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,坏表凶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随着眼泪下来,宝珠就更加的收不住话,用帕子拭眼泪,只觉得越擦越多,话也就跟着越来越多。

“我说错了的办错了事的,表凶是什么人,我是什么人,你回来告诉我就行,你偏不好生着说,进来就凶人。人家给你送茶也不理,赔笑脸儿也不理,还以为你外面受了别人气,满心里想哄你喜欢,呜,你也不理,还凶人。说到底是我的错,表凶这样的人,不给别人气受就是好的,哪里还会受别人的气……”

“噗!”

宝珠骤然停下,她本来是一直低头擦眼泪,一面在说。这就抬头看,见袁训无声地笑得不行,衣上一片茶水,他喷了茶。

我说话有这么好笑吗?宝珠那脸儿就更黑。再一想,人家还没说完。宝珠怒斥:“放老实!听我说!”

帘子外面,一老一小两个脑袋鬼鬼祟祟,诡异地互相看着。

帘内吵架,帘外人自然发现。宝珠和表凶要还是以前那种吵法,两个人对坐,一人一句的拌嘴,奶妈丫头就看不清楚。

宝珠带气,袁训又大怒过,虽门上换的是夹帘子,也只言片语传到帘外。

卫氏和红花本来是担心的,看到这里,两个人掩口窃笑,姑娘你太厉害了!

袁训坐直了,还肩头抖动笑个不停。但,把一只手伸出来,先点点他坐的小桌子对面,宝珠也站累了,就过去坐下。

见那只手伸长了,摆在小桌子上,手指朝上,动了几动,明显是索东西。

宝珠愕然:“……”你要什么?

袁训就低头看自己衣裳,上面有一大片茶水渍,是他适才笑喷上去的。

他要帕子!

宝珠一旦明白过来,本能的就想把手上帕子送过去。才送过去,又想到是自己擦过泪水的,羞答答收回来,又取了一块新帕子放到他手上。

那手指一弹,把新帕子弹回宝珠衣上,再点点宝珠旧帕子,动动手指索要。

宝珠顿时恼了:“不是给了你?”你倒不要。

抬眸,表凶眼珠子瞪得比她大,宝珠忍气吞声,含羞把手中握着的帕子给他。袁训接过,在衣上擦了擦,就抬眼去看宝珠,再看自己弄湿的衣裳。那神气不用说也明白,以后,你得过来擦。

宝珠又恼火上来,还瞪他一眼,手扶住桌子边,勇气顿足。害羞也没有了,忍气也没有了,宝珠接着刚才的说下去,就是嗓音中强势小了许多:“表凶是外面行走的男人?为了我,这一点儿委屈倒不能受!那为了家里人有个笑脸儿对我,你也不应该还冲着宝珠发脾气!”

袁训闲闲地道:“现在是你发脾气。”

“那是你招的我!”宝珠叫道:“自己的家人理当相待的好,同自己的家人没什么可争的!你见天儿的来,已经是红了眼睛。你那天才走呢,后脚儿就问我这铺子是不是你出的钱,我若说是,这几天里还能睡好觉吗?”

“你睡不好?”袁训问道。

宝珠白眼儿他:“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睡不好。”

袁训看看外面天,他往这里来已经有了一会儿,他不是个闲人,还得当差去。就起来微微地笑:“宝珠,话是你说的。”

“什么!”宝珠溜圆了眼睛。

榻前的那个人,长身如玉,笑容满面:“你说自己家人理当相待的好,你说自己家人没什么可争的。”

宝珠嘟嘴:“自然!难道不是这样?”

“好,好,好。”袁训缓缓说了三个好字,每一个好字出口,宝珠扑面就有一层压力。她还不甚明白,袁训抬手扔个东西在榻上,笑道:“赏你。”转身出去。

宝珠稀里糊涂,因正在气就没有送他,就去拿那东西在手中看。是个纸卷儿,打开一看,宝珠惊喜交集。

才看前面两句,那心头就重新涌上无数爱他的心。

这前面两句是:“京中生意,历来应时对景,方可生息,如丝麻棉……”这是铺子上的事情。

还没有惊喜完,还没有爱戴好,听房外红花欢天喜地地谢赏。

宝珠扁嘴,正想红花儿又得赏钱了,赏小婢钱说明主人招人喜欢……。外面传来表凶朗朗清脆的嗓音,他提了声调,估计院子里人一多半儿能听得清楚。

“红花,劝你家姑娘好生着,我出了钱给她盘下铺子,可别不当一回事情!”

