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,撞见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先过来的是邵氏,邵氏过来后,也就心中明白。就细心问对方的家世,家里有几口人。中年妇见邵氏一股子柔弱劲儿,先不是那等面上就强势的亲家,更加的愿意,回答的很是小心。有意无意,把家产先报出来。

“京里这街上,我们有四、五家铺子。城外面又有七、八个镇上县城里,都有铺子。”

安老太太满意地笑:“这样说起来,你们这一年的出息,不比一个侯爷差。”中年妇人微有得色:“当着老姑奶奶不能说嘴,但您是打侯府里出来的,这瞒不过您。我们一年的出息,算是富庶的。”

邵氏听到,也是满意的。

老太太又当着她道:“好些年不在京里,老亲们都少走动。论起来我在外面时,时常把你记起。”

中年妇人惊喜状:“是吗,这是我的福气才是。”

“我记得你那爽利劲子,和我有些相似。”老太太就大乐,再道:“我们家的大姑娘,也差不多呢。”

邵氏打心里舒坦了,看看,到底是祖母,虽不是你亲生的,却是你的孙女儿。老太太呀,就是能干。这先把姑娘性子说出来,这叫投石问路吧?

她却不知道安老太太和对方早在外面见过面,早就说过,也早见过那公子哥儿。

邵氏老实,跟着就笑:“我们姑娘性子和我不一样,不过呢,聪明呢,人好呢,”中年妇人就笑:“早听说大姑娘是个好的,就是不得见过。”安老太太就笑顾跟邵氏来的紫花:“怎么还不见大姑娘,不能让老亲等着,快去叫来。”

邵氏什么也顾不得,亲身站起:“这孩子,娇惯的,怕见人呢。我去看看她,”老太太也道:“你去正好,穿件好衣服出来,才是见亲戚的道理。”

邵氏就一溜回房,见掌珠才穿好衣服。姑娘们娇贵,全是一请再请的才出去。见母亲回来,掌珠就笑:“不要我见了?”

“怎么不要你见,快换好衣裳,”邵氏皱眉,女儿这身上是大红色百花穿蝶的罗衣,好是好了,但却是穿过的。

“画眉,开箱子,把姑娘中秋的衣服取出来。”

掌珠奇怪:“难道来了公主殿下不成,”她掩面笑:“就是瑞庆小殿下又来过两回,也不用这么着换衣裳吧。”

瑞庆小殿下独对“喝茶”感兴趣,头一回喝回去得瑟:“我已喝了。”侍候的人就笑,告诉她这不算的,必须是新婚那天,或新婚后喝的,才叫新娘子茶。

小殿下永远认为自己是聪明的,听到别人解释时坏蛋哥哥定亲日子都没有。袁训和宝珠还没有盼成亲日子,小殿下盼得自己小脸儿苦着,想那就多来喝几回,几回还不顶一回茶吗?

好在她能出宫的时候不多,不然宝珠这里的茶,就天天得泡上。

听过掌珠的打趣话,邵氏不由得嗔怪。见房中画眉去取衣服,紫花还跟在后面,就道:“那箱子不好翻,紫花去帮忙。”把紫花打发走,神秘的和女儿咬耳朵,把才听到的,人家有钱,儿子要中武状元,生得好,等一会儿来接,你还能见见,祖母办事不差全都说得自己眉开眼笑,掌珠却脸愈发的往下沉。

她在亲事上比拼的心。

同宝珠比吗?

也有一部分。

更多的,是拿阮梁明出来相比。

什么祖母办事不差,为什么不找个家里官职大的人家?说什么家境好,宝珠找个好女婿,往这里来的不是太子就是公主,为什么掌珠就要找个做生意的人家?

士农工商,商人最低,有钱也最低。

掌珠嫁到生意人家,只怕太子公主吓得都不敢再来。

说什么女婿要中武状元,掌珠眼里见过的,全是余伯南冯家数个少爷那样的斯文人,再来是阮表兄四妹夫这样的文武双全的人,还有舅祖父,从来仪态优雅。

这武状元?听上去就像全身长黑毛,像街上偶然见过的杀猪的吧。

邵氏自己说得笑容止不住,掌珠却早窝一肚子气在心里。见画眉另取出过节的衣服出来,掌珠先抱怨:“我过年还穿什么!”

