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,汤药大补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掌珠退走,阮梁明自然不跟。他的确还有事,才刚小厮才来叫他。京里那群纨绔们,没事跑来赛马是小事,瓦刺的使者们在这里,这是大事。

谁让使者们来的,肯定是找不出来,就找到也不承认。但使者们到哪里,太子不肯放松,阮梁明等人听说,就一批一批的过来。

袁训最后过来,他则是得太子面授过,才来。

“亮亮我们的好马!”这是袁训过来后说的话,话中意思,大家都明白。

阮梁明就不管掌珠,大步出了树林。

而掌珠,一边退一面看他,见他没有半点挽留之意,那颗高傲惯了的心宛如九天上摔下来,偏又不落地,失落得无处搔抓。

她愤然转身,你耍我,我又何必再喜欢你!

一个正在躲避,又躲避不及的人闯入掌珠眼帘中。

这个人本来是往这里来,但无意中见到掌珠和阮梁明的一幕。而不幸的是,阮梁明和掌珠他全认得,让哪一个发现都不好。他正在悄悄走开,掌珠疾风般转了个方向。

忠勇王府的另一位小王爷常林,尴尬到想找个地缝去钻。

掌珠见是他,另一位京中的贵族,就冷笑连连。本想不说话就走开,此时正生气,谁有空和你寒暄呢?

常林却叫住她,大概认为自己应该说上些什么。他开口道:“我没有见到什么!”掌珠怒火呼的转个方向,全奔着常林而去,掌珠怒道:“此地无银三百两!”

常林摸摸鼻子,咳上两声:“那,妹妹继续生气吧,我告辞!”掌珠更怒,怒气转为讽刺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是应该赶快的就避开吧,我们这外省没见识的姑娘,别把京里的爷们全染成皮里秋黄。”

“大妹妹就说染黑就是,何必说成皮里秋黄。”常林笑笑,不得不停下。好好的,怎么就成了皮里秋黄。

掌珠的话脱口而出:“京里的好人!我们这外省没见识的姑娘原也不配认得。自己不知深浅的认得了,又认成是知己,偏又不碰钉子不知道错!……。”

她跟个小斗鸡似的,一出口像停不下来。冤枉的听她这些难听话的常林打断她,带笑道:“大妹妹太自谦,什么叫不配认得人,是我不配认得你吧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!”宝珠恼火。

常林意味深长地道:“大妹妹生得这样的好,人物又出色,家境也相当,”掌珠哭了,亦打断他的话:“那他为什么这样对我?”

就掌珠自己来看,也看不出自己哪里配不上阮梁明。

常林眸有沉思:“他的心思我不知道,不过以我来想,房中能有大妹妹这样的人,算是一桩美事!”

掌珠怔住:“唔?”她听得出话中的情意,却自问从没感受到常林有喜欢过她。

他们只见过两面,一面是安家进京,常林奉祖母命来送东西;一件是安家拜王府,常林来接。在见的这两面中,就是话都没有单独说过一句。

他这是调戏?

掌珠难免这样去想,眼珠子里就透出古怪受辱的神气来。

常林把目光移到地上,顾不上丫头画眉也在,轻轻道:“我一见到你,就好似见到前生的知己。可是那又怎么样呢?不是你不配,是我不配。”

掌珠从这句话中恢复不少元气,而且更想知道的更深,轻声问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“侯世子也好,王世子也好,都是价钱不一的。”

掌珠骇然。

“外面人看我,小王爷三个字好不体面。却不知道亲事上,我没有半点儿自主权!”常林静静的,没有半点儿悲哀出来,却总让掌珠心里酸痛上来。

“我的父亲,不是王长子。我的上面,还有除世子以外的兄长。王府虽大,就以后也不是我说了算,我得仰人鼻息过日子,现在如此,以后也如此!祖母疼爱我,又能如何?我没有半点儿功名在身上,难道依靠祖母一辈子?就是我这么的想,祖母也不可能让我依靠一辈子。亲事,我若挑喜欢的,对我没半分帮助。我若挑对我有帮助的,却又要委屈我自己。我只能痛恨自己,恨我遇到你!”

