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八章,喝茶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关于宝珠被掳,南安侯不是没考虑到与他的夫人,那位终生不得他喜欢的正妻有关。

一早起来,他睁开双目,先就在转这件事。

他是侯爵,南安侯夫人此时的娘家也是侯爵,文章侯。

这是当年的老太妃,她出自于南安侯夫人一族,与南安侯夫人娘家这一房是远堂亲。嫔妃们但凡聪明的,就会照顾不管多远的亲眷,何况南安侯去世的岳父,当年还是个官员,对在宫中的嫔妃们来说,外面有当官的亲戚,总好得多。

老太妃曾很得宠,但再得宠,老皇帝和此时皇帝都清明。中宫所出,由太子而即帝位,就像此时的太子,也是顺利的在东宫,从表面上是无风无浪,无人敢撼。

太妃争不来帝位,也不敢去争,就竭力的为娘家人求爵位。当时最出众的,就是南安侯的岳父那一房,又有南安侯夫妻不和的事,为压制南安侯,顺利求来侯爵一位,但无功而爵,东扯西扯的政绩又说不过去,就赐名文章侯。

意指文章过人,所以为侯。

一样是侯爵,和南安侯比起来,特别是在老太妃去世后,一年比一年稀松。

世拓敢放狂言:“我不怕姑父,也不放在心上。”不过是句狂言。

南安侯夫妻不和,又有太妃压制,精力全用在政绩上,此侯比世拓的父亲要强上很大一截子。但再强,他的夫人娘家也是侯爵家,南安侯由宝珠而想到自己夫人身上,就不得不考虑岳父家的这个爵位。

南安侯对岳父家的下一代看法,如同世拓的狂言:“一代不如一代。”

他的三个儿子里,有两个有孙子,背后都有争爵位的事。但好歹,孙子们中有出色的。就是趁他不在家,和南安侯夫人走得很近的大爷二爷这两位,也是老老实实自己挎着考篮下科场,扎扎实实的出功名。

世拓?

他能下的科场唯有一个,女人科场!

考哄女人骗女人,世拓说摘桂,别人就不敢去。

这样的“人材”,也能在宫中起风浪,敢于来一出子掳人记?

南安侯打楠木大床上坐起,摇摇头,不可能是他!

“侯爷起来了,”两个年青的女子进来,她们都生得明眸动人,是南安侯从任上带回来的妾。在古代这就是男人的便利之处,可能在现代也是。

他夫妻不和,自然有妾可以填补。所以世拓渐长,就对姑母也有看法。你和姑父拼什么拼,和自己远嫁的小姑子也犯不着拼。

除了自己生气,再就是一点儿好处也没有。

所以成亲,要就嫁个能夫妻相得的,如果还相得不了,那就需要有点儿宽容,有点儿容忍。手段这东西,也是建立在忍让之上。

很多夫妻都从互相忍让上来,当然这个言论,对某些现代姑娘们来说,她们反过来看。

漱洗过后,南安侯还是要往妹妹府上去。他孙子都长大,虽有妾,也没有再生子的心。打算卸爵归田,再不出京,才让安老太太回京来,自己可以日日照应。

“有信来。”

书房里侍候的家人小跑过来,送上一封南安侯说过,到了哪怕是深夜,也即送进来的信。

信上熟悉的字体,让南安侯精神一震。急忙拆开,目光搜寻最重要的几句。

“圣命已下,定八月中秋进京面圣,”

南安侯呵呵畅快的笑了,笑过以后,掐指算日子,自语道:“八月中秋,这才五月端午,还得三个月成亲。这中间,可不要再出什么事才好。”

这位大人言而有信,他果然回京来看袁训成亲。

南安侯还记得自己去年回京前,和他把盏而谈。两个人都对这件亲事寄于厚望:“只要夫妻能好,再就孝敬两家长辈,你和我就都安心了。”

南安侯特地折回去,把信收好,重新再走出来。“父亲,”大老爷过来,陪笑道:“今儿端午佳节,父亲还要去姑母那里?”

