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,私房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太子离开,袁训要了一壶热茶,找了个凉快的亭子好好的想了想。

殿下把韩世拓交给袁训,这正中袁训下怀,他得想个收拾韩世拓的好方法。

此时动私刑打人,这不是袁训的风格。他和韩花花算起来还是亲戚,韩花花算是宝珠的表兄。再说昨夜把韩世拓拿进府中,如果有任何不对的地方,早有人会动刑。

这事情原本是打架,现在已经变成公报私仇。袁训想,我得办成公报公仇,不能因整治一个花花公子,传出去让别人小瞧我仗着太子势力行事。

很快,他有了主意,丢下茶壶,来到关人的地方。大老远的,先听到一阵暴叫:“人都死绝了!我要见殿下!再不来个人,爷爷我拆房子!”

袁训嘀咕:“小王爷打熬的好筋骨,跳了半夜还在骂!”见外面的人都装听不见,袁训本也想走过去,有人叫住他,却是看管的人苦笑:“您都听见了,这位小王爷骂了半夜,这话还不能往上传,要是让太子殿下听到,一生气把他怎么了,倒像我们怂恿着收拾了功臣之后……”

“招待上如何?”袁训昨天只“关照”过韩世拓,倒没过问小王爷。此时见来向他讨主意,他漫不经心地问。

“殿下说先看管住,再慢慢的问他,茶饭上我们不敢克扣。”

袁训咧嘴一笑,又扯动痛处皱眉头,吸着凉气道:“把他关到空屋子里去,桌椅板凳床全不给,茶水吃食一应没有,先关着,等我料理完别人再去会会他。”

“这个……。万一梁山王回来知道这事……”看管的人一样的为难。当今清明,对守边关的人一向厚待。这主意虽然是袁训的,但是负责看管的人却是执行的人。

袁训微微一乐:“你一定让他看见是你吗!弄块黑布,往头上一盖,嘴堵上推到空屋子里,敢骂就打,他知道是谁!”

说过,往一边儿走,再道:“你若不敢,就由着他骂吧!”

“小爷我犯了哪条罪!聚众打架都算不上,我只人到了地方,还没开打呢……。”

袁训耸耸肩头:“说得也是,不过谁让你去错地方呢。”对于这些功臣之后的纨绔,难怪太子殿下总是头疼。

养一帮子年青太子党,也是为了压制和牵制梁山小王爷这样的人。梁山小王爷有功夫,有莽撞,有父执辈的人缘儿,而且年青还不知道服人。太子党不三五天的和他们打上一架,梁山小王爷这等的人可以在京中成精横行。

骂声渐远,袁训到了关韩世拓的地方。往屋子里一坐,交待看管的人:“弄盆水,把他弄干净再带给我,脏得不能见人的,我可不要!”

有人出去,不一会儿端着一盆水进去,“哗啦!”

“哎哟!”有人惨叫。

再出来时,满身是水的落汤鸡世子爷出来。

两个人一打照面,袁训似笑非笑,而韩世拓羞愧难当。

他昨夜穿的是一件轻俏的淡粉色罗袍,今天已变成一件抹布装,又往下滴着水,这水还是井里现打的,冰得他在大夏天里牙齿打战:“的的的的……”

就是有无端关上一夜发邪火的心,也让一盆水浇灭。

他瞪着袁训,很想问上几句我犯的什么罪!可衣着狼狈,又浑身是水,一点儿气势也提不起来,除了瞪眼睛,就再没别的招数。

袁训冷冷看着他。

韩世拓低头拧衣上的水:“几时放我走!”

没有回话。

世子爷喘息一下,直了直腰杆子:“姓袁的,我父亲现是侯爵,现是京官,我韩氏一族,在京里当官的有十七人,放出京外的也有十几人,你想黑我,劝你省省!”

袁训冷冷看着他。

世子爷心头发毛,他昨夜吃的苦头不小。从花天酒地到黑屋子,虽是夏天夜里不冷,却让蚊子叮出一头包,又痒又难熬。另外喝过酒的人都干渴,这里别说茶水了,凉水也不给一口。没有恭桶,好在不大解,忍不下去在屋角里小解,又闻了一夜的味道,和他平时的香薰竹簟相比,把他几乎没薰死。

又困,却又没床睡,就是能坐的板凳也没有一个。大早上的蚊子少了,才倚在屋角上觉得能睡着,就当头一盆凉水泼得冰寒入骨的,让人带到这里。

看外面的天色,已是上午。

韩世拓虽是一草包,可也草包得有些底气,还记得自己的身份。这就亮明出来,也有震慑袁训的意思。

我是侯世子,你是什么东西!

