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,讨债鬼上门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宝珠的房里,一样是都没有睡。宝珠坐在床上打哈欠,看着奶妈走来走去的开箱子,查衣服验摆设。

终于宝珠没忍住,抗议道:“就权当作闲下来没事儿检查一遍,只看衣服就行了,又把我父亲的旧物拿出来是作什么的?”

奶妈关注而又认真的端详手中一个白玉簪子,回道:“表公子们远路而来,难道没点儿见面礼?”

红花在旁边打下手。

宝珠骇然地笑:“我给他们见面礼儿?我是表妹,我还没见到他们的见面礼儿呢?”

“不是说了,说压在箱子底下呢,等收拾出来,自然给姑娘们送到房里来。还有老太太的那一份儿,公中的已收拾送过去,但他们各家各房私人送的东西一样没拿出来,到时候和姑娘们的一起取出来,不会少了姑娘们的。”

奶妈放下簪子,又去一个青玉的笔套,问宝珠:“姑娘你看,咱们回这个礼儿可行不行?”

“到底是送礼的呢?还是回礼的?”宝珠问道。

红花也插上一句:“是呀,要是回礼很不必现在就收拾,二更都打过,摆开一地的东西,又要收拾到三更后面呢。”

卫氏嗔她:“你要困就去睡,懒丫头,就晚睡一晚你就这么着,以后跟了姑娘去,还不惹人家笑话?”

宝珠无声翻个白眼儿,心想这来的肯定不是表兄,是五个讨债鬼才是。

而红花偏生没听懂奶妈的话,她到底还小,就直眉愣眼地问:“我跟了姑娘去哪里会惹人笑话?哪家的人家,到来笑话我?是进京去吗?是亲戚家吗?”

这就喜欢得眉开眼笑,手中本帮卫氏扶着箱子盖,就丢下来到宝珠床前,喜滋滋地道:“原来姑娘真的肯带我进京?”

硬生生把宝珠的困意全都赶走,她坐在床上笑个不停,一个劲儿地点头。

卫氏在地上笑骂:“快回来,还不快扶着,险些压到我的手!死丫头,不带上你去,谁来侍候姑娘?”

“不是昨天还说不要我,”红花嘟嘴。

“那是哄你玩的,谁让你太心急去京里天天催。自老太太说过后,一天三趟跑去马棚看车看马还嫌不够,天天追着我问几时起程,问得我着急,自然说不带你好清静几天,”

“那,有什么要教我的,快教给我,免得我去了,真的惹人家笑话可怎么成?”红花死心眼儿的还在想刚才奶妈说的话。

宝珠吃吃低笑,奶妈先嗔她一眼,再无奈地道:“好了,你真的去睡吧,免得罗嗦。”红花正高兴带她去京里,要知道她急得患得患失,而卫氏又爱逗她,一会儿说带她,一会儿说不带她,昨天为一件事恼了红花,又说生气不带她去,今天又得到进京的准话,红花精神大作:“我不困,我还来帮着,不然等下收拾起来也麻烦。”

不过她又问:“不是我怕收拾,是收拾得太晚,烦得姑娘睡不好,明儿起不早,亲戚们难道不笑话?”

卫氏想想也对,道:“难得说句正经话,这句算让你说着了。”就匆匆把手中的东西给宝珠看:“这几样子给钟家两位表公子,他们又展样又大方,又会说笑话又得体……”

宝珠掩口笑:“我想说不必,您必不肯。这样吧,先备下,等走的时候再送。这我还没收到见面礼儿,断断的不能送东西出去,这不是亏了本儿?”

宝珠心想,这是作的什么事情?为了亲事有分,就送东西上去?没的讨人瞧不起,走时再送到还有个说法。

依着卫氏,恨不能把四姑娘嫁妆打开给小爷们过目观看,好让他们看看四姑娘虽然不是京中出身,嫁妆不见得比京里的姑娘们差。

当然王侯将相家可不去比。

比一般的官宦人家,还是富余的。

小爷们不能来看四姑娘的嫁妆,但送几样子东西投石问路还是行的,卫氏这才收拾出来。

但见宝珠虽不让明天送,却允许走时送,只是时间问题。卫氏略放下心,又拿起几样子,又道:“姑娘只是谦虚,只怕明天二奶奶三奶奶都早早送去,”

宝珠心中一动,心想二婶三婶今天都极满意,这半夜没准不睡,和奶妈一样在盘点姐姐们嫁妆,送东西给表兄们,啐,给讨债小鬼们讨好他们是必有的事,想想一个小侯爷迷人眼,又是一个大官家又迷人眼,再来钟氏表兄仪表斯文,袁家表兄不卑不亢,宝珠心中更要啐,为了亲事值得这样的看轻三姐妹么?

她是道:“不必,二婶三婶是长辈,今天给过表礼,再给几件不出格,我可不行,我小呢,我是收东西的。”

卫氏听了,就笑起来:“我的姑娘,人都说大姑娘算盘打得精,依我看,你才是那精刮刮会算帐的人,你再来看这几样子,是送阮家小侯爷的,可会中他的意?说起来人家是侯府里,”

宝珠掩耳朵:“我也侯府里,我是侯府里出来的姑奶奶孙女儿,”

天呐,从小到大听了一辈子的侯府,现在又加上一个侯府,还让不让人安生?

“好好好,想是你害羞,我自作主张就备下这个,反正备好不愁没空儿送。”

宝珠瞠目结舌看着奶妈拿的,可全是好东西。

“哎,那个,”宝珠指住一个金雕玉麒麟,卫氏满面喜色:“这个给董家表公子,”自己作主往锦匣中一放。

又取一个玉香炉,宝珠奇怪:“这个和前几个不是一个等级,怎么倒拿出这个要送人?”然后恍然大悟:“是给袁家表兄的是不是?”

“是,姑娘你想,袁家是最弱的,咱们可不能再示好,”

宝珠莫明的肚子里气升上来,憋闷地问:“那又为什么?”

“要是袁家相中姑娘你,这可怎么办?”奶妈显然很是体贴,理由么,自然主仆心照不宣,不用再说。

宝珠闷坐片刻,忽然揭被下来,也不披小袄。闷头从箱子里取出两个锦匣,塞到奶妈手中:“给袁表兄的,就这两个!”

奶妈不用打开也知道里面是什么,不乐意道:“哎呀呀,这两件子是上好的,是留给以后姑爷的,”

“您这么着,想来二婶三婶也一样这么着!”宝珠生气地道:“我也早早没了父亲,又怎能去看不起没父亲的人?”

不就是穷吗?

穷又不是个罪名。

再说,志不穷就行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