红花亦脆生生的应这话:“是,姑娘说姑爷好呢。”

有什么哪里有一声:“当!”摔了水盆。

宝珠大惊失色站起,这个人……表凶你可太坏了。你站在房门口儿说这样的话,这不是分明在宣告,宝珠说了假话,宝珠的铺子是表凶出的钱。

宝珠千辛万苦为家人的苦心,就此付东流水,一去而找不回来。

再侧耳听,适才摔水盆的地方,是二婶娘房中呢,还是三婶娘房中?

这今天可不能出门了,出门必定遭婶娘和姐姐们抱怨。

因是侧耳朵,又听到表凶离去的脚步声,轻快着呢,快得他的好心情都不用多猜。

他自然是好心情,可宝珠呢?宝珠在房中团团转,哎哟,这个人,你对宝珠可太坏了。

心情无处可抓搔时,就低头看手中的纸卷儿。上面把京中的生意行当一一开列出来,什么季节进什么货,什么时节卖什么果子,各省哪里出产的好,俱在上面。

每多看几句,宝珠就心头一喜,情不自禁想表凶真好。

但从纸卷子上抬起头时,见碧窗沉沉,窗外可见厢房之门。宝珠就咧开嘴要恼不恼,表凶你对宝珠真是太坏了。

梅英急急忙忙,正在见老太太,急得不得了:“这铺子呀,是四姑爷出的钱。”安老太太本来就在笑,袁训那话人人听见。老太太一听就笑了,猜得出这夫妻为这个一定拌过嘴,正笑到最好处,梅英就进来。

“看你急的,是四姑爷出钱,更没有你的份,你急,难道还能入一股不成?”老太太调侃过,一个人又接着笑。

一句话把梅英提醒,她急是为着什么?梅英就安静几分,又道:“四姑娘呀,竟然不告诉我们。”

怕招来狼。老太太这样想,继续发笑。

袁训此时,走到大门上。略停一停,半侧身子又往内宅中瞅瞅,嘴角噙笑。宝珠要审你,宝珠要你放老实,宝珠对你说,为了宝珠,你受些委屈有什么……。

袁训笑容加深,深为自己的眼力自豪。

他没有看错宝珠,并没有挑错人。以后自己离京,想来宝珠会是个讨母亲喜欢的好媳妇。

他可以为了宝珠,宝珠却可以为家人,这话正中袁训心底深处,他娶媳妇,不但要他自己喜欢,还要肯为家人着想才行。

表凶喜欢了,宝珠就吃苦头。

一个上午,邵氏也来埋怨宝珠:“你倒还哄我们?”张氏也来抱怨:“宝珠太能耐了,婶娘们你也瞒?”就是玉珠这等清高的人,也有了一句话:“我们又不用你的钱,你怕什么?”宝珠涨红了脸消下去,再涨红了脸消下去,好似成了全家中唯一的罪人。

你怎么敢隐瞒呢?难道看我们全是没见过世面的,还抢你的不成?

宝珠一个字不敢回,一脸的虚心认错模样,才把这上午半天给对付过去。

……

一室秋阳,缓缓茶香。南安侯在书案后,有意无意的望向对面的两个客人,心中却在想,可惜了我的好茶,却给这等人喝。

在他心中的“这等人”,是他的内亲,文章侯父子。

“也罢,你们也算是能钻营,竟然钻到我妹子府上,”南安侯语带讽刺,太能钻了。不过呢,本侯早就猜到你们是会钻的高手,除了会钻,此生倒别无能耐。

哦,还真不能冤枉这父子二人。还有对女人上,文章侯父子也是个顶个的能耐。南安侯又不无鄙夷地道:“还以为你们会让女眷去,你们府里反正女眷多。”

文章侯父子听话知音,本来是扮老实呆滞坐相,听过南安侯的话后,父子心中俱都不服。文章侯想,姑丈大人说的女眷多,我明白着呢,可不是指自己府上有几房弟妹,而是……文章侯府上不管哪一房中,都姬妾不少。

就是还没有成亲的韩世拓,房中早有四、五个妾。

虽然是来求人的,但文章侯还是打个哈哈,笑模笑样的回了一句:“姑丈呵,姑丈的眼光我从来佩服。”

人家骂他风流浪荡,文章侯还夸人家眼光好?他说的也是另有所指,南安侯夫妻不和,他的三个儿子都是妾生的,他就三个妾吗?

