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,做红包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余伯南父子从安府中告辞,是安府最后走的客人。

余大人功名从南安侯府里起,虽然南安侯府只来了两个孙子,本着知恩,余大人也要在此效力。

再说余伯南要进京赶考,这是一定的事,同这些贵客们多多的寒暄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小侯爷和董仲现都说过:“伯南进京来找我,”大家要报今天的文字仇,这“仇”对余家父子来说,是天大的福分。

余大人兴奋的也不坐轿,因本城并不太大。过去的小城池都不太大,在这一点上,看看至今还保留护城河,或叫环城河的城市,就能看出过去的轮廓大小。

父子冲雪而行。

轿子先打发回去,几个衙役带刀后面跟着。

“伯南啊,”余大人吸口新鲜空气,不但肺里充满清新,头脑里也活泼起来。他对儿子重恢复喜爱,疼爱的顾视他:“你学弓箭很好,读书闲暇多在家里练练,”余伯南才答应,余大人又寻思上来:“史捕快弓箭不错,你跟着他学,不不,还是有空去省里请教大人衙门里的吴捕头,他以前围剿过山贼,那弓箭一定不错。”

余伯南笑着说好,父子一同沉浸在久违的心心相连中。

腊月二十八的夜,雪不住的下,但父子都不觉得冷,反而仰脸掬雪,让那凉意把心中滚烫冲淡下来。

“不想靖安小侯爷如此平易近人,”余大人还在想阮梁明的音容笑貌。

“是啊。”当儿子的这样回。

“不想董大人的公子也毫无架子,”余大人又想到董仲现。

“是啊。”余伯南再次道。

余大人的眸光更为柔和:“伯南啊,你也不错。”今天前半场表现一般,后半场简直妙极。不但和几位贵客攀上再次相交的关系,还落落大方人人赞赏。

弓箭不中,或对对子输了,这是正常事,唯其态度落落,与别的秀才缩头缩脚不同,这才是让余大人更心喜的。

余伯南即刻想到宝珠,他在寒冷雪夜中,心中就更温暖而甜蜜。宝珠,因为有宝珠的几句话,余才子才找回自己的自信。

他爱宝珠。

他甚至想仰面雪空,大喊我爱!我心有所爱!

这种情绪让他快活极了,快活得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洋溢着快乐。他本来就是个英俊少年,在发自内心的快乐中就更标致。

余大人看在眼里,开心的笑出声。不过当父亲的不会想到儿子心中所想,还以为今天伯南稳重尔雅,他因此喜欢。

余伯南尽情的想着宝珠,把飞来飞去的每一片雪花上都映出宝珠的面容,而余大人则又缓缓开口,这一次兴奋压下去不少,他是郑重地道:“袁表亲,你看他如何?”

这是和儿子用商议的口吻。

袁训今天大展光彩,小侯爷都逊他三分,猜测他来历的人不止余大人一个。余大人问余伯南,是他对京中王亲贵戚认识都不多,更别说知道一些家族的丝连关系。想儿子和他们厮混整一天,总有些结论出来吧。

“此人是贵客中最有才华的一个,他不说出身,别人也不谈,必定是不能亮出。我私下向仲现兄梁明兄旁敲侧击过,他们都不作下面回答。”余伯南侃侃而谈。

余大人更为欣喜:“哦,你还知道打听过?”他对儿子一口一个“仲现兄,梁明兄”喜欢得不能自持。

这孩子,真的长大了。

“父亲想,寿年兄出手不凡,我岂能不加相问?”

余大人糊涂地问:“寿年是谁?”

“哦,就是袁表亲,我们同坐一席喝酒,交换过表字。”余伯南笑道。

余大人颇有老怀宽慰之感,感觉儿子真的不用他再多上心。他没有夸奖,但伸出衣拍拍余伯南肩头,父子都相视一笑,是从来没有过的彼此相通。

见衙门在即,余大人道:“不管他是什么出身,以我来看,只怕比小侯爷还要好。”余伯南也这样看,见父亲交待进京去好好结交,余伯南答应着,奉着父亲进门,见母亲在二门口儿迎门而站。

父子面上的喜悦,老远的就让人感知。余夫人也就喜悦了,迎过来笑:“今天不让我去,我却听说安家热闹的很。不过他家再热闹,哼,我却不想再去奉承,老爷你说是不是?”