“过节再穿一回就是,”邵氏诧异。

“姐妹们是新的,独我是穿过的!”掌珠愤怨着,可强不过母亲,还是换上崭新的衣裳,邵氏又亲手给她插上几件子好首饰,迎面赤金大珠凤,又是珍珠簪子,宝石耳环,喜滋滋的亲手引着,带着掌珠往老太太正房来。

母女一进去,全愣住。

房中,已多出来一个男人,原来是老亲的儿子听说相的是一门好亲,他等不及,早早地就跑来接母亲。

他从院子里过,邵氏正打扮掌珠,就没看到。

几下里一照面,未来武次元惊艳。

这是哪里来的仙女儿?

见姑娘全身大红,大红罗衣上绣百花,大红湘裙又有百折。行步间,折中绣花不时隐露,更把姑娘衬得如冉冉地上花,水灵灵的难描难绘。

她眉头细细的,下面是好一双黑眸,深不可见底。此时又羞涩又尴尬,平时强势半点儿也看不出来,只见到羞人答答的,十足的是个腼腆闺秀。

武状元一眼就把掌珠模样扫遍,然后他红了脸,老实的低下头。

中年妇人更是惊喜,怕掌珠怕羞就走开,忙上来扶住掌珠,喜欢到不行:“我的儿,真真是好个相貌,你别怕羞,我家原是老姑奶奶的老亲,祖上几代全在京里,时常走动。以前我男人往侯府里去,老姑奶奶也是见过的,我们至亲,倒不用避。”

她太喜欢了,喜欢的把老太太应该说的话全说完。

安老太太就呵呵地笑,看看掌珠再看看那未来武状元,男的英武女的美貌,这真是一对壁人呀。

宝珠在窗外偷看,也觉得很是般配,就和红花挤着眼睛笑,再接着往下看。

房中让那家儿子上来见礼,老太太手指邵氏:“这是你婶娘,”当儿子的就上来深深一个大揖,他劲夫好,这一头几乎没扎到地上,可见恭敬之心太足。

再来又同妹妹见礼,当儿子的脸红成一块大红布,平时习武人的洒脱全都没有,竟然生出一堆的斯文出来,对着掌珠又是深深一礼,宝珠在外面悄声笑,这礼节大的,见长辈才应该这样,姐姐是平辈,里面那呆子,你喜欢疯了吧?

竟然拿姐姐当长辈拜?

掌珠已懊恼到恨不能去死。

这就是未来的女婿吗?

先不说他个头儿不高,再不说他是个生意人家出来的,只看他容貌,在别人看来是英武的,英武与斯文就扯不到一处。

再看他身段儿,难怪敢夸口去考武状元。雄纠纠的,一看就不好惹。从视觉上,就给掌珠震慑,掌珠欲哭无泪,这是哪里来的粗人,我不要我不要他!

除了她以外,别人都喜欢。

姑娘们不用久坐,见礼过,掌珠就离开。房中一个男人傻乎乎的笑,另外三个妇人开始热烈的攀谈起来。

但亲事要由媒婆上门,不是此时就方便说的,也就大家只点到为止,但彼此明白就是。

宝珠也为掌珠欢喜,就回房去,独坐碧窗下,继续想表凶。

东厢里,掌珠回去就扯下见客的衣服,叫来画眉:“你出门去找文章侯世子,告诉他我闷,等下子我说拜客出去,让他陪着。”

画眉道:“我并不知道世子爷在哪里?”

掌珠就挑眉冷笑:“当我糊涂吗?”韩家花花表兄能在街上遇到自己,还有他托画眉送来的礼物,这全不是无意的吧?

画眉心中有鬼,不敢再辨出去。掌珠满腹怨气坐在房中,不时能听到祖母正房传出来的笑,更似抽打在她心上的鞭子,一鞭狠似一鞭。

自己若答应这门亲事,以后再遇到阮家表兄,听说他娶的是表妹,是表妹!想来是漂亮的温柔的,而自己呢,嫁个粗汉。这不是送给他笑话?

笑声总在耳边停不下来,掌珠瞪往外面青空,她要出去逛逛,她再在家里多坐片刻,只怕即刻能闷死。

现在有跟班儿,全无毒又无害,让他往东不敢往西,自然要使唤他。

……

这是一处桂花看到饱的地方,银桂最多,花朵密密麻麻挤得不通风,成了花球。无数馥郁的汹涌而来,似把人紧裹入花海中,也成那悠然桂花的一小朵。

这么好的地方,奇怪的是还很僻静。

掌珠就叹了口气:“这是专门给人做坏事的地方吧?”她似嗔似怒,斜飞韩世拓一眸,你以前总来的?

