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章,惊闻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宝珠从呆怔中醒来,见房中只有自己。奶妈不知道去了哪里,像是她离开的时候说为自己去烧香。

女眷们都爱烧香念几句经文,这里的小佛堂是昨天晚上祖母带着全家人一起去认的,还现场烧了平安香。

齐氏等人离开时的话还在耳边,她们笑语:“四姑娘,就是您的袁表兄家,是见过的,知根又知底,知性又知情,您放心了?”

宝珠苦笑,这能放下什么心呢?

除了见过以外,别的知根又知底,表兄他是哪里原籍,家中人口若干,无父却有多少亲眷,可有姐妹,可有兄弟,这些全不知道,说什么知根又知底。

而知性又知情,倒还扯得上去。至少宝珠知道袁表兄算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汉,这是在宝珠心里,还有就是,表兄实在凶!

凶的不得了,而且是亲眼所见。

这门亲事定的,换成任何人都会突兀。

一般姑娘们大了,家里开始走媒婆。这时候,就有“好事人”装作无意的知会一下:“给姑娘寻亲事呢,今天说的是哪一家,”

这一家来求不成,过上几天,又有一家出来。

很多夫妻洞房前没见过面,但不妨碍他们互相知名。

像宝珠这样上午相看过,下午就定亲,还定的是熟人,而那熟人明显走时就已有数,独宝珠蒙在鼓里,让她如何不惊,如何不恼?

玉蝉已取下,丢在宝珠床上。宝珠有十分的把握,认定这东西原是袁训之物。那上面有他的熟悉感,兴许是打小儿起就贴身而藏。

这还怎么带!

偏不带,偏取下,偏……宝珠哀哀怨怨叹了口气,似哭不哭的对着自己撒了个娇:“气死人了。”

红花走进来,她还在搬东西,双手抱着个尺许见方的兽面银盒子,是个摆设。见到宝珠颦眉生气,红花劝也不是,不劝也不是,在红花心里,自从观灯节那天后,她觉得袁表公子很是不错。

红花喜欢这门亲事,在齐氏等人劝宝珠的时候,红花早跑出来对着小丫头吹嘘一通:“我们姑娘头一个定亲事,知道吗?这叫贤淑出了门。”

喜欢不尽的红花就在宝珠的眼皮子下面,蹑手蹑脚的抱着银盒子,轻手轻脚放于博古架上,再转身,手中不拿东西,也弯腰偻背,走得像三更在做贼,缩头缩脚的出去。

她用肢体语言表示红花不存在,姑娘只管恼吧。

红花不来劝,已把心思表露无疑。

宝珠啼笑皆非,顿觉小婢已有叛变迹象,就更把手中的帕子揉了又揉,在手指间搅了再搅。银红色帕子搅得如丝条状时,宝珠想到一件事。

观灯节那天,袁训护住她,他身量儿高,下巴压在她的额头上,虽没有直接肌肤相接,却彼此气息可以闻到,在别人眼中,和自己的心里,都算是肌肤已相接。

当时事急,自然从权。宝珠又才起相思,没想太远。现在想想,袁表兄从来到以后,就没表示有意,而走时更是不说,匆忙在自己进京第二天就长辈上门,当天定亲,莫非表兄他在怜惜自己,他在做负责任的事?

他怕自己嫁不出去么?

宝珠腾腾升起无数火气,把玉蝉捏在指间,骨嘟起嘴想,这太瞧不起人,这太……瞧得起他自己。

你问过宝珠愿嫁你吗?

安氏宝珠若定给别家,一定没有这么的心思。现在定的是她相思的那个人,她陷于情关中,原本不深,又让这亲事狠推一把,落入情关深处。自己有情,自然盼着对方同样有情。宝珠很快泪眼汪汪,见红花还没有进来,带着哭腔问那玉蝉:“我要你可怜么?你有问过我么?……。”

换成别人见到,还以为宝珠打心里不情愿。

情到浓处情转薄,这就是最好的写照。

“咳咳,”红花在外面咳嗽。她又抱了个东西来,并没听到宝珠说的话,但听到房中有哭似的噪音,忙先发个信号,红花要进来了。

再一脚进去,目不斜视,把抱着的又一个唐三彩安放架上,才讪讪望向自家姑娘。见宝珠姑娘扭身对着床内,那意思是不让人打搅,红花反而如卸重负,走出门悄悄松口气,再嘻嘻一笑去搬别的东西。

