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,孩子气的宝珠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宝珠很是孩子气,虽然她并不缺钱。

当年安家父子相继去世,而大奶奶又跟着伤心病亡,接下来没出多久,二奶奶邵氏有再蘸的心,老太太闹了一场把它搅黄。

邵氏不得不回安家守寡,而老太太也精明的当场请来证人,列出安家财产,哪些是以后的使用年年列清,三房嫁妆大房的早已封存,而二房三房的嫁妆归各自看管,安家可以不使用的财产,或每年出息的余资,如三个爷们还活着的话,属于他们的使用,安老太太是声明归在孙女儿的嫁妆里,但多少没有确定。

这是因为铺子上的出息多少也不能事先确定。

因此宝珠算是小小富婆,她对没收到真正见面礼的恼怒,主要是来自于对表兄们没有攀亲的想法,就对他们的“戏弄”,暂时说是戏弄吧,从宝珠的角度上想算是欺负和耍弄。宝珠就纠结在见面礼上,压在心里自己生气。

而袁训,如果说他家世稍弱,也是在来的这些人中间算弱,也不是给不起红包的人。宝珠这气就生得没有顾虑,一心一意的瞪着袁训,很想他要过来理论或是询问,这就开始讨要。

腊月二十八,也算是过年了。

但袁训不理她,再也没有回身来看宝珠。他面色专注,看着被阮梁明戏称为他“徒弟”的钟引沛上马,钟留沛为弟弟亲自去擂鼓,本城的少年又出来两个陪同上马,三个张开弓箭,大家屏息凝神中,三个少年都中了。

稍明眼的人,由钟氏兄弟的文弱就能看出他们平时功夫练的少,因此出来的这两个本城少年算是精明的,头一场先不出来,果然小侯爷很是厉害。这第二场和小小侯爷钟四公子大家皆中,有人送过热酒来,三个少年喝过,相视而笑回来。

三个人中的,全是箭中绢布,但没有过,裂也没有。

但只这样,钟引沛也得意洋洋:“梁明兄,看看我也中了吧,甚至我没损坏那布到不能补。”他此时针对布坏不坏的话全是无意于宝珠,而和阮梁明在开玩笑,不过宝珠每听到一句,就更加的气恼。

宝珠的眼珠子就更固定在袁训背后。

袁训在场侧,宝珠在树后,虽然眼光炽烈,此炽烈可不是爱慕,是生气的炽烈,但不会让人发现。

但因眼光炽烈,换一个人让盯着,早就觉得*辣的必会回头,但袁训硬是毫无感觉,宝珠眼珠子瞪得有些累,转了一转休息一下,又继续看过去。

如果她此时有镜子照,是可以看到她的眼神除了生气的炽烈以外,是再不具备任何威胁,反而黑白分明,衬上雪中通红的面颊,分外的好看。

是以袁训只看一眼,明知道背后有一双气愤的眼光,也不能再回身来视看。那美丽的眼睛,勾魂而又慑魄。

袁训就更专心地去看钟引沛和阮梁明开玩笑。

阮梁明走过去,把钟引沛所射绢布解下来,亲手展开给众人看。北风呼的一下子,偏在这个时候吹开绢布烈烈平平,大家也都能看得清楚。阮梁明再捏在手指里,另举起自己射裂的那块绢布,北风凑趣,把分来就成近两半的绢布吹得左右分扬,明显快成两块布。

他们这样的争执,安老太太早笑得前仰后合。见阮梁明故意装出委屈:“怎么,我的力气看上去不如这只碰到靶子的?”

“我说过我爱惜布啊,”钟引沛一脸的无赖相。

安老太太用帕子握住嘴,笑着让人揉揉后背。少年们这般的逗笑,人人知道是为了哄老太太喜欢。掌珠见大家眼中都有羡慕,就是稳重自持的冯家奶奶们也有艳羡之意,这是难得的,掌珠就更昂首挺胸,好似雪中高扬的红梅花。

她又最偏爱大红色。

玉珠也受到吸引,不过却是目光频频扫向董仲现。刚才对对子的一晤,玉珠认定董家表兄更有神采,见阮小侯爷又出风头,一向清高的玉珠油然生出情绪,盼着董仲现也去射上一回,这就能文又能武。文能满足玉珠的孤高,武又能满足玉珠看游侠传记产生的悸动,这就十全又十美。

董仲现正指着钟引沛笑,装出来看不下去他耍无赖,步到场中道:“钟四你不能就说不能吧,”钟引沛转脸对他,还是眼角边全是无赖模样:“那你来啊?”