常林自嘲的一笑:“这就是值钱与不值钱一说,我是个不值钱的小王爷,听明白了吗?”掌珠是个凡事先为自己打算的人,这就明白得很透彻。

她没有哭,却冷汗自背后流下。

她进京初时的想法,让常林的话击得粉碎。

却原来,亲事上还有这么多的讲究。而自己,不是想不到这一层。换成是别人追求掌珠,掌珠一样会把这一层给挑剔进去。可她,自恃美貌,自恃得太厉害。竟然把这最要紧的,自己挑别人会选家世,而别人挑自己,一样会选家世给忘记!

小侯爷看着是光鲜亮丽的,可他凭什么只看美貌就选人?

只看亲戚就选人?

只看喜欢就选人?

掌珠的心,冻成僵硬雪川下面石。有什么离她而去,远远的,偏又是她需要的,在乎的,不能失去的。

难道亲事,只能随随便便的选上一个。

她面庞失去血色,扶着画眉还觉得走得艰难。她没对常林告别,常林也没有阻拦她离去。

走出树林,掌珠脚下一软,摔倒在地。画眉急忙去扶,又有一个人前来安慰:“这位妹妹怎么了?像是不舒服?”

掌珠抬眸看时,见是那个年青美丽,又会骑马的少妇。她鹅蛋脸儿,娇媚柔和,正含着笑低着头:“要我叫你的家人来吗?这一个丫头可怎么照顾得了你?”

掌珠站起来,不知怎么的,回她道:“世事艰难,不得不摔!”杨夫人才诧异,见摔倒的姑娘高昂起头,昂然的去了。

杨夫人在后面道:“好个丫头,好句话!这是哪家的人,我却从没有见过。”目光跟过去,见掌珠上了一座高台,杨夫人让家人去打听,却是南安侯府的。杨夫人更纳闷:“南安侯府的姑娘,我个个也认得,就叫不出排行,也认得面庞。这一个,决计不是南安侯府的人。再去打听。”

家人走开,杨夫人见场中开始比赛,就又回到高台上安坐,和身边的人观看起来。

掌珠迫不及待的想回到高台,指望可以静静休息一时,不想回来她更后悔。宝珠还是坐着帘子深处,袁训还是站在台子最前。掌珠上来时,宝珠因没看到他,正在道:“那些女眷不是骑马,拎着马鞭子是为什么?”

袁训不回身的回:“你别拿别人比!还有摔跤,你喜不喜欢!”宝珠又气得一扭头,正好见掌珠回来,忙不再说话。

掌珠坐下来,心中难过的得让人剜去心肝。侯门也好,高第也好,像是与她就要绝缘。那宝珠,为什么就嫁得好?

看四妹夫往这里一站,全场就似只有他一个人最威风。

她心如乱草,就没有注意又少了一个人,玉珠,也不在这里。

玉珠在另一个方向,那里有一道野生的花篱,篱下挡住别人眼光,她身前站着董仲现。董仲现和阮梁明一样的尴尬。

面对玉珠的追问,答应进京后陪着逛,怎么不来?董仲现低头道:“我竟然忘记,”看来要当负心人,就不必再躲闪。

“你把我置于何地?”玉珠嗓子尖上来。

董仲现惶恐地再退一步:“表妹这话,我不敢接。”

“你不敢接,却敢做是吗?”玉珠泪珠儿滚滚,哽咽道:“想正月里,还是绝好的表兄,这半年还没有过,就成了陌路?”

董仲现陪笑:“表妹说哪里话,我还是表兄。”这表兄妹关系,是由长辈们而来,可断不开。

“是表兄又如何?”玉珠泪水更如断线珠子似,不住滑落面颊。

“公子,得办正事儿呢。”幸有小厮,在花篱外面叫上一声。玉珠大恸的泣上一声,董仲现作个揖:“表妹,今天真是有事,你不信去问你家四妹夫,小袁就知。表妹请擦干泪水,我先去了。”

说过走开,走出花篱后,抹抹额头上冒的冷汗热汗,对小厮道:“你去告诉袁公子了?”小厮嘻嘻:“袁公子说知道了,让奴才把公子喊走,又说不必多说。”

在掌珠回到高台前,董仲现的小厮已去见过袁训,讨他的回话。宝珠,自然是不给听到。

董仲现笑:“这事本就归他管,全是因为他才惹出这种事!”又四下里找一找:“钟三钟四竟然不在,他们才是嫡亲的表兄,也有责任才对。”