可袁训一言不发,看得韩世拓心中的底气渐渐地在溜走。

他再开口,舌头有些打结:“这这这个,总得让我家人送几件衣服来吧?”世子爷现在发现有点儿不对头,难道罪名是莫须有?

难道还要关着?

太子殿下的为人,韩世拓相当的相信。可姓袁的要起点儿坏心,这可就难说的很了。

袁训依然冷冷的看着他。

“你你,你有话就说。”韩世拓语气完全软下来,对于这种有人瞪视无人回答的场面很不安。

袁训这一次回了话,冷声道:“昨夜怎么回事!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!”不说还好,提起昨夜韩世拓火冒三丈:“我们正在饮酒消暑,是你上来就打!对,我还要问问你呢!如今是清明天下,你凭什么打我拿我关我!”

袁训冷冷看着他。

他的目光入骨三分,韩世拓心头一阵发寒,又有些哆嗦。仰脸想想,挤个笑容出来:“小袁,你看我们也算是朋友,又不是不认识的人,说起来咱们就要成亲戚,你说是不是?”

袁训冷淡开口:“昨夜我在哪里遇到的你!”

“你难道忘记?在钟鼓楼……。”韩世拓的嗓子哑了下去。

袁训笑容转为鄙夷。

有些话不用说出来,大家自心知。

韩世拓试着告诉自己好几回,我就是喝喝酒,你没有证据!可衣裳还在滴水,他不得不正视面前的现实。

“这个,小袁,我没打主意,真的没打……”

袁训继续鄙夷。

“咳咳,”韩世拓让自己口水呛住,再叹气:“好吧,以后我不去那里喝酒行不行?”

“还有吹曲子!”

“好好,我也不再去吹曲子!”

“还有离我姨姐远远的!”

“好好好,离她们远远的!”

袁训会信吗?他当然不信。他还得给韩花花多留个教训,站起来取来纸笔:“写吧,外省大雨受灾,你认捐五千两银子。”

……

“五千两银子!”文章侯夫人腿一软,吓得瘫坐椅子上,然后一迭连声叫:“请侯爷进来,”回话的家人苦笑:“是侯爷让我拿进来给夫人看。侯爷说这笔银子是世子爷自己招来的,不应该由公中出,公中也不肯出。”

文章侯夫人咬住牙,颦起眉头。

她有好几个妯娌,哪一房都不是好惹的,大家吵吵闹闹,公中的钱最后由几房共同管理。管事的家人不变,但这个月,是由二房在管,想由帐中支出钱来,二房肯定不干。

出私房?

文章侯夫人实在肉痛。五千两,可不是小数目。

文章侯让人往内室里取钱,本没有错,这是韩世拓一个人的事情,应该由他们这一房承担。但侯夫人心中不快,世拓是侯府的世子爷,出了事怎么由私人出钱?

见家人还在面前等着,侯夫人斥责道:“等我作什么!又不是犯下多大罪名,不过就是嫌疑是吗?”

“是,侯爷正招待太子府上来送信的人,苦留着不让走,才打听出来这一句,与昨儿晚上的事有嫌疑,还没有定罪名。”

家人回话蠢笨,侯夫人恨恨骂道:“你还想要定什么罪名!”家人吓得跪下,侯夫人骂道:“滚吧,钱的事我自己去对侯爷说。”把家人撵走,侯夫人却不取钱,叫上一个丫头往后面来见自己的婆婆老太太。

老太太孙氏正在念佛,见她来就道:“昨天晚上京里不知道怎么了,听说到处抓人……。”一语未了,侯夫人泣道:“世拓您的好孙儿,也让太子殿下的人拿走。”

孙氏忙问:“什么事?”

