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,相见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如果是火爆性子的余夫人在这里,吵成一团糟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房中俱是女眷,余大人父子不便久呆,而且更想到厅上去和人说话。于情于理,他们一要帮安家招待客人,二可以借机和钟氏兄弟等人再多聊聊,余大人就和余伯南告辞,而安老太太让方姨妈闹了一出,到底心中不能畅快,问问小戏已搭好,就往园子里去。

钱家的小奶奶和冯二奶奶能说上话,时常向冯二奶奶请教,见大家起身,伸手扯扯冯二奶奶衣襟,和她落在后面私语。

“安家这位老祖宗,我可真真的是佩服她。”钱家小奶奶低低道。冯二奶奶但笑不语。“他们家来的五个少年很是不错,我也侧面的打听过,只有两个是南安侯爷的孙子,算起来倒是这位老祖宗的侄孙,还不是侄子,又隔一层肚皮,老太太不怕姓钟的孙子笑话,也不怕另外三个笑话?那三个可全是表亲。”

冯二奶奶这才有了一句话:“这话怎么个意思?”

“您还没看出来,不能啊。以老太太的手段,她不难猜出方姨太太会闹,倒不让人拦着她,反而让她闹上一出子,这名声不怕传到京里去?”

冯二奶奶更要笑:“想来是不怕的。”

钱家小奶奶疑惑的想这位二奶奶素来精明,今天倒笨了不成。“依我看,来的少年中至少有一个有求亲意思的,我倒没有消息,不过就是猜的。他们人在这里,不要怎么打听就能清楚方家干的好事。而方家干的事,里面可是大有内幕。”

余家先求亲的是宝珠,经媒婆的嘴以后,不难传开。

冯二奶奶心中警醒,她也是向宝珠姑娘求亲不成的人之一。难免疑心钱家小奶奶另有它意,忙道:“有什么内幕?余家不是纳了方表姑娘,余家落了名声,方氏得了下场,皆大欢喜。”

“啧啧,我要是余家,才不要姓方的!”钱家小奶奶说着话,和冯二奶奶已走到园子外面。她们都乐了,面前这不是安家以前的荒芜园子?香兰苑是也。

今天的香兰苑让人刮目相看,以前的野草都不见了,取代的是红透雪地的香珠子,累累垂垂如美人嫣然。

无数红绸垂在树上,亭子洗得清清爽爽,而小径盘蛇般,从后面能看到最前面。见走在最前面的安老太太由一个人扶着,却是小侯爷阮梁明。

而眼角一闪,又见到女眷们后面,跟着垂头丧气的方姨妈。

“哦哟,怎么还没把她看管住?”钱家小奶奶嘴张成微圆,谁不知道相对于今天来说,方姨妈等于定时炸弹,还随时会引爆无数次。

她的表情过于夸张,冯二奶奶终于没忍住,望着和欢乐气氛明显不衬的方姨太太,道:“老太太怕她什么!怕她捣乱?”

“是啊。”钱家小奶奶点点头。在她点头的同时,才见到几个壮实的妇人看似无事,却不左不右跟在方姨妈后面,她虽想默然不语,又还是道:“这也太大胆,不怕她再闹一回?”

“怕什么!老太太也许还怕她不闹呢。”冯二奶奶这般道。

钱家小奶奶就更不懂了。

“老太太做事,看似风险大,其实心中有数。她明年要回京,不住上几年不会回来。这些消息啊,反正会有人传到京里去,不如先在家里消化了。你说的对,来的五个贵客里,必定有一个是向安家姐妹求亲的,那不如先知道在前面,”冯二奶奶眼眯成一条缝儿,见到自己的女儿俯身嗅着香珠子,而另一个神采飞扬的少年董仲现从后面走过。

他的佛头青色衣裳,和自家女儿的粉色衣裳衬上,说不出的和谐。

冯二奶奶的眸子就眯得更来劲儿,钱家小奶奶又打断她:“这就不怕谣言?”

