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章,嫁妆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袁训和差人们匆匆就走,临走前,他站在滴水榴下面,虽没有回身,那身影也给人无尽的威慑:“有敢胡闹的,我候着她!”

把这句话说过,才真的是走了。

他甚至来不及去和宝珠告辞,但这句话也没有丢下。宝珠在房里对卫氏道:“你看,还说他好,这还不足够凶吗?”

卫氏笑吟吟:“姑娘,你又撒娇上来。”宝珠丢下奶妈往房中去,又见到红花闪着星星眼,一个人拿着个称银子的戥子,念叨道:“嘿嘿,一块,又一块,”

宝珠就叫她:“红花儿,快掉进去了,小心出不来。”自打帘进房翻个白眼儿,这下子红花越发要说姑爷好,姑爷妙,姑爷真是呱呱叫。

红花小小声答应一下,候着宝珠进去才用自己能听到的嗓音回话:“红花没掉钱眼里。”继续数银子,继续星星眼。

外面哭声又大作:“我嫡亲的老太太,呃儿呀……”打咯。

张氏还没有走,恼火地进去:“我说姨太太,我代你把四姑爷找回来,你对着他哭可好不好?”眼前没有了那个什么哪山里钻出来的四姑爷,余下满院子女眷,还有一个余伯南可以当成没有,方姨妈胆气上来,她是要拼命的,不拼一下怎么甘心。

大哭道:“老太太呀,你这是让小辈欺负了吧!这是哪门子的姑爷,这么的凶!老太太不在,他就敢撵亲戚走!我的亲老太太呀,这姑爷可还没有成亲呐,就敢这么的横!”

宝珠在房中听到,也心中暗想,发作的倒是正确。只是这横字也有几分道理,对孔管家太凶了些。

孔青是看着三姐妹长大,就像红花是半陪半在姑娘身边长大,早就不当他们是下人看。

虽说对方姨太太这种人,是要横一些。对别人横,简直是对不起他们这样人。可宝珠再想想,家里还有祖母在,祖母素来拿表凶当成宝,宝珠早看出来了,但二婶呢,三婶儿呢,还有大姐姐。三姐姐是个不多这种心的人,但大姐姐最喜欢当家,回来有下人们搬弄几句,岂不是要恼?

外面又哭:“这个凶姑爷呀,不把老太太的老人当人看,偏这个老人,也听他的。”

孔青啼笑皆非,就知道说的是自己,暗想,这关你什么事!

宝珠也在房中悄骂,这关你什么事!

宝珠不好出去和姨太太对嘴,红花也恼了,甩开脚丫子跑出去,小脸儿上凶相出来:“哎!我说你快走吧,钟点儿可越过越少了,再不走,红花送你去太子府上见我们姑爷,到了那里,你好好的哭吧。”

再很想显摆一下自己去过太子府上,红花眨眼睛回想:“太子府上你去过没有,门外面石狮子有你几个人重,可以压死你……。”

“红花!”宝珠在房中斥责,废话多。

红花笑嘻嘻:“我送银子的,就回去。”把银子交给孔青,她笑容太过灿烂,就是孔青也打趣她:“红花今天赚了钱,要请客。”红花眉头一扬:“没问题。”因这两句交谈,红花又想出几句难听的话,怕一会儿丢下来记不得,急忙忙地对方姨妈母女道:“姨太太,你这样的人,要多有几家多好。”

说过,趾高气扬进去。

孔青又让逗笑,低下头吭吭两声。

宝珠在房里却恼了,见红花进来,沉下脸:“让你进来,你还多话!她都要走的人了,以后自己寻生活,让她哭吧,哪里就显得到你!再不好,还有老太太在,又有管家。再不行,寻你的凶姑爷去,太不象话,一边儿跪着去!”

红花才兴上头,就老实跪着去认错去了。

但她跪着,也是眉开眼笑。她的本金银子又多出来了……

红花的话好似火上浇油,外面拼命的人更嚎声大作:“老太太呀老太太呀,这家里的人全没王法上来,我和明珠走了,你可怎么办呀?”

跟邵氏的人也正忙着搬弄:“好不好的,姨太太是二奶奶的亲戚,就是撵,也是二奶奶自己说,四姑爷说也就罢了,红花算什么,又跑出来!”

