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,当家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宝珠房里摆下早饭,卫氏进来问:“姑爷还在老太太房里说话呢,姑爷的早饭和姑娘的摆在一处?”

宝珠有些怕见他。本想说单独摆外面,再一想表凶不是什么都知道,此时不发作,以后对景儿时也发作。

她就道:“摆这里吧。”卫氏就摆好。

袁训从老太太房里出来,见红花小心翼翼迎上来:“姑娘候着用早饭呢。”袁训本来没有多想,径直进来,宝珠下榻迎过他,两个人对坐用饭。

一碗粥还没有喝下去,外面有人嚷道:“宝珠女婿来了是吗?我来见见。”宝珠惊愕,方明珠的脑袋到底是什么做的!

卫氏嫌弃地挡住她:“表姑娘,”才说这三个字。房里传出袁训的喝骂声:“什么表姑娘!哪门子表姑娘!我不认的亲,哪里有这门亲!”

调羹脆响上一声,不知掉落在哪里。内外房中全寂静。

卫氏道:“是。”然后扬眉吐气,斜睨住方明珠:“走吧,别在这里,我们这里不认你!”方明珠也让吓得缩着头,胆怯上来:“我,这不是我母亲病了,听说宝珠找个好女婿……”红花拿小手儿推她:“走!别再来!我们姑爷不会帮你说话,我们姑娘也不说!”说过意犹未尽,再加上一句:“红花也不帮你说!”

房里,宝珠把调羹从碗里捡出来,才拿在手上想这就是女人和男人的区别。祖母也算厉害的,也撵过方姨妈,可表凶这种男人气势,祖母就不曾有过。

就是大姐姐那般的要强,也要不出来这气势。

男人和女人,本就有区别。

男人能做的事,女人能做吗?能做很多!

男人能说的话,女人能说吗?能说很多!

男人和女人因此一样吗,不一样!

宝珠又想从小没有父亲,虽没吃过没有温饱的苦,但无人遮风挡雨的苦,却还是有的。就如男孩子要从小没有母亲,就是没受过没有温饱的苦,但缺乏细腻的关怀,却还是有的。

宝珠就挟了一个馒头送过去,袁训举碗去接,想想又往外道:“红花,去告诉孔管家,让他用过早饭就把姓余的喊来,我等着呢!”

馒头中途掉落在小桌子上,宝珠默默捡起放到一旁。

“说姓余的,你又心虚上来!”袁训总心里不是味道。两个人又岔到两个地方,想的不一样。

宝珠默然吃饭,一滴子泪忽然滑落,掉到粥碗里。这件事情竟然像是要背上一辈子?对面袁训忽然来了一句:“要成亲了!”

“什么!”宝珠抬起面颊,眸光红融,还有一点儿泪水全因震惊而凝结在眸中。他们成亲的日子没有定下来,宝珠早就知道在等袁家的母系亲族。据说是一方大员,手握重兵。

她吃吃道:“不是在等?”眸中因有泪水,更水汪汪的诱人。

袁训不用帕子,用自己手指在她眸上轻抚两下,拭出一滴子泪水后,不无惆怅:“今年回不来了,返程了!”宝珠粗粗的一想,微张着嘴:“要打仗?”

“是啊,”袁训不悦,要打仗了,竟然没有他?

本来想成亲时,舅父在,姐姐姐夫全在,全让姐夫拿下姐姐,不行就舅父出面,姐姐不能再阻拦。先说服姐姐,他是一点儿不担心中宫娘娘。不是有宝珠,把宝珠留下来陪着母亲,不时进宫也就是了。

现在成亲是一样的成,可当面说走的事情就行不通。

再来,舅父对自己从来关心,自己成亲他看不到,他和母亲都该有多伤心。

忽然出现的一件事情,打乱袁训早想好的。他紧锁眉头,把早饭用完。一般来说,既然说到舅父和姐姐,应该把他们介绍清楚。可袁训正愁呢,没想起来说。宝珠呢,非常想问,但羞涩中没有问出口。

早饭过后,袁训没有出去,坐在房中和宝珠慢慢说话:“我和母亲从进京,一直就受亲戚照应,”他也没说是什么亲戚。

宝珠就点头。都说袁家没根基没亲戚,却一会儿冒出来一个,一会儿又是一个。

“家里地方大,却没什么人手。我打小儿,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自己的衣服也自己洗过。”袁训心里那个恨,他从小为了去当兵,一直对自己很刻苦。