“是啊,端午节,你姑母总算回京,我和她过节去。”

“那家里,”大老爷明知问也白问,不过也提一声儿。

南安侯漫不经心:“我在外多少年,你们自己不也是一样的过节。自己过吧,要喜欢,你们三房一起过也行。”

“我想陪父亲去姑母那里,”大老爷想,父亲多少年没见到姑母,自己也一样是多少年没和父亲一起过年过节。

南安侯不愿意看到南安侯夫人,又任上道远,儿子们出仕前还接在身边教导,出仕后他过年也不回京。

外官不奉命,本就不能回京。但自己愿意回来的,却可以上折子请回。

南安侯微笑,长子就是长子,还能体贴到自己的几分心,也依恋自己。不过他吩咐道:“你在家吧,陪陪你媳妇。三个媳妇都是好的,大过节的,我陪你姑母,你们都跟着来,把媳妇们都闪下来不好。全家都去,家里空了也不好。”

“是是。”大老爷躬身答应。

二老爷和三老爷也从一旁走出来,他们晚来几步,也是明知南安侯今年过节一定陪姑母,也要来问一声的。

见父亲这样的体贴媳妇们,兄弟三人都心中感动。

他们全是跟随南安侯在任上长大,能下科场时才送回京,和南安侯很有感情。想父亲一生房中不和,但却教导儿子们不能辜负房中,纳妾是正当的,但三个媳妇,南安侯一向关切。

南安侯夫人在南安侯府总站不住脚,她和自己的丈夫斗,实在不是对手。

交待过,南安侯就要走。三老爷叫住他:“听说昨天姑母那里的四丫头受了惊吓,”南安侯脸色一沉,前后左右看看没有闲人,再斥责道:“这话是乱说的!”

那可是在宫里受到惊吓。

三老爷陪笑:“儿子是想说,女儿们想去看看,父亲既然要去,这就让她们上车,跟了去吧。”南安侯有了笑容,语调也轻松了:“啊,今天不必了,过节呢,我才说你们都留下和媳妇们过,又把孙女儿带走,你们不是团圆不了?明天去看吧,一房一房的去,既不显太热闹,也天天有人去,不显太冷清。”

三个儿子一起答应,二老爷也有话要问:“行沛的亲事,还不知定下哪一家的好?”大爷钟恒沛已成亲,二爷行沛,三爷留沛,四爷引沛都还没有亲事。

南安侯知道他的意思,直接堵实:“你姑母那里是不行。”

“是,但亲上加亲是常有的事,”

大老爷打心里冒火!

要和姑母攀亲事,也是自己的儿子留沛和引沛。他们不但更年青,还和表妹们见过面。这老二,为了让他儿子袭爵,什么招数都想得出来。

大老爷没提这件事,是他早就在钟留沛兄弟去姑母处过年时,就知道父亲为姑母选定的养老人,不在这个家里。

而二老爷,还不知道。他笑道:“姑母上了年纪,自己家里的亲事更趁心些吧?”南安侯笑笑:“亲上加亲,不必从我们家里起。”

和袁家成亲,也一样算是亲上加亲。就是还有的两个姑娘寻亲事,别的亲戚家里也一样可寻。

说过他走了。

余下三个儿子站着,二老爷对兄长和弟弟笑:“我这也是体贴父亲,能为姑母养老,父亲也可以少操心。”

大老爷点头,没有任何讥诮的表情。三老爷也表示理解:“是啊,不过父亲他不答应啊。”三老爷没有儿子,袭爵是不去想的。但是侄子们要用非常手段袭了爵,他心里也会怄的慌。

现在父亲直接说不亲上加亲,侄子们想袭爵得凭真本事,三老爷打心里先舒服了。

兄弟三人各自转头离去,三老爷没走几步,见一丛花后面,闪出一个人,打个照面就走了。三老爷恍然大悟,二哥说亲上加亲的话,原来不仅是在父亲面前讨好,还有说给别人听的意思。

走的那个人,是南安侯夫人房中的丫头。

从她走的那个角度来看,二老爷刚才站的位置,是轻松的就能看到她在。而三老爷背着身子,却没有看到。

三老爷一个人悄笑,二哥这又转了风向。父亲不在家时,他任由恒沛行沛往南安侯夫人房里钻,他装看不到只是不管。这父亲一回来,和南安侯夫人还是不好,二哥这就又转回来。

见天色晴朗,大好碧空。三老爷微微地笑,那一位今天怎么过节?