“谣言最后会变成浮言,南安侯府也能压住一些。再说她们姐妹的亲事,看上去都会在亲戚们中间寻找,老太太自然不怕。”

钱家小奶奶瞠目结舌:“谣言最后会变成浮言?”这个倒不错。

“让方家的蹦吧,她还天天蹦不成?而老太太这种场合也不拒绝她,让她长长见识气焰下去,也震慑住她,她那个女儿想要保住命,还得依靠老太太。这种糊涂蛋儿还闹,真是蠢透了。”

冯二奶奶说完,握住钱家小奶奶的手:“走吧,我们也去和贵客们说说话。”钱家小奶奶的眸子也闪过异样的思绪,冯二奶奶看到却不说破,钱家也有两三个待嫁的女儿,大家都能迅速想到同件事上,安家三姐妹不过配三个少年罢了。

还有两个呢?

有女儿的女眷们想的都差不多,等冯二奶奶两人赶到安老太太身边,她坐在香兰苑里正房檐下,钟氏兄弟各坐一边陪着,而阮梁明三个人,已让女眷们围起来。

“晚了一步,”钱家小奶奶轻叹。冯家二奶奶则笑吟吟,扯住她径直走向老太太,这里还有两个没有让围起来的。而一般稍有见识的人,就不会支持血源过近的表亲成亲。

钱家小奶奶眼睛一亮,随即让钟氏兄弟完全吸引。

而另一边,一群丫头们簇拥着掌珠和玉珠过来,宝珠却不在这里。热气腾腾的羹上来,掌珠头一个道:“祖母和众位夫人奶奶们请慢用,这是表兄们带来的鹿肉所做羹汤。”眼神儿一瞟,就落在阮梁明身上,掌珠笑容满面:“阮家表兄请尝一尝,这可是按你们所说的而做。”

阮梁明也不客气,从丫头手中接过品尝起来。而掌珠也就势,到了离阮梁明不远不近的地方,笑吟吟看着他饮用。

张氏暗叹,掌珠这丫头的手段,换成玉珠这一辈子也做不来。由此就去看女儿玉珠,见她眼神儿飘忽,在和余伯南打眼色,不知道想传递些什么。

张氏沉下脸,手中的汤顿时没了香味。还和余伯南有什么可说的,难道相中他不成?

对女儿这种现放着外来的美玉不看,去看田里土产的庄稼。余伯南此时成了张氏眼中的土产庄稼,张氏表示不满。

“玉珠,你准备的呢?”张氏唤女儿。玉珠这才和余伯南胶着的眼光分开,他们两个还能商量什么事情,只能是怎么刁难袁训他们。玉珠想让余伯南邀请袁训等人去看那些孤对难对,怎奈余伯南自从见到五个少年后,就颇有呆鸡状。又因才处置过方姨妈闹事,心情越发的郁郁。

这种郁郁不是暗沉心情,也不是忧郁难当。竟是又沉又重又要谨慎又要稳重,以前的昂扬才子一整个儿全没有了,换成一个心境如七八十岁老翁的少年才子站在这里。

他手中捧着汤,耳边听着女眷们说话,脑子里想着在今天这个时候,当着京中来的人这些面,唯不出错是最高。

就这样,他还得分心和玉珠打眼睛官司,把他弄得更没有心思去刁难袁训等人。

玉珠也送上菜,大家品尝夸赞,对面不远处的小戏台上,戏子们咿呀登场。安老太太问:“咦,四丫头呢?”

余伯南心头一跳,他早就看到宝珠没出来。虽然他很想见到宝珠,可近乡情怯的心情拘住他,想见不到宝珠,也许更能自如些。

经老太太这一问,好容易平静的心又让搅乱,见一个丫头上来回话:“四姑娘说这几天手疼,竟然弄不来厨艺,可老太太吩咐了,又不能不做,还在厨房上为难呢。”

老太太会意,知道宝珠并不想做,不过是在磨功夫罢了,她的菜今天是出不来,就道:“累了就出来玩会儿吧,”丫头答应去传话,这里大家看戏说话。

袁训不在这里,可能还在客厅上。又走了董仲现,现在只有钟氏兄弟和阮梁明在。余伯南起身:“本该让三兄安坐看戏,不过想来这戏对我们没看头,不如赏雪对对子去吧。”

玉珠松了口气。

她虽爱书,也知道由她邀请表兄们去论文,是不合适的事。就对余伯南满意的晃着脑袋笑笑,惹得母亲张氏又一阵皱眉,只是当着人不好说她。

老太太让钟氏兄弟自便,加上余伯南的四个人,又请了本城的一些学子,有老有小,大家说说笑笑往陈设对子的地方来,玉珠在他们走开几步后,不动声色的离席跟在后面。

她从母亲张氏身后过时,张氏悄悄一把握住她手,掐了一把,又狠瞪一眼,玉珠小声呼痛,再低声道:“知道呢,这不正是去招待表兄。”