不止,远远不止。

南安侯已五十多了,是文章侯说的离乞骸骨不远的年纪,他今年回京,也就是有乞骸骨归老的意思,如今正在定接班侯爷的人选。他这几十年里,女人也不少。就是他今年从外面回来,还带回两个年青姬妾,当然从南安侯的角度来说,他不待见妻子,自然要寻几个妾来侍候。

既然寻了,自然是从年青美貌上寻。总不能找年老丑陋者。

南安侯也清楚自己这内侄的话意,哼上一声以为回答。

文章侯也不敢把姑丈大人惹得太狠,接下来就陪笑:“姑丈,您这算是应允我了,您看全都是您的侄子,他们几个今天能放出来吗?”

南安侯若有所思状。

以南安侯来看,文章侯的几个兄弟,并没有大的过错。但至今,南安侯还不如袁训清楚内幕,袁训是当事人。

朝中出了奸细田中兴,然后此人再无踪影。他要是在太子层层搜索下逃出京去,太子殿下可真的无脸见人。

直到今天,不见田中兴,也有人进言猜测他死了,太子半信半疑,但因这件事他恼羞成怒,就把和田中兴喝过花酒,花天酒地过的人全抓了来审。

审问的人,全是太子心腹,包括袁训在内。

审问的人清楚该问什么,被审的人却一头雾水。从以前以往,官场上私事上诸般事情开始问起,竟然问出不少别的贪污、私下交接等罪状。

太子殿下更怒,同是为了警示百官,回过宫中后,把那些好得罪,得罪了他也不敢怎么样的人还关着。

出钱也不放,倒不是出的钱他不满意。

殿下正在火气上,他就关着,看着这些人家里到处寻人再来求,他好出出心中恶气。

文章侯在前几次找南安侯打算求情时,南安侯就早把这事情给问明白。他得到的答案,不过是大错没有,但问出来的那些私下交接的事情,属于结党营私。

结党营私的事,可大可小。

帮人问句话,而对方透露了,也能算营私。

南安侯心里就有了底,放还是能放的,虽然他还不明白自己的好内侄具体干了什么。

其实呢,不过就是和田中兴吃过几次饭,全在青楼上,全是玩乐的事。

文章侯府的晦气,全在他们没有过人的能耐上面。如梁山王小王爷,梁山王镇守边关,太子殿下虽然恼火小王爷,和自己的太子党打架最多的,经常是小王爷本人,但也不敢关得太久。小王爷吃了几天要茶没茶,要饭没饭,大热天没得洗浴的苦,早回家休养去了。

所以这个想要别人尊重你,请你自己先出息。

南安侯呢,此时心思正往这“没本事”三个字上转。颜由心生,他心中这么的想,不由得面上就冷笑一下,让目不转睛注视他的文章侯父子一阵心寒。

真怕姑丈又变卦。

南安侯冷笑着,还在寻思自己心思。

由“没本事”上,南安侯回想到几十年前。

当时没有征兆的,宫中赐婚,小侯爷与太妃一族中的姑娘定下亲事,那姑娘初进京,年纪十五,三个月后就要成亲。

成亲日子,也是宫里赐下来的。

这门亲事定下来后,南安侯府地动山摇,大吵大闹,这些全是安老太太一个人干的。然后,她让宫里“请去”开导一番,自然是受了气,回来就拿胞兄出气。胞兄也就火了,亲事不都定了,我们家还能说什么,为什么又欺负我妹妹?

年青人,都是气盛的。

紧接着,安老太太痛失闺友,倩玉姑娘死得惨,心伤一片,吐血而亡。安老太太也没闹的劲头,成天呆坐,茶饭不思,魂都快跟着闺友走。这亲事定的,自己妹妹险些痛心而死,小侯爷打定主意,让我成亲是吗?可以压着成亲,总不能压着上床。

他这主意,就打对着自己妹妹瘦得快死了时开始的。

洞房花烛夜,新郎不上床。新娘子总不能去拉,就哭了一夜,第二天直奔宫中去告状。她越是这样的闹腾,小侯爷越是来火。

夫妻生分,俱有原因。

太妃震怒,仗着得宠,把当时的南安侯夫妻叫去大骂。南安侯夫妻也很生气,皇上清明,虽宠当时是贵妃的太妃,太子殿下却稳如泰山,毫不动摇。

贵妃娘娘你问也不问,就定下亲事。然后问也不问,就教训我女儿。然后问也不问,就责备我儿子,又把夫妻叫进宫去羞辱。

婆家的人全都骂了一个遍,怎么就不问问你家那小姑奶奶,又是个什么好人?

