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,理论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端庆小殿下三碗茶喝完,等汗也干。贵人们非特殊地点,流着汗水走出门,路上让安府的家人见到,也觉得失仪。

殿下虽小,在师傅眼中是顽劣的,是皇后眼中是调皮的,也懂得这个道理。

虽然殿下是敲开安家大门,发挥她跑步的强项,又跑进来的。但跑步和当着人流大汗,总是两回事。小殿下跑步的“英姿”,素来是得到皇帝皇后的夸奖,她跑起来一阵风儿,只有可爱的,又年纪小,除了袁训还没有人纠正她。

凡是袁训纠正的,小殿下从来列为坏蛋一流,不放心上。

见热茶下肚,又是夏天,汗水是擦不完的,就只等这热劲儿过去,汗水不再出。

在这等汗不再出的功夫,瑞庆小殿下对宝珠以面授、探讨、讨论等形式,总结出针对“坏蛋”的一系列“酷刑”。

如茶里放盐,汤里放醋,不给洗衣裳,生气也别做新衣裳等,自然补衣裳更不必……全是这等主意。

宝珠肚子里难免怀疑,那掳自己去衣按入香汤的主意,与小殿下有关。

听听,是一个味儿出来的。

酷刑说完,小殿下开心异常,心情大好,体态安舒,这汗么,就不再大出。夏日细汗,这是正常。

殿下告辞,宝珠和全家人都送出去。

这不是太子殿下,是个面上可爱的孩子,让人生不出畏惧的心,就都想送她。

大门外,小殿下小脸儿板起,派儿十足地宝珠说道别词:“那事儿,就按我说的办。”宝珠忍笑点头,听上去像什么大事情。

其实不过是茶里放盐。

“要有不是的地方,你就来寻我,我为你撑腰。”

从安老太太开通,一概的不明白,但率先带领全家人道谢,感谢小殿下对宝珠的厚爱。宝珠跪下时,怎么想怎么好笑,借着叩头的功夫,对着地下笑了片刻,幸得缓解,再起来端庄的为殿下送行。

安府端午节这天,一天来了两位贵人。天才半下午,日头正毒,在平时还是休息的好时候。但从老太太起,全衣着整齐不敢再睡。

生怕再来个什么客,就今天来的,全是想不到的客人,要不是老太太出身名门,这招待上都会不周。

还真的客人,左邻与右舍,在搬进来后大家互访过,也是京官一流。本来只以为是南安侯府的亲戚,现在看到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亲身到访,贵人们来时有随从车马,好事的邻居打听打听就知道。

他们就来拜访,想听听贵人们为什么来,又想知道自己有什么可钻营。

折腾到晚饭前,邻居们才散开。

这一天算忙的,安老太太晚饭时也兴致高涨,笑容一直挂在脸上,在邵氏和张氏看来,全是对着宝珠而发。

洗浴过后,老太太才腰酸上来,这一天躬了很多次腰,上了年纪又长久在小城住,没有天天见人躬身的机会,她吃力上来。

唤梅英捶腰,齐氏等人又来陪她叙旧,安老太太笑道:“看来我得在京里住上一年,这腰酸就能好些。”

齐氏都笑:“虽说今天劳动老太太,但这是老太太的福气,一天才能进见两位贵人。”安老太太也微有得色,这是她的福气,半点儿不差。

有她的好兄长,才能和袁家定亲事。在今天太子来以后,对袁家种种的疑惑全都飞走,管他是什么根基,太子殿下来,公主殿下也来,和宝珠那么的好,还不是为了袁训。、

这家势,老太太相当满意,满意到自得。

“母亲,”外面有人轻声的唤,是张氏的嗓音。安老太太示意让她进来,齐氏就去请进来,张氏也洗过,换了家常的衣服,头发上也湿漉漉的,梳的是晚妆。她明显有话说,不是只为请晚安而来。坐下后,欲说什么,又抿抿嘴唇,像是还没有想好。

“母亲,”外面又来了邵氏。

安老太太再不明白,也能明白她们的来意,就让邵氏也进来,坐在张氏上首。而齐氏丘氏全是明眼人,这就辞出去,到外面月亮底下坐着吹晚风。

风中带着花香,这是夏日最凉爽的好时光。远处楼头,又有一曲琴声出来,这一回是蝶恋花。

最近总有人无缘无故的夜半传曲声,邻居们全互相问过不是,找这个人也找不到,各家门前也没有形迹可疑的人,就只怀疑是最近的客栈里,有人在玩乐。

掌珠听到,在房中微微地笑了。她希望是为自己而来,在亲事上,不声不响的宝珠一飞冲天,独占鳌头。掌珠素来好胜,咽不下这口气。她不会对宝珠的亲事捣鬼,她一样会祝福她。那是她的妹妹,宝珠好,掌珠也能借力。

