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四章,当初,没看出来?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盘子菜让掌珠掀翻在地,小小包间内立即狼藉。掌珠原在窗前,还是原地不动的手指着韩世拓骂,但倒不再掀菜。

这地上,也不能再承受多碎一个盘子。

如韩世拓这等花花公子耍女人,是不用强的。用强不是本事,这是他们的宗旨。你若不愿意,他也没办法。

见掌珠大骂,柳眉倒竖中生出高站枝头,唯我独尊的美来。韩世拓不由得看傻住,支支吾吾道:“别把伙计招来,惹出一堆的笑话不好。”

掌珠吊起眼梢瞅住他,一脸的完全了然,还是先骂:“瞎了你的眼,你来蒙我!你当我少不知更,当我外省姑娘不懂你们京中世子的弯弯绕!你既找我来,自然是你相熟的地方!是你相熟的地方,这掌柜也好,伙计也好,你早就安排好了吧!”

韩世拓哑口无言,喃喃道:“没想到你这样的精明。”

包间帘子一旦扯上,里面就是惊天动地,掌柜的和伙计也不会过来。外面坐着吃饭的人也不会起疑心,权当是喝醉酒的互相拉扯。

花花公子们如果遇到的是个伪贞节烈女,肯定有一番你进我退,你退我进。如果那女子坚决不愿意,她不会放声叫喊?

这里又不是没有人。

真的不愿意,韩花花也不会勉强。

经他手过的女子,全是愿意的。他玩到今天没出事,也是抱定“不强迫”三个字,才能安然到今天。

是以,掌珠虽然骂,也知道收敛,并没有尖声。砸坏几盘子菜,伙计们听到,只会掩口窃笑,互相转告:“这一回得手的不容易,天雷在动地火。”

他们还以为里面正在只羡鸳鸯不羡仙。

哪里知道,这包间里面是西天王母战泼猴。

掌珠让自己的话伤了心,想去年,阮家表兄逸然出群,“小侯爷”三个字闪闪发光,晶晶发亮,把全城的人眼光都吸引过去。

他和气得体,有礼有才,一下子偷走了人的心,没有商量的系在他身上。

“小侯爷!”

好个小侯爷!

到头来是一场破碎了无痕的春梦,让自己也不明白输在哪里,输得无缘无故,输得无从辩解。

再瞪住对面这个,也是小侯爷!

掌珠眯起眼,仔仔细细地对比着。

论容貌,韩世拓不比阮梁明差。韩世拓衣着更风流,阮梁明仪态更沉稳。

论家世,掌珠哪里知道一样等级的侯爷还分三六九等?这三六九等的侯爷,是在官场上的政绩,皇上面前的看重,家产上的丰厚……。

现在有人把这些都告诉掌珠,掌珠也会说她知道。但此时是作一个对比,侯爷和侯爷就没有区别。

全是侯。

论人品,掌珠不认为那个有意无意耍了自己的阮表兄,会比这个有着浪荡名声的韩表兄好。

论对掌珠的好,倒是眼前这一个手扶着桌子,怔忡望着自己的韩表兄更可靠些。

不过,这一个两个全是来欺负自己的吧!

掌珠抱起手臂,喝道:“你们都不是东西,知道吗!”

“是是,我不是东西。”韩世拓心想这是中的哪门子邪,还没有动手脚,她就全看的穿?但是,真是美貌啊,让人又怕又惧又爱又欲舍不能。

再说,他找来掌珠是办正经事情,更不能舍下她。

就只顺着她说话:“你别生气。”

“你想来骗我!当我年纪小,没你世故!当我闺阁弱女,没你能耐!当我好上手,以后吃了亏也不敢说!是不是这样?”掌珠喝问。

韩世拓想浪荡子的这点子事,全让你说光了。你上辈子也是浪荡人不成?

这是事实,但不能承认。他摆动双手陪笑:“不是不是,表妹听了,表兄我是有事相求与你。”

“哦?”掌珠狐疑。

她骂人的时候是一种泼辣的美,似百花齐放中,刺托着玫瑰独占鳌头,香浓也有了,扎手也不客气;无意中拭泪,雪白面庞微颤,又似一块豆腐诱人下箸,还是水豆腐轻轻地在汤中晃,勾人馋虫。

而此时,她是疑惑且怀疑。眉眼儿弯成两道月牙儿,无数迷惑在其中,仿佛在问,你能求到我什么?