侯夫人飞快一瞥,见老孙氏很是关切,暗想这一笔钱至少有了一半出来,就把家人的话告诉她。老孙氏又让人请文章侯进来,文章侯皱眉:“我正犯愁,银子是小事,出得起。”侯夫人截住他的话:“你有银子你出!”

文章侯顿足怒道:“现在不是爱惜钱的事!是……”

侯夫人又呛上来:“你不爱惜钱,想是另有私房!世拓是你的儿子,是这府里的世子,以后要接侯爵位,照顾一大家子人,平时不见你疼他,也不见这一大家子人疼过他……”

正围着银子说得开心,外面有人阴阳怪气地接上话:“大嫂,你儿子出事,难道还想让公中出钱不成?”

随着话,呼呼拉拉进来七、八个人。文章侯府共四房,奶奶们外加几位爷们全进了来,虎视眈眈盯着文章侯夫人,适才说话的二房太太于氏再次冷笑:“我听说我们的世子爷出了事,我想么,大嫂不会一个人筹银子,一定在母亲这里说银子才对。”

文章侯夫人见到他们来,就觉得心里这银子有一半打了水漂,气结道:“二弟妹,你这手脚也够快的。”

“我要是不快,不更成了那不疼世子爷的人!”于氏尖酸的回话。

老孙氏手指按住额角,有些发晕:“好了好了!世拓这银子我出!”

“不行!”于氏厉声。

“那我们呢?”几个孙子七嘴八舌地问。

儿女多,真是怨仇多!老孙氏这样想着,竭力地从孙子嘴里接过话头:“我出一半!”

于氏冷笑:“您老人家忒的偏心,我们还是分家的好!上头还有一位曾祖母,一个劲儿的疼女儿。那女儿这一辈子没给家里挣到什么,指不定还天天拿钱走。您也这样了,一样是孙子怎么能这么偏心?”

文章侯夫人也有些晕,于氏想分家不是一天两天。于氏精括括的,早看出文章侯府里这几年收息不济,早分还可以落些东西,晚分了怕只有两袖风。

这个家一分,外人笑话不说,文章侯府即刻成空。

文章侯也有些怕这个敢说话的弟妹,他见到就发怵,换成平时早就躲开,但今天有正事他躲避不开,又告诉自己老爷们,不和女眷们一流,就低头只干咳。

老孙氏也有些怕这个敢闹不要面子的二媳妇,给她一个笑脸:“要只有我,我许你分家。可上面还有一位老太太,分了家她跟着谁的是?老二家的,现在是办事儿呢,先把世拓弄回来再说!”

于氏嫌恶地道:“要是个上进的,我也不来说话!我们这没人疼过的世子,今天卧花柳,明天眠风流,这烟花银子一笔一笔的出,我们年年吃亏,有人问过!”

“就是!”几个孙子,韩世拓的堂兄弟们也不答应。

文章侯夫人吵架不行,就一个劲儿的扯丈夫衣袖,想让他出来震吓于氏几句。而文章侯更不会和女人吵架,只不作声。

全是老孙氏一个人顶着,老孙氏打迭起好话,对于氏道:“你也当家,你难道不知道世拓花的是他自己的,他外面相与几个朋友,未必就天天上青楼。老二家的,你这个月当家忒辛苦,有人来客往的全是你!世拓若不及早弄出来,一则丢我们侯府的体面,你这婶娘面上也不好看。再来他不出来,太子府上频频催促,不断来人,不是更添你的辛苦?”

于氏气苦:“以前凡是有事,都是母亲几句好话把我们挡住,全不见大哥夫妻对我们道辛苦!世子花费许多银子,敢说没有公中的!我倒不为我自己,我只想着四个房头的钱,怎就他一个人花用!今天这五千两虽还拿得出来,可却是一宗儿!就要七月,宫里有几位娘娘过寿诞,别人家都去,我们家难道不去!去,就得银子使!七月过就八月,中秋节更要银子!你老人家不知道吗?还拿钱贴给他!”

说得老孙氏无话可回,可世拓又是她最宝贝的孙子,老孙氏就流下泪水。她一流泪,文章侯火冲顶门,对妻子怒道:“分明是我们房里的事,谁让你又来告诉母亲!”

于氏冷冷道:“以后我们房里的事,也全来告诉母亲!”

