

见钟氏表兄也好,袁家董家表兄也好,都含着笑容,而且没有因为婶母们的失礼举动而生鄙夷神色,还是用恭敬的神色静静候着,宝珠心中好感又生出来不少。

她心中油然生出一句话:“怪不得都说京里的点心都比外省的要甜,”才想到这里,忽然晕生双颊,不由自主垂下头难为情。

怎么自己也像犯了花痴病?

要知道自己有三姐妹,而来的却是五表兄,哪一个配哪一个可还不知道呢?

正重新收敛心神,面上又是一热,分明有什么人的眼光从自己面颊上扫过。宝珠急急抬头,却见对面坐的五个人全垂襟危坐,眼神儿看的还是谈话的中心,阮表兄和邵氏张氏,没有一个人露出偷看过自己的心虚。

宝珠暗生怒气,敢作不敢当吗!要是知道是哪一个,一定要他好看!

面上热辣辣的还没有下去,又因为生气红晕如云霞蒸染,看上去更加的好了。

不约而同的,钟氏兄弟也好,袁训董仲现也好,心有灵犀般的扭过面庞,齐唰唰又在宝珠面上刮了一眼。

宝珠气得肚子疼,这四双眼光都滚烫如火炭,压根儿分不出哪一个是刚才偷看的人。她在心中暗骂,这群……促狭的,小鬼似的表兄们!

看他们眸子炯炯,来的不是表兄,分明天上掉小鬼。

见无人看到,宝珠就溜圆了眼,狠狠的回敬回去。

收到这娇羞又忿忿的眸光后,钟留沛忍笑去端茶碗,钟引沛调皮的对宝珠眨眨眼,又赢得宝珠一记嗔怒;而袁训毫不退让,索性直接在宝珠面上注视一下,在宝珠来不及收回瞪钟引沛眼光再去瞪他时,袁训已经表示他看完了,挂着轻描淡写的表情挪开眼光,气得宝珠肚子更疼,把旁边的董仲现忘了。

董仲现不甘心被表妹忘记,笑嘻嘻道:“想是火盆近,四表妹像是热着了?”一语提醒宝珠把他重新想起来,先给他一记眼风,董仲现无声咧嘴笑笑,宝珠才涨红脸,低声回道:“并没有。”把头重新垂下来。

这一回吃了大亏,让小鬼们仔仔细细大大方方毫不掩饰的看了去。

听到说话声,邵氏张氏阮梁明一起看过来,安老太太也觉得两个媳妇问话可以到此结束,就势道:“把火盆挪开些,再换茶水,让孩子们喝碗我们本城的茶吧,”

邵氏张氏就讪讪红了脸,知道刚才抓住阮梁明问得太多。虽然她们晓得难为情,但接下来的眼光一式一样的放到袁训身上,笑意盎然中意思不言而喻。

老太太不会挑不中用的人,那余下这两位,又是什么样的人家出来的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