南安侯上马走以后,南安侯夫人也带着丫头上车。他有妹妹家去,她也有娘家回。

……

宝珠正在笑个不停。

全家让她静养,她就还歪在床上。掌珠说来陪她,可又过节要帮忙,说几句就走了。玉珠是在这里陪她,正拿着一本诗念给宝珠听。

“孔雀东南飞,五里一徘徊,”

宝珠掩面伏在枕上大乐,要不是她知道玉珠心事,还以为玉珠又伤风悲月。

玉珠皱眉:“人家念这么悲的诗给你听,可笑吗?”

宝珠忍住笑:“不可笑,三姐请继续念吧,多谢多谢。”但心中还在莞尔,昨天进宫也没有见到董仲现,三姐就更加的忧愁。

玉珠是文人脾性,死心眼子。掌珠见不到阮梁明,但见到一大堆的好少年,早就对阮梁明死心。想去年过年不过是一场春梦,梦中那人都没有诉说过爱意,不过是自己姐妹们成年,以为来个少年就想到亲事上去,别人可半个字没表示。

玉珠她还等着,她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。哪怕宝珠亲事定得这么快,明显是相中的人不会迟疑,玉珠也还巴望着再见董仲现一面。

在这样的心情下,她来陪病人,就念孔雀东南飞。

她念得七零八落,心都沉浸在其中。而宝珠却睁大眼:“门外来了客人吧?”玉珠道:“离大门这么远,你是怎么听到的?”然后故意取笑:“莫不是你想袁表兄?”

宝珠拿帕子遮住脸笑:“我是想他的节礼还没有送,今天不送可就晚了,”玉珠也正坐得闷,想出去走走,就放下书:“你自己看吧,我到外面看看你说的对不对,”

大门外,果然是来了客人。

南安侯都愣在马下,他才下马,身后就有人唤他:“侯爷,”回身一看,南安侯大吃一惊:“殿下!太子殿下!”

身后有四、五个人,中间站的那个人,龙姿凤表,光芒四射,不是别人,正是中宫所出的太子殿下。

“殿下,您这是去哪里?”南安侯万万想不到太子殿下会往这里来,只能这么着来问。

太子一笑,扫一眼旁边的大门:“这是安家吧?”

“呃……是。”

“我来看看安姑娘,昨天让公主淘气惊到的安四姑娘。”

太子殿下说得这么清楚,南安侯再不明白也得明白。他顾不上想别的,忙亲自去推开门,急匆匆交待看门的老王头:“快往里面去回话,殿下亲自到了。”

老王头张大嘴:“啊!”殿下,这该是多大的人物。

南安侯就差叹气,忙又回身对自己的随从使个眼色。随从跑得飞快进去,脚丫子“啪啪”地响。宝珠听到的,就是这个声音。

“啪啪!”

青石板甬道上,这声音震得人心惊。安老太太带着仆妇们走出正房,邵氏从东厢探出脸儿,张氏从西厢出半个身子,见常来的舅老太爷的家人,上气不接下气的过来:“接驾,快接驾,太子殿下到了。”

“扑通!”邵氏摔倒。

“扑通!”张氏摔倒。

“扑通!”可巧儿走出来的玉珠摔倒。

“当!”掌珠在帐房里摔了东西。

安老太太这侯府出来的姑娘,在此时还能稳住。她按按额角,定下大半的心神。本能的就能想到,这又与袁家有关。

而殿下,是为了昨天的事来看宝珠的。

“丘妈妈,您去陪着四丫头,等下殿下要见她,有什么该教的赶快告诉她。”老太太先打发丘妈妈过去照应宝珠。

再皱眉看摔出东西厢,和坐倒在自己身后的玉珠:“来人,快扶起来,都回房,殿下不看的人,都不要再出来。丢人现眼!”

老太太骂人功力还在,骂过也不用换衣服,今天过节,本就穿得不错。齐氏上了年纪,还是叫出年青的梅英扶着更有力气,匆匆地往外面迎驾。

她走出这进院子,邵氏也让人扶起来,叫道:“画眉,关门,快关紧,别让人看出来,这房里住的有人。”

对面张氏也是一样,房门紧闭,躲在西厢不敢出来。但她还算胆大,把脸贴近窗户,往外面窥视。

玉珠好奇,就不肯出去,缩回宝珠房里,也一样的在窗户上往外面看。

安府和所有的四合院一样,天井内有几口大鱼缸,还有几树很好的石榴花,灿阳下怒放而开,从来像绽放的快乐。

此时绽放,全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。

他走在进来的人中间。着一件什么样的衣裳,窥视的人都没看清楚;是个什么仪态,窥视的人也没有印在心中。

她们看到的,就是他面上的那一团光华之气。

那种天下我有,但逊然另有天地在上的气势,说骄傲,他分明谦逊温然;说谦逊,他又目光炯炯,顾盼时眼里还能有谁?