姑娘在害羞呢,这是红花所想。

……

很快入夜,京中的四合院里,大多天井石榴花,再就丁香、海棠、老槐树。月下木叶摇曳,没风也生出风,地上影子半吐半露出花模样,光低头看就是不少景致。

三奶奶张氏昨天还是享受这京中四月夏夜,今晚却倚着窗户,摇着团扇一副不想睡模样。玉珠洗过出来,只着浅青色罗衣,下系薄襦裙,奇道:“母亲白天还说累,不早歇着?”又手点自己鼻子:“是等我吧。”

回答她的,是张氏的幽幽叹气,好似月下有感而发。

玉珠就过来,认真端详母亲面色:“不高兴?是来了一天就想家了?”才洗过的头发黑漆漆的还滴着水珠,发下是标致的一副面容。

张氏见到就更伤心:“玉珠啊,你说我们是不是来错了?”她说的有气无力,好似大病在身的感觉。

“没啊,我挺喜欢这儿,祖母说端午节可以去看龙舟,又说比在咱们那城里安全,桥洞有这么大,一次可以过好几艘龙舟,看得喜欢,又可以抛彩头,”玉珠噼哩啪啦说了一通,才吐吐舌头,问:“母亲为什么不喜欢?”

张氏面现苦恼,把手中团扇揪来揪去:“那袁家,过年来时不显山不露水,几时相中的宝珠,我们竟然蒙在鼓里!”

“原来是这个,”玉珠明白了,笑道:“袁表兄的家境不是官,您还吃这个醋?”

张氏嗔怪的给个眼色,道:“你这傻孩子!你看你祖母相与的,和你舅祖母相与的,会有穷光蛋吗!袁家来求,你祖母就肯给,竟像是早说好的,就咱们不知道!”

“宝珠的亲事,您要早知道作什么?”玉珠觉得可乐。

“说你傻,你还继续说傻话!袁家要没藏着什么,我断然不信!就他说的那家境,你祖母会这么急的把宝珠给了人!她和宝珠又没有仇,倒给了那样不当官的一家子!冷眼旁观的,你祖母最疼的,还是宝珠。”

玉珠还是不放心上:“宝珠乖巧么,宝珠肯安静做活,大伯大伯娘都没了,祖母不照管宝珠,谁照管她呢?”

张氏抿抿嘴唇,她知道女儿说的有理。可再有理,张氏也有吃亏一等的心思。自己嘀咕道:“在家的时候,冯家来求亲,这老太太是怎么说的,哎哟喂,大的还没有聘,小的可不能许人,这掌珠和你都没有亲事,宝珠倒先占鳌头!”

她不是为宝珠抢先而不悦,说来说去,是担心袁家藏着什么而她不知道,错过玉珠的好姻缘,因此在这里闷着生气。

玉珠见哄不好母亲,就逗她:“那您如今也在京里,出去打听打听吧,看袁家是天上掉下来的,还是水里钻出来的,打听个清楚明白,才得放心睡觉。”

“我正想和你商议,”张氏有了笑容,玉珠度母亲的面色,吃惊道:“您还真的听我的话啊,我那是玩笑话。母亲您,在家里就不乱出去。如今在京里,更是水涨船高,南安侯的外甥媳妇,怎可抛头露面去?”

玉珠半打趣半惊讶的话,让张氏又是气又是笑,把团扇在玉珠手上拍了一下,笑道:“我就不是南安侯府的外甥媳妇,我也不能抛头露面去。”

“那您的意思是?”玉珠做请教状。

张氏微笑:“不是对你说过,让我跟进京,我是为了你,不过,我也有后着。我让你舅舅们托了几个熟人,在京里找到一个同乡,我正在想,让保柱明天去找他,打听打听这袁家,可是一个官儿,你说好不好?”

保柱,是张氏的心腹人,娶的也是张氏的陪嫁。保柱和保柱家的,都跟进京来。

玉珠刮目相看状:“不错母亲还能想到这么远,”

张氏佯怒:“还不是为了你!不为着你,老太太进京,我才不跟来。上面没了婆母,自自在在的在家里享受,岂不是好?”