玉珠的心一跳,在脑海中先行为董仲现跃出回答,自然是斩钉截铁,大丈夫一般的慨然而回:“来就来!”再加上一句威风的:“你看着!”就更好了。

这是玉珠所想,与董仲现实际说的是两回事。董仲现拍拍胸脯:“我来可以,不过我和你一般的功夫,你不会有意见吧?”

“那我当然有意见,你若不能穿布而过,又毁一块布,你就别射了吧。”

董仲现皱眉瞪眼:“嗯?”

钟引沛皱眉瞪眼:“嗯?”

两个人对上了。

安老太太笑着高声道:“都射来给我瞧,不然我不依的。”才把两个人装腔作势的分开,董仲现去取弓箭,余伯南见他们热闹来了兴致,道:“我就更加的不行,不过我陪董兄。”董仲现咧嘴笑:“生受生受。”

又出来冯家的一个少年,三个人举弓箭,董仲现中了,余伯南箭头偏了,北风中本就准头有失,余伯南此时心情敞亮,并不以为意,一笑而过。余大人也觉得“陪着”是最重要的,纯文人射不中,能举就算可以。他微笑反而夸儿子,对身边冯家的一位爷道:“伯南竟然能拉开弓,也算大进益了。”

现场拉不开弓的人,可有大把的人在。冯家的爷们也就点头:“是啊,比我小儿子强许多,我家几个儿子,能拉开弓箭的人,一个没有。”

他指的,是此时他们在使用的弓箭,有些力气才能拉开。

另一个陪着的少年也中了,也是一样的觉得中了就是头彩,自已个儿回座高兴,同座的人也都夸他,安老太太让人送酒水和彩物来,少年喜欢得不行。

钟引沛又出场了,对着董仲现的那块靶子,笑眯眯:“啧啧,果然你和我一样,也是爱惜布的。”

大家本来不笑,这就又笑起来。

钱家小奶奶听到身后有一句轻笑:“真真贫嘴。”分明是自己女儿的嗓音。是啊,这个少年可爱之极,又贫嘴得可爱之极。

阮梁明就跟上话:“钟四,你这话是让我接下来射还是不射?”钟引沛笑:“你若爱惜布,你就射,不爱惜,就别射了。”

“你这个人,我就说小袁不必射,你就还我一句。”阮梁明目视袁训:“小袁,算我说错了,接下来的箭全归你射,我们都不出来。”

袁训回以一笑,还没有说话,董仲现又跳出来:“不行,小袁要射也在最后,他要射了,别人还怎么射。”

场中人的好奇心,由此勾上来。

就是一会儿休息眼睛一会儿紧盯的宝珠也歪了歪面庞,很想看看。不过宝珠满心里只盼着袁训出笑话。

此时,安老太太满面含笑,对袁训招手。袁训就过去,老太太慈祥地道:“你既能射,为什么不射?今天我们取乐,射来给我看吧。”

“是。”袁训欠欠身子,在注视中走入场中。

钟引沛跑得飞快送来弓,钟留沛来送箭,阮梁明也挽挽袖子,亲手去绑绢布。玉珠有些失望的没把风头出到她满意的董仲现,则去擂鼓。

宝珠又暗嘀咕,如何,这些人全是有意的显摆袁家表兄。就扭头寻找掌珠,见大姐姐有没有把心思放在袁表兄身上,再看三姐玉珠,这么的威风,三姐可有动心?