是好人的?能容着把小姑子婆婆丈夫全欺压一个遍。

南安侯夫妻回来后,就客客气气地把媳妇“请来”,言语都算是“卑切”的,口口声声说自己儿子不好,实在委屈你。但儿子再不好,要传宗接代的,你们夫妻不和,我们也不说女人的三从和四德了,也不说女诫上是怎么写的,我们夫妻呢,看媳妇是很好的,但你丈夫拧着,这事情得慢慢的来。

圆房事情慢慢的来,传宗接代的事可不能慢着来。当下给夫妻分房而居,媳妇呢,上有贵妃在,给你一个大大的院子,把侯府中最好的院子给你,每日不必定省,分例日用,全和侯夫人并肩,这贵妃你还能说出什么来?

儿子呢,换个地方住。当着媳妇的面吩咐人,满府中选两个“稳重妥当”的人当妾。府里选不出来,就外面去买。但要紧要紧的,是“稳重妥当”这四个字。

这就是明打明的给夫妻生分开来,把当公婆的不满表露无遗。

“稳重妥当”四个字,深深的伤到当媳妇的心。当媳妇的以为贵妃赐婚,这侯府里还不把自己当菩萨接着。她也没有想对就是,闺中女儿的骄傲一直带到婆家。

这日用也好,院子比公婆住的还要好,但当丈夫的过了明路的又纳两个妾,加上他以前房中放的,一共四个,在别人想来,每晚不是珠围翠绕,也是有人嘘寒问暖。

贵妃娘娘知道后,又发了几次脾气,南安侯夫妻牢牢顶住,声明定省都没有了,我们并没有亏待媳妇。

小夫妻不好,辜负了娘娘赐婚一片心意。夫妻“中夜泣血”,夜不能眠。但这是家家都有的事,还举出许多当时的例子,全是夫妻新婚就不和,但过后又好了的。

事情闹到这般地步,就过后也是好不了。但南安侯夫妻用这句话,算是给贵妃鼻子上贴块糖,让你看着却吃不到。

但是看到了不是?你再闹腾,以后也许都好不了。又是安抚,又是敲打,或者算是隐意识中的威胁。

然后朝中就有闲言,别人家里内宅的事,贵妃娘娘不应该专权太多。又有闲言,举出孔雀东南飞等事例,全是媳妇虽受虐待,也至死不渝。这当媳妇的不能讨公婆丈夫欢心,就有权有势,也不能以势强压。

贵妃娘娘被迫偃旗息鼓,这气下不来,文章侯就此出炉。

这文章侯府呢,教出这样的孩子,也有不到之处。文章侯新出来时,还是南安侯的岳丈,自然在亲家面前是骄傲的,你看你看,我们如今并了肩。

可能太激动,没几天就没了,这头一任把文章侯坐得很久的,应该是此时坐在对面的文章侯的父亲。

满朝中人,都看得明白,这猴子上任,是为压制南安侯府的小侯爷。

小侯爷憋足了气,我们就政绩仕途上拼一拼。年青人,觉得自己有的是时间,这一生还长,还有一辈子呢。

他花足心思在念书当官上,文章侯府呢,才当上侯爷,先享受先显摆去吧。说是“文章”二字,却是完全不通。

事到今日,文章要来求南安,南安侯就更冷笑,全是“没本事”三个字害的,你没本事就别占这个位置,占了这些年,你不难过?

他一个劲儿的冷笑,冷得此时文章侯父子心中更怯。

文章侯觉得自己求得也足够了,再求姑丈就失脸面,幸好有儿子在,没皮没脸的事全归了他。就对儿子使个眼色。

韩世拓陪笑:“姑祖父,”

“嗯?”南安侯回魂。

“安家祖母那里,可是许了我的,老太太说只要没罪,就得放出回家。”韩世拓笑嘻嘻,把安老太太抬出来。他虽不能理解南安侯兄妹的感情,却知道南安侯很重视自己妹妹。

南安侯暗骂,屁话!我妹妹是什么人?京里出身的侯小姐,才不像你这侯世子,屁也不通。她怎么会先答应你?