余大人站住脚,微微地笑,却不答言。

余伯南站住脚,微微地笑,但心中早转着另一个念头。

余夫人自说自话,陪着父子往里走:“年货伯南送去了,这今年过年我们还请安府吗?往年请了,老太太不过来坐上一个时辰的,就这一个时辰,倒比所有的客都费事。请哪家的戏班子,要事先去问过老太太的丫头,就是看什么戏,也得先问过。老太太上了年纪,爱热闹的戏,往年一整天闹得我头疼,散了客过上三天还不好,今年我们不请她了吧,她有贵客在,不请也不会记得,”

“胡闹,”余大人没有过多发火,只淡淡道:“好好定戏班子,问老太太爱吃的东西和往年可有改变。是了,这事儿让伯南去办吧,”

余夫人吃惊过,忙道:“儿子还小,”

“他比你清楚,你让他去办。”余大人目视儿子:“里面厅上请老太太和城中女眷,外面请贵客们也来,你今天总把他们喜好全打听了?”

余伯南笑眯眯,他也许可能又能见到宝珠。

往年的年下请客,宝珠也许来也许不来,不过今年不同,如贵客们也到的话,宝珠姐妹们虽不是男人,也理当相陪着出来。

虽不坐在一处,但客人们都去了,主人自当也到。

余夫人还没有明白:“老爷,您今天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”余大人略沉下脸,但想想又是笑,吩咐夫人:“请裁缝,给伯南做衣服,”才说到这里,余夫人笑起来,疼她儿子她岂不喜欢,余夫人掩口笑若银铃:“老爷您忘记了,过年的衣服都收进来,你们身上穿的可不就是?”

又有些惋惜:“这可是年初一祭祖时穿的,什么贵客不贵客的,你们今天就穿上身?”正想着父子必定喝高,偏不坐轿,一定淋雪回来,得赶快回房换下来,让丫头送去烘干,再重新打浆子才行。

余大人终于不耐烦:“我说给伯南做进京的衣服,”

“进京不是还早?”

“不早!明天就叫人来做,做几身好衣服,行装是行装,拜客衣裳是拜客衣裳,给他买好扇子,丝巾也要好的。上个月打官司的那外地珠宝商人说有好玉,便宜给我,我虽不一清如水,却也不贪图钱子,明天喊来,你多备钱,要是好就买下来,给伯南镶在帽子腰带上,”

余伯南笑嘻嘻:“父亲不必多花钱,梁明兄他们全是一身细布衣裳,我进京去更不和他们比,给我朴实些,那无华的衣裳多弄几件,这是本色,虽处于膏梁纨绔中亦不丢人。”

余大人更高兴,见厅口儿在即,和儿子站上台阶不再让雪淋着,柔声地道:“你不懂,贵客们固然不以衣冠取人,但京里别的人可就不好说?你要和他们出游,让人看轻你是小事,让人看轻带你出去的人,以后就不能多多出去。”

余伯南恍然大悟,心想还真是这个道理。别说在京里那天子脚下繁华都市,就是本城也处处有这样的人。

但他还是坚持:“我以文会人,不以衣冠会人,以衣冠会我的,我还不要会。父亲不必让母亲多花钱,就按梁明兄等人的,给我两身细布衣裳就行。一惯绸缎都不要,衣服衬不出人的风采来。”

余大人更是喜乐,对旁边听呆的余夫人道:“就按他说的办,取衣料来先给他过目,他进京还有时日,你再带着灵巧的丫头,细细的给缝里衣,再多带钱,”

余夫人总算有插话的地方,忙道:“备下两百两银子。”

“太少!给他一千两,再预备五百两,随时接济他。”

余夫人瞠目结舌:“老爷,这两百两可足够伯南在京里过上一年,”各朝代官俸不同,但县官们小官们也相差不大,一般的小官员,一年杂七杂八加在一起,冰炭敬全算上,一百两银子上下的大有人大。

