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,掳走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宝珠的指责:“又招惹上公主?”袁训翻翻眼,抬手闪电般在宝珠面颊上一拧,等到宝珠面颊上微痛,他已走出松林。

宝珠呼痛,以手抚颊,颇觉得这一拧不公平。又想到自己和常四姑娘的三击掌,当时为了硬气而击,以现在来看,给袁训大耳括子像是还得花些功夫。

外面还有呼声:“安宝珠出来!”乱嘈嘈的,宝珠还是没有害怕,独自纳闷:“这没道理的小孩子,就是公主殿下?她怎么知道我叫宝珠。”

当着别人,闺名让人大叫出来,宝珠还是有难为情。

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她绝对没得罪过公主这等高贵人群。

南安侯府的表姐妹在回话:“回殿下,四表妹不在这里,”小公主拧眉头,小脚跺得震天响,像是怕人不知道她穿的是小皮靴,尖声更为肆意:“去找!”

后面跟的一堆小孩子,还有两个用袖子抹鼻涕,也跟着乱嚷:“去找来,不然不依!”宝珠抚额,我几时把小萝卜头也开罪一个两个三个……

难道是和你对着抹鼻涕,我赢了你?

殿下正在猖獗,有人问:“找她作什么?”

“要你管!”公主殿下先回过话,再回过身。一见是袁训站在身后不远,殿下没出息的大叫一声:“坏蛋来了!”

拔腿提裙,出溜一下跑了。这附近不是石榴花树,就是松林。眨眼间,殿下不知去向,而她裙上的装饰在日头光下的反光,倒还在人的眼睛里慢慢消逝着。

可见小皮靴果然很管用,跑起来速度不错。

余下的小孩作鸟兽散。

宝珠瞪圆眼,自语道:“原来没说错,还是他得罪的!”自己到京里,竟成了为他还债的?

讨债鬼儿,还是一成没变。

殿下和小喽啰走了,袁训摇摇头也走开。

不远处,有一双眼睛盯着他,主人抬起手指:“就是他!你家小姑子的孙女儿,就是跟他定的亲事!”

韦氏和南安侯夫人并肩在一处。

南安侯夫人闪过嫉恨:“这人是谁?”

“太子府上这两年风头最健的,叫袁训!无父,只有一个母亲,来历么,也不清楚,也许是个穷苦人家吧。但你看他多神气,这种布衣裳,我儿子就不敢穿在人面前,只怕失气势。”韦氏道。

南安侯夫人喃喃:“太子府上,”她冷笑,太子府上出来的人,怎么能要那贱人的孙女儿!贱人,你以为回京就是安乐窝,你有好兄长,我也有好娘家。几十年前没拼过瘾,再拼一回谁怕谁!

她的恨全在心里,韦氏就扭过头:“你不吃惊吗?”

“吃惊,正在吃惊太子府上的人,怎么能这么自甘下作!”南安侯夫人冷淡地道:“不过,值得去打散吗?太子府上这样的人也太多,今年上来的,明年就下去。呆上两年得意的,也许后年就放出京,到外面去得意。”

哪怕心里如万虫噬咬,南安侯夫人也不愿意把实话告诉韦氏。

韦氏也猜不出她内心,就嗤笑:“你又糊涂了吧,太子年青,用的全是年青人。这些年青人,因为太年青,老臣们一般不会重视他们。但过不了几年,科场一下,立即腾云。到时候全是太子党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南安侯夫人怎么会不明白,她也正在这样想。满心怨恨经过韦氏这一番话,更似野马快脱缰。她就点点头:“我明白,我娘家人来了,我去招呼招呼。”

走开有十几步,背身在一株树下,心痛抽风般袭来,南安侯夫人握紧拳头恨恨的低骂:“不不,怎么可以让她如意!不……”

还没有念几声,有几个人转过来,有人笑道:“母亲,这宫里可真大啊。”

今天是进宫,比在忠勇王府更要郑重。邵氏张氏从下车,就寸步不离婆婆,生怕她不在身边,又有人跑来笑话自己。

她们看过水,玩过花,正要找个地方坐下,就见到婆婆安老太太忽的定住,随即面上一僵,双眸直勾勾的看向一个人!

那个人,有诰命在身,遍身珠翠,亦是铁青着脸望向自家的婆婆老太太。

一对水火不容的姑嫂,碰了个面对面!

