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,为你!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隔袖,手指触到手指,如一簇极细小的火花绽放在两个指尖上。看不出来,但悸动般一道闪电贯穿两个人的心田。

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。袁训心中出现这样诗句,手中这柔软无骨的素手,一日不握,也如三秋兮。

他更慎重轻柔的摊平自己大手,稳稳的托住宝珠的柔荑。

才下眉头,却在心头。宝珠这样想,腮边有了一抹笑涡。恍惚间,她问自己,这是谁的诗,或又是谁的词,这都不打紧。

她只寻思,这上了又下,下了又上的,却是什么?

可怜它忙得慌,而又把宝珠惹得心跳如飞,怦然若花。

“啪啪啪!”

红花拍敲着门,打断她不曾知晓的,主人们间的静谧。

……。

世间最熬风景的,就是静夜明月下,有客狂敲门。

余伯南正握着一面铜镜愤然的骂:“了不起吗?太子府上!……”还真现在惹不起。再骂:“抢我的宝珠,还敢打人!”

外面“砰砰砰!”

猝不及防的,余伯南险些把镜子摔地上。恼怒地对外面叫跟来的小厮:“余村,去看看是哪门子恶客!我们在京里没有半夜上门的客人,走错门了吧!”

他脸上一团青紫,袁训那出自于未婚夫婿愤怒的一拳,打得很是不轻。安家来请,冯家来请,余伯南都推说受风寒严重,一丝儿风也不能见,躲避房中不敢会面。

这晚上,才是余才子能开窗透气,而又不怕让人看到笑话的时候,敲门声就如同天下打炸雷,专劈这一家,没完没了的响起来。

敲门的是红花,可想而知她一敲不开,再敲是用力的。

“咚!”

还有一记脚踹。

余伯南吓得一跳起来,怒着丢下镜子:“谁啊谁啊谁啊!”打开房门,一头怒火的扎出去。

眸光刚到院中,他一脚门里,一脚门外的愣在当地!

院子里不止余村一个人。

红花这样的敲门法,跟进京的另一个老家人也走出来,然后是余村在,红花在,另外一对身材皆修长,男高女低的人儿,举步走进来。

余伯南先怔在红花面上,受惊吓的叫道:“红花!”

再身子一震,骇然而望向那对说不出和谐的人。眸光在袁训面上一扫而过,还来不及大怒时,你还敢上门?有什么狠狠击中余伯南,余伯南张口结舌,吃吃不绝:“宝珠宝宝宝珠宝珠珠珠……。”

那风姿仪态,除了宝珠还会有谁?

袁训耸起眉头,这么个呆子,曾相中过宝珠,真是把我小袁的人也丢得光光。而宝珠则嗔怪地侧过面庞看他,面纱虽厚,责备的意思也明显露出。

看你,把他打成这般模样。

余伯南此时的样子,可以说是他长这么大最狼狈的一回。

他上身穿的原本是件整齐袍子,现在衣不是衣,袖不是袖,歪歪斜斜的像挂在身上。再来他的脸上不是沧桑就是伤痕,还透着一股子在房里捂了很久的陈年酒味儿。酒醉后的人夏天闷在房里足有一天,再出来就是这种味道。

还有他脸上一侧一团青紫,站在台阶上面,好像鬼门没关住跑出来的小恶鬼。再加上他瞠目结舌的表情,舌头快伸出来多长,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。

主人是这种模样,客人们自然也无话可说。

有片刻,大家是干瞪着眼对视着。

红花怯生生的说了一句:“客人上了门,不请我们坐坐吗?”

见到余伯南这副样子的人,都会很同情他。红花忠心于姑爷,又怜悯余公子,两下里冲突得厉害,可怎么办,她就小心的提醒,你失态了,没有当主人的风度,快着些儿吧,赶快回魂招待我们。

“啊!”

余伯南惨叫一声,手忙脚乱的他总算想到自己是什么模样,他才照过镜子,不可能会忘记。他先扭头往房里去,可能是想打扮一下自己。又才一抬步子,就踟蹰不前,急急转身,像是怕自己一离开宝珠就此走开。又想看住宝珠,又怕自己模样她不喜欢。余公子再次发出一声惨叫,嘴唇哆嗦着,出溜一句完整的话出来:“宝珠,你来看我?”

