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,订亲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四月初的一天,宝珠一早起来,见红花又不在船舱里,自己微微一笑,掀被下了地。“吧嗒,”红花从门帘子外钻进来,小脸儿上全是满足:“姑娘早,姑娘知道吗?两边岸上的杏花比昨天的还要大,这杏花的品种我认得,”

“给我打热水,”宝珠佯装嗔怪:“天天杏花有那么稀奇?”红花不再多说,又跑出去。宝珠独自轻笑,初上船的那几天,她也爱看岸上风景。但半个多月过去,除了水声就是遥远天际,宝珠就很少上甲板。

唯有红花和丫头们还当成个宝。

卫氏端早饭进来,宝珠梳洗过坐下用饭,红花收拾床铺,扯起藕荷色轻绡素面的绫被,又见到枕头边有一本书。

“姑娘昨夜又用功了?”红花不认字,也就很讨好。

宝珠有了笑容,自认为也很得体:“我用的什么功,我呀,不过是打发钟点儿。”红花恭恭敬敬地把书放回桌上,见有一个字仿佛认得,就念:“王广……”

“那是王广么?那下面还有一个字你怎么讲?”宝珠手中粥碗叮当响了一声,是勺子落进去。笑得浑身颤抖:“那叫王摩诘诗集。”

红花认认真真地盯几眼:“原来是王摩诘,我还以为是王广林……”又去收拾床。宝珠忍笑吃完饭,红花请她上甲板看飞鸟,宝珠说不去,让红花自去玩耍,免得到了京里再想看这个不容易。

红花出去,卫氏去浆洗衣服,船上不如家里人手方便,各房姑娘的衣裳,都是贴身侍候的人去洗。

宝珠习惯的桌前坐下,映入眼帘的还是那本王维诗集。随手翻开,见有个折角,那页的诗,是红豆生南国。

这书也是玉珠的。

宝珠最近借的书,内中多有相思之意。

好在玉珠不察觉,她自己看书也是不分妍媸,更不管宝珠。

这首寄相思的诗,宝珠已看了两、三天。由座处可望到船舱外,见天江一色,青碧无间,这让人心情爽朗的江面上,宝珠自然恢复很多。

袁训那夜给她的安全感将一直存在下去,但宝珠已决定顺应境况,不再做自己个儿的乱想。

她也后悔的,后悔自己不应该小瞧京里的人。她当时心态并不是小瞧京里的人不好,而是小瞧了京里的人素质。

当把小侯爷等全不放在眼里,这个,也叫小瞧。

好吧,就吃了苦头。好在,就要过去。

“四姑娘,”梅英掀帘进来,道:“老太太让来说一声儿,咱们就要到了。”宝珠一惊:“这么快?”她虽不如红花爱上甲板,而且船上也有各种不方便,但一路行来,宝珠爱上这趟行程,更坐两个月,她也愿意。

这是建立在她们坐的全是大船,船在几层,每人一个大船舱,每天水菜由小舢板就地采购,晚上下锚,又就地钓鱼,无时不是快乐的。

梅英笑:“姑娘坐上了瘾?这也难怪,就是我,也有些怕就到呢。”

她不说自己爱这样坐船,反而说怕,勾起宝珠好奇心。宝珠就问:“梅英姐姐,你怕的是什么?”

其实已猜中几分。

“老太太买了我,不怕姑娘生气,待我的心不差于姑娘们调理这么大,这么些年我和老太太相伴,老太太想什么我就知道什么。如今去了京里,天子脚下的地方,不愁没有好丫头,我得退后了。”梅英惆怅。

宝珠却笑了:“我猜到了,是舅祖父打发来接祖母的人太中用,梅英姐姐你插不下手,竟然有怨气不成?”

又笑:“你放心,舅祖父的人如何能一直陪着,姐姐你不陪着,祖母怎么习惯?”