他自回阮梁明队中,见到阮梁明并不提这件事。

这里是围起来的地方,董仲现也不担心玉珠会出事。

而玉珠,让丫头青花请来董仲现,青花就知趣离开。以青花来看,姑娘不会轻易就放走表公子,而表公子,也得好好解释一番才行。

另一边又马赛得热闹,青花得以离得近看一回,钻到一旁看赛马去了。

玉珠悲愤莫明,此时泪流不止,又不能就干,就不能现在回去。她一个人在花篱后踱步,愤愤然吟咏着楚辞中的渔父,那其中有屈原的名句: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。

在她后面,有一个青年呆呆。

这是哪里来的姑娘,仙子一般的身条儿,又会念这样的好句。会认字的姑娘?莫不是大家闺秀。

而她嗓音清越,实在消人魂魄。

玉珠正在气愤,就没有看到身后有人。她反复又念后面几句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。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”直念到面上泪干,心头气半消,真的像让沧浪水洗过心灵一样,才缓缓转过身子。

吓!玉珠惊惧:“你是谁!”

一个男人正直直对自己看,那一对眸子,贼眼般的亮。

玉珠大叫:“青花,死哪去了!”青花大跑小跑往这里来,而男人也惊醒,双手连摆:“姑娘莫怪,我见姑娘是才女一流,这才听得停住脚步,并没有得罪的意思!”

青花过来:“姑娘我来了!”再一看,登时明白,原来董表公子已经不在,倒换成另一个人闯到这里来。

青花挡住玉珠,叉起腰变脸骂道:“咄!你是哪里钻出来的,敢冒犯我家姑娘!”男人更急:“丫环姐姐,请我一言,我是人,并非是狗,怎么能用钻出来这句话。再说我是无意中到此,并没有冒犯。”

他施礼弯腰,一面解释。等他说完,见面前只有一道野花篱,再就是清风数道,一个人也没有。

地上,还多出来一个纸笺。在手中打开来,男人更赞叹道:“妙啊!看这诗写得是离别情,丝丝入扣,字字入骨。看这字,笔力不刚,又是掉在那小姐站的地方,就是我惊吓到小姐,小姐无意中落下,是她的笔迹才对。”

他有些入魔:“过往神佛在上,弟子何政之蒙神佛指引,得见这样一位又有才情又如花似玉的小姐,实乃弟子难当之福。若能再得知这位小姐家世,方便归还她的墨宝,弟子当斋戒沐浴三日,叩拜为谢。”

何政之激动得心怦怦直跳,他不过是一介西席先生,教一个富商的小儿子认字。人家不要求中状元,只求能看帐记帐,再就先生收费不要太高。何政之本不想来,是尊长强推荐而来,学生还算不笨,就教了下去。

今天城外赛马,传得很是热闹。学生本年纪小,听到后,就拉上先生出来看热闹。他们本来进不到围内,但学生的兄长在学里,认得几个官员之子,到家里吃过饭,学生也认得,就这么能进来。

一走进来,学生就没笼头的马一样,不知去了哪里。何政之独自赏玩幽静处,让他遇到玉珠。

秀才何政之还没有妻房。

不但没有妻房,还最喜欢“书中自有颜如玉”这首诗。

不但喜欢书中有颜如玉,还正是动情怀的年纪,没事也会想妻房。

妻房想多了,就往襄王神女,汉皋解佩这样的仙女故事上去想。

他手握纸笺,心情那个紧迫,赶快就去寻找小姐你去了何方?

玉珠登高台,台在高处,何政之一眼认出。

“先生,你跑到哪里去了,我半天没看到你。”他的学生玩了一圈,又把先生想起来。

何政之忙把纸笺揣起来,笑道:“我看那些台子,搭得很别致。”手指南安侯府那一处,道:“这是哪家的?”

学生摇头,见上面有女眷,就笑道:“先生是在看女人吧?”

何政之否认道:“我怎么会看女人,就是有些累了,风景不想逛,只闲看这些台子。少爷,你今天是在这里玩不念书的,我能不能早回去?”