南安侯夫人眸子里快喷出火来,而安老太太则淡定的瞄瞄她,扶着齐氏轻声吩咐:“我们再去那边走走。”

“是是,”邵氏忙在前面开道,但心中疑惑得要命,又回身一眼,把南安侯夫人的面容记在心里,同时心中纳罕。

这是婆婆的对头吗?

看她像是要吃人。

婆婆这种厉害的人,有侯爷是兄长,有王妃当朋友,她还会有对头?

以邵氏的见识,她心想这个人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?

张氏也奇怪,又机灵的想到老太太的仇人,不认识白不认识。多个她的把柄在手里,她要是变脸对自己和玉珠不好,也可以有件挟持她的笑话谈谈。

也扭过头,把南安侯夫人记在心中。

安老太太一概漠视,带着她们走开。

看着这一行人离去的背影,南安侯夫人低嚎一声,若受伤不治的野兽。她身后就是树,此时一把握住,“卡卡!”两声脆响,蓄了很久的指甲崩断两根,落在她脚下。

“你为什么还回来!贱人,你怎么不死在外面!”南安侯夫人痛苦地骂着。她心头滴下的血,全与这贱人有关!

她又想到另外几个贱人,和自己小姑子当年是一路。最大的一个贱人,就是韦氏的婆婆,忠勇老王妃。

哼,你的媳妇我是一定要相好,你放心吧,我会好好开导她,好好的让你好瞧!

……

宝珠在这个时候,抱着猫装作才回来。她特意走和袁训出来不一样的方向,免得让人说闲话,看出他们私下会过面。

“四妹妹,你刚才去了哪里?”掌珠玉珠都争着过来,表姐妹们也或含笑或担忧的过来。宝珠心中有数,再面对一堆的眼光,有些吃不住,陪笑:“猫儿走过了,我追它回来。”狮球儿喵喵几声,仿佛在说是啊不错。

宝珠小心翼翼把它放下,好打起精神回答姐妹们的话。

“四表妹,适才你有得罪过瑞庆殿下?”最年长的,还没有出嫁的表姐,是南安侯府三老爷的女儿,钟三姑娘。

宝珠颦眉:“瑞庆殿下?”

钟三姑娘见她懂也不懂,就奇怪了:“瑞庆公主殿下,是中宫所出。她适才来找你,好似要问罪,你没见过她吗?”

宝珠一脸傻乎乎:“是这样啊,殿下她几岁?”

钟三姑娘笑了:“是啊,殿下今年十岁,也是,四表妹再怎么不认得她,也不会开罪小孩子。”宝珠苦着脸儿,说了句实话:“我一直跟着姐妹们,没和公主殿下碰过面。”只是侧面看了看。

“那我们去找父亲吧,请父亲帮忙去打听,一定是误会了。”钟三姑娘忒地好心肠,让宝珠再不要乱走动,她叫上丫头,去找钟三老爷。

宝珠坐下来,掌珠关切地问:“真的没事?”宝珠委屈,分明源头不在我身上。玉珠也问:“是不认得公主吗?”宝珠更摇头:“不是。”

她的头还没有摇完,瑞庆公主不知从哪里钻出来,手里端着个小碗或是小盆,有她小手臂长,又是尖叫:“她在那里!”

不知道她没见过宝珠,怎么会认得这么准。

宝珠和姑娘们急忙起身见驾,见瑞庆小公主冲到宝珠面前,“哗!”一小盆水泼到宝珠身上。她人小没力气,盆里水很浅,宝珠只觉得一凉,湿了左手袖子,倒不是透心凉。

可随着公主殿下的这一泼,刚才跟在她后面的一堆小孩子,包括那挂鼻涕的小孩子也跑出来,每个人手上一只小小水器,“哗!”

有先有后的全泼在宝珠身上。

这下子不是透心凉,也离透心凉不远。

宝珠才看清孩子们手中贝壳也有,酒杯也有,就中了一身的水。她还没有迷怔过来,有几个彩衣宫人,也是跑着过来,边道:“小殿下又淘气了,看娘娘知道会怪。”她们架起宝珠就走,殷勤满面:“姑娘莫恼,我们带你去换衣服。”

宝珠脚不沾地,让她们硬架起来,很快就出去十几步。

等到宝珠明白过来,身不由已的已经回不去。等到南安侯府的姑娘们明白过来,宝珠已经出了榴花林。

掌珠算胆子大的,也有些战瑟:“宝珠去了哪里?”

