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章,难比?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笑得这么的畅快,应该是没有事情的。邵氏等人就转回去,告诉老太太你的宝贝孙女婿并没有事,再各自回房。

而宝珠在房中,又让红花重换热水,耐心的为袁训热敷伤处。帘子外面关切的人都回房,宝珠说话就自如几分。

她手按在袁训上额角上,那里有一片青,微微的肿着。她小声地又问:“是用什么打的你?”袁训才收住笑,闻言后又笑。同时,眸子往上一翻,站在榻前的宝珠心神一凛,分明感受到他眸中精光四射,直到心底。

一阵心虚上来。

宝珠由不得地吐露实话:“她用什么东西打的你?想来不过是姑娘房中有的东西。以后,我房里可不放这东西。”

“不给我大耳括子了?”袁训懒洋洋,嘴角上红肿一片,还是一直挂着微微的笑容。

宝珠踌躇:“给,但是,你不再见她,我就不打你。”把手中的巾帛再投入红花手捧的盆中浸热,再按到袁训面颊上时,还是抽气:“我的菩萨,这倒是男人一般的力气才能打成这样。”

袁训又要笑,可不就是男人。

对于宝珠匪夷所思的想着一个姑娘把他打成这种模样,袁训心想,这话传出给弟兄们听到,这人丢得终生抬不起头来。

他额角上青,面颊上紫,嘴角上红肿,笑的时候抽到各处,没有一处不痛。

本不应该再笑,可宝珠实在惹人发笑。

看她颦着眉头,眸中一直含泪,不时就带了哭腔:“狠心的姑娘,”把他袁训想成从早到晚没有正经事做,就跟着个“所谓的王府姑娘”纠缠不清,这还不可笑吗?

“丝……哈哈……丝……”吸气声和好笑声交替着,直到他面上敷好药,宝珠从榻前走开,袁训才收住笑成一小束儿,噙在嘴角边上。他本坐在榻上,此时倦意上来。他前半夜和人打架,后半夜见太子追查人,在到宝珠房中以前,竟是一夜没睡。

太子府上也有药,他不肯敷,也没有功夫敷。这点小伤在他来说不放心上,但宝珠一定放在心上,尖叫红花倒水奶妈抓药,袁训也甘之如饴,享受了一番。

手按按榻上湘妃竹垫,下面另有软垫,由竹子缝里透出娇黄色绣花来,让人看到就想打个哈欠倒下去。

而房中,又处处是宝珠的味儿。这是什么味儿呢?热恋过的人都能清楚。不是窗外徐动的花香,不是上好的脂粉香,也不是那帘外正冲泡的一点茶香。这是那让有情人于热闹处也能嗅到,嗅到就安神如大补汤的那种味儿。

袁训就往后一倒,老实不客气的打算睡一会儿。

他受伤了不是吗?为宝珠!

未婚夫妻不是吗?那就睡会儿吧,有什么关系。

再说不睡带着这一脸的药膏子也没法子出门,先睡会儿睡会儿,等下还要当差。昨天抓的人,如梁山小王爷算是客气的请去:“太子殿下请过府一述,”请的人颇不怀好意,小王爷平时嘴狠,昨夜偏又不敢拒绝。

还有韩世拓。

太子要拿人,他能跑掉?

袁训见过太子回话后,就直接去叮嘱一番,让人好生“照顾”世子爷。这一夜没吃没喝不给睡,还不给恭桶。

这些全是老刑名收拾人的手段,袁训跟着一帮子精似鬼,样样学得快。

看他为宝珠做了一夜的事,宝珠的香榻么,虽没有成亲,还是有资格睡的。

宝珠亲手泡好香茶,让红花捧着揭帘进来,就见到玉山倾倒在她常坐卧的榻上,宝珠瞠目结舌,那地方,适才你没有来时,我还早起神倦,歪了一下。

你头枕的地方,恰是我乌发枕过没有多久的迎枕。

这……宝珠面红耳赤。这和夫妻同榻有什么区别?

“姑娘,”红花见宝珠局促的不肯再过去,就小声把她叫着,主仆走到离榻较远的兰花旁边,红花喜滋滋儿的低语:“姑爷是来撒娇的吧?”

