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,精似鬼和洗脚水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好了,你们要怎样!”安老太太听了十几句后,终于听烦了。

邵氏张氏一起住嘴,互相地看上一看,仿佛想看出对方挑中的是谁,又有怕挑重复的意思。可对方眸子里一片茫然,让看的人无所确定。

“嗯哼!”安老太太阴阳怪气:“难道是让我自己猜吗?果然你们的东西是难收的。”梅英竭力地忍住不笑,不去看两个奶奶的神情。

“阮家……”张氏吞吞吐吐。

邵氏焦急起来,心想不应该让弟妹先说话,结果她先说出阮家来,忙冲口道:“董家,”

然后两个人望着老太太,等着她的答复。

安老太太不无讽刺:“让我告诉你们吧,阮家董家找媳妇,他会大老远跑这么远?”

这话好似一记铁锤,砸得张氏邵氏身子摇晃,张氏苍白了脸,低声道:“这不是老太太您的面子,孩子们是您的亲孙女儿啊,”

“来的五个孩子里,只有一家是托我寻亲事的,那就是袁家。”安老太太才说到这里,张氏邵氏都急得不能行,嗓子里干起来。

安老太太淡淡地道:“看来你们都不愿意?”

“玉珠小呢,就知道看书,中馈上全然不如宝珠呢。”张氏委婉的道。

邵氏也受到提醒,陪笑道:“掌珠火爆性子,从来要别人让着,不是让人的人。袁表侄他相得中?”

安老太太冷笑:“你们倒说得干净!”

邵氏和张氏一起垂头。

“也罢,袁家托我找的是媳妇,倒不是要管事的,也不要西席先生,经你们这么一说,掌珠玉珠果然是不合适的。”

邵氏张氏有了喜色,齐声巴结地道:“老太太明鉴。”

安老太太没好气,伸手要了茶,慢慢喝下去,又徐徐问张氏道:“袁训这孩子有志气,你也看出来了?”

“是啊,以后必定飞黄腾达,”张氏接近于谄媚:“哎呀呀,就是玉珠太过不好,老太太手中的人随便配一个就是了。”

安老太太不理她,扭头再问邵氏:“你也看出来了吧?”

邵氏笑得面上可以挤出水:“有志气呢,以后不是状元也是榜眼,”再愁眉苦脸:“可掌珠那孩子,哎,让您养得娇惯呢,不是吃苦的孩子。”

“唉,”安老太太叹气:“看来看去,只有宝珠乖巧,她没有爹娘,又肯听我的话,倒是可以的。”

“是啊,”张氏和邵氏都眼睛一亮。

到不是她们不疼宝珠,但这是关键时候,当然是自己女儿更亲。

“可把宝珠许给袁家,别人会不会说我偏心不疼她?”安老太太略有烦恼:“要是回了袁家,将来进京去亲戚们可就不好见面,”

张氏和邵氏低头想想,又笑道:“不然多陪些东西,我们都出一些,宝珠就像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,我们断然不能看着她受苦的。”

安老太太难得的展颜笑了:“那就依着你们?”

“就依着我们吧。”张氏和邵氏异口同声答应。张氏又主动地笑道:“我有个大玻璃的妆台,描金的一整套箱笼,全给了宝珠吧。”

邵氏也不肯落后,笑道:“我有两套赤金头面,只给掌珠留一套,另一套给宝珠吧,再给宝珠一对玉瓶,”

安老太太面如霁云,笑呵呵道:“这倒是好,让外人看到会说我们家里人和气。不过,”她停顿一下:“我有什么好处?”

“老太太这里自然不会少,这去京里的路上费用,我出两百两。”张氏今天大出血。

“在京里总要置办房子,我出两百两。”邵氏亦是一样血流不止。

安老太太满面笑容:“好好,”一脸嘉许的样子。

邵氏和张氏不声不响让安老太太痛宰一刀,还回去的欢天喜地。梅英忍到她们直到出院门,才放声笑出来。

安老太太也笑:“你这丫头,你仔细让人听到。”

“真真是老太太,两个奶奶再精明也跟不上您。这姑娘们亲事还没有定,奶奶们先出了一大笔。”梅英笑得直不起腰。

“我得先收点儿东西,不然这些年我遭人抱怨可不是白受了气?”安老太太也笑,又轻叹口气:“还是这么着眼皮子浅,见到小侯爷三个字就晕了头,正经好孩子看不见,看的全是富贵浮云。”

梅英微笑:“阮家小侯爷来,敢是老太太的主意?这倒也好,奶奶们自己说不要的,以后也不能反悔。”

“这个,倒不是我的主意。”

梅英会意:“那是舅老太爷的主意?”她说的是南安侯。

安老太太微眯起眼:“三个孙女儿,我给哪一个是的?要没有小侯爷大官公子来陪衬着,二房和三房还不打起来的争?现在多好,她们都说不要,我可是问得明白,问得仔细。”

梅英轻轻地笑,也觉得这主意甚高。

以袁训的人物气质,如果是他一个人到来,邵氏和张氏还真的会争起来。现在好了,多出另外四个,让安家的人看到老太太的手段,也稳住邵氏和张氏的心,让她们自己放弃袁家。

不但放弃袁家,还对宝珠抱歉之至,发自内心的要安慰她。

“可是,袁家是什么来路呢?”梅英还是奇怪:“能让京里舅老太爷亲自来说亲事的人,怎么可能是一般的人家?”

安老太太摇头笑:“这个,我也不知道,不过我和你想的一样,舅老太爷不会胡乱打发一个人来,又把阮家董家全陪上,这袁家的来历,想来不弱。”

她细细地回想袁训的母亲,只记得当年是一个清秀小姑娘,再后面安老太太不在京里,并无来往,忽然接到南安侯的信,说可以把中意的孙女儿和袁家定亲事,但对袁家并无过多解释。

“等我们去到京里自然就知道。现在呢,说这些话还太早。袁训那孩子还得自己挑挑呢,他要是个有眼力的,也会挑中宝珠那孩子。”安老太太这样道。

梅英恍然地笑:“老太太说的是,这男家不愿意,咱们再说也是白搭。”

卫氏就在这个时候进来,安老太太知道其意,又喜欢她的忠心,半吐半露告诉她:“表公子们主要来看我,如果亲事上有份,提亲的是男家,我们可没什么作为。”

就这么着把卫氏打发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