反正不曾想到自己身上。

袁训举起弓箭。

场中安静下来。

这种安静来得忽然而又独特,在有很多人围观又有水喝又有东西吃的情况下,独特的让人能屏住呼吸。

本城的人先折服于小侯爷的骑射之下,以为这已经是最好的,见袁训下场,本来没有当一回事,就是再好,也不过和小侯爷一样的好。

可阮梁明、钟氏兄弟等人忽然现出凝眸之色,带动全场寂静下来,只有风雪在动。众人的焦点,也就到了袁训身上。

“咚咚……。”鼓声雷般响起。玉珠一眼望去,又有些痴痴,董家表兄擂鼓的模样,倒颇有丈夫气概。

而宝珠瞪大眼,在心里念叨,射不中射不中……。

掌珠抬头轻笑,眸光所看之处,还有意无意的是阮梁明。他的一举一动一个眼色,今天都是掌珠的了。

袁训没有上马,所以让观看的人心中稍有安慰。这人要是上马就射,射得比小侯爷还要好,有一多半人的心会受伤害。

他们已认定阮梁明最好,再来个好的争风头,有一半公愤就此而起在心中。

好在,他没有上马。

因为他没有上马,宝珠就认定袁训不如阮梁明,既然不足,索性多不足一些吧。更在心里念的欢,念得太快,小嘴儿就嘴唇微动,明显可以看出来。

不中不中不中……

三通鼓过,袁训没有动,他身子虽笔直紧绷,他弓都没有拉开,就那么站着。

钱家小奶奶忍不住低声道:“难道拉不开?”说过又后悔,忙抿抿嘴唇。

鼓声没停,就一直响着。

玉珠嘟了嘟嘴,不是下马射者一通鼓,这都擂了好些通,难道手不疼?

掌珠不耐烦颦眉头,这是作什么?开玩笑也过了吧。袁家表兄要是不射得好,难道不丢安家的人?

宝珠内心欢快,由射不中改成念不敢射不敢射……。

北风,呼!

风劲上来,树上绢布并排三块,一起展开。

就像城头大旗,平时是低垂的,但烈风一来,呼的打开如铺在地面上。

“嗖!嗖!嗖!”

三声!

三声快如闪电,先有全城会功夫的人吃惊地叫:“好!”

叫好声中,袁训闪电般对宝珠方向扫过一眼,就他此时的站位,是在宝珠的侧面,稍动动头,就看过来。

宝珠正在笑眯眯,不敢射……。让这一眼定住,眸子一凝,小嘴儿里话本能的还是说了出来。不敢射这三个字,是有口型的。宝珠心头一空,就此心虚上来,脑海中只有一句字,他看出来了!

一定是看出来了。

袁训也真的看出来了,把三个字猜得分毫不差。有宝珠那样的念叨,他要没感觉才叫怪事。袁训就冷哼一声,不过也没有别人听到,但宝珠却可以由他神色上一动一寒一冷而得知,宝珠才大怒,她是心虚后的大怒,袁训早转回头,单手拎着弓箭施施然往回走。

他一转头,一声哼,都非常快。到他转身,才有三声裂帛声出来,又尖又细扎人耳膜,然后人人见到三只箭穿布而过,落在布的后方。

裂帛声,自然是穿箭的动静。

叫好声,此时没有!

所有人怔住!

这是他们没有想到过的事,在他们想像的范围之外。就惊得本来不耐烦端茶碗的人,茶碗才到嘴边,就定格,茶水潸潸流到衣上也没发觉。

而等得不耐烦去吃东西的人,还好没有噎住的,不过却有人把果子吞在嘴里后,又把空下来的手指放到舌头上,虽然不动,也是在拿手指当果子了。

掌珠才咬一枚橄榄,橄榄本就有苦味,此时给掌珠的感觉就更苦了。不过苦让掌珠清醒得也快,她取帕子擦手,暗想不管袁表兄有多威风,还是阮家表兄好。他这么的厉害,以后夫妻吵架都是个问题,一言不合动起手来,结果一定不会理想。

掌珠虽难免心有微动,但还是重新去注目阮梁明。

她就没想想阮梁明也不太差,以后夫妻吵架一样是个问题。

小侯爷三个字,有时候可以盖住很多不如意。

叫好声,如洪水般在此时出来。

张大嘴的玉珠让惊醒,心中五味杂陈过,想的和掌珠一样,袁家表兄的厉害超过她的想像空间,她还是只看董仲现,侧耳听他的话,看他的眼神。

无数的叫好声中,有人争着跑过去把绢布解下来,给众人传看。宝珠离得远,她见所有看的人都啧啧称赞,心痒难熬的鄙夷,一块布上一个洞有什么好看,加起来三个洞更没可看的。这是怎么了,本城的人难道都没见三块布上扎三个洞?

三个洞?