“我们不进去,就这里说说话就走!”袁训眉头紧锁,面如锅底。

这姓余的,这是让宝珠可怜你吗?

他生气之极,更后悔把宝珠带进来看到余伯南这种不检点外表。这不是亵渎宝珠吗?就把宝珠打横一带,而自己身子往宝珠那儿斜行一步,宝珠就到他的身后,而袁训完全挡在宝珠前面。

他扶宝珠进来的手,反手背到身后,还和宝珠相握。

余伯南惊慌失措中,还没看清宝珠的面纱,就只能看到袁表凶坚定的肩头,还有就是宝珠夜风中扬出的一角面纱。

他难以控制的握紧拳头,有什么忽然亮了。

明月本皎洁,如水银泻地,把这小院照得明亮如银。这亮了的东西,还是让所有当事人,和非当事人全注意到,全都精神一振。

这明亮处,是从袁训身后的宝珠而来。

但不知,是她的笑容,还是她的喜悦,给小院中又加上一层光亮。

人心的明亮,本就能亮过这世上一切的灯烛。

袁训本铁青着脸,现在是忍不住微笑。

余伯南本就沮丧,现在是更如刀子扎中心头。

宝珠的明亮,是在袁训把她往自己背后推时,或是她的笑容,或是她的喜悦,惊动这院中所有的人。

她在为她的未婚夫护她周全而明眸灿然,笑容熠熠。身为未婚夫的袁训离她最近,感受最浓。满腔送老婆来给别人看的怨气一扫而空,手更平平的托住宝珠手,不敢亵玩,也不敢怠慢,柔声若春风中细曲:“要说什么这就说吧,我可不能等你太久。”

宝珠柔和的责备他:“你呀,下这么狠的手。”把一个风流才子变成青面小鬼,就差一对大獠牙。

袁训受到这个责备,颇有得色的笑了:“你只看到他,他打我时,你就没看到,所以你要怪我。”

姓余的小子就在面前,你敢说你没动手?只是没打到就是。

“你呀,他怎打得到你?”宝珠还是责备。

她的嗓门儿,若花香又更轻一些,若流水又更细一些。这种责备听到当事人耳朵里,余伯南更加难过,而袁训更有得色:“打不打得到,他总出了手。还有,”想想表凶又要来火,他一只手在宝珠手下面,另一只手由不得指住余伯南,怒气浮出:“你再敢惹我,我剥了你的皮!”

余伯南定定看着他,伤心欲绝。

你还要凶吗?

你还要剥我皮吗?

只你今天带着宝珠前来,好大度,好风度,好……姓袁的,你伤透我的心,还嫌不足,又来重重踢几脚!

两个人心照不宣,袁训指的再惹我,是指余伯南的那张宝珠宝珠。

一个怒目而视,一个伤心不能自己。

“咄!你又凶上来,站开些,我和他说话!”宝珠很是生气,由此时场景迅速脑补一下他们打架时,应该也是这样,表凶如此之凶,而余伯南如此之可怜。

再有人对宝珠说当时余伯南也是凶的,宝珠可不会相信。

见那大树似的身子不动,宝珠握紧小拳头,在那后背上轻捶几下。袁训不情愿的让开半边身子,冷笑道:“说吧,可不许说多了,我不乐意!”

“就一句!”宝珠颦眉头回他。再看向余伯南,柔声道:“你为功名而来,若耽误了,岂不伤家人心。用心功名吧,我好着呢,你可以放心。”

当头一盆凉水,浇在余伯南头上。宝珠亲口说,亲眼见到宝珠对他有情意……

宝珠说完了,又感爱袁训起来。红花说的那句话实在正确:“余公子要强过姑爷,姑爷岂不是要吃亏?”

宝珠收敛怒气,对着身边的袁训拜下去。

袁训愕然,忙伸手去扶,担心地问:“又怎么了?”