就余大人这官来说,本城父母,听上去漂亮,不过也是个小官吏,但在外省自有油水就是。

两百两银子,是小官员们两年的收入。

以余夫人想,儿子赶考总不能呆上一年,这是足够的。

余大人的话,就把余夫人吓上一跳。

她小心的打量自己丈夫,像是不认识他。数日前,余大人还为纳妾的事看儿子鼻子不是鼻子,今天拜了一回客,就……。

“老爷,安家老太太为方氏小贱人说了好话?”余夫人心想只能是余大人不再生方氏的气,才顺带原谅了儿子。

余大人啼笑皆非,余伯南也哭笑不得。余大人拂袖:“这是从哪儿说起?”和余伯南走入房中。

丫头来换衣服,余伯南帮着父亲换下来。他还不走,余大人满面笑容:“你还有话要说?”余伯南道:“是。”

“你说你说,”余大人关切地问:“你还要什么?”

余夫人虽还是犯糊涂,但父子亲厚,她欢喜之极,就在旁边坐下来。

余伯南就道:“回父亲母亲,儿子想,已纳方氏,这又过年缺人手,让她出来侍候吧,也学着一些。”

“不行!”余夫人柳眉倒竖,银牙咬住,怒气和青筋一起爆出:“见到她饭也吃不下!”随即暗暗为儿子担心,你父亲就为她气你良久,你还提她作甚?

这个好心眼的傻孩子。

余大人却没有夫人预想中的发怒,反而沉思地想上一想,断然地道:“好。”

“哧溜!”余夫人从椅子上滑下来,丫头们忙去扶,余夫人捂住腰:“疼哦,”

余氏父子尽皆无话可说。

房中乱成一团,揉腰的,问要不要请医生的混在一起,余大人皱眉,手指按住额头:“夫人进去歇着吧,有话我等下对你说。”

再对余伯南:“你即提到这事,是你房里的人,你自己处置。”

余伯南就无话退出,先看过母亲从她身边走时,余夫人呻吟着交待:“今天晚上,记住了,让小巧儿侍候你,”

小巧儿,是余夫人的丫头,年纪才得十二岁,买回来有四、五年,生得秀丽。余夫人在无奈抬方明珠进门时,就气得一定不要儿子和她圆房,当然她不纠结这事,余伯南也无心和方明珠圆房,但余夫人又怕只有方明珠这一个妾,余伯南迟早上她的床,生下孩子来,余夫人又要气死。

在安老太太说明天不必就来抬,人家母女也相聚几天的那几天光景中,余夫人让全城的人牙子送来一个又一个丫头,不是太小,就是太拙,要不然就生得不好,生下孙子来也不会漂亮。

无奈之下,把年仅十二的小巧儿给了余伯南。

那天余夫人还能满面笑容,是她的儿子真的纳妾,她心里只认自己的丫头小巧儿。

余伯南当时自认痛失宝珠,哪还有圆房的心,随便睡了一晚,小巧儿丫头差事当惯的,当了一夜的看夜丫头侍候茶水,半点儿没沾身。

后面余夫人半看管方明珠,按余大人说的,开始容方氏母亲见面,后来就索性看管起来,再就催促余伯南收小巧儿,免得方明珠艳丽容貌把余伯南勾走。

今天安府请客,父子回来像是都不再生方氏的气,余夫人气得难过,只能交待儿子:“睡了小巧儿吧。”

字面不是这个,字意是。

余伯南答应下来,回房的路上暗暗好笑。小巧儿身量儿娇小,买回来前家里穷吃得不好,十二岁的孩子看上去似十岁左右,余伯南却是个头儿还行,又少年拔了个子,肖似青年身高,睡小巧儿?

他怎么下得去手。

而且,宝珠……。

多暗想一遍,余伯南就开心一分,等他回房,心里只有宝珠,早把母亲说的话抛开。反正父亲现在又喜欢他,母亲的话先不急。

有人带方明珠来见他,余伯南在烛下细看一看,见方明珠容颜憔悴,瘦得快脱人形。本来眼睛就大,现在脸上更只见两个大眼眶子,面上无肉,鼻子就显得更挺,似薄薄一张纸可切豆腐。

方明珠泣泪交加,倒不是有心卖弄柔弱,她哭道:“大爷救我,”方明珠现在会说的话,就只有这一句。

她从抬进余家,就往一个所谓的新房里一摆。纳妾不用结彩,结彩的人家算是给那妾面子,也兴许主人家自娱自乐,图个热闹。

方明珠当时睡的那房,阴冷潮湿,冬天雪大,久不出日头,就出了也晒不到这里,一冬天早积下无数霉味儿,又无炭火,窗户薄薄不能完全挡风,一夜把方明珠冻了一个半死,先还按母亲说的,你不对我好,大家做一场,在房间里跳起来骂,让两个粗壮婆子狠回几句:“你当你是姨娘吗?大爷今晚纳两个妾,大爷早睡了,睡你的吧,再闹把窗户下了,怕冻你不死!”