“大表妹放宽心,那是皇后娘娘宫里的人,不会出岔子的。”留下最为年长的,是钟五姑娘,五姑娘硬着头皮安慰掌珠,自己心里也不定,也急了:“我去找祖父。”

找父亲看来还不行,得去找祖父才行。

玉珠吓得想哭,推掌珠:“我们去找祖母吧。”安老太太怕遇到南安侯夫人,却不在这里安歇坐地。

掌珠悄骂她:“没出息!”但她心里更为打鼓,就答应玉珠,带着玉珠走开。

而始作俑者瑞庆殿下,早就不知去向,不知钻到哪里。

……

细草微茸,修剪得平整如毯。掌珠带着玉珠急行,连丫头也没等及。匆忙间,掌珠一个趔趄,在她后面的玉珠忙着去扶。

“大姐,你摔到没有?”玉珠刚才就怯声怯气,此时泪珠儿盈盈。

掌珠也哭了,但看到还有赏花的人,就用帕子塞住嘴,把哽咽硬是噎回去。而身边的玉珠则抽抽泣泣:“宝珠,她不会有事吗?”

表姐妹们再三的安慰,可她们自己面上的焦急一目了然,让受安慰的掌珠和玉珠哭都快来不及。

“祖母在哪里?她在哪里,”玉珠就快号啕大哭。

掌珠一把抓过妹妹,在她耳边厉声:“不许哭!”玉珠吓得一哆嗦,泪水就此打住。掌珠紧握她的手,低声但更严厉:“头昂起来!我们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宝珠更不会,宝珠那性子,踩死个蚂蚁她都不会,她能得罪谁!”

“可那是公主,”玉珠弱弱,但把头昂了起来。

掌珠咬牙,今天来的人特别多。有好些的公子哥儿们都在掌珠面上扫来扫去,让掌珠大为惊奇。

她们在小城里住时,当听到别人家姑娘和不是自己家的男人们一处游玩,可以手指唇伐。而这京里,全国人眼睛盯着的地方,在这皇宫的一角,贵族男女们可以在一起彼此窥看不说,女子还都不戴面纱。

掌珠对阮梁明登时死心。

和阮表兄相比,今天更有很多的俊秀权贵。

她正大展自己潇洒的身姿,收获一堆偷偷摸摸的眸光,宝珠就出了事。

公主?

一样是姑娘,那小小的姑娘就那般的得意?

掌珠惊惶中,还不能让别人看出自己身上有笑话。她一边暗想,有权有势可真好。皇帝的女儿,这是天下第一得意人。我掌珠虽不能,却也可以当个得意的人。

一边扣紧玉珠手腕,两个人到处去寻找安老太太。

她们都没有注意到,身后,有两个人从低矮的石榴花探出面庞。南安侯夫人怪声怪气地道:“世拓,看到美人儿了?”

“姑母,您有这般的好心?”被唤作世拓的是个青年,年纪约有二十出去,生得清秀过人,但京中的纨绔劲儿,满满地堆在肌肤上。

他一个举手,一个抬足,也是带足了那不正劲模样。

南安侯夫人露出笑容:“让你猜着了,这是我那死对头的孙女儿,世拓,她们生得真不好不是吗?”

“哦?姑母让我代你出气,可犯不着出在这姑娘们身上吧。”

“你是慈悲善人吗?京里能上手的美貌姑娘,凡你见过的,你都没客气吧?”南安侯夫人似笑非笑:“我不过指给你,你要不要,是你的事。啊,有件事儿告诉你,前天我回家见到你祖母,抱怨你不成亲,抱怨你……”

青年微微一笑:“姑母不用敲打,对美人儿么,我素来是怜惜的。就是不能上手,也得勾搭勾搭。再说这是姑母死对头的孙女儿,她们从京外来,在京里除了姑父以外,想来没有靠山。姑父当靠山,在我眼里,还不算回事。”

……

宝珠让人飞快掳走,扶着她的宫人们都似力大无穷,一晃眼间已见不到姐妹们,再一晃,似赏玩的人一个也见不到,只见红墙碧瓦,琉璃瓦上射出七彩光,像书上写的蓬莱仙境,就差仙云缭绕。

耳边,只有急促的脚步声。经过的有太监,有宫女,全都看不到似的目不斜视,有些扫过来一眼,马上低下头。

宝珠哭了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话一出来,就知道这是废话一句。敢在宫里这么横行,好似恶霸抢亲似的人,还用问她是什么人?