宝珠扶住他的手,却先不起来,仰起面庞嫣然:“多谢你带我来,你实实的,是个丈夫!”此处丈夫二字,指的是“大丈夫”。

度量宏大的那种人。

袁训手上一滞,也先不扶宝珠,半弯身子但嗓门儿依就响遍院中:“你的话,当不起,只你以后别再给我出难题就行。”

“嘻嘻,”宝珠笑声灵动中,让袁训扶起来,两人转身,往门外走去。

第二盆凉水,第三盆凉水……一盆接一盆的浇在余伯南头上。

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出院门,看着红花跟出去,看着马车驶动离开,空留一地青石板月色。而家人过去关门……

“不!”余伯南痛叫出声。

他知道,这与宝珠将是永别。从此一个将是别人女眷深入内宅,一个是外面的男人非亲非故非堂兄表兄,就是有心上门,想见一面也难于上青天。

泪水潸潸而下,余伯南垂下身子在台阶上痛哭失声。

他真的伤到情根上。

宝珠对他,是瞎子也看得出来的有情意!

跟进京的家人一老一小,这几天里都不明白公子好好的怎么会受伤。现在全心如明镜,把余伯南扶进去,打热水给他洗脸,把他房中空酒瓶子收拾出去。

“当!”

书童不小心摔了一个瓶子,余伯南立即抬起头,两只眼睛瞪多大,两道白光嗖嗖的从眼眶里往外面蹿。

“公子,你要不要紧?”家人看着都害怕。

“腾!”

余伯南站起来,一步迈到他面前,目光中神采惊人:“小村子,安四姑娘对我说的是什么?”小村子怯生生把宝珠话重复一遍,再问:“公子要不要给你请医生?”看上去像快失心疯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。”

小村子吓得一缩脖子,手中没有收拾出去的空酒瓶掉落在地上,当当响个不停,哗啦啦也碎个不停。

碎片落地,好似鱼儿出水,雪光光一片。

余伯南笑声顿止,几大步走到还没喝的酒瓶前面,抬手一个,扔出窗外。“啪!”碎出满院酒香。

老家人在给他熬醒酒汤,也从厨房里伸出头来看:“公子,您要想开些。”

“我没事!全扔出去,我不喝了,我要看书,我要考功名。你们没听到不成,宝珠让我考功名!”余伯南过了这半天,才把宝珠的话消化一空。

同时对袁训的不服气,对以后再也没缘由见到宝珠的伤痛,在余伯南心中结成疤痕。

他就要见宝珠,还要见到宝珠,不但要见,还要想见就见。

那他,就得离袁训的官职不远。

到那时候,他虽不能去见女眷,却可以让女眷见女眷。这一辈子,他见定了!

脑海中闪过宝珠女婿那睨视的眼神,余伯南吸吸鼻子,看你能把我怎么奈何?

收拾完毕,见书桌上干干净净,就有了写字的心思。取过一张纸,余伯南稳住精神,把心中对失去宝珠的无奈尽情释放,认认真真写下两个字。

宝珠!

……

马车行过青石板,响起片片回声。

车帘子一会儿卷,一会儿放。有人经过时就放,静夜无人时就卷。袁训漫不经心的赶着车,让车尽量平稳的行走着。

车内是宝珠和红花软软的问答。

“这是哪里?”

“水车巷子,”红花出过几次门,她就知道。

“这月儿真好,我还没赏够,这就要到家了?”宝珠遗憾。她听红花说过,水车巷子过去,就是安家所在的那道巷子。

红花也有遗憾,但她也有职责所在,见姑娘意犹未尽,就悄悄地道:“今天咱们回去,改天再请姑爷带姑娘出来赏月,岂不是好?”

红花也玩得很好。

他们从余家出来后,袁训也缠绵,宝珠也缠绵,红花夹在中间,也跟着缠绵的不想就回去。马车从长街开始,又经过钟鼓楼,又经过热闹的前门楼子……路上偶遇打更人,听梆声在二更以外,宝珠对手指,红花对手指,马车奔得快了,开始往家里去。

主人悠悠神思,丫头神思悠悠。

红花有一句话藏不住,由衷的道:“姑爷对您,可真是好哇。”以红花来看,是相当的好。宝珠把手中帕子扯上几扯,笑吟吟的一个字不回,只仰面看月儿随着马车行走,从楼阁高台角,跟到邻居屋脊上面。

“叮咚……”琵琶声如影随形,随月而至。

宝珠微笑:“那人又开始了。”

信眉低手无限弹,说尽心中无限事……。宝珠对红花道:“你听,这人今晚的琵琶声里,倒是正经得多。”

马车停下,袁训正好打车帘子,闻言警惕地对乐声来处看看,问道:“今晚正经是什么意思?”又皱眉头:“这是谁家半夜还在作乐?”

