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,审问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房外小雨已不再下,孔青适才还帮着孔老实撑着个伞,现在收起在手中。而此时的房中,却是雷霆万丈,暴雨滂沱,大雨哗哗,小雨如泣,外加一会儿一会儿的龙卷风,全在人的心田上。

见老太太不再问,袁训朗声道:“宝珠闲着了,弄个铺子玩,赚不赚的倒不必,求她心里安生就行。”

宝珠委屈,像人家是爱翻跟斗的猴子,不折腾点事就不安生。

“随她玩吧,反正折腾来折腾去,全归她自己。”

安老太太忍俊不禁,邵氏是真老实,想想姑爷这话说得宝珠脸上多难过,忙道:“宝珠这也是好心思,你以后要当官的,哪里用不到钱?她多存些,全是为着你。”

宝珠很想反驳,但是二婶儿是为自己在说话,只能不说。为表凶?宝珠是为了自己。

袁训恭敬地起来答应:“是。”他心头也窃笑,为我?宝珠早声明这是她的私房,防备着自己始乱终弃,这丫头的话说得可是能冰死个人。

掌珠张氏,甚至还有玉珠,就全都诧异了。四姑爷这话是说我们不招入股的,你们都别忙活了,一边儿呆着去吧,二奶奶就是听不出来。

好吧,二奶奶又呆上来了。

袁训话都说前面了,别人还能说什么。当下宝珠表示孔老实此人很好没意见,祖母都没意见,宝珠又能说什么。

从老太太开始,家里人全不管欣喜也好,佩服也好,倒翻醋海也好,都说了几句望你赚钱的话,袁训像是个忙人,这就带着孔老实离去,大家也各散去。

宝珠就有一句重要的话,没来及交待表凶。

继宝珠有个好亲事以外,宝珠今天又弄了个铺子,可想而之,回房去的人,各有一番交谈。

老太太倚在榻上沉思,想来想去不过是想想辅国公府中可曾有人进宫?淑妃娘娘都说厚道没心思,光一个淑妃是不可能照顾到这般地步。

中宫出自于外省的小官员家,那小官员碰巧的与当时一位大员联了宗,就把女儿送进宫。如今国丈国舅国亲戚全都没有,只有中宫的母亲安养天年,年纪大了不见人。

中宫?辅国公?太子……

这么一想,老太太难免想到,胞兄疼爱自己,打小儿就如此。问他要月亮,他不会给星星。可胞兄是怎么样的一个机缘,与辅国公说起这门亲事?

处处是谜。

“哎,”梅英无意中的叹气声,把老太太打醒。面对梅英后悔叹气,又若有所失的面庞,安老太太故意道:“你掉了钱不成?”

梅英在老太太面前,是不隐瞒,当下道:“四姑娘的铺子,我本想老太太必入股,我就跟着入一股,没想到四姑爷有话出来,老太太是长辈,总不好还强着入股,我的呢,也就打了水漂。”

她脸上的表情实在患得患失,像成把子已经是她的钱正在飞走,又舍不得又握不住。

安老太太就让她逗笑:“我铺子里分你的利息,你还嫌不够?你这丫头,我对你,也要像二奶奶三奶奶一样发神经,快相个女婿吧,免得我天天对着你哭。”

哭,这是二奶奶的强项。

老太太说着,自己忍不住笑,再添一句:“再不然,就对着你吼。”

外间,张氏的嗓音又吼出来:“看你的书去吧!”

“不过就遇到一件事情,两个奶奶都变了一个人。”梅英抱怨。老太太不受影响:“对她们来说,养老女婿是大事,可不止是一件事。”忽然想起:“还有那个换个人就丢盔卸甲的姨太太,让你打听,如今过得如何?”

“她们呐,在我们府后面小巷子里找了房子住,我装作无意中经过,姨太太扑天抢地几乎没压死我,说京里房子怎么怎么的贵,又说钱怎么怎么的少,买房子哭穷,租了两间房住。”

老太太摇头:“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?”