玉珠嘻嘻:“原来不是为了跟进京来玩的。”

恨得张氏又给了她一团扇:“你这坏丫头,”又问:“我说的主意可行不行?”玉珠踌躇:“打听一下也好,但就打听了,宝珠这亲事也成了,”

“我自己难过行不行,也比憋闷着好。”

玉珠见母亲来真的,就认真回答:“但不知舅舅托的那个同乡,在哪个衙门,是什么官儿?”寻常闺阁女未必就懂当朝的衙门官职,但玉珠认字,因舅祖父是个官,问过余伯南,对官制多些懂些。

张氏取出一张纸条,玉珠接过,念道:“古树胡同口进去第三家,吏部主事方镜清。”她一乐:“这人名字够清的,”就不知当官清不清。

“可行么,”玉珠的字初时是张氏教的,但后面玉珠成了书呆子,玉珠懂的,张氏倒不懂,就眼巴巴地问。

玉珠把纸条还回来,道:“行是行的,吏部主事,六品官职,”

“才六品?”张氏失望:“我让你舅舅找个官大的,官大的,看他找的,这官还不比余家的大!”

“可靠就行。”玉珠告诉母亲:“主事官虽不大,却知道很多事,又是吏部里的,姓袁的官员有几个,他是一定知道的。”

张氏转嗔为喜,仔细收好纸条:“好好好,明天我就叫保柱去找他。”又手指桌子上:“带这些土仪去,你看行吗?”

桌子上摆着七、八个纸包。

玉珠气结:“您都准备好了,还问我作什么。”扭身走了,喊青花来擦头发。

为宝珠飞速定亲不自在的,还有对面东厢住的邵氏和掌珠。

邵氏就找不到这里有熟人,也想不到妯娌们联手。就问掌珠:“这亲事怪吧?”掌珠仰着个脸,半天道:“看祖母给什么嫁妆,到我的时候,也得一样,嗯,还得再多些出来。”

这一对母女想的,却是怕老太太多分给宝珠钱。

她们对于袁家的身份,没有怀疑的心思。

这个时候,卫氏走到老太太房外,对外面坐的梅英道:“我要见老太太,帮我通报进去。”梅英进去,即刻出来,让卫氏自进。卫氏进去,见安老太太已洗过,穿着一件棕色薄罗衣,倚在榻上看月色。

她身边椅子上,坐着那几个以前的旧家人,似乎大家正在说闲话。

“老太太,我有话单独和您说。”

齐氏带人出去,安老太太悠然的摇着扇子,眸子放在卫氏面上:“为宝珠丫头的亲事?”

“是,”卫氏不安的搓着双手,眸光对着地:“姑娘小呢,”下面一句怎么就先定亲的话还没有出来,安老太太接话道:“不小了,过了年十五。”

“可还是小,那袁家急着娶媳妇过门生孩子吗?”

安老太太犀利地道:“是怪亲事定得急吧?”

卫氏默然承认。

“那我可以告诉你,这门亲事并不急,”安老太太拿起榻前彻的茶,温热正好,一饮而尽,又这样道。

卫氏颤抖一下,抬起眼:“我猜到了,袁表公子过年上门,是为相看去的?”

“是啊,”老太太淡淡。

“那我们怎么不知道!”卫氏爆发出以仆对主不应该有的愤怒。莫明其妙姑娘让人相看了,而自己和姑娘都不知情。

老太太,这算什么!卫氏以眸光指责。

安老太太没有怪她,还是笑了笑,徐徐地用解释的口吻道:“你一片心思为姑娘,我岂不知道?可宝珠是我的孙女儿,你就忘记?”

卫氏不语,她虽承认这位老太太有功,也理解她持家数十年的不易,但这位老太太在姑娘小时,是不待见她的,卫氏永远记得。

当然,老太太不是针对宝珠,她是对三个孙女儿都不待见,不分彼此。

但掌珠玉珠还有母亲可依,宝珠却没处依偎,卫氏对这件事很有成见,一直窝在心头。

“袁家这亲事,是侯爷当保山,你还不放心?”安老太太的耐心并不多,以她身份,可以体谅卫氏的心情,却不能对她一直解释。

卫氏大胆的问:“那袁家到底是什么官儿?”