宝珠傻乎乎瞅瞅梅树,这才想到刚才袁训开弓射的不是一个靶子,而是同时三个靶子。

三个靶子……。开一次弓是三个……。

宝珠站不住了,本来不想充当袁红包的凑趣人,现在是耐不过心痒,和红花卫氏走过去,绢布恰好传到余伯南手中,余伯南见到宝珠也一样的心痒难熬,就抓住这个机会,起身把绢布恭敬送给宝珠,自然是离得相当有距离,语气中把安家人全讨好进去:“四妹妹请看,令表兄真是英雄人物。”

欠见面礼的英雄?

还是在布上扎洞的英雄?

宝珠打心里鄙夷,直到她看到那三块绢布。呀,果然……宝珠舌头打了几个结,这英雄人物几个字硬生生憋回去。

绢布细而又滑,拿在手里想扎个洞出来,也得有双手帮着绷直,何况又是只有一角系在树上,有谁去帮他绷直?

北风中的一展,电光火石般的三箭,还是同时发出,由一个弓箭所发,三个绢布上只有三道裂缝,可不是三个洞。

箭头是尖棱的,箭身是有宽度的,但因过快,最后只有三道长些的裂缝在布上。

宝珠表情好似咬到自己舌头的猫,打着转儿的换表情,换了一圈她也不想钦佩袁训,就悻悻然了,把绢布还给余伯南,对他道:“果然是好,这下子不用缝补。不过,你也不错,勤读读书之余还射过,真是了不起啊。”

余伯南大喜,强自压抑着,笑道:“有袁兄这样的人物在,四妹妹又来打趣我。”两人就此分开,余伯南欣喜的把绢布又往下传,而宝珠没好气去见过祖母,在她手下坐下来。

钟引沛犯嘀咕,四表妹这话怪怪的,什么叫不用缝补?

阮梁明则微笑有手肘撞他一下,两人交换一个大有深意的眼光,钟引沛摇头笑了笑。

没有。

钟四的意思是到目前为止,没有发现哪位表妹对小袁另眼相看。

大表妹眼睛只在阮梁明身上,三表妹原本没心思,现在就看董仲现,四表妹一出来就噘着嘴儿,今天就她没做菜,还一脸的本姑娘不想侍候,然后再加上她刚才的话:“好,不用缝补。”钟引沛好笑起来。

阮梁明刚才有话说,说钟四你昨天就差点把小袁惹毛。

昨天,五个人对坐,无事问袁训:“你相中哪位表妹,快相快相,年一过我们就要走,你再相不中,就请姑祖母胡乱定下一个。”

袁训就回骂说太急,钟引沛出的主意:“一定是你不够出风头,再或者我们不够捧你。”又让袁训骂了一句:“我倒要你捧,你贪图玩才跟我出来。”这是实情,钟引沛就缩着头笑:“那我立点儿功免你见我生气,我说,明天游园子,咱们射箭,你在京里一出手,也招来一堆姑娘爱慕,在这里更不在话下。”

袁训说不干,另外四个人不理他,他们商议好,就定下来今天射箭。

宝珠看得半点儿不错,前面阮梁明等人的话,都是竭力地抬高袁训,想他早早定下一个,大家就放心游玩,不会再担着这件心事。

而现在风头出了,阮梁明的眼睛,钟氏兄弟的眼睛,董仲现的眼睛没事儿就乱抛,抛来抛去离不开三个表妹,看她们有谁会对袁训动心。

当然表妹有动心,还得袁训对着动心才行。但先有一个也不错。

这中间眼神儿乱舞,撞上不少奶奶姑娘们的羡慕欣喜眼神,就是三个表妹依然如故。

掌珠目标如一。

玉珠更加明确。

四表妹宝珠就更妙,她也偷偷的在乱看,毫无目的,怎么看也不是相中袁训的人。

四个表兄,一个表妹,眼神儿满天飞。

飞了数圈后,四个表兄外加表妹一个打心里叹气,唉,竟然没有一个。

宝珠见姐姐们对袁训不加关注,心想真真是可怜啊,卖这么大的力气,也没有姐姐们垂青。何苦来,接下来就不必再装了吧?