方明珠哭了一整夜,泪湿透她身上的嫁衣。

对余家来说,她不算什么,对方姨妈来说,却是女儿的大事。方姨妈道:“不让穿大红,就穿在里面,”为女儿置办一身大红袄裙,穿在嫁衣的里面,以图争口气,也出口气。

方明珠那天的泪,一直湿了大红小袄,早上起来泪不干,北风吹得更寒冷,更无人理会她。

这纳妾是衙门里判的,余夫人当时听从余大人的话,不敢惹事不敢打骂她,但茶饭上一直不周,冷了的剩了的,冬天也能找出馊了的,真让这天寒和地冻汗颜。

先开始还能见母亲,离过年近时,母亲一面没见到,茶饭一天一顿,三天一顿,方明珠想大作一场,可还得吃饱了才能作。

她又不是有烈性的女子,一头撞死。有一回想撞墙讹人,又让饿了一天,撞墙的力气也没有,亚似小弱鸡子,只有睡在凉坑上流泪的份儿。

再流,泪也快没了。

泪水也是身体里的营养物质充足,才能流得哗哗。

她以为必死,被人带出来往余伯南房里来时,方明珠痛苦的以为自己一定会死。她暗想,余家总算肯下手了,但让放到地上,喝令跪好时,却见到她朝思暮想的情郎。

以前她叫他余哥哥,和掌珠等人一样的称呼。

烛下的他,轻袍缓带,神完气足不说,还眉眼儿温柔无比,比以前还要英俊。余伯南在想宝珠。

“大爷救我。”方明珠本能的认为,再不求告,命将没了。

余伯南斜斜扫一眼,胃口都倒。他一直憎恨方明珠,如果没有宝珠的话:“明珠好吗?”语气中流露明珠还是表亲姐妹的意思,余伯南才懒得问她死活。

他作这一切,全是为了让宝珠看得起他。

宝珠说:“大了,何不避嫌?就有往来,何不光明正大?”句句正派。

余伯南想,那就按宝珠说的,正派着来吧。就正派的来,他一样是能收拾方明珠,何必由着母亲折磨她。

就是父亲余大人今天不表示疼爱他,余伯南也要提出让方氏正式就职,当丫头也好,胡乱混着是个房里人也好,一切正派的来。

他做一切,全为宝珠。

“叫你来,有话交待你。要过年人手少,你总白混着也不好,出来学着侍候。我虽纳你,是受逼迫。以后你懂事呢,衣食无缺,你若再闹,给妾还谈不上动家法,我直接打断你的腿!”余伯南说过这几句,就命人:“送她出去,明天让她洗干净,交到厨房上给赵妈妈,随便让她作个什么吧。虽有妾的名分,我却能罚你如丫头不如。”

方明珠还怔忡着,又让人架了出去。

她恍惚间,只见到她的余哥哥,还有余哥哥身边捧茶的俏丽小丫头。那丫头真是小,但是却开了脸,做妇人打扮。

古代闺中女儿和出嫁妇人,从打扮上就可以看出。

这里余伯南松口气,从此更可以理直气壮见宝珠,也可以正大光明求宝珠。他眯眯的笑着,支肘于椅扶手上坐着不动,小巧儿想笑,却见天色更晚,就催促道:“大爷,该睡了?明儿还和老爷出去待客呢?”