“知道就好,别总把风头儿给你姐姐占住!”张氏努努嘴儿,见阮梁明说要走,又让掌珠说件事情给拌住,在树后面说着话。

乍一看上去,雪地如镜,佳人似火,少年如玉,很是一幅上好风景图。

玉珠嘻嘻,母亲说最好的当是阮家表兄,可玉珠不觉得,她就没有觉出来有哪一个人是出类拔萃的,还须观看,就还按刚才的路线,跟随少年们去了。

阮梁明随后跟来,掌珠已放开他,就和玉珠算是一同过来,见玉珠走在身边并无太大激动,阮小侯爷不禁怅然,难道小侯爷这三个字,也有不值钱的时候?

要让另外四个人知道,一定笑到不行。

香珠最浓之处,有几间静室。这是当年安老太爷还在的时候,在这里看书清静之地,最是安静不过。

老太爷不在以后,安老太太任由这里荒芜,也是有一个怕睹物思人的意思。

今天大开香兰苑,所有香花红梅一概不动,还有终年翠绿的兰草,都是雪地里长着,不是那温室里出来的。

冬天房中常有的花,水仙等都不要,只一带窗户全下掉,炭火烧得足足的,就雪舞北风也就足够对诗有赋,而且让人心旷神怡。

大家到了这里,都说一个好字。见房中家具不多,泥墙上贴着许多的对子,就笑了笑:“难怪到这里来,原来是想让人抠脑筋。”

玉珠后面进来,因在本城有个才女的小名声,余伯南邀请的学子又大多是从小一起长大,有几个是老人或年长的人,玉珠是侧身站开,也就无人理会避嫌之事。

离开三、五步,玉珠边看边听他们往墙上写另一半的对子。

“哈哈,这个对子有趣,”阮梁明手指一个孤对,笑道:“这是千年孤对,这个实实的是刁难人,而不是游乐。”

“不敢么?”这样对小侯爷说话的人,只有他们自己人。钟引沛最喜欢和阮梁明斗口,把笔沾饱了墨汁送上去,取笑道:“刁难事小侯爷先上,让我们看看小侯爷是何等风姿。”

阮梁明倒不推辞,接过笔笑:“等我要对上来,我把你头打几下。”

“一定要是你对的,可不许是你们家清客对上来的。”钟留沛也笑。他们说话吸引别人来看,余伯南就道:“对上来,可有礼物相送。”说过后,百般不是滋味。他一向在人堆里是大风起兮云飞扬,众人皆捧,今天总觉得像个凑趣的。

呀呸,这是安家当主人,小侯爷是主人之一,有没有礼物送,倒要自己来说话?余伯南暗呸自己过后,更觉得自己还是不大方不舒展,浑身上下像有绳索绑住。

好吧,权当今天稳重一回吧。

他这里想着,那边阮梁明接话笑骂钟氏兄弟:“又胡说,我家清客们对的,我要来作什么。”又踌躇一下,提笔手书着笑:“让你们说着了,清客们无事,搜寻古对,还真的对上来不少。这一个对子,看似千年难对,其实却有好几种对法,我先写清客们的,再写我的。”

笔下顿出一个来,惊叹声四起。有人低声道:“到底是京中人才济济,这样的对子也对得如些工整。”

余伯南看看,也是大为羡慕。同时,他浮出一抹苦笑,他以为孤对难对,就忘记这些千年传诵的孤对,已有年头,自然生出能对上去的才子。

这又是一件事情,显然余伯南才学不足吧,又经验也不足。要是换些新鲜刁难人的对子,今天难住小侯爷等的可能性才大。

玉珠眼睛放光看着阮梁明一一写完,她没有想到这书上难对出来的对子,竟然早有解法。

眼睛的光还没有完全放出来,钟引沛哈哈大笑起来:“小董,你几时进来的?”他们都聚集在这里欣赏小侯爷的手书,听到话后回过身,余伯南又心头一噎。

他自以为的难对,贴的满墙都是,红纸上面有一半,下面留在余地供人书写。不知何时董仲现进来,正手中提笔,把满墙的对子全对上另一半,拎着笔跷着腿眉目斜飞的在笑。

佛头青衬上这笑容,好似佛前一抹光。

玉珠没放完的那一半眼睛光,就全到董仲现身上。她涨红着脸,一是惊奇自己和余伯南几天的功夫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,二是完全地让董仲现吸引住。

