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,应对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见宝珠一言不发,红花惴惴不安陪在一旁,找出话来开宝珠的心:“可是呢,这个可怎么补,该丢了再换一件就是,”

见姑娘还是不说话,红花又小声道:“不然回老太太去,家里给表公子们作衣裳,多作一件子可使得?”

这话把奶妈提醒,卫氏见自己心肝宝贝似的姑娘受这样委屈,早就内心不安。闻言,就悄悄儿的往后退,退到门边上,无声无息揭门帘子出来,北风吹来,卫氏在廊下打个寒噤,紧紧衣襟,交待自己院子里婆子不时去添房中火炭,她却袖手缩头来见老太太。

老太太掌家无人不服,不服的也由怕到服,但卫氏却敢为着四姑娘和老太太说上几句。卫氏是宝珠娘的陪嫁,嫁了人没了丈夫生下孩子又早夭,宝珠娘去世时把宝珠托给她,卫氏对宝珠如对女儿又是主人。

安家大爷大奶奶去世后,老太太带人封存大房的东西,除了宝珠随身动用的东西可以支用以外,余下的皆是宝珠以后的嫁妆,卫氏当时在场,是她亲眼过目。在邵氏和张氏对老太太芥蒂重重时,卫氏却还能体谅到老太太的几分难。

现如今,不是卫氏不体谅这当家人,实在是表公子们为难姑娘,当奶妈的看不下去。若不去告诉老太太,请老太太拿个主意,或取些同色的布料出来,卫氏想这些衣服谁又缝补得好呢?

袁表公子的那句话:“表妹不会不成?”

在宝珠心里,也扎在卫氏心里。

卫氏的想法是,可千万不能把这“不会”的名声传到京里去。跟了老太太一辈子,这一回老太太漏的手面足够大,五个小爷个个顶尖。卫氏想,就这五个相不中我的姑娘,难道老太太不能再弄几个来?

横竖明年要进京,能有阮表亲袁表亲董表亲,指不定还有那张表亲钱表亲赵表亲呢。

为了姑娘不会没进京先落一个“不会”的名声,也得好好的打发这五个讨债鬼……呀啐,这话是四姑娘的,怎么自己也学会了?

卫氏笑着自己,顶风冒雪往老太太房中去。

而房中,宝珠总算发完怔,懒洋洋对还在搜寻话想让她开心的红花吩咐:“取针线匣子,再把咱们所有的线都取来,仔细的挑上一挑,”

“姑娘能补好?”红花一喜。她年纪小,嘴上看似为宝珠打抱不平,抱怨着表公子们,其实心里担心到不行。想的全是万一补不好,表公子们就相不中,这可怎么办?

万一补不好,表公子们发脾气,那可全是京里的爷,小侯爷也有,大官家也有,那可怎么办?

正心中七上八下不安宁,闻听宝珠的话,红花喜欢得跳起来:“我这就去全拿来,”一溜小跑的蹿出去。

宝珠在她身后轻轻的笑,但眼角一瞥,又瞧见那蜜合色、象牙白……因房中无人,就沉着脸嘀咕:“若不是尽地主之谊,理当以礼相待,不可灰了客人的心,扫了客人的面子,谁有功夫理你们呢?”

与此同时,二奶奶房里,掌珠高声大气,也在道:“哪有这样当客人的!还京里的学里出来的,又在什么国子学里读书,依我看,越发的连我们这小城学里出来的学子也不如,”

她眼角上挑,斜斜睨到榻上。

那里摆着五件衣服,蜜合色、竹子青、象牙白、石青和佛头青。

五件衣服上,蜜合色损在绣的菊花上,竹子青细碎瑞草难以缝补……。如果掌珠去宝珠房里看看,或是宝珠到掌珠这里来瞧瞧,可以见到同色的衣服损坏的地方几乎一模一样。

说几乎,是这损坏不是一个机器出来的,还有些许的不同。

把石青色衣随便一挑,掌珠有了怒容:“这衣服可以不要了!怎么还敢送来缝补?”大姑娘咬紧银牙。

她的丫头固然是护主的心思,但是也小声地劝:“老太太的客人,可不敢怠慢啊。”

“祖母又不糊涂,难道她不明白这是欺负我呢?客人再是亲戚,也须是安家的外人。我是她的亲孙女儿,她难道会忘记?”

掌珠又动了气:“再说我平时针线上也一般,若是我一个人缝,那可够缝的了,我看过年我也不必过了,窝在房里给表公子当绣娘吧。罢了罢了,全是母亲见识少,见到五个表公子好似见活龙!一个一个说我会缝,若是让你们一起缝补,让那五个活龙知道,还不吃人么?我啐,哪里是活龙,就叫他们一个讨债鬼好了。”

这哪里是亲戚上门,分明是讨债的上门。

不愧是姐妹,掌珠和宝珠都为表兄们安了讨债鬼的称呼,还认为再也没有比这称呼更妥帖的。

丫头们在地上笑:“姑娘不要生气,二奶奶不过是说说,哪里能让姑娘亲自缝补,我们拿去缝就是。只是有一样,阮小侯爷的衣服绣花样子密,我们补不好,咱们家里除了老太太用的针线上人,活计最好的唯有四姑娘,不如这一件拿去给四姑娘……”

她们试探地问,掌珠断然的回:“这可不行!”

丫头见风就转舵,忙又笑添出一番话来:“若是拿给四姑娘呢,将来阮小侯爷说好,这个彩头儿就是四姑娘得了;若是不拿去给四姑娘呢,阮小侯爷这件和袁表公子这件,断然的缝补不起来。就是钟四表公子的这一件,象牙白本就素,染上别的色最难清洗,若是交进来的早,兴许还有办法想,姑娘您看,四表公子这衣服白上染出黄,黄里又夹着墨,想是吃了鸡蛋饼,又把墨汁溅上去,拆了再缝倒不难,只是功夫上就花费多了,”

这些话全中掌珠的心,可掌珠还不肯顺应丫头的话。

她自小儿心气大,就要当家,从不人云亦云。就是你云得对,掌珠也得另找个见解出来算她的才算完。

她慢吞吞地道:“四妹成天不管事儿,又不像三妹钻书堆里,有的是功夫做针线,当然比我和三妹好。不过,我却不是怕阮表兄见她的才不麻烦她,我想啊……”停上一停,掌珠道:“他们能麻烦我,难道不去麻烦她?”

这样一想,掌珠才明白过来,又紧咬银牙:“依我看呀,现在三妹也好,四妹也好,都对着衣服在烦难吧?”

她比宝珠明白的晚,是掌珠和邵氏都想讨好表公子们,虽然袁家表兄可以不是目标,小侯爷阮梁明却是怠慢不得的人。

这叫住表妹,先提出缝补衣服的人,可不就是阮梁明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