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,情恋不亏心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宝珠回到房里,还没有坐下来,红花小声道:“姑娘,老太太让姑娘们烧菜呢。”红花的意思是很为难,姑娘你烧还是不烧?

宝珠跳起来茫然地问:“什么?”

“老太太说香兰苑里请客,正好表公子们从京里带来的好食材,让姑娘们一人烧一个菜出来待客。”红花有几丝得意,幸好自己把这重要的事情又提醒一遍,她当时看宝珠姑娘神色,就知道她没有听见。

宝珠本来没有大生气,现在带着几分狠狠道:“把盐换成糖,把辣椒换成酱。”红花掩口轻笑,为了安抚此时生气的四姑娘,红花还是答应着:“好。”

而宝珠还是气得更厉害。

她没见过有谁家相亲是这样的试来试去,你以为这是宫中在选妃?

……

离过年一天一天的近了,余伯南就更惶急不安。往年过年礼的人都是他,如冯家如安府如省里几家走动的官吏,都是余伯南带着家人前往。

今年……

先不说纳了方明珠,父亲生气见他都没有好脸色,就是寻常出去吃饭见客,都嫌他丢人不肯叫他。就是母亲疼爱他,让他往省里去送年礼,余伯南自己惭愧,都不肯出去见人。

可再怕见人,也不能不见人。

余伯南回想母亲才打发人来说的话:“安府来了几位京中的小贵客,年纪都跟你相仿,定下二十八那天,在安府里玩上一天,也请了咱们家,你去还是不去?”

余夫人的话很委婉,你去还是不去?她也知道丈夫最近不满意,儿子最近不如意,也不敢过份的开导余伯南。

知廉耻的人,才会觉得不能出门见人。但此事也看得出余伯南不够豁达。他是为情办错了事,又挽救方明珠的名声终身,如果因此一蹶不振,也算是他想不开。

情这个字,可以让人生死相许。有余公子几乎把身家名誉放上去,也不算冤枉。

香炉中的香已燃了有一半,余伯南还是没有想好去还是不去。

放在平时,这种从外地来的贵客,余伯南是一定会去见见的。可现在,他因为“宝珠”二字,就望而却步。

他现在是在书房里,心如乱麻不定时,身不由已的走到书架前,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推开几本书,取出书中夹着的一张纸笺。

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,横看是宝珠,竖看也是宝珠,草书是宝珠,楷书是宝珠,行书隶书俱是宝珠。

宝珠,余伯南满面痛苦的嘶哑出声,出声后把自己惊醒,对着手中看,怎么又把这张纸取出来了。

他本想毁去,却又舍不得。

少年的情恋,在现在另有一个词叫初恋。让人不能割舍。

换成另外一个不通情理的人,可能会怪宝珠,怪全因为喜欢宝珠才生出后面的事。可余伯南不是,本城闻名的才子,不可能不通到自己做错了事,却去怪女人的地步。余伯南就把这张纸精心收藏,紧压在书架深处,有时候触动心底最痛的地方,却又忍住不取出观看。

但人很多时候是受感情支配的动物。在安家又一次出现在余伯南面前不能回避时,余伯南是不受控制的取出手写的这张宝珠加宝珠,像取出他珍藏的爱恋。

他本来对宝珠是初恋,因为自己办错事情,纳了方明珠像生命中多出一块洗不掉的污点,就觉得和宝珠从此远隔,这份爱恋就更加的深浓起来。

如窑香之美酒,放得越久反而越香。偶然取出,闻闻香都是醉人。

在这醉人中,余伯南如遭捶击,明白一件事情。

他很想再见宝珠,对她解释一下,让她就是不再喜欢自己,也不要瞧不起自己。

是啊,在他的心里,一直是喜欢宝珠的,一直是想和宝珠在一起的。以前过年过节见上宝珠一面,是余伯南百般的回味,这从此不能再见,已经如万箭攒心,难道解释一下也不行?

余伯南破釜沉舟般有了勇气,觉得眸前一亮,人也有了神采。

冬天家家都有梅,此时窗外亦有数株。余伯南在梅香中扬眉,发狠地自语道:“我就是要再见一面,哪怕一面出行。”

宝珠如这梅香,不在面前也勾魂。

余伯南就走去见母亲,告诉她:“安府请客,既有我,我就去。还有安府的年礼还没有送,旧年里都是我们家先送,母亲要备好了,我这就带人送去。”

他面色沉沉,看在余夫人眼里倒成了严肃认真。

把余夫人喜欢得不行,忙道:“我的儿,你总算想通了。你天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我给你的好人你也不肯亲近,把我愁得头发都白了好几根。你别怪你父亲,你出这样的事情,不能怪他生气。他再生气,也是中年了,膝下只有你一个儿子,你振作起来,他还是喜欢你的。说起来,你怕安家什么!都怪宝珠……”

“这事怎么能怪宝珠?”余伯南皱眉打断。

余夫人见儿子声气不好,怕把他惹恼再把自己关起来,这过年也不见客,余夫人还怕别人会笑话。

“好好好,不怪宝珠,全怪方氏那个贱人,早起她说水热水冷的要闹,我让人去骂了她一顿……”

余伯南再次打断母亲:“大冷天的,别少了方氏炭火热水。”

“……”余夫人张口结舌,怎么自己说什么都不对?

她有些委屈的神色让余伯南心软下来,对母亲陪个笑脸:“咱们家不是逼死人的人家,再说安府里也不答应,以后怎么见面,在外面也不好做人。让她活着吧,权当养条狗。”

说过问明年礼是谁收拾的,余伯南就出去。

他走以后,余夫人才抱怨道:“说得轻巧,我就是养条狗,它总得摇摇尾巴而不是天天寻事吵闹吧。”

想这父子两个人都会在外面做人,这里面当坏人的,只能是自己。

余夫人就叫来自己心腹的丫头,道:“大爷心慈善,又为方氏贱人说话。放了她吧,给她碗饭吃,冻得半死不活就行了,别真冻死,告诉她,她母亲再来胡闹,我安生过不了年,她就别想过好年!”

方明珠这类爱逞强的人,在安府里遇到的是讲道理的人,不和她一般见识。遇到余夫人这种秀才遇到兵,有理也讲不清的,就只能受罪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