但是她的亲事必须压过宝珠,不然在祖母眼里亲事分出三六九等,钱不全到了宝珠那里。

想寻一门好亲事,就必须挑挑再捡捡,比较更比较。

能让掌珠比较和挑捡的人家,有一个首要条件,就是那人得全心全意的爱她。不然,怎么会容她挑选?

悠扬的曲声中,玉珠还是颦眉,董表兄你就是对我无意,我进了京,你就一面也不给见?你得来呀,你不来,姑娘们怎好主动上门去找?

玉珠长长的叹气,下个月,祖母说开始一一去亲戚们家正式做客,让姐妹们跟着年老的丘妈妈学行礼。

这次做客和这个月里刚到京里,匆忙上门拜访,匆忙和亲戚们见礼不一样,那是正式的游玩。安家安定下来,从容而去。对方也早有准备,从容招待。

在宫中见到很多表姐妹,也有两位是董家的,都表示等着招待呢,家里花儿开了,水儿也好,几时来呢,快定日子吧。

董家,是必去的一家。

见到后,可说什么呢?

玉珠痴痴。

宝珠这受贵人关照,需要静养,不然都担心她生不出好孩子的人,服下药,早就睡下。

安安静静中,除上夜的人以外,就只有安老太太房里还有说话声。

张氏哭了:“袁家,当初怎么知道是这样,”

邵氏也跟着心酸,拿个帕子捂在脸上。

她们为了女儿什么都敢,也因为这牵涉到她们以后的养老。以前在小侯爷阮梁明在,能进京面圣的府尹大人的公子在,准小侯爷钟氏兄弟在,南安侯府一天没世子,钟大钟二钟三钟四都称得上准小侯爷。

这种种的风头,袁训就毫不起眼。

没有人能想到进京以后,小侯爷人间蒸发,府尹大人公子一面没有,准小侯爷虽然还是殷勤的往来,可现在来的还有侯爷,邵氏张氏又都进过宫,眼界顿时不同。

而就是眼界开了,反而袁训越看越光彩。张氏痛哭:“是我当初没眼光,玉珠可怎么办呢,再看别人,没有一个比袁家好,都一样是您的孙女儿,您怎么就这么的偏心?”

丘氏牙都掉了,耳朵不好听不到。齐氏还能听到,心想以前去给老姑奶奶送年礼的人,回来都说两个媳妇依顺。这叫依顺?为了一门亲事你们就敢来指责,就痛哭这也算指责吧?

没有道理。

难道外面再没有好的爷们?

亏进过宫,还长见识。这眼里怎么就只有一个袁家,看不到别人家?

邵氏还是不敢说话,全由张氏来拼。

安老太太面无表情,摇着扇子听完,冷笑:“你还记得,当初是你们说不要的,不但说不要,还担心我把袁家许给你的掌珠,你的玉珠,都忘记了不成?”

“可我们哪知道……”邵氏这软弱的人也急上来,当初是不知道,你老人家玩奸诈,当初你没说!

两个媳妇目光夺人,放在安老太太面上。

老太太撇嘴:“当初,当初我也不知道。”她的确是不知道。就是现在,袁训和中宫是什么关系,老太太虽眼明心亮,还是个不知道。

“怎么可能!”张氏一出口,邵氏也跟上来。

看着这两个在自己面前从来不敢多话,此时接近放肆的媳妇,安老太太倒能体谅她们为女儿的一片心。

这与她进京后,虽还有一个对头在那里,可兄长体贴还似在闺中,宝珠定下的亲事是应允为她养老,袁训是事先有数的。这养老的人又发现根基不浅,老太太心情舒畅,和在那小城里举目无亲,虽有余大人受兄长之托关照,也是遇事件件依靠自己不同。

她心情好,脾气就小,对两个跑来理论的媳妇们也能原谅。

就淡淡道:“你们不信,我也无法。”

实话就是不知道,信不信随你们。

邵氏张氏面上红一阵白一阵,青一阵紫一阵,不知在转些什么。

安老太太却微笑了,她想到兄长这计实在是高。让阮家侄孙和董家侄孙等一起出现,果然,袁训虽然也展露才能,两个媳妇的眼睛里还是没有他。

这怪自己,怪不到我这里。

她愈发感激自己的兄长,他事事为她想得周到,才能从容的挑中养老的人,又从容的配孙婿。

老太太又默然,兄长为自己做下这么多,自己呢,又为他这一生带去的是什么?