表兄们和她想的不一样,阮梁明又开口道:“这茶真不错。”安老太太闻听道:“这就好茶了?”指指玉珠:“这是你三妹妹扫的梅花雪,这是我们家的高雅人,你们每天喝的茶,都是打她屋里搜括出来的雪,别人可没功夫弄这个。”

玉珠就谦虚的低低头。

阮梁明笑:“梅花雪?果然是高!不过会调制梅花雪的,我们中间只有小袁最在行。”袁训对这种露骨的手段很是来火,嘴角抽了好几抽。姑祖母要是说竹子雪,估计梁明也一样的这样说。

这个想法才出来,有宝珠笑盈盈拍手而道:“袁表兄会高梅花雪?博学啊。我有竹子雪,表兄会调吗?”

袁训眼角也抽了抽,刚才那殷红小嘴中不敢射那三个字又浮到他脑海中。

阮梁明没听出宝珠在讽刺,反而以为是送话题来的,道:“当然会。”再加上一句:“我们都不会,只有他会。”

宝珠神色天真的问:“那兰花雪呢?”

阮梁明噎住。

“我还有芍药花雪,牡丹花雪,想来袁表兄也都会调。”宝珠笑嘻嘻,全然不管除袁训外,四个表兄都古怪的看着自己。

袁训磨磨牙,让小姑娘数落,这真头一回。

玉珠笑:“哪里有牡丹花雪,芍药花雪?这都是春天开的花,你从哪里同时弄来的雪?”

宝珠笑:“这不是袁表兄会吗?咱们何不一次请他把大才尽数展露。暖房里现有牡丹芍药,选开花的搬到雪地里淋上雪,让丫头扫了,可不就是牡丹雪?当然啊,还要麻烦袁表兄亲手调制才成。”

余伯南看宝珠永远是无暇又可爱,宝珠再古怪他也听不出来,当下忍不住笑:“牡丹花搬出来可活不久,”

“那丫头手脚可得快些,趁花还开着赶快扫下来才好。”

红花在旁边伸头:“姑娘只管交给我吧,我看着那花落雪,落下来我就扫。”

袁训再磨磨牙,有其主必有其仆。

红花又笑眯眯:“姑娘要现在搬吗?我现在去叫花儿匠伯伯开暖房?”

女眷们无一不笑,安老太太也笑着了阻止:“呆丫头,你家姑娘说玩笑话,你不用插口。”红花缩回宝珠身后,懵懂着想我家姑娘从来不说玩笑话,要说只背着人和红花说,这一句,断然不是玩笑话。

让宝珠乱说几句,这茶是夸不起来,水也不用再提。大家又去玩投壶,听小戏。宝珠平静下来后,懊恼上来。

当着客人数落自己表兄,像是没道理。

从中午坐到晚上,用过午饭用过晚饭,客人一一告辞,宝珠垂下头,不然,去陪个不是吧。还有就是,她很想劝劝袁表兄,人物一流,文才武功全都一流,天涯何处无芳草,而且今天明显姐姐们并相不中袁表兄,还是去京里的吧。

宝珠是想不到自己身上。

五个表兄今天当主人,主人理当送客,送过客又看着人打扫客厅,把有些东西搬进来,已经是深夜,快近三更。

安老太太早就入睡,阮梁明等人也各自由客厅库房或门房上回来。袁训从雪径下穿过,正要经过一道长廊时,见宝珠姗姗然走出,几步外,红花伸出个脑袋晃晃,表示还有一个人在,就又站回暗影中去。

袁训就站住,负起手没什么表情。让人数落得快一钱不值,还能有什么表情。

宝珠轻施礼:“见过表兄。”

“哦,表妹还不睡,贪玩不好,以前总这样?”袁训漫不经心。

宝珠磨牙:“才不!”

袁训瞅瞅她,宝珠收敛一下,又柔声细语:“我是来对表兄赔礼的。”袁训淡淡:“哦?”

“白天真对不住,后来我才想到也许话说得不对,请表兄万勿生气才是。”

袁训淡淡:“哦?”

“今天有劳表兄们当主人,袁表兄您最是辛苦。又射箭,又投壶,又对对子,又作诗,”

袁训打断:“又对对子?”我几时去对的对子。据小董说,他一不小心非常抱歉的没写自己名字,全写的是董仲现三个大字。

宝珠屏住气的模样:“难道没对对子?”她这是自己乱猜,心想这个人要没有把风头全出光,只怕不甘心。

袁训淡淡:“哦?”