邵氏张氏玉珠等,进京后也见过不少的权贵,虽说不是全直面对话,也远远的打量过风姿,见到过很多。

而对过话的,如南安侯就算一个权贵。

南安侯就是一个表面谦虚的人,但侯爷的谦虚中,却带不出来这种下任天子的睨睥。

这种与生俱来的,让人挑不出毛病,只能跟着他转的气势,安老太太有,但安老太太的有,也只限于在自己的家中。

来的这一位太子殿下,竟然是无时无刻的不让人感受到他的光环,光环中俯视、犀利、高贵、洞察,俱在其中,还让人只迷失在他的微笑中,觉得殿下本人真真的好生的实在的是个亲切的人。

“太子”二字,先把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安府女眷给砸掉,更何况是见到本人的气度风度,邵氏和张氏都忍不无忍的落下泪水,她们还能见到太子殿下本人,这一趟为女儿进京真是没有白来。

本来是怕见人的这两位奶奶,视线跟随太子直到他进入正房,都想也不想,不约而同的悄悄打开门,两个人打个脸对脸儿的照面,心照不宣的沿窗户根儿溜出去,再次从老太太的后门正去,从那里偷看客人。

为宝珠来的?

又同时想到这一件,嫉妒如疯狂成长的虫子,噬咬她们的心。

外面的对话如下。

太子温和:“老太太身体可好?”

安老太太刚才已赐坐,见殿下问,忙站起来双手插在体侧,躬身回话:“还好。”而南安侯因问其妹,也随着起身。

太子笑:“坐,不必再起。”

再问:“宝珠姑娘可好?”

安老太太是不再起来,但和南安侯一起座中欠身,因太子来是天大的颜面,老太太容光焕发地回答:“谢殿下垂问,宝珠好,”

邵氏用肘尖抵抵张氏,附耳过去:“什么叫垂问?”

张氏一脸你这个也不知道?然后小声道:“等我查查书。”她也没记清楚。邵氏已满面钦佩满面仰视,弟妹真是个明白人。

其实什么答案也没得到。

又去听外面的对话。

“昨来瑞庆淘气,宝珠姑娘夜来可惊?”

“睡得好。”

“可请医生看过?”殿下问。

老太太更加的脸上有光,此时袁家就是孤零零无朋友无亲眷她也认了。忙道:“请的是这附近的医生,三代行医的陈长子。”

邵氏和张氏又激动起来,这次是张氏凑到邵氏耳朵上:“看看我们老太太,多有派头。”面对殿下能从容的回话,邵氏和张氏自问都做不来。

太子殿下不知道什么人叫陈长子,不过是随便问问。下面就道:“要有不好,还是请宫中太医来看。”

“是是。”南安侯和安老太太起来,一起跪下叩头道谢。

再起来,太子笑道:“我带来有压惊的药,这是个老方子,管用。”才说到这里,外面又进来几个人。

走在最前面的,是气势轩昂的袁训。

袁训是大步往里来,在台阶上露出笑容。此时换了步子,是不疾不徐的进到房中,安然行礼:“见过殿下,殿下来,怎不先对我说一声儿,我也好早来迎接。”

“我不是来看你的,不需要你迎接。”太子见到他,就笑得更为欢畅,忽然又小小的惊奇:“喔,老夫人也来了,”

顺着他的话,南安侯和安老太太才看到院子里余下的几个人。几个家人,手抬着礼物,袁训是来送端午的节礼。还有一个人,暗色布衣,衬得她白发如银,而面庞就更年青,还是那三十出头的妇人模样。

袁训的母亲。

太子不慌不忙,踱步往外面去,再就笑道:“阿训,你怎么把老夫人丢下来,你就先进来见我。”