安家附近住的有纨绔吗?袁训打听过的,并没有这样的人,全是正经人家才对。

宝珠和红花争着告诉他:“天天有呢,有时是琴,有时是唱小曲儿……。”

韩世拓!

袁训心中即刻闪过这个名字,面色难看下来。他见过韩世拓和掌珠的丫头说话,本是一直在留心。但他晚上不过安家来,而韩世拓这著名浪荡子,晚上往哪里一钻,唱个曲子抚个琴什么的,又不是钻到安家里,也没有人对袁训说。

这混蛋!

袁训暗骂自己不经心。

他是安老太太的养老孙女婿,虽不是招赘倒插门,但安家的事以后全是他的事。

正想着,宝珠问道:“怎么了,又是谁的不是惹到你?”宝珠狐疑的对附近高楼看看,这曲子不好吗?

很有白居易琵琶行的意境。

她又期期艾艾:“还是你虽送我去,可心里还是在气?只别跟我置气吧,我心里多感激你呢。”风流浪荡鬼的勾当,袁训怎么对宝珠说。他缓和面容:“没事,我送你进去。”

老王头早奉老太太的话在等着,见姑娘回来早打开门。袁训让他看着车,自己送宝珠进去。大门到二门有一段路木叶荫深,红花走在前面打着灯笼,宝珠走在中间,趁红花不注意,回身抓住袁训的手,轻轻的带着撒娇意味的摇上几摇,又作贼似的脸红心跳,赶快就松开。

肩头后让人按住,袁训轻拍拍她:“没事,不与你相干!”

“嗯。”宝珠心满意足。

能看到二门时,传来卫氏得救似的语声:“四姑娘回来了!我的菩萨,这么晚,”随着她的话,里面一递一声儿:“四姑娘回来了,快去回老太太,”

然后,安家忽然灯火通明。随着回话声,正房、厢房、门房、甚至有些下人房也亮起灯烛。从老太太起,再到邵氏张氏掌珠玉珠,全都走出来。

红花傻眼,原地站住。

宝珠手心里沁出汗水,也很是不安。她扭头看向袁训,袁训也有些慌乱,是太晚了,无意的逛,就过了二更天。

见宝珠手足无措,他就不能再跟着乱。道:“去吧早睡,我就不去了。”

“哎!”宝珠心想这都深更半夜,你再跟着我进去,更加的不好,急忙忙带着红花进二门。

袁训阴影里站着,目送宝珠到了老太太面前,老太太满面笑容问了什么,然后玉珠也上来问,掌珠也上来问,袁训不在那里,也觉得面上火辣辣的发烧。但他坚持到宝珠往房里去,才吁口气,抬步出来。

门外月光宁静,袁训也安静下来。乐声如流水,还在那里“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,”袁训冷笑连连:“混帐不把我放在眼里的东西,瞎了你的狗眼,小爷我是好欺负的!”

坐上马车,把身子隐在马车座内,周围方位已看在眼里,韩世拓在哪个楼上已经猜出。马车并不急奔,的的不紧不慢地过去。见一座高阁,是这附近的钟楼,年久失修,早弃而不用,平时无人看管,只一把铜锁紧闭。

袁训走下马车去看那门上锁,已经拧开不在。两个门环在月下锃亮,显然最近频频有人上去,而且从楼上传下的笑语来看,楼上不止一个人。

他不是头一回和人打架,也不是头一回监查跟踪别人。先不下车,赶着马车在附近转了一圈,见大的客栈外面,系的十几匹马,有几匹太眼熟,全是以前争斗的老熟人。

“娘的!都不长眼犯到我头上!”袁训大怒,或者说他虽送宝珠过去,心中对余伯南还是芥蒂沉重,原就有怒气半分没有解开。

这怒气一旦引动,袁训又本就胆大,在最近的客栈里寄下马车,出门把衣角撩起掖在腰带上,大步流星往钟楼上赶。

门一推开,门内有两个仆人也在对饮。才笑:“是哪位爷又起来戏耍?”又是一怔,认得的,却不是自家爷们的一路人。

又见到月光下袁训冷面如霜,仆人们酒醒三分,起来腆胸道:“这不是袁家小爷,你……”

“啪啪!”