梅英也摇头:“我看着姨太太像要走邪道,表姑娘呢,倒还能撑得住。”

“她要是走了邪道,我这大门她可就不能再进!”安老太太斩钉截铁。

“这话我已然说给她,她听不听就不知道。”梅英说完,接着愁眉苦脸:“四姑娘的铺子呀……。”

安老太太笑个不停,你怎么还想着?

东厢里,邵氏掌珠默然相对,邵氏油然有了一句很内涵的话,她把腰深深勾下去,好似又老了几岁:“你要是不和宝珠赶在一处成亲,以后你的嫁妆一定不如宝珠。”

此时不抓住宝珠的例子把东西要到手,后面再想老太太出,邵氏总有感觉,难的。

掌珠顿火:“我知道!”

再来三个字:“别烦我!”

邵氏就不烦她,自己个儿低语:“宝珠有这样的见识?”潜台词是宝珠有这一份子钱?掌珠沮丧:“大伯夫妻去世,宝珠还小,东西摆设是祖母和卫奶妈一起封存的,钱,不全在卫奶妈手中,如今宝珠大了,自然是交还给她。”

“好个妈妈,能跟着宝珠去享福去,也是她应当的。”邵氏赞过,又自言自语:“我闲时为宝珠算过,钱嘛,上千两银子出去是有的,不过也不应当这样花,老太太铺子还亏过呢,宝珠要是亏了,私房就少了一大截。嗨!”

邵氏兴奋的转头看女儿:“这钱一定是女婿出的!”掌珠看不惯母亲说起女婿的笑容,说头还疼去睡。

从回房到现在,没有一刻钟,猜测这钱是女婿出的,已经说了不下十回,已经兴奋了不下十回。

每一回母亲兴奋的转头:“嗨,女婿出的!”意思其实是:掌珠,你快找个女婿吧。甚至用你不和宝珠一同成亲或早成亲,嫁妆都不如宝珠话来暗暗逼迫,掌珠没气,也让气得倒仰。

往人伤口上撒盐,偏是自己母亲干的,她只能避开。

这是二房的一对母女。

三房里三奶奶张氏呢,早在宝珠房中。

宝珠正在想,来者不善啊。就更殷勤地叫红花:“泡好茶来给三婶娘。”

张氏满面堆笑接过茶,亲切地叫道:“宝珠,我的孩子,”

“是,”这语调一听后面就有大文章,宝珠忙下榻站起,欠了欠身子。

“坐坐,”张氏见宝珠有这样的好女婿还依然的礼节齐全,这一时失了神,进来时打好的腹稿不翼而飞,她只想一件事,宝珠这样的不骄傲,才配得上这门好亲事。

失神中,她本来想说什么已不记得,唯有片段还有心头,就想到哪里说哪里。

“婶娘今天来多话,你听着有理就听着,没理就丢下。”张氏有了恍然,小时候宝珠跟着玉珠时常在自己房里,那时候自己不也当她是女儿一般对待。

这孩子没爹娘,母亲该说的话,自己应当说说才对。

宝珠不敢怠慢:“婶娘请说。”

“宝珠你呢,是没得挑;姑爷,眼前看起来,也没得挑,”

卫氏不放心在外面偷听,有些来气,什么叫姑爷眼前看起来,是没得挑,这话真是的。

张氏下一句就正在解释:“这人呐,媒婆说起来时都是没得挑。宝珠你有依靠,老太太舅老太爷做靠山,本来是不怕的。不过,你凡事还要多加审视,不可大意。”

宝珠凝眸,这话还真的能打动她好几分。

她自己也想过,表凶眼前看起来对她很好,以后呢?还有以前,他不声不响地往家里来,不动声色的挑中人,换成别人也有乐飞飞的,看我自己多好,三姐妹中他就挑中我。

可宝珠为人厚道,她知道大姐掌珠容貌出从,言语轻快,论大气上,非自己可比。表凶半显半露的家世,难道不需要大姐这等行事谈吐的人?