她的话说中梅英心病,梅英就红脸道:“好个四姑娘,人家把烦心事告诉你,你就这么说我,幸好你是厚道人,要是换成不厚道的姑娘,我死无葬身地。”

宝珠拍手笑:“玩笑话,我自是不乱说,又哪来死呀活的说法,让我告诉你吧,咱们去到京里,姐姐你忙的时候多呢。”

“姑娘快告诉我,我还能作些什么?”梅英忙请教:“这几天近了,老太太反而不太喜欢,我又不会劝解,其实在心里忧愁。要是知道做什么我先做了,讨老太太喜欢吧。”

宝珠未语暗忖,祖母最近心事重重,不但家人全看出来,就是丫头也一样的憋闷不住。宝珠还真的猜不出安老太太的心事,只当她离开那城,曾一住大半辈子,有了离情。

就先告诉梅英:“祖母多少年没回来,在船上是舅祖父打发来的人侍候,那是我们在船上,要什么怎么要,我们全是麻烦人的。又是舅祖父派来的,祖母自然和她们每日闲谈。等上了岸,舅祖父的人自然回去,姐姐你呀,不忙又做什么?”

“好姑娘,到底是你认得字,说得清楚。”梅英欢天喜地。又小声告诉宝珠:“我见老太太不喜欢,还以为是打发来的人说我不好,要打发我走,老太太不乐意,就此闷着。”

宝珠笑得不行:“你真是个人材儿,祖母拿姐姐当我们来养,我也这么看,白养大了你,怎么着也得打发个好女婿收些聘礼吧,”

梅英又羞红脸:“才说姑娘好,您又这么着说我。不是我大胆犯上,我烧香时,也保佑姑娘在京里寻个如意孙姑爷,就是我的香没白烧。”

这下轮到宝珠红脸:“不和你说了,你乱讲。”

“那我就告退了,”梅英说了一句官场上用的话,她和宝珠都笑:“我还得告诉大姑娘和三姑娘去呢。”

宝珠的船舱,还是和在家一样,离安老太太船舱最近,梅英就先来到这里,又无事在船上和宝珠说话多,又知道老太太选定的养老人是四姑娘,以后诸事要靠四姑娘,四姑娘又不尖酸为人宽厚,心里话肯告诉她。

见梅英离去,宝珠颦眉,祖母的心事是什么呢?按理说回京来,南安侯府照顾更为方便,她应该喜欢才对。

想不能就丢下,又取出衣内戴的那小小玉蝉。

后来给卫氏看过,又侧面打听姐姐们都没有。这也罢了,祖母给东西为压惊也正常,但晚间宝珠睡不着,思念袁训时,总觉得这东西上散发出的味道,和袁训身上一模一样。

她笑话自己相思太痴,自劝自己要改。又有时电光火石般一闪,想这东西闻着和袁表兄气息相仿,难道是男人戴过的?

祖母不会处置事情错到这种地步,宝珠只能想这是祖父以前用过的东西,再不然,是自己父亲的旧物。

宝珠和卫氏一眼看出来,这东西雕刻精细,但玉质并不出众,实在不像祖母从侯府里带出来的东西,说是安府以前的东西,倒有可能。

又半个时辰后,所有人齐聚老太太船舱。

邵氏一进门,满面陪笑,先偷看婆婆神色,见她笑容比昨天多,邵氏松口气。对于一个和婆婆关系不好的人来说,要不是为了女儿掌珠,邵氏宁死也不肯离开那城。

这次前往京里,投靠的可不是邵氏亲戚,而是婆婆的娘家。

张氏却比她眼尖,一眼看出老太太虽有笑容,但眸中还有冷冰,像僵着什么在眸中,张氏心中格登,心想这一次带的还有许多银两,若不如意,即刻打道回程。

张氏有娘家人,临行前送到码头。张氏和他们约好,要收到张氏求救的信,就前往京里去接回。

现在就只有一点担心,万一婆母仗势不放,一定要给孙女儿京里定亲事,全她脸上的那层光,张氏就没有办法。

老太太现在一点儿不对的表情,都让全家人担足心。

最不担心的,就只有宝珠姑娘。

宝珠心思早飞岸上,想袁表兄会不会来接?若是他来接船,必定事事安排妥当,不会让家里人受半点儿委屈。

船就在各人的心思中,震动一下,靠上岸。

“老太太,侯爷亲自上船来了,”安府的人还没有起身,路上服侍老太太的南安侯府老人,满头白发,看上去十足是老人的齐氏,在窗口笑回。

齐氏据说是老太太闺中时侍候过,南安侯就打发她带人前来。齐氏知晓老太太的喜好,又和老太太没事就一处嘀咕,嘀咕完老太太就更爱走神,才惹得梅英多心。

这句话,让船舱中人惊动不已。

邵氏张氏惶急起身,惴惴不安地唤道:“母亲,”多少年没这么亲热称呼过,此时怕见侯爷的奶奶们,又把旧称呼想起来。

掌珠为首,带着妹妹们避到侧边站住。奶妈丫头们跟在后面。这个时候,脚步已过来。听步声,急促表现出主人的焦急。

然后有人道:“妹妹在哪里?妹妹在哪里?”