一句话不由自主浮出心头。

果然京里大好少年,不是白夸的。

董仲现嘻笑:“你们对得太慢,余下的我全写了,彩物大家分了见者有份。有要逛的只管留下,余下的,去和小袁骑马射箭去。姑祖母说许多年不见到那样的玩乐,小袁就把马弄出来,正在设箭靶子,去还是不去?”

“走!”阮梁明劲头来了,就差欢呼。

钟氏兄弟看看自己的手,他们的手雪白细嫩,一看就不是苦练过的人,但不妨碍他们也去玩玩。

他们说去,余伯南也只能带着人说去。再加上满墙对子全对上,留下来只有无趣和自愧的。一群人一拥而走,找个机会,阮梁明和董仲现咬耳朵:“你出风头我不怪你,就怪你要出风头不自己对,有几个是小袁对上来的,旧年里三月三踏青,和殿下们在一起,大家对对子玩耍,当时对上的每一个,出自于谁,我全记得。”

“你记性好又怎样?我这是为自己出风头,再把小袁的风头代出。”董仲现闻言要笑,故意摆出得意洋洋。

阮梁明在他手上打一下:“你代小袁出风头,怎么不写他名字只写自己名字上去?”董仲现恍然大悟状,敲下自己头:“这我倒忘了。”

阮梁明才失笑,董仲现凑过来道:“就算没写他名字,也算我想得到他,有他一份在内。你想想,我们五个人同来,这风头怎么独让你一个人出,你披着小侯爷衣袍安坐不动就光彩赛日头,等会子骑马你可不许盖过我。”

“我不盖你,你有能耐盖小袁去吧。”阮梁明这样回,两个人一起嘻嘻。

他们的私语并没有引起别人注意,而余伯南更是心神不定,觉得他们才学高,不是绣花枕头一包子草,浑身上下的捆绑绳索又多上来一道,让他更有束手束脚之感,举步都难。

为难之中,余伯南不由得左右地看,忽然眼神就定住。

小小的坡地后面,走的丫头像是红花。余伯南心猛地一跳,红花走在这里,那宝珠……见红花绕过坡地,身后又出来两个人。

一个是撑伞的卫氏,伞下自然是宝珠。

宝珠!

天地仿佛在此时凝住。风不呜咽,雪不飞舞。漫天的梅香寒香奇香都停住,只有宝珠最放光。

余伯南手脚冰凉,定在原地。他们一行人原走得散开,余伯南因为内心受困而步子迟迟,因觉得不如京中贵客而不愿不敢不想离他们太近,本身就落在后面。

这下子,原地定住的他没让人注意的落下来。

坡地边两条路,一边是男人们在走,另一边是宝珠现走的。宝珠正匆匆走着,还噘着老高的一个嘴儿。

卫氏又好气又好笑:“姑娘对策不错,厨房上磨蹭半天一个菜也没有,老太太没有怪,请你去看戏倒不好?”

“我还想再磨蹭会儿,祖母就让我过去,这没有见面礼儿的人,多一眼也不想再看。”宝珠气呼呼,她自从没收到见面礼儿反让刁难起,就看表兄们像道吃惯了的菜,视觉味觉上一起审美疲劳。

每多看一眼,都恨不能把表兄看成五个大红包。

宝珠已经在心里盘算,今天二十八,后天就三十,年初一的,难道拜年还不能要红包?年初一那天是可以正当讨要的。

过年嘛。

她正挑高眉尖想红包,蜜合色的红包、竹子青色的红包、象牙白的红包、石青色……。把石青色放在最后,他那件衣服太难补,不给两个就整年别给他好脸色看,然后就想到的,自然是佛头青色的红包。

随即,一个蓝色红包走入眼帘。

红包还有蓝色的?

宝珠抬眸,就忍俊不禁。这不是红包,是蓝衣服的一个人,余伯南是也。

卫氏想要挡,宝珠却道:“不用。”把雪帽更压得紧,大大方方走出伞外,问候道:“好久不见,你过得好吗?”