这话让安老太太皱眉:“他家长辈是很大的官儿吧,你放心,宝珠是我的孙女儿!”这是老太太第二次说,卫氏也听出她隐有不悦,卫氏就不再问,对着老太太跪下叩了个头,挺直身子后,*道:“老太太别怪我犯上,姑娘这亲事要有半点儿不好,我和您把命拼了!”

说过,再叩几个响头,恭敬的倒退出去。

安老太太不知是气是惊,怔住半天。直到月色幽静上来,才啐道:“这老货!”摇着扇子,她还是没有生气的表情,喃喃自语:“这袁家,是什么来头?”

胞兄南安侯硬作保山,说等以后自然知道。老太太原本是相信的,但让卫氏这么一闹,也有些没底子。

脚步声响,齐氏丘氏等人又进来。她们全是老南安侯夫人的人,看着老太太长大,或和老太太一起长大,南安侯爱妹心切,把父母亲旧人尽数给妹妹送来,陪着妹妹述旧,又颇能知妹妹心意。

大家重坐好,又说起旧事一二,正开心时,安老太太就问了:“侯爷让我把四姑娘许给袁家,这袁家到底是个什么人家,妈妈们可曾听说过?”

丘妈妈瘪着嘴:“这袁家啊,我倒知道一些。他来认亲的时候,侯爷常年在外,留哥儿说有旧亲上门,我说亲戚我最记得,别看我上年纪。留哥儿就说有这样的人,我说是亲戚不假,不过这亲戚远得不能再提,是咱们亲戚和他家亲戚曾成过亲,五服早出了,”

安老太太听得津津有味。

“留哥儿就对我说,这是宫里淑妃娘娘的同乡,淑妃娘娘照看他,娘娘在中宫娘娘面前有脸面,代他在太子府上求到事做,当时年纪才十二,也就领一份银子养他的娘,这孩子孝顺呢,我爱他这一条。”

安老太太也就明了,袁训却原来除却母亲是贵族小姐外,还是后面有人,宫中有人,身后又是太子,难怪兄长肯作保山。

她是世家小姐出身,知道牵扯到宫中的话,少说最好。就把话题扯开,大家看一回月亮,各自去睡。

至于淑妃娘娘为什么乐善好施到肯照顾同乡,因为同乡也太多,她要想照顾,光在京中的,她就照顾不过来。

又为什么照顾到才十二岁的年纪,就求到太子门下领俸银。而老太太今天见到的那位小姐,虽然布衣,却不像忧愁衣食,需要儿子十二岁就养家的人,这些都不必再问。

老太太原就知道袁训母亲的底细,现在又大概明了袁家的底细,心想凤凰岂肯配凡鸡呢,必然家世好,小姐才肯嫁。

她安然睡去。

隔不了几天,张氏也得知消息。那方大人肯念同乡情,把自己打听的告诉保柱,保柱回来学:“说是太子府上的人,太子很喜欢他,时常离不开他,又好学敏捷,太子举荐,在宫中教导公主们礼仪学问过,”

方大人知道的,只有这些。

张氏就告诉玉珠:“这门亲事好,太子府上的,”玉珠一晒,不放心上,由着母亲去难过。反正过几天忠勇王府上下请帖来,母亲去见过,就不会再忧愁。

……

“什么,她回来了!”说话的人一声低呼,手中玉杯落下。这是一个硬玉制作出的玉杯,主人又坐着,玉杯落地后滚了一滚,并没有碎,有人捡起,握在手中检视,且语含责备:“夫人您不必慌张。”

这个说话的人虽穿戴得好,却原先在旁侍立,因捡玉杯才走动一两步。而摔玉杯的人,则是满头珠翠,虽上了年纪,但衣绫罗而饰华贵,才是这房中的主人。

主人一身宝蓝色衣裳,上绣松柏寿星。她的面容看上去也似寿星,只见满面皱纹,浑然而不知年纪,有时候看上去像五十出头,有时候又像过了花甲。

听到仆妈的指责,她“腾”地跳起,扭半个身子,又坐下,脸儿朝外,怒容满面:“她还敢回来!”