而袁训的母亲,见到殿下有迎自己的意思,在院子里先蹲身福了几福,起身垂首垂手静静过来,在台阶下带着家人跪下,她嗓音清脆,带着说不出的一股子出世的味道:“民妇见过殿下。”

太子不用别人,亲手托在她的肘下,扶起她,再端详一下面庞,笑道:“像是又清减了,不可一味的素食,不可一味的静坐啊。”

这份儿体贴,就是面对他的家人,也不过如此。

袁训的母亲轻轻一笑,也没有任何见到殿下惶恐不安的意思。她的笑,有若高山上流水漫漫而下,所经之处的眼目无不受到感染。

安老太太等人就都笑了笑,而在内室偷看的邵氏张氏也由不得的笑了笑。

“我来看孩子,听说昨天见到没见过的世面,想来是心中有不安。”袁训的母亲话一出口,安老太太也心中佩服。

贵族小姐们,都是善于言词的。她没有一个字提到受惊,只说见到没见过的世面,又不说心中害怕,只说心中必有不安,因此她来看看。

太子自然是道:“瑞庆实在……”只往瑞庆小殿下身上推就行了。袁母轻笑听完:“小殿下喜欢她,和她玩儿呢。”

“呵,是,您不见怪就好。”太子出来这一句,而且说得很是虚心。

安老太太对兄长看去,我这个孙女婿哪里是淑妃在照应,分明是中宫在照应。如只是淑妃在照应,殿下犯不着对袁亲家也这般的客气。

南安侯对妹妹挤了挤眼,看看你兄长我,怎么会为你挑错孙女婿?、

安老太太陪袁母去看宝珠,且低声问她:“要叫宝珠出来拜见吗?”袁训听到,拦下来道:“会害羞的吧?”太子也听到,调侃道:“既然会害羞,那就几时不害羞,几时我来见吧。”这分明是打趣,袁训就瞅瞅他。

这个说不上不尊敬,但很亲厚的眸光,又让南安侯看到。南安侯心想我可等不了三个月,我今天晚上就得去信问问那位大人,这袁家内宫中根基深厚,怎么不事先告知我。提个醒儿也是好的。

太子重新坐下,等袁母出来,亲口问过宝珠姑娘好,他即刻起身:“还要往宫中去,今天是过节。”一行人送出大门,目送太子上马走出街口,太子在马上还同袁训玩笑:“果然是颗宝珠,我来了,也不给见,啊,我得把这件事记下来,以后同你清算。”

说过,忍笑走了,心想,这宝珠真是宝珠,母后说当宝珠看,不知以后能生几个小宝珠。要生少了,可对不住人。

安老太太等人目送他出了街口,才各自满面春风的进来。

袁母没坐多久,袁训就送她离开。邵氏和张氏出来见舅老太爷,宝珠并没有病,不过是全让她歇着,就出来过节。

没有一个人对宝珠解释太子为什么要来,冲着袁训是他的人,这笼络之意也太重。冲着昨天瑞庆小殿下办事莽撞,人人心中如明镜,那与小殿下只有五分的关系,另外五分不能由小殿下在担。

端午节过的是中午,到了下午,南安侯就不在这里。他在京里也有故旧知已,门上走动的天天有人,他要回去见客人。

玉珠嚷热,自去午休。宝珠一个人歪下来,抚着那只玉蝉,玉蝉旁边摆着昨天得的翡翠镯,翡翠光硬生生把玉蝉光遮盖上来。可在宝珠的眼里,她还是喜欢玉蝉更多。

这上面,有他在。

红花以为姑娘睡下,蹑手蹑脚地走出去,在月洞门后面有个小小凉亭,亭外藤蔓上开着红花。红花在这里坐下,不大会儿功夫,就见到紫花过来。

“怎么就你一个在?”紫花兴奋满面:“青花让你吓跑了?”