在京里京外找散心处,而又幽静的难遇到人,韩世拓最是行家。

他坐在掌珠对面,两个人中间隔着八仙桌,八仙桌上一壶酒,两个盏,四碟鲜果干果以外,再没有别的菜。

但因没有酒肉,酒色又若琥珀,掌珠把盏在手中,一盏下去,人就飘然快乐了起来。

韩世拓,不用交待也是执壶人。他自己并不饮,见掌珠每喝下去一小口,就殷勤地为她满上。天已近下午,掌珠是中午前出来,行到这里又林木俱多,光线偏暗。世子爷,就在那最暗的一角,面容上的笑,总看不清楚他是得意的呢,还是诡计?

掌珠每喝一口,就要叹气。她爱极了这种感觉,以后找的男人也要像这不靠谱的表兄才行,想骂就骂,想倒酒就倒酒,让站就站,让坐就坐才好。

可那个武状元

掌珠心想,总得是条母大虫,那身子骨儿才配得上他。掌珠就看自己小腰身,束一条镶珠腰带,快薄如纸张。

武状元……。

让他去找头母老虎,倒是般配。

想着想着又要骂,就抬眸:“哎!你们这些坏男人,全是该想的不想,不该想的就乱想,对不对!”

她眸子亮得出奇,总是生出惊心动魄之美。韩世拓魂飞天外,心想这也算奇特,掌珠妹妹不管骂人还是损人,怎么总另有神采。

这是掌珠占上风的得意,韩世拓还没有认识到。

人在得意的时候,不用问也是眉飞色舞。

这眉飞色舞在掌珠眉头上,就把她的眉山衬得分外的青翠;又把她红唇,垫得微嘟起,像那金桂在叶中,使人想采撷。

今天总能一亲芳泽吧?

韩世拓一面陪笑,一面在这样的想。他摇摇壶中酒,微响只余下一丁点儿。再要一壶吗?他犹豫着否定。

这酒中并没有掺东西,但这酒本身就叫十日醉。是指喝多了,就骨软身麻,醉劲儿难过去。

掌珠是有酒量的,但这一壶也足了。再来上一壶,再把她送回去,万一明儿一早还不醒,安家岂不追问同谁出去?

只为一亲芳泽,或摸摸小手,或她醉得自己倚靠过来,今天就算足够。

这美人儿,是一口一口吃的。还要她自己愿意,那更是得慢慢的来。

无知的少女们长成,若春心动,或贪虚荣,遇到这样的人,不能怪别人。

把最后一滴子酒给掌珠倒上,看着掌珠喃喃的骂着小侯爷没眼睛,把酒一饮而尽。她面颊红得油亮,没碰到也能感受到那是烫人的。韩世拓含笑起身:“你酒够了,我们走吧。”掌珠心中自有底限,倒没有一定放肆到极致。她扶着桌子,踉跄走出一步,含糊地道:“咦,没看出你倒是个老实人,居然主动说走?”

又一步,身子一歪。不等韩世拓上前来扶,掌珠早一个翻身怒视他:“不许碰我!碰我,我把你一顿好打!武状元,嗨!我倒怕打不过武状元!”

翻身过猛,往后撞到墙上。古代是木板壁的多,这就撞得整个房间都摇晃几下,掌珠才稳住身子。

韩世拓压根儿就没动,世子爷纵横女人场中十数年,深知接下去的戏码将是掌珠再摔,就只能主动伸手要扶,要么,她就会酒多了睡过去,而画眉扶不起她时,唯有求自己援手。

画眉那丫头,早就让小黄勾上心,早知世子爷心意。真的掌珠晕过去,画眉都不会来扶。

“画眉,画眉!”果然掌珠大声叫丫头。画眉匆匆过来,掌珠又怒目她:“你去了哪里,把我丢在这里不侍候?”

画眉暗中撇嘴,也是不敢辨,扶起掌珠见她衣衫零乱,画眉更又撇嘴,什么姑娘小姐,遇到个男人和自己没有区别。

见掌珠身重骨软,就扶着往外面去。此时还少一样,掌珠姑娘面上的遮盖物,名叫面纱是也。谁又想得起来?