现在去的难度增大,他心里该有多恨

他的家里人是少,袁母不喜欢家里太多人,手下又有个忠心仆人,就不再多要人。杂事琐事,太子府上自然有人上门去办,因此加上主人也人口简单。

宝珠似懂非懂的明白了,为什么袁训出门,从来没有小厮跟。他压根儿就没有。

“顺伯原是母亲的奶公,一直跟着我。我公事上出京,太子府上有服侍的人。不是公事出京,才是顺伯跟着我。不出京,不要他跟着。母亲呢,有忠婆在。”

宝珠嫣然,袁训在对她说婆家的事,她心情转好,就笑:“忠婆?这是好名字。”见宝珠笑,袁训也就跟着笑了。他心情不好,就能想到宝珠,而宝珠也的确能让他开心。他接着道:“她就叫这个名字,跟了母亲一辈子,原是外祖父家的厨子,母亲喜欢,就陪嫁了。”

宝珠心里甜滋滋的。

她大了以后,没有父母,凡事自己要思虑。曾想到过,以后嫁给谁?那一家子里都会有什么亲戚,又有什么得用的家人。得用的家人在长辈面前如同子女,都是不能得罪的。一般是出嫁前,都会想法子打听下对方家里的事情。

曾为这个为难过?宝珠手中只有卫氏和红花,还有几个母亲曾用过的人,也都是祖母手中拿钱,宝珠不敢乱用。

如今,未婚夫婿亲自来解说,宝珠含羞憨笑,打心里又爱戴上他起来。

话到这里,袁训才想起来,他自己先笑了,道:“我一直忘记说,我外祖父,是先辅国公。”那他的舅父,就是现任的辅国公。

公侯伯子男,在爵位上,国公自然大过南安侯。

宝珠心花怒放,换任何一个人,都会心花怒放吧。宝珠又年青,正是遇到好事就炫耀的年纪。她虽不炫耀,但夫家亲戚鼎盛,难免开心,人也更自如活泼,话突突的往外冒。忍不住时,就娇笑道:“你先时不说,总是有些瞧不起人的意思吧,”

“外祖父是国公,舅父是国公,姐夫……。你嫁的人又不是,谁提这个!”袁训回道。

宝珠掩面笑,再道:“那你姐夫,又是什么人?”在宝珠来看,家里有个当国公的亲戚已经很大。宝珠就半带取笑:“你姐夫也是国公不成?”

她抿着唇儿,面上无处不带着俏皮。

袁训抬手就给她额头上一下,看着宝珠抚额头呼痛,袁训也半带取笑:“比国公还大呢,说出来吓倒你。”

“哼,好歹我也见过殿下们,怎么会让吓倒。”宝珠心中打破这“一方大员、手握重兵”的谜团,早就心满意足,只再问:“说你是独子呢?”

“你信我的,还信媒人的?”袁训凶巴巴。

宝珠鼻子一翘:“哼,不知道!”

过上一会儿,袁训道:“姐姐是我嫡亲的姐姐。”宝珠就知道必然有一个故事,这故事若是好听的倒还好,若是不好听,再问表凶伤心上来,倒显得宝珠一直追问不懂事。反正要成亲,成过亲自然什么都知道。

袁训恰好在道:“这事儿不好说,反正成亲后,你自然知道。”宝珠就乖巧:“好。”岔开话题:“你再告诉我,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

袁训一听就笑:“对,我是和你说家里的事,全是让你绕的,绕到八百里外面去。”宝珠再不服气的哼哼几声,认真再听袁训说话。

“顺伯应门,忠婆陪母亲,再没有别人,但院子倒大。你的陪嫁,祖母早说过一个红花一个奶妈,肯定不够你使的,你还要带走谁,先对我说说,祖母进京安养天年,这几年不要我们问事,你也不好多带走人。你带几个走,我补她几个人。”

宝珠听到“这几年不要我们问事”,也没有多想。孙女儿全嫁在京里,孙女婿过问祖母的事不是应当。

她想想,结合袁家的情况有了主意。先道谢,宝珠从来是个会感激的好孩子。“多谢你告诉我呢,不过,”面上一红才叫出来:“婆婆房里都没有多的使唤人,我也不要别人。只奶妈和红花在,就我们人的事情,她们做得来的。”

袁训还没有回话,红花在外面开口:“太子府上有人来找姑爷。”袁训就走到二门上见他,红花跟后面侍候。见一个差人道:“殿下说上个月有卷公文,只有你知道在哪里,又问你去哪里,你不赶快回去。”袁训就告诉他地点,再道:“回殿下我家里有事,我得安排好才安心去。对了,你回府去后,再往一个余家去看看,我让人叫他,怎么还不来!”