然后红菱角似的嘴唇往下一撇,又似在说,你骗人!

只要她不骂,她肯好好地说,就是不打掌珠主意,只说正事,对方是个姑娘,韩世拓就有十分的把握。

见掌珠有些安静下来,韩世拓带笑,一直身子,站直了。适才掌珠大骂,世子爷怕盘子摔脸上,半哈着腰手扶桌子,随时能钻到桌子下面的姿势。

现在,他站直。笑容可掬,温柔无比,先下了一揖:“呵呵,表妹请坐,听为兄对你慢慢道来!”

又对着地叹气:“可怜这文思豆腐,炸野鸡肉让你摔了。我让人来收拾干净,再做了送来给表妹尝鲜。”

掌珠止住他:“不必!”她骂过疲倦,肚饥上来。无端的把包间地弄成大菜盘子,掌珠不想让伙计什么的见到。

“桌上还有菜,我吃别的。”韩世拓对她全无威胁,她就走到桌边坐下,避开狼藉地,先占住一块干净地在脚下,举筷子吃了两口,点头道:“菜味儿好。”又自己斟酒,喝了一口:“酒味儿不错。”

毫不客气地又举筷子时,斜眼韩世拓:“说!”

“呵呵,表妹啊,”韩世拓想为了对付你,这酒菜能不好吗?就开始打哈哈,两只眼睛乱了几圈,盘算着说什么这位厉害的表妹能中意。

却让掌珠狠瞪一眼:“少打坏主意!给我如实的说,你找我能办什么事!若是不正经,我……”作势又要去掀盘子。

“别别!我实说还不行吗。”韩世拓抬手抹汗状,暗想这小妞,就会使厉害。只要对她软些,表面上顺从她些,不愁她不到手。

泼辣的女子,韩世拓很少上手,但青楼上却相与的不少。

良家的泼辣人,一旦上手不好丢开,韩世拓要不是冲着掌珠的容貌,对袁训的不服气,办正事的需要,才不会继续招惹掌珠。

当初见上一面两面的,可没有想到这位表妹是如此的脾气。这个时候说撤退也晚了,他还得去上安家拜访,去见南安侯为叔叔们说情。按理说,说正经的事情,应该用正经的话。但这位世子肚子里诗也有,全是为勾搭的;文章也有,全是为勾搭的。

余下的,就全是一肚子草。

好诗好文章从他嘴里出来,也用不到正经地方。

对面坐的,又是艳丽已极的姑娘。和姑娘说话指望韩世拓正经,估计指望他上青天还更容易些。

韩世拓就先如实的说叔叔们让关,要见他的姑祖父,妹妹的舅祖父大人求人情。还有呢,早就想和妹妹的祖母亲戚上走动,礼物已备下,但不知上门是否接待,如若撵出,再往南安侯那里求人情也更不方便。

原委如此,请妹妹行个方便,使个手段,怎么的今天能上门去拜见,和妹妹的祖母客气的相见?

到这里,全是规矩的说。到这里结束,也就成了规矩话。

说到这里,韩世子就开始走偏门,脸上带着春风荡漾的笑,人早站起来执壶,伸长手臂为掌珠添酒:“好妹妹啊,没见识妹妹风范,还不知妹妹有这般的大气,”

掌珠让恭维得舒服,哼哼几声。

“不怕让妹妹见笑,愚兄我虽生在京里,少年时章台走马,见过几家好姑娘,以前还当神仙一样的人物看待,但见过妹妹后,全成了豆腐渣!”好听的话不要钱,韩世子就撒泼似的往外倒。

掌珠鄙夷:“我还没醉,才不信你!你们这京里的……”就又恼了,眸子微张,冷笑不断:“你们这些京里的爷们,我全不怕!我,可不是那怀春思乱的人,也不是那小意儿就哄得晕头找不到南北的人,我更不是找不到好人家,随便见个人就乱托终身的人!”

说过,把酒一饮而尽。

韩世拓再为她续上,打迭起十二分的小心,这小心全在脸上一览无遗:“妹妹说的那些人,愚兄难道没有见过?唉!愚兄少年时做下不少错事,挂误到如今的名声,后悔晚矣,旧事难提!但愚兄面对妹妹,就深为佩服,可是一个大大的老实人,妹妹切莫再误会愚兄,把正经亲戚当成那陌路人,愚兄伤心倒是小事,让外人笑话,岂不是也要说妹妹不知道理?”