四房里媳妇最小,看似话少,其实说出来最难听。她把自己的小儿子,才得几岁,往地上一放,揪耳朵骂道:“人家是儿子,你就不是儿子!人家能挣祖母的钱,你呢,就会吃就会拉,没有用的东西,不如打杀了!”

文章侯一口气噎在嗓子眼里,眼神直勾勾起来:“四弟妹你……。”余下的话全让气噎住。侯四房里年纪小,侯夫人就不怕她,骂道:“老四在哪里,倒让你出来说话!找四爷来,我这长嫂要问问他!从我进门,他还小。我的私房他没用过?为他定亲娶亲,母亲祖母皆上了年纪,不是我去!”

四太太把腰一叉,倒竖眉头冷笑而回:“难怪这长嫂威风,就不知四爷房里,长嫂是不是也全知道!”

“你!”侯夫人也让一口气憋住,下面的话出不来。

文章侯这会儿把气顺过来,见房里不是弟妹就是侄子,没有一个兄弟可以说话。就把袖子一拂,骂道:“这家是我顶着,是我自己的事我也知道!”

一气走了,回房自己取出钱要走。侯夫人跟着过来,见到就大哭:“世子是我们一房的吗?再这样下去,我也要分家!”

“胡扯!你堂堂侯夫人,怎提得出口分家!”文章侯说过,就见几个家人跑着进来,离得老远就喊:“不好了,侯爷……”

文章侯一惊:“出了什么事!”

“都察院里来人,把二爷三爷四爷全从衙门里带走。”

而后面,老太太也听到风声,忙让请文章侯夫妻再去。文章侯夫妻再过去,见几房弟妹都已不再发狠,而是哭得如同泪人儿一样。文章侯叹气:“我刚才没说完的,就是这句。银子还是小事,万一有事牵扯到家里才是大事。赶紧的把世拓弄出来问明白要紧,你们就都闹上来!”

于氏也不敢再闹,四太太也熄了火气。

此时轮到文章侯夫人酸溜溜:“这一会子,侯爷就值钱了!刚才呢,是钱值钱,侯爷算什么!”文章侯却比太太要厚道,怒道:“只怕一会子还要找我呢!到时候看你也跟着一起哭!”

“为什么!”侯夫人忙收起讽刺。

文章侯对着母亲苦笑:“说起来,要怪姑母!姑父南安侯回京,我就知道不对!以前为了姑母,”

于氏愤然:“全是她挑唆!”

“对!”弟妹们和侯夫人纷纷跟上。

“姑父回来,我和兄弟们上门去拜,姑父竟然不见,衙门里见到,也很是冷淡,以前旧事显然还记在心中!我就觉得要出事,乍一听说世拓出事,就觉得不妙。都怪你,”埋怨妻子一句:“不耽误事情,早把银子取出,把世拓及早接回问明什么缘由,也可以防范。你这一耽搁,兄弟们全了让带走,唉,姑父什么地方不好去,都要告老乞骸骨的人,却又在都察院!这是专门审查官员的地方啊!”

老孙氏听完,多年的怨恨也浮上心头。止住泪道:“我的儿子孙子全都让拿走,老老太太那里只怕还不知道!来人,去南安侯府请我们的姑奶奶回来,这笔银子到得她出才对!”这一下子人人点头,都认为有理。

老孙氏再看儿媳们:“等姑奶奶来,世拓只怕多受多少苦!老二家的,先从公中支出来吧,等姑奶奶给出来,你再收进去。若是姑奶奶不肯出,宫里诞辰或过节没有银子,你往我这里来拿!”

于氏为了救自己丈夫,只能忍气吞声去拿钱。出门后怨气满腔,不能再提。

钱送进去,当天下午韩世拓出来,而请去都察院“喝茶”的几个爷们,还是不见踪影……

……

下午下了点雨,宝珠午睡起来,奶妈送上几张房契。红花守在门外,卫氏对宝珠道:“这是经济才送来的,和以前一样,伪称是红花的同乡,在京里遇到偶然上门走动。”

宝珠就看了看,见银子是五百五十两,就道:“地点儿还好,银子倒不多。这一处,我倒是也想要。”

卫氏笑道:“姑娘的心不小,不过您这个月盘下三处铺子,以后这管事的伙计可让哪里去找,找到又怎么去管?要找姑爷我看不必,说到底这是姑娘的私房,不让姑爷知道才好,而且四处铺子一盘整,您的私房可快空了,以后手中有钱,可怎么办?”