她的心情随即恶劣起来。

邵氏和张氏还没发现婆母心情转坏,在她们选择勉强相信婆母当初也不知道袁家的底细时,张氏就大胆地再次提出:“您若是不知道,那我们也不能怪您,”

安老太太皱眉隐忍,你们怪我,呵,可笑!没大没了吗?

“只一件事,您答应我,玉珠以后可是好好的孝敬您。”张氏虽认字,也不是太会说话,就这么原意的说出来。

老太太更气结,我养大的,吃我的喝我的,没动你一份儿嫁妆,孝敬我是应当应分。还答应你件事儿,玉珠才好好孝敬我。她冷笑着不动声色,玉珠嫁在京里,不孝敬我可不行,在婆家要出了事,指望你张氏撑腰,那是白指望。玉珠要不嫁在京里,只要兄长安排得当,下一任南安侯听兄长的嘱托,还有我的好孙婿长进肯干,你们还得求到我。

还没有发脾气,邵氏也嗯啊地道:“是啊,答应我一件事儿,掌珠也孝敬您。”

安老太太忍忍忍,憋气地问:“说吧。”

“袁家还有兄弟吧,说给我们玉珠。”张氏道。

邵氏大惊失色,她的话不用再说,先和张氏争执起来:“三弟妹,你这样说,我可怎么办?”邵氏想了一个下半天的,也是这句话。

张氏不悦:“我就玉珠一个女儿,”

“我也就掌珠一个。”

安老太太翻眼,看看,还敢和我论当初。当初,要是袁家的底细明了的摆在面前,实告诉你们在太子府上当差,定亲的姑娘没成亲也能进见,生了病太子亲自来看,还送药,你们还不从初一争到十五争不清。

幸亏你们不知道!

当然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
再想想办了这件不错事情的兄长,安老太太又想笑,兄长说他也不知道。大家全蒙在葫芦里,但是顺顺利利成就这门好亲事。

“三弟妹,玉珠会认字,亲事好找,”

“二嫂,掌珠生得多标致,上有嫡亲的祖母在,还会愁亲事?”

身边争论还在,安老太太想今晚明月正好,你们不能全给我搅和了。就道:“袁家是独子!”姐妹兄弟全都没有。

邵氏和张氏嗓音嘎然而止。

邵氏气得泪水更流,这可怎么办?当初,还不是全怪你这祖母,你太偏心了!不把我们掌珠放在眼里,我们可是大的。她哭晕了头,就敢大胆说话,哭着道:“哪有姐姐还没有成亲,妹妹先出嫁的,这不是,让人看我们家笑话吗?”

安老太太刮目相看,咦,这一位今天胆子不小,说话也条理分明。

张氏也哭:“没有兄弟,有亲戚没有,侄子外甥的,难道一个也没有?你老人家分明不为玉珠上心,要为玉珠上心,难道亲戚那里也不问问?”

安老太太还能沉住气,心想这红眼病得的,竟然打算一根绳子吊死袁家门上。还侄子外甥的,全都出来。

她沉声:“没有!”

“什么!”张氏跳起来。

邵氏见状,也跟着站起来,哭道:“哪一家子没有亲戚?皇帝门上还有三门穷亲戚,”

老太太想这真是哭糊涂了,再就是嫉妒得糊涂了,皇帝门上还有三门穷亲戚,跟你们和我说的话扯得上?

你们是来理论皇帝有没有穷亲戚的?