但听到宝珠恼怒让红花罚跪去,下面的话才此时不说,但准备等下回房去说。

邵氏正喜欢,就听不进去这样的话。她又怕事又知道姐姐不对,有人帮忙撵,不要她出面,不是正好,还代她出钱。道:“没事儿,我看这姑爷很好。”

见张氏进去帮着撵人,邵氏也进去了,去劝:“姐姐,你出去以后,我和掌珠会去看你的。”

“呸!”方姨妈今天放泼,啐了邵氏一脸唾沫星子。

有时候又要当好人,又心里怯,一般吃亏比较大。

邵氏本就是这样的人,就是没料到她的亲姐姐此时在拼命,十分的撒泼。

跟邵氏的人就不依,又亲眼见到方姨妈让四姑爷给拿下来,进来两个就骂:“什么东西,还不撵了走!”

方姨妈满面通红,是烧出来的,和他们对骂。方明珠见他们骂母亲,攒足了劲,对着其中一个人撞去,骂道:“我让你骂!”

孔青在旁边,在乱劲儿中也很小心,上前一步用手在方明珠撞来的肩头上一拨,方明珠转了个方向,一脑袋把正叉腰和张氏对骂的方姨妈撞倒在地。

“哎哟!”

大家才说:“该!”

方姨妈倒地就晕,嘴里嚷着:“我要死了,我要死了!”邵氏急了,忙去拉她:“你不能讹我们。”张氏就扯邵氏,嘴里骂的什么也顾不上:“别理这老娼妇!”玉珠听到闹成这样,是清静不成,带着青花过来。青花也是个淘气的,见方明珠正对着张氏裙子上吐口水,蹿进房去,大骂:“方表姑娘你敢!”

玉珠也见到,生气地道:“什么方表姑娘!这院子就这么大,你没听到四姑爷才说的话,这亲,他不认!”

咦?玉珠虽爱清静,却不是笨人。她疑惑的脑袋转不动,四妹夫不认亲?他……玉珠虽然不想用方姨妈才说过的话,可心里这句还是蹦出来,四妹夫又算什么,他说不认亲?

玉珠闷在心里不说,眼前正乱呢,吵架还来不及。

正在乱,孔青道:“老太太出来了!”

房中扯人的,对骂的,就快要揪衣服的,全一静。见正中座椅上,适才四姑爷坐的位置,不偏不倚的,坐着安家老太太,安家数十年的掌家人。

方姨妈一头就扑过去,就听哎哟一声,一个年青的嗓音:“你可撞到我了。”方姨妈抬头一看,却是梅英怒容拦在面前。

梅英掸衣前襟:“划坏了衣上的花,你赔我!”

“老太太,”在方姨妈心里,她敢惹的,可以有孔青,但老太太的近身丫头,她从来不敢。此时她虚虚的往地上一坐,泪眼婆娑。

安老太太还是在笑,是她的笑容让方姨妈敢扑上来。此时,老太太笑容吟吟,先只说了一句话:“姨太太,换了一个人,你就这么着了?”

这话好似定海的神针,房中风波顿时完全止住。邵氏琢磨一下,是啊。原来,这位婆母大人不是全然心中没数,她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张氏很想佩服一下,看我家这婆婆,到底还是个厉害的人。也是的,方姨太太受婆母照顾多年,在老太太面前自认为可以说话。今天换成四姑爷,她就一败涂地。她那几下子啊,全是因为遇到好心人,只能对着好心人才能使。

四姑爷不好心吗?

嗯,肯送她安家银子,还是好心的。

张氏最后没有佩服安老太太,是她又想到玉珠的亲事……祖母怎么能偏心眼儿只在一个人身上,没道理。

安老太太抬抬眼:“都坐。”

房中这才有了规矩,丫头们扶着两位奶奶归座,玉珠也坐下。余伯南生生的看了一出子好戏,上前来见礼。

没有人理会方姨妈母女,方明珠和人扯衣角摔袖子的,半倒在椅子前面,方姨妈是软在安老太太脚前面。

见全安静下来,方姨妈对方明珠使个眼色。

“祖母,我还年青,我漂亮,我以后能找个好姑爷孝敬您!”方明珠一出声,房中尽鄙夷。宝珠在隔壁偷偷地笑,给你找个表凶那样凶的,你也受不了。

安老太太却说出下面一段话来,房中尽皆鸦雀无声。

她还是慈祥的:“明珠哇,你年青你漂亮,你从余家出来,伯南不打算追究,你还可以再找个人。打小儿到大,你一直这么着想。”

