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七章,三六九等的家世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袁训的家世,让邵氏张氏大吃一惊。安老太太有些难为情,宝珠也有些难为情。而掌珠亦是诧异的,玉珠则表露同情之色出来。

袁训在回老太太的问话:“家父英年见背,家母一人辛劳操持把我带大,很吃了些苦头。”安老太太就唏嘘了:“我见你母亲的时候,你母亲还小。当年是在我母亲病榻前,她随母亲来探病见过,后来听说嫁了人,倒失礼了,道儿远,不曾赶得上去恭喜过,没想到……”

眼角就滚出泪来,取帕子拭干净,又打起笑容,把殷殷的眼光放在袁训身上:“我的儿,你是个好孩子,长得这么高,又俊着呢,可要好好孝敬你母亲,让她平时多多的喜欢。”

“是。”袁训起身答应。

老太太忙让他坐,又问:“那你父亲当年是个什么官儿?”

邵氏张氏掌珠都用心地听着。

“父亲身子不好,一直病弱,还没有出仕,就已西去。”袁训不无黯然。

而这句话出来后,他身上的崭新石青色细布棉袍像失去颜色,像一下子由石青变成浓些的鸦青色,又接着变成纯黑色,带得他的人也灰暗无光起来。

这是在邵氏张氏掌珠的眼中。

而玉珠和宝珠而满心里同情,又联想到自己也是没有父亲的人,面上自然生出难过神色。

好在还有老太太,带笑道:“那你呢?你上学好不好?”

“我是前科的举人,下一科在明年,我定然折挂,以报母恩。”袁训铿锵有声。

不过他再激昂,邵氏和张氏都已了无兴趣,不过为了礼貌面子上笑容不改。掌珠也暗中思忖:五个表兄中,袁家表兄是最弱的。他家不是官,走不了恩萌,还得自己提着个考篮下考场。虽然下考场的全都是自己提考篮,进到考场后又不许带仆人,全是考生自己提着,但他家背景一般,这自己提考篮的也就分出三六九等。

掌珠心想,母亲和二婶儿都不当家,姐妹们亲事是由祖母作主。万望祖母千万不要把自己许给袁家表兄……

才说到这里,听老太太道:“你有志气当然是好,还有一条,你以后可得找个好媳妇,好好的孝敬你母亲。不知你想要什么样的,说给我听听,明年我京里去,帮你张罗张罗?”

袁训回道:“有姑祖母操心是我的福气,孙子要的,自然是能持家,能贤淑的人。”

掌珠听到“持家”两个字,险些惊出冷汗出来。

谁不知道家里三个姑娘里,最能持家,最有管家风范的,就是掌珠大姑娘。

掌珠看向母亲,见母亲邵氏和自己想的差不多,在听到袁训的话后,也变了颜色。邵氏心中由刚才对婆母的感激,感激她请来五个少年,现在变成忐忑不安,随即愤恨上来。

就知道她没有这么好!

她和自己不对了一辈子,怎么可能为自己女儿找个好人家,看着自己以后有依靠!

要是敢把掌珠定给袁家……邵氏和老太太拼了的心都有。

好在下面就说董仲现,又把邵氏的心挽回来不少。

董仲现家,却是现任顺天府尹,也就是京都府尹。正三品,主管京都治安和行政的最高长官。与最高监察机关都察院,就是方姨太太不服要去京里告的那个地界儿具有几乎相等的权限。

同时还能承接全国诉状,相当于一个小刑部。

正三品的官职,不算最高,不能对很多事情做最后的判决,但因是京都府尹,却可以上殿面君,直达天听。

邵氏和张氏直接理解成,她们过年后随老太太去到京里住,如果遇到麻烦事儿,不用去找南安侯府出面,直接找董家就成。

这官职就和阮梁明的小侯爷一样,把邵氏和张氏又整成星星眼,焦点所在处,换成董仲现。

掌珠来了精神。

她最喜欢的就是掌家,其实呢,是喜欢掌权。对所有权势的东西,掌珠都有着天生的深厚兴趣。

在这样的兴趣下,董仲现的家中人口也就让扒位得毫无遗漏。

董大人是独生子,董仲现也是独生子,嫡出,母亲是前福建布政使之女,有两个兄长现在为官,一个是太仆寺从三品少卿,一个从武职,是正四品的兵马指挥使。

听到这里,邵氏先喜滋滋的惊呼了:“有这样一文一武的两个舅舅,仲现必定也是文武双全?”邵氏喜欢的不能自己,油然地就夸赞起来。

她早在心中算过。

阮家小侯爷,只怕攀不上。掌珠要许给钟家呢,不是正落在老太太眼皮子下面,那是老太太的娘家,以后还得看老太太的脸色。

倒是这三、四品的官儿,似乎还能配得上吧?

本城的县令余家,是几品来着?

六品县令?邵氏又是一惊,那这三品四品的算不算最大的官儿?

不管邵氏张氏有多失态,客人们都毫不失礼。董仲现站起来,恭敬地回话:“表婶母夸奖,小袁才是文武双全。”

邵氏扫一眼袁训,忙陪笑:“也是,你也是文武双全。”但语中的客气恭维劲儿,少了至少一半。

袁训好似没看到,亦起身含笑:“表婶母过奖。”

安老太太看在眼中,心头冷笑,我的客人,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能怠慢?再说你们也不看看他们全都礼貌俱全,这是给我面子,你们倒敢不给我留些面子出来?

老太太悄然怒在心中,就是没有让人发现就是。

五位贵客进门,安家热闹出热火朝天之势态。当天热热闹闹摆晚宴,晚饭后又大家坐着说了一会儿话,邵氏和张氏见少年们全见闻广博,谈吐一流,更不知道怎么亲近他们才好。是安老太太说走远了路,早睡的好,她也要早睡,邵氏张氏才依依不舍的离去。

姑娘们见天晚,早就回房。

掌珠才睡下来,见母亲风风火火的进来。进来后,就屏退丫头,脸也不洗,见客的衣服也不换,从大箱子里取出一个本子,在红烛下查点起来。

“陪了大半天的客人,您不累吗?又看嫁妆单子作什么?”掌珠好笑,我又不是明天就出嫁。

邵氏头也不抬:“我先看看,先预备好,到时候定下亲事也不怕饥荒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