再来三姐玉珠,虽不是学富五车,也是数车书在肚子里。托玉珠的福,宝珠也看过话本子小说,那红袖添香,闺中论文,不更别有一番滋味?

宝珠有什么好?表凶他相得中?

她并不自卑,是这亲事太好,和表凶京中相会后,他又体贴又肯承担,这快乐重重袭来,宝珠时常沉思,这好得像飘在云端的日子,根在哪里?

老太太都不懂,何况是宝珠。

是啊,以后凡事要多审视,不可大意才行。

“如果你是掌珠,只怕一生压着男人走,我也不来说这话;你要是我们玉珠,那我就劝她凡事不要多问,膝下有孩子,每日课书也是快乐。可你宝珠啊,看上去注定有不一样的日子,你又动了情意,以后夫荣妻贵,还是……”

张氏说到这里,自己都觉得像夜猫子叫宅,歉意地笑笑。

“婶娘请说,”宝珠已听进去。

“就拿我和你三叔来说吧,有时候后悔啊,以前对他不好。可当时呢,就觉得他可恨。不是我最近和你二婶儿让你不痛快,”

宝珠忙道:“并没有。”

“实在是这女人亲事,好似走一条不能回头的路,走错了,我娘家附近就有一个分开的,以前有你三叔在,我总觉得她日子过得不好。见她扬着脸过,我就暗骂她不知羞。后来你三叔没了,我想到她,一个人过得也挺好,就是我们这世道不容她,所以女人就算过得不好,也是一条不回头的路,走回头路的,像我以前还骂她,何况是别人。”

宝珠听不懂,但认真在听。这就是宝珠的一处好,她听不懂,也不表示反感。

“姑爷现在是好的,以后呢,小夫妻过日子,内宅是你的天下,他出门一走,才不管你过得好不好,”张氏回想当年丈夫软弱,自己在婆婆手下受气,他出门一走,权当不知道。就算安三爷知道,安三爷也强不过老太太。

内宅是女眷的天下,但这天下是在手中掌握,还是跟着这天下转,可就是两说。

“所以他回家的日子,才是你的。有不如意的地方,你可以不忍着,有要争的地方,你可以争。但是既然这路不能回头,你千万别同他生分。投其所好,讨他喜欢。”

张氏的话,一半是实践,一半是丈夫去世后的感悟,一半是书上看的,算纸上谈兵。

可宝珠豁然开朗,起身拜谢:“多谢婶娘教导与我。”

还真是这样的。

她感爱袁训时,恨不能把心头肉割给他。她挑剔袁训时,又把前后八百年的帐都拿出来算。前后八百年是没有,不过半年前,表凶隐瞒身份,按表凶来说,你与我舅父何干,不需要明讲。可宝珠也恨过的,这摆明是瞧不起安家全家。

当时若报出是辅国公的外甥,小侯爷阮表兄都会默然失色。

今天听过张氏的话,宝珠心中那飘然不落地的感觉,消失不少。脚,能踩到实地上了。

不对,可以不忍;不公平,可以争。但在不归路上,投其所好,讨其喜欢,夫妻不管怎么红脸,事后也不生分,这道理是对的。

这和宝珠前一阵子很是被动,表凶好,就爱在心坎儿里,表凶不好,就怪他以前瞧不起人,是两个思绪。

张氏扶起宝珠,送回榻上,又道:“换成你大姐姐听到我这些话,她可以跳起来骂,掌珠会骂我才不将就他!他怎么不将就我!”

掌珠若在现代,可以大骂圣母白莲花。可怜圣母代表圣洁,白莲花代表纯洁。圣洁和纯洁全都没有光彩,余下的是什么?