她语气平静,方明珠却心中发毛,嗫嚅着道:“祖母我,”

“年青,又算什么。”安老太太和气地望向她。方明珠糊涂了,年青漂亮不好吗?讨人喜欢啊。

“年青啊,还小,额头也是光洁的,就累了,睡一觉就能过来,有什么皱纹肿了眼睛啊,也是一样。”

方明珠道:“是这样的,”

“可是年青啊,不知道容忍,没有见识,自己个儿想什么就是什么。心里眼里想不到别人,听到自己不想听的话,自己不想看到的人,全是不好的。”安老太太若有所思的怅然,眸子投向房外远远的青色天际线:“这就是年青了!糊涂不知道理,别人告诉你你还当是笑话你!见到好人好事不敬重,满心眼里全是嫉妒。认为自己拼得起,可以不请教遇事不思虑,脑子一热,就像你和姨太太这样,”

这一番话,说得还有人接腔吗?就是宝珠在对间,也听得郑重起来。

安老太太再转向方姨妈,和蔼可亲:“姨太太,我们一处做伴可有年头儿了,当初你来的时候,明珠还小。”又转向方明珠,颇有遗憾:“你算在我跟前长大,怎么还像个只钻热灶的猫。你亲表姐掌珠的爽利你没有,玉珠虽因书痴而目中无人,找对了人也挺讨人喜欢,”

邵氏心花怒放,我们掌珠的好,祖母还是看在眼中。她站起陪笑:“全仗着母亲料理的好。”

张氏也没了脾气,起来低声下气:“有祖母在,玉珠会找对人的。”

安老太太就冷笑:“哼,我找的,你们未必中意!”横两个媳妇一眼,再道:“宝珠呢,一团和气的,内里可半点儿不差。”再轻轻带过:“这才找个好姑爷。”

换成寻常的一个姑爷,能这么快就和宝珠这么的好了?

宝珠也自有她的一点好处。

宝珠在房里缩缩脖子,大气儿不敢出。

再又来说方明珠,安老太太叹气:“明珠你竟然是好田上种出歪枣子,姐妹们的好,你没有也就是了,天天学的会是歪门邪道。姨太太也是不尽心的人,也不管管!”

“我管呢,我天天管明珠的,”方姨妈叫屈。

“你自己都管不好,心里没个正主意,以歪当正,以邪当理!”安老太太只有一句话,是重的。

“好了,我管不了,四姑爷发话,又代我送安家银子,就这么定吧。有人吵闹的,红花儿不是才说过,带你去太子府上去吵,四姑爷在那里,听说和太子在议事,你们去好好的吵吧,也许还能议个章程出来。”

红花还在跪着,听到老太太这句话,瞄瞄宝珠脸色,心想姑娘别再生红花的气了,老太太都说红花没说错。

宝珠就没好气,小声道:“起来吧,你如今是有理的!”

安老太太起身就要走,方姨妈带泪叫住她:“老太太,您真的不管我们了。”老太太说的那句“姨太太,就换个人,你就这么着了”,让方姨妈分外扎心。

原来这老太太不糊涂,以前哄着她占些小便宜,她全明白。

占人小便宜,先就格局不大,出息不了。爱占小便宜也不对。然后呢,别人肯让出小便宜来,应该感恩才对,反而认为对方是傻子,对方不知道的人,这世上大有人在吧?

安老太太扶着齐氏回身笑:“四姑爷不认亲,你也不是我正经亲戚,你还是二奶奶亲戚呢。去吧,只别把自己和明珠名声弄成污糟猫,吓得我们不敢让你进门,还就再来做客吧。”

“京里米贵,我们单独出去可怎么过……”

老丘氏颤巍巍开口,挡住方姨妈的话:“老太太才刚是我赢了,您那一吊钱还没有给我,快走快走,我今儿手气好,我还等着赢钱呢。”

梅英跟着笑:“丘妈妈一定早看过牌,不然怎么一直的赢?”