他只点点头,想想还是要再敲打几句,就慢慢悠悠道:“也是,全是我的内侄。”

“是是。”文章侯父子齐应声。

“不过这内侄们,以前可没少找过我麻烦。”

文章侯父子一起尴尬。

南安侯淡淡:“这不管我怎么不好,也轮不到你们一起往上来!你们大了,竟然全是为了和我干架才生养的!”

文章侯琢磨,这话怎么这么难听呢?

“这些年,我一直好笑!家里就没有个懂事的!还说什么内亲!一个人同我不好,别的人全是不长眼睛的,不长耳朵的,不长脑袋的!都跑了来!”南安侯悠然,几十年的气能出出,还真不错。

贵妃娘娘没多久,就成了太妃,太子即位,是为当今。

太上皇呢,没多久就西去,太妃郁郁,她日子还能有以前风光吗?也就西去。始作俑者去了一个,余下的又出来一堆打杂的。

文章侯兄弟几个人长大,听信南安侯夫人的话,这中间也有文章侯的祖母,老老太太的话在中间,南安侯府和文章侯府又拼一回。

结果,文章侯府败下阵来。

以后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。从公事拼到私事,一件也不赢,倒和南安侯的几个儿子全都生分。文章侯府出事,就是和南安侯夫人走得很近的大爷钟恒沛也不出面,因为南安侯的大、二、三,三位老爷和文章侯等人,也是一样的不和。

三位老爷不是侯夫人生的,文章侯兄弟在外扬言,全是小娘养的!三位老爷牢记在心,一直不忘。

旧事难提,提起来一串外加一嘟噜,后面还老鼠拉木锹的架势,大头还在后面。

文章侯没有办法,对南安侯下了一跪:“以前不懂事体,请姑丈看在年幼的份上,原谅了吧。”他被逼到能跪下,心酸也就随着上来,就有了泪,泣道:“姑丈手足情深,能照顾府上老姑奶奶数十年,我是长兄,弟弟们全关着,我虽不敢和姑丈相比,却也是吃不下睡不安。还有祖母,无端的见不到几个孙子,早起疑心生病在床,如今是汤药医生,每日都不能少。姑丈您大人大量,就帮这一把吧。”

南安侯也心酸上来,这数十年过的……虽说他被逼着上进发奋,仕途也算平坦。可不管去哪一处,人人都知道他赐婚下来一个不贤德的人,逼走他的妹妹,气死他的父母。就是他本人也无嫡生之子,不得不由妾侍候。

这中间又有一些事情发生,老南安侯夫妻虽不是让媳妇气死的,侯夫人和文章侯也脱不开关系。

这些名声,可并不好听。

南安侯觉得自己眼眶湿润起来,强忍住,道:“你起来吧,看在你这一点手兄情上,这事情交给我吧。”

“是是,”文章侯父子一起磕了头,告辞出来。

出来见花木扶疏,气向胜过文章侯府多矣,文章侯面对这景致时,才有心服口服之感。想姑丈这数十年的外省大员,真的是银子没少挣,圣眷也不缺。

他转思自己,这一回为了兄弟们,已添上几根白发,这是年纪已有,又忧愁所致。年纪已有,这上进二字,也就休提。

就对儿子道:“世拓,你从现在起,这仕途二字,要时时放在心里才行。”韩世拓一听,就愁眉苦脸,让他当个规矩奋发的人,不如剥他一层皮。他就陪笑:“爹呀,这不是还有您在?”文章侯苦着脸:“为父我,老了老了。”

韩世拓心想,论比老,你还能比姑祖父老吗?姑祖父一回京,就跑到都察院里去,如今是哪一个当官的敢不敬他。

还有姜子牙八十才遇文王,还有还有……。

当父亲的意识到他以前蹉跎岁月,当儿子的却在一旁腹谤,大器晚成的古人也太多太多,阿爹你怎么不自己先学学?