“什么人你叫不来?你等着,我回去传过话,就拿他过来。”

红花听到这里,也不侍候了装跟班儿的了,回去告诉宝珠:“姑爷让人去拿余公子,表姑娘可以回她自己家去了。”卫氏听到,先去寻香:“阿弥陀佛,真灵验,我烧香去。”

……

余伯南家里,此时有个不速之客。掌珠再一次犯急躁:“你真的不肯要她?”余伯南淡淡,眸子里光静得如缓缓溪流,看不出他的心思。

他是异常诚恳:“对不住,掌珠!这是我的机会!”

“可明珠是你的妾,是判下来的。你若敢不要她,我就去找舅祖父……”掌珠不管如何,也不能坐视方明珠留在自己家里。她寻来寻去,想到还是要找余伯南,早饭也没吃就套车来见他。

面对掌珠的威胁,余伯南心如止水,他并不得意,但是道理的确让他握在手中:“她已逃出!我不追究逃妾,你跟我上衙门也没有用!而侯爷他,我想也不是强势压人的人!”

掌珠哭了,她心力交瘁为的是谁?“可我安家的名声,”

“你为自己!掌珠,你为自己!”余伯南静静道:“我余家的名声也一样的重要!”

孔青来到时,就听到房中掌珠痛哭:“怎么会有这样的人,怎么还竟有这样的人!她活着是为什么,就是为了一波一波的染黑,而自己还装没事人!”

余伯南苦苦的笑:“我想,她并不知道她染黑了人!在她们母女心里,在她们这样人的心里,对她们有利的,全是白的。”

他仰面也有了泪:“你还能哭,我呢!”我痛失宝珠,我对着谁哭去!

不过就耽误上一会儿,第二拨人就到了。有人来拍门,把手中的腰牌亮出来:“太子府上差人,我们为朋友办事,有位余伯南公子在不在?请他现在就出来,跟我们去安家走一趟。”

掌珠还没有走,见到后惊得说不出话。

余伯南对她再笑笑:“掌珠你看,是你苦,还是我苦?你大早上地跑来求我要她,这太子府上来的人,只怕是要压着我要她。”

他斩钉截铁,一字一句道:“我不要!”拂袖出来,昂起头,大有不管不顾的意思,余村跟着,再加上孔青,一起往安家来。

外面全是男人,掌珠就还留在房中。反正余伯南也不怕丢东西。

大门“咣当”一声,关上。

掌珠在房中才如梦惊醒,她又满面是泪,颤声道:“太子府上,竟然也管这种事?”她心如猫抓:“难道真的宝珠先出嫁,做姐姐的我反而后嫁?”

而就是想嫁,眼面前也还没有找到人。

掌珠这一番的伤心,更大于平时。

……

方明珠在守着方姨妈,她端着一碗热水:“再喝点儿吧,那丸药吃得管用吗?不管用我还是去找医生抓汤药。”

满面潮红,浑身高热的方姨妈还能硬朗的坐起来,爱怜地抚着女儿:“我没事儿,告诉你呀,这一条计是我早就想好的,丸药我早就备下的,防备老太太不给我请医生。明珠啊,”她嗓音特别柔和,方明珠抱住她:“明珠在这里,”

“闹得这么狠,老太太居然狠心还没有问。不过依我想,她今天总要过问的。我教给你的话,你都记下了?”方姨妈眸子放光,有些慑人。

方明珠点点头:“我记住了!”她紧握住母亲的手:“母亲放心!明珠一定给你争气!好好的求老太太,咱们死也不走,等嫁个好男人,然后去和余家算帐,去和表姐姨妈算帐,去和以前一切看不起我们的人算帐!”