“唉,”红花小脸儿上,一片忧愁。

紫花歪脑袋打量她:“这就得意上来了?按三姑娘有一回说的斯文话,叫什么强说愁,没有事儿强说愁,是这一句吧,你打量我跟着方姨太太不出来,我竟然是个没耳朵的人不成?我全听到了,不过等我出来看热闹时,贵人也走了,四姑爷也走了,袁亲家太太也走了,我一个也没见到,”

“哈,那叫未赋新诗强说愁,”青花从另一边过来,捧腹大笑状,却不敢笑得很大声,怕打破这夏日的静谧,惊动都在休息的主人们。

“让我教你一句吧,不学无术的,你记住这句,这就是说你了。没有事儿强说愁,笑死人了。”青花笑得用小手去捶亭子。

红花一动不动,小眉头颦着,不笑。

紫花啐青花:“把你得意的,不就跟着姑娘们!”又啐红花:“你家姑娘正得意头上,你应该得意才是,又摆这种有事过不去的模样给谁看!”就哭起来:“讽刺我呢,我生得粗笨,没跟上姑娘们,倒跟着个倒运的姨太太,她以前伶俐的可以耍百戏,我还能往老太太面前去几回,如今她吃饱了就榻上挺尸,我也不得出来,怕老太太怪我不怜惜她,我看不到热闹,见不到贵人,你们还来气我?”

“哈,”青花更笑得继续捶亭柱。

红花小脸儿转过来,眉头更紧锁,一动不动盯住紫花。

紫花有些怕:“你这么看着我,大毒日头底下也渗人的。你到底怎么了?”

“唉……”红花又是这么一声,那脸儿上沉着的表情,一丝不变。

青花不再笑,和紫花一起问:“你生病了?”

红花摇头。

“四姑娘病了?”

红花摇头。

一连问了几句红花都不说话,青花道:“我知道了,是你们姑娘出门子,不打算带上你,你以后不能再进宫不能再出去玩,不能再见贵人……”

“混说你娘的!放你娘的屁!”红花暴躁起来。

青花更笑:“我的娘?和你的娘一样,如今在老家数卖我们的银子过日子,估计这几年也数完了,不过我随进京,再来找我,也找不到我。我的娘在那么远放屁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顺风鼻子呗。”紫花大为解气。

红花跳起来要揪她们,让青花和紫花按倒。青花把手放在红花胁下,紫花拧住红花的软肉,齐声问:“想的什么?说不出便罢,说不出来今儿个可收拾你。”

寡不敌众,红花服软:“放开我,我就说。”

青花和紫花依言松开手,红花起来整衣服,有了笑容:“我在想啊,我们姑娘可够愁的。一进京就定亲,定下亲就进宫,进到宫里就有赏赐,啧啧,你们没看到那给的东西,明珠倒有这么大,”举自己小手指,再舞起双手比划:“昨儿晚上放白光,我没蜡烛就能起夜知道吗?”

青花劈面打断:“又混说,我跟着我们姑娘认字,也看过几本传记。那书上写,能放光的明珠叫夜明珠,哪里到处都有,”

“放了!”

“不能!”

紫花恼火:“我等你们进宫的新鲜古记儿听,你们又来扎我眼睛,又欺负我了!”说着就赌气:“上午喊接驾,全怪姨太太不机灵,我说出来看看,这不是叫接驾,姨太太天天睡,睡昏了头,说我戏看多了,一定听错。下次再接驾,我必定出来自己见见,等你们见不到来问我说热闹,我也不说!”

话音刚落,见一个人矮矮的,闪电似的从月洞门外跑过去。

“这是谁?”三个小丫头吃了一惊,午后老太太要歇,奶奶们要歇,四姑娘又蒙太子殿下赐药,更要歇,谁敢在家里乱跑?

正想着,看门老王头嘶哑地嗓音过来:“接…。啊嚏驾,接……咳咳驾,”像奔跑中气不顺。

青花和红花拍手笑,目视紫花:“这是你招来的,去接吧,上午太子来,下午还能有谁来呢?你赌出来的气,能把王大爷也支使出来陪你过瘾不成?”

紫花也要笑:“听错了吧,他那接咳咳驾,咱们听不清他说的啥。再来,说说你们进宫都吃了什么,有给我夹带点儿出来吗?”

又有几个人端庄肃穆的走过去。

红花青花紫花一起清醒,这几个人衣着华丽,比老太太的还要好。“不好,真的有客。”红花青花全是姑娘们的仪仗,得去侍候着,拔腿就跑。

留下紫花叹气:“我可不跑,我跑回去,贵客也不登姨太太的门。这姨太太也是的,你老留在小城里多好,跟着你,我可哪儿也去不成。”她慢慢的回房。

宝珠吃了压惊药,压惊的药,全是镇定安神的,大多有催眠成分,正朦胧在睡。

“嘻嘻,”

笑声如鱼儿出水,又像在宝珠梦中。

宝珠低语:“做梦了,”又要再睡。

“好大的客人到了,主人也不奉茶,你可喝了我的好茶,该还一碗了吧?”