她没好气:“要做亲事,怎么不问!有什么亲戚,在哪里当差,或做什么营生,这全是问过的!”闲话时就可以说出来。

安老太太听从兄长的话,但对袁家实在不懂。而进京的第二天,袁母来拜,老太太这等精明的人,自然在话里推敲一二,袁母据实而回:“并无亲戚。”

现在想来,中宫如此照应,也许是同乡,也许是不能说出口的亲戚。宫中的亲戚,不说自有原因,也属正常。

没有人上门说亲事,来上一句,我们家宫里有人。这些,等过门后慢慢知道,也不算失礼。

邵氏张氏半点儿不信。

古人不计划生育,虽生子艰难,医药技术不发达。但几代中,只要有一个生两个孩子又养大成家的,表亲堂亲就能出来。

表亲再表亲,堂亲再远堂亲。只要想找,找出个同曾祖父,同曾曾祖父的亲戚还是有的。

邵氏张氏口口声声:“您老人家不疼掌珠不疼玉珠,”且泪水乱飞。

梅英看不下去,进来喝住:“奶奶们且住,没有老太太,是怎么站在这地方的!”才把邵氏张氏打醒。

两个人失魂落魄,重新坐下,有如抽去骨头,人都软下来。

外面鼓打三更,已是深夜。

老太太今天晚上的好时光,彻底的没赏成月,让两个媳妇搅黄。

她怒气上来,又看不惯媳妇们没精神的样,骂道:“我死了吗?看你们活似死了娘!带你们进宫,还是眼皮子浅!袁家袁家的,当初往外面推,现在再说还有用!回去睡,还有许多好少年,别一味的丧气,等到好姻缘到面前,又推开来!滚,都滚!”

滚字都出来,老太太动了真怒。

邵氏本就没胆,跳出来就往外跑。梅英又皱眉笑:“二奶奶慢着些儿,小心摔倒。”张氏让骂得心胆俱寒,但还能把住,对着婆母行个礼,泣不成声地再找补一句,像是觉得刚才没说干净:“母亲辛苦,我们全知道。横竖,全是您的孙女儿,以后过得不好,还是要寻您老人家要东要西的,一样是您的累赘。”

掩面哭着走了。

经过丘妈妈身边,这位耳朵不好的妈妈由她们面上泪痕,一看就知。她啧着没牙的嘴,道:“姻缘呐,有月老牵着红线系上的,不是强求来的。”

张氏听过,就哭得更凶。对着丘妈妈行个礼,把丘妈妈一惊:“三奶奶莫不是不想让我安稳地坐着?”

“妈妈说得对,可这红线,知天命也还有人力吧,咱们一分人力也尽不得吗?”张氏哭着回房。

齐氏等她关上西厢门,低声不平地道:“不过是许给一个受宫中照应的人家,就这么着闹上来。四姑娘要是许给殿下们,或是进宫,那要拆房子了吧?”

她们一拥进去,去哄安老太太。

……

安家人全住在一处,卫氏就听到吵闹。姑娘亲事好,她喜欢。可卫氏的心中,也有着浓浓的不安。

以她来看,自家姑娘配得上袁家姑爷。她的不安就出自于,既然根基好,为什么不明说?这藏着瞒着的相亲事,这是瞧不起人呢?还是不信任人?

这般的瞧不起人,姑娘嫁过去可是要受气的。人家瞧不起你。

要是不信任人,姑娘嫁过去可是要吃亏的。人家不相信你。

卫氏闷在心中,上午带着房中丫头,默默地赶宝珠的嫁衣。

袁训过来,对卫氏点头,往通往宝珠内室帘子上扫一眼,问:“姑娘好吗?”宝珠在里面听见,避嫌又羞涩,就不出声也不出来。

卫氏回话:“姑娘按时吃药呢,太子殿下送来的有丸药也有抓好的汤药,全按着时辰给姑娘服,睡得好。”

袁训啼笑皆非:“有丸药也有汤药?昨天与母亲同来,又殿下在这里,我没功夫细看,取来让我看看。”

红花就取出来,袁训接在手上一看,哈在笑了一声。宝珠在里面支起耳朵,但把嘴嘟起来。总算你肯来看看了,不然这药得吃到什么时候。

宝珠认得字,是看过的。这要是在小城里,换成是看医生,宝珠必定不吃。如今这是在京里,太子殿下送来的,祖母专门安排人熬药,又亲自交待宝珠服药,宝珠不能不吃。

卫氏懵懂:“姑爷笑什么?是红花拿错了?”红花扁嘴,这又不是吃的,红花才不会拿错。

“睡得好,就不必吃了。睡不好,做恶梦时,就临睡前吃一丸丸药,用黄酒服,药发行得快。再不好时,再服汤药。这全吃了,没睡到下午倒还不错。”袁训笑个不停。

太子送来的药,自然是太医院准备的。太医们听说是受惊,既不知道是大人还是孩子,是女眷还是男人,服得下去汤药还是已灌不下去药的晕倒,就丸药汤药一起送上,上附有方子和服用的办法,太子自不会细看,心想吃的人难道不看?