嫁个好男人,这就是方姨妈对方明珠的关爱之心。粗看起来,和邵氏张氏,和天底下所有当母亲的人一样,没有区别。

方姨妈用力点头,干咳几声:“好好!等下要是我病得头晕晕不会说,你就记得去求。”她双手捧起明珠美丽的容颜,病容上带笑:“老太太从小就夸你生得好,有福气呢。”

方明珠也立即露出一脸我很有福气我很有运气的笑容。

“姨太太,老太太那边让人叫呢。”紫花在外面撇嘴回话,以紫花来看,姨太太你赶快让撵走吧,这样紫花就可以去侍候别人。不管是去老太太房里,还是奶奶姑娘们那里,就是看空屋子,至少心净。

空屋子不惹事不是吗?

……

早有人先回来去宝珠房外回话:“孔管家和太子府上人和余公子就到。”宝珠不解,斜瞅一眼袁训,见他双眸若闭,早歪在大红花色迎枕上在打盹儿。

看上去又劳累一夜。

宝珠很想心疼他,但是抿抿唇道:“你就叫来余伯南,倒不必再叫上太子府上人吧?”看上去,像又要欺负人。

袁训不睁眼也能猜出宝珠所说的下一句,懒洋洋:“我就是欺负他,几时又轮到你心疼?”以手轻捶额角,喃喃:“累啊累,还要听人罗嗦,更累。”

“不是心疼,是不安!”宝珠如实相告:“就怕你们又翻出旧事来。明理的如你,”袁训摆手:“这高帽子我不要!”

“就明理的人,也要同我生气,何况是你这不明理的人?”

袁训一骨碌爬起来,问到宝珠脸上:“你说谁不明理?”宝珠就把手摊开:“瞧,说你明理也不行,不明理也不行,那你是怎么样的心情,又叫来余伯南?”

“昨天我出大门,就遇到你们家这个表姑娘!我知道是余家的妾,又见到姓余的进来,我就没理论走了。要知道我走后闹成这样,我昨天就理论了。是他的妾,我不叫他来就发落,倒找你担着不成!”袁训身子软软又想往榻上歪。宝珠就又道:“可是我说的,你一点儿也不明理,”

袁训又一古脑儿的坐好:“这又是什么见解?”见宝珠抿着唇笑,忽然领悟:“你是不想让我睡?”宝珠嗔怪:“是不想你睡这房里。外面有榻,外面去睡可好不好?”

“就这儿好!”袁训往后一倒,倒在迎枕上有轻轻的一声,然后闭起眼睛:“我打个盹儿,不拘多长,姓余的到,再叫我。”

他立即睡着,而方姨妈母女此时相扶相携,也到了老太太正房。进来先奇怪,老太太叫,怎么老太太倒不在。

梅英齐氏都在这里,梅英冷淡:“姨太太病了?哦,那先坐着吧。老太太?老太太斗牌呢。”房内,有洗纸牌的声音。

老太太的丫头,都是要巴结的。方明珠就对她笑:“梅英姐姐……”帘子一响,进来好几个男人。

方明珠愣住,她自然也不会有避嫌的心思。直直盯着中间的那个人,公子!

方明珠听母亲的话,从余家逃出来,但心里还是爱余伯南。母亲说什么,方明珠就答应什么。但是方明珠也不会忘记,她是余家的妾。

余伯南等于是让人挟带进来,见到方氏母女自然不奇怪,见不到老太太,他更不奇怪。他不甘示弱的在客位上找个椅子坐下,心想你就是把我弄到太子府上,我总不是贼,我是客人,我就坐这里!

方氏母女,就把眼睛盯着内室帘子,一个准备好一包子眼泪,一个准备好一嗓门儿的哭诉,准备等老太太出来,就上前去哭求。

随余伯南进来的几个男人也不出去,叉手分两列站好。而对间里,有人轻咳一声,红花急匆匆打起帘子,袁训从里面缓步出来。

他并不是什么翩翩佳公子,也不是颜如珠玉的倾国倾城的貌。但一袭雪白绫子的单衣,带着睡后的几分懒劲儿出来时,方氏母女都惊呆住。

这个就是宝珠的女婿?

有一种人精神头儿好,就像少年男女往人堆里一站,天然青春好水色,好似荷花亭亭出碧叶,让人不想看,也要多看几眼。

又像老食客遇到佛跳墙,吃饱了也要来上几碗。

方氏母女盯着袁训看的眼神,就像饕餮看大餐。

袁训夺人眼目的不是英俊,虽然他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。但他最吸引人的地方,就是他少年的气质,健壮的体魄,再来由精神抖擞而明亮过于别人的一双黑眸。

用炯炯有神来形容,似乎还少三分派头。

用清澈明亮来形容,也还逊色五分。

再加上他刚打了个盹儿,这打盹儿后的人,有如像刚出浴的美人儿,天然出芙蓉。

这朵子男芙蓉让余伯南呲牙不服,却让没有认真见过袁训这等人的方氏母女震惊如遇鬼。

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存在?