“你是好人?”掌珠盘问。

“大大的好人,”韩世拓笑嘻嘻悄声:“不过,只在妹妹面前是这样。妹妹知道的,这外面走动应酬,越老实越吃亏。对着他们,愚兄我可就是个大大的坏人。我这名声不好,也由此而来。冤枉啊冤枉。”

他一双眸子波光般敛滟,在掌珠微晕的面颊上瞍来瞍去,风流公子的调调儿,俱在他的眼睛中。

掌珠不醉,也就醉了。

这种又讨好又奉承又做小又伏低,恰恰可中她的死穴。她往后微昂着脖子,面上也有些小得意,神采也飞扬出来,悠然地笑出无数春花:“是吗?”

这样子真迷人。

韩世拓不动声色往前走上一步,更近的能嗅到掌珠衣上脂粉香。而掌珠细腻如珍珠白的面庞,似可感受到那柔软玉滑……

“那这样吧,”掌珠忽然一扭头,带着三分醉意对韩世拓笑了笑。

她忽然的转过来,惊得韩世拓骤然定住,掌珠的细细喘息与此同时随之而来,好似最甜美的朝露,又让韩世拓意马心猿。

掌珠醉了,就没有看出韩世拓打算借醉轻薄她一下,她点着手指头,格格笑着:“既然你是个老实人,”

“大大的。”韩世拓微笑,以为这雏儿已在手中。

他却不知道掌珠的死穴,不管上面浮动的全是虚荣要强浮夸,下面却结结实实的一把子精明。

“那你依我三个条件,我就帮你去见祖母,还为你说好话儿。”

“妹妹请说。”韩世拓又潇洒的行了一个礼。行过,他胸有成竹的笑了,他行的这个礼敢说京中第一潇洒,就再找不出第二个来。

看身上的衣服,淡珠色有如垂下珠帘;看这身段儿,为保持时常骑马,马术由此而来;看这容貌,虽不是少年,也是上好的香膏子滋养着,敢和少年比嫩白;看这起来伏下的敏捷劲儿,好似最好的名角儿登台演出,一亮身段儿就是无数喝彩。

花花公子是好当的吗?这是练出来的。

可惜掌珠没看到,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笑吟吟道:“第一,以后我叫你,随叫随到,不许耽误,不许不来!”

“好……。”韩世拓心花怒放。

“第二,以后我说的话,只要不是坏你的名声,伤残你的性命,你全要依从。”

“好……”

“呃,只限我成亲以前,我成亲后,就不认得你了。”

“……。”韩世拓噎住。

“第三,你是我的跟班儿,这个你须明白。你若敢打我的坏主意,动我的坏心思,就伸出头来乖乖任我割!”掌珠说过,又严厉的摆个脸色出来,看看,我是认真的!

“……咳咳,”韩世拓让口水呛住,大声咳个不停。

“给!”掌珠倒酒给他,再悠悠然地道:“哦,既然你都答应了,那我现在要吩咐你了,”韩世拓怒极摆手:“咳,我不,咳咳,不听……”

掌珠好似没听到,眸子放光:“我家祖母和你的姑祖母是怎样的矛盾,怎样结起来,怎样的不曾和好?舅祖父一辈子夫妻不和,我家祖母做了什么,你源源本本的全告诉我,不然!”

她小脸儿一沉:“我就去告诉祖母再告诉舅祖父,你欺负我,我不从!哼,你自己想去!”

“你!”韩世拓总算顺过气,就听到这几句。他想要发火,却见那喝多了的人眸子发亮,更美得似精品瓷器,他叹口气:“常年打雁,让雁啄一回眼睛也应当。”

掌珠嘻嘻。

“你让我说,我其实也糊涂。我出生的时候,姑祖母就夫妻不和,你家祖母已嫁出京,想来她总是做下什么,而我家姑祖母呢,也不是好性子的人,具体怎么了,我问过她多次,她不肯说,只是怪你家祖母不好。”

掌珠也道:“以我祖母的性子,不说些做些也就不是她。”

“那现在,你可以带我去见她了吧?”韩世拓已没有调戏掌珠的心。

“还有,”掌珠转眼珠子:“看你也不像空手肯为别人的人,你收了你婶娘们多少钱,才肯办这件事,我为你办成了,分我多少?”