宝珠张口结舌。

“不是昨天您去看余公子,您说他受了伤,可怜见儿的,出来在马车上又埋怨姑爷好半天,姑爷一定是生气了,也去弄了一脸的伤来,讨姑娘你的同情。”昨天的事,红花都看得明白,刚才宝珠抱怨说王府姑娘打的,红花也听到,她自有她的小见解。

宝珠犹豫:“听上去顺理成章?”

“那今儿就别撵他,让姑爷好生睡会儿吧。”红花笑嘻嘻。

宝珠噘嘴:“不让他睡又怎的,可怎能把好好的他撵起来?”让红花把香茶放下出去看熬的汤药,自己手端着过榻前来,轻轻放在小几上,再就坐下来,随手握起针指,慢慢的做起来。

窗外有人语声:“青花,死丫头,还不去把姑娘衣服熨了来,”有细风吹进来,又把窗户轻轻的拍动。

这一切和昨天一样,全没有半点儿改变。可宝珠悄眼打量似熟睡的袁训,心中就生出无限安宁和甜蜜出来。

绿叶盈人,从窗外进来让人眼目明亮。

而表凶的面容,虽然有青紫红肿处,却更让宝珠眼目明亮。

表凶就带着伤,也还是一个英俊的人儿。

而他面上的伤痕,又无处不显示着他的强壮。不强壮就和人去打架了?

宝珠这样一想,又自娇羞而笑。这么说来,红花刚才的言语中,她居然也看得清楚,这不是那王府的姑娘打的。

不是她就是好。

宝珠心想谢天谢地,菩萨大慈大悲,愿表凶再也不要和那王府的姑娘有什么关连。宝珠我呀,要和他成亲了。

掂针的嫩白手指停住,宝珠凝眸侧面,陷入对旧事的回忆之中。

她没有母亲。

还没有父亲。

小时候也没有祖母疼,三姐妹都一般,但姐姐们都有母亲。

邵氏张氏虽有诸多的缺点,却只是正常人的缺点,都不是坏心人。她们也疼爱宝珠,四丫头没爹没娘的。但到了晚上,婶娘们要去陪姐妹们睡,宝珠只和奶妈卫氏睡。

奶妈有如她半个母亲,可另外半个,还是下人。

宝珠从懂事儿的时候,看似柔弱,却件件事情自己要拿出主张。

她曾梦中去见父亲,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,但坚直如石如山如海。他可以代宝珠出一切的主意,为宝珠做一切的主张。

这总是梦,后来发现梦多了无益处,空有宝珠伤心再难过。

她能巴着的,唯有嫁个凡事能支应门户的好丈夫。

余伯南没有入宝珠的眼,就是余才子以前浮躁得多,只论倜傥而不是居家型,或者说叫给人不稳重之感,不让宝珠安心。

宝珠有时候倒对冯家四少独有感觉,但亲事不是闺中女儿能作主,她也就不再多想。

亲事上,本想自作主张自拿主意,没想到姻缘这两个字……

宝珠轻轻地笑了,月老系上的红线,岂是宝珠一个人能改?就是那王府的姑娘出身不错,也没能把红线改得过去。

榻上的这个人,虽挂着一脸的伤,又实在让宝珠心满意足。

一脸的伤,与心满意足挂钩,总透着怪。

可宝珠此时守在袁训身边,油然生出的就是这种感觉。

看他多有胆色,都伤了还浑然不放心上。

袁训的确不放心上,皮外伤有什么可大惊小怪?只有心中爱上他的宝珠才会心疼不已,恨不能把那伤他的人叫出来骂上一顿。

看他虽睡下来,手长脚长的,肩头随着呼吸微有轻动,怎么看也像一块定海的磐石,镇山的大树,总给宝珠可依赖之感。

而他,又名正言顺是宝珠的。

宝珠甜甜的笑着,坐下来前是想着避嫌,尽量坐得远些。现在她情不自禁放下针指,拿起自己常用的美人儿扑猫团扇,凑得近些,轻轻为袁训扇动。

看他额头上泛着光,这是夏日的汗水呢?还是伤处又在疼?