殿下算是体贴心细的人,却怎么也想不到,他送来的药,对安家来说是天大的荣耀,掌珠玉珠吃不到,邵氏张氏都觉得亏了又亏,恨不能即刻也受惊吓,讨一丸来吃沾沾光。安老太太么,当然也是不敢怠慢,让宝珠吃药。

卫氏又不懂,全吃。

听过袁训的话,卫氏后怕上来:“幸好姑爷来了,幸好姑爷问姑娘可得病,幸好,不然这一大包子全吃光,不会生出病来吧?”

袁训更是笑,边笑,边把汤药和丸药分开,汤药交还红花:“这个收着,以后家里有人睡不好,或是祖母,或是表婶娘,都可以服用。收在干燥地方上,可以放几年,过了年头儿,就扔了吧,没了药性就没了用。”

丸药交到卫氏手上:“方子裹着呢,姑娘认得字,给她收着。自己不好自己找出来吃吧,自己不好,自己最知道。”

这才回卫氏那全吃下去会不会生病的话:“全是养人的药,倒吃不坏,就是睡得多。”中药的性子,本就舒缓的多。

卫氏答应着正要进去。

“进来,”

房中宝珠轻轻的一声。

卫氏停下。

袁训一怔。

红花等侍候的人全支起耳朵。

听房中又出来一声:“你,进来,”这一次无疑问,是对着袁训而说。

这嗓音低而又低,如穿过帘栊的轻风,虽细微但可以得闻。

好一会儿,房中寂静。

卫氏嗓子干巴巴上来,不知说什么好,也不知作什么好,就原地呆怔。

红花一个激灵的醒过神儿,脑袋带着脖子一缩,我红花不在,我不存在。别的侍候人,也一样的不敢说话,更不敢反驳未婚夫妻的避嫌。

四姑娘要不是得了“病”,家宴上走动可以遇到,外面遇到避开也行,无人处避不开说几句行个礼也行。可袁训到安家来,可就不会直入宝珠闺房。

这么大刺刺的,就是走到这房里,全因为宝珠受到惊吓,原因出自于他,他来探望到房门外,问上一句,说得过去。

但现在,姑娘说,进房里来。

房中,只有姑娘一个人在。

这真让侍候的人为难。

袁训想了想,宝珠叫自己必然有事。不然以她性子,她不会乱叫。就大大方方地一笑:“叫我,我就来。”

抱也抱过不止一次,进去就进去吧。

反正光天化日下,这外间还有好几个人。

他走进去,含笑抬眸,并没有进得太深,而是一入帘内,就贴着帘子站住,笑吟吟道:“你今天好吗?”

宝珠坐在榻上,身后是碧窗,窗外飞花流光,把她掩映其中。因吃得药多睡得好,美人儿气色又是可以睡出来的,宝珠就格外的美丽,面颊上飞两片红晕,白玉似的手指间掂着一根针线,对着袁训亮了亮,再低声道:“袖子,”

袁训自己看看,就笑了:“我倒没注意。”袖子上有一道裂缝,分明是让人撕开。

他就走近榻前,本来,内心也想走近一些。知道背后还晃动着仆妇们的眸光,袁训在榻前一步处停下,只把袖子送过去,见宝珠娇柔过于平时,低声道:“你可越来越好看了,”

“吃多了药么,”宝珠娇嗔,同时飞针走线,在那袖子上缝补起来。哪有人没事儿,却吃那么多的药。

一大碗汤药,又是好几种丸药。丸药分几种,但吃一种就行,卫氏不懂,见到不一样,以为全吃,一样取一丸出来,宝珠从晚饭后就开始睡,睡到早饭摆好是卫氏叫醒。

卫氏想病人还是要吃饭,饭最养人,才没由着宝珠睡。

袁训嘻嘻一笑,再轻声道:“不爱吃,就别吃了。”

“嗯,”宝珠答应着,聚精会神在针线上。

她专注的样子,有另一种美。就像再不中看的男人,工作起来也是魅力十足的。而宝珠,原本就是一个美人儿。

袁训很爱看,又见宝珠手指灵动,分明是女红熟练。他就想到他过年出的那个恶作剧,而宝珠不服气而补回的那件衣裳,必须是这样的好手艺,才能补回那件完全是刁难,指望表妹们知难而退的衣裳。

