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,不是缝衣人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掌珠一旦明白过来,就全明白了。这不是缝补衣服,分明是一场考验。她沉吟着,先指使丫头们:“去三姑娘四姑娘房里看看,别说我们也收到衣服的话,如有人问起,就说我不在房里,你们闲逛逛,看看三姑娘四姑娘是怎么样的说话?”

丫头们出去,掌珠独自对着五件衣服恨了又恼,恼了又哭笑不得。

“哎哟,这五个……这是什么鬼上了门?”掌珠悄声骂道。

五个促狭鬼儿。

不大会儿功夫,丫头们回来。

“三姑娘也在房中不高兴,说这衣服该当的换一件,又说不是京里选绣娘,没有这样刁难人的,”丫头悄声地笑:“我没敢进去,就在外面听了一听,和青花说上两句话,青花说三姑娘缝补不好,三奶奶自己要缝补呢,”

掌珠也笑了,看来不是她一个人为难,那她心情就大好起来。抿嘴儿笑:“正是呢,宫里选绣娘吗?他们是打前站的?真是的,让三婶儿去烦吧,横竖她倒是好针指,偏是三妹妹不肯学,她喝风饮雪念诗秋风里流泪还来不及呢。倒是四妹妹坐得住,三婶儿的好针指全让四妹妹学了去,”

“姑娘猜得半点儿不差,青花说三姑娘正带着她们挑梅花上的雪,说给表公子们冲一道好茶点,这下子雪也不扫了,只生气去了,”丫头笑嘻嘻。

掌珠挑起眉,对这句话倒很是重视:“哦?我倒大意了!是啊,”她低语轻声:“三妹妹会的东西,可全是高门宅第的玩意儿,冬扫梅雪夏烹竹饮,男人们全喜欢,说高雅呢……”

丫头的心也跟着提起来。

人往高处走,掌珠打小儿就是这样的人,长大了就要长成这样的人。不过长于深闺,见识不足,弄得逞强势压的多,以为占上风就叫在高处上。

人往高处走,也须胸怀为广,仁爱才是根本,掌珠不看书,日常见的全是内宅里妇人,妇人什么见识,她就什么见识。

在她面前的只有一个榜样,就是安老太太。不过掌珠对老太太的一套,也推翻的多,不这样,怎么叫掌珠聪明大姑娘!

聪明大姑娘,能占住上风的大姑娘,自然是指出别人的不足才行。这就是掌珠的不足,或者叫缺点。

她当家是不成问题,不过外面男人们喜欢什么,她其实也是乱猜。

但这乱猜,把丫头们的心搅得零零碎碎。

五个表公子进门,或者说讨债鬼上门。当主人的忙个不停,当丫头的也一样心中忙个不停。要数头一个,自然是那阮小侯爷,再不然就是董仲现,不然就自家表公子也成,袁表公子放在最后……

这是主人心思,主人怎么想,就怎么带出来,丫头们跟着走,是顺理成章。

丫头们小心进言:“不然,咱们也扫梅花上雪去?三姑娘送什么好茶好点心,咱们也弄一样的?”

“别提那梅花上雪!”掌珠隐隐有些火气:“我宁可喝三道茶!什么轻浮无比,什么两腋徐徐有清风,我能喝出一肚子闷气!”

这位是王熙凤似的,浑然不会是薛宝钗,会品梅花雪。

还是平时的茶更痛快,哪怕是冲到第三道的,掌珠也觉比梅花上雪过瘾。

掌珠抚额头:“三妹要送雪送雨送风,让她送去吧,她有那功夫弄,我可没功夫做这些小巧细致活计。”

“姑娘说得是,当家的人,谁管那小东小西的。老太太从侯府里出来,也说梅花上雪好,可她也说过没有功夫喝,那是无事闲人喝的,”丫头们又找出几句奉承话来奉迎。

掌珠有了笑容:“正是这话,再来说说四姑娘那里吧,”她取茶来饮,并不把宝珠的应对放在心上。

掌珠倒不是当宝珠不聪明,而是一惯的见识上目中无人,这也和老太太在本城里高居一等不无关系。

这不是故意的想瞧不起人,就是掌珠认为自己能占上风,而四妹么,素来温婉,又年纪小,还在青涩中。

在掌珠姑娘心中,高下不用比,也就分出来。

四妹妹她,能有什么好主意?一定是生气地去做笨功夫,去缝补去了。

果然去宝珠那里打探的丫头笑道:“红花在搬针线匣子,又取出很多针线来,四姑娘和红花带着一个眼神清亮的婆子正在挑针线,”

掌珠笑笑,心中有了主意。就道:“这样,让人出去,最好的铺子里,千万别去祖母的铺子,去成衣铺子里取那现成的好衣裳,这不是要过年了吗?肯定有过年的好衣裳卖。给五位表公子一人一件,这就得了。”

说完,她又继续喝茶,眉眼儿间颇有悠然之色。

丫头们不解,问道:“送来这些衣裳,是有考校的意思,咱们就这样回件衣裳就得了?”

掌珠这才徐徐而笑:“不这样还能怎么样呢?他们要没有考校的意思,兴许我倒让你们去缝补,实在缝补不来,也就丢开。可他们分明是另有含意,想看我们姐妹的针线功夫。论针线上,我不和四妹比,让她熬神去缝。他们要谈书,我比不上三妹,让她去当女先生去!到我这里,就是这样!一件衣服不好,换一件就得。去吧,好生送去,这就是我的对策。要送须早,免得三婶儿和四妹妹缝得眼睛疼,也想起来这一着,送到我前面,可变成我学她们的了。”

这话说得干脆利落,丫头们都拍手笑:“好个姑娘,这主意行。他们考我们,我们可没耐烦受闲气。”

“我要受了这一着,接下来到他们走,还不变成老妈子,让他们指使着缝鞋缝帕子的,我不缝,哪有那功夫!”掌珠得意上眉梢,就去寻母亲:“哪里去了?”

“二奶奶见到这五件衣服也摇头,让云喜儿搬着几个盒子去见老太太了,想是要请老太太帮着劝劝表公子们,可不能再这么样的淘气法,这也太淘。”有人回话。

掌珠摇头笑,母亲才不会说表兄们淘气,母亲这是去巴结祖母去了。掌珠有些感动,母亲懦弱无助,但为了自己,却肯再去和祖母修好一回。

为来为去,还不是为了亲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