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,准备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掌珠就想了起来,见房中没有丫头,说话更可以随意,从浅青色撒花缎面被中支起身子,扭扬脸道:“我先说好了,要把我许给袁家我可不答应。”

“这个还用你说!老太太要敢再这么欺负我,我就对她不客气!”邵氏回答得斩钉截铁。

素来软弱的母亲忽然硬了声气,掌珠咦了一声,有些想笑,在母亲身后问道:“您怎么和祖母客气?”其实话意是问母亲敢吗?

邵氏就想上一想,对女儿一笑:“她敢这么着办,我就寻死去!”

掌珠扑哧一笑,这句话倒符合母亲的性格。

支着被子冷,她索性披上石榴红小袄坐起来。一个人寻思着,似自言自语,又似和母亲在商议:“袁家表兄人是精神的,气质也是不软不硬,又有斯文又有硬朗,看上去倒是个能文能武的模样,不过他的家世也太弱。我虽喜欢当家,但过了门没家可当,也是件熬人的事儿。”

“就是这么句话。”邵氏还在匆匆盘点嫁妆单子。

“再者他是寡母,寡妇……”掌珠本来想说寡妇都古怪脾气,比如祖母就脾气和别家的老太太大不一样。和城里别家的老太太比起来,比如掌珠见过的冯家老太太,那是多慈祥的一个人呀,给儿孙们钱都是笑眯眯的,从来不像自家的祖母一口一个多年的私房没了,再不然就讽刺母亲和三婶母张氏:“你们都是不花用的人,嫁妆还在自己手里。”

好在她还没有说,就想到自己母亲也一样是守寡的,把话又咽了回去。

邵氏听到,却直入心中。她手指还点着单子,人却接上了话:“寡妇不好,看看你祖母,多让人摸不透的一个人,脾气说上来就上来。还有我,还有你三婶儿,这些年熬下来的,哪个没有一肚子怪气,你可千万别找寡妇熬儿那种家。”

掌珠嘻嘻一笑,她肚子里也正在想,自己母亲懦弱无主张,其实也与守寡不无关系。要是父亲还在,母亲多少也能撑几分起来吧?

听邵氏又道:“还有一条上,袁家也不行!”她有些感伤的放下手中单子,忧伤地道:“当年我嫁给你爹,都说是马上就要中,马上就当官!这一马上,就马到黄泉路上去了。这倒马上了,把我们娘儿们马上就丢下来。你爹没当官没挣到私房就撒手一走,要能丢下几个钱,要能有个一官半职,你也就是官家小姐,不用处处依仗老太太的侯府娘家,现在倒好,你这官家小姐,步步离不开老太太的娘家,你祖父老太爷的官和侯府比起来,也是一样的不大,全盖在下面出不了头……袁家不行,孩子是好孩子,可这不是官眷家,就是不行!”

邵氏今晚是难得的强硬。

掌珠点着头,认为母亲这话分析的有道理。

而隔壁的三房里,三奶奶邵氏也一样的在点嫁妆单子。红烛微扬,把她专注的面容映照出来,还有她的嘀咕声,在红烛下也似更清晰可闻。

“这三品官儿的家,看得上这品色的祖母绿吗?不然用几颗换一颗成色好的,”

玉珠在床上撒娇:“您好了没有?回来就钻到单子上,面也不净,水也不喝,还有那鞋,外面踩了雪进来的,还没有换,哈欠,横竖我不是明天就嫁人,再说还没有挑定人,您这是急的哪一出子?”

“可不是,人还没有挑定。哎哟不好!”

玉珠吓了一跳,在被子里伸长雪白的一段脖子:“您怎么了?”

三奶奶张氏大惊小怪转过身子,脸色已经白了。她用没换的鞋走近女儿床边,神经兮兮坐下来,小声道:“你说,你祖母是不是古记儿听多了,”

“什么古记儿?”玉珠不明白。

“就是那些落难公子什么的,她找来另外的几家,家家我都满意,可这袁家,为什么也弄了来?她上了年纪,想办一出子慧眼识落魄,可我们陪她耍不起这戏,万一跟你爹似的,官没中,人倒没了,你就要过跟你娘一样的日子,这可怎么办呐?”张氏说着就泪眼汪汪,大有以泪洗面的架势。

玉珠眼瞪得像猫眼睛:“您说袁家表兄?真是的,人家生得不是挺好,精神头儿挺足,怎么到您嘴里就成了短命的相?真是的,人家和我一样没有父亲,我以为母亲会更心疼他,怎么倒这么咒人?真是的……”

她一连几个“真是的”,让张氏心惊肉跳,握住女儿手催问:“你倒相中他不成?你你你……你这不听话的孩子,要我答应万万不能!”

玉珠气得甩开母亲手:“冷冰的就握上来,您还不换暖和衣服,把手炉抱上。我哪里相中他,不过就想着没有父亲,和我一样怪可怜的。对了,怪可怜这话,还是您打小儿就对我说的,从我记事起,就听母亲说怪可怜的,我们玉珠没有父亲,还要看祖母的脸色,”

张氏握住她嘴,更冰得玉珠打个寒噤。

张氏急了:“你这丫头!现在指望祖母给你说门好亲事,可不能再说祖母不好。”玉珠竭尽力气,从母亲手下挣出来,嘟嘴道:“说祖母不好的话,都不是我说的,是您说的。”

“我知道,我这不是不说了,”张氏为女儿掖掖被子,还是没有去洗的心思。坐在床边儿上傻笑:“不想老太太还真有本事,这些孩子们啊,个顶个儿的让人喜欢,”又白了女儿一眼:“袁家可不行啊,你别想着,我拼着一死也不会答应。要是老太太硬做,”

话到这里停下,张氏面上流露出另外一种神气。

“我猜到了,您是想说还有四妹妹是吗?”玉珠撇嘴:“看来以前母亲说拿宝珠一样的疼全是假的!”

张氏哭笑不得:“你这孩子尽是胡说!以前是以前,我当然拿她和你一样的疼。不过这关键时候,当然你是我的亲女儿。我再疼她,她以后又不养我的老。还是疼你有指望,自然分出亲疏来。”

玉珠微张着嘴:“原来养我就是为养老,以前不是说有玉珠不孤单么?”

“有你当然不孤单,不过养儿都为防老。你别和我瞪眼,这么大的姑娘,就要出门子,等你成了亲,你自然知道养儿为什么!”张氏说着,这才走去唤人打水来净面,再换下衣服自己瞅着笑:“果然裙角上全是泥,我倒穿了这半天不曾换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