“哦,”余伯南还是噙笑斜对一侧墙壁,那里烛光影子好似一个人的面庞,有些儿像宝珠。

小巧儿想难道魔怔了?新年雪夜里飘着什么也不好说,别撞到邪,就轻手轻脚出去,去回余夫人。

此时的冯家,冯老太爷痰喘没好,也还没睡。他精神头儿越发不好,才有冯四少纳亲为冲喜。他面前站着所有去安家做客的儿、孙、媳们。

老太爷笑眯眯:“是吗?你们既然说袁家好,那就试试吧。”

“千真万确,袁表亲一表人才,能文会武。我特意问过老太太,我说你们家只要三个,再说这五个不成,以老太太的手段,进京去怕没有好孙婿挤破门?老太太笑,问我相中哪一个,我说袁表亲,老太太不多说。不如,我们就去试试,看老太太不能总不回个准话。”

冯二奶奶笑,后面的几个妯娌也笑。

二奶奶相中袁训,不是为自己女儿,是为别的房头冯家女儿。

这就是抢女婿了。

如果能抢到一个,那么另外几个也可以试试有分。冯二奶奶为女儿相中董仲现,董家要不成,如在这五个人中抢到一个,明年进京去,往老太太门上挤的孙女婿,她不要的,冯家也就分上一分。

到底安冯两年几十年的相处过来,互有照顾。

南安侯府打发来的五个少年,让全城有女儿没定亲的都流口水。安家两个奶奶还挑三捡四,是三个对五个。

要三个对一个,邵氏和张氏先就争不清楚。

既然有五个,还会有十个……。

冯老太爷虽年老体弱,但神智还清明。听冯二奶奶说过,马上明白这对冯家来说是件大好事。他笑呵呵:“这个,明儿就去,”

他看着在本城宅第里当年的二儿媳,冯二奶奶忙点头,几个孙子送上参汤,因知道老太爷今天话要说得多。

老太爷饮过,精神更好些,再道:“和老太太好好说,言词卑躬些,再卑躬些。不妨实告诉她,可巧儿她为孙女儿寻亲事,看来少年们不少,余些,也给我们说合说合吧。她若答应,想来也肯答应一个两个孙女儿的亲事,我们明年晚些,老二家的,你和老三家的也带着孙女儿进京去吧,看老太太住哪里,她若不住侯府里,就和她作邻居,她若住在侯府里,你叫你长兄,”

冯家大爷在京中做官。

“再叫上你长嫂,时常去拜会吧。”

冯家爷们奶奶们都喜欢起来,谁不希望女儿们亲事嫁的好?

老太爷手边站着冯四少,轻轻给他捶着。老太爷怜惜地看他,先是自责:“我老了,见事不明,竟看不穿安府老太太的能耐。早知道是这样,小四也不必定亲,一起往京里去寻不是更好?”

他按住冯四少的手:“小四啊,看来我对不住你的亲事。”

“祖父,”冯四少笑容满面:“孙媳挺好,您可别再说这话,免得她难过。”幸好她不在这里。冯赵两家下定不久,老太爷又有一天不好,赵家也肯答应冲喜,也就成亲。

新媳妇害羞,今天没去安家。冯家也是安家回来晚的客人,冯四少虽初相中宝珠,但也体贴妻子,见回去不早,让人带话妻子早睡。

她在自己房中。

房中这样说话,房外悄悄围着姑娘们。她们正如蝴蝶般散开,抿着嘴唇心满意足。听了好几天安家来了贵客,今天才算真正见到。

本城少年就此黯然无光,如月亮边不发光的星星。

姑娘们有话,却不能明说。她们见房中说话不要她们在,心中有感觉,就在外面偷听,先来一个,再就一个一个的全围来。

进京,这真是件不错的事。

冯家的姑娘们和安府里走得最近,这时大家各回房中盘算,吃年酒时掌珠姐妹必来,请她们玩什么吃什么,大家更亲厚些。

宝珠在这个时候,也还没有睡着。

她辗转反侧,快把青色的帐顶看出一个洞,宝珠叹气:“唉……”

“姑娘要什么?”红花睡在床前,一骨碌爬起身来问。宝珠又红了脸,支支吾吾回答不出来。好在有帐子遮下脸,古人冬天放帐子为遮风,为安宁入睡,红花还不能见到宝珠姑娘的羞色,就重回她的热被窝,又殷勤地问:“是说了梦话么?”

