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,神采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因就要过年,客厅上清一色的新摆设。紫檀木镶宝的屏风,铺设大红绣牡丹花开的锦垫,双耳黄底梅瓶,花插碧青喜人。

在这样清爽的背景下,左边居长的钟留沛身着蜜合色细布长袄子,扎一条绣花腰带,上系白玉壁,好似春风下的宝树,暖意袭人。

右边的钟引沛象牙色长袄子,看上去还有稚气,又恰似才设的白玉树。

兄弟两个人笑容殷殷,手势也殷勤到十分,见到余大人父子影子才一闪时,就早早拱起手来,含笑直到他们父子到了近前,不卑不亢的揖下去:“晚生钟留沛(钟引沛)见过老父母。”

见他们礼仪恭敬,余大人笑得合不拢嘴,虽然面对的只是一对少年,也丝毫不敢怠慢,如同见上司一样的行下礼去,先问道:“侯爷可好?”

见问的是家中祖父,此系长辈,钟氏兄弟插手而立,躬身问道:“祖父身子康健,有劳老父母挂念。”

“令尊大人可好?”钟氏兄弟的父亲,是南安侯府的长子。

“家父也好。”

在他们问答的时候,余伯南眸子没有一刻离开过钟氏兄弟。先在厅外见到他们从容不迫的神采,已经可以醉人。这离得近,又见他们身上除了头上有金簪子,腰上有玉佩以外,再没有多余的粉饰,如果说还有,那就是衣上的精致绣花。

他们都有一双修长如玉,修剪整洁的双手,手上也没有什么金戒指玉扳指之类,清清爽爽,只有骨节若玉的手掌。

这才一个照面,余伯南的不舒服加上数倍。他知道那一双若白玉似的手,就是公侯之家的写照。

寻常就是富贵人家,也少有这么会收拾,而且浑身上下忍得住不带出任何珠宝出来。

余伯南就悄悄的把手上一个玉扳指往手心里转了转,把上面一大块玉挪到往手心里的位置。这本是学射箭磨着母亲给买的,在学里也有不少人夸好,过年戴出来本是装饰,现在面对这样一对兄弟,看来是不必要的。

神采胜人,强如珠宝过人。

这句话,就是对钟氏兄弟最好的描述。

余大人在艳羡南安侯有这样的好孙子后,再把自己的儿子介绍给钟氏兄弟。钟氏兄弟笑吟吟:“早听到伯南兄的大名,本城人人闻道的才子,等下园子里游玩,说不得要请教请教。”

这话本客气,余伯南听着总刺心。园子里玉珠设下许多的孤对,有一多半是余伯南提供的。听钟氏兄弟这样的话,余伯南不禁暗想,难道他们察觉出来?

但他也不敢怠慢,谦虚着回了几句。

余大人在旁边暗暗皱眉,有些后悔最近不给儿子好脸色看。伯南还小,受到的挫折与名誉功名有关,也不能算小,竟然把他拘得有些不大方,往日潇洒的谈吐去了足一半。

钟氏兄弟如玉草,余伯南在他们旁边,就成了无名小草,丝毫不起眼。

而这个时候,厅中又有三个人缓步而来。

他们本就坐在厅上,在余大人进来后,是笔直站起,候着钟氏兄弟迎客。见钟氏兄弟迎过客,三个人礼貌地上来相见,头一个观之亲切,气度飞扬,正是阮梁明。

余大人昨天来会过,忙招呼儿子:“这是靖安侯的长子阮小侯爷。”

余伯南听得出“长子”的分量,也吃了一惊,暗想没料到来的还有这样的人物,难道是他相中宝珠?

忙上前去见礼。

另一个斯文大方,余大人的笑容就更陪得深远:“伯南,来见见京里府尹董大人的公子,”再添上一句:“这也是老太太的表亲。”

余伯南就只有沮丧了。

难怪安家祖母轻易不肯答应亲事,她另有这些好少年,眼中怎么会有本城的少年?

最后一个,眸中神采过人,顾盼间斜睨之色浓足。余大人昨天没见过,就陪笑:“这位是?”

阮梁明、钟氏兄弟等人齐齐举手指引,异口同声道:“这位是袁表亲,单名一个训字。”

袁训笑容奕奕,拱起手来。

余大人和余伯南已无瑕去管袁训是什么出身,他们但见另外四个少年都争着介绍,猜想也不会是一般的人物。

五个少年,五种光泽。安家客厅上今天像是开了五朵宝花,不管是哪一朵,都吸引得人不能移开眼光。

余大人是一定要攀谈,余伯南是不攀谈不行。从处人,做官,相交等种种角度上,余氏父子都要结交这五个少年才行。

当然余伯南是多了几种情思,如吃醋、打量、怀疑、猜忌等。

安府的门厅今天格外光辉,钟氏兄弟等人代安老太太迎客,再一次把京里诸亲眷对老太太的关照体现到淋漓尽致。

以至于后来的冯家等士绅,钱家等商铺,无一不用或仰视或讨好的眼神坐在这里。少年们谈吐宽广,除了冯家余大人能接上几句话外,别的人就全是听的份儿。

钟氏兄弟再三的感谢,感谢本城老小对姑祖母大人的几十年照顾,听的人就赶快反省一下,自己有无得罪过老太太,若有开罪,今天赶快去陪个不是,修补一下才是正理。

安老太太在今天的本城众人眼中,再一次成为第一人。

她以前也是第一人,但与今天这第一人不同。

五个京里来的少年,特地为安府主持今年的新年,这份光彩,在全城中人再没有第二家有。

钱掌柜碰碰赵掌柜,低声道:“冯家也有不少官员在京里,可能找出一个两个侯爷是表亲吗?这可是独一份儿。”

赵掌柜亦点头。

女眷们早就进到内宅里,余大人虽想和少年们坐谈下去,可还没见过老太太,就带着余伯南往里面来。

路上行来俱是白雪,余伯南的心早灰得比雪里偶然露出的土地还灰。他的心飘飘荡荡,早留在厅上,还在看着那五个人,世上怎么有这样的人物?

他半晕沉半懊恼中,和父亲来到老太太房中。宝珠是他的命根子,不管多难过也不会抛下。先扫一眼,见穿红着绿的女眷们并没有姐妹三人,余伯南才定下心,随父亲请安过,安老太太还是喜欢他,让他坐到身边,扯着他的手还像小时候一样的对他,问他穿得暖不暖,又问他想吃些什么。

余伯南又羞又愧,心想祖母本就疼爱,当初一定是鬼扯住脚,才作出那丢人的一出,惹得祖母生气,而自己难见宝珠。

这个时候,方姨妈走出来,在老太太面前跪下来,双眸含泪:“老太太,我有件事儿求您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