这敏捷劲儿,又像近四十的身手。

当然,她怎么也不会是近四十的人。

她满面皱纹,又带着刻意保养的痕迹。但不管是皱纹也好,还是保养痕迹也好,都满含沧桑,像吃足了红尘的苦,又还在红尘中。

仆妇也不年青,是个老妈妈。把玉杯放回,见地上茶汁横流,暗中皱眉过,先不叫人来扫地,而是低声再道:“看您说的,老姑奶奶的娘家在这里,她想几时回来,就几时回来,这不是侯爷也回来了?”

那夫人听过,就更气得如一只鼓足了气的皮珠,直着眼睛片刻,破口大骂:“贱人,她还有脸回来,死了丈夫,死了儿子,可笑空有三个赔钱货,却没有一个从她肚子里过过,”

老妈妈听她骂得恶毒,更是皱眉。

这位夫人每每听到老姑奶奶这几个字,就气得不顾形象当场大骂。全然不想想,她自己也没有孩子,这府里空有儿子孙子姑娘孙姑娘,也没有一个是从她肚子里过的。

往外面看过,老妈妈再道:“您不必再骂,让人听到,岂不说侯夫人不像个侯夫人,”

这话更扎到那夫人的心病,她不再怒骂,而是呜呜掩面痛哭:“我还像侯夫人吗?有谁拿我当侯夫人看!”

“这不是别人看不看的,再不看,您也是这南安侯府的女主人,南安侯夫人。”老妈妈安她的心。

却原来,这个愤怒的上年纪夫人,就是南安侯的正妻,安老太太的嫂嫂。

哭声持续了没多久,南安侯夫人又恼怒起来,大声对外面道:“去叫大爷二爷来见我!”外面有人答应,南安侯夫人再对身边劝的老妈妈郑氏泣道:“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当我是个人!我白对大爷二爷那么好,有这样的信儿,他们却瞒着我!”

郑氏也叹气,南安侯夫妻一生就没有和气过,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又回京,在侯夫人心里又插上一根刺。

但是她还得劝:“这还是我那孙媳妇,蒙夫人的恩典,上个月进府里当差,才刚偶然经过园子里,听到一句,说老夫人的人,丘氏齐氏等,全去侍候老姑奶奶,像是不再回咱们府上,以后这月银就没有她们的,我这才知道,这不赶紧的来回您。您呀,听我一句劝儿,”

下面还没有说出来,外面慌慌张张进来一个人,是个青年男子,生得容貌清秀,带着大家公子哥儿的特征,进来就陪笑:“祖母,您这么急的找我作什么!”

南安侯夫人见到他,气更不打一处来,怒声道:“大爷以后是要袭爵的,可以不把我这老婆子放在眼里,论理儿,我也不是你的亲祖母,你可以不必理会我!”

大爷钟恒沛让骂得站住,摸不着头脑地问郑氏:“郑妈妈,祖母这是怎么了?”心想,撞的哪门子邪?

难道是祖父从回京里,就没有到过祖母房里,祖母这才见怪?

钟恒沛嘻嘻而笑,祖父上了年纪,能不能人事还不可知,祖母这年纪,必定已是不能,这还争什么,没什么可争的。

他正要委婉的劝上几句,说些祖父南安侯当外官多年,辛苦,需要静养,听南安侯夫人更怒:“我来问你!你姑祖母回京,你怎么不来告我!”

“哪有此事!”钟恒沛大吃一惊:“不可能!”又问:“这是谁说的!”

南安侯夫人和郑氏再都一惊,齐声问:“你也不知道!”她们是满面的不敢相信。

眼前的这位大爷钟恒沛,是南安侯府的二老爷所生,二老爷还有一个儿子,是南安侯府的三爷钟行沛。

南安侯的三个儿子,都不是侯夫人所生,皆是妾生,在身份上就旗鼓相当,你不比我高,我不低于你。

三爷钟留沛,四爷钟引沛,是大老爷所生。

南安侯家人称为侯爷,到有了孙少爷,不好再称呼原本的大爷二爷,南安侯的儿子又都出仕,就称为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。