“侯爷您慢着些儿,老太太在那边的船舱里,”有人跟来,这么回话,嗓音洪亮直到舱中。

安老太太如梦中醒来,颤巍巍站起来,满是皱纹的面上滑下泪水,也同样迫切的望向舱口。

一个人大步匆匆而来,踏得船板作响。

“二妹!”那个人站住,光线在他背后,但他面容还是看得清清楚楚。他看上去比安老太太来得年青,皱纹较少,兄妹面容相似有七分,从他眸中关切来看,南安侯和安老太太以前感情就相当不错。

“兄长!”安老太太大哭着扑上去要拜,南安侯也落泪不止,把妹妹扶住。他带泪,但认真的端详她的脸面儿:“瘦了好些,”

大家面面相觑。人人知道老太太最后一次归宁,兄妹最后一次见面至少十数年前,这十数年前和今天的相比,瘦了好些……

让人怎么说才好。

船舱里,老太太哭声如少女般,嘤嘤轻泣,泪落不干。南安侯没有哭声,却一直泪落如雨。这哭声,如杜鹃泣血,又如秋雨凄迷。惹得女眷们都纷纷落泪。

邵氏是心酸的泪,邵家大爷要有这样的肯支持,邵氏也不用很多年心中难过。然后,她和张氏一样,又有解气,原来这位婆婆也有心中的酸痛。

再然后,她和张氏心头均痛,没有丈夫,大家一般,谁也别笑话谁。

张氏则也有心酸,为了孩子跟到京里来蹭婆婆娘家的光,容易吗?

身边有哭声起来时,安老太太才拭泪水,对着南安侯重新行礼,展颜有泪而笑:“应该喜欢,我不该哭。兄长,来见见我的姑娘们,可是个个都不错。”

南安侯出笑,笑时面上一样有泪。他后面转出钟留沛,送上帕子。南安侯随便擦了擦,又让钟留沛先见礼,然后邵氏张氏带着姑娘们拜倒:“见过舅老太爷。”

到此,也有些心服。

舅老太爷颇有威风,老太太和他兄妹情深,得他照顾,让人艳羡。

……。

一带院墙外面,有匹快马驶来,上面坐的人高声叫:“四爷,侯爷陪着老姑奶奶已过了城门。”钟引沛答应着,让几个家人:“把鞭炮准备好,”姑祖母返京,这是祖父相当重视的一件事。事先让钟氏兄弟陪着袁训去相看,顺便把在京里怎么住,又征求一下安老太太的意见。

不要说住处是南安侯自己多次来看过,就是侍候的家人,也有一部分从侯府拨出。

当车轿可以看到,鞭炮声就响起。安老太太在轿子里乐,又回忆旧事:“还是京里的鞭炮声响啊。”

宝珠姐妹是都不满意的。

她们三个人坐一辆车,丫头奶妈在后面。从下码头的路上,掌珠就频频揭帘子往外看。她知道这样不好,可还是要看。而掌珠不看的时候,玉珠就凑到帘子缝处,一样往外看。只有宝珠看似没动,却和姐姐们心情一样。

她们看的人,还是没来。

下船后,码头上除了侯府的家人,就没有见到阮梁明、董仲现、袁训的身影。

“莫不是不知道我们今天到吗?”掌珠这样为阮梁明开脱。

玉珠眉眼儿含三分冷冽:“想是有事绊住了吧?”

宝珠则无话可说,以她来看,袁训不来也不应该。

但宝珠随即庆幸,心情己调整,就是见到多出来袁表嫂,也能坦然以对。

有祖母的家世,和亲眼见到舅祖父和祖母的兄妹情,宝珠三姐妹都有理由相信她们的亲事不会太差。

三姐妹又都生得好,除了个性强、书呆子外,没有别的明显毛病,不愁出嫁。

见一道新刷过的四合院出现车外,而车轿也停下来,玉珠叹气:“不来就不来吧。”掌珠郁闷,想找句话来说说,就拿四妹来开玩笑:“想是宝珠要金钱把表兄们吓住,他们怕来又要给钱。”宝珠忍无可忍的一笑,同时娇声嚷道:“我可再不给他们拜年,要一回我很是足够。”

其实原话是,再也不对袁表兄拜年,让别人管他讨要金钱去吧。

这个时候,新的疑惑又浮现出来。

院门外,是钟四表兄;码头上随南安侯的,是钟三表兄。以南安侯这样的重视,大表兄二表兄怎么不来?