“胡说,我老眼昏花,完全看不清,今天财神奶奶在我家,我赢钱!”

这一行人笑呵呵的去了。

方姨妈怔忡着看那离去的身影进内帘,真的不管我们了?

回身再看,见邵氏让她啐了一口,已不敢再过来,只在那里憨憨的笑,再笑也是催人走的意思。而张氏,拂袖子冷笑:“孔管家,你辛苦了!”

“对了,”老太太从帘子后面又露出面容,笑容分外高挑:“我说个事儿,四丫头成亲日子正在看,虽我还不知道,依我看,日子紧巴巴的,你们可不许去烦她,让她赶快把嫁妆理清楚。少了一件子丢下来,回头我可是不认帐的,全归了我。”

“啊!”

满房中又惊一下,独宝珠羞涩上来,扭捏地轻轻一笑。

……。

夏末的月,总有几分秋滋味。有时候,让人有无端的乡愁。袁训走入院中,身后是顺伯关大门的轻轻一声。顺伯总是这样,知道他一直服侍的小姐爱静,轻易不肯发出大动静。

就顺伯的年纪来说,是难得的。

月如笼纱,院子里似起一层白雾,乡愁味道更浓。

袁训可不是京中生的,他生在边城。那边城是边城中最热闹繁华的地方,辅国公府在那儿立足已有好几代的年头。

他有这样的心思,自然是想到舅父辅国公的缘故。而想到舅父,不仅是他成亲时舅父赶不回来,还有就是袁训一门心思的想去投军,他心里总转着这个。

轻手轻脚走上长廊,忠婆无声无息自母亲房门内出现,无声笑着鞠一躬,她没有问安。袁训也没有回话,只回之一笑。他们都怕打扰到袁母。

“阿训回来了?”袁母还是听到。

袁训就进去,见母亲和以前一样,趺坐在蒲团上,对面挂着菩萨像。佛教普遍认为由印度传来,就有争论也是佛教徒的事。传入中国,盛行已久。几乎家家都有菩萨像,那是当时风气。

袁母的白发,似窗外银霜。她对儿子微微的笑,伸出手:“几天没回来,又是带上伤怕我见到?”

袁训面上那青紫还能看出。

袁训就过去给母亲看,因母亲坐在地上,他就蹲下身子,笑道:“宝珠上的药,这药不错。”又撸起袖子直到手肘,给母亲看自己有力的手臂:“当差同人打架,不是没事儿和人打架。”

袁母就笑,她容貌依然未老,笑似夜间绽放的昙花,好仪态好风姿似昙花中不散的幽香,她为儿子强壮而欢喜。

他不似丈夫那样的赢弱短命,当母亲的就是见到儿子一脸是伤,也是开心的。

“你倒去劳烦宝珠,不怕把她吓到?”袁母为儿子再拉好衣袖:“秋凉了。”仔细端详他的伤,见只有一丁儿的不明显,又是晚上烛光不明,不是当母亲的用心是看不出来。

袁训诉苦:“她还吓到?罗嗦个没完。我一碗一碗的喝药,还要看她脸色。”袁母和忠婆一起满意的笑,袁母轻声:“啊,你们倒这样的好了,”袁训面上一红。

只顾让母亲放心,就把这一处给忘记。

“舅父找的,看看多好,我早就知道会和你有情意。”袁母嘴角噙笑。

袁训低下头,不知道该怎么和母亲说,可不说总是会知道。他道:“舅父和姐姐一家,今年回不来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袁母并不吃惊。

袁训随即明白:“宫里娘娘让人来了?”