两记漏风巴掌狠扇过来,把仆人们打得原地转了几圈,“砰!”撞到墙上。

楼上有人听到,往下笑骂:“张三赵七,你们混喝醉了,等下怎么侍候小爷我回去!”又有娇滴滴的女声:“世子爷,您等下还回去么,跟着我走,我侍候你就是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笑声中,袁训几步“蹬蹬”上了木楼梯。踩得木楼梯往下一沉,楼上有人酒醉一半,谁上楼这么重?

楼上点着有几十根红烛,红烛光中,袁训腾地跳上去。见这里原本是空地,此时摆开好似做酒肉道场。

旧鼓抹得纤尘不染,倚坐着抱着一个妓者在手中的,是韩世拓。与他对坐,是武江侯的世子丁英;又有一个是忠勇王府的小王爷常权,还有一个袁训也认得,是鸿胪寺负责招待外邦人来朝的官员,叫田中兴。

他们的手中,也各有一个妓者。余下的人还有好几个,看打扮是些帮闲的闲汉。跟着富家子有酒有肉有架打,他们就凑上来。看着有面熟的,也有不面熟的。

袁训一跳上来,就和他们碰了个眼对眼。

韩世拓、丁英、常权等人是一愣,然后傲慢的抬了抬下巴:“你来作什么!”而鸿胪寺的田中兴大人,则面如土色,身子猛一哆嗦。

在他怀里的妓者正奇怪,她又不知道上来的人是谁,只抱着田中兴脖子发嗲:“大爷,您说您是大人,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田中兴哪里还能回她的话,才要把她推开,见袁训一言不发,上前一个进步,离他最近的是丁英,上前一巴掌,把丁英打得摔出去多远。

“你敢动手!”常权和韩世拓双双跳起,又都疑惑,这姓袁不是没事惹事的人,怎么吃了哪门子的错药,上来就打。

田中兴也认得袁训,知道这是太子殿下心爱的人。见他上来就打,田中兴心胆俱寒,一把推妓者,一步就到了栏杆边上,往下一看,足有三楼高。

他冷汗下来,跳,还是不跳?

不跳让他们拿到太子府上,小命就要没有。

看着下面让人害怕的距离,而身后乱声起来,有桌子板凳声,有酒碗打碎声,叫骂声更是污言秽语不能细听。

“大人,你去哪里?”妓者们都尖叫四处躲避,一个妓者扑过来:“带上我一起走。”田中兴不得不回身去看,见十几个人打袁训一个,而袁训还在拳脚纷飞,指东打西,毫不退缩。

常权丁英早退到墙边儿上破口大骂:“姓袁的,今天和你算算总帐!”而袁训是一个字也没有,额头上青筋必露,逮到谁就打谁。

袁训不但不退,反而站在楼梯口上一步也没退。有时让人围在身后,立即也就夺位回来,任是谁也看不出他是一个人上来。

田中兴却看出来了,他心内有鬼,又见楼高难跳,而妓者酒醉纠缠不休,狞笑一声:“好,我带你走!”

解下外袍,用两只衣袖打了个结,往妓者脖子上一套,他手扯衣角,往外就跳。妓者没有想到这一出,让扯得身子往外一带,本能的双手撑住栏杆不肯再往外去,脖子上一紧,嗓子眼里格格作声,就此吊死。

而田中兴,手攀衣角,先下去一人高的距离,又他一个人吊在下面,又去一个人高的距离,在半空中晃悠几下,离地面就只有一人高左右。往下一跳,拔腿就跑。

“呼!……。”

尖哨声这才起来,有几个人从暗地里跳出来:“是小袁在上面!你,回去搬人来,我们上去看看!”

袁训有恃无恐的敢动手,且守住楼梯不让人下去,他心中有数,动静大了就有帮手。他脸上挨了好几下,像擦破油皮疼,也一步不让,不放一个人下去。

田中兴走,他还没有看到。

不到一刻钟,五军都督府先出来了人。京中府尹衙门里,也有衙役们额头上抹汗:“快,那群脓包们又打起来了!”见天儿惹事,是他们的能耐。

又是一刻钟,梁山小王爷披着衣裳,赤着脚跑出房:“姓袁的先动手?给我叫人去!爷爷我今天揍过他,再和他去打御前官司!”