他家爹娘是怎么生养出来的!

贪婪的目光,让袁训不悦。狠瞪了方氏母女一眼,眸飞如针刺,方明珠哎哟一声,垂下了头瑟缩几下。

另一个人的目光,却与袁训撞上。

余伯南冷笑,挑衅似地抬抬下巴,你找我来,想说什么!

袁训才坐下,两个人就眉飞色舞,眉飞的是你击我挡,色舞的是还你以颜色。

“余公子,”袁训把伯南兄三个字也改了。

余伯南绷紧脸抬手:“袁大人?”他嗤笑目视站在袁训两边的几个差人,你小袁身无官职,只能算是太子府上当份儿差,这个,余公子为了夺妻之恨,还思量以后报仇,早就打听得清楚。

虽然传消息的人还有一句:“太子府中此人甚为得用。”余伯南也不管了。这是在安家,在安家余伯南就不怕,安家祖母不至于看着你姓袁的再胡闹。他讽刺地问:“大人这是三堂会审的架势?”

看你两边站的,生怕不吓人是怎么的?

袁训立即还他:“三堂会审今天不是,不过我这儿有一份外省三堂会审的判书,上面你画押收了妾,你还记得?”

“你当然有这东西!你把这东西弄在手上,你打的什么主意!”袁训手中居然有他纳方明珠的那份判书,余伯南是头一回听说。

羞恼中,他卷卷袖子奋力站起,把一双眼珠子狂瞪着:“你想欺负宝珠,你休想!”

袁训还没有回话,宝珠听不下去,她就在对间,特意不坐内室,让红花搬把椅子坐到帘幔内,坐着针指听袁训不要又把自己带出来。

果然,他不说,余伯南也会说。

“红花儿,”宝珠就叫上一声。

余伯南一凛,人软了下来。袁训也皱皱眉,知道宝珠在偷听。听红花脆声回话:“姑娘使我作什么。”

“没事儿,就叫上一叫。”宝珠故意把嗓音弄得像在生气,淡淡地道。

红花道:“哦。”

主仆的小对话就此结束,而起坐间的一对少年也收敛许多。

袁训直接道:“对你打开天窗说亮话!这个什么方表姑娘圆姑娘的,是衙门里判给了你,你不要,我就和你对簿公堂!”

两边站的人露出奇奇怪怪的笑,笑得不言而喻。

袁训也在此时正道:“你输不输官司,自己先好好想想。”

这情势明摆着的,余伯南就凄然了,他手指方明珠,心中太过用心,恢复旧日称呼:“袁兄你好生想想,你家里要是有这样的人,好似对明月如见饼子,抚瑶琴却动泥沙,见花开却出恶臭,你要不要?”

宝珠在房中低低的叹气。

房外还有两个人在解气。邵氏和张氏听说四姑爷料理方氏母女的事,也过来看动静如何。听余伯南这样说,张氏最为解气,而邵氏为了掌珠,也小小的解了气。

“公子,你怎么这样说我!”方明珠的尖声起来。她把余伯南的话全听在耳朵里,没有想到余伯南这样看她的方明珠“挺身而出”。

“公子,要是你还在家里,我也肯守着。自从你离开家,我过得一天不如一天。”方明珠才说到这里,余伯南鄙夷的道:“那你真了不起,你一个人就敢上京,只怕路上勾搭了人吧!”

方明珠愤然:“没!是我母亲对我说,等漕运的船只经过,扮成穷人坐上船,船钱都代我问好,我才到京里来找她!”

余伯南起身,对着袁训长揖到底:“袁兄听得清楚,她们这是早有预谋要离开我家。逃走了的妾,我不追究也就是了。这收回么,请袁兄你公道处置吧!”

红花的头钻在帘幔里,又收回小声道:“姑娘,余公子在对姑爷行礼。”宝珠悄声嗔怪:“你没听到他弄来一堆的帮手,他又开始欺负人了!”

