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,夫唱妇随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随着梁山小王爷的叫声,两边人哗然乱了。韩世拓见势不妙,打架和打群架他都不在行,见混战开始,拨马就走,想还是仗着他的好马术离开这里最好。却见一个人挡住去路,阮梁明冷笑连连:“世子爷!你吃了熊心,还是吃了豹子胆,我的亲戚你也敢动!”

韩世拓听不懂。

南安侯夫人和南安侯不和,南安侯的亲戚她就不走动。虽然知道有这么些家,平时很少说起,文章侯府的人对有些亲戚,是说起来,就哦哦哦,不说的时候想不到。

若是换个环境,让韩世拓慢慢的想他就也想到。此时逃命要紧,只担心小命儿要没有。他傻呆着眼:“嘎?”

然后脑海中一长串子的开始搜索,我什么时候又招惹到你们家的亲戚?

不容他想清楚,背后袁训到了。袁训还是大骂:“韩世拓,不要脸的混帐!”手中长剑已递过去。

“当!”阮梁明马上也有剑,他急忙抬剑挡住。也急了:“小袁,你不能真的伤他性命!”

寒光一闪,韩世拓一缩脑袋,魂都吓得没了,人就僵在原地。

再寒光一闪,他的小命还在,又听到阮梁明的话,韩世拓回魂,大叫一声:“我该死,饶我性命吧!”

背后狠狠中了一拳,把他打得倒栽葱似摔在马下。然后眼前一黑,袁训跳下马,那拳头如

捣蒜似的,不问头脸的胖揍起来。

韩世拓先开始还求饶,后来叫也无用,就护住头脸,咬牙一声不吭的死扛。

阮梁明过来,不但是帮忙的,还是看着袁训别气头上真的把韩世拓宰了。

袁训这个人,平时太子党们打架,他经常是奉太子命拉架的那一个。但真的把他惹得急,他就天王老子也不管。

另一边,柳至观战,长陵侯世子大刀对双锤。梁山小王爷怪叫:“哇呀呀,看我一锤砸死你!”

“呼!”

一锤使偏了力,长陵侯世又借势微挑,那锤脱手而去,狠狠砸向地面。

地面,飞溅起一堆泥土。

“呼!”

梁山小王爷手一带,那锤又飞了回来。他放声狂笑,晃动手腕上与锤相连的一条银链,得意万分:“小爷我的武器,也是你能挑飞的?”

笑声中,却见长陵侯世子和柳至全怔怔的,目光在他手中飞回的那个锤上。

那锤飞到主人手上,却又带回一件东西。

一个黑乎乎的……。

梁山小王爷自己也看了一下,顿时大叫:“这是谁的脑袋!”

那黑乎乎的,却是满头乌发,上面还裹带着泥土树叶等物。这不是刚死伤的人。

……。

掌灯时分,老王头见晚饭送来,自语道:“我这就把小门栓上吧,侯爷这时候还不来,是不会来了。”

就蹒跚走去关好大门旁边的小门,再回门房中坐下,才抬起一个馒头,就听门上“咚咚”几声,敲得响亮。

老王头忙道:“来了来了,我说是哪位啊,这门不带这样敲的啊?”门外有人回话:“是我。”却是四姑爷的嗓音,老王头听得出来。

他打开小门,先咧个嘴笑:“天好早晚了,老太太奶奶姑娘们也用过晚饭,三奶奶带着三姑娘虽还没回来,不过这到晚关门闭户的,也是我的责任不是,三奶奶回来,我再开门就是。”

他这样说着,却见四姑爷头也不抬,风也似的走进去。

“咦?倒像和谁在生气?”老王头说过,自去用饭。

袁训大步,来见安老太太。

混战中打出一个埋了几天的死人,这死人的身份很有可能是田中兴。太子殿下让严查,老公事派出十几个。而袁训呢,抓个空儿就回来料理家事。

他虽还没有和宝珠成亲,也得老太太说过,姐姐们的事,也是你的事。再说,他是个极富责任心的人,是断不能容这丑事在家里过夜。

这不是多玷污这家吗?

宝珠也晚饭过,红花说嫁妆备得差不多,秋夜又凉,早洗早睡。言下之意,就要成亲,快保养着,不要晚睡。

她催热水才回来,就见到一个人从身边“呼”地走过去。看背影,红花乐了,紧补着在后面请了个安:“四姑爷用晚饭没有?”

“用了!”袁训还是不回头。

红花看着他进了安老太太房中,就去告诉宝珠:“姑爷来了。”宝珠也猜测:“这么晚,难道为铺子上的事来?犯不着吧,铺子还没有开张,没有着急不能过夜的事情,他来又为什么?”当即粉面微红,难道是好几天没有见面,表凶他想宝珠了?

只猜到这里,就让过来的齐氏打断。、

齐氏是从来没有过的面无表情,脸板得如冬天的严霜。宝珠才招呼:“妈妈来了,”就见齐氏规规矩矩的行个礼,宝珠就定睛,出了什么事今天这么的依从礼节,齐氏道:“老太太有话,让奶奶姑娘们房中侍候的人,全退到二门外面去。若姑娘正要使唤她,也等一时吧。”

宝珠房中的人就都吃惊,卫氏还想问问是怎么了,却见齐氏说完就走,竟然是半点儿空闲也不留。

摸不着头脑的宝珠就依言,让自己房里侍候的人,从奶妈起,全退出二门。

房中即刻空下来,唯有帘外秋月一轮,还挂在高空上。

宝珠忐忑不安的,还回梳妆台前。

她等热水来洗漱,本已经在梳晚妆。发上首饰去了一大半,还余下三两根簪子,一对花钿。铜镜中照出来的,佳人还似如玉。但这种模样,已属不能见人。

是重戴首饰,候着表兄会进来说说话呢?