在客栈坐着的仆人们上不去,但能从骂声中听出来一些原委,这就来搬兵。

他的小厮追在后面:“世子爷,您的鞋!”

忽忽拉拉,一批人出了梁山王府。又几批人,同时从几个府第中出来。都是怒马鲜衣:“快着点儿,今天非把他们打服不可!”

太子才睡下,又让人请起。听到是袁训,这就急了:“去人看看,全给我带回来!”太子府门大开,又出来一批人。

阮梁明赶到时,见基本已经不打。袁训和几个老捕快正凑在一处说话。“小袁,谁找你的事情?”阮梁明跳下马。

袁训擦擦嘴角,觉得有腥气,往地下呸一口:“姓韩的小子欺负我,我揍的他!他们人多,我吃了小亏。不过,”他目光闪动:“却逮到一条大鱼!”

“谁?”阮梁明知趣的放低嗓音。

袁训对几个老公事们道:“就这样吧,你们先去,我就去殿下,对他回明白。”他和阮梁明走到一旁,低声道:“喝酒的人中,有田中兴,本来我没把他放在心上,你猜怎么着,打起来我堵住楼梯不让他们走,这小子往下就跳,不惜勒死一个婊子。你往上看,”

夜风中,那死去的妓者正让人解下去。

阮梁明拧拧眉头:“这就奇怪!打架,不过是赔银子挨骂。就官员们招妓,也不过罚俸禄银子。可死了人,他的官不想做了?”

“就是这点奇怪!兄弟们来帮忙后,我找来找去找不到他,就看到一个死人在栏杆上。他拿人当绳梯往下跳,不死人才怪。”

耳边,又传来泼风般的马蹄声。有人大叫:“不要走了姓袁的!”袁训撇嘴:“来的这么晚,明儿别再夸口他的弓马好!”

几丛火把下面,杀气腾腾的梁山小王爷,带着好几队的人,主子带奴才外带帮闲的闲汉,足有上百人,把他来的巷子堵得严严实实。

梁山小王爷的怨气,不是一年两年。

他和袁训是没有直接的怨气,这怨气要从别人头上说起。他和长陵侯的世子,几位将军的公子不对,以前就打得落花流水,谁也不服谁。这至少是梁山小王爷十一、二岁的事,没想到过上几年,长陵侯世子等人成了太子党,满京里横行,有时也报报旧仇。

梁山王功勋独高,至今还守一方边关。梁山小王爷因年幼养在京里,听惯了吹捧话,自以为太子又如何,明君也要功臣捧。

这中间,自然也有一些不该听的闲言闲语,他全听在耳朵里,而且不肯丢开。

所有太子党,都是梁山小王爷打架的对手,不过他是寻衅的那种,挨骂的时候就多,就更加的见太子党们不服气。

今天不管是袁训先动手,再或者阮梁明先动手,别人先动手,梁山小王爷知道后都会赶来。

他好容易抓住一次理,生怕打得动静不够打,生怕不打一次御状,不把他以前受的气全报回来,就约了一批又一批,他带来的人中,可不全是韩世拓那样的花花公子。

韩花花,梁山小王爷是看不上的,是韩花花想投靠太子,太子瞧不上他,世拓世子爷没有办法,他总要有些人走动,就转而投向梁山小王爷。

梁山小王爷是什么人都要,什么人都混,只要你不是太子党。

他倒也不是和太子殿下过不去,是太子党中太多他不喜欢的人。

他多打一架,就多不喜欢几个,这个又能怪谁?

今天小王爷有理,至少算抓住理。袁训,太子殿下器重的人,又生得英俊,头两年在太子府上,有些龙阳断袖的谣言出来,是袁训打趴下好几个,才把这谣言给正回去。

这是太子党中的中坚人物。今晚打了袁训,相当于给太子党们一记重掴,和掴到长陵侯世子脸上没区别。

梁山小王爷不无兴奋,精神抖擞,把他家传的双银锤都挂在马鞍上带出来,见到了地方,袁训和阮梁明就在前方,小王爷哇呀呀大叫:“姓袁的,你也有今天,快出来咱们算账!”