但终好奇袁训怎么回答,宝珠也忍不住凑到帘幔处去看。

袁训一言不发,或者说他没想到余伯南会下这个礼,他想把方姑娘圆姑娘强压过去也心中不忍。

方明珠还在房中喋喋不休:“我容易吗?我空有花容月貌,却给你当妾。就当妾,没有人对我好过……”

方姨妈则睁着通红的眼睛,片刻不放的只对住袁训。心中转个不停,怎么老太太不出来,这没有成亲的姑爷他当家?

你算什么东西!

这个在她眼中不算东西的姑爷很不耐烦,在方明珠的语声中漫不经心地往外:“孔管家!”孔青是家里下人中最不敢怠慢袁训的那一个,忙就进来:“四姑爷有什么吩咐?”

“知道管我们这条街的里正家里怎么走吗?”袁训语气轻松自如,两只眼睛并在孔青身上,而是随意的搭在一边儿地面上,好一派此间正牌主人模样。

而孔青呢,则是恭敬的弯下身子,好一副守规矩的家人模样。腔调中也是讨好到十分:“回四姑爷,出我们家大门儿往右拐,走两条街,过三个香油铺子,隔壁那条街上就是田里正家。姑爷要找他?”

随着邵氏张氏在外面窥视的,有两个是邵氏和张氏的陪嫁。这两个妇人心里犯嘀咕,先不说孔大爷是老太太的陪嫁,就说他在这安府里侍候多年,兢兢业业,从无一点儿错失,就没有一个主人敢不敬他。

就是老太太对孔大爷说话,也从来是笑容堆在面上。

这个四姑爷,你还没有成亲,还不是这家里的姑爷……。就是你和四姑娘成过亲,也没有人许过你自己个儿独当家?

这么着傲的,坐在那里眼睛里冒着傲气,鼻子里呼的是傲气,嘴唇里吐出的话,也透着傲气。以后我们姑爷来,还能有地方站吗?

全让四姑爷你一个人占完了呀。

邵氏张氏还没有理论到这件事,两个陪房先不舒服起来。

见袁训对孔青还是没有半点儿想客气的样子,还是一副对孔青如对下人,淡淡道:“哦,低你知道得很清楚,我不找他。”

“是。”孔青继续哈着腰。

红花凑到宝珠耳朵上:“姑娘姑娘,姑爷是要找里正来,和姨太太分家让她按字印吗?”宝珠失笑,也咬住红花小耳朵:“姨太太又不是我们家里人,和她分什么家?你是想把水阁分给她,还是把荷花池子分给她?”红花揉脑袋,嘟囔道:“这倒也是。”又咧开小嘴儿一笑:“姨太太要是来找我分,我分片落叶子给她。”

外间,怔上一怔,袁训又用轻飘飘的嗓门儿正在问道:“孔管家,这京里的府尹大堂,几十年没有变,你还记得怎么走吗?”

别的人继续傻眼,弄不懂四姑爷问的这两句话与此时情景有什么意义?只有为袁训来的,正站班儿的那几个人太了解袁训,互相挤眉弄眼的笑。

小袁办事情一向要断就斩断根,他又开始了。

孔青倒没有多想的神色,只是再回话:“回四姑爷,我记得呢。跟老太太进京以后,让我去董家送贴子,我当时就从董大人的衙门外面过,当时我还在想,还是以前旧模样,就是外面两座石狮子上的风雨痕,也一点儿没变。”

他陪笑:“从我们这里到府尹大堂,要是用走的,道儿远。雇车,最好。但您问怎么走,出大门,右转上长街上,一直走一直走,走上小半个时辰,见到上面写着字呢,也就到了。”

袁训微微一笑,颇为嘉许的道:“好,你很清楚。”

人人都以为他下面该说正经话,却见袁训话头还是刚才那个,还是慢吞吞地道:“那我再来问你,五军都督府怎么走?”

房门外面,邵氏有点心惊肉跳,以帕子掩在胸口,转头见到张氏也在,小声道:“三弟妹,我怎么有点儿怕。”

张氏也觉得后背上嗖嗖的冷,这时候也明白姑爷问这些话不是白问的,与邵氏握住手,一对妯娌的手都冰凉。

孔青忍不住笑了笑,他从袁训问话开始,就大约的明了。此时就完全的清楚,笑回道:“回四姑爷,五军都督府倒是近。在我们前街上,小巷子里走过去,见到大红门的,就是了。侯爷给老太太找这房子,冲的就是离五军都督府近,后军都督府里有内亲,是当年老侯夫人一族,有个照应。”

余伯南也觉得不对劲儿,这小子在出什么歪主意?