三老爷无儿子,只有女儿。

南安侯夫人一生夫妻不和,原有一个大靠山,早去世多年,幸有娘家调到京里,还算撑腰。侯夫人对南安侯一生失望,又没有亲生孩子,为晚年计,刻意笼络下一代。

如今孙子长大,要袭爵估计与孙子有关,至少也看孙子出息人品。如果没有特别出息的,就论长幼。

四个孙子恒沛,行沛,留沛,引沛,出身皆一样,父亲作官又差不多,母亲又都是官小姐,南安侯夫人就眼睛盯着长幼,对二老爷所生的大爷二爷加意的好。

她听到郑氏说老姑奶奶安老太太进京,那是她一世的仇人,气得乱了行止。就把恨加到两个孙子身上,在心里骂白疼了他们,喂条狗见到有人靠近,也得汪几声吧。

这就叫过来本想骂,可钟恒沛却说不知道,大家一起摊开手,互问:“你从哪里打听来的消息?”

外面,又走来一个人。

这个人走得不慌不忙,却是二爷钟行沛,大爷同父同母的亲弟弟。

房里三个人盯着他,见二爷进来,施一礼,明明见到房中气氛不对,祖母兄长面色都变,钟行沛还是笑眯眯:“给祖母请安。”

又给兄长见礼。

“二爷来了,”南安侯夫人面色古怪:“看二爷的样子,像是听到了什么?”

钟行沛也不隐瞒,笑道:“回祖母,正是听到一个消息,本想打听清楚再回祖母,祖母就叫,我既来了,少不得要说。”

“你说吧。”南安侯夫人深吸口气。此时的她面色平静下来,但心中波涛起伏。她怕听到的消息是真的,她怕自己气死过去。

“回祖母,您可别生气,”钟引沛打个哈哈:“姑祖母她老人家已进京,哪天到的我不知道,但已安置下来,祖父是天天过去,据说,接船的,是三弟和四弟。”

南安侯夫人面色骤然灰了,一口气噎在嗓子眼里,那眼神儿无声痛恨,眼看着气就要上不来。

“夫人!”

郑氏扑上去掐她人中,掐出一道紫印子,才把侯夫人的面色掐回来。又让人倒热茶,寻医生,房里顿时鸡飞狗跳。

钟行沛这个时候,扯一扯兄长袖子,兄弟两个悄步儿往外走。

到了外面浓荫下,钟恒沛问弟弟:“你知道,怎么不对我说?”

“哥哥猜我怎么知道的?我们家里的人全嘴紧,祖父不在家,我们和祖母走得近,他们才不告诉我们。是我前天出门,见到忠勇王府的小王爷,他对我提了一提,当时把我吓得魂快没有。哥哥你想,祖父回来,一天没到祖母房里。而祖母拿硬气,也不往祖父面前请安。当年是什么旧事,你我没出生不能知道,问母亲,她又支支吾吾,不知道是不知道呢,还是不肯说。如果祖父和祖母继续这样子不和下去……”

话到这里,钟二爷停下来。

钟恒沛马上急了,搓着双手:“这这这,”又想到一件事,问:“真的是三弟四弟去接的船?”钟行沛点头,再道:“不但接船,而且你猜怎么着,过年三弟四弟不在家,你我问过多次,祖母说是大伯的孝心,打发他们去见祖父,在祖父任上过的年。其实呢,小阮小董都跟了去,还有那个太子府上的袁训,他们五个人,一起在姑祖母家里过的年!”

“啊啊啊!”钟恒沛更焦急,这说明什么,这说明他在这府里也成了陌路人。而三弟四弟,才是祖父心坎上的人。

祖父就要归田,谁袭爵呢?谁来袭?

袭爵的人,当然是祖父亲上折子,亲笔写在上面。皇上再查德行无亏,这就可得。

“你怎么全知道!却不早说!”钟恒沛恶狠狠。

钟行沛淡淡的笑:“祖母和祖父一生不和,祖父常年在外,有曾祖母的一帮子老人在,祖母有娘家帮着,也没能把持着这个家,就和我们好,家里人全看在眼中。你我兄弟想在家里打听个什么,难上加难!这是我听到姑祖母回来,祖父必定去接,但三弟四弟也有份去,我心中不服。我就想到过年他们不在,回来后问他们去了哪里,又不肯说。可巧了,过年我去阮家拜年,见小阮不在,这是素来和他们一队的人,我当时想,他那一队里,还有个小董,我让小厮去套小董小厮的话,果然,他们加上袁训五个人,全去的一个地方!”

