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,惊赞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袁训胡乱推开四只手,只有一句评价:“果然是用心的。”这么用心的人,只怕缝补不好这衣裳。

考人者被人考之,正常之极。

不过从这信笺开始,这事情变得有趣之极。

阮梁明念念叨叨:“四表妹那里还没有回音?不会也出个什么难题吧?”

“为什么你这样说,我看最乖巧的当是四表妹。”董仲现和他争执。

“乖巧摆在脸上的,心里可必是顽皮的。就像你小董,你在你家老爷子面前,从来是乖巧的。”阮梁明调侃道。

“别争了,又来了。”袁训面无表情。人家没父亲,偏偏没眼色提什么老爷子面前。

见雪地中又走来一个小丫头,这个小丫头和前面两个不一样。离得老远的,她面上一团的笑就看得清楚。

她小脸儿雪白,又生得眉目干净,面上那一团的笑就如雪地上的梅花,嫣然一片。

红花笑眯眯,眯眯笑的走来,边走边喜滋滋地想,这家里再也没有人能比姑娘缝补得好,姑娘呀,是缝补得原样子那般。三奶奶的手艺虽然好,可红花先去打听过,三奶奶可做不到把所有的衣裳都送回原先的那件来。

她笑容灿烂的走着,那一脸自以为拔了头筹的神色,让表公子们看得乐不可支:“这丫头抱的是龙肝凤胆?看她高兴的。”

“以我来看,再也不能有人像三婶娘这样的缝补,”钟引沛快嘴快舌的先下个结论,因为他的衣裳配成黑白间色,让钟四大为满意。

救了他一件衣裳,他理当有所感激,就表现在唇舌上。

可不管钟引沛怎么的喜欢张氏补的衣裳,他也还是让红花的笑容牢牢吸引住。这丫头笑得乐陶陶的,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?

而更让人奇怪的是,红花这在安家大门不出的小丫头,在五个表公子的注视下,还是笑得只有她自己的心思,一脸的神游蓬莱。

如果不是在蓬莱仙境里陷着,怎么把小侯爷也不当一回事?

“我们姑娘让送来的,”红花还是神出七窍的笑,在台阶下面蹲了蹲身子,一点儿往上去的意思也没有,就等着有人来取。

小厮过来一个取过这衣裳,也难免多看红花一眼。

男人的眼光,红花还是没反应,还是喜无不尽的笑,就这么走了。再看她走的时候小身板儿,那脚尖下也是颠颠儿的步子,像安上弹簧。

阮梁明好笑:“四表妹日常必定不随心遂力的,你们看这个丫头,小且不说,当差还走神?”

袁训也以为然,心想有这样的丫头,主人必定也是个糊涂的。

四表妹给袁训的印象,是一脸温和的笑,这种笑的人,也许是秀外慧中,也许是满脑袋的懵懂。

大智若愚,和一脸愚相,表面上并无太大的区别。

“啊!”

钟引沛一声惊叫。

阮梁明险些失手摔掉手中书,恼怒地道:“钟四,你这一惊一乍的毛病几时才改?”

一件衣裳直扑到阮梁明脸上,衣后是钟引沛欢快的笑声:“你看你看!梁明兄你看!”阮梁明还没有从惊吓中走出来,就脸面前一片象牙白,让一件象牙白的衣裳几乎把脸全罩住,眼前白茫茫一片,这还怎么看。

他推开衣裳,夸张地大喘几口气,呼哧呼哧地后,才问到钟引沛脸上去:“你想闷死我不成?”钟引沛笑得乐陶陶:“你看你看!我的衣裳!”

阮梁明眼前一白,象牙白的衣裳又盖过来。

“你再来我就恼了!”阮梁明夺过衣裳,看上一眼,掷还钟引沛:“你的衣裳,我认得!这有什么可奇怪的!咦?”

把衣裳扔回去后,阮梁明反而明白过来。见钟引沛接住衣裳,低着头自己看着笑,阮梁明走过去,认真的盯上一眼,不由自主的赞叹:“呀!竟然是这样的好手段。”

象牙白的衣裳竟然像没染过一样。

“可不是,你看你看,”钟引沛笑得跟丫头红花差不多。

董仲现叹气地笑:“除了这一句,你还会别的话不?”再看一旁的袁训,也对着自己石青色衣裳发呆。

“哈哈,你们出的好难题,现在四表妹做上来了,你们倒发起呆来。”董仲现是最不赞成考验表妹们的人,他就不肯在衣裳上做文章,只撕开袖子了事。现在他见大家发呆,只管尽情的取笑。

半晌,钟留沛笑了笑:“难怪送衣裳的小丫头笑得看不见我们,果然,四表妹好手段!”

钟留沛的衣裳并不难缝补,横竖他衣上的绣花大,修补起来容易。阮梁明的衣裳是花细而碎,眼神好的人花点儿功夫也能行。

最难的,是捣蛋促狭的钟引沛,和存心刁难的袁训。

象牙白的衣裳,染上黄又微有墨色,三奶奶张氏无法还原,就用黑色的线盖住,这也是好方法,可到底不是原先的衣裳样子。

而宝珠送回来的这件,却是上看下看,左看右看,还是原本的象牙白色衣裳。

钟引沛啧啧:“这是怎么做的?衣裳还是原样的,这是我的衣裳,换上一模一样的,我也知道不是我的。这件,还是我的那件。”

见狮子滚绣球格外的精神,新崭崭的绣线干净整洁。

“难得难得,”这样夸着,钟引沛去看袁训手中那件,更是大乐:“这件就更妙了,妙不可言!”

石青色衣裳,毫不掩饰胸前让挖去一大块。但挖后的那块布,还是石青色。两种石青布料有不同,颜色有偏差,但有妙手在接连处绣上云纹,又在补上的那一块上加上朝霞,不管是粗看,还是仔细地看,朝霞衬云,氤氲气生。

更绝妙的,是不管云也好,霞也好,全用的是暗纹线,既不压衣裳本色,又可以行步中见到闪烁,不暄宾夺主,也不是暗不可见,反而更把衣裳衬得比原先还要精神。

而主人穿上去,就更加的是精神起来。

“小袁,你输了一着,你还敢再试吗?”阮梁明等四个人一起取笑袁训,袁训抿抿唇,抬起手:“那么,再来第二着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