“是吧,”宝珠回过话,不再言语。红花接上一句:“今天太累到,”宝珠就没再回。不久,红花入睡,宝珠睁开双眸,她还是睡不着。

她都说了什么,对着袁表兄的那些言语要是让他误会?宝珠心想这样可不行,千万的可不能让袁表兄认为自己对他有意。至于宝珠为什么不喜欢袁训,宝珠没有去想。

要去解释。

一定要解释自己并无他意,解释自己只是一不小心才那样说,但这一不小心是从哪里出来的呢?宝珠即刻就为自己想到开脱理由,这一不小心么,是出自对表兄大人的仰慕,哥哥么,难道不能一不小心的说几句。

她接下来转动心思,再想是不是还可以一不小心地,把红包多要几个?

红包快成了宝珠心病,让她就想着。

宝珠嘟起嘴儿,好吧,明天见到他,解释一番。但拿什么话解释呢,就说他为人太差,这个肯定不行,不利于要红包;袁训为什么差,宝珠也不去想,五个表兄在宝珠看来都是欺负人的,都差,不再需要找理由。

那就说他不招人喜欢吧?宝珠眸子一亮,对哦,他不招人喜欢,这就生生把昨天的话中嫌疑给解开。

可为什么不招人喜欢呢?

起夜用的小烛台上微火萤明,把宝珠侧影映上帐帘。宝珠看着自己的影子,一个一个的理由往外飞。

头一条,他不会恭敬宝珠。

本地的少年,如冯家如余家,全是挑尖的少年,虽然只在本城挑尖,但从余伯南开始,再到冯家四少五少六少,余下太小的不算,成过亲年长的也不算,见到宝珠不是姐姐就是妹妹的叫,拿有趣的话哄着,从来不敢像袁表兄那样。宝珠说一句,他要回一句。

宝珠记得很清楚,当时有几个对话片段。

宝珠说表兄是朵红花,表兄回:扎眼睛?

宝珠说表兄是人才,表兄一脸的陪笑,骂我?

那满面陪笑,现在想想是绝佳的讽刺。宝珠陡然一肚皮气又出来,对着帐顶子,刚才还有的三分睡意,也转为火气腾腾。

这是亢奋劲儿。

换成余伯南,他敢吗?

他一定说宝珠什么都对。

今天宝珠说积牡丹雪,余伯南只会笑,哈,牡丹花会死的,做一个提醒,他敢直接说这样不行,这样不能?

换成冯家的少爷,就是年纪小些的六少,也会说宝珠姐姐说得对。而五少就是面对宝珠说错,也会含笑不提。求亲不成的四少就更不用说,宝珠对的也是对的,错的也是对的。

安家的姑娘都生长在大宅门里,是标准的古代姑娘。不管是掌珠姑娘的要强也好,宝珠姑娘有时的聪慧也好,全都还是关在家里的那种。

寻常能见到的少年,都是家里挑过又挑,才允许进内宅的人,个个都是新新好少年。像袁训这样说话不客气的,宝珠头一回遇见。

头一个回合,宝珠自认没有赢。不但没赢,反而输在话上面,这岂不让她又生气?

以前她认为余伯南过于狂傲,见过袁表兄的出风头记,才知道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这狂傲的人另有其人。

还拿话噎宝珠姑娘。

气得她直想到快天明,才迷糊了一觉,红花把她叫醒:“姑娘该请安了。”宝珠睁大眼睛见窗纸放白,忙起来梳洗,难免有些匆忙,就又把对袁训的埋怨加上一层。

多加一个红包,过年要三个吧。

今天年二十九,没有重大事情必须会出去的事,大多都在家里准备过年。

早饭过后,安老太太还没起来。她昨天玩得开心,劳了神思早起说腿疼。姑娘们请安过后,就在祖母外间守着。

掌珠和邵氏在祖母常坐的暖阁里,忙着操办年事,又对请吃年酒的客人单子。邵氏虽不能,但婆婆身子不快,她要在这里侍候,就和女儿坐在一起。

张氏带着玉珠宝珠和丫头们,装待客的细果子盒子,这是招待至亲的客人,如冯家等人,全是姑娘们自己手装,自己端详。

另半边屋子,五个少年都在这里,没有客人,他们也来守着安老太太,有医生来看过,送出去,又在这里看着丫头熬药。

装了半天果盒子,又交出去。宝珠又拿起针线,开始做起来。玉珠无事,虽董仲现在那边,又无话直接上去对上,这里人来人往,又看不进去书,就看宝珠做针线。

见她捧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红布袋绣,玉珠就问:“这是什么?”是口袋太小,是香囊又模样不好。