宝珠再次暗中发誓,此生绝没有先进过京,在家里大门不出,除表兄们和年年请安的南安侯府人以外,进京前更没有见过任何来自京都的人。

表凶?

宝珠电光火石般一闪,又和表凶有关?

“再走快点儿,嘻嘻。”说曹操,曹操没到,曹操认得的人却到了。小公主瑞庆发足跟在宫人后面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还是一脸的嘻笑。

宝珠比她在力气上要轻松得多,她是让人架着跑,自己没花半点儿力气。她艰难的转转头,沙哑着嗓子问:“殿下,民女从没有开罪过殿下,”

瑞庆小公主一愣,然后小脸儿上为宝珠的话惊奇。她的惊奇传染到宝珠,宝珠也惊奇了,难道不是表凶开罪了你?

你还喊他坏蛋呢。

有一个宫人柔声开口:“安姑娘不必担心,奴婢们带你去换衣服。”她是跑在最前面的那一个,亏她在奔跑,嗓音还能保持柔和。

小公主也跟着道:“对对,我们是请你去换衣服。”然后再接着:“嘻嘻,嘻嘻嘻,”像是她带宝珠去换衣服,是件很得意的事。

前面有一处殿室出现,在宫中不过是个方便之所,在宝珠眼里,就像是天宫仙殿。朱红色大门在她眸中只一闪,就越过去。

进去后,甬道上早有几个衣着艳丽的宫女们候着,悄声地笑:“可是来了么,”

“正等着呢。”

宫人们把宝珠一直拥到内殿中,雕梁也好,画栋也好,宝珠都没有精力细看,就听罗衣微响,自己的外衣让解下来。

宝珠迸出泪,竭力去护,又竭力去看周围的人,清一色全是女人,可也不能在她们面前解自己的罗衣。

这是夏天,罗衣内虽还有罗衣,可再解罗衣,肚兜就一览无遗。

宝珠大哭,死死揪住自己的一角罗衣,半个膀子因拉扯已露出在外。里面的那件罗衣更薄更轻,而且拉扯中斜斜露出肩头。

“别这样,不要这样对我,我做错了什么!”殿室中全是宝珠的痛哭声。

宫女们全都在笑,但她们再笑,手下也一刻没有松,不过就是轻手轻脚一些。她们的轻手轻脚,不是和宝珠商议,解你的衣服吧,而是和刚才相比,加上细声细语,让她们脱人衣服的动作显得不那么的突兀。

“安姑娘,换衣服,”

“湿衣服会生病的,”

宝珠一个人,抢不过五、七个宫女。她惶急之中,大哭叫道:“表兄,袁表兄,袁训!袁训!”这是本能,她本能的叫出这个名字。

八宝屏风后面,有人轻叹口气:“这可怜的孩子,把她吓成这样,是怎么把她弄来的,吓出毛病来,可怎么还给人家?”

正要说不必解了,她身边有一个人恭敬地道:“娘娘请放心,外面侍候的全是选宫妃的老人,当年就是她们相看过娘娘,说是能生贵人呢。”

那位“娘娘”不再言语,宫中选妃的人,是脱光衣服仔细地验看。当年的她,也是一样的*对过这样的人。

她就不再管外面宝珠的大哭声,又听宝珠哭得尖厉,因没有人堵她的嘴,宝珠能剩下的就是和宫女们抢自己的衣服,包括身上没解的,和已解下还没有离开手臂的,然后她的唯一权利就只有哭。

娘娘就自言自语,像是为自己解释:“我就是看看能不能生,这又怎么了,”

“是啊,这是娘娘您对小爷的关爱,小爷要是知道,也会感恩戴德的。”自有侍候的人奉承她。

而殿外的宝珠,不再争抢衣服,因她罗衣早就全光光,她摔倒在身后宫女身上,双手紧紧护住胸前,那里有一件桃红色绣春花的肚兜,她泣不成声:“不要再解了,我不换,我不怕衣服湿,”