“我的天!你怎么不是个男人!你要是个男人,多少男人能让你算计进去!”韩世拓大吃一惊,到此时他心头才有一句话,这外省的小姑娘竟然不能小瞧。

掌珠已嫣然笑着,伸出一只白玉似的手掌:“给钱么?若是给钱的话,我还可以再帮你找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我四妹夫袁训,在太子府上当差,深得太子殿下信任。你要办的事,舅祖父若不答应,找他,你看可值得分钱吗?”掌珠要不是一脸的晕红,真看不出来她喝过酒。

韩世拓正这样的想,你这是喝了?比清醒的人还灵光呢。找袁训,也正中韩世拓下怀。他心以为然,但装出满面无奈,取出一张十两银票,往掌珠手心里一拍,借机,小手指搔搔那玉白手心,掌珠竟然没发现。

“哎,才十两银子?”掌珠在瞅银票。

“这是投石问路钱!还要,等我叔叔们放出来,再给!我是你表兄,又不会跑!”韩世拓正品味掌珠小手的触觉,又涎着脸笑:“收了银子,得给做个荷包,不然我也去告你,去姑祖父面前告你受贿。受贿懂吗?要打板子的。”

“哼!”掌珠收银票,嘴硬的还他:“让画眉给你缝一个。”

当下两人吃饭,韩世拓又怕掌珠真的喝多,强着她喝两碗浓的醒酒汤,见颊上晕红下去不少,才带着她出来上车,拿上礼物往安府中来。

安老太太早得南安侯交待,知道文章侯府会有人来,也就接待了,但南安侯今天不在,韩世拓约好明天再来,算是满意离去。

掌珠下半天酒醒,寻思自己没做错。而且,有得意。四妹妹是命好,大家不要的亲事她捡在手里,以后过得好不好还未可知。而自己呢,把个侯世子拿捏在手里,还不得意吗?

她的得意,还没到第二天,又打个支零粉碎。

打碎这事情,是袁训干的。

……。

韩世拓走了以后,下起小雨来。掌珠推说做客饮的酒,正睡在真红榻上吹秋风。画眉往窗外看看,道:“这下半天的,四姑爷倒来了。”

大家正不理论,梅英过来:“老太太说奶奶姑娘们别出房门吧,四姑娘要见伙计,问上几句话就走。”

面对梅英,邵氏带笑答应。见邵氏往西厢去,邵氏抱怨:“如今是一天不为宝珠做点什么,就大家不能安生。”

掌珠扶着头坐起:“宝珠见哪门子伙计?”画眉也噘嘴:“幸好衣服晒在房后,倒不用收。四姑娘又不开铺子,为什么要见伙计?”

最后主仆对着不悦:“这京里最好,就是地方小。老太太呢,又一定要挤着住。”

受到埋怨的宝珠,也正在抱怨袁训:“让你办件事情,你就大张旗鼓的来了,不怕让婶娘和姐姐们知道?”

在别人眼中应该得意的宝珠,这几天低着头过日子。别人的嫉妒还当得起,自家人的嫉妒还真当不起。

出门就能遇到,宝珠已经难过上来。

袁训听着就纳闷:“我们起铺子,与婶娘和姐姐们何干?平时看你还好,你怎么说出疑心自己家人的话?这话不应该讲。”

他隐然已不高兴。

宝珠气苦,她就说这么一句,就落个“平时看你还好,关键时候就疑心家人”,她扭转头到一旁,不理对面那个人。冷不防对面那人递过来一件东西:“给,看看吧,看我办事多清楚。”宝珠正眼也不看他,接在手上看,“呀!”人就呆呆起来。

袁训微笑:“是惊喜呢?还是不如意?”

“这……”宝珠看手上,是一张银铺的收据,却不是银票。上面白纸黑字,写着收银五百五十两,以为安四姑娘铺子的开销支用。

“看傻了吧?”袁训乐道:“这掌柜的我认识,一般的人他不给写。你的银子我交给他,再告诉他,凭你的小印,另有伙计支取银子。”

又送过房契:“这是铺子的,你收好。给你找的伙计等下就到,你见见吧,祖母有兴,要陪你见见。你相得中,就择吉开业。你又不亲身做生意,该卖什么他们选好告诉你,你盖小印让他们去取钱进货发货,这样可好?”