见袁训取了茶在手,他不过只问上三句,却摆出口渴的模样,慢慢的呷了茶,慢慢地道:“你都明白就很好,免得有人要问,没地儿去找明白人。孔管家,”

他慢慢腾腾又是一句。

张氏也撑不住,觉得房里气氛压抑人。对邵氏小声道:“他又要问什么,难道问皇宫怎么走?我的娘呀,他问了一个又一个,今天是来闲问话的吗?”

孔青才笑着答应是。

袁训眸子一张,精光四射能摄人,打在方氏母女身上。在座的人都觉得呼吸一紧,余伯南先麻了头皮,方氏母女忍不住互相抱得紧些,听这位今天逞威风的四姑爷虽没有厉声,却也紧了嗓音,嗓音似轻快又似薄刀子削豆腐般干脆:“哪门子的表亲!我不认,姑娘不认,老太太也不认!限半个时辰搬出去!房子,看在老太太二奶奶面上,帮忙找找。但离远些!”

“是!”

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觉得出乎意料的听到这些话时,袁训早沉吟一下,又开了口,这次语调缓些,怀里取出半把银票又是半把碎银子在手里握捏着:“老太太,送十两银子安家费,”抛一张在身边高几上。

“是。”

“四姑娘送十两银子安家费,”

到这个时候,房里的人都蒙蒙的,呆呆地看着袁训说话抛银票。外面,又过来好几个家人,见到这个场景,不需要专人解释,又手招手的叫来经过的家人。

袁训见到,也不撵。再抛下宝珠送的安家费,仰脸想想又抛下一张:“二奶奶送十两,”邵氏热泪盈眶:“好女婿啊,还代我出这份儿钱。”

“三奶奶送十两,”

张氏也激动了,好女婿啊。

头一回两位奶奶没有因为这女婿好,而想到自己姑娘身上就不自在。头一回儿。

“大姑娘送十两……姑娘们减一等,每次送五两,”袁训再皱眉,似乎又想了什么而不得主意,这下子才有几分客气,客客气气请教孔青:“家里还有人要送吗?”孔青忍住笑:“没了。”

“那一共是四十五两,红花。”袁训瞅瞅银票是三十两的,而另外的碎银子,有五两的,有五两夹了半边的,足够是足够的,但是他不耐烦数。

红花小跑出来,殷勤地问:“姑爷叫我作什么?”

袁训把满手的银票银子给她:“去,理清楚!送四十五两给孔管家,让他看着打发人走。多了,赏你吧。”

红花喜欢得跪下叩了个头,双手接过,又昏头涨脑的,给孔青也行了个礼,脆生生道:“孔大爷等会儿,红花手脚快着呢。”一溜小跑儿再次回房,捧着满把银子先去问宝珠:“红花铺子里投十五两行吗?”

红花只搭眼一看,多出来的就不止五两。

宝珠点她一指头:“先当差去。”

外面,方姨妈先明白过来,这是要撵她走。她放声哭一腔子:“老太太呀……。”

“有要和我打官司的!不知道地方,去问孔管家!”袁训面无表情。

余伯南忽然想笑,忽然又有些佩服他。这一位把京中府尹扯出来还不算,又把五军都督府卖弄一下。你这是想和人打官司吗?你这是想打人吧?

离开安家,离开安老太太这尊一直庇护的佛,等于要了方姨妈的命。一个人要拼命时,才不管什么五军都督府。方姨妈一旦明白今天要拼命才行,再次放声:“我的老太太呀……。”

“来了来了,”老王头带着一个人跑进来,高声大叫:“四姑爷,来了!”

所有人都纳闷,老太太来了?老太太从房外面来的?

就见跟老王头进来的那个人忍俊不禁,在院子里见到房外有许多穿红着绿的女眷在,就低下头不敢再走,提起嗓音道:“小袁,太子殿下议事,就等你了。”

这一嗓子最管用,方姨妈接下来的哭,就此全噎在嗓子眼里。

她鼓着眼睛,就换了一个当家,怎么就如狂风扫落叶,全变了?

让她说对了,可不就是换了一个人对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