忽然而来的微风,让袁训睁开眼,见宝珠为自己打扇,他有了一个笑容,再就继续入睡。耳边,是宝珠的低语:“睡会儿吧,药好了我就叫你。”

“嗯,”睡意浓浓的答应声,把袁训和宝珠的心都勾到九霄云外。一个睡得更加香甜,一个含笑俯首,把团扇轻打得更是起劲儿。

奶妈从帘外经过,见里面鸦雀无声,好奇的瞅上一眼,见姑娘斜身而坐,面带绮思轻摇团扇。她轻黄色的衣衫在窗外一团碧色中,和姑爷身上的鸦青色衣裳相衬,一个凝重,一个轻然;一个似名画上大气磅礴压住河山的大黛大青,一个却像山河中不可缺少的明黄染红。少了哪一个,都失去十分颜色。

好一对壁人儿。

奶妈这一次居然没有担心什么,自笑着去看红花的治伤汤药可曾熬好。

……

张氏在房中待客,这是刚来的客人,是她托兄弟们在京里找到的同乡,吏部六品主事方镜清的夫人郑氏。

“要盘吗?可是我费了大功夫打听来的,这铺子地段好,生意又足。原主人要回原籍,这一去就不再回来,不然他还不肯盘给人。”方镜清的夫人约四十岁上下,保养得不错,看上去还有几分花容月貌。

她手中送过来几张房契。

张氏接住,她认得字,就自己看了看,写银钱的地方当然看得分外仔细。见是五百五十两,张氏苦笑:“嫂嫂,”

她这么着称呼,好和方夫人套近乎。

“五百多两,不是小数目,我还得再想几天。”

方镜清夫人微撇嘴,不是她耐心差,实在是为了给张氏帮忙,她快跑断腿。张氏说女儿没亲事,方夫人在张氏初上门的时候就问得清楚,这是南安侯的亲戚,婆媳不和,才托到自己这里。

方夫人有她的小算盘,在京里没有盘根错节的关系,可怎么行。因此张氏虽没有当官的丈夫,但手中有钱,方夫人也肯出力,而且并不黑她银子。

见张氏又挑,方夫人道:“好嘞,一个月里,我为你说的这是第五家。头四家,一个人家后来不卖,另外三家你才打个盹儿,就全让人盘走。我无意中打听了下,全是外省人买的。你们这外省人,倒比京里的人还有钱。”

“是谁家买走?”张氏想想前面几家铺子,也各有让人动心之处。但她是为了玉珠才起意在京里盘个铺子,玉珠的亲事不定,张氏的心也不定,就一直定不下来。

方夫人见她着急,暗地好笑,又想这一个你再不定,转眼也就没有。

“这我倒没打听,就打听人家来的是帮看房子的经济,自家里人哪肯出来见人。要我说呀,前面三个铺子也是好的,虽不在长街上,也和长街拐角不远。这五百两银子的你若再嫌贵,这京里可就再没有好铺子。”

张氏怕得罪她,陪笑道:“嫂嫂,不是我犹豫。是买铺子为着我们姑娘,我们姑娘若亲事不成,我们还回去,京里却弄个铺子,道儿远可交给谁?”

“你这是又怕女儿不在京里寻亲事,又怕女儿在京里寻亲事。”方夫人一针见血。

“这话怎么说?”张氏如让浇了一盆凉水,有些剔透感,只是还没明透,忙着请教。

方夫人带笑:“现放着你们家老太太,她的亲戚多,随便指上一个就可成亲事。你呢,我看出来了,是又对她不放心,又回小城去不甘心。我就不明白了,你这想头是怎么出来的?”

张氏沮丧,还真是这样。自从宝珠配了好亲事,张氏邵氏都对安老太太又生埋怨,认为她指望不上。但要自己为女儿寻亲事,又到处抓摸不着。

而玉珠呢,又不如掌珠听话。玉珠从见到董仲现后伤了心,不逼着撵着不肯出门,在玉珠来说,她在疗伤。在张氏来看,她这个时候又往对面东厢看了一眼,掌珠今天又出门拜客,而玉珠,张氏往对间看,玉珠在捧书。

她叹气道:“嫂嫂把我心思看穿,我不但担心,还忧愁的很呐。”

“所以,你起意在京里弄铺子,本是想和自家老太太,再和自家女儿亲事打擂台,”方夫人越说越想笑:“这有什么好打的!你就弄个铺子吧,然后你就定下心不走,你若不走,这亲事自然就来了。”