宝珠听着色色想得周到,她还没有想到自己前不久还怀疑他不和自己客气,而是眼圈儿一红,想到找了这门亲事固然是好,可一天一天的,快成家里人眼中钉。让他帮忙看铺子,他今儿又张罗得尽人皆知,要是婶娘和姐姐们知道这铺子是表凶出的钱,还不知道会说什么。

她才揉眼睛,袁训就打趣:“劝你紧巴着成亲前开业吧,等成过亲再办,夫妻一体,可得算我一份。”

他自然知道,宝珠是感动哭的。但宝珠的另一半心思,表凶不会想到。

宝珠觉得天大的福气全到自己身上,再抹眼泪水像是对不住人。就拭干泪水,也打趣他:“夫妻一体,你那一份儿呢?”

“不是给你出了五百五十两,我十数年积蓄尽去矣,你还贪?”袁训大笑。宝珠怎么会信,握住房契和收据嘀咕:“五百五十两就把我打发,有这等便宜事情?我才不放过你。”

袁训就瞅着她笑,神色眉头中全是一个意思,好个贪财鬼儿。

拌了几句嘴,梅英带笑来回:“已知会过全家不出房门,老太太已候着,四姑爷带来的人,这就让进来,请姑爷姑娘过去吧。”

袁训道:“走,”带着宝珠过去。

出了宝珠房门,就是老太太会人的起坐间,袁训愕然一下,宝珠有些无奈。

老太太在,这是她说过的;然而邵氏张氏掌珠玉珠全都在,一个个眸子全紧盯宝珠如盯小鬼,像是宝珠脸上能写着什么。

她们没过多久就反应过来,宝珠见伙计?宝珠就敢有铺子了?为了验证,得过来才行。

老太太欣欣然得意,斜一眼掌珠和玉珠,就更鼻子对天。

看我挑的好女婿,你们自己能挑出来?

好生着别再生事情,自然有好女婿再给你们。

三个全是孙女儿,虽说全是庶出,这也就没有身份上的比较。怎么可能把宝珠嫁得好,把掌珠玉珠嫁给草?

而宝珠先嫁,是袁家自挑,袁家等不及,与老太太无关。

让宝珠袁训坐下,孔青带进一个人。这个人从进二门,就头低得对着地面,规规矩矩不敢乱看。

老太太先笑:“这是个老实人。”

“做生意的没有老实人。”袁训莞尔,女着们最喜欢“老实人。”

他就这么随意的把老太太似驳回去,老太太倒还赞同:“说得是,无商不奸。”又转脸儿对宝珠笑:“宝珠是个老实人,哪里管得住这些奸商?”老太太精神抖擞,重整坐姿,大有重整旧山河意味,嗓音也更洪亮:“姑爷呢,又在外面当差。宝珠这铺子,说不得还是我得指点一二,你们才能赚得钱多。”

宝珠和袁训忙谢过。掌珠怎么听怎么有漏洞,就带笑问:“祖母在京里已经有铺子?”这话明显问到安老太太痒处,老太太笑呵呵:“三个丫头里,就掌珠最鬼精灵。”她略带神秘感,笑道:“先我没离开家的时候,就有我几份铺子。后来我走了,交给侯爷料理。中间有亏的,本打算关上两家卖房子。是我说的,空下来没什么,就是那帮子老伙计,我也养得起。这不,前年就说进京进京,我的铺子两间全在长街上,紧贴着几家王府,还能少得了进项?去年说一定进京,我说那就再开两间。”

老太太今天兴致是高得不能再高,这就把私房又说出来一多半儿。邵氏心头郁结,您这还让别人活不活?

掌珠本来是醉酒后头疼,此时就更疼得厉害。

张氏想说什么,张张嘴又咽回去。心想自己总是慢上半拍,老太太有铺子倒也罢了,如今宝珠也有了,看对面小夫妻模样,姑爷这么出力的,只怕是宝珠弄鬼,哄着出的钱。好好好,明天就让方夫人拿房契来,神不知鬼不觉的,快手快脚盘下那一间,以后说嘴也能有自己一份。

今天真是,打脚心开始就空落落的。

不但宝珠疑心家人,家人也一样疑心宝珠。哄人钱了吧?