此时她鞋也没了,半光着身子,表兄是个男人,也不敢再喊。

这是骨子里根深蒂固的避嫌思想,这是一个古人。

“我来,”小公主又冲上来,手里又是一个碗,碗里自然有水,对着宝珠浇去,“哗!”肚兜再次湿透。

宝珠迷茫而又惶然的抬眸去看,见小公主笑眯眯:“还不够吗?”旁边桌子上有茶水,端庆公主端起来喝一口,再亮对宝珠看看:“我能喝,不烫,这可是我的好茶水,招待你才用,一般的人休想喝我的好茶。”

宝珠又中了一头的茶水,首饰头发全挂着水珠,彻底的成了落汤宝珠。她无力的松开手臂,再也不能挡,也再也挡不住。

因为那笑如仙童的小公主,又蹶着小屁股到处寻茶壶:“添水的壶呢?”

你不脱,就一直这么着侍候下去。

“请安姑娘入浴,”宫女们机灵的把宝珠肚兜解开,雪白肌肤一闪而过,好在没有众人观赏,就围到织锦绸缎中。宝珠已无力走路,宫女们抬起宝珠,奔到侧殿中,那里香汤氤氲,显然早就备下,另有人侍候澡豆巾帛,水也微热,烫得人肌肤微酥,很是舒服。

但宝珠泪不干,而且在泪不干的时候,还能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。她带泪转头到右边,见是低头的几个宫女,她们的唇上全是笑容,那是陪笑。

再看左边,热水雾气中又是几个宫女,她们身后是一扇板壁,上绘着精美的图画。除此以外,就看不到有别人。

没有人盯着自己,那这种让人盯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。

而此时的外面,袁训大跑小跑的赶来。他气得脸都变了颜色,他把瑞庆公主吓跑以后,就去找太子殿下,让他往内宫中传话。不是不给看,而是不是吓到宝珠。

他还没有找到太子殿下,先有人回话给她,宝珠让宫人掳走。袁训看似手边没带家人,却能指使几个小太监们帮忙盯着。

他先是跑到内宫外求见,外男无故不能进去,等他弄明白娘娘不在自己宫里,再打听一番找到这里,宝珠罗衣已解,正泡在香汤里哭泣。

“小爷来了,”

屏风后面看得津津有味的“娘娘”有些生气:“我就看看,不行吗!”更生气地道:“让他等着,就还他一个好人。”

“小爷一定要见娘娘。”

那“娘娘”有些心虚:“我不见他,我还有事呢。让他,去找淑妃去吧。他一定在生气,我哪有功夫看他脸色。惯上了头,定亲事我也不知道,看看人也不行!那家的老头子年底就进京,就是成个亲事还要等他!怎么没说凡事等等我拿过主意再办!眼里全没有我,还敢来见我。记着,那老头子要敢进京,提我个醒儿,我要骂他!”

“是是。”宫人都笑。

那一家的也不是老头子,但就因为小爷的亲事在等他进京才能定日子,娘娘一直心中不快,或者说嫉妒至今。

有人去告诉袁训:“小爷,娘娘不在这里。”袁训青着个脸,快和他衣裳上的青色差不多。她不见他,他也没有办法,总不能硬闯宫闱,咆哮宫中。

“我的人呢,送出来给我带走。”袁训压压火气,心想自己以下犯上,要是让御史们知道,可以添上一大笔,对娘娘也不好。不如先带回宝珠,回去告诉母亲,让母亲和娘娘来说话。母亲虽不进宫,但素得娘娘敬重,隔三差五的打发人送东西给她,听她有什么要的说的,从来在关怀上不差于袁训。

出来传话的是个宫女,宫女小心地道:“安姑娘正在洗浴,请小爷稍候。”袁训的脸色白了。他本来以为掳来宝珠,已经足够把宝珠吓住。再听到洗浴两个字,袁训即刻明了里面的“娘娘”在怎么对待宝珠。

去衣验看,这是宫中选妃的模式。这用来对宝珠……。宝珠该吓成什么样子。

娘娘大似天,从君臣从亲长,袁训都只能干生气,而没有办法。他原地急转几步,再次怒了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请回娘娘,不用洗了,看过就送出来吧。”