“有道理,可我的底细嫂嫂也知道。娘家父母疼爱,走时给了一笔好嫁妆。在我们那小城里还能说说嘴,在京里哪堪提?有时候怪我们家老太太偏心,可说到钱上,又得说她好心。我和二嫂的嫁妆,这些年老太太只字没提过,她手里有钱,我们倒能守住私房。五百两银子有,只是弄个精光的,玉珠亲事不成,我们母女孤零零的回去,老太太是不会走的,以后吃用全是自己的,我得好好盘算才行。”

方夫人更要笑:“好好,你盘算吧,我得走了,还有几位要去拜望说说话。你想通时,就打发人来见我。只是到那时候,盼着这铺子还在才好。”

又附耳道:“我这可是第一手的消息,你手脚千万快些。”

张氏再三的拜谢,又叫上玉珠送客,又把新买的新鲜果子,一定要让方夫人带上些走。自然的,她还要送到大门上,在大门以内送别,才觉得自己算尽心。

方夫人带着一个小丫头,和张氏说说笑笑才到大门内,见大门让人拍响。

安府无外男,老太太没客人来时,就紧闭大门。南安侯和袁训,都从大门旁小门进出。

今天这来的人不知道,知道他也不会去找小门,就把门拍得震天的响:“有要事,快开门。”老王头叫着:“来了来了,”

方夫人和张氏听外面是男人声音,身为女眷就站住脚。大门内一般有影壁,她们避在后面。

听大门打开,老王头问:“这是哪位爷,恕我眼拙,我不曾见过?”

“老伯,我头一回来,因此你不认得。”来人敲门很凶,说话倒客气。张氏好奇,就伸出头去看,方夫人见她这样,也跟着往外看了一看。

这一看,她眸中生出异样来。

老王头正在问:“爷们来是找哪位?”老王头犯嘀咕,一个男人,总不能是找奶奶姑娘们的,难道是南安侯府的新家人,来见老太太。

老王头就忘记还有一个人。

那人笑道:“老伯,这是安家吗?”

“正是安家。”

“我是太子府上差人,找一位袁训小爷,听说他在这里?”

老王头恍然大悟,家里许多年没有男人,才新有姑爷,又没有成亲又不住这里,这就没有想到。

忙把老腰更哈低些:“您是哪位,我去怎么通报?”

“就说殿下有事急找他,让他快着些儿出来。”

来人话音才一落下,就见到老王头转身就跑:“爷们等着,我这就去叫。”他风烛残年般的身子,却跑出箭一般的速度,来的人下巴险些掉下来,一声“老伯,您慢着些儿”干噎在嗓子眼里。

宝珠房里忙乱起来,宝珠听到一声殿下急事,忙喊起袁训。见他衣裳皱,也顾不得叫红花,也顾不得还没有成亲,亲自蹲下身子用手抚平。袁训含笑,看着宝珠几乎贴近自己身子,隐隐处子香一个劲儿往鼻子里钻。

“快走吧,”宝珠身子未直,就催促上来。袁训大步往外,宝珠犹有不舍,紧跟着送出房门,正目送他离去。

“药,姑娘,药,”红花捧着个汤药从屋子里追出来。

宝珠一看,就更着急。亲手捧过,因药盏子厚,倒没觉得烫手。但因药盏子是厚的,厚就且重,而袁训流星似步子又走得快,在院中处处是家人,宝珠又不好大声叫喊他,小碎步子直追出二门,才把袁训撵上,已是气喘吁吁:“喝了药再走。”

一盘爬墙虎开着鲜艳的红花,宝珠在那碧叶之下,额头上沁出汗珠子来。

袁训回身见到,就心生怜惜,又生感动。一笑,再呲牙,又扯动痛处。但他还是忍痛笑容满面,迈开大步再回来,先接过厚重药盏,又取出自己帕子为宝珠拭了拭额上汗水,低声道:“看把你急的,若摔着,我可就心中不安。”

宝珠羞答答,接过他手中帕子自己擦拭,脸儿垂着对地:“快喝了吧,”又抬眸用手去试温热,盈盈道:“刚好下口,红花儿办事越来越经心。”

主人都追出来,红花怎会不跟出来。红花就在身后,见是夸她,忙蹲下身子,一脸的小得意:“红花当不起这夸奖呢,这全是姑娘的心。”