宝珠闻言也笑:“要我看,夫主夫主,他到是应该代我过问的。不过收回来的钱,却是我的私房,不许他过问。”

“姑娘好福气,这些天我也看出来,姑爷疼你的,但让他经手,又不许他动用,他若认为姑娘生分,可怎么是好?”卫氏道。

宝珠含笑:“你看他给红花银子,手头竟然大方,跟他过年来时说的,更是另一个模样,别处就更不用说他。我自有主张,说得通呢,我就让他经手。说不通呢,我就盘下铺子再租出去,一样是生息。横竖要留在京里了,没个进项可怎么是好?”

往窗外看看,见雨竟然住了。几点海棠青绿迎人,打下许多红花在地上。

“今天他是不会来的,明天来,明儿我先看他的意思,再对他说。”

卫氏道也只好这样,姑爷肯过问,再好不过。就出来让红花告诉那经济,姑娘相得中,明天来取银子。红花往大门上去,却见一行人回来,是出门拜客的大姑娘掌珠回来。

她打发经济明天再来,回去告诉宝珠:“大姑娘像是受气回来的,眼睛里还汪着泪。”宝珠也奇怪,往窗外看掌珠房中,却不见动静,只能暗暗猜测。

这时老太太打发人叫她过去,是看一样嫁妆中的木器。宝珠仔细看过,谢过祖母。邵氏和张氏也来看了一回,称赞过后,各自回房。

邵氏去见掌珠:“玩累了?天还没累就睡下来。宝珠的嫁妆到了一件,福寿雕梅桌围的八仙桌子,木材好,工夫也细,你不去看看?”

宝珠的嫁妆,掌珠一向是盯得紧。

脸朝里睡下的掌珠转过脸来,竟然是两眼泪。邵氏吓了一跳,抱着叫了一声心肝宝贝,也跟着哭了:“大热天的出门,我早说会累到!你不信,为了亲事自己忙得很。有什么用,你到底是个姑娘小姐,长着比天高的性子,也拗不过你祖母的偏心呀,”

“不是祖母偏心,是我受了气回来。”掌珠虽强,也需要母亲安慰,扑在母亲怀里狠哭了几声,又用帕子掩住嘴,才断断续续地说出来。

“舅祖父常往祖母这里来,表姐妹们早就不遂在心。三表姐请我单独去看荷,我就去了。站在水边儿上,她一句接一句的说,先说侯府的姑娘虽不得宠,也是侯府的姑娘。又说京里的小爷们不是没见过漂亮姑娘的,他们不过是说笑几句罢了,真娶亲事,还得看家世。空有好容貌,没有岳家依托,人家不傻……”

掌珠有一句话没说,今天和她多说几句话的,是平阳侯的小儿子,却是就要和三表姑娘定亲的人。

南安侯对自己的孙女儿,自然是上心的。

掌珠心气儿高,说话也总压过别人,表姐妹早看出来只是不好说她。掌珠想找一个好亲事的想法,人人都清楚。三表姑娘今天醋意大作,才有这些话出来。

邵氏不知道有这些内幕,只会抹眼泪儿:“不然我们回家去吧,回家找个老实女婿也是一样的过。”

让掌珠睡下来,邵氏一个人去叹气半天。

老太太房中,齐氏也奇怪:“四姑娘的嫁妆到了,大姑娘今天居然没有来看?”老太太淡淡:“总是有什么吧,不然她怎会不来?”

齐氏就只能猜出门遇到不痛快的事:“不会吧,去的地方全是事先打听过的,不是表姐妹们陪,就是大姑娘新认识的那几家,也全是知根知底的,不会拌嘴才是。”

“这倒未必!掌珠和人拌嘴,我才不奇怪!我不管她去新结交的姑娘们府上,就是由着她去碰钉子吧,碰几出子就知道她长得好没有用,这找女婿可完全依不了她!”老太太对自己的孙女儿最为了解。

齐氏又往西厢里看:“玉珠姑娘又是一个样子,她完全不肯出去,董家小爷倒还在她心里?”