袁母慈爱的道:“她催亲事。”

母子相视一笑,袁训失笑:“一定很开心吧?”和宝珠定亲事,宫里压根儿不知情。知道后,几乎没把南安侯和辅国公骂到狗血淋头。

“你要成亲,她当然开心。”袁母到这时候,才轻轻有了惆怅:“今年又不能见面了,”她春山似眉头促起,似整片翠林子就要倒个过儿,让见到的人没有不陪着担心的。当儿子的袁训更是不能看,忙展颜故意地笑:“明年能见。姐姐的孩子又大一岁,会叫人了回来,不是更好。”

姣洁月光明如镜子,把母子面容照得一清二楚。

袁母俏丽秀雅,袁训则英俊清秀。他像他的父亲,和母亲半点儿不像。

袁母出神的盯着儿子面容,不自觉的有了笑容。那一天见到他,他也是这样的笑,也是这样的温和,也是……。就是欠强壮些。当时那不足之症,已如春风化雨沾在泥中,融在他的眉眼里。

她好好的就出神,袁训并不奇怪。知道母亲对着自己,就会无端的想起父亲。他悄悄直起身子,把一地好月光留给母亲,对忠婆无声嘻嘻一下,蹑手蹑脚退出房门。

忠婆也想,小爷真的像极了姑爷,真是太像了。

皇宫内院中,瑞庆小殿下正在父母亲面前耍宝:“瑞庆会背诗了,”皇上含笑在听。中宫的神思早就跑开,挑着眉头想,定亲我不知道,这成亲没死老头子的份儿是应当。定亲,竟然就两个官媒婆。

阿训这孩子,太不把我放在眼里。

如今定日子,让钦天监算去。再媒人,得两个好的,大大官职的。女方媒人,南安侯那个坏东西,得给我找两个有年纪的全福诰命,不然我决不饶他。

成亲没有辅国公看着的份儿,中宫就开了心。听瑞庆唤母后,才回过神想又要打仗,自己这么开心像是不对。

忙对身边皇上道:“又要打仗,减我的分例银子吧,明天起,我带着嫔妃们斋戒三天。”皇上还没有说话,瑞庆不干了:“不给瑞庆吃好东西吗?”

她小脸儿苦着成一小把儿。

皇上皇后一起笑起来。

“那坏蛋哥哥成亲,我去吃很多好吃的。”瑞庆殿下永远是聪明的,今天不用睡觉也能有好主意。

皇上这才问出来:“太子府上的袁训,要成亲了?”

“是,”皇后至今还是捏着小心。从接袁训母子到自己身边,太子是什么都知道的,瑞庆并不知情,怕她小说出来,但瑞庆坏蛋哥哥喊了好几年,皇上不可能一点儿没猜测。

皇后陪笑,还是拿太子当幌子:“太子说他得用,要为他大操办,皇上看着这样行吗?”按民间的说法,他是她的丈夫。可这是在宫里,他是普天下的天,也是她的天。

她不是他的头一任正宫,但头一任命薄,没几年就死了。她由妃而后,生下儿子为太子,一路行来艰辛酸苦,她只想儿子好,只想娘家好,掂酸吃醋上也大度,她如今要上心的人,还能有几个呢?

往事不堪回首,她不愿意提她离家后的日子。

但有时候,她也怕身边这个九五至尊忽然翻脸,忽然的说出袁家才是她的亲娘家。隐瞒之罪,可大可小。

把瑞庆小殿下宠到头顶上,就是她实在太爱,是她除太子外的另一层屏障。

皇上一脸的没有多想,只点点头:“哦。”

这就算是答应下来。

皇后一激动,又问了句:“太子这么喜欢他,到成亲第二天,让他带着妻子进宫来叩个头吧。”

“这样不好吧?”皇上倒还温和,眸子在皇后面上转几转:“袁训还小,没有官职,不是诰命不要乱传。”

皇后有些气馁:“是。”她不过就是想要受个头罢了。当着这九五至尊在,她还不敢表露难过,更把笑容堆得浓些,用心地看小女儿当开心果。

身边又飘来一句话:“太子手下的人多,你不要独对那几个,一个袁训,一个柳至,一个苏先,不要只对这几个人好。人情,让太子去做。袁训成亲,赏点儿东西吧,以后柳苏成亲,也照这个例子。再,成亲的媒人,他们家京里没亲眷,辅国公又不回京,他打算请什么媒人呢?”

皇后重又欣喜:“他定亲的时候,寒酸的叫了两个官媒婆,那南安侯也太简薄……”皇上止住她下面抱怨南安侯的话,皇后也后悔失言,提起定亲的这档子事,她一直气得难过,此时说起,话就有些收不住。

“让太子告诉南安侯,请几个好媒人。”

皇后大喜若狂,谢过直到晚上去沐浴,借着面上有水,才把几滴早就想流的泪水流下来。然后又气横到胸口,南安侯这个坏东西,这一次不好好请媒人,真的要他好看!