红花说的是实话,但当着宝珠在,宝珠却更羞涩起来,回头佯怒:“这就是多口了,快回去吧。”

红花愣一下,才明白过来,忙要走,袁训叫住她,取银子赏她后,也觉得红花碍事,一样打发红花走开,把手中汤药一饮而尽。

他的额头上,也就有了汗水。

宝珠一手握住袁训帕子,浑然不觉的取出自己帕子,送了过去。

袁训也没觉出来,接过自己擦了擦,目视宝珠,颇有话到嘴边又咽回去的意思。而宝珠从他要张口,就无端的更为扭捏,大意也能明白他能说出什么。

“明天我还来呢。”好在袁训只这样说,宝珠松了一口气,不敢再看他,飞红面庞嗯一声,从他手中夺过药盏逃也似的回房。

袁训笑笑,把手中帕子握着,边擦汗边把脸上的药擦干净。宝珠这药涂的,好似多出来一张脸,对着宝珠袁训心里甜,可等下出门让人见到,足可以是说上两个月的笑话。

二门里出来了人,张氏和方夫人早就更避到树身后去,把垂花门下的这一幕看在眼中。见袁训匆匆而走,老王头还送了一送:“四姑爷慢走。”

大门关上后,方夫人目光烁烁:“这就是你们四姑娘定的人家?”

“是啊,”张氏完全没有觉得宝珠没有避嫌,反而本着慈母爱玉珠之心让这场景打倒。她苦着脸儿:“这就是我们老太太偏心定下的亲事,真让人笑话。姐姐们还没有信儿,最小的妹妹天天收拾嫁衣,唉,你看他们两个多么的好,我们玉珠要以后有个这样疼她的姑爷,我就再无忧愁。”

方夫人看着张氏,怎么看怎么可乐:“你莫不是傻了?现放着这门好亲事,还愁女儿嫁不到好人?这个袁小爷我认得,啧啧,你们家老太太是偏心了,如今我也这么着看。不过,他在太子府上人头儿广,对你们也不无好处。”

“这么着说,玉珠的亲事倒还要靠他?”张氏直着眼睛。

“那要看你们四姑娘几时成亲,成亲后妇人没有就出来拜客的,再过上一年,玉珠姑娘就十六,你还不急死?”方夫人十分的指点:“我是说,你挑来挑去挑女婿,原来是想和这个人别苗头。不必别了,我说实话你别恼,你记着。这个人没根基的,”

“啊?”

“京里多少人家想把女儿许他,打听来打听去,没有一点儿根基。但没有根基,太子殿下十分的器重,为人又能干,也就等于十二分的根基,胜过那些侯爷世子的。你们家老太太也算公正人,四姑娘没爹娘,许给这样一个人倒是可靠。你想在女婿上面攀比,不必了。”

实话总伤人。

张氏面有戚戚:“我们玉珠就一定找个不如他的吗?”

“我的好妹子,你天天呆在内宅里,十分的不懂。皇上是明君,太子他年登位。你们家的四姑爷将来必是从龙之臣,他又在宫中领教公主们念书一职,学问必然有,明年下科场,有太子照应他,没功名也有功名,玉珠姑娘再想找这么样一个人,可就难得很。”

张氏不忿上来:“太子府上就这么一个人不成?”

“所以,你们以后倒得四姑娘照应才行。”方夫人今天彻底明白张氏为什么在女婿上面不如意,如果只为找养老女婿,方夫人也为玉珠说过几门亲事,她丈夫是六品主事,撑死了不过找一个五品官员门第,张氏怎看得上。

方夫人笑着走的:“别比了,比不得了。”

张氏愤愤然回房,进去就吩咐青花:“开首饰匣子,打开衣箱……”玉珠想平白无事,又开衣箱麻烦的,就过来道:“母亲又要逼我出去,天热,怎狠心的不让我避暑?”

“谁要管你!”张氏恨声:“我取东西给宝珠添箱。”玉珠放下心,反而拍手笑:“总算想明白,但就是不想明白,答应给宝珠的东西,不给,祖母岂会答应?”

张氏一心头的火气上冲,没头没脑地气道:“给给,我全给了,一件也不给你留,让你以后到婆家喝西北风!”

玉珠见她火气重,老实的避去看书,手捧上书,自己又窃笑:“以后我的婆家,竟然是我没有嫁妆,他们全家就喝西北风的不成?”