韩世拓笑吟吟,作为一个男人,有女眷同在,他竟然不在前面带路,做一个遮挡,反而是一脸的大度,你看你表兄我多正派,他跟在掌珠后面出去。

这还是一家小酒店,店中虽人不多,也有三、两个。见一个绝色丫头扶着一个美人儿出来,都认真看了一眼。

见美人儿醉得好,就再对后面跟着的韩世拓投去敬佩的一眼。

韩世拓的光彩,全是这种。他含蓄的笑着,把得意三分抛洒,七分收起。在店中上到客人,下到伙计的羡慕眼光中,施施然往外面走。

他走快了也不行,掌珠在前面行,她是走不快。

酒店门外,两株大桂花一左一右,有微风动,把桂花摇动落下。又有林深不知数里,绿意更是美景。

掌珠见店外无人,就站住,喃喃道:“空山寻桂树,折香思故人,”这是宋代姜夔的诗。韩世拓在后面正要笑,就听马蹄声响,浓荫深处,桂花最浓的地方,出来几骑马。

马上人都精神饱满,嗓音洪亮。

“小袁,你就要成亲了,还往京外跑什么?”

“他贪功呗!殿下说成亲给他一个月假,他怕这桩公事办到一半,别人收尾他没赏钱。”

嘻嘻哈哈中,一个人笑骂:“我把你们这些喝了我的酒,还要诽谤我的人一顿好打!这公事本就是我办的,我不结束它,哦,我休假去了,你们一个一个来扰我,我还能休息好?”

“休息好这话,最妙不过!”

“哈哈,成亲假,本就要休息得好。”

“不休息好,半夜吹灯,新娘子要怪人的。”

“怪他怎么没休息好,哈哈哈哈,妙极,”

放肆笑声不论荤素的出来,而酒店门外站的人,却似当头凉水浇下来。

掌珠顿时就醒了,本应该退到店里,奈何身软反应慢,心里有了,脑子还转不过来。换成平时,她会伶俐的叫画眉扶转,而画眉呢,也吃惊住。

四姑爷,他怎么会在这里?

出来的那一行人中,受人调侃的那个,秀眉英目,皎皎风姿,正是宝珠的女婿袁训。

画眉犯呆,又认了一认,袁训等人马快,又近了几步,画眉继续犯呆,不立即扶起掌珠往里避开,反而傻乎乎的去看掌珠。那眼神儿惶惑,大姑娘,我们该怎么办?

你问个喝醉酒的人怎么办?她反应不是更慢。

就这样,袁训还是没有主动看她们。

他们是路过这里,老远的见到女人衣裳,先把目光让到一旁。本来是紧赶几鞭子,这就过去。却不料另一个人,慌张起来。

韩世拓从见到是袁训一行人,就张大嘴不知说什么才好。等到袁训等人快马加鞭,世子爷吓得大叫一声:“啊哟!”

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冲着自己来的,他敏捷的奔到树旁,手脚并用,解马缰并上马。“得得得……。”他先跑了。

“世子爷,等等我,”小黄跟在后面。

世子爷此时只有一主一仆在,哦,还有掌珠和丫头。要没有掌珠和丫头在,世子爷还会美人儿也不要了,拔腿就跑吗?

他逃命似的去了,又马术精良。袁训等人听到动静,本着老公事们的警醒,眸子“唰”齐齐扫过来。

“文章世子!”

“他跑什么!”

“必定有鬼!”

几个人的目光,又把掌珠看了几眼。

这几眼看的,袁训紫涨面皮,恨不能挖个地缝往里钻。是掌珠!是衣裳微乱,醉眸星神的美人,是宝珠的长姐!

她是跟着韩世拓出来的!

袁训火冒三丈,韩世拓为什么逃跑,也就随即明了!

身边的人都不认识掌珠,还在紧盯掌珠,这是个现场的证人,或者是罪证中的一个。“他拐女人?”

“那女人是谁?”

“生得不错,”

另一个人经验更丰富,他只扫了一下掌珠眉眼,就肯定的道:“这还是个雏儿,还没有被玷污。”

袁训从小长到这么大,今天最为丢人。

他恼得恨不能把韩世拓撕成碎片,但先得解决掌珠含羞带醉站在那里不进不退的局面。他涨红面庞,求救似的对另一个人看去。

这个人,也是认出掌珠后,一句话没有说的人。

阮梁明!