还有南安侯夫人,难道也不来露个面,在丈夫面前讨个人情?

姐妹们没有互相商议,但都这样想过。见有人到车前来,却是四表兄:“妹妹们好,本该请妹妹车直接到二门下,可姑祖母说新家新院子,请妹妹们下车,从大门上走一遭,认认门吧。”

姐妹们就笑着下车,和四表兄见礼,而这个时候,旁边又有哭声出来。

一个满头白发的婆子跪到安老太太面前,大哭道:“我的姑娘,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,如今还能见到,这是我哪世修来的福气。”

安老太太搂住她肩,亦是大哭。

“这是什么人?”掌珠是最大胆不怕说话的,就问四表兄。钟引沛小声道:“这是姑祖母在家时,最爱的点心婆子。”

掌珠不再说话,内心羡慕不己。想母亲只有自己一个,只怕也做不到几十年的使用人也给自己调派来。

南安侯在旁相劝,大门内听到哭声,又出来几个蹒跚的老家人。她们都和安老太太差不多的年纪,都有白发,手上有劳作的痕迹,一起大哭喊着姑娘。

玉珠又叹气:“舅祖父真体贴。”

“这些,是曾祖母房里的旧人,都侍候过姑祖母。”钟四说的曾祖母,是南安侯和安老太太的母亲。

宝珠也就随着感动,落下几点泪水。

还没进门,这一手把邵氏张氏全震住。她们暗自灰心,想老太太算是有福气的,到老了回家来,还有胞兄这样的对她。以前和老太太不和时,还背后说她再不对人好,谁养你的老。现在看来有南安侯在,老太太一世不用忧心。

船上没有仔细地看,此时大门上日头正好,邵氏张氏从侧面打量舅老太爷。见他身形不算高大,却威势压人。

想是当久了高官,自然生出来的。

正是这自然生出来的威势,比那随便拉来的铁塔壮汉都要慑人。邵氏:“唉,”自家也有兄长,和南安侯一比,不说比富贵比官职吧,就是这一份儿待老太太的心意,也是半点儿没有。

张氏和娘家人还好,但想到兄弟们虽好,弟妹们从自己守寡后,就言语不善起来。兄弟们不能阻止,而自己也不能以此而让兄弟夫妻不和,走动虽有,却是没有这样的亲厚,也感伤起来。

“好了,姑娘回来了,丘妈妈你不要再带头哭,看你把姑娘招得。”南安侯这样的笑,还以旧时称呼来叫安老太太。

被他称为丘妈妈的人,是最老的一个,瘪着嘴,牙掉了近一半,强行忍泪道:“是我的不是,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……”

一个两个全这样说,南安侯笑着打断:“今天是喜日子,多说吉庆话吧。姑娘回来,再也不走,你们有多少思念说不完?”

安老太太也笑,大家擦眼泪,请老太太进正门。

老太太没走前,先看向侍候的人。还是从京里早出来的齐氏走上前,把手中捧的安老太爷牌位送上去。

老太太自己捧了,一堆老家人又来见礼,姑爷姑爷的叫个不停,再哭了半天,这才有人劝住,簇拥着老太太走进正门。

京中的四合院,安府奶奶姑娘们都头一回见。见过了影壁,就更加的好看。脚底下是青石板,缝中生出青苔,这是旧院子新粉刷。

“有位御史调外官,我来看过,买了下来。”南安侯陪着妹妹,把他认为好的地方指出来看:“家人收拾时,问我要不要把旧花篱拆了,我说你最喜欢这些自然韵味,留着吧。”

花篱在日头下面斑驳有影,杏花如云,支在头顶上,微风吹动,似碎锦断帛般往下落。有池子,碧水洗淘得干净,游鱼不怕人,成堆的聚在人影中。

但院子不大,京中寸土寸金,都可以想到。一共两进,外面住下孔青和家人,设下大厨房。老太太住正房,带着宝珠。邵氏住东厢,带着掌珠,西厢,住下张氏母女。南安侯是满意了:“这样住,多热闹。”