唯有玉珠最不计较这些,她拍手笑:“好个宝珠,你倒不带上我?我不管,我出了一份儿股金,年终就分钱。”

袁训笑笑。

宝珠不好回答,这铺子是表凶出的钱,虽说宝珠一定会占成私房。可表凶出了钱,宝珠占下来合适,玉珠若再出钱,占下来就不合适。

老太太把玉珠撵回去:“胡说!这里哪有你的份!”把脸板起来。

最近几天,老太太的得意,和宝珠的得意,全都让别人看不下去。张氏本要阻止玉珠,见婆婆使脸色,窝着的那火就往外冒,拍女儿一把:“不懂事!这是人家小夫妻的事,平时学富五车,今天倒不懂这个!你别急,我也看好铺子,明天就盘下来给你当嫁妆。”

她说过,邵氏和掌珠全侧目。邵氏像不认识张氏一样:“弟妹,真没看出来你也有这样的本事?”

她本是句半酸不酸,又饱含讨好的话。而且正在想着,等下和三弟妹说说,她既然有这样的打算,把自己也带上吧。

但听在张氏耳朵里,十足的掂酸。

张氏若有若无地的袁训身上瞄瞄:“二嫂,这没看出来吗?我们可干过一回了。”

袁训又不笨,去安家相亲设局他也有份,他就装听不到。

齐氏皱眉,为女儿亲事急眼的奶奶们是见过的,这里又出来两位!

老太太岂能吃人话,她正兴头上,找的孙女婿一件子事比一件子事好,她冷冷接上张氏适才说玉珠的话:“家里就这几个女人,还能出来学富五车的?”就叫:“梅英,去告诉丘妈妈,八月秋闱,准备状元糕,我们三姑娘要下考场,可怠慢不得。”

玉珠扑哧一笑。惹得母亲张氏翻眼,呆瓜!

宝珠也忍不住偷笑。笑过抬头,见掌珠直直看自己,宝珠就给她嫣然一笑,掌珠还就直直看着。她脑子转不过来,这宝珠没心机,没看出劳心劳力的,这是怎么一回事儿,好事全到她的身上?

说话的功夫,来的人已近前。因房里你一言我一句正说得痛快,就伏身等候。

“咳咳,”袁训轻咳两声,老太太和奶奶们这才请注意到外面人到了。

老太太重新有笑:“你叫个什么呀?”

玉珠对母亲凑过头,悄声道:“我越看,四妹夫越成了咱们这当家的人。”张氏狠命的咬牙:“你才知道!”上菜来晚了都不香甜,这来晚的女婿也一样。张氏去咬玉珠耳朵,一腔的凄楚:“玉珠啊,你还要你娘多活几天,就赶在宝珠前面成亲吧。”

“噗!”玉珠满口茶喷了一地。

那来的人正回话:“小人名叫孔老实,”老太太就大笑:“你倒叫老实?”就没功夫同玉珠生气。

孔老实身子半佝,穿一件黑色半旧绸袍子,从进来就没抬过头,眼睛只看地去了。表面上看,这是一个很老实的人。

但其实真正老实的人,是记不住到了新鲜地方一眼也不扫的。

只有真懂规矩的人,才会目不斜视,只拿面前的地当着眼点。

老太太这把子年纪,是阅人不少。她更有兴致:“哦,你以前都做过什么?”房里的邵氏张氏也停止各自的心理活动,本着她们也想有铺子的心态,此时学习一下也好,认真来听。

“小人就是这京外人氏,父母是种地的,小人打小儿见惯种地的苦,立志此生不种地。父母拗不过我,送我跟着同乡出门学活计。先后学过绸缎行、珠宝行等七个行当,当铺也当过朝奉,”

安老太太吃了一惊,疑惑地用眼角捕捉自己的好孙婿,你从哪里弄来这样一个人?