小侯爷阮梁明也在这一行中。

阮梁明收到袁训又难堪又丢人的眼光后,默默无语带马上前。掌珠的眸子早已认出他,因醉不能掩盖心思,痴痴的就一直看着。

“这是我亲戚。”阮梁明不回身,甩出去一句。

身后言论的人吐吐舌头,把嘴全闭上。把掌珠交给阮梁明,袁训就可以放心。他怒火满腔,撇下几个上年纪的老公事,独对同行的另一个,也是年青人,打架他最爱掺和,就是皇上皇后曾提过的,太子得用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个,叫柳至。

“小柳!”袁训厉声:“去叫人,我今天有缘由,我要揍死姓韩的!”柳至一听就精神头儿高,先笑了两声,忙不迭地道:“好好,我去叫,不过你现在就去追他吗?谁跟着你呢,你一个人再遇到人多的,吃了亏,我们全没脸。”

上一次袁训脸上挂彩,弄得太子见到就生气,旁人呢,跟着也生气。

袁训咬牙:“我跟着他!若是人少,我自己就揍了!若是人多,我就等你们来!不过,你看姓韩的老鼠胆子,他不找救兵,他敢吗?”

一拍马,怒气冲冲先走了。

柳至见到要打架,心情顿好。但是还是犯糊涂:“小袁今天哪门子脾气上来?”另一个老公事闲闲地道:“他和阮小侯爷是亲戚。”柳至一怔,哦,那带醉的美人儿,也是他亲戚。

这就全明白了,柳至对老公事们笑:“各位,你们先行回去复命,我可寻人去了。”一带马,他也流星似走了。

他的长笑声传来:“最好今天遇到梁山小王爷!哈,哈哈!”

几个老公事耸耸肩。

“年青人,就是火气大。”他们不去,但风凉话可以说几句。这风凉话是不服年青出来的,另一个人道:“想当年,我在这个年纪,打遍京中无对手。”

“那你也跟去?”

“老了老了,现在是他们出门打架的时候,我归隐了。”说话的人三十岁出去,还面如冠玉模样。于是大家嘻嘻一笑,也不管袁训去了哪里,也不管阮梁明怎么处置那美人儿,他们全是外面忙了几天,是要回京去复命,再回家去休息休息胳臂腿。

另一边的酒店门外,对掌珠来说,此时一刻如千年。她痴痴傻傻,恨不能自己就此变成一株相思树,把无数红豆洒向他。

你,还肯再出现?

她的千年,对阮梁明来说,恨不能过得有如一刻。

掌珠是有马车来的,此时还坐马车。阮梁明是连催带骂,只骂画眉,把这一对主仆撵上车。他庆幸此行没有带小厮,又震吓赶车的几句,多掏银子给他,让他回去管好嘴,不许乱说话。赶车的收了银子,自然答应不说。

一马一车,往安府里来。

回京的路上并不近,阮梁明恨不能缩地千里,而掌珠恨不能此行万年之长。有心想同他说几句,见他骑马隔开几步远在车后,掌珠就恨上来,我是瘟疫吗?同我说句话,能过给你病?她悲悲切切,又不是爱掉泪的人,就憋在心里,把自己呛得一会儿难过一下,一会儿又如炉上烧饼,热腾腾的过不来。

就这样一会儿心似贴烧饼在火上煎,一会儿又如在冰川,全身上下俱化去,独有心冰冷的冻在冰窟窿里,马车进到安府所在的街口。

一见街口到了,阮梁明这才到马车旁,隔帘冷冷抛下一句:“这可认识路了吧,我有事先走了!”

“且住!”掌珠忍无可忍的叫住他。

她眼睁睁的看着他明显的犹豫一下,后背动了几动,本能的是带着想避开,又却于情面,或是为着是亲戚,才停留下来。

但是他停下来,却不回头,嗓音还是冷如地底寒海:“说!”

说!

他竟然只给她一个字,他他他……

掌珠心酸的想,兴许,他是为了四妹夫,为了宝珠,才肯留这么一留的吧。

掌珠泪眼模糊,她本是个不爱哭,有事要让别人哭的人。

今天,她轻泣:“你瞧不起我吗?你定了亲是吗?你定的那个人,不也是你的表妹……”那曾在梦中不断出现的背影动了,阮梁明回过头,面色严峻:“掌珠,别总把出错的根源,算在别人身上!”