邵氏张氏暗暗叫苦,以前在小城,婆母不待见,还可以避到自己院子里。现在好了,不是没地方,那些小榭啊,水阁啊,都可以住人,却偏偏住在一处,以后有个见面不痛快的,这就避不开。

可是又不敢讲。

大家重新见礼,南安侯着重在宝珠面上扫了两眼,见稚气不脱,却安宁端稳,当下点头暗想,这是训哥自己挑的,以后他家长辈进京,也好交待。

袁训今天不来,南安侯自然是知道的,老太太也心中有数。

带来的原有丫头婆子,这里除了侍候老太太的旧人以外,又有若干新人。南安侯对孔青嘉奖过辛苦,让孔青还让管家。厨房上人,安排的是旧人作主;又有针线上人,也是旧人作主……

这些琐事由南安侯亲自安排,足见他对胞妹的爱护。

梅英吓得正不敢说话,见老太太唤她单独见南安侯,道:“这是个好丫头,我要给她找个好人,长长久久在我身边。”

南安侯颔首。

“老太太!”梅英顿时就哭了,抱住安老太太膝,心中担忧也全然飞去,老太太并没有忘记自己。

正在热闹,钟四小跑着进来,手上拿着一个拜贴,笑道:“忠勇王府来了人,”邵氏张氏都一惊,见南安侯和老太太一起问:“来的谁?”

“是行三的小王爷常林。”

南安侯就起来去迎接,安老太太也不敢怠慢,行装还没有换下,就这样风尘仆仆的往外面迎。她后面,跟着是几个旧人,梅英等人一概怯场,不敢跟去。

邵氏在后面害怕:“弟妹,我们可往哪里躲避?”她见到余大人,还觉得这官就不小,又见到南安侯,更像当官的见皇帝,一颗心早就怦怦乱跳,哪里还经得起见王爷小王爷的。

张氏一样慌乱,推女儿:“玉珠,我们回房去,我们住哪里来着?”吓得把住处也忘记。

掌珠却道:“这是来看祖母的不是吗?他要进来,我却要见见。”

话还未了,让邵氏打断:“小王爷还会进咱们这家来?不过门上经过,见到这里乱,问一声,人家肯定是认得舅老太爷的人,问过不就走了。”

邵氏想,千万别进来,听上去就怕人。

掌珠就目视妹妹们,见她们挑高了眉往外看,都有好奇心。

没多久,玉珠笑道:“看祖母回来了。”房外,安老太太身边走着南安侯,又走着一个中等个头儿,却风姿不凡的青年。

这青年约有二十来岁,气度与阮梁明等人又不一样。但在宝珠看来,倒和袁训相同。

他们正边走边笑,安老太太喜悦地道:“你祖母太多情,我才来,行客拜坐客,应该我明天去见她,她就打发你来了。”

“您进京的日子,我们是从侯爷这里打听,祖母嘱我记着,让我送使用的东西来,说我忘了,就要打我。看我来得正是时候,回来讨不到打。”青年语调轻松,很是恢谐。

他轻松的往里进,房里乱进一团,邵氏张氏强行扯着女儿们乱钻:“屏风后面,内室,内室在哪里?”又骂丫头:“不知道侍候,快把姑娘们请进去。”

梅英等丫头,也跟着一古脑儿全进了去。

虽进去,却都在偷听。

听外面安座,南安侯请小王爷上坐,常林一定不肯,坐到客位上,让人送东西进来,他自己念礼单,指出哪些是祖母特意交待的,又指出哪些是给安府人的礼物。

“既这么多情,就见见妹妹们吧,也该见见,以后在京里总要麻烦到你们,一味回避也无意思。”安老太太喜气洋洋,让人请出姑娘们来见客。

这虽不是表兄,却是老太太以前闺友的孙子,也算兄长。

一句吩咐下来,内室中又乱成一团。头一个掌珠是不怕见人的,心想阮家表兄已是人物,小王爷又能有多好?抬腿要走,让母亲一把扯住。强按掌珠坐下:“你的头发毛了,我再抿抿。这首饰,也歪了。”

张氏和卫氏让她提醒,也跟着打扮玉珠和宝珠。

宝珠忍笑悄声:“幸好是小王爷,要是见到王爷、殿下的,是不是要赶着鸭子上架,才可以得见?”