一个炸雷打在余伯南头上。

宝珠的嗓音是相当动听的,可对于做错事内心有愧认为宝珠不想再理自己的余伯南来说,不亚于雪地惊雷。

宝珠还和我说话?

余伯南的心如滚雷一遍遍炸过,内心震撼喜悦让他手足无措,居然迸不出一个字来,自然也就不能回话。

宝珠掩口轻笑:“你怎么了?雪冻住成呆子了?”余伯南醒来,面对宝珠笑靥,虽在雪中,又如在暖水中。他像大病初愈的人初生喜悦,又似久久干涸的水潭骤然来了一汪洪流,从头到脚就都满满的是欢乐,甚至有溢出来之感。

他就笑了,然后笑容感染到自己,那面对钟氏兄弟等人的不自如感,一丝一丝在消失下去。

“我好,”他似孩子般摸着头,像女儿家般羞答答,低下头又不敢看宝珠:“你好吗?”他更想问你恨不恨我,却问不出口。

宝珠笑盈盈,她宁可见余伯南,也不想去见五个大红包。她笑着又问:“明珠好吗?”余伯南面色一暗,心头一缩,以为宝珠必要责备自己,但小心翼翼见她毫无它意,余伯南就揣着十二分的拿捏劲儿,觑住宝珠面色一字一字的回话:“我,不,不,会,对,她,不,好,”

这个费事劲儿,旁边的卫氏都暗笑,余才子平时的爽利潇洒,见到四姑娘就半点儿没有。

这一个字一个字的话回过一句后,余伯南又讨好地问宝珠:“可好不好?”

合起来的整句话是:“我不会对她不好,可好不好?”

宝珠岂听不出这浓厚的殷勤,不过她相当的满意。在表兄们那里受到的暗气飞了一多半儿,宝珠更盈盈:“那就好,明珠虽不好,我信在你手里,却是会变好的。”

余伯南即刻身子没有半两重,受宠若惊地道:“真的吗?”他像一个受到上司夸奖的人一样,咧开嘴嘿嘿:“宝珠你这般看得起我,我只听你的。”

转而,余伯南更爱宝珠的厚道。亲表姐掌珠都对方明珠不闻不问,固然方明珠不好,而掌珠也欠亲厚。

“宝珠,”余伯南再次唤出这个让他一天想无数遍的名字,宝珠扬眸而笑:“嗯?”她笑容如春江之水,余波光照,灿在云霞,在有情人的眼中,更是如同她名,好一颗大好宝珠。

余伯南瞄瞄盯得紧紧的卫氏和红花,奶妈和丫头几乎是虎视眈眈的眼光看护着。但余伯南还是提出来:“我想单独和你说句话儿,”

宝珠想也不想,就对奶妈和红花嫣然:“你们退后些,我们说说话。”卫氏和红花只能退后。

这想也不想的态度,让余伯南更生勇气。宝珠并不防自己,可见她不恨自己。余伯南袖中取出手刻的最后一串香珠,红着脸道:“这个给你,”

他面对掌珠和玉珠,还能解释是自己特意寻的,寻人打磨成珠子,而后手刻诗文在上。但对宝珠时,这一番殷勤不仅觉得不必提起,反而还认为殷勤不足,不必提起,提起来宝珠岂不笑话?

他就只道:“给你的。”

木珠子圆滑可爱,粒粒有莲子大小,宝珠一见就喜欢,可她没有去接。这略一的迟疑,余伯南忙添上话:“掌珠玉珠都有,”言下之意不是单给你的,你不必担心生出谣言。

姐妹们三个人人都有,这不是一个绝好的理由。

不说这话还好,说过以后,宝珠倒颦起眉头。她眉头紧一分,余伯南的心就紧十分,忙问:“怎么了?”他犹豫不安,我又错了?

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影响到余伯南,宝珠勉强一笑,如实地吐出心里话:“我想,这事儿又不妥当了。”

“啊?”余伯南微惊。

宝珠委婉地解释:“你看,我们大了不是,不好再私下来传送东西。既然是我和姐姐们都有,为何不经由祖母之手转交?”

余伯南完全呆住!