说过打马而去。

如掌珠者,她寻欢,是因为别人没对她好;她作乐,是因为别人没对她好;就是她杀人,也是理由多多,全怪别人。

一个人,要想从别人身上找原因,可以找出来山海般的错。也许有人还曾把一切全怪在别人身上而成功,但在别人身上找原因,与受到困难的激励,决不是一回事!

在掌珠以为,阮梁明绝情而去。而阮梁明呢,结结实实的让气得不轻。他打马一径直出去几条街,才住马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。

然后呢,觉得自己生气也白生气。

如掌珠者,你为她生气,她还以为自己顶顶得意。阮梁明苦笑,掌珠就是那种你对她说道理,她觉得你看不起她;你对她说好话,她觉得能把你收拾下来。

那些当年曾以凶恶对人的人,它年成了父母亲,是不是也会教自己儿女,出门就撒泼?遇事就压人?

肯定他们会改变!

但此时,他们还是年青人,所以,你对我好,你活该倒霉让我占便宜,还是此等人的为人方式。

感恩,对他们来说是大逆不道。

等他们教儿女,亦是在大千世界里碰过钉子时,到那时候,十个里面有五个以上,全是变得如当年的他嘴中所骂的,圣母白莲花般对人本心要存好意!

年青人此时骂的,是你以后要成为的人……。此年青人,并不是指年纪轻。思绪年纪轻的人,全在内。

掌珠如此作为,只会让阮梁明想,就是自己不是与表妹从小有情意,也不会定掌珠这类人。

他无福消受,也消受不起。

当丈夫的有点儿错,当妻子就寻欢去了。再或者当妻子的有点儿错,当丈夫的就寻欢去了……然后彼此都在乎对方犯错,又在乎的要命!

无可评价。

有一时,阮梁明在长街上茫然。他知道掌珠是为了他才变成这样,可如他所说,不管为了谁,也不应该先糟蹋自己。

再说阮梁明并无指责之处,他只是陪着袁训亮了亮相,他还真的没有什么言语或行止上的暗示。

当然那时候就没有暗示,也有暗示。但明白上来讲,他和董仲现都没许过什么,甚至没有诉说过情意。

总不能安家有几个成年的姑娘,少年们就不能上门?

花招蝶来,是花太香动人心,还是蝶自受诱惑?

很快,阮梁明就不再多想,这些事全是小袁的事,是袁训的家事。他重振精神头儿,去寻袁训帮他打架去。

……

城外河旁边,碧水绿林,煞是别致。

此时,杀气腾腾。

两拨人对峙着,梁山小王爷眯起眼,扬起马鞭子指着袁训笑:“袁训!说是你要打这架!”他身边,是微有瑟缩的韩世拓。

韩世拓见到袁训,就知道要糟。太子府上有名的就那几个,韩世拓深知袁训脾气。而且,他还答应过,再不和安家姐妹们见面。

并且,也不调戏。

今天掌珠满面醉容,孤身与他同在。他说没调戏,全京里的花花公子们都会把牙笑掉!

而此时,快把牙笑掉的还有一个,小王爷本人。

梁山小王爷不是花花公子,好勇斗狠,是小王爷的本色。他看不上韩世拓,但韩世拓仓皇来找他,小王爷还是吃惊的。

韩世拓不找梁山王,他今天这事是过不去。

“姓袁的又先动手?”梁山小王爷端下巴寻思,上一回袁训先动的手,等小王爷跑去,他却是办公事,生生的上了他的当,亏了五千两银子,又让关了好几天。

这气还在心里,有机会当然要出。

而这一回,他不是又办公事吧?

梁山小王爷就问:“为着什么?”

韩世拓支吾半天,一跺脚说出来:“我与他大姨子同游桂花林。”“哈哈哈哈,好!”梁山小王爷脸上带笑,心里却鄙夷,你小子就不会干点有出息的事!

但为这事情打起来,却不至于犯公事。

两拨人,就此齐集在这里。

小王爷乐开了怀:“哈哈哈哈哈!袁训,你为什么,你说说看!”他笑得猖獗无比,手中马鞭子乱晃:“你敢说出来吗?哈哈哈,你说你说!”

他吃准了袁训说不出口!

旁边有人还不明白,问:“姓袁的什么错捏在我们小王爷手里?”另一个人也摇头:“不知道。不过看起来姓袁的今天不占理!”