宝珠火了,说话快了几分:“那人人称赞的千年孤对,没有表兄可怎么对得出来?”余伯南在那里大夸京里贵客才思敏捷,手书可追王羲之王献之父子,难道没有你袁表兄在?

袁训淡淡:“哦?”

宝珠憋住气看着他,你就一个哦字?

在这样的注视下,袁训才慢慢腾腾地解释:“我没去对对子。”雪夜下,他目光清亮得惊人,虽是表兄妹也不能直视,袁训斜斜对着宝珠旁边,眸光比雪还清,打在一株老梅上。

宝珠涨红脸,本能地:“哦?”

袁训失笑:“你也会?”

在他的笑意中,宝珠火大的心里话出来,因自己猜错冤枉人而恼羞成怒,当然她没收到红包这股火气永远垫底。她五分没头没脑,五分还能控制,话在这种心情下脱口而出:“表兄不要见怪,”

“哦。”袁训微微而笑。

“我见表兄不管什么都做得过人一等,就以为你不去对对子,那对子可怎么对得出来。”说到这里,宝珠发现自己有几分怨气,稍停了停。

袁训就插上话,他分明是见话缝就插针,可还是表现得慢条斯理,不慌不忙,像是宝珠不说,他勉为其难不能冷场才接上话:“我不对,也一样有人对得出来,阮兄高才,小董高才,”

“是啊,大姐姐说阮表兄人才最高,二姐姐又说董表兄高,”宝珠笑眯眯,把她今天着重要传达的话说给袁训:“所以呀,我虽为袁表兄抱屈,”

“真生受你,”袁训也笑眯眯,听不出来半分讽刺之意。

宝珠装没听到,再道:“我为表兄抱屈,表兄这样的人才,”

“不是骂我吧?”袁训陪笑。

宝珠也陪笑:“怎么敢?就是表兄这样的人才,”袁训欠欠身子,表示感谢。“不管在哪里,不管和什么人在一起,都不是一般的出色,”

袁训再欠欠身子。

“大姐姐眼中,只有阮家表兄,”宝珠眸子清澈,站在现在才和袁训有眼神上的交流,那神情,你听明白了吗?你这高才,不管在哪里都有亲相,大姐姐是相不中你的。

这眸子清亮如珠,袁训含笑,名如其人,不愧叫宝珠。

“二姐姐又佩服董表兄的文才,”宝珠再扫一个眼神过来。袁训为表示自己很是明白,索性开口:“小董对才女一向另眼看待。”

宝珠悠然:“是啊,两位姐姐都是好眼光。”又冲着袁训笑:“表兄你当然也是好眼光,不管放在哪里,都是好眼光,自有伯乐人。”

“哦?”袁训又觉得自己还是不说话的好。

“所以啊,我为两位姐姐喜欢,但今天最威风的却是表兄您,”

“你是想说出风头吧?”

“呃……能文能武怎么能叫出风头,就是很好很棒,”

“呱呱叫?”袁训再问。

“呃……顶呱呱,袁表兄在京里,也一定是红花中是好的那一朵,”

“扎眼睛吗?”

宝珠总算有几分明白,怔怔的片刻后,陡然红了脸。

自己为了劝他对姐姐们死心,都说了什么?

说他一流的好,一流的棒……。

天呐,宝珠总算想到自己还没有定亲,对同样年青没有亲事的表兄说这样的话,像是露骨的表示。

宝珠夺路而逃:“晚了,早些安歇。”她一溜小跑在雪地过去,红花发足跟在后面,小声叫:“看滑倒了。”

袁训也是这样想,他原地站着,直看到宝珠飞快而又稳稳的进她院中,才轻呼一口气,往自己住处走。

不是不气的,平白无故的让宝珠这么看轻。

什么你最好你最棒,又句句大姐姐认为阮表兄文才好,二姐姐又佩服董表兄,然后再袁表兄你最好。当面讽刺人!