学生大大咧咧一抬手:“去吧,明儿也别来太早,我要睡懒觉。”何政之离开他后并没有出去,站在能看到南安侯府的台子,又能看到人走出去的那条路上。

这天这么热,小姐姑娘们总不能坐到晚上才走?

侥幸她肯先走,何政之就不愁知道她住何方。

他的运气还真好,高台上,袁训正在和宝珠道:“回去吧!”下面离再打起来不远,打就打吧,那梁山小王爷等人的眼睛,就一直瞍袁训,要不是他站女眷堆里,早就过来叫骂索战。

虽没来骂,那眼神也在鄙视,躲女人堆里你真能耐!

换成别人说,哪怕是个仆从,宝珠都会听从。可袁训说,宝珠就不从。宝珠问:“你是想打架,又怕我们看吗?”

袁训回头就瞪眼,宝珠在面纱下狠狠还回去:“偏不回!舅祖父叫出来的,出来祖母也知道!还没有看到结束,为什么要回去!”

两个人都年少,要无情也能装出几分彼此担待,可偏都有情,针尖不让麦芒。

袁训就不理宝珠,冷笑叫孔青:“孔管家,备车,天热,姑娘们该回去了!”宝珠让他完全忽略,就大惊失色的看两个姐姐,试图寻找同盟军:“我们就回去吗?”

袁训能管到她,却管不到掌珠和玉珠。

掌珠了无心绪,玉珠打不起精神,反而都想,回去吧,还有什么意思呆在这里?宝珠狐疑,最爱玩的大姐,你真的要回去?

她再道:“大姐姐?”

这句话又惹恼袁训,袁训狠狠地道:“姐姐们不走,你也要走!”宝珠气愣住,有心不回,却当着两个姐姐面吃这句话。就此回去,好似没有颜面。宝珠就也冷笑:“这是什么道理……

一语未了,袁训已转身过来,大步到了宝珠面前。

宝珠受他气势噎住,下面的话就没出来。

袁训冷冷道:”是什么道理!你倒来问我!你想知道,明天我一个字一个字交待你!现在,红花扶你家姑娘起来,回家去!“

红花早吓得答应,去扶宝珠。

宝珠一把轻拍,拂开红花手。气得嗓子眼里噎住,想到奶妈说恭喜姑娘,找个好婆家。自己当时还说奶妈只看到好的时候,没看到不好的时候。果然,这就来了。

”你想怎样,等我扶你吗!“袁训怒道。

宝珠腾地站起来,僵直了身子:”我,我,“这一站起来,个头儿还是差上一截,宝珠就捏紧袖子,低头气冲冲:”红花,我们走,既叫走,还能不走吗!“

掌珠玉珠跟在后面,都没心思管他们拌嘴。

宝珠气得要哭,又在台子上高,怕拭泪让人看到。在台子下面,因车离得还有几步,袁训走在前面:”我带你们过去。“宝珠在他背后,悄悄的打开面纱,擦了擦眼中蓄着却不掉落的泪水。

红花乖乖跟在旁边,更是大气儿也不敢喘。让宝珠见到,宝珠又好气又好笑。红花这样,那自己呢,只怕也是这样,总不会是气昂昂的。宝珠想还没有成亲,表凶又凶上来。看来这老大耳括子,总得跟他算算。

她从上车到坐好离开,再也不看袁训,把个脸儿扭向车里,全身都带着别扭味道。心里想气上他一气也是好的,可袁训也没再对她说一个字,只交待孔青:”路上别拐弯,径直回家!“宝珠又让气到,路上往哪里拐?

拐到拐子家去吗?

她这一气,非同小可,嘴噘得可以挂油瓶。而掌珠玉珠各有心事,没有人注意她。袁训目送车离开,自己也离开,他也没有看到有一双眼睛盯住车,然后跟上去。

这上车的地方,附近原就有人。

何政之总算等到,他在外面有头骡子,就坐上跟在车后,一直跟到安家。

这里回去的人,都是回京的。又上了官道更是人多,孔青也不能一一识别有人跟着。到城里后,何政之一个人,目标小。而街上人多,车的目标大,他跟着更是方便,竟然让他得意。

三个姑娘开开心心出去,回来都不喜欢。

掌珠往日精神十分里只有一分还在,说累,要水洗过,就说倦去睡。睡不着,翻来覆去想心事。

玉珠木着脸儿,倚在窗下看悲伤的诗句,张氏当她又悲风吟月,早看习惯。

宝珠也说累,她是真的睡着。气累的。

这一天,就这么过去。

……。

宝珠第二天是一定不出去,她不用和掌珠再说什么,掌珠也不会再来找她。有袁训昨天说的那些话,极为不客气,且带足未婚丈夫的派头。妙呢,就妙在是”未婚“二字,别的古人未婚夫妻估计见面就各自掉头走,像袁训这样教训宝珠,而宝珠占住理丝毫不服气还要还他话的未婚夫妻,不多见。