梁山小王爷不是轻薄人,他也不会损阴德到当众败坏姑娘名声。他不说,反正袁训也不能说。

袁训还真的不能说,他总不能当着大家,说自己姨姐让韩世拓调戏。损坏掌珠名声,宝珠名声也跟着受损。另外,就是袁训也一样的丢足人。

看你准备娶的,是什么样的人家?

竟然出来和韩世拓同游的人?

他见梁山小王爷像是全都明白,袁训几乎把牙咬碎,怒瞪韩世拓,大叫一声:“姓韩的!你有种敢作敢当!干出来混帐事,找谁护也不行!”

梁山小王爷笑眯眯:“哎哟,他干了什么,干了什么,你说你说出来,说出来你有理,我们帮着你。”

小王爷十分得瑟,你小子不怕丢人,只管说。说完了这里有一堆的闲汉,不敢把你老婆名声也满京里传一传。

他身后一堆的人正起哄:“说呀,你不敢说吗?”

太子党也奇怪,有人问柳至:“到底怎么了?”柳至心想到底怎么了,他可是眼见到的一清二楚,但事涉别人闺誉,不能说。虽然柳至在想,那姑娘还有闺誉吗?

他就拍胸脯:“听我说不错!小袁占理,但是不能说。反正你们不打,我得揍他!”太子党们都不笨,见袁训牙磨得格格作响,脸涨得快要滴水下来,就是一个字不说,只破口大骂韩世拓,也就心中有数。

必然,是不能说的原因。

“从没有见小袁气成这样?”

“别问了,和韩世拓牵涉在一起的,还能有什么好事情!”

大家瞬间明了,一定是风月中的事,才能和韩世拓连得上。不过大家都起了疑心,难道调戏的是小袁未过门的老婆?

那文章世子,你小命已经不是你的。

今天这事不由得袁训不恼,事实上,他恼的三魂六魄全出窍,他说,也丢人;不说,由着别人猜,也丢人。

“少废话!我今天只要韩世拓,打死他我陪他打官司去!”袁训抬手,把马上剑摘下来。太子党知道他真的怒了。

这剑本是出京当差,路上防贼带的,现在正好在马上。平时,他是不带剑的。

“呛啷!”宝剑迎光出鞘,隐隐有吟声。

梁山小王爷眸子一亮,脱口道:“好剑!”他是有备而来,双手摘下家传双锤,大笑道:“早就想会会你,来来来,让小爷看看你的功夫!”

斜次里,冲出一匹马。马势过急,激得正要交战的袁训和梁山小王爷往后让了让。

“你!”袁训皱眉。

“你!”梁山小王爷惊怒。

一个少年,带着三分懒洋洋,手中握着一把长刀,漫不经心过来:“啊,小袁呐,小王爷是找我的老朋友,你怎么截下来了?”

梁山小王爷最讨厌的人,长陵侯世子到了。

袁训也不客气,转过马头:“好!小王爷交给你。韩世拓,你个小娘养的,你是我的!”韩世拓人虽怕,嘴皮子还硬,在一个闲汉后面露出头:“我娘是官宦家嫡小姐,你也打听打听去再乱说……。啊!”

袁训拍马冲来。

还没走几步,梁山小王爷就叫:“且住,我还有一句话!”

袁训和长陵侯世子一起愕然,临战叫住,这不是你小王爷的风格吧?

梁山小王爷挺挺胸膛:“我说,你们今天这可是私事?”他长了个心眼子,先问明白再说。别等打得一半,腰牌一亮,那真活见了鬼,下次鬼才同你们打架。

袁训满心里有气,也忍不住失笑。对长陵侯世子歪歪脑袋,意思你回他。长陵侯世子慢吞吞:“啊,这个啊,嗯……”

把梁山小王爷急得直冒火,他才慢慢腾腾摸摸腰间,坏笑起来:“小袁全是你害的,让来人来人,我竟然忘了带吓人的腰牌。”

太子党哄地大笑:“我们全没带,今天私事,只论功夫,不上公堂!”

“打死打伤勿论啊!”

梁山小王爷破口大骂:“他娘的,你敢消遣小爷我!爷爷我从来看不上你这耸样!没本事赢我,你就抱太子大腿!来来来,把脑袋伸过来,让我一锤砸死你,方消我心头之气!”

他高举双锤,也高叫一声:“打死打伤勿论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