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,欺负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转过祖母院外的青竹林,见雪压翠竹碧色欲滴。冬天的天色亮得晚,半黑雪空半瞑半暗,把翠竹色衬得好似上好的一匹布料,绿卷银霜,似织女手中方能织成。

宝珠一边欣赏,一边想着心事,转过老太太院门,见到院中五个人正在梅花下面指指点点时,他们映入眼帘时,宝珠打心底里赞叹一声。

真真是谪仙一样的人物。

五个人,不再是昨天的衣服,但颜色并没有改换。钟留沛还是蜜合色衣裳,又身姿修长斯文,好似雪中软烟罗;而让人念叨的小侯爷阮梁明,还是竹子青色的浅衣裳,在雪中似迎风欲去;象牙白的钟引沛,似雪中多出来的玉梅花;董仲现的佛头青衣,再加上人物出群,好似佛前青莲花。

最后,宝珠才看的是袁训。这多少有一点儿心理作用,是宝珠昨天为袁训义愤以后,对袁训不自觉生出的怜惜心肠在作怪。袁训的石青衣裳,淡得如雪中薄雾般,在宝珠心头罩上好一层子,又有经久不去之态。

五个少年都不是凡品,又意态娴雅,迥异于常人。

可宝珠心中疑惑,怎么袁家表兄越看越好了呢?难道同病相怜还能把容貌看出花来?

才想到这里,面上又火辣辣的一痛,她暗自评论的五个人齐齐转过眸子,注视过来。宝珠又觉得肚子疼,没事儿眼睛生得这么亮作什么?

这哪里是看人,分明是刮人眉眼。

对面的五个人浑然不觉宝珠在生气,他们动作划一的揖下来,朗朗齐声道:“见过四表妹,四表妹早。”

已经认下亲戚,又住在家里,没有回避的理儿。宝珠就扶着红花款款过去,离开几步远站住,娇声福下去:“表兄们早。”

她怕了那让人眉眼皆颤的眸光,直起身子就想往祖母正房去。

有人叫住她:“四表妹请留步。”

宝珠只得停下,看时却是阮梁明笑吟吟的。天犹未明,小侯爷似银河星中人,北风吹得衣袖卷舞,浮沉于飘雪中。

因没有单独说过话,宝珠面上一红,低头道:“阮表兄有话要说?”

“我们一路行来,衣裳有几件破损,不知可否请表妹帮忙缝补一二?”阮梁明眸子熠熠。

宝珠还没有说话,红花和奶妈都抢着道:“好啊好啊,”奶妈满面堆笑:“我们姑娘的针线活计,不是我说啊,”

红花也同时讨好地笑道:“等一会儿我来取,”

这两句话同时说到这里来,宝珠却镇定的打断了话,面上换成正容正色,一本正经地道:“等下让红花取来,送到家里针线上人手中,一定会缝补得让表兄满意。”

“……”奶妈怔住。

“……”红花侧头不解的看宝珠。姑娘平时最会体贴人,方表姑娘那么混的人,还肯周全,怎么对着表公子是正经自家亲戚,倒不想管不想问?

“……”阮梁明也噎了一下,应该是没有料到宝珠会这么回答。但他并不生气,回身在宝珠主仆不能看到的角度上,对其余四个人无声一笑,努了努嘴儿,董仲现走上一步:“啊,四表妹有所不知,我们的衣裳可从没有让针线上人缝补过,”

宝珠涨红脸,气怔住。

知道!

当然知道你们一个是大少,两个是大少,从不穿一般人做的衣裳。安家虽然不是高门宅第,却一样把姑娘们养得娇如暖房花。

娇花似的姑娘们,怎么会给以前并未谋面的表兄们缝补衣裳?

就是亲兄长,也须得求上一求,才能得到闺中女儿的针线手艺。这五个讨债鬼儿都是京中大少,难道不知道这些规矩?大刺刺的上来就求表妹缝补衣裳,外面男人的衣裳好意思交过来?

宝珠心头冷笑,这不明摆着!这是考验人手艺来着。

今天考验的是女红,明天又该是德容言工中的哪一项?哦,容倒不必再考,昨天今天难道还看得不够清楚!

这相看相得足够彻底。

宝珠正在气,红花怯怯地接上董仲现的话:“表公子们没有让别人缝补过衣裳,可我们姑娘也没有给别人缝补过衣裳,”

奶妈低低惊呼一声,明白过来。而宝珠让红花的话逗乐,不错,她就是这个意思。她不方便说的话,没想到红花代说出来。

到底表兄是老太太的客人,宝珠虽气不敢造次。而小婢护主,又一直淘气,想什么就说什么出来。

浅浅的笑容在宝珠唇角挂起,宝珠心情大好,话也就流利上来,微笑道:“想是祖母给表兄们指的侍候人不得力,表兄们衣裳破了也看不到。想来表兄们又不好说,等我进去告诉祖母,让祖母再重新指派人吧。”

她自以为回答的得体,讨债鬼表兄总是无话可说。没想到石青色衣角一闪,袁训笑着走上来,笑容温和,话是棱角分明:“想是表妹不会缝补?”

宝珠瞪眼。

红花瞪眼。

奶妈也身不由已的瞪眼。

宝珠接下来就懊恼自己错了,昨天晚上义愤的错了。要知道昨天一时义愤,为袁家表兄换了两个礼物,宝珠不是不后悔的。

那两件一个是男人腰带上的环饰,一个是名家雕刻的扇坠子,刻的是马上封侯,是男人扇子上用的。

这本是奶妈要留给四姑爷的,因四姑娘一时的同情心,转而要送给对面这个人。而这个人说的是什么,表妹你不会女红?

这叫上门欺负人吧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