掌珠和玉珠就都嘻嘻笑起来。

姑娘们出来从来是晚的,外面的人也不着急。常林坐着和老太太说闲话,约一刻钟后,才听到紫檀木刻泥金山水的大屏风后有动静。

动静一出来,他先站起来。

“哎哟,使不得,全是妹妹们,你坐吧。”安老太太初回京,不但在家人面前展示自己有个好兄长,还得到旧闺友很大的助力,把她喜欢得皱纹缝填平近一半儿。

常林还是站起来,且道:“总是头一回见,怎么好叫妹妹们说我无礼?”南安侯没有插话,但抚须在笑。

以小王爷之尊,他却没有起身。安老太太没起身,是清楚常林的身份,是她的晚辈,此时不论国法。

而南安侯没站,是他和忠勇王熟悉,两家原就世交不拘礼节,还有常林排行在三,并不是王世子。

屏风后听到小王爷已候着,姑娘们早鱼贯而出,怎么能让小王爷等?

常林来看她们,见头一个出来的,大红罗衣粉红罗裙,眸子明亮中迸出神采,气质上一看就是大胆的人。

眉梢高挑,主显泼辣。

第二个出来的,水色罗衣水色罗裙,眼角处有出尘之态,好似谪仙降下凡尘,又对凡尘有不满。

这是个清高的相貌。

第三个身量儿还不高,稚气犹在面庞。杏仁儿眼乌溜溜的,微有转动,又见到常林看过来,忙收回往外看的眸光,但又偷偷扫一眼院中浓荫。

三个姑娘三个相貌,没有半点儿相似的地方。这让常林想到自己兄弟们,也有几个容貌似别人家的,其实是隔母隔了房头。

头一眼,常林断定,这些都未必是安家祖母的血脉,是别人肚子里钻出来的。

他才奇怪怎么三个姑娘都往外看,当然就数最小的那个看得最多,又见姑娘们眼光放在他身上,一瞥就走。

掌珠终于灰心,阮表兄没来。但随即神采飞扬,小王爷兄长虽已青年,但这样的人物能来一个,还能再来第二个。

玉珠幽怨顿生,董表兄竟然是个骗人的。须知道表兄们不上门,姑娘们总不能上门去请。罢罢罢,不来就不来吧。

他即无意抱琴来,何必倚门作相望?

宝珠则眼睛骨碌碌一回,骨碌碌又一回,那眸光越过常林,恨不能把地上树荫看成袁训。她小脾气上来,岂有此理,一面也不来接?

明年找他讨金子去,给金钱决不可以把自己打发!

宝珠又忘记她打算再不向他拜年问好。

三姐妹都以为自己能忘记,但片刻后又要想起,片刻后又想忘了吧,谁又稀罕?陷入这样的矜持矛盾中。

这骨碌碌的眸光,让常林也下意识往外看看,外面空有院子和搬东西走动的家人,又看的是什么?

哦,她们才到家,对这里好奇。

这一天安下家,又收拾房内摆设,从主到仆都没有半点儿闲空。又有南安侯府的亲戚来送东西,老太太以前的几家闺友,嫁在京里的也来。

阮家董家也前来,但来的是家人,代传老太太表姐等人的话:“知道忙,先收拾着,不必就回拜,等乏劲儿歇过去,就送请帖,请来做客吧。”

掌珠和玉珠都小得安慰,忙,所以不来。又恨,知道忙,还不来?

但真的是忙,也就丢开。

……

“红花,把美人枕放正,”宝珠手扶着古铜香炉,吩咐红花。这是第二天,还是没有收拾清楚。

舅祖父南安侯安排算是周到,摆设全一新。可他的安排,是按自己妹妹当年在闺中的喜好,对姑娘们喜好半点不知,就是知道,也不会理会。

而姑娘们喜爱的摆设,有些早打包先随船进京,又要取出来解封,又要去找,找是最麻烦的,因不知道要的东西压在库房的哪一角。

是以这才第二天的早饭后,各房还是在忙活。

红花依言摆正,从床上下来,经过窗户时往外瞄瞄:“姑娘,又有客来了。”见孔青带着两个人进来。

只得两个人的客人,就是一个主人,一个跟从。

在昨天来拜的客人中,算是寒酸的。

红花多看几眼,见孔青恭恭敬敬,半哈着腰,后面走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妇人,红花就咦上一声。