“红包。”宝珠笑靥如花。

那边五个表兄一起心中有数,诡异地互看几眼。

他们的诡异不在宝珠身上,而在宝珠的话里。

四表妹说红包,当表兄的自然想到见面礼还没给。

为什么不给,这又要问到袁训身上。

阮梁明等人出京是匆忙的,全由家人吩咐。他们昨天还和袁训去游玩,没听他说一个字出来,当天回家,就有长辈交待,收拾东西去吧。

这一收拾,就是几天。公子们全是很少离家的,都兴奋莫明。带剑不?还要好马。路菜多备几个,再让贴身小厮弄些好酒路上好喝。

他们全是久受教导,不会忘记给从没见面的表妹们带见面礼。

家家都是拿得出来的,带些京里最新的首饰,或是饰件,就很是拿得出手。

但路上见面一问,才知道这见面礼还不能给,只能给公中的礼物。

袁训的见面礼,一旦给出,将是定亲信物。而除此以外,他又没有带别的见面礼。大家劝他路上置办,袁训大冷天喝着北风送自己上门,正不自在,一定不办。

最后只能大家都不给,但先时不给,后面袁训送出信物,别的人没有也难过,同时也许收到东西的姑娘还不知道这是信物,因为定亲须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等老太太进京后再下大定不迟。

那袁训无故送东西,只能假托是见面礼。

但好好的来时不给,中间给出来,这也让人疑惑。

于是大家全说有礼物,压在行李下面慢慢找。本来都没想到,但今天宝珠坐在那里,手中缝红包,嘴里说红包,表兄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没话答言。

四表妹是最小的,过年她管谁要都应该,五个表兄就看过来,默默地看着。

再笨的人也看出来四表妹昨天不高兴,因为没收到见面礼。

想想也是,后天年初一就是第二年,这算是旧年的礼物拖到新年才给,足的拖了一年。

见宝珠乐陶陶做完手中的,红花又送上红布,这一个稍大些,再次缝起来。表兄们数着,一共缝了五个,最后一个大得出奇,这个红包有一尺见方,钟引沛咽口唾沫,摸摸口袋,心想这个不是冲着我来的吧?

就踱步过去,打个哈哈:“四表妹,你这红包里要装些什么?”先问明白,让家人先备好,免得大年初一四表妹撒娇,给她玉她要金子,给她金子她又要银子,这还真没办法。

而且这个红包这么大,装完金子装银子,装完银子装玉,只怕还有空余。

宝珠见问,知道自己当面做红包有效,快快乐乐地道:“表兄,我这个里面要装金钱。”再添一句:“铜钱可不行。”

钟引沛抹冷汗状,刚才他出去接医生,头上有个帽子还没摘下,帽头儿上有块玉,就指着对宝珠道:“装这个行吗?”

怎么看那大红包,钟引沛怎么心中虚。

宝珠嘟嘴:“过年我只要金灿灿的金钱,钱铺里有换的。”那种给小孩子的,特意打造的金钱。

“……”钟引沛语塞,也不敢再站,灰溜溜状溜回原座,小声问道:“让人去办吧,不然后天要丢人。”

宝珠见他们耳语,心中更快活得不行。

见袁训扫眼过来,特意把手中红包举高,对着他晃晃,那意思,这个为你准备,专门找你要钱。

袁训状似无意的抬起两个巴掌,把一只手掌轻轻击打在另一只手掌上。

宝珠黑下脸,不给钱还想打人?她气呼呼:“红花,再取红布来,我这个还太小,再做个大的。”

五个表兄除袁训外,另外四个都小生怕怕状,不敢看娇憨的四表妹。他们不是给不起,是四表妹此时实在有些怕人。

她要做个多大的?

红花解开他们的疑惑,在红花看来,姑娘手中的红包就足够大,一尺见方,已经像个小型面口袋。

“姑娘,您要做多大的,我去库房上让他们量出来。”红花问。

宝珠鼓起腮帮子:“和装米面的口袋那样大,就可以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