呆过以后,心中百转千回,五味杂陈,又像是怪味一堆。

他怔怔的,含的就有了泪。宝珠吓了一跳,以为自己的话说重了,安慰道:“我的意思是……。”

“我懂,我明白的。”余伯南止住她,抬手当着宝珠面不掩饰的拭去泪水,后退三步,举袖揖了下来。

忽然郑重的行礼,宝珠就受惊吓,又惊又疑:“你怎么了?”

余伯南止住泪,却止不住哽咽:“没什么,宝珠,我多谢你!”说过,把木珠收起不再提,打出一个自以为最亲切最尊重的笑容,这么笑上一笑,余伯南转身离去。

宝珠说的对,都大了,不好私下里相处,让人看到不好,也生流言。

余伯南在雪地中走,宝珠的话还在心田。都大了,何不请祖母转交……。余伯南先是苦笑,再就笑得心头豁然许多。

宝珠,你真是我的宝珠!

回想自己对母亲说的,得聘宝珠,就发奋中状元的话,余伯南毫不后悔,反而骄傲。宝珠见事比自己明白的多,也正当的多。如果自己见事有宝珠这么明白,就不会做出私入安家的事,也不会让方姨妈这种人来共事,就不会让方明珠缠住。

等等,宝珠刚才又说了什么,明珠好吗?

余伯南微叹,这方明珠生得是什么福气,还有宝珠这样的人能垂青她,哪怕一眼,对她也是多而又多。

宝珠既然提起,余伯南自然放在心上。想宝珠说的,明珠在你手里,自会懂事。余伯南挺挺胸膛,在风雪中忽生天地虽宽,有我顶着的感觉。

他大步往前,以前的才子自信再度回来。支持他这种自信的,是宝珠还肯理他,是宝珠还没有定亲。

余伯南已定下心,安家祖母虽拒绝自己,但不是完全相不中。从她的角度,为宝珠多个选择理所应当。

宝珠没定亲。

再没有比这个更让余伯南开心的了。

宝珠一天不定亲,余伯南一天有机会。这才年二十八,余伯南已寻思上明年也进京,一个是备赶考,另一个嘛,就是再去拜访安家,还能见宝珠。

宝珠进京,本来对余伯南是不喜欢的事,现在他满心里欢喜,自己要进京赶考,宝珠却在京中,这不是天也帮我?

不同的心态,催生出不同的心情。

余伯南大步回到男人们中,见他们有马的都有备马,遂对最近的阮梁明大笑:“阮兄好马,让我瞧瞧。”

才子会人,自然是不提侯爷官爵的。那样的称呼,不够洒脱。

阮梁明对他忽然而生出的光彩没注意到,或者说阮梁明刚才也没注意到余伯南是颓废的,阮梁明就让开身子,把马缰玩笑似送上:“来来来,我这是烈马,你不怕摔,你只管骑。”余伯南也就接过,掂在手中道:“我虽想领教,却还有自知之明,论文尚且不是对手,何况骑射更无下功夫,还你吧。”

送还马缰。

阮梁明乐道:“你指刚才的几个对子,这不值什么!你几时去京里,来看我,我家有个清客,没别的才学,善会出对,凡他出的对子,别人看上去都像难不死人不痛快的,他又会对,所以对对子,我是不弱你的。”

余伯南也乐了:“就知道瞒不过你们法眼,”就便儿,对着钟氏兄弟几个人再一笑,再望回阮梁明:“是安三妹妹请我帮忙寻对子,全是我找来的,她让人安排。幸有此事,才识君等大才,见笑见笑。”

“没有你这才子,怎么能出来那么难的对子,”董仲现也接话笑道:“我记仇的,几时你进京,找过梁明就来找我,我找几个人给你认识,不怕难不倒你。”

少年们纵声谈笑,女眷们看上去也是开心的,男人们看着又是羡慕年少。余大人自豪顿生,儿子谈吐颇能跟上,不枉平时一番教导。余大人早把方姨妈给忘记,方姨妈虽竭力的露了个脸儿,却还不如那落叶染香,还能多存一会儿。

宝珠过来的时候,凡是会骑的都手中有马,余伯南说自己不能,余大人也早让人回衙门里牵马过来。

箭靶子也别致,大寒天的难以安稳入地,就用一块轻飘飘绢布,系在梅花上面当靶子。袁训正在说规矩:“箭中绢布的可以饮一杯热酒,箭穿绢布的可以三杯,”

“打住打住,这是灌酒,那不会喝酒的人,能中也不中了。”钟引沛又插话。

袁训笑骂:“没酒量的吃果子去。”钟引沛还要说,袁训白眼:“你说还是我说?”钟引沛嬉笑:“你说你说,我们这是不会射的人,还不能挑挑毛病。”

袁训不理他,继续道:“上马射者有三通鼓声助威,下马射的给一通鼓。没中的人,罚诗一首,”

“打住打住,”钟引沛又来了。

“乱插话的,罚出去倒酒!”