对间箱子开开关关的,玉珠依就安然的埋首书中。书中,另一番意境,不催人嫁,不跟人比,真好!

……

太子府上的一处水榭,荷花浓香而开。这里凉快,太子带人在这里坐着。正说着话,见袁训由水边小路上过来,几步上了水榭,对着太子垂手先行了个礼:“殿下恕我来晚。”

“你坐下。”太子对他面上伤痕瞧过,手指一侧。袁训谢过坐下,因赶着过来,难免又出汗,随手取出袖中帕子,在面上擦了擦。

这一擦不要紧,包括太子在内的所有人,目光“唰!”,都跟过来。

有人忍俊不禁笑了笑,也有人忍住不笑。太子就没有笑,不过嘴角微上弯,和刚才在生气的他相比,是轻松很多。

被多人注目,袁训自然知觉。他一面擦汗一面回看别人,面上是不解,看我作什么,不就有点儿伤?

难道没见过?

“咳咳,”一个和袁训较熟的老夫子,慢条斯理掏出自己帕子,在脸上慢慢蹭着:“啊,真不错。”

“哈,”有人笑出声。太子殿下跟着也就是一笑,笑过又瞅袁训一眼,“扑哧!”,当场笑场。

这下子笑声不断,全都起来。

别人对着自己伤处笑,袁训还能不放心上。见殿下也笑,袁训心想哪里不对,低头先看自己衣裳,宝珠抚了又抚,没有太大的不周正处。再看鞋子,肯定是脱着的。

别人见到袁训低头看,更是发笑。大家全看你的脸,你往下能找到什么?

那取帕子的老夫子,又把帕子放在眼前面去,定定地看着。

袁训如坠雾中,也把手中帕子放到眼前,啊!

粉红上绣花,这是宝珠的帕子。

“哈哈哈……。”笑声中,袁训腾的红了脸,再满不在乎的厚脸皮绷住不笑,把帕子急急塞入怀中,塞过想这是胡乱一塞,亵渎了宝珠的帕子才是。

他站起来背转身子,重新把宝珠的帕子取出来,仔细的折叠好。见到上面有才擦的汗渍,没出息的用鼻子闻了一闻,两边的人已笑翻掉,袁训不慌不忙把帕子装好,回身坐下,再有谁对着他笑,他就拿眼睛瞪人家。

太子轻咳一声,笑声才止。

“没想到,一个鸿胪寺的小官员,竟然插翅不见!”太子略重嗓音,听得人也各肃然。太子殿下话中的怒气人人听得出来,他眯起眼:“让人去搜他的住处,却也精细,没有破绽,只有大量金银。按他年俸,不吃不喝也积攒不到这些钱!”

冷捕头坐着欠欠身子:“回殿下,这就是破绽了。他的钱从哪里来的,就能追查出线索。”

“现在只知道不对,竟然不能知道他是蔑视职权,勾结外邦呢?还是别处贪污来的!京里现有瓦刺使臣们在,昨夜更盯得紧,却都没见到有人去过,也没有见到有人离开!田中兴就是耗子,也得有个踪影吧!”太子句句都是怒气。

他大不了袁训几岁,但打小儿受明君教导,再到他执掌东宫开始,算是京中去向,他了然在心。

他以为自己有过人的耳目,敏锐胆大的太子党,但从昨夜起,太子的自尊心大受打击。一想到昨夜的事,田中兴无端的勒死一个妓者也要逃命,太子一拍桌子,用与他斯文不相符的咆哮吼道:“他到底去了哪里,又为着什么要杀人!”

这是所有人的疑问。

官员招妓夜饮,不至于下狱。但无端杀人,虽然妓者低贱,按本朝律例,也得关起来审问几天。

“小袁,你把昨天的事从头再说一遍,田中兴为什么见到你就吓得要跑?”昨天经过,太子已于昨夜听过,本以为找到田中兴就能知道。可直到这半上午,还没见田中兴的踪影,他昨夜就是用快马在京里奔,能到的地盘也有限。太子越等不到消息,就越恼怒,这就约下老公事们,再让袁训过来参与。

袁训就把昨天的事情经过重说一遍。

冷捕头昨夜休息在家,今天一早才来当值。他眸子一闪,问道:“小袁你好好的怎么去找他们?”