“侯爷世子爷慢走,”有人叫住他们。

南安侯夫人的丫头走过来,才轻施一礼还没有说话,文章侯就嚷上来:“哎呀,晚了晚了,这刑部里老钱叫我去说正事情,看我,竟然没空下来时间去看姑母。世拓呀,你代为父去看看姑祖母,”

说过,逃之夭夭。

韩世拓反应就慢上那么一慢,然后就只对着自己父亲背影发呆。

你不愿意此时见姑祖母,当儿子的我也不愿意啊?

但是不办法,韩世拓没走掉,只能随丫头去见南安侯夫人。

侯夫人见到他,就恨得眼里冒火:“你们父子两个人,哼,也往那边去投靠去了!去问问你爹!可还记得你祖父离去时,是怎么交待他对我的!”

韩世拓装模作样捧茶,把个耳朵丢给姑祖母。心想,祖父也晕了头,他就要撒丫子去见阎王了,还遗言中交待儿子们,自己的父亲和叔叔们,要当姑祖母的后援力量。

这一样是兄长照顾妹妹,但姑祖父呢,人家活着在,人家官大,人家有权有势有圣眷,就照顾得好。

姑祖母您那哥哥呢,正在阎罗殿上喝茶,有心照管也伸不长这手吧?

“世拓,你在听不在!”南安侯夫人大怒,看你的阳奉阴为模样!

韩世拓最会做小伏低:“哈,哈,姑祖母,我在听呢。”

“我让你做的事,怎么还没动静!”南安侯夫人脸都有些歪斜:“我要听的没听到,就听到要成亲事要成亲事,”

韩世拓心想,这没办法。袁训是有些能耐的人,梁山王小王爷背后提到他,虽骂,也翘大拇指。又有太子出面,袁安的亲事必定是轰轰烈烈,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般热闹。别说眼睛就盯着安家的姑祖母能听到,就是那背街小巷子上的人,也能听到个影子。

“那你几时害了她!”南安侯夫人一出口,韩世拓腿一哆嗦,险些没坐住。见自己的姑祖母凶戾,好似恶鬼狱里出来的:“你答应过我,帮我对付她!让她不得在京里好过!”

韩世拓再哆嗦一下,脑海中浮现出姑祖父南安侯不怒自威的面容。他敢吗?他不敢。

但姑祖母当前,她正在喋喋不休:“你从小到大,花了我多少钱,你就是我的亲孙子,还记得吗?你我说的时候,可是三击了掌的。我的身后事,全归了你,世拓啊,这一口气,你也不能给姑祖母出吗?”

女人真烦!

韩世拓蹦出这个想法,再就干嗯口唾沫,无可奈何。

有些话,是他在安家初进京时说过的,当时没想到后面的事。如安家四姑娘定婚袁家,哪个袁家你不好定,偏定到太子府上的那一个凶神恶煞。

这凶神敲钱比鬼都精,精坏精坏的,世子爷还拿他没办法,就弄得有些怯他。

再想到掌珠……世子爷眯起眼,掌珠妹妹,你实在的香喷喷*辣,勾人魂魄,又诱人肚肠。世子爷还没吃到嘴,满心里记挂着,更不舍得伤害掌珠。帮姑祖母出气的事,就此耽搁下来。

文章侯见姑母的丫头来,不敢见,拔腿就逃。这世子爷,也是一样的硬头皮来的。

南安侯夫人还在面前催逼:“如今我也弄明白了,她指着三个赔钱货找养老女婿,不行!把那三个赔钱货脸划花,让她没指望!”

韩世拓盘算,安家行四的,不能惹;掌珠妹妹嘻,不舍得惹;那还有一个……就那个吧。反正随便折腾一个,糊弄姑祖母就行。

秋阳高照在南安侯府外的上马石上,韩世拓翻身上马,已经又一次答应了南安侯夫人了的。

……。

京里的秋天本就干燥,秋雨不下时,白天的日头可比夏天,明晃晃地把碧窗亮了,再明亮出窗外结果石榴树。

宝珠对着窗外看,手中还是针线。做几针,就往外瞅一眼。见洗刷得干净的青石板路上走来的,还是只有家人丫头,不禁又和昨天一样的气馁。

她的手边,放着袁训送来的纸卷儿。

表凶足的有三天没有上门。

宝珠微微叹气,难道是审他问他,他在赌气?

如果赌气,又怎会为铺子还尽心?难道是当时让自己凶的没想到生气,回去想想他受了委屈,又小心眼的一个人躲着去生气?

