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,道理也许是如此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胡说!”方姨妈气得浑身颤抖,再不能控制自己,手指余大人大骂:“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看女儿!你说,你敢说!”

余大人一晒,余伯南默然不语,但眼底烦恶一闪而过。此时他的心里更加的后悔,这做事不检点,果然是不能为的。

方姨妈好似恶鬼附身,早有梅英走上来,斥责道:“姨太太又发疯了!现有老太太在,你怎么敢放肆!”

女眷们又是一笑,安老太太本就厉害,再加上今天有京里来撑腰的人,安府更不是别的地方,一个小小的妇人怎么能掀得起风浪?

方姨妈软下来,在安老太太脚前跪下,鼻涕一把眼泪一把:“求老太太救明珠一命,”

安老太太至始至终,笑容没有改过。

她不但面容亲切,而且轻抚方姨妈肩头:“可怜见儿的,自从明珠出了门子,你就一天瘦似一天,这女儿呀,是个伴儿,不过迟早是人家的人,你得认这个理儿啊。”

方姨妈心头大痛,无数忧愁全让这柔和的话给扯出来,更哭得哽咽难言。

但安老太太不容许她哭下去,今天是家里请客,又不是请哭。她按住方姨妈的手劲儿略加重,徐徐道:“你别哭,听我说话。”

这话真管用,方姨妈哭声立止,泪眼模糊如见亲人般的仰望着榻上这个富贵尊贵的老妇人。

“论起来这事儿呢,要说余家虐待明珠,我想冲着我的薄面,倒还不会。”安老太太很是平静,见方姨妈又想激动上来,忙抬手制止:“你听我说完,在我这里不容你胡闹,你要是胡闹,我就不管你的事儿。”

随着这话,一旁又走上来几个婆子,高声大气地道:“姨太太你摸良心说话,你一衣一食哪一样不是老太太照管,就是你女儿在余家当妾,也是受老太太照顾才有的,老太太今天请客,你闹这一出没有责备你已经是老太太的慈悲,你要再闹,干脆老太太也不用理你,到外面请小爷们发落,你看可好不好?”

方姨妈让吓住,忙道不敢。

余大人把个眸子对儿子晃一晃,眸中分明有得色三分。余伯南收到会意,也对父亲点了点头。

方家的根本翻不出浪花,还敢当自己是水底的蛟龙。

方姨妈虽然很想再和余家拼上一回,可这个环境是正当的,或者说是正能量的,糊涂人也不多,不由她作主。

见她安静下来,安老太太点着头:“这样就好,你肯听我的,我才能说话。”继续道:“明珠这孩子辜负了我,我满心里怨她,可看在伯南是个有出息的孩子,余家又一直往来,我这才原谅她。不然,我面前长大的孩子,不自尊自重去当人家的妾,我这张老脸可往哪里摆!”

方姨妈又哭起来。

“要不愿意当妾,那时候就该寻死去!”安老太太沉下脸:“贞节烈女人人称赞,她要是个好的,难道一点儿脸面也不要!”

房中人人凛然。

“既不寻死,就该当的好好过日子!姨太太你还有脸来我面前说,我实告诉你,我见到余家,心中实在的抱愧!”

余伯南不敢相信的愣住。

“当人家的妻也好,妾也好,这侍候上是应当应份的!从明珠出我这个门,就一直听到的是她折腾,没听到她有半点儿侍候!妻有妻的规矩,妾有妾的约束!已经是人家的人,她不好,人家管教她,我听到只有丢人的,哪里还敢生出去理论的心!”

安老太太说到这里,已经是面色铁青。

方姨妈让她话中的厉害吓得瘫在地上,声气儿或游丝:“我……我只想……”

“你想,让我把明珠接出来,在今天给她这个脸面!”安老太太冷冷道:“你也不想想,我的门楣,是把妾当座上宾的人!”

余伯南心头滚烫,双膝跪倒,也含了泪:“请祖母放心,当着这本城众人的面,我敢说这事已是这样,我不会有害人的心。”

“但该管教的时候,你尽管约束,这倒不必看着我!”安老太太安详地道:“我时常也后悔,明珠不是我的孙女儿,我也没多教导她。如今是这个样子,我也有错啊。”再又展颜对众人一笑,道:“好在我还有三个孙女儿,她们三个可是个个不差,不会让人小瞧了,不然我这老婆子该死了,岂不是让人指后背骂我家里出不来一个中看的人?”

女眷们都笑了:“看老太太说的,不是自己的孩子,又有她母亲在,自然不能多说,多说了不是亲戚,倒成了个自家人,到底啊,不是自家的人。”

冯二奶奶笑:“宝珠可是不错,她爹娘早逝,可是老太太一手教导出来的。”

“还有掌珠,”老太太自己提起来,邵氏早就听晕进去,忙跟在后面道:“是啊是啊,我们掌珠可是最听祖母的。”

“还有我们玉珠,”张氏不甘示弱:“听了祖母多少教导才长成这么样的一个人。”

安老太太又笑呵呵了,唤一声余伯南:“我的儿,你到我这里来。”余伯南忙过去,安老太太让他坐在身边,再唤梅英:“把表公子们带来的那皮货,狐狸皮的那个雪衣,取出来给伯南,这孩子,念书好,以后是要做官的人。”

再看方姨妈,安老太太正容正色:“姨太太要是明白人,劝明珠好好侍候,伯南有前程呢,我不会看错。”

“我,”方姨妈无力再闹,只觉得有什么压下来,让她四肢无力,动弹不得。她这时才知道,闹不是本事,也解决不了事情。

把事情处理好,圆满和气地解决,才是正道吧?

要说比狠,拎把火去余家不比求安老太太更解气,只是不敢罢了。

也许有人认为不同,认为这样不解气。

梅英取出雪衣,余伯南换上给安老太太看,余大人又来谢过。父子交换一个眼神,内中含意是,幸亏今天没让余夫人出来。

余伯南想到昨天晚上父亲对自己说的话:“方家的这种人,能教出这种不懂事体的女儿,自己也不是明白人。只怕还要闹,要闹,在安府请客当着众人的面,在她看来,才能更损毁你我父子的颜面,让你母亲不必去,我和你去拜客,遇到她闹事千万不要着急着恼。她女儿只是妾,好不好可以管教,老太太也不会说什么的。她不是那糊涂人,不管到别人房里。”

果然,父亲是对的,而不让母亲来,也是对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