“在也无用。白白教导一场,遇到两个整齐的,这两个就乱了分寸。说起来不能怪她们,全是她们的母亲急,只有女儿,能不着急?可我就是恨没见几个人,放在心里不应该!”安老太太提起这事就有气。

齐氏笑劝:“董家小爷就要定亲,阮家也一样。人家全是早就相好的亲事,虽一直没有下大定,但彼此都心知。这一定下亲,今年就要成亲。成过亲,大姑娘和三姑娘再想着也没有用。”

“掌珠丫头波辣,我还能放心。三丫头是个爱闷在心里的人,我只忧愁她。”

“老太太自然有好人家?”

“我倒是相中几家,但现在先不提。为宝珠的亲事,一个两个都来跟我吵。好笑,像除了袁家再没有好人!掌珠呢,见天儿闲不住出去。我看准了,她要是不碰钉子回来,我给她挑的,她一定不中意!”

齐氏微微一笑。

“三奶奶呢,也是一个劲儿的拜客,她就方家可以走动,你来我往走得勤快,有相中的她愿意我不挡,反正是她以后去女婿家里过日子。”老太太简直可以说是通透的人。

齐氏诧异:“奶奶们不跟着老太太过?倒去女婿家里过?”

“我也和她们磨了一辈子,不是为着安家的脸面,怕她们教不好孙女儿,我才不忍!都走都走吧,挑中好女婿全都走,我一个人过,倒自在如意。”安老太太悠然自得。

齐氏夸她:“真真是老太太肯放她们走,不要她们侍候,二奶奶和三奶奶要是不思感恩,也算是糊涂人。”

又问:“那袁家小爷带着四姑娘,是要接走老太太的?”

“我还能动,身子还好,这几年倒不要他管我。让宝珠过去,侍候袁亲家几年,有了孩子,我再过去帮着照看不迟。”安老太太说到自己的晚年,就嘴角噙笑。

于此同时,她心头还是有一片阴霾存在。那一个人,她也是没有儿子,她的晚年如何安排?

斗了一辈子,老太太也觉得累。她晚年有依,想到旧事,更是只有叹气的。

梅英揭帘进来:“跟舅老太爷的钟化过来。”安老太太让进来,钟化进来叩个头,笑道:“侯爷说晚上不来了,昨天说好和老姑奶奶用晚饭,现在竟然要食言。”

安老太太微惊,本能地问:“家里出了什么事?”

“家里无事,是衙门里出事。”钟化道:“昨夜太子府上拿人,四姑爷也在其中当差。今天中午,宫里发出旨意,让大理寺、都察院、刑部听太子府上话又拿了一批官员,上午又满城搜索来着,”

老太太更惊疑不定:“难怪我们在家里也听到外面乱。”

“说是走了什么人,又走了什么消息,城门早戒严,侯爷忙到午时三刻,才得用午饭,这晚上来不了,让我来回一声。又说,”钟化笑起来:“侯爷说拿的人中,有文章侯的兄弟,文章侯才央求人到侯爷那里磨了半天,侯爷因此让我来说句要紧的话儿,这一次不是侯爷能宽放的,要看太子府上的意思才行。具体为什么拿人,侯爷尚不能明白,就不敢答应文章侯。又怕文章侯府上要往这里烦老姑奶奶,侯爷说,若是急得来了,可什么也不能答应,也不能收礼物。”

安老太太更疑惑了,赏钟化钱让他走,请来丘氏等一帮子老人,同她们商议:“出了什么大事?侯爷能担心文章侯府上来拜我?又是宫里又是太子府上的,与不与侯爷相干,我这心里怦怦的跳,像有人在敲锣鼓。”

丘氏等人想了一想,谨慎的道:“文章侯府从老太太进京,就没有来过人。必是大事,才能求到这里!若要知道是什么事,这也简单,太子府上现是四姑爷当差的地方,请四姑爷来问问便知与侯爷有无关连。”

安老太太急道:“我可等不得了,去个人,把我们家的四姑爷请来。若是他一时不在,就在那门上等着,就说,我请他来看嫁妆吧。”