掌珠再傻,昨天的话她没少听,她要知趣不再找宝珠。

掌珠很聪明,昨天的话一听就有数。袁训说:”姐姐们不走,你宝珠也得回家去。“掌珠总心在有数。

于是掌珠自己去了。带着满怀又艳羡,又要奋起直追的心情,继续出门相看人。然,初始时我有美貌我第一的心,下去一大半儿。

玉珠也不去。

她失恋心情难以排解,打算今天书中求安慰,做几首伤悲的诗,一个人哭一会儿,以现代观点来看,适当流泪可以排毒,正适合古代有钱有闲的姑娘小姐们养生。

袁训在上午过来,他来的时候心情一般,和昨天宝珠走后还是打了群架有关。梁山小王爷虎视眈眈,言语中多有侵辱,虽没有直接的器官名,但不用脏字骂人意思也许更狠,打不起来都是怪事。

打完了,大家舒坦了,然后发现那瓦刺的使者不知何时倒了一个,呻吟于地,看脸上痛苦难当。

于是纨绔们说太子党打的,太子党说纨绔们混战中眼神有失。太子今天要去看视,袁训也觉得是件小小心事。

昨天他对宝珠说的话,他早就忘记。

宝珠还记得。

还记得那最不爱听的一句:”是什么道理,你倒来问我!“

宝珠大早晨就反复颠倒的想,找出一句回话。你表凶厉害,自然有道理要问你。

下面是:”等明天我一个字一个字告诉你。“

宝珠正等着他,心想你一个字一个字的告诉我道理,那我可怎么谢你呢?老大耳括子你要不要?

正想着,袁训过来,外面对姑爷问安,宝珠隔帘听得清清楚楚,马上如临大敌,进入戒备状态和随时拌嘴状态。

听红花上茶,袁训问姑娘好不好,红花当着人回说好,袁训道:”好生保养。“然后没了话。

宝珠等得难过,有年华一刻如一年之感。

她寻思,这个人莫不是昨天占了上风,太过得意,因此忘记?

再不然,就昨天说的是气话。昨天台下随时会打架,宝珠也知道。别人眼神儿瞪向袁训是为讨战,宝珠也看到。

但就在气头上,作什么气话说给宝珠听?

以后外面受了气,回家来撒气,宝珠可吃不起。

她得提他一声,就在今天把道理给理直理顺,让他明白,宝珠可不是受气的。

就道:”红花,“

红花颠颠儿跑进去,袁训也顺理成章支一支耳朵,听宝珠说什么。

帘内道:”就你厉害!道理没告诉你吗?一个字一个字说的,哪一个字不清楚,我明天再对你说一遍,你忘记,我还没忘记!“

红花傻眼:”姑娘……。“

宝珠悄声:”嘘。“

红花还没有明白过来,外面有人叫了,袁训掸掸衣裳,把腿一跷,端着茶碗好整以暇:”红花。

红花小跑出去,满面陪笑:“姑爷有什么吩咐?”

袁训慢条斯理:“晨明即起,洒扫庭院,用心针指,少出闺门。”红花稀里糊涂点头,小脸儿上笑盈盈:“我记着呢,”

“你若不记得,看我教训你!”袁训漫不经心。

“红花,”宝珠停上一停,在帘子里面又叫。

红花又进去,这次多少有些明白,陪笑:“姑娘又作什么吩咐?”

宝珠淡淡:“没事,就是白交待你。红花是最好不过的,叫来就来,叫走就走。既叫走,能不走吗?既然走了,这上风也占了,这没道理三个字也占住了!”

