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,还牙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们笑闹的时候,就有人把衣服接进来。丫头怯生生含羞带娇往房内看上一眼,就羞答答的扭身离开。

阮梁明本就跌在榻上,更是吃吃的低声笑:“哈哈,这丫头倒也可人。”袁训白眼他:“你当然觉得可人,这可人儿盯来盯去的,盯的就是你!”

阮梁明即刻不笑,坐起来整整衣衫,垂襟危坐一本正经:“那是我过了?”

“不过,”董仲现过来拍拍他:“就是要你把小侯爷的机灵劲儿淋漓到极致,小袁才能不慌不忙的相中一个,”他搔头:“真是奇怪,你家里为什么偏要你往这里寻亲事?”

袁训更加的白眼:“我怎么知道!母命不可违,我是不得不来。”

“从姑祖母的话来看,她老人家和袁家表婶娘、你的母亲并不是太熟悉,这门亲事是怎么出来的呢?”钟留沛也是奇怪。

“这里姑祖母少年成婚,此后在你们南家侯府的老侯爷,你的曾祖父母在世时归过宁,他们去世后再也没有归宁,论起来最后归宁的日子,我母亲不过尚在青春,也谈不上是忘年之交,”袁训自己也很奇怪。

“不管这奇怪事了,反正陪你走这一回,看了路上许多的景致,古人云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,要没有小袁这奇怪亲事,我还是那笼中的鸟,乱出门一步都不行。”钟引沛嬉皮笑脸:“我说的是京门。”

阮梁明又大笑:“你其实想说的是,看了三个美貌表妹吧?”他笑嘻嘻:“不想这小城中,还有表妹们这等绝色。”

几个人随意胡扯着,钟留沛和袁训把包袱打开,这包袱是掌珠那里送来的,大家伸头看了一眼,见是五行新衣裳,式样儿和京里不能相比,却也算精工制就。

蜜合色优雅,竹子青富贵,象牙白清爽,石青色整洁,最后一件佛头青色分外的精致。

钟引沛拎起竹子青色衣裳:“阮表兄这件独特别的好?”竹子青色本是清幽的,这一件硬是富贵繁华,上绣金线银丝,价值不会太低。

“我看出了,”董仲现跟着取笑:“大表妹那一房特别的有嫁妆。”

五个人又嘻嘻笑了一回,把衣服丢下来。

五个人虽出身富贵,但家教甚严。能把布衣裳穿出十分精神来,与本人气质不无关系,也说明本人是常穿惯的,与布衣裳气质早就吻合。

邵氏精心挑选的五件华衣,在表公子们眼中又算什么呢?不过只能看出二房手头不缺,另外就是恭敬表侄们的意思十足。

因为这恭敬,袁训把衣服胡乱包好,带包袱送到阮梁明怀里,坏坏地道:“梁明兄,这个是给你的。”

“不还有小董一半,”阮梁明接过就抛给董仲现。董仲现刚要去端茶,冷不防让包袱砸了一下,一惊后失笑道:“吓了我一跳。”随手掷给门外听使唤的小厮:“收拾起来吧,到底是二表婶儿一番好意,等回京时带回去,散给饥寒的人。”

这话本没有别的意思,阮梁明又笑起来。引得五个人全看他,阮梁明笑道:“二表婶儿一番好意,小董你把大表妹抛哪儿了?”

五个人对视而笑,大表妹一看就不是能静下心来做针指的人,这倒不用再说。

雪地里,又走出一个丫头。青花儿是战战兢兢的走到台阶下面,见门帘高打,房中的表公子们或如云卧,或如鹤立,或如虎伏,就不敢再往廊下走,小心地把手中包袱交给接的人,叮咛道:“请小心拿着送进去,这是我们三姑娘用心缝补的呢。”

因是三姑娘“用心”,房中五个人不约而同的看过来。

五道眸子清峻已极,明澈已极,像五道柔和明珠光,看得青花儿虽低下头,却飞红了面颊的离去。

董仲现忍不住地笑:“你们都不好,非要把个丫头弄得羞羞娇娇的才肯罢休么?”、

另外几个人不理他,一起来打开包袱,看这“用心”的缝补是什么样子。

头一件蜜合色衣衫,大朵绣菊已缝补完整,因花的大,是以天衣无缝状。钟留沛拿起来笑:“不错,三表妹的手艺还真是不错。将来她去到京里,我的衣服烦不了别人的,全拿去烦她。”又叹气:“我准备三件一模一样的衣裳,容易吗?”

别人全瞪他:“我们也不容易啊?”大家不全都一样。

钟留沛收起自己的衣裳,再看第二件,阮梁明的竹子青衣裳。这衣裳是绣娘巧手制成,上面绣花繁星似的,又细又密,本不好缝补。但见把破损的地方全都拆开,另绣上新的花色上去,恰好把衣裳补好,又不漏痕迹。

阮梁明也说了一句:“妙。”收起自己那件。

象牙白衣裳上是狮子滚绣球,上面染上别的颜色,用丫头们的话说,像吃过鸡蛋饼,又把墨汁浇上去,虽然染的地方不多,但因底色是象牙白,洗是难的。

象牙白这颜色,一旦染上就不好清洗成原封原样。

但见三房里送回来的衣裳上,凡染的地方索性用黑线压住,密密地把原花样盖住,和原来的并不一样,但黑白相配,并不算过于难看。

钟引沛也说了一句好,收起自己这件。

余下的两件,董仲现本没有刁难的心,又见钟引沛费的功夫不小把衣裳染得怪怪的颜色,就只撕开袖子,补上就行。

袁训的石青色衣裳,因前胸破上一大块,还丝纬相连,一般的人是不要的了,三奶奶张氏人在中年,眼神儿不济,就自作主张的给换了一件新的,还是一件新衣裳。

袁训也无话可说,取过放到一旁,见一张信笺飘然落地。

“咦,三表妹单给小袁的信?”钟留沛也笑了。他话音没有落,董仲现取衣裳走的小厮又返身进来:“大爷,您衣裳里也有一张。”

阮梁明奇道:“就他们两个有,我们没有?”见自己放衣裳的小厮也进来,也呈上一张。钟氏兄弟搜寻自己衣裳内,也各有一张。

五张信笺放在一起,上面是一模一样的五个试题。

下面有几句话:“以衣试人,当以试题还之,请兄等勿怪孟浪。”并没有落款,不过字迹娟秀,写信人的名字呼之欲出。

“哈哈哈哈,”五张信笺一起放到袁训面前,四张笑脸儿上全在看笑话:“为你招来的,你自己做去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