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,谁最好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见宝珠真的在生气,卫氏忙哄她:“好好,就依着姑娘送这两件子,红花儿,扶姑娘上床去,家里有客人正需要人陪,姑娘可不能病着。”

红花一溜小跑过来,把宝珠扶回床上,摸她的手并不冷,还是倒碗热茶送过来。手炉炭已灭掉,红花取来自己床上汤婆子送到宝珠手上。

这一番殷勤献完,红花才舒坦的吁口气,觉得姑娘肯带自己进京见世面,心中的感激这下子总算先报效了一二。

宝珠还在道:“又不是来的女眷,我偏不陪着。”

卫氏看她孩子气,对红花摆手儿笑,让她不要再多话惹出四姑娘一堆的话出来。红花蹑手蹑脚过来,表示自己明白。

地上打开一地的箱子,天色又已晚,而且卫氏还没有挑好东西,这才是主要原因,就和红花简单盖上箱盖,把几个检索完的箱子推走,放回原地后,又伸手摸摸里面衣服插不下去手,卫氏这才是满意的,命红花睡宝珠房中,熄灯去外间睡下。

一夜好睡,红花一早起来,就去大厨房上催水主仆们净面。才到厨房外面,就听到里面谈笑热闹。

几个厨房上的大脚婆子正高声大气地说着:“啧啧,这回可算见上世面了。常羡慕老太太的陪房施大娘何大娘她们,知道的事儿多,见过的东西多,冯家奶奶们带的首饰,何大娘一眼就认得来历。当时以为没什么,昨天见过京里来的小爷们,才知道这世面果然是广大的,是必须见识的才行!”

“别说小爷们了,就是跟小爷的人,嗐,钟家表公子的两个长随,那气派比余县令的公子都要大!”

京里来几个小爷,余伯南也跟着中枪,还跑到厨房里来中。

厨房外面,三个姑娘的丫头一起到来。跟宝珠的红花,跟玉珠的青花,紫花是在方姨太太房里,不过一大早顶风催水这事,总是紫花来。

三个小丫头平时就足够淘气,打听消息传消息不亦乐乎。今天更是不肯放过家里的新闻,把话交待厨房上人以后,就凑到一起,三个脑袋顶住,红花先道:“他们就知道说长随,怎么不说说表公子们?”

“才说过,你来晚了没听到。”青花道:“他们说阮表公子最为英俊,你们看呢?”

紫花直起眼:“谁说的!我看最英俊的是自家表公子才是。”

“哪个是自家的?”红花青花一起问她。

“当然是老太太的亲侄孙子,咱们钟家的表公子最好。”紫花微有得色,她昨天扎人堆里探头看过,头一眼看到的就是钟留沛,就以他为个典范,眼睛里再也看不到别的人。当然她个头儿太小,前面有人挡住,也没看到别人。

红花青花一起鄙视她:“哪个是你的自家?”

紫花急了,道:“咱们是奴才,当然是看主子说话。比如到了京里,自然是钟家表公子是自家人,阮袁董三家,就是别家人。”

青花敲她头:“乱说!”她压低嗓音,神神秘秘地道:“我家奶奶昨天半宿没睡,就为给阮家表公子备礼物,知道吗?阮家表公子可是小侯爷,小侯爷知道吗?以后就是老侯爷!”

她说得太急,紫花红花一起嗤之以鼻:“侯爷还不是,就直接到老侯爷了。”

青花讪讪:“我是说,以后他就和咱们的舅老太爷,老侯爷一样的威风,难道你们不知道,余县令算这城里的大官吧,见到咱们老太太客客气气为什么?还不就是他不是老侯爷?”

紫花抢话:“我家二奶奶说了,官最大的是董家表公子,人物儿又好,形容儿又俏,我家二奶奶也给他备下好一份东西呢,又怕人家是管天子脚下治安的,知道么!天子脚下的治安全都管,怕他在宫里见过的东西多,看不上呢,”

“他那官儿不如侯爷大!”青花凶巴巴。

紫花毫不示弱:“天子脚都管,何况一侯爷!”骂得青花哑口无言,紫花占了上风,自以为得意,就嘀咕道:“又算什么!”

一旁惹恼了红花。

昨天宝珠说了一句彼此都没有父亲,红花记在脑海中。见两个丫头说来说去全是官大的势大的,红花叉腰大怒:“你们全眼神儿不好!最神气的,是袁表公子!人家有志气,我们姑娘说的,什么都可以穷,就是志气得多买几两在家里放着,不能穷!”

玉珠是个书呆子,青花也就懂上几句。见红花不懂装懂,胡扯一通,就拍手大乐:“哪里有得卖志气的,帮我也买几两来,不不,索性称上一大车,免得以后穷了没处再买。”

书上的话,红花从来不是青花对手,这就搔头道:“反正就这意思,不能穷么,就别处买来就是。”

再道:“袁表公子最好!”

“阮表公子!”青花跟上。

紫花瞪眼:“董表公子!”

红花气道:“你势利!”

“你眼神儿差!”青花亦气。

紫花跺脚:“你们全没看清楚!”

三个人各自一溜烟儿走了,红花小脸儿气呼呼去见宝珠。

见热水早就到了,宝珠正在梳洗,红花跟去侍候,宝珠奇道:“你又哪里和人拌嘴来着?受气是肯定不会,你和青花紫花常串通一气,家里没几个人说得过你们三张小嘴儿,”

红花递上面巾,小脸儿还是气得通红:“姑娘你说,她们都错了吧?”就把厨房外吵架的事说了一遍,宝珠笑得袖子几乎摔水盆里,手指头点住红花额头:“呆丫头!这也值得吵么?”丢下面巾坐到梳妆台前,手才握住眉笔,宝珠就不再笑了。

昨天表兄们把家世报出来,这三六九等顿时在人心里浮现出来。二婶儿三婶儿是长辈,且不去说她们。只是家中下人们也这样的谈论,若是有怠慢的地方,岂不是伤祖母的心,也丢安府的人?

表兄们若度量大还好,若度量不大,去往京里学上一学,这人真正的是丢到京城去。

宝珠默然直到换好衣服,依例去给祖母请早安。手下扶着红花,心中想着要不要提祖母一个醒儿?

表兄们远道而来,特特的陪祖母过年,可不能让他们有半点儿待差的感觉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