袁训还没有再回话,满房中已是*辣,就像谁在房中热锅呛辣椒。

卫氏在帘外带着人做嫁衣,原本低头不语,只看着姑爷不要没事儿再闯姑娘闺房就行。现在听到味儿不对,瞅眯袁训,见他满面冰霜上来,因为不知道原因,怕袁训再接话或发脾气,就丢下针指来看宝珠。

袁训本来是要接话的,但见卫氏进去,才抿抿唇先品茶。

“姑娘,你这是怎么了?”卫氏小声问宝珠。

宝珠扭扭脖子:“没事儿,和红花说道理呢,又盼着听道理。”这嗓音一样的略提,生怕外面人听不到。

袁训抖抖衣角没好气。

卫氏就知道有生分的事情,忙先哄宝珠:“可别再说话了。”出来对袁训满面笑容,问候过袁母,又问以前跟袁训去安家过年的老苍头。

卫氏平时没这么多话,以她一个奶妈身份,也轮不到她问候袁母;以她一个寡妇奶妈身份,更不会乱问老苍头顺伯。

现在她没有办法,没话找出来说几句。和袁训说说讲讲,袁训把茶喝完,里面宝珠也没有再说话,袁训起来告辞。

一边走,一边气话没说够正恨得牙痒痒。身后有人叫住他:“姑爷,等等再走。”红花手捧着一个汤盏出来,讨好的送到袁训面前,小眼神闪亮闪亮:“姑爷,给!”

袁训闻一闻,虽没开盖,也有药汁味道。他先吓了一跳。

宝珠正在“惊吓”中,这惊吓呢,有人即刻就好,有人得好几年。中宫又让人问过袁训一回,你的那宝珠好没好?不好太医候着呢。

认错态度极好。

袁训啼笑皆非过后,明知道宝珠没事,像昨天和今天,小嘴儿巴巴,头脑敏捷,哪有半分受惊吓样子。

但他也得来看,不仅为向中宫回话,他也很想来看。

闻到是中药,袁训先惊道:“姑娘又怎么了?”刚才的火气半点儿没有,牙也恢复正常。

红花笑眯眯:“姑娘昨晚特意让出去抓的,老太太都没让知道。这是活血的,姑娘自己一早自己看着熬,怕人闻到,就在她房里煮,喝了吧。”

活血?

袁训不由自主看向自己手上一片青,那是拉架拉出来的,还是和人比试得来的,他也不记得。练功夫的人,身上有伤是正常。

几时让宝珠看在眼里?

想宝珠刚才尖着小嘴儿叼人,却又备下汤药。袁训打心里要笑出来,对着红花希冀的小眼神儿,又想到宝珠一片厚意不能不喝,就一饮而尽,把汤盏归还红花,取出一块银子赏她,乐滋滋去了。

红花去见宝珠,把银子给她看,再也乐陶陶回话:“姑爷说昨天并没有打架,就是这样。”宝珠让她赏银自收,扁扁嘴做活。

红花去点薰香:“幸好姑娘在服药,不然房里有药味儿,老太太又说我不会侍候。”宝珠没言语。

隔日,袁训又来。两个人是不再拌嘴,但一个帘内,一个帘外。帘内的人心思飞到帘外,帘外的心思只有帘内。

红花倒茶来,问:“姑爷昨天睡得好吗?”红花陪嫁也无悬念,袁训将是红花新主人,红花拿出巴结姑娘的殷勤来奉承。

袁训一本正经:“不好,昨天喝了什么,肚子痛。”红花大惊失色。

又是一日,袁训喝完茶离开,红花又追出来,手中又是一碗汤药:“姑娘让抓的。”袁姑爷又乐到不行,看宝珠多关心我。接在手中尝了一口,却苦得不能下口。

就问:“这是什么方子?”

“姑娘说姑爷要问,就说清心莲子黄连饮,”

袁训干咳几声:“加了多少黄连?”

红花并不懂,张开小手比划给他看:“这么一大包,姑娘说若再不好,就单煮黄连,虽苦,却是百病头疼医头,脚疼医脚。这黄连,我从没听说有这么好的功效?”

红花傻兮兮,但忠心一片,一定盯着袁训喝完。

于是袁姑爷再来,身体康健,再无喝坏东西的事发生。但坐在帘外,见卫氏等人不注意他时,就往帘内瞪上一眼,小丫头,你给我等着!