“你认得客?”宝珠调侃她,又咦什么?难道是见到熟人。

红花哈地扭头:“来的客头发全白了,但面庞呢,却还是年青的。”

宝珠亲手安放自己的笔架,道:“这也是有的,天生白发的人也可以见到。”梅英就进来了,悄声又急切地道:“四姑娘快换衣服,老太太让见客呢。”

这并不奇怪,从昨天起,虽不是逢客就见,也出去见了好几回。

宝珠就答应,红花去取衣服。梅英又道:“红花,取最好的,把四姑娘端午节下的衣裳换上,再首饰要最好。”这样说还不算,她就留下来帮宝珠梳头。

“早上才梳过,又梳多麻烦?再说那客能等得?”宝珠让她按在梳妆台前,这样道。话音才落,见齐氏和老太太的陪嫁,在安府呆上多年的施氏何氏一起进来,说四姑娘我们帮你收拾,加上梅英四个人,把宝珠早上梳的头发打开,又重梳了一个,看上去更加的美丽,又给她首饰满头。

那只玉蝉,以前是佩在衣内。换衣时,齐氏陪笑:“这是老太太给的,不如放在外面的好看。”宝珠也陪笑:“祖母竟单给了我,问过姐姐们都没有。”包括梅英在内,四个人全抿嘴而笑,把玉蝉取出放在衣领下面,也不用红花,四个人拥着宝珠出来,去拜见新到的客人。

客人如红花所说,面庞年青,但发已早白。

她的衣着,是来的客人中最不好的,是普通的布衣。但她的举动,却安详过于别人。她像是多些年都不笑,打骨子里透出清冷味道,和玉珠的冷大为不同,但见到宝珠拜倒,安老太太笑道:“这就是四丫头。”她扶起宝珠,细细看了肌肤和面庞,居然有了一笑。

“好。”她言极简单,就这一个字。宝珠项下的玉蝉,她也看在眼中,就有了笑意。

随即,宝珠让扶进来。卫氏去找东西,从后门进来,问:“过节的衣服穿了,过节可穿什么?是什么客,这么的要紧?”

宝珠也纳闷:“不知道,说是袁家婶娘,可姐姐们都不在,独有我见。”一语未了,就见到卫氏手中的东西,宝珠惊喜的笑:“我的绣花绷子也带了出来?”

“凡姑娘常用的,我全打了包送上船,这不才取出来,从明儿起,收拾东西我和红花来,姑娘认真静心,做做活吧。有客人来见,也气质文静。”卫氏处处为宝珠想的周到。

“哎哟,”红花推着个大瓷瓶进来,又险些撞到头。

这样一闹,宝珠把心中疑惑丢开。

掌珠和玉珠后来知道有客来,只宝珠去拜,大家打听过那客衣着一般,从人不多,没当成重要的客,就不理会。

到下午时,南安侯又过来。邵氏和张氏从窗户眼里张见,忙让女儿们来看:“舅祖父太盛情,又给你祖母带来几担子的东西,那上面蒙着红布,后面跟着……媒婆?”邵氏和张氏在东西厢中各自惊呼出声。

四担子的礼物,上面有红布,这是喜事订亲的标志。而走在担子旁边的,是两个摇摇摆摆的官媒婆。

这是向谁提亲?

邵氏和张氏在南安侯过去后,不约而同的溜到耳房后,从后面门进到老太太房中。她们匆匆忙忙,又好似做贼般鬼祟,全然不避齐氏等人,站到屏风后面听。

宝珠!

宝珠要订亲?

这这,也太急了吧。这才进京,没好好歇息一天,就定宝珠亲事,这是哪一家,这么的着急?

又盏茶时分后,该知道的人全知道了。

齐氏等人奉老太太命去告诉宝珠:“恭喜四姑娘,姑娘要大喜了,老太太说,从明天起,把姑娘嫁衣先收拾出来,奶妈你要清点姑娘的嫁妆,可是全带了来的,再和老太太那里对一对,老太太另有准备嫁妆,这亲事是今年要过门的。”

卫氏和宝珠一起魂飞魄散:“袁家,哪个袁家?”倒不是不愿意,而压根儿没想到。

这种速度,是让人吃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