宝珠醒过来,睁大眼睛:“你?”房中榻上,端坐着一个人。她小脸儿活泼,生动的笑出虎牙,个儿不高,脚不能着地,小皮靴晃悠着,正是瑞庆小殿下。

见宝珠醒了,瑞庆小殿下开开心心地道:“快倒茶来,我等着喝呢。”如她所言,她睡一觉,就想到新娘子敬茶,新娘子三个字可以去掉,敬茶么,就是喝茶喝她手倒的茶,她就午饭后出来看龙舟,顺便来蹭茶。

这碗茶,小殿下喝定了。

殿下果然是聪明的。

宝珠忙碌起来,叫红花不在,就叫卫氏送热水,再送好的茶具,这个茶具幸好行李里翻出来了,但收在哪里又不记得。正忙着,红花及时出现,找出茶具,送上好茶叶,顺便给小殿下得意非凡的叩了头,想这番得意只有自己能有,那平时跟着三姑娘认字多的青花,又落了下风。

自从进京,红花在丫头们中,就一直上风稳占,非比寻常。

宝珠烫茶具时,诡异的回想起来。小殿下让自己还茶,说自己喝了她的好茶。她那茶是浇在自己里衣儿上,那自己这还茶……

茶香袅袅,还是恭敬的送到小殿下面前。

宝珠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原封原样的“还”殿下那碗茶。

对着盖碗,瑞庆殿下小大人似的长长吐了一口气,宝珠想笑又忍住,红花迷茫的瞪着大眼,殿下嫌茶不好吗?

殿下一气喝了三碗。她不怕茶烫,口吹又拿过宝珠的团扇煽,自己的袖子也用上,直喝得满头是汗珠子,宝珠又拧出手巾把子送她,又让送上冰镇的水果,又怕殿下吃凉的闹肚子。

殿下只喝茶。

喝完,再次舒服的吐一口长气,对站着侍候的宝珠清晰的道:“宝珠姐姐,”

宝珠身子一斜,险些摔倒,幸有红花忠心护主,上前扶住。

宝珠呻吟:“殿下,民女当不起。”对着这样一位可爱的殿下,宝珠实在没有太多肃穆的心。

“我决定了,以后坏蛋哥哥欺负你,你就告诉我,我们两个人,总是打得过他的。”瑞庆殿下异常地认真。

宝珠再次呻吟:“是,有殿下您一个人,管保让他服服帖帖。”嗯?一句话跳入宝珠脑海中。她和常四姑娘三击掌,要给袁训大耳括子。

本来是没希望的,宝珠不是袁训对手,也找不出理由寻他事情。现在莫非,是上天听到三击掌,送小殿下来让宝珠如愿的?

宝珠这想法,只敢在心里打个转,就消失无踪。

袁训在宫中找到她的怜惜,送她回家的体贴,宝珠想,大耳括子还是还给常四姑娘的好。

殿下,她呆呆瞅住瑞庆小殿下,你能帮我还给那位四姑娘吗?

瑞庆殿下会错意,小拳头捏起来,小脸儿更为严肃:“有我在,你不要怕,有我在,我是坏蛋哥哥的克星,”

红花在旁边眨呀眨眼睛,您都是克星了,那坏蛋这两个字,是从哪里出来的?

宝珠点头,嗯,小殿下您一定是所有如常四姑娘一样人的克星。

小公主想,坏蛋哥哥,你就要倒霉了。再打我手板儿,就要你好瞧……

红花想,打人不带红花么,带上红花可以帮望风……。

外面起坐间里,安老太太已起来,春风又吹在她面上,老太太在招待跟随小公主出来的宫中嬷嬷们,笑声不时传来:“呵呵,几位真是辛苦,”就是老太太自己,都觉得回到旧时的时光,那时候她在闺中,见到宫中出来的人,是正常事。

东厢里,邵氏郁结,这贵人一个两个全是为看宝珠来的。

西厢里,张氏恼火,袁家的这亲事上,我们可吃了亏,吃了大亏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