……。

三天赛马结束,这一天晚上,南安侯夫人到底把一位老太太给惹恼。她让人请过南安侯夫人来,坐在身前说话。

南安侯夫人哭了:“母亲,当年的事情,你不全知道,怎么能到如今怪上我不和气?”

苍老的文章侯老太太,她的媳妇,韩世拓的祖母如今也能叫老太太,就因为她还在,一直升不上来。

她有七十来岁,在古人中算是长寿的。见女儿哭,就道:“我活这么久还不死,不就是记挂你,我闭不了眼。我在,有我体贴你。我不在呢?我随时要走的人,我一走,你没有丈夫疼你,就是娘家,也没有人疼你了!”

说到这里,外面又进来几个人。

头一个,也有了白发,是韩世拓的祖母孙氏,老太太的儿媳。扶着她的,是现任文章侯夫人,韩世拓的母亲。

后面,还跟着侯夫人的妯娌,老太太的孙媳。

女眷们坐下,静静打量南安侯夫人。

“你们来说吧,我累了。”老太太半闭上眼眸。

南安侯夫人心头一凉,见自家嫂嫂孙氏缓缓道:“我也上了年纪,老姑奶奶你也上了年纪,我们都活了有一辈子,索性把话打开来说。自从宫里太妃不在,一年不如一年。先是例年的功臣赏赐。老太妃在时,每年都有田地给我们家,就子孙们多出来,也不怕什么。多生孩子们,本是想他们建功立业。现在看来,至今还没有一个能给家里多出进项来,反倒只添人口。”

南安侯夫人浑身颤抖,你对我说这些作什么!她在心中呐喊,这与我有什么相干!

“我们也是世家,说这些算谷子盘稻米的话,让人听到笑话。可不说呢,哪一件也避不开!”孙氏老太太叹气:“当初老太妃把老姑奶奶许给南安侯府,总是照应了你,又想着你能照应家里。如今到好,您这一辈子过不安稳,家里半点儿光没沾上,为你出气还饶上许多钱。饶上许多钱不说,半点儿便宜也没占到!”

“不必说了!”南安侯夫人牙缝里挤出话。

女眷们随即看她,南安侯夫人吃不住这么多的目光,有些退缩。

孙氏老太太不理会她,她得把话说完。前天她听完自己的宝贝孙子,韩世拓说完,孙氏老太太对小姑子的陈年火气全调起来,当天就和她的婆母老太太长谈半天,逼着这位长寿的老太太认可这件事。

你的女儿虽贵为南安侯夫人,却对家里没起半点作用!

韩世拓说的,自然是表妹们的抱怨。看不起我们吗?我们到了京里,一顿茶也喝过!既看不起,就别来认亲戚。

这就不是为见色起意才回来搬弄,而是表妹们骂的,实在有理。

虽说行客拜坐客,安老太太也没有上门去拜。但南安侯夫人居长,是长嫂,她不予理会小姑子回京,就占不住半点道理。

孙氏老太太森然道:“亲戚们中间,论起来权重官高的,还数妹夫。妹夫自去年回来,外官布政使卸掉,反倒换成都察院,主掌监察、弹劾及建议。哪个官儿不怕?我们家一般有官,从他回来上门对他求办事情,一件也没办成!老姑奶奶,你扪心自问,这个家几时对你不好过?你再这么的斗下去,我们可再支应不起!”

女眷们都有埋怨。

家里放着有权的亲戚,却半点儿用不上。不但用不上,还满京都知道南安侯和文章侯不和。原因何在,问南安侯夫人自己。

南安侯夫人气道:“这又是谁说了坏话?”

孙氏老太太淡淡:“这些,都可以过去!老姑奶奶过得好与不好,我们也可以当看不到。但有一件事,你得知道知道。家里还有两个出色的女孩子,内宫中我们没人,宫里是进不去的。本来亲事上许给一般人也不自在。但听说圣命已下,陈留郡王、登国公等人要回京,这都是家大业大的人,又都手握重兵。能攀上亲事,最好不过。不过,妹夫他不会从中拦阻吧?”

几十年,韩家不能看南安侯好,而南安侯如今,也未必肯坐视韩家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