可怜的南安侯还在衙门里没离开,他这几天一直睡在这里。“啊嚏!”他狠狠一个喷嚏,再看看窗房:“秋天了,晚上不能再开着窗房睡。”

他浑然不觉正有人在骂他。

……。

阴历七月里,正午的日头还带着骄傲,晒得台阶有烫意。

一壶香茶,两块丘妈妈亲手做的细点,南安侯兄妹悠然自得的促膝而闲聊。日头光从安老太太发上的一枚祖母绿簪子上反射灼灼,再落到廊外新发的红叶上去。

“就是这样,太子叫我去,亲口说袁训的亲事不能草草而成,媒人必须是全福的诰命才能担当。”南安侯抚着肩头,好似他面对太子时全是这肩头在承担压力。

南安侯在有意卖自己的好,而安老太太完全认可。她笑得合不拢嘴,完全相信兄长,也要问上一句:“是真的吗?”以此来发散心中的愉悦。

再道:“全福太太可难找。”

全福这种说法,有些地方是指有儿有女,而且儿子女儿也有儿有女,这位老太太不但儿女双全,就是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儿都有。

还必须是丈夫还在的人。

这样的人做大媒,有给新人添福气的含意,也保佑新人也跟着有儿有女孙子外孙一样不缺。

在现代不好找,在古代不计划生育的大家族中,一样不好找。

有儿有女,还有儿女各有儿女……

太子又来过问,安老太太面上顿生光辉。光辉过后,这人选还在天上悬着定不下来。

“忠勇老王妃,没有女儿。”

“董家表姐,又没了丈夫,”

“嗯……这一家也不行,”

红叶微光,有时微转到青石阶上,印下一个阴影。南安侯就盯着这阴影窃笑,一把半白胡子在笑中轻动。安老太太无意中见到,就无奈:“哥哥有主意就说,没主意也别笑我啊。”

“我没笑你,是见你用心,我就笑了。”南安侯眸子里有几分诡异,悠然握住薄胎玉碗,道:“你继续找。”

老太太哑然:“我挑不出来。”

有儿有女的,她儿子女儿不见得有儿又有女。

老太太就因犯愁而拧住心思:“这要是找不到,难道宝珠就不能成亲?”南安侯再也忍不住,大笑出声。把安老太太笑得摸不着头脑,南安侯才道:“你啊你啊,聪明一世,糊涂在眼前了吧。”

“我怎么了?”老太太迷糊。

南安侯轻轻松松地道:“太子殿下亲自过问,这满朝中还能找不出两个全福的诰命出来?”

“可不是我们认识的,”

“你挑出来,我只管回给殿下,殿下会喊来的。”南安侯给妹妹续上茶,再从袖子里取出一张写好的名单:“在家里亲戚中挑不出来,难道我还能不知道?喏,这是见过殿下后,遵殿下的意思,也托你们家四丫头的福,谁让她找个好人家呢。我把公事丢下,偷得浮生半日闲,特意去见我的亲家,礼部的史大人写出来,我再送来给你看,由着你自己挑媒人。”

老太太也由衷的赞同一句话:“四丫头是有福气。”但目视兄长感激的微笑:“但这是兄长给她的。”

“是她命好,托生在你家里,这是你给她的。”南安兄妹此时相对一通的客气,南安侯抚须笑催:“赶紧的挑吧,袁家等不及了,你挑完了,我还得赶紧的回给殿下,先由殿下看过,他满意,再殿下去说,说过,是平时走动少的人家,你得上门去拜过,备上四手礼啊,媒人这就可以上门。”

“听听兄长这话,我倒笑了。袁家等不及?前面要等的不也是他们家。六月里我就对你说过,辅国公进京日子一定下,定亲日子先定下也成,拖到现在,七月中的光景。再怎么定,也得出了中秋才成亲,他倒又等不及了?”安老太太打趣。

南安侯微叹:“辅国公没接老国公的班儿是文官,但催粮等后勤都离不开他。连年征战,他也辛劳。本想和他在京中喝上几杯,现在唉,不知哪一年才能再见到他。”