袁训嗤笑,阮梁明翻白眼。

小王爷正纳闷,心想我可是全副披挂出来,你们这些人不给面子,还敢笑话爷爷我?正要再骂,见斜次里一个闲汉满面流血奔出来:“小王爷快走,这不是寻常打架,这是太子拿人!”这闲汉吃过小王爷多次,关键时候义气也出来一些。

梁山小王爷大吃一惊。

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太子殿下,今晚拿人?

不是姓袁的私下打架?

姓袁的当差,和他打私架是两回事。别看他年纪小,没有官职在身,却随身有太子所发的腰牌。

而此时,火把光下面,袁训慢慢腾腾从腰间解下一件东西,对着梁山小王爷亮了一亮。腰牌上光反射过去,梁山小王爷一阵头晕。

正晕着,听马蹄声响彻耳边,又是一队人从另一个巷子过来,这一队也不少,把那条巷子也堵得水泄不通。

为首的人看见梁山小王爷后,笑了笑,不疾不徐地提高声音,大声道:“奉太子殿下命,抓捕奸细,嫌疑人等全数扣留!”

然后,再意味深长地冲梁山小王爷点了点头。意思,咱们真是巧,又见面了。

梁山小王爷怒目圆睁,大骂一声:“我呸!我又上当了!”

新来的这个人,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老对头,长陵侯世子。

他的这个“又”字出口,袁训和阮梁明一起发笑。“丝,”袁训忽然吸口凉气,他嘴角破了,一笑就扯得痛不可当。

阮梁明送上自己的丝帕,袁训接过按在伤口上,心中盘算着。这场架,要全记到宝珠头上。不是为她,不会和余伯南生气;不是为和余伯南生气,不会见到韩世拓就揍。本来这事情很简单,明天约出来韩世拓,警告他不许再来,谅他也就知趣。

为余伯南而一肚子气憋在心里的表凶,今天晚上自己找的架打。打出这种局面来,他事先也没有料到。

“小袁,殿下让你去见他。”

两边巷子全乱哄哄时,有一乘快马过来,马上人高声而叫。袁训招手:“知道了!”

……

绣花门帘子,成了房内房外的分界线。

房外,站着邵氏张氏、老太太房里的梅英,家里有体面的妈妈管事,侧耳倾听。

帘内,红花怯生生举着铜盆,而宝珠正从盆中拧着热手巾,又火冒三丈:“让你少打架少打架,你怎么全当耳旁风!”

难道我说得是外国话?

她春山似薄薄的眉头颦得紧紧的,眸子中又是生气又是担心又是难过又是伤心,不错眼睛小心看着手下准备擦拭的伤痕,就又要哭起来:“哪个没廉耻的下这样的狠手!你就任着他打,你怎么不打他!”

在她手底下的袁训好笑:“你是让我打,还是不让打?”

“你怎就不长记性,怎么又同人打架?”宝珠忽然就不哭了,冷笑着往帘外看看。这宝贝姑爷带着一脸伤进来,全家人都在外面看呢。

她忍气悄声而怒:“是为你的王府姑娘吧!”

“为你!”袁训毫不客气。

宝珠倒吸一口凉气:“你你你,这个人莫不是疯了不成?”一想自己嗓门儿高了,又压下来,把手巾再次压住袁训伤处,袁训呲牙吸气,满面怨恨的宝珠又关切起来:“痛吧?”转眼,又恨上了:“痛你还打?”

“为你!”袁训再道。

他说得斩钉截铁,宝珠更加的鄙夷。一面给他收拾,一面不屑:“没处赖了,就我是个好赖的,你不寻上我,我倒还奇怪!”

第三声又出来:“为你!”

宝珠白眼儿:“好,为我,全是为了我,我是那祸害根源,你那王府的姑娘,是那凤凰宝贝,”

“那只麻雀叫什么?”袁训抽空子就问。

“哼!自己做事自心知。饶是让人欺负了我,还跑到我这里装没事的人!天底下最混赖的人,是你才对!”宝珠骂完,觉得手巾不热,不足以起到热敷的效果。就拿开来,又忍不住端详袁训的伤,忍无可忍道:“这位姑娘好狠的手,是你不肯娶她,她就打了你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笑死人……。”

帘外的人听到里面宝贝姑爷放声大笑,都面面相觑。

伤得青紫红肿皆有,还笑得出来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