孔青就亲自去了,把袁训带回来。

红花在窗户里见到,摆手道:“姑娘姑娘,姑爷倒又来了?”宝珠不信,凑过去看,见果然是袁训往祖母房里去。

宝珠还不知道是老太太请的,她涨红脸:“这个人,上午来,下午又来,”让姐姐们见到说上几句说想得慌,这脸上可下不来。

她噘着嘴回榻上坐着,卫氏倒喜欢了:“姑娘正有事要找他,这就来了岂不是好?”宝珠想想也是,就让红花:“看着他来,请他到房里来。”

说过,若无其事,也不脸红,只是不拿眼睛看卫氏表情就是。

表凶把榻上都睡过,宝珠对请他进房已有些习惯。

袁训正在回老太太的话,实话不好说,就只打保票:“没大事情,与侯爷半点儿扯不着,都察院是三法司之一,跟着忙倒是真的。”

安老太太信他,这心放回原处。犹豫一下,还是问出来:“文章侯府上,又为什么让拿了人?”袁训脸上就现出踌躇的神色来。老太太看在眼中:“你只管说,我守口如瓶。”

“倒不是怕祖母说出去,而是这话祖母就听到,也不好和别人说的。”袁训横一眼齐氏等人,自作主张的吩咐:“你们出去,我单独和祖母说话!”

安老太太也没有言语,齐氏等人就出去。袁训上前一步,压低嗓子道:“文章侯的兄弟牵扯在内,以我来看,倒没有大事。我要说的,是关乎姐姐们名声,”

“快说!”安老太太一听就焦急满面。名声二字,杀人都足够。

袁训就把夜里吹曲子的事说了一遍,又把自己送宝珠回来发现,教训韩世拓的事说出来。最后道:“是我不经心,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人,敢打这样的主意。”

安老太太满意的不得了,嘉许的对着袁训点头:“好好,我也正要对你说,就是有时会忘记。三个丫头虽不同父母,却全是我安家的人,以后她们就嫁了人,过得不好也全是你和宝珠的事。宝珠丫头不必说,心地厚道。如今看你也这么经心,我真真的是可以安养天年了。”

又让袁训看新嫁妆。

院子里过人,邵氏张氏全看得到。都暗想老太太的心,是偏得扭不过来,一个桌子,也要请姑爷来看过满意不满意,另两个孙女儿,竟然像不是她的。这京里的日子,可是一天也过不下去。

见袁训又出来,往宝珠房里去,邵氏和张氏又叹气,上午才见过,下午又见,这一对是怎生的缘分,一天倒要见上两次,真是蜜里调油一样。

……。

几张房契,丢在袁训面前。宝珠还没有说话,袁训已知其意。明知宝珠置私房,也故意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让你看好不好,看你可懂得铺子房产?”宝珠微撇嘴。

袁训拿起来,装模作样在眼睛下面瞅着:“好,但是请问,你要做生意吗?我可不答应!”

“我不做生意,就不能有间铺子?”

袁训故意道沉吟:“若是嫁妆里的……”

“且住,这与嫁妆无关,是我的私房。”宝珠看袁训的脸上伤,不过半天还没有全好,更小嘴儿撇得高高的:“以后你始乱终弃,”

脸上让袁训拍了一下,生气地道:“你认字就认的是这样的话?”

“前面还有王府的姑娘,不得不防。以后你不管我,这个可以傍身。”宝珠揉着面颊:“可好不好?你得帮我请人,找管事的,别的事,就不用你管。”

袁训就再看看,又看清钱数问问还没有付,拖长了音道:“不是让我来付银子当跑腿的,最后分花红还没有我的吧?”

宝珠忍不住笑:“和明白人说话就是清楚,银子不用你付,以后出息你也不能管,全是宝珠的。但跑腿,你最合适不过。”

“全是宝珠的,宝珠又是谁的?”

宝珠歪着脑袋:“宝珠么,还是宝珠的。”见袁训脸色酸酸的:“是吗?”宝珠笑得弯下脸:“还有你,也是宝珠的。”

“听上去我像吃了大亏,出力还落不到一星半点儿?”袁训把房契握在手中:“遇到你这样精明人,我这老实人就认吃亏,得了,我帮你付银子,以后总得分我一点儿,免得弄到一家人算出两笔帐来。知道的说你小混帐,用丈夫朝前不用丈夫朝后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黑了我的钱,还把我蒙在鼓里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