补的真是不错,拿去给母亲看,也说好。母亲没见到宝珠时就喜欢上她,在安家到后的第二天就上门相看,下午央求南安侯上门把亲事定下,就是说针指这样的好,必定是个安静的闺秀。

坐不住的人,可练不出那样的功夫。

他就噙住笑,在榻前阳光中,安静的注视着宝珠。

这一刻安宁极了,打扰他们的,除了微风,就是花香,再就是日头光。

袁训心中喜悦,宝珠也一样的甜蜜。

她很想抬眸,再次细细地看看他。从在小城里见到他,直到定过亲后的今天,宝珠就没有仔细认真的打量过他。

晚上想到他,因心生情意,就越想越朦胧,越想越没底气,怕自己记错了他的模样,记错他的体贴和保护。

情在深处,患得患失的难免。

可她不能抬头,她就是不乱看,也清楚帘外必定奶妈在盯,自己可不能让她担心到说话,那就太难为情。

她只细细地缝补着,把他的袖子烙在心中。

但说也奇怪,他们虽不说话,却都有彼此相知之感,都能知道对方心中的喜悦,于是,自己就更加的情意深重,缠绵不已。

缠绵充斥房中还不足够,沿门顺窗到了外间。卫氏面色发白,手握着那包丸药一刻不敢放开眼珠子,直直盯紧那一对人。

出来吧,赶快出来吧。有长辈们在,见见面无妨。这没有长辈,又在姑娘的闺房。姑爷你腿一迈,怎么就能进去呢?

让人见到再传出去,这可是个笑话。

在她的焦急中,宝珠把衣裳补好。觉得应该说句道别的话,就扬起面庞轻轻一笑,想说好了,却问成:“怎么弄坏的衣服?”

“早起和常老三打架,让他揪了一把,我没细看,想是那时撕坏袖子。”袁训在心里告诉自己,应该走出,却舍不得走。

宝珠不敢狠笑,只微微地笑意儿流露,半埋怨半娇嗔:“又打作什么,”

“他前天输了不服,今天来找,我没换短衣裳,就原地揍了他,”袁训含笑。

宝珠无话,她对外面男人的事也不懂,就眸光微转,一下移开,又一下的注视袁训。每一眼,都深深的,想把这日光下的明朗少年牢记手中。

是她的了,她反而更情怯。宝珠想,这种情怀,莫不就是书上说的,症候来时,灯也半昏,月也半明。

果然,这大白天时,他往这里一照,自己就有半昏之感。

“宝珠,不要怕。”袁训不想就走,就得找出话来说,他就出来这样的一句。

一语提醒宝珠,宝珠更晕红了头,而且懊恼,让人脱光衣裳,几时想到几时恨不能去死。她低下头,不敢再看他,怕让他看出自己的恼怒,也在提到这件事时,难为情看他,轻声问:“是谁?”

太子前来,公主驾到,宝珠已猜出答案,但是太过惊人,不敢多想。

她垂下脸儿,袁训骤然失落。他正看宝珠的容颜看得好,看得心情不错,怎么就不给看了呢?袁训上前一步,膝盖碰到木榻,紧密无缝的在榻前。伸出手,握住宝珠的手。

他本想握她的下颔,那小巧圆润又玲珑的下颔,勾得人手痒痒的,可他到底不占道理,只敢握她的手。

“别怕,那是长辈。”袁训这样回答。

宝珠轻轻嗯上一声,心思流转,又全到了自己的手上。

他的手,宽厚又包容,还有硬硬的地方,是拉弓射箭的茧子吧。这肌肤磨得人心中发烫,又流入四肢百骸中,熨帖得无处不轻飘。

而她的手,小巧柔软,像握住一捧春水,又像是一轮皎洁明月在手中。细细滑滑的,似什么也没有,无骨头一般,但那春水明月的感觉,直到心头。

情思,无声无息自行流动着。时间,飞快飞速的过去着。

两个人都迷醉其中,大有不想醒转的意思。

“嗯哼!”卫氏干咳。

这一对人如受惊飞鸟,慌忙飞开。袁训一步后退,就退出平时两步,可见心中慌到不行。他匆匆地道:“别怕就是了。”

逃也似的出内室,尴尬地不敢看卫氏,只道:“姑娘再有什么不好,让人先来问问我。”再道:“不必了,我每天必来看看的,”

说到每天必来看看,他脸红到脖子上,宝珠在房中羞得不敢抬头。两个人同时想到,每天都这么的看看吗?