他在好奇袁训颇受宫中照应后,给辅国公去了一封信。辅国公如不改变行程,也就可以有收到。但南安侯最近收到的消息,为防暗杀,京里八百里加急快马前去,让国公郡王们有危险者,不要原路返回,南安侯送去的信,估计辅国公是难以及时收到。

南安侯都懒得追问了,太子殿下今天又给袁家无限荣耀,南安侯隐隐觉得这内幕,还是不知道最好。

“袁家等国公回京再定日子,也是恭敬他的意思。”

老太太想到要打仗,也跟着摇头:“最怕听打仗,先时我还在家,四表舅的女婿,三叔的孙子……”神情微愕,似乎才想到自己在说什么,装着饮茶,把话停下。

南安侯放柔面容:“我十数年不在家中,但你的闺房不许人动,你愿意,今天就回去住几天?”安老太太一听就笑,虽然笑也掩饰不住她眸中的难过:“我何必回去?父亲母亲都已不在。那府里已经换了女主人,几十年来我给兄长添无数麻烦,”

“胡说!”南安侯吹胡子瞪眼睛。

“不胡说,我不去给她添堵吧。我住这儿好,兄长时常来相聚,谈谈说说还像你上学时的那段光景,你放学后就来寻我吃茶,还有……。”安老太太又说不下去,当时和自己在一起的,总等候兄长下学回来的,还有倩玉。

不管怎么提,旧事总是让人不愉快。安老太太就选了媒人,又和南安侯闲话一时,南安侯离去见太子回复,安老太太一个人回忆旧事,不知不觉又喝了一整壶的茶水。梅英来催她走动走动:“侯爷走后,也又坐了半天。”

老太太兴致又高涨起来,太子殿下都细细的过问,她能不更用心?对梅英道:“让人开库房,把四丫头的嫁妆点给她看。”再略作一个考虑,撇起嘴:“也请奶奶姑娘们都去看,免得以后说我背着她们给了什么,”

“饶是这样的公正,大姑娘也有话会说。”

“说就说吧,反正要说,迟早要说,早说比晚说好。”安老太太淡淡。家里全是女人,搔心的时候不少。

……

“哇!”

库房一打开,女眷们齐声惊呼。没惊呼的,是老太太和宝珠。老太太是得色,看我备办的不错吧。宝珠是欣喜,祖母这件事儿很上心。

忙过去道谢,安老太太就想到南安侯说的,这丫头有福气,还不是托赖着生在妹妹膝下。而安老太太呢,也还不老糊涂,她也清楚。人是袁训自己相中的,而没有成亲就能这么的好,老太太和亲家袁母想的一样,这是宝珠和袁训自己的事。

两个人情意相合。

“四丫头先别忙着谢,赶紧的都看看,哪一件子不合心意,日子一定是紧的,”老太太又要笑,袁家等不及了,独子一根苗儿,等不及也合情合理。她指点宝珠:“牙子也仔细的看过,免得以后去到你再说不好,可再没得修改。”

此处说的牙子,是指家具上雕刻花纹中的一部分。

宝珠还没有动,酸溜溜的嗓音先出来,掌珠醋味儿浸满全身:“祖母,以后我和玉珠,就是按宝珠这样的例子?”

安老太太早等着她。方姨太太让撵出去,算是动了她心中的根本,她能拼命。那嫁妆这事情上,掌珠也是一样。

老太太沉下脸就冷笑:“你有人吗?你比宝珠先出嫁,就和宝珠一样!不和宝珠先出嫁,以后一年一年的物价不同,怎么能算这是例子!”老太太有些话不好说,心想大丫头就知道挑刺,她是不知道这是太子殿下亲自过问,能不办得体体面面的?

掌珠也罢,玉珠也好,以后亲事还不知道许在哪一家。若是不如老太太的意,老太太见到就烦心,才没精神为她们好好操办。

掌珠怎么知道太子殿下夹在其中,她受到抢白,就更斜着眸子,又见到一株玉人松树盆景,掌珠愤怒地道:“祖母,嫁妆里应该全是得用的吧?也给珠宝?”

祖母天天说穷,骂花光了她的钱。那怎么除了嫁妆中应该有的盆桶家具以外,还有这等值钱的东西在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