宝珠微笑,掌珠的确是这样人,三婶娘没有说错她。

“我这话是我们娘儿们在说,从我们的角度上,我们是女人。换成袁姑爷外面听人指点夫妻和好,也一样是投你喜欢讨你喜欢,不然你怎么肯和他好?”

宝珠再笑:“是。”

“我这话要换成是你三姐姐在听,她可以举出一堆圣人的话,把我驳倒。她,哼,书上可没这么实在的道理!书上让你贤淑,他都欺负你无路可走了,还贤淑吗?书上让三从,哼,都无地可站了,还往哪里从?”

张氏又怪自己女儿玉珠。

宝珠含笑:“是。”

“书上让你贤淑,没让你一味贤淑,处处贤淑,哼!”张氏早早就没有丈夫,她这些话是根据和老太太的斗争而来。

当儿媳的也曾想过好好侍奉老太太,不过面对老太太贤淑到底,那就唯有早年吃亏。

老太太最近变得有些通情理,但儿媳们早不敢相信她,就是老太太好,也不敢看出来。不是看不出来,是看出来也不敢信。

看出来也当这老太太进京后心情好,有些事就不较真。

成亲,对古代女人来说是条不归路。洞房花烛,喜欢;回头一看,身后渺茫,路没了。只能往前,是闯是熬,全凭自己。

假如可走回头路,那一样是闪婚闪离,快婚快闪,闪了再婚,婚了再闪……。这是有路走的环境。

卫氏在外面也暗暗宾服,家中的长辈们,今天好歹也有个长辈样子了。

她才夸这么一句,里面张氏又把她进来的初衷给想起来,带笑问:“你随便听吧,得用就用,不用当我没说。反正是,私房,自己手里要有,不说别人,就看我们家老太太,她手里要没私房,我们孤儿寡母的都要跟着受苦。”

这也算是张氏对老太太的一句道谢吧。

“宝珠你啊,私房要握住,再添些更好。这铺子,你倒精明,是你女婿帮着弄的吧?”

宝珠才得她一大篇教导,现在还不敢忘记。对丈夫如此,对家人朋友这道理都用得上,宝珠也不得罪张氏,怕引出后面无数红眼睛,忙道:“铺子是我自己出钱,与他无干。”

“吁……。”

卫氏在外面又恼上来,三奶奶这口气呼的,连我都听见了。

你放心了?真是的。

这一句让宝珠小心翼翼回,而奶妈不悦的话,就是张氏原本想问的话,她打了半天腹稿才跑来,中途见侄女儿成亲到底喜欢,走了调的说了些心里话,到最后还是拐回原路,得了一个明白答案。

张氏放心而去,这女婿要再出钱为宝珠办私房,还让别人怎么办?

这不是个坏人,就是为孩子亲事快急出毛病,所幸,也没办坏事,还说了一堆的实话出来。

她走以后,宝珠也长呼一口气。她忘记交待表凶的那句话,就是对着家里人,你受些委屈,千万别说铺子你出的钱,不然出嫁前这一个多月,日子是难过的。

有时候撒谎,从本人出发点去想,善意。

四姑娘亲口证实盘铺子的钱是她自出,很快二房里就知道。邵氏去找张氏,是想借她的聪明和在京里的那一条人脉,妯娌们也合伙弄个铺子,结果却听到张氏转告的宝珠的话。

邵氏没去找宝珠,掌珠却去了。

晚饭已过,一更已敲。秋风秋雨吹得院子竹子作响,房中姐妹二人却完全没有愁煞人的感觉,她们相对促膝而坐,在烛下笑脸对上笑脸。

“怎么不叫他出钱呢?”掌珠直来直去。

宝珠默然一下,再陪笑:“怎生开得了口?”

掌珠嗤之以鼻,她不是讽刺宝珠,而是鄙夷宝珠这样的想法:“妹夫对你情热头上,你不要,难道你等黄花菜成了老腌菜你才要?”

这个刻薄人!