袁训揉揉胸膛,把堵的一口气压下去,却压不下脑海中那双清澈的眼眸,无辜而又可爱,偏生说出话来那么难听。

至于宝珠是羞走的,袁训倒能理解。

另外四个人都没有睡,围坐着等他进来。袁训才进来,阮梁明打个哈哈:“小袁,你今天威风……”

才说到这里,袁训手指他鼻子:“再说我扔你出去!”他可不想让宝珠训完,再让阮梁明接着提。

“哈,”阮梁明收篷闭嘴。

袁训叫自己的小厮进来,打热水净面换衣服去靴子,全干完了后,那四个人还坐着不动,八只眼睛一动不动看着他。

“哼!”袁训道。

“你的亲事?”钟留沛笑道:“出来时,祖父对我们说的明白,你必须要在安家表妹中选一个,至于原因,他却没说。”

南安侯的这个吩咐,就是亲孙子钟三钟四也不能理解。以袁训的人物,在京里也是挑着找,祖父想和他亲上加亲,为什么不把他的亲孙女儿,钟三钟四的姐妹堂姐妹说给他?

南安侯府里不止一位小姐,是愿意嫁给袁训的。

袁训心头又浮出一个人,他当然知道原因。他要是不知道原因,也不会往这里来一趟。大冬天的,趟雪地来选亲事,看上去是三个姐妹给他一个人挑,其实来以前,南安侯也有言在先:“得请我妹妹看过,她若答应你就定下,她若不答应,我只能请你家长辈见谅。”

袁训同时也是自己送上门给安老太太相看的,随便,表妹们也相看了他。

他来以前,心里也是很憋屈。

“我会挑的,你放心。”袁训道:“睡吧,这事别再说了,等走的时候,我去见姑祖母,我相中了谁,路上告诉你们,决不隐瞒。”

“好歹透露一点儿原因吧,”董仲现求他:“我父亲特指派我陪你来,我也是闷在葫芦里。要说三个表妹各有长处,大表妹好胜,三表妹书呆,四表妹还有稚气,要强的要强,小的太小,真不如回京去选,你要成亲,怕不是满京城的姑娘让你随便的挑,怎么就跑到这里来?”

袁训稳稳的道:“没什么,我也只清楚一点儿,另有内幕,我还不明。反正这事儿走以前得定下来,我得挑一个定下来,我要相中好胜的,我自会管教;我要相中书呆,自会改变她,我要相中小的,我就等她,”

“小也不是太小,不过说话挺尖利,成亲年纪嘛,倒是足够了。”钟留沛道。

“四表妹在生气,缝补衣服一肚子气,让她做菜,一个没做,又一肚子气。我要是挑中她,以后房里有得架少,她那张小嘴儿,看似和气,其实你们今天都听见了,没少讽刺我们。”

阮梁明倒能理解:“表妹是嫌我们太吵闹?”

“是你们太做作!”袁训瞪他一眼:“过年待客,你再这样,我就摔袖子出去逛,风头留给你们!”

四个人异口同声:“我们可是为了你好?”

“不谢!”袁训翻翻眼,又恢复自如:“出京以前,姐姐来信,终于答应我可以去姐夫那里,但要我先中举,然后又问亲事,我走以前,先得成亲娶个媳妇陪母亲。和姑祖母这里的亲事,我是一定要成的。”

“你姐姐肯答应了?”钟引沛怪叫:“她不是一直不肯,怕你受伤,怕你吃不了苦,怕你在你姐夫手下,会受别人的委屈……”

“她不答应也不行,我直接致信给姐夫,姐夫说行,我说那你让姐姐想通,”袁训狡黠的一笑:“姐夫要我,姐姐无话可说。不过有一条,姐夫说我得先成亲,我不成亲就走了,宫里也不答应啊。”

大家都点头,想想宫中的那一位。董仲现笑道:“最好你能有孩子,那你去哪里就无人拦阻。你们家一脉单传,你不成亲就想离家,真真是比登天还要难。”

袁训摊摊双手,表示自己很想当展翅鹰,可到今天还是笼中鸟。然后拍拍屁股去睡了。

等他走以后,阮梁明才啊地一声:“这小袁,我们又让他蒙到一边儿去,他为什么定要娶安家表妹,还是没说明白。”

“这其实很明白啊,姑祖母膝下无子无孙,南安侯他老人家不放心,让袁训来定亲,为姑祖母养老啊。”董仲现道。

阮梁明道:“可养老这事,表妹们进京后定别人家是一样的啊?为什么一定要是小袁来?”

此事到今天,依就成谜。

而是谁策划了这事,南安侯当然有份,另一个人,会是那个人吗?

四个人都隐约猜出几分,但屡次得不到袁训的亲口证实,今天也是一样,只能还是作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