袁姑爷逃跑似的走了。

宝珠姑娘在卫氏进来前,装不自在睡到床上。卫氏知道她的意思,把丸药放下,自言自语道:“这亲事也定了,真是让我放心。”

宝珠大气儿也不敢喘,知道奶妈在敲打自己,亲事已定,已是姑娘的人,以后有日子得相处,成亲前就稳重些吧。

奶妈这样的敲打过,也还是不放心。

当晚,侍候宝珠服过丸药睡下。已知道这药吃过睡得香,奶妈交待给红花侍候,她来见老太太。

安老太太有些生气,昨天赏月让媳妇们打扰,今天这老货又来,她是无事不来,凡来都有刁钻古怪的话题。

见卫氏站定,就问:“四姑娘的亲事,请示老太太定在什么日子?”

这话问得也应该。别人家双方都到了成亲年纪,下定时就会把亲事日子定好。卫氏本是越来越满意,全交给老太太作主。现在她得问问,问过告诉姑娘,让她也安心知道几时出嫁,免得又弄出今天上午的事情来。

安老太太让问得干瞪眼,只得据实而回:“我不知道。”

卫氏几乎没跳起来,头一个心思,老太太不尽心。尽心的人,家里有个成年且定过亲的孙女儿,日子也能不定?

安老太太火了,她今天晚上可不想再让人搅和她的清静,怒道:“他们家在等亲戚,等一位要紧的亲戚进京,不然孩子成了亲,那亲戚没看到是遗憾。”

卫氏的火气这就乌有,咀嚼下老太太的话,她堆出笑容:“必然是个不得了的官儿,才等着?”不是卫氏如今也眼空心大只想到官,是太子和公主都来过,卫氏只能这样的去想。

老太太还不愿意就此告诉她,免得这老货更得意。她得意她陪大姑娘一场,老太太也得意自己教导一场。有些得意,现在只能是老太太一个人的。

没有她,怎么会成这亲事。

她就眯眯地笑:“老货,去睡吧,放下你的心,保你满意。”

卫氏还是定了定,又想上一想,才跪下叩头:“姑娘没有爹娘,全是老太太一手带大。没有老太太,也就没有姑娘,也就没有姑娘此时的亲事,以后的体面。我代姑娘先谢过老太太,再代我那可怜短命西去的大奶奶谢谢您。”

大爷,不是卫氏的原本主子,是老太太的庶子,卫氏就不提他。

老太太让奉承得舒服,就笑容加多,轻摇团扇,缓缓地道:“你放心,到姑娘出门子那天,你跟了去吧。”

巨大的幸福感,袭得卫氏不能自己。她热泪盈眶,语无论次:“真的么……这,怎么说好呢……难道您这里不缺人用……”

“缺人用也不与你相干!”安老太太笑道:“你本是大奶奶的陪嫁,又奶大姑娘陪伴一场,姑娘爱的,就你知道。你跟去吧,留下来我倒要白养着你,又不中我什么用。”

卫氏道谢再道谢,狠甩了几点泪水。再谨慎地静下来,小心地问:“那位大人,定下回来的日子吗?知道定亲了吗?”

“知道,这亲事就是他促成的,与他有关。”安老太太让谢得心情不错,都愿意说出来。

卫氏马上再跪,她是信佛的人,就说几句保佑感恩的话。又小心地问:“几时回来呢?这要是一年不回来……”

老太太一口驳回:“不会!今天殿下来,袁亲家也在,殿下问袁亲家日子可定,袁亲家说要等人,殿下亲口说的,旨意已下,回来过中秋。”

“哦哦哦,那就只有三个月,这可赶的慌,衣服,嫁妆,还有要添的,哦哦哦,”卫氏本是来催日子的,现在又觉得太着急。

她急的又出来一句:“不会变吧?”

安老太太呵呵笑了:“老货,圣旨也有变的?”

“那是好大的官儿,倒要圣旨才回来?”卫氏笑容满面。

“好大!看你说的,手握重兵,一方大员。你说大不大?好大,哼,看你说的,”老太太撇嘴,没见识就是没见识。

哎,家里这一群没见识的人可怎么是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