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,掩饰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卫氏被随便打发出去,也能感觉出来,就不无忧愁的往房里走,心中实在担心。京里来的表公子们虽然人物出群,但实在顽劣。作为求亲的男家理当是谦卑恭敬,没有刁难人的道理。

看来这门当户对二字果真重要,如果是本城的小爷,他怎么敢使出这样的招数?

这样想着,卫氏走入房中,就见到宝珠带着红花正在收拾那五件衣裳。

“有主意了?”卫氏见到大喜。

宝珠头也不抬,正握着剪刀在剪衣上的破针头:“有呢,奶妈回来得正好,快帮我把线拈起来。”

又问:“去了哪里,都找你不到。”

“去见老太太,”卫氏见榻上几股儿线,正是蜜合、竹子青、象牙白、石青和佛头青五色。就拈起来,瞧上一瞧道:“除了蜜合色和象牙白以外,别的几色可都不大一样。”又仔细地瞅着:“竹子青和佛头青勉强还可过得去,这石青色线和衣裳可是大不相同。”

宝珠笑:“不妨事的,我们把这石青衣裳破的地方全剪下来,”她手下剪的正是那件衣裳,最后一剪子下来,让奶妈看。

“哎哟,这胸前一个大洞,更越发的不能补。”卫氏有些惊慌:“我的好姑娘,你剪得这般模样,这衣服可就不能要了。”

“怎么不能要?”宝珠脆生生地道:“但凡有招数出来,就有办法解开。世上没有解不开的环,就看人想不想去解。这不,我见到这衣裳时,就有了主意。可我当时气呢,反正我是不要这五个人中的任一个,我本不想接这活计,大可原样子送回去,可又想让他们看轻了我,我却不乐意。说不得,给他们补吧。”

把手中石青色衣裳交给红花:“按我说的,先裁剪了来,我再修改。”红花乐颠颠的抱着走开。奶妈又是喜欢又是惆怅:“姑娘肯补就好,但不要他们中的一个,这话是怎么说?”

宝珠扮个鬼脸儿:“你早就知道我不想进京的,就是他们都一起来了,你是动了心思,我可没有变过。”

“不是我动了心思,是以前姑娘不肯进京,我想咱们在京里没有亲戚,嫁过去让人欺负了,也没个人出头。可见到表公子们,我的心才活动。姑娘你想,除去今天这事儿外,表公子说话也好,待人的客气劲儿也好,都是一等的,又都有家世,又都肯上进,随便哪一个让我的姑爷啊,我都喜欢得睡不着觉。”卫氏怅然:“怎么姑娘倒还不动心?现在的局面,不往京里嫁,可就再没有人了。”

冯家四少爷,是回绝了的。

余家才子,虽没有回绝,可方明珠闹了一出子,卫氏对余伯南也有鄙视,对他的行为伤心失望。

宝珠笑嘻嘻地诧异:“为什么不往京里嫁?”她吐舌头:“不是祖母让一定进京,不然又骂鬼心眼儿想留下,当她糊涂呢。”

“那姑娘的意思是?”卫氏现在就很糊涂。怎么一会儿说不要表公子们,一会儿又肯了?

“京里就这么五个人不成?”宝珠一句话就解开卫氏的疑惑。卫氏失笑:“是是,是我想得不对。对了,京里的别人可再难有他们这么淘气的了。这种淘气,可算是会欺负人的。”

宝珠微笑:“所以呀,这衣裳还是要补的,不然把我的名头儿也坠了,又落一个不会招待人,不能让客人们满意,我当他们是祖母的客人,可不是来相看的。”

自己嘀咕:“白白让我相看了一回,还算是他们吃了亏。”

宝珠这样的嘀咕着,又偷偷的去看卫氏。见卫氏去帮忙打浆子,烧熨斗,并没有把自己的话全放心上,宝珠才悄悄放下心。

对着衣裳嘟嘟嘴,宝珠还是暗想那句话,你们要不是客人,谁愿意有打有挨的来收拾?

初见到五件衣服时,宝珠是不服气。心中一股不平的气上来,很想争这个风头出。可她瞪过半天眼后,想想客人实在没礼貌,实足的是刁难,实足的没有京中小爷的风范,很想把衣服原样送回,表示一下姑娘我不侍候。

可她不服!

看你们好好衣服折腾成这般模样,当能难住我宝珠?

宝珠姑娘就没完没了的劝自己,这是客人,客人最大。吾乃地主也,主要随客便,让客人得意一回没有什么。

百般的解劝,也不能劝下宝珠心中的不平气。

红花挑好衣料送来,宝珠补着补着,忽然就忧伤了。她青春年少,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,闲时总要考虑自己的亲事。

原本想在小城里挑一个,冯家不管是四少还是其它的少爷,宝珠都相得中其稳重。又有余伯南缠绵的纠缠着,没有逾礼的举动,但绵缠得宝珠大有底气,她就不想到京里人生地不熟的地方。

可现在,冯家受拒,余伯南情爱蒙住头荒唐无礼,而京里来的表兄们虽然人才一流,却可恶也一流。

宝珠就忧伤的在衣上缝补一朵半夭的花,花瓣低垂,黯然神伤。

这一天就在缝缝补补中渡过,当天是小年夜,有五个表兄们在颇不寂寞,有会说笑话的,有会说典故的,又能饮酒,陪老太太尽醉,安家从没有这样的痛快热闹过,当夜尽欢。

第二天,各房衣裳都已备好。

掌珠本要当天就送,赶这个最早的彩头儿。但邵氏回房后,却要谨慎再谨慎,郑重再郑重,坚持明天再送,而对买回的成衣挑了又挑,捡了又捡,才挑出五件来。

客人们住在老太太厢房,一排三间并排,三个人住了两间,余下的一间给夜里使唤的人住。

钟引沛正和阮梁明吵着去哪里玩,见外面走来一个人。

他们不怕冷,房中又火炭高,老太太院子梅浓雪深,门帘高打在赏雪,一眼就见来人是往这房里来。

是个伶俐的丫头,抱着个包袱。

钟引沛就笑:“小袁,接客了。”

袁训骂道:“我把你狗头打成几截,看你还胡沁!”阮梁明笑倒在榻上,伸长了脚:“你也不必打他,等回去告诉南安老侯爷,看钟四还敢乱说?”

钟引沛急了,上前去了阮梁明一记暴栗:“难道我说错了,这来来去去的,不都是为着小袁。就是我们陪他走这一遭,谢礼半分没有,说几句权当是我的谢礼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