宝珠气结,姐姐什么都好,就是说话太不中听。抬手就去拧掌珠的面颊,宝珠娇嗔:“什么是黄花菜,姐姐难道不也是黄花菜?”

掌珠想想自己说的话,笑喷了茶。女儿本叫黄花,她说的黄花菜正好把准备成亲的宝珠打趣得可钻地缝。

茶喷了宝珠满手,宝珠气呼呼扯帕子擦拭着。烛光下,她薄嗔带怒,气出红晕的面庞俨然是一幅桃花图。

就是掌珠也看呆住,半响宝珠的气才解开,掌珠又叹道:“四妹妹出落的,我见尚怜,何况是四妹夫?怎么能不把你爱到心底里去。让我想到玉珠念诗经,投之以木桃,当报以琼瑶。如今我们家把这么好的琼瑶投过去,四妹夫难道就报不出来这一份儿银子?果然是下句说得不好,匪报也,匪报也,”

《诗经?卫风?木瓜》原文: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,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!

你以我鲜桃,我还你美玉,这美玉不是为了还你的桃子,是为了永远和你交好。

家有书呆的后遗症,就是掌珠这等坐不住的人也能懂上几句。

她彻底的把宝珠羞到。

匪报也,下一句是永以为好。既打趣了宝珠就要成亲,又打趣宝珠这美玉换木桃,没本事要银子。宝珠睁大眼睛听完,把个帕子就丢过去。而掌珠下榻就走,几步走到门帘子处,才回身又笑:“永以为好,永以为好。”

一溜烟儿钻出门帘走了。

独剩下宝珠对着红烛挑眉头一个人寻思,又悄悄地自己笑。谁说我美玉换木桃,我是美玉换美玉,还额外换来五百五十两银子,外加一个常年跑腿的。

虽说落一个没能耐要钱的名声,却换来家里人的同情。这种“同情”,总比家里人眼红要好。

宝珠就掩面自己窃笑,觉得自己这一计还行。

第二天遇到邵氏,邵氏又找补了几句:“私房过了明路,哪里还叫私房?以后收息自己放严紧。”

宝珠自然受教。

安家的奶奶们对宝珠有铺子的嫉妒,由这钱是宝珠自己出而平息,她们为了自己,反而乐于为宝珠出上很多的主意。

宝珠极享受这种安宁,这样又过了几天安生快乐的待嫁日子。奶妈和红花,自然也不说。

……。

七月底的一天,秋风不打招呼来得更凶,一般人早换上夹衣,袁训身子骨壮,还是一件单衣,怀里鼓出来是个纸卷子,这是孔老实写出来的,今年先进的货物单子,要送去给宝珠看的。

有孔老实经管,袁训大可不必过问宝珠,反正会赚钱,不问宝珠也行。不过宝珠既然有心起铺子,孔老实又是借用的,总要归还,袁训想让宝珠看看也好,以后自己离京,宝珠心里也能有个主意。

他就上马往安家来。

进大门后,青花和紫花结伴去采桂花,见到四姑爷忙行礼,袁训带笑,依然手托着货物单子兴冲冲往里走。

秋风自背后来,他耳朵又尖。几句话就听得一清二楚。

紫花粗笨,还不会压嗓门儿:“四姑爷最近一天来一回以上的,是为四姑娘的铺子吧?”四姑爷一天一趟的来,原因安家上下都知道。那是宝珠姑娘受到惊吓后,四姑爷就有了一天上一次门的习惯。

现在早就不惊吓了,四姑爷也一天来一回,家里人早就习惯。

然后,一天不论次数的来,有一回的,有两回的,有老太太让他办事,宝珠听他讲铺子上的事,一天来三回的也有。

安家上上下下,一面羡慕四姑娘,一面就只能猜测四姑爷没事儿就来,避嫌也不要了,为的是姑娘的铺子。

袁训听见,小有得意。看我为宝珠所作的,下人们也能清楚。

下面,是青花回的话:“自然是为四姑娘的铺子,四姑爷才来得这么勤。我们奶奶说了,虽然这铺子不是姑爷出的钱,可姑爷这么的尽心,四姑娘可怎么谢他才好呢?”