她在里面,她用这种方法掳来宝珠相看,怎么会舍得去别处。

“是是,娘娘的意思,用过压惊汤,再好好打扮一番,压压惊再送还小爷。”宫女惶恐不安。

袁训仰面长长深吸一口气,满腔怒气无从发作,半呻吟地道:“不用汤了,不用打扮,给我送出来吧,给我备辆车,我送她回家慢慢洗。”

“是是,可娘娘的话……”

袁训唯有原地兜圈子,不然怒气没有发泄,一直郁积,他有种想撞树的感觉。

他知道伤损自己,里面的那位必定马上让步,可她生起气来,迁怒于宝珠,吃亏的还是宝珠。

袁训就围着那树猛转,转了不知道多少圈,宫女又出来,怯生生问:“娘娘问,小爷您是在和她赌气吗?您这不头晕吗?仔细头晕,明儿骑不得马拉不开弓,可怎么办?”

袁训就停住,心里好似活火山喷发,又没有去处,只站在那儿就颤抖起来。颤上几下,才想到里面那位见到,又要让人出来说话,他就一手扶着树,强行制止自己哆嗦。

这真是气。

这个气……

自己都气成这样,何况在里面举目无亲,一定在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宝珠呢?

袁训让折磨的有气无力,呻吟地道:“请……还了我吧。”

“嘻嘻,坏蛋哥哥,”瑞庆小公主适时出现,她站在走廊下面,扮着鬼脸儿得意洋洋:“你也有今天?以后还让不让我背书,还敢不敢告我状,让我挨手板儿了?你啊,现在对我说几句好听的,不,你写个认罪书,就说以后再教本公主念书,本公主不会念,只打你自己,来人,取笔墨纸砚来,”

袁训狠瞪她一眼,瑞庆公主大叫一声:“坏蛋!”她跑步像是强项,发足又奔得不知去向。认罪书,自然不了了之。

一个在里面受煎熬,一个在外面受熬煎。

终于,宝珠身影出现在殿门内,袁训迫不及待迎上去。宝珠此时打扮的更好,袁训已无心去看。哪怕是个仙子罗刹还给他,他想看的,也只是宝珠还怕不怕。

“宝珠!”

他从宫女手中接过,紧紧抱在怀里。用自己下颔,压住宝珠发上的一件首饰。如果他不是太过担心,就能认出宝珠发上的首饰,全是宫里出来的。

“别怕,我在这里。”

宝珠早就吓得如小孩子迷路,正不知去向。见到袁训时还不能清醒,此时到了他怀里,那宽阔的怀抱,让宝珠又回到灯节那一天,他在身前,不管什么都挡住。对着他背后袭来的,有人,有时候还有砸出来的东西,砸在他的背上,就闷闷的一声。

幸好那是让卷走的人手中乱扔出来的,没有准头也力气不足,如果是攻城陷地那种砸法,袁训不死也去半条命。

熟悉的感觉,熟悉的表凶,熟悉的气息……。宝珠:“哇!”大哭出来。她哆嗦着,什么也顾不上,什么男女有别,什么未婚避嫌,什么身边有宫女,什么跟什么全到一边儿去,她拼命的往他怀里挤,像是把自己全挤进去才得安全和定心。

哇哇的大哭声传到里面,那位娘娘干瞪眼,无辜的道:“这是怎么了,我不过就是看看,看看不行吗?”

她做事不当,自己也心中有数。恼羞成怒,比别人做错事,这生气更加的严重。

袁训也能想到这一层,他搂住宝珠往外面走,嘴唇触碰在她的耳朵上,两个人才顾不上肌肤相接呀,心神一荡呀这些,袁训只低低道:“别哭,这还是在宫里。没什么,别害怕,就看看,别怕。”

宝珠一惊,泪珠儿顿止,又压抑不住的抽泣一声,抽得袁训心头一痛,见宫门外没有别人,又认得这是偏僻的殿室。

他把宝珠面庞按在自己怀里,身后跟出来的还有宫女,袁训交待她:“这里离东门近,我从那里送出去。让车进到宫门内夹道里,隐蔽些,让人给我放行。”

宝珠又是一声抽泣出来,袁训拍抚她骨若黄花的脊背,手下那薄薄的一条骨头线,让袁训叹口气,竟是把我们吓瘦了。

这也提醒到他,他抱着宝珠直到东门,虽然人少,也路上难免遇到打杂的太监,而宝珠的衣裳,袁训这才看到是件上好宫衣,让别人看到,就知道自己在宫中行走,怀中抱着个女子。

他道:“取件薄披风来盖住她,我这样子让人看到不好。”

薄薄黑色披风,把宝珠包住。袁训抱起还在不时轻泣的她,有太监带路,直到宫中的东门。夹道内,停着一辆马车。袁训把宝珠送入车中,宝珠又颤上一下,慌乱的扯开披风,把脸儿露出来找他。

离开他的怀抱,宝珠就不能安定。

及到找到袁训,眸光放在他面上,宝珠又慌忙去擦拭泪水,泪水没干,又带着哭腔问:“袁训,是你吗?”