又开解自己,按理说这已是八月初。余伯南下秋闱的日子就要到,祖母昨天才让人去送过吃食,而离宝珠成亲的日子,更近了。

表凶避嫌不来,也是应当。

宝珠心中七上八下的转着,有不多的忧愁上眉梢。是生气呢?还是不生气?把宝珠闷在这里,实在难过。

眼帘中,忽然有一件衣裳一闪。宝珠精神一震,头一个感觉,这不是家里的人。定睛去看,见是一个满面笑容的中年妇人,正在带路家人的陪同下往这里来。

宝珠面庞发烫,最近来的外人,十有*全是为了她的亲事而来。就叫红花:“去听听这是哪一家子?”

红花去不多时回来,缩着头笑:“给大姑娘寻的亲事。”

宝珠眼睛一亮,那大姐姐就不用总往外面去,可以安生地当个闺阁中人。掌珠在家也是一样的坐不住,但至少是在家。

宝珠也动了心思,低低地笑:“我们去听听。”主仆转到老太太后窗那里,很八卦的往里看。

让红花听对了,的确是给掌珠寻亲事。

老太太对面,坐着中年妇人,生得干净爽利,说话也脆蹦蹦的往外去,和掌珠倒有几分相似。老太太正在吩咐:“请二奶奶和大姑娘出来见见老亲。”

这份子老亲,安老太太找的苦。

掌珠生得是过人的,但是性子泼辣,指望她让人,不知道是十年以后,还是八年以后的事情。京里亲族扯亲族虽然对年纪的少年不少,可安老太太可不敢轻易给掌珠寻上一个。

寻的不好,她是不怕掌珠受气,只怕人家受足掌珠的气。然后呢,带累着老太太丢足了脸面,还失了亲戚。

近亲中不敢为掌珠找,就找远亲。这一门子老亲,远得出了五服再五服,都可以不算是亲戚,但时常和京中亲族有走动。家境呢,是殷实的,是生意人家。儿子呢,爱武不喜文,前科去选武状元落了第,但功夫却是亲戚们中都说好的。

亲戚们中都是斯文的人,见到敢去考武状元,自然说好。因为别人都说好,这当儿子的兴兴头头的,让家里花钱又请了名师,下一科还要考。

年纪不大,比掌珠只大一岁,今年十六岁,人人都说他苦学上两年,武状元是一定的。

老太太为掌珠寻女婿,可是煞费苦心。

首先这是生意人家,管事大奶奶,人家只有喜欢的。再来女婿一把子力气,掌珠要想好,只有她捏的。就算房中欺负女婿,也是人家爱她喜欢她让着她,真的欺负,掌珠还不行。

老太太怕找个文弱的,让掌珠折磨出病来。

而掌珠要当官的,家势小她看不上,老太太也知道。

这女婿是亲戚中间夸赞的,立誓要考武状元。文能出官员,这武将军功,出来的还更快。自然的,老太太如今也一样的心疼掌珠,早就盘算着自己还能活好些年,胞兄虽就要归老,但身子骨儿康健,胞兄在,自己在,这女婿武状元出来,在京里当个值,什么城门上将军,运气好还能往宫门上去,时见天颜。去打仗,老太太是舍不得的。

这不就当官了,可以让掌珠满意。

算盘精括括的老太太还有后着,还有宝珠女婿呢。他受太子照应,受宫中照应,照应到掌珠女婿当个城门将军,应该不在话下。

这位老太太,算盘从来精明。

她前一阵子不说,是又要忙宝珠亲事,又要冷眼旁观二房折腾。如她所说,二房里不折腾够,是不会听老太太的。

现在离宝珠成亲没几天,嫁妆已齐,可以松口气儿。而掌珠呢,看她颜色钉子也碰了不少,总该明白点吧。

宝珠亲事前,把掌珠亲事定好,等宝珠成亲后,就只忙活玉珠的。宝珠成过亲,就办掌珠的嫁妆。

姐妹全是一年的人,对方人家听说是南安侯府的老姑奶奶,没见姑娘就说愿意,说今年就要成亲。可老太太还存个心眼子,你愿意,还得我们家这一位说好才行。

这就今天请过府,先亲家见见面。那当儿子的,等下说来接母亲,就便也让掌珠见一见。老太太早外面见过,生得气势英伟。

她色色想的周到,料想掌珠也没有什么说的,稍微有点心眼儿为自己,也应该会答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