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,不值一提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彼时房中人不少,余氏父子来得虽然早,但又在客厅上不忍离开京中贵客,等他们到这里时,满城女眷来了一多半儿。

冯家、钱家孙家等都在坐,满房花团锦簇,正在陪着老太太说过年的喜庆话,互相问过年请客在哪一天,也好让大家请客得以错开,家家都能照顾全面。

方姨妈就在这个时候走出来,在一片欢笑声中,独她含泪带悲,也不怕冲撞到这个给她饱暖十数年家的欢喜劲儿,她对着安老太太叩了一个头:“请老太太为我做主。”

余伯南脚底下一寒,血气上冲到头顶,寒气嗖嗖布满全身,但一瞬间后眼角望见身边的父亲端坐,笑容也没有改变过,他也冷静下来。

另一个打心里惧怕的人,就是方姨妈的亲妹妹,安二奶奶邵氏。

邵氏这几天日子都在蜜糖里过着,虽然女儿还没有定下是哪一个,可眼看着跑不掉会是一个大好佳婿。她甚至有种想法,就是来的五个表侄们和掌珠不能成,明年去京里也不愁亲事。表侄们还没有走,年还没有开始过,邵氏已经日日带着丫头婆子收拾嫁妆行李等物,为明年上京先在作准备。

在此等心情之下,一向受邵氏憎恶的婆婆安老太太,成了邵氏最尊敬的人。

不管婆母以前言语中多有刻薄,只要她肯为女儿真的上心,邵氏就拿她当菩萨娘娘看待。

但见姐姐方姨妈走出来,不用问也是打破此时家中安乐,邵氏又气又惊,又怕又恼,无助的对婆母看去。

她的眼神有乞求有恳求,像是在说这件事儿可与我没有关系,又像是在请婆婆出来作主。

要知道五个表侄们就在外面,随时也会进来说话。让他们知道安家曾有过一件险些不名誉的事,去京里还怎么做人?

方姨妈跪下来后,邵氏眼中的泪就迸了出来,心中愤怒有如巨浪掀起。

旁边的张氏,则是眸中恨不能飞出钢刀,一刀一刀把方姨妈扎死。

你自己不管教女儿,还有脸在今天客人齐聚的时候出来说话?

这不是说话,这是闹事!

张氏苦大仇深地盯视着!

谁敢搅黄玉珠亲事,张氏可以一口一口吃了她!

别的女眷们也吃了一惊,最先反应过来的,是冯家的奶奶们。冯二奶奶先开口,吩咐道:“姑娘们出去逛逛,去找掌珠姐妹们玩耍去吧。”

女眷们,自然也包括姑娘们。

姑娘们都在座,而这势头又看着不好,等下出来不好的话,让她们听到,自然是玷污姑娘们的耳目视听。

冯家的姑娘们乖乖离座,在她们后面,孙家钱家的姑娘们自然也受到吩咐离去。

“客人们带来的有京中的好干菜,掌珠她们在厨房上呢,姑娘们去帮帮她们吧,不然就去园子里逛,有好些玩意儿呢,”

安老太太的话出来,众人眼光才从方姨妈那里转而向她,这才见到在众人如临大敌的时候,安老太太却是静定和安详的。

冯二奶奶不由得佩服,方姨妈走出来,明眼人都清楚她想做什么。不说这个人忘恩负义,再或者说她不懂情理。

方姨妈一向就不懂情理,一直如此。

只说她不管不顾的走出来,一定是想为自己女儿再争些什么。她不怕丢人,也不怕在安府主请客的当天,把老太太人都丢光。

这心思是明摆着的,方家的又犯糊涂了。换成一般人,如余夫人,如掌珠,早气得要发作。可老太太,还是慈祥地笑着,像是度量能容,又像是浑不在意,又像是京里来的,全是撑腰的。

不管哪一条,都让人佩服已极。

冯家的奶奶们绷紧的心先松下来,含笑看着女儿们答应下来,都轻笑回话:“我们去闹她们,可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场面轻松起来,方姨妈倒怔了一怔。

她本是拼着受人唾弃,也要为明珠再争一争。可遇到的反应与她想的不一样,方姨妈反而心生怯意,傻呆呆的看着安老太太。

安老太太呵呵笑着,直到姑娘们出去,才和蔼的问:“姨太太起来吧,你有什么事儿我能办的,就给你办,今天不是过年,不用叩头,我可也不给红包儿啊。”

“呵呵,”房中笑声起来,梅英让两个丫头扶起方姨妈。

方姨妈站在当地,别人笑得越欢快,她的心越悲伤。她泣道:“明珠在余家快死了,请老太太开恩,救救她吧。”

余大人微微一笑,余伯南淡然。父子间似乎有种传递,都镇定如常。

安老太太还是笑:“我来问问看。”转向余大人,亲切地道:“怎么你们对明珠那孩子不好吗?”

余大人不慌不忙,笑容满面道:“回老太太,我们不是一般的走动,怎么敢亏待她。第一,我们不是那样的人家,第二,有老太太在,我岂敢做差事情。”

“是是。”安老太太笑着。

“可你们虐待我女儿!”方姨妈尖声指责,怒容满面:“我女儿进你们家后,饿得快要死了,这几天也不给我见,你们是何居心!”

她尖厉的若女鬼夜哭,也没有冲淡房中的气氛。反而,在场的女眷们都笑笑,把房中欢乐安然的局面继续维持着。

在大家的笑容中,邵氏的心也就定下来。意识到自己僵着个脸,即刻把笑容强打出来,在心中想,这算个什么事儿呢,不要怕,上有老太太在呢,怕什么呢。

这真是难得的,邵氏再一次把老太太当成主心骨儿。

而安老太太也依然镇定,从容不迫听余大人笑着对自己回话:“这话说的,好在我们都有证据。”

“你有什么证据!你敢把我女儿叫过来给大家看一看,她就是活生生的证据!”方姨妈凄厉地叫道。

余大人正眼也不看她,眸中只有安老太太一个人,笑道:“方氏虽是妾,因是老太太膝前呆过的,我们家另眼相看。饮食上一日三餐不缺少,不过进门有这些天,克扣饮食不早死了。衣服上是进门赏过两套,冬衣也有,她进门后就病,三天两天的不痛快,侍候上全免了她,还请了城中医生去看。”

当下报出医生名字,是本城里有名的老中医,人人信得过。余大人一脸的这算个什么,你也值得来提的表情,笑道:“老太太不信,只管让人去问那医生,我们家可请过他为妾看病,共付过多少药钱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