她叫了他的名字。

“是我,我在这里,我送你回家。别怕,我在外面赶车,没有别人。”袁训温柔地回答了她,用自己的手指拨开宝珠额头上的湿发,虽有干绸子擦,也还没有马上就干。

再拨开宝珠的泪水,让宝珠能清楚的看到他在,就在这里。

“睡吧,我给你盖好,你要想我,就叫上一声。”袁训把宝珠安置躺下,车内很舒服,夏天外面是竹子车罩,凉风微透,下铺金丝竹簟,应该是皇子公主们才能使用。

好在外面,并没有宫闱字样,还能赶得出去。

宝珠轻弱地答应着,伏下身子,看着很是乖巧。袁训本就探身在车内安置她,此时伏身,在她耳后轻轻一吻。

“嗯,”宝珠轻声嘤咛,这种掉了魂魄的时候,哪里还有羞涩,她反而暂时的安宁下来。

“小爷,这是安姑娘原本的衣物,还有首饰。”带路小太监守在外面,送上一个小包袱。袁训接过放入车内,这才想起来宝珠从头到脚,全是神仙妃子般的打扮,这是娘娘赏的。

唉……以尊卑故,袁训不能指责她。可是,唉……

马车缓缓驶出东门,有小太监送出来,没有人查看车内,而他们又都认得袁训,谅他也带不出什么违禁的东西来。

袁训在宫中,是淑妃娘娘关照的同乡,又是小公主们的老师之一,太子器重他,中宫娘娘多有赏赐,算是一个红人,守门侍卫们对他还能开这放行的一面。

车出宫后,车内宝珠轻轻地叫:“袁训。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嗯,”宝珠继续伏下身子。

车过长街时,街上叫卖声人声甚至吵架声都有,宝珠又急了,她独听不到袁训的嗓音,而让这嘈杂闹声熏得,袁训熟悉的气息也消失不见。

“袁训!”她急急地叫。

车外还是那稳稳的嗓音,破长空与亘古而来:“我在。”

宝珠又放下心,继续伏下身子。

这是一个梦,她回魂几分,就告诉自己几分。

先是噩梦,再就是美梦。梦里,他为自己披荆斩棘,他为自己跋涉山水,他…。

车身微震,宝珠惊醒,再叫:“袁训!”

车帘子打开,袁训微笑出现车外。宝珠是伏在车内,从她的角度看上去,他的样子高大极了,把宝珠的心撑得满满的。

如果说宝珠在灯节那天,只是相思起意。那在今天,此时又此刻,宝珠深深在心底烙印上他。这种,以现代人快闪似的婚姻观念来作对比,就叫深爱吧。

她深爱上了他,就在这个夏日的午后。午后足有一个时辰,离黄昏还有一个时辰。日光从他背后而来,在他全身罩上无数光环。

他伸出手臂,还是那么的坚实可靠。宝珠依到这怀抱里,又嘤咛一声,面颊樱桃似的红了。这是现实,而不是梦。

梦中有他,现实中也有他。宝珠经过的伤痛没来由的少了大半,只记得有他。

这种小女儿模样,让袁训笑了笑。他掂了掂宝珠,因这是在安家大门外,他等下就要放下宝珠,而又有舍不得放的心情。

亲事,还得等舅父和姐姐进京,才能把日子定下。

不然,舅父不答应,姐姐更要生气才是。

“袁训,你有兄弟姐妹吗?”宝珠好端端的,很想问这个。

袁训道:“我还有一个姐姐,”

“可,媒人说你是独子,我却觉得,你还是有手足的,”有时候的话,出来的全无道理可言,出自于感觉和想知道。

袁训笑笑:“以后告诉你,我的姐姐呀,是我的嫡亲姐姐,她最疼我,也会疼你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