紫花跟着赞叹:“是啊,那要好好的谢才行。”

小婢摇曳的去了。

四姑爷风中凌乱。

什么?

虽然不是我出的钱?

全是我出的!

袁训眉头锁得紧紧的,打心里委屈。

要说到他很生气,就要从他借的那个人说起。

他借出的掌柜孔老实,是太子殿下最得用的一个人,最能给太子挣钱。太子殿下也有铺子等生意,他的生意自然少不了往宫中去。

殿下并没有完全把握宫中使用,也是染指不少。

殿下一面借机明了宫中供奉的一些黑幕,如了解官场一样,一面挣着钱。用孔老实的话说,以后天底下的钱全是您的,您现在不拿,这利息也一样的出来,只是要归别人。

归了殿下,取之于天下,还用之于天下。全归了别人,那别人他不黑钱吗?他为天下吗?估计救灾他都不肯出一文。

殿下想想有理,再说他还没有登基,国库还不是他的,钱多些没坏处。

袁训为了宝珠,把这样的一个人借出来,宝珠铺子里还没有开,就可以有生意。最近中秋节,宫中采买鲜花、做月饼的东西、现成的月饼,张灯扎彩等东西也有现买的,孔老实就跑来奉承袁训:“中秋这档子生意,给你占百分之一。”

不是他不多给,他效忠的是太子殿下,讨好袁训,是袁训是殿下面前的大红人。而且这百分之一已是孔老实十足的人情,已足够宝珠和红花乐到睡不着觉的,袁训也就喜欢了。

喜欢过后,他总不能让孔老实拿太子殿下的钱当本金银子。这些事又不能现在就对宝珠明讲,再说也怕讲过宝珠不懂,或再受惊吓。袁训就自己张罗了银子,送到孔老实手上。

说他不出钱,袁训能忍着才怪!

他还年青,年青人做件好事情,都喜欢张扬到满天飞。假如是公事,袁训会选择性沉默。这件事是对宝珠好,宝珠你不双手捧着,不在家里人面前把夫君夸成花中花都不行,你还敢背后乱改乱说?

袁训本来是兴冲冲往里走,现在变成气冲冲往里走。

本来是讨宝珠喜欢的,现在他要去找宝珠好好算账。

当你夫君好欺负吗?