袁训坦然而回:“韩世拓这不长眼的东西,打我岳家丫头的主意,昨夜让我发现,我怎能饶他!”

他说的是岳家丫头,但冷捕头眯着眼,还是问道:“贵岳家府上,一共三位姑娘是吧?”袁训大为窘迫,心想这个老头子,把你精的!你明明心中明白,你我包括坐在这里所有的人,都清楚韩世拓不会相中一个丫头,你却偏偏要明说!

他心中诽谤,但却应道:“是。”停一停,再道:“我聘的,是最小的那位。”冷捕头嘿嘿一笑,精光四射的眸子忽然泛坏,对着袁训胸前扫了一眼。

他才看过,别人也把眸子扫过来,对着袁训胸前扫了一眼。

袁训还不及怒目,就见太子殿下也想笑不笑的,在他胸前扫了一眼。

宝珠的帕子,就放在那里。

袁训哭笑不得,又见众人难犯,就当着人,用手在胸前按上一下,挺挺胸膛想,看吧,反正你们也看不到。

然后,又想到一件事。袁训起身对太子躬身:“回殿下,韩世拓明知那是他的内亲南安侯府的亲戚,我的岳家祖母带着女眷们居住之处,还在附近骚扰,他欺我太甚,我不肯就这样放过他。请殿下作主,我要告他风流轻薄官眷,有失官体之罪。”

别人笑笑不言语。

太子挑眉沉吟,慢吞吞道:“哦,你没足够的证据,我这也正议事呢,闲话休提!”袁训重新坐下。

还是讨论那个田中兴他到底吃的什么胆,又破的是贪污胆还是受贿胆,还有他如今人去了哪里?

没说上一刻钟,大家心情都皆沉重。太子脸色也有些发白,田中兴负责接待外朝官员,和瓦刺们使臣们是公开的接触。

要是有什么他不知道,不但出大事,也是丢太子殿下脸面的事……

一个人急奔进来,送上一些纸卷:“这是田中兴寄当的东西里才搜出来的。”太子只扫了一眼,就气得跳起来,顿足骂道:“该死!该死!该死!”

他一连骂上三遍,把手中东西往地上一摔,怒气冲天原地转圈。

冷捕头等人拥去捡起纸卷打开细看,“啊!”他们全惊住。

上面是白纸黑字写着各位回京的郡王国公们的行程路线!

满室皆震惊,对着太子殿下的怒气,没有人敢先开口时,袁训沉痛地上前跪下:“回殿下,和谈是假。使臣们此时必知晓他们回京里的行程,这行程是上个月奏到京里,也必然早传了出去。请殿下即刻进宫面见皇上,扣押使臣,八百里加急快马请回京的大人们速速返回边关!”

这种时候,也只袁训敢上前回话,不怕太子迁怒。

太子殿下气急攻心,他自以为京都俱在手中,没想到重重来了一下。现在他要做的,也就是如袁训所说的,赶快进宫。可进宫去,难免要落下监查不严的名声。

他正犹豫,觉得父皇放下许多权柄,可自己还是丢了大人。袁训再次开口:“只怕这时候,路上已有暗杀……。”

他的舅父,他的姐夫全家,可全在路上!

事情紧急已不容去想,太子殿下木然地道:“备马,”又点了几个老公事的名字:“随我进宫。”大家的应声中,太子醒过神,扫一眼袁训怒道:“去,点拨点拨那群纨绔,以后再敢坏我的事,我决不轻饶!”

他咬牙:“文章侯世子,交给你了!”

这明摆着让袁训报私仇,冷捕头等人虽心中为国事惊骇,也都抹过一丝羡慕之意。殿下对小袁之宠爱,一向是明摆着。

殿下斥责过后,带着人往府门外去乘马。府门外,有一群人哭哭泣泣地:“我要见殿下,我的儿呀,他做错了什么!”

看门的人虎着脸:“梁山王妃,这是太子府上,不是您胡闹的地方。”

太子远远也见到,认出那是梁山王妃。梁山小王爷昨天也让拿下,王妃今天来也在意料之中。本想着看在梁山王面上,不管自己再生气,再上前去抚慰,但听到梁山王妃哭:“我要见殿下,我的儿呀……。”

太子气得一跺脚,转个方向,带着人换个门出了府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