凡是能在当铺里当朝奉的,看东西走眼率极低。

他要是看走了眼,把次品价高的收进来,他就只能卷铺盖走人。

接下来的一句话,让老太太有所顿悟。

“那当铺是前惠王府所有。”

别人都听不明白,安老太太眸子一紧,这下子是毫不掩饰的对袁训看去。袁训还是他嘴角微有笑容的样子,对老太太轻颔首。

到这里,老太太是不想再问下去。再问全是宫闱内幕,明白人全知道,牵扯到内幕,又有宫闱二字的,不知道少祸事。

是掌珠问的:“前惠王是什么?”

老太太噎住,今时今刻,她才发现她对孙女儿们实在是太不经心。

她噎着气不顺的时候,孔老实就回了话:“前惠王作乱,菜市口伏首受刑。府中人等,各自离去。”

宝珠也点头,哦,原来是这样子。然后她见到袁训淡淡一笑,笑中别有意思。宝珠抬眸奇怪,又无意中见到祖母悄悄松气。

嗯?

这是什么情况?

安老太太悄然呼气,这孔老实,还真的是不“老实”。他没有说实话。

前惠王作乱,安老太太还没有出阁。她记得很清楚,丫头回来说,街上杀得血流成河,惠王府中的人尽数拿下,老太太当时受惊吓:“都杀了?”

丫头回说不知道。

还是当时是小侯爷的南安侯回来,才把真实情况说出来。“有用之人,尽数收入太子府上。”今天的皇上,当时还是太子。

孔老实一说他是前惠王府上的人,老太太就已然是了,这个人一定是经验丰富的,这个人不是从现太子府上弄出来的,就是从宫里弄出来的。

在袁家给她一次又一次的惑然后,老太太又一次的如坠迷雾中,这孙女婿真是能耐!

袁训,和她交换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眼神,他甚至点下头,证明老太太所想为真。

孔老实,原在太子府上当差,为太子管理诸多物业,是袁训借来的。

袁训要成亲,他现在比天王金刚还要大。他就让太子代出五百五十两银子太子也会答应,何况是借个人给他用。

为人想受人敬重,第一要自重,自重的人可以受人恩惠,却不会占别人小便宜!第二要自强,自强与要强,是两个概念。自强往上,要强压人,对也不对,自己去想。

袁训到太子身边,如他往安家选亲事时是别扭的一样,太子殿下也别扭。天下没掉馅饼,掉个亲表弟下来,和太子是血缘近亲。

中宫说百般照应吧,太子嘴上答应,心里想这个表弟别是个脓包,母后没发达前,没听说有这个表弟。

母后发达,他就携母跑来蹭富贵。

他要人才,可不收草包。

等到后来知道是中宫强接来的,太子已完全让表弟打动,完全地清楚此表弟不但自立自强,而且将是他以后离不开的左右手。

表弟一下子变成天上掉红包,表弟的亲事也一样是太子最关心的。

挑亲事,母子从东选到西,从南选到北。那可怜的忠勇王不自量力,要把庶女给袁训,还认为自己慧眼识英才,太子鼻子几乎没气歪,毫不客气把忠勇王同他家庶女一起否了,再想这真是天上掉下大笑话,庶女还想嫁我表弟?

如今,总算表弟要成亲。费用,太子全包,袁家正粉刷房子放摆设,太子殿下像自己儿子成亲一样,他儿子还没这么大,他自己隔一天两天就去看看新房好不好。

要个人,不在话下。拿去吧拿去吧,当然送给你是不行,借用完全没问题。

袁训对宝珠说:“相得中就留下,”

还有什么相不中的?

掌珠宝珠一概看不出孔老实的“优异”之处,老太太却让雷得外焦里嫩。

不管从宫里弄出来的人,还是从太子府上弄出来的人,这手段都足够瞧的。而按此推想下去,宝珠这铺子以后生意也不会差。

要不是这姑爷是自己的养老孙女婿,老太太也眼红的想出份股本银子,在里面掺和掺和。

她都这样想,邵氏张氏更心中翻腾。

“宝珠哇,你这铺子在什么地方,我们也能去买点儿东西,给你增加点进项。”张氏就问。

宝珠就告诉她。

张氏那脸,“呱嗒!”

沉船似沉了!

这不就是她相看过,还在犹豫的那间铺子吗?

这这这……。这还让人往哪里去说理,我先看的我先看的,这铺子是我先看的!

再也没有比自己不要的东西,别人捡去却发现是个宝更气人的事。

张氏直勾勾瞪着袁训,这女婿,当初也是我不要的,我不要的!

气死人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