钟引沛即刻闭嘴,阮梁明大笑:“钟四你总算把他惹毛,昨天小袁就看你一肚子脾气。”钟引沛还没有回话,袁训似笑非笑目视阮梁明:“你想倒酒吗?”

阮梁明也即刻闭嘴。

这一下子,全场的目光更在袁训身上。能把小侯爷说得不敢说话的人,这个人是谁?众人这才想到,钟家兄弟也好,阮董也好,出身来历都清楚。独介绍袁训是家中表亲,什么来历分毫不知。

但见他眸如深空,观之忘俗。此人不管是什么来历,也必定不凡。

宝珠也在心生疑惑,她对袁家红包的疑惑不是他的来历,而是总觉得吧,从钟家表兄开始,人人都捧着袁训似的。

“他是皇子吗?倒要捧着他。”宝珠自言自语,想当然,袁训不是皇子。皇子再做微服,别的人也会对他必恭必敬。和对袁训的亲切并不一样。

宝珠就看下去,先不归座。

她站在梅花后面,用花半掩住面。余伯南无意中见到,人面相映娇面,更比平时好些,不由又痴又醉,自己笑着。

三通鼓声响起,场中并排是三个少年。阮梁明居中,另外本城两个少年在侧。梅花上面三块高低相同的绢布北风里飘起,撩拨人心。

绢布软而易飘,箭能扎住都不容易,何况还要穿布而过?那就更难。袁训宣布的规则,大大地让没见过的人兴趣高涨,喝茶的也不喝了,吃东西也不吃了,姑娘们各寻树木花石挡住自己,兴奋的对着看。

鼓似能惊动天地,在这白雪皑皑中,激得人心头滚烫。鼓声落下,马蹄声又起,马蹄声住时,箭矢声响起,穿风而过的箭矢带着射箭人的目光,也带着不射箭人的目光,嗖嗖往绢布飞去。

绢布在风中卷成一个小卷儿乱飞,几乎无着力点。

小侯爷果然不同凡响。

“哧啦”一声,绢布应声而裂成两半。而本城的两个少年,因为习惯射的是箭靶子,只是中了。他们满面通红时,阮梁明笑看袁训:“我这个算穿过去的吧?”

袁训缓缓摇头。

阮梁明笑:“就你最能,你再这么高深莫测老道学似的,今儿我就不让你射,让你干看着!”说过对钟引沛挤眼睛笑:“钟四,你是他徒弟,来来,给你师傅争点儿脸面回来。”

宝珠撇嘴,没来由的这么捧人,你们在打什么鬼主意?

钟引沛耸耸肩头:“出就出来,先说好,我只中布,可不会哧啦一声碎了布。”阮梁明一怔笑骂:“你取笑我?”

“是啊,我在想,怪可怜的那块布,织匠们不容易织出来的,你穿过去,最多一个洞,还可以补,”钟引沛慢条斯理的上马。

一旁气坏宝珠。

一个洞,还可以补?

宝珠怒汹汹隔着梅花瞪住袁训后背,难怪你衣服上一个洞,敢情你对扎出一个洞最为拿手。她和袁训离得足够远,但不知怎么的,袁训忽然回头,和宝珠目光对上。

宝珠僵住,一时收不回满含怒气的目光,就知道这样无理,就觉得又尴尬又僵持。她肯定自己的目光绝对和这位表兄对上,两道眸光相撞的感觉和对不上的感觉大为不同。但见袁训目光飘飘,似没有对上似的,滑到一旁,再漫不经心扭正面庞。

这举动又气到宝珠,这么大活人,你就没看到?你你你……看你的表情像对着风,又像对着空气,你是不是想赖红包?

宝珠忽发其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