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,讨要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第二天,张氏正坐在房里夸女儿,说她是姐妹中最会看书的人,家里没有男孙,唯有玉珠是可以和表兄们谈书论文的人,又担心:“你出五个试题,不理你可怎么下台?”

玉珠才撇嘴,见丫头接进一包子东西来,外面包的很整齐好看,说是表公子们的见面礼儿。

张氏喜盈盈让她放到手边,边打开边喜不自胜:“这京里出来的小爷就是不一般,你看公中自带有的见面礼儿,又单独给你们姐妹带上一份了,对了,”问那收东西的丫头:“大姑娘和四姑娘都有?”

“这还用问,自然都有。”玉珠也动了兴致,过来道:“看看带的什么?”

张氏觉得手下东西硬邦邦沉甸甸,就先不开油纸,笑问:“你想要什么?”玉珠端详那包的方正模样,道:“笔墨纸砚,”

不是文房四宝不会有这么的沉。

打开来,张氏和玉珠怔住。

里面是四四方方一块冻肉,然后稀奇古怪的食材,用一张做菜的方子裹住,从外面看上去,冻肉的棱角和砚台很相似。

张氏愣了愣,还是喜欢起来:“一定是不常见的东西,表兄们带来给你尝个新鲜。”玉珠握住那做菜方子冷笑:“母亲且慢喜欢,让我念给你听听。”就往下念:“烧鹿尾,灸鹿肉……”张氏迷糊地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人家变本加厉上来,要看我会不会洗手做羹汤!”玉珠说着就要摔那方子,想想又停下来,在眼前过一下,转怒为喜:“这是谁写的字,这字倒是清俊的很,没有几年的苦功是写不来的。”

张氏松口气:“你喜欢就好,不过,”又提半口气上来:“这么着考人,也太……”过份,说不出口;家里都恨不能把五个客人当成小祖宗供着。说离谱,天子脚下出来的小爷还会离谱?

可这事情,是一件接一件的很是离谱。

不过玉珠继表兄们进门后,终于发自内心的喜欢。

“这字我收了,菜么,谁有功夫去做。”玉珠走去书案研究那字。过上一会儿,张氏神秘地跟过来,柔和地叫道:“玉珠,我的好孩子,你还没有看出来?”

“看出来了,这字是先习的颜,再习的柳,还有几分王右军的笔力,”

张氏啼笑皆非:“我说的是这件事,你又书呆了,快放下听我说。”

玉珠就放下来,仰着脸笑:“听你说什么!母亲认得出这写字的人?”

“我又不呆,不认得它。我要对你说,你就没看出来表公子们人物俊秀,”

玉珠心不在蔫:“嗯,”

“还聪明过人,”

“哦,”

“不像是一而再,再而三开这种玩笑的人是不是?”张氏笑嘻嘻:“我的好女儿,他们真的是来配姻缘的!”不是来捣蛋的。

玉珠这下子彻底惊醒,惊得人站起来:“啊!”但是又见到手中的字龙飞凤舞,又慢慢的红了面颊。

……。

掌珠的房里,邵氏和掌珠也对着一堆的食材低声谈论。

“他们一试再试,是来真格要订亲事。”

掌珠撇嘴笑:“先是看针指,这又来看厨艺!”

“可你一样是不会啊?”邵氏为难。

掌珠倒不怕,胸有成竹地道:“我不会没什么,反正侯府里也不要我下厨房。我一开始担心的就是他们只是来看祖母,祖母多年与他们不走动,虽是长辈也不能左右他们。他们又都年青,纵然中他们的意,他们不能当家这亲事也不能算。现在既然是真的有意,”

眯起的眼睛亮如深夜猫眼,掌珠慢吞吞地道:“那我也不必再干坐着看着。”

“你有什么主意?”邵氏一向以掌珠为主心骨,此时还是她的主见人。

掌珠但笑不语。

……

宝珠在房里几乎没岔过气去,把手中一碗热茶对着那块肉泼上去,再对不明就里的红花道:“我这就烧好了,搬去给他们吧。”

卫氏忍住笑,劝道:“好姑娘,你先消消气,我们把肉先收着,指不定老太太就让烧出来待客,”

“我手疼,缝衣裳累到。”宝珠嘴上可以挂好几个油瓶。

卫氏是硬挤出来的想法:“也许人家这是真的相媳妇?”

宝珠冷笑:“哼哼!”

红花和卫氏正不知如何劝时,外面有人解围:“老太太让四姑娘去。”主仆就过来,因为宝珠生气磨蹭,进来时住得稍远的邵氏张氏都在座。

讨债鬼表兄们自然也在,宝珠正眼也不看他们一眼,弄得很想道谢的钟引沛大为奇怪,他寻思他没有得罪四表妹才对。

安老太太笑容满面,自从家里来了客人她这个表情成了常用的。

“冯家的来人问我,说京里来了客人,他们家要招待,又问我是什么客人,我告诉了来人,冯老爷子听说后,就在家里生气,说这样贵重的客,怎么不告诉他也来见见。冯二奶奶拗不过他,又怕他气中冰天雪地里出来闪到风不好,就来问我拿主意。又有邻居们也来问,都要来见见。我想就这样吧,家里摆一天酒,请人来赏一天梅花,可怜咱们娘儿们过日子,怕人说闲话,平时小戏班子也很少叫进来听,再叫两班小戏,一台给女眷听,一台让表公子们招待来的男人们听,余家也要请,城里各家都要请,你们说好不好?”

邵氏张氏都说好,流露出喜欢热闹。古代守寡的人清静为主,不与外界通来往,冷冷清清过一生的人居多。邵氏张氏也这样过上十数年,平时过年过节和别人家的热闹比起来,一屋子全是女人,是差得很多。

她们都笑说愿意,又问老太太在家里的哪一处请客。安老太太说在香兰苑,邵氏和张氏都觉得奇怪,那里杂草丛生,怎么能请客?

但一向老太太说一不二,邵氏张氏也就没有反对。

宝珠更无意见,她早早就出来。让卫氏看着人,带着红花守在祖母长廊的拐角。表兄们在后面出来,从长廊往厢房里去。

见拐角处,四表妹寒着小脸儿站出来,狠狠地道:“见面礼!见面礼儿,怎么不给见面礼儿!”

说过扬长而去。

反正没想嫁他们,宝珠不允许他们拿一堆劳烦人的食材来打发自己。

表兄们面面相觑,还没有明白过来时,忠心护主的小丫头红花在后面小声解释姑娘的话:“不是说了有见面礼儿,难道拿那块肉当给姑娘的见面礼儿不成,这也太……。”

见自家姑娘走远,红花陪个笑容,匆匆跟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