……

今天秋高,远处天际雪白无边,云彩倒成了隐隐的青色,数片悠然当空闲步。

红花在滴水檐下面站着,正在念念叨叨。

她在算日子。

算姑娘出嫁的日子。

红花实在太喜欢了,喜欢姑爷,仅限于他对自家姑娘太好了。在青花和紫花眼里,红花你马上就离管事大娘不远。至于这管事大娘都是成过亲的,她们倒不去管红花嫁给谁。

再有一个,每过去一天,离红花过年分钱的日子就不远。至于姑娘这铺子还没有开张,红花也不去管。

星星眼又在红花面上闪个不停,然后,她就看到她朝思暮想的人。

她代宝珠姑娘想的,她家的好姑爷往这里来。

“姑爷好,”红花小跑着上去,脆生生问安。袁训头也不抬,沉沉地:“嗯,”这奴才再对着自己殷勤,也是和她那主子是一伙的。

他直奔房中,手指在袖子里动几动,把进门就捏住的一块银子丢下来。今天不尝钱,正在生气呢。

红花倒没有这个意思,哪能天天尝钱呢?她也没看出来袁训不喜欢,她兴头上来了,跟后面进房,就去泡热茶。

奶妈叫住她,卫氏悄声取笑:“又赏了你多少?”红花乐陶陶:“没呢,红花不要钱。”还是兴高采烈去泡茶。

卫氏跟后面更要笑,而那一位正在新鲜劲儿上的还没有出炉的新姑爷,已在房中。

宝珠嫣然而接,就见表凶往榻上一坐,眼睛往上一抬,看房顶。

“不开心么?”宝珠察颜观色,过来问他。

红花送茶进来,宝珠接过,双手端着送上,却见表凶亚似没看到,大刺刺坐着,并不来接。

宝珠就奇怪了,见他总不给自己正眼睛,把茶放到他手边,就往自己身子上下打量一遍,衣裳周正,并没有惹他生气的地方。

哦,难道是妆容不对?

宝珠就轻移步子,去往铜镜前照了一照,唇红齿白,脂粉并不浓厚。从镜子里,见那个人还是斜着眼角,唇边冷笑。

宝珠就存上小心,出来往前走一步,歪着脑袋半弯着身子,从下往上的觑他表情。袁训给了她一个大白眼儿。

宝珠就更带着惴惴不安,小心翼翼往前又一步,再把脑袋歪下去,环佩叮咚轻响中,再从下往上去看他。

那个人还是不理她。

“我知道了,莫不是外面受了气?回来就看宝珠好欺负,这就来欺负宝珠?”宝珠自言自语。

袁训总算有了动作,腿跷着,也把脑袋歪过来:“是你欺负我吧?”

宝珠惊讶:“你这个人,你怎么能红口白牙的乱说话。宝珠是你对手吗?怎么敢欺负你!”宝珠总算咀嚼出点味道来,这个人在和自己生气。

我有什么好生气的?

我天天在家里不住手赶嫁衣,每一针都想着你,你同我生什么气?

“红口白牙吗?”袁训嗤的一声冷笑,再板起脸,吩咐道:“你过来!”宝珠也生气了,以后过日子这样可不行。你是打外面来的,就生气不应该与我相干。就算你同我生气,也得说个原因出来,不能让人闷在葫芦里。

宝珠就原地站着,一到争执,两个人就都低了嗓音,她轻声道:“为着什么,这样的凶我?我得明白了才听你的。”

她眼珠子微转,叫人过去,莫不是想打人?这可不行。宝珠忽然就想到瑞庆小殿下,小殿下跑起来好似兔子,宝珠么,跑出帘子估计还不弱于她。

殿下还说:“我会和你一起教训坏蛋哥哥的,”宝珠就很想笑,眸子里有了笑意。这坏蛋今天真的坏蛋脾气大发作?难道以前全是藏着掖着不让宝珠知道。

袁训把一只手放在小桌子上点来点去,看上去不耐烦出来。人也跟着不耐烦:“你说红口白牙不能说假话,我想看看你是什么牙?”

“白的。”宝珠嘀咕:“很整齐。”

“那你过来,我要审你!”袁训把腿放下,换成大马金刀的坐姿,掸了掸衣角。

宝珠憋住气,黑宝石似的眼珠子更加疑惑:“审我?”她也把脸儿黑了:“是还没怎么着,你就想要拿人?”

她羞于说成亲两个字。

袁训冲她点头冷笑:“让你说着了!没成亲呢,我今天是要拿你一回!”

“为什么!”宝珠大惊失色。

“我不拿你,让你拿在手心里动不得!”袁训说过,再次严厉:“过来!我叫不动你?”

这个人真的凶上来了。

宝珠更不肯过去,先想想,然后笑嘻嘻:“表凶,”

“嗯……。”

“州官审贼还得有个缘由呢,表凶,”

“嗯……。”

“你审宝珠,是什么缘由呢?”宝珠无辜的问过,再加上一句:“表凶,表凶……。”快表凶了吧。

袁训道:“这话我听着真舒服。”

“嗯?”宝珠更加奇怪。

“我交待你东交待你西,就忘记交待你,我眼睛里不揉沙子,一粒也不行!”