“姑祖母那里!”钟恒沛倒吸凉气,此时,他不但相信,而且有让人装在葫芦里之感。他到此时,也明白兄弟的话。

“你我在祖父眼中,并没有位置啊。”钟恒沛头疼。钟行沛默然:“如今之计,就是赶快打听到姑祖母住处,赶快去请个安的好。”

钟恒沛又开始牙疼:“那祖母知道,岂会喜欢?”

“我们不去,祖父就不喜欢。”钟行沛道:“上折子的,是祖父还是祖母?”

钟恒沛还是犹豫不决,吞吞吐吐:“二弟,不瞒你说,我许给你的东西,一件不会少。只要哥哥我袭了爵,我就按祖父照看姑祖母的样子对你。祖母对我说,她虽不能上折子,却能请出她娘家为我活动,”

钟行沛冷笑一声:“这个我信你,不过咱们也早说好。你若不成,就得全心帮我。现在我对你不薄,凡有的消息我全告诉给你,哥哥你要怎么做,却不与我相干!”

说过兄弟分开。

他们是成年爷们,不是闲人,自去忙活。

到晚上,钟恒沛见父亲不在,去见母亲。把这消息悄悄告诉她,再道:“母亲给我出个主意,我去还是不去?”

二太太劈头给他一顿骂:“下作东西,糊涂油蒙了心,如今你才想到来问我!”

“怎么了,怎么了,”钟恒沛让骂得糊涂。

二太太怒目:“我好好的儿子,让那一位给拐了心!我早气在心里,劝你几回你不听,就是你父亲,也对你们兄弟死了心!”

她指的那一位,是南安侯夫人。

“这可万万不行,儿子还是儿子。”钟恒沛陪笑。

二太太消消气,才慢慢道:“当年旧事,我进门前,你姑祖母已出嫁,我并不清楚,你有功夫,可以去问问老姨娘,”

这个老姨娘,指的是二老爷的生母,如今尚还健在。

“我一个爷们倒去问她?”钟恒沛讪笑。

二太太更要恼,又啐一口,骂道:“你当你母亲我是谁!我一般也是官家小姐,你外家虽官不大,也是清白书香门第!我是让你作邪魔歪道么!你父亲从她肚子里出来的,你不敬她,也不应该眼里没她!”

全是让那占着位置是正经婆婆,却不得公公欢心的侯夫人害的。

“是是是,”钟恒沛苦笑:“儿子我以为经营多年,以后也能好好孝敬母亲,不想姑祖母回京这一着,让我人仰马翻,丢盔弃甲,儿子我好苦呀……”

“苦是自找!我对你说过,你不理会!没你的时候,那一位在你祖父不在家,一个劲儿的对你大伯好,看他是个长子,以后能袭爵。你大伯那边的老姨娘,当年也是吃了她不少苦,人家把儿子把得紧紧的,你大伯总不给那一位松口。又过上些年,你和你兄弟大了,那一位又寻上你们,你当自己是个香饽饽,全不想想你祖父虽不在,这家谁当着!难道这男尊女卑换个天地,你没生在那女尊男卑的地方,劝你醒醒!”

“可,祖母她答应我……”钟恒沛附耳告诉母亲。

二太太更冷笑:“她用娘家关系帮你袭爵?亏你也有了妻子,也在外面走动,算是大人,忒般糊涂!”

她逼视儿子:“她娘家有几房,自己家里天天争东争西的都争不清,她娘家那个爵位啊,也一样的是闹腾得凶,倒有功夫帮你!”

越想越气,当着儿子面,对着地上又狠啐一口,再骂:“你和你兄弟这几年只往她屋里跑,为她当牛作马!我对你父亲说过,权当我为她生的,我不要了,我以后依靠你父亲不住,只依靠你姐妹们!”

说着,就要哭上来。

钟恒沛好劝半天,才把母亲劝好,灰溜溜退出。

等他出去,二太太收了泪容,冷笑连连:“自己丈夫都拢不住,又不肯向姑母低头,又不肯向公公低头,当我不知道吗?当年老侯夫人在时,也是一样的不低头。仗着当年宫中有人,几乎没把这侯府搅散掉。自己的事儿都弄不好,还敢许我儿子爵位,当我吃素的,好欺负吗!把我儿子们挑得和祖父离了心,你就得意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