宝珠扬起脸,对着他眼睛看,今天进了沙子?回来才这么着?没看两眼,宝珠打心里赞叹,以前没认真看过表凶眼睛,别说他这双眼睛黑亮炯炯,真是生得漂亮。难怪那王府的姑娘……

袁训冷哼两声:“放老实!”

宝珠回神乖乖垂头,闷闷:“嗯。”嗯过忽然发现表凶擅长的一个字,什么时候到了宝珠这里?

“我给你妆脸面,你不能把我塞门后面吧?”袁训就把听到丫头说的话一五一十说出来,他进门时手托的为让宝珠喜欢的纸卷儿,早塞到怀里,不高兴拿给宝珠看。

宝珠扭头往门后面看,再看看表凶修长却健硕的身子,张口结舌。那表情似在说,塞不下啊?

袁训面色阴沉。

宝珠静静与他对峙片刻,忽然走到他面前,插烛似拜了三拜。袁训心情多少有些好转,但还拿着劲头:“就这么认错,还没有别的……。”

“不是认错!”宝珠直起身子,轻却清晰地道:“是我先对你说声对不住?”

“先?”

“是的!因为,宝珠要责备你!”宝珠小脸儿比刚才还要黑。

袁训下巴几乎掉下来:“你责备我?”他随即更冷笑:“把你惯得不知道我是谁!你……。”宝珠截断他:“听好了!是宝珠要审你!”

她嘴唇抿得紧紧的,坚决不让步的姿态。

袁训一面诧异,一面动了真怒。他沉稳下来,像不认识似的重新打量宝珠,淡淡道:“你胆子倒不小,好吧,我就听听你审我什么!”

是审我相中了你,还是审我对你太好?袁训黑眸严厉起来,我就好好听一听!

“婶娘姐姐们全是我的家人,我不信你这几天没见到她们不喜欢……”宝珠理直气壮,她是为哄家人喜欢,这有什么不对。不就委屈了你,你就不能忍一忍。

她以为很有理的话,却引来袁训的勃然大怒:“你跟谁说话你呀我呀的!”

宝珠从没有见他发过这么大脾气,吓得往后退上两步,又想到自己占着理,重新站住了,再欲待说,又见对面那个人凶得不行,宝珠想到自己满心里只想他喜欢祖母喜欢婶娘喜欢姐姐喜欢,这处处想要喜欢的心情,却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。

珠泪儿滚滚,就此盈于睫上,虽竭力想忍住,却一串子早掉落在地上。

“说呀,敢审我,你今天就说到我明白为止!”袁训取茶在手,慢慢的呷着。

宝珠反复思量自己没错,心想有理倒还不敢鼓足勇气,那不占理的时候可怎么办?让她称呼夫君,此时就有十足讨好之意,宝珠让凶了一下,小脾气也在往上蹿,因为蹿上来也没用,就蹿到一半不再蹿,自己忍着。

自己忍着的滋味儿从来不好过,本待是不想理这个人,可他还等着。看他架势,不说完不行。而不说完,宝珠就更憋着,更添一层难过。

宝珠就重打精神,一气说了下去:“你让我说,就别打断我。自从和表凶定亲,这一里一里的,婶娘们心中不服,掌珠姐姐也不开心。她三天两天的出去拜客,回来又沉着个脸。她不是你姐姐,你忍心,”

袁训瞪瞪眼。

宝珠忙改口:“她不是表凶姐姐,表凶自然想不起来她的苦。可她是宝珠的姐姐,宝珠要离开这家,看着家里人总不喜欢,就再过得好,也打折扣。以后我离开这家,去了……”脸上一红:“去了后,家里人能喜欢的,难道我不做?就是表凶你,委屈一时又有何妨,你就凶上来,你现在就这么凶,你就这么凶,这么的不通情理……”

眼泪哗的一下子就下来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咳咳,仔头一回有话说,表凶让审,会是什么心情呢?猜中把大仔飞么送给你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