还是索性就此打扮,和表兄隔帘子相见?

她正犹豫不时,正房中传出怒骂声。

“不要脸!你是有多下作,能作出这等不知羞耻的事!你不要脸也罢,哪里寻不到人,偏要寻那不要脸的一家,大街上少男人吗!”

宝珠惊得几乎晕过去。

这是祖母的声音。

祖母在骂谁?

想来,不会是婶娘和姐姐们,这是宝珠的头一个想法。

紧接着,她因听到这样的话无地自容,又怒不可遏。是谁?把祖母惹得口不择言,竟然把这些街头市井的话全说出来。

安老太太骂的任何一句,都可以让人羞死。

宝珠才要捂耳朵不听,就听到有人哭哭啼啼地回:“老太太这是怎么了,好不好,这是您的孙女儿啊,您拿这骂娼妇的话骂大姑娘,您还当她是孙女儿?”

宝珠魂飞了一半,身子一滑,摔坐在地上。大姐姐?

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姐妹三个人虽不同母又隔房,也各有缺点,但自己的姐妹不是那种人,宝珠敢拿名誉担保。可祖母在骂,二婶娘在回?

老太太继续怒骂,把邵氏直接扫进去:“冤孽啊冤孽!你这守不住的贱人,才养得出这没廉耻的下贱货!老太爷啊,你把我带了去吧,我是一天也活不得了,我是一天也不能再看她,我对不住你啊,老太爷啊……”

老太太大哭起来,同时也有顿足声。

宝珠此时再顾不得自己妆扮不齐,也顾不得摔得身上痛,爬起来就往那边赶。祖母这般刚强的人会哭叫祖父,可见出了大事情。

她才走两步,就听掌珠愤怒的叫着:“没错,我是与他同游了!我也喝了酒!可我,并没有做下什么!四妹夫,你大晚上的跑来挑唆,你是什么居心!”

见指责的是袁训,宝珠就慢下步子不再过去,而是悄悄的走近去偷看。

见祖母大哭捶胸,侍候她的人,只有齐氏在劝她。而表凶站在祖母旁边,面色铁青快近黑色。正怒目瞪视同样怒目的掌珠。

掌珠身边,邵氏经不住老太太的骂,早泣泪交加跪在地上,也是痛哭不止:“二爷啊,你走得早,我们母女才这样让人欺负!”

面对掌珠的指责,袁训冷笑一声,劈面就骂:“我是这家里的男人!我不过问,谁还管你!做错了事,你倒还猖狂!当我不敢对你动家法吗!”

宝珠手心沁出冷汗,表凶的以前种种,都不叫吓人。今天的他,才真的是吓人。

掌珠也有些害怕,但是恼恨他赶来说。她的酒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醒,借酒就大闹:“你凭什么打得了我,你还没有成亲呢!这家里的男人几时轮得到你!”

“他是我的养老女婿!”安老太太阴恻恻插话。

宝珠瞪大眼,邵氏抬起头,掌珠完全惊得不能说话:“你,这……”到此时,应该明白的是一件事,老太太以后的钱,与别人就无关连。

袁训负手,是同样的愤怒。在房中踱步两下,再对掌珠抬头冷笑。邵氏见他气性儿不对,上前来一把抱住掌珠,大哭道:“别动我的女儿!”

“我不动她!说到底,她是姐姐。上有祖母,我给你留三分脸面。”袁训冷淡地道:“我只动一个人。”

对廊下抬抬下巴:“带丫头上来!”

宝珠这才注意到,廊下站着孔青。除了孔青外,就还是一院明月。

今天这月,冷得人身上寒。

孔青就躬身出去,而邵氏在这个时候,对着掌珠大哭:“你到底做了什么,你说呀,告诉我呀!”

掌珠也哭了:“我没有,我没有啊!”娇养长大的她,刚才也完全让安老太太的骂声砸晕。掌珠姑娘长这么大,从来是气压人的,几时听过这种骂声。

安老太太闻言更气,再次大骂:“做下不要脸的事,你倒没脸认下来!”

“我没有!”掌珠就会这一句,硬着脖子:“我没有!”

我还是完壁身子!

而这个时候,孔青带着画眉进来。画眉一进来,就喊冤枉。袁训淡淡:“我亲眼看见,你还抵赖!”面色一沉:“你再不说,拿滚油浇你!”

宝珠又一屁股坐到地上,而画眉此时吓得大叫,把她摔坐声掩饰过去。

宝珠看着袁训都吓人,画眉看着老太太和四姑爷,全是吓人的。她战战兢兢,竹筒倒豆子全说了出来:“先是世子爷说想走亲戚,怕老太太不认,让我送几样礼物给奶奶姑娘,二奶奶也全收了,”

安老太太阴沉地盯住邵氏,邵氏哆嗦着骂:“下作娼妇,你倒敢把我也攀上!”

袁训不屑地一笑,对画眉道:“后面呢,”

“后面二奶奶收了,跟世子爷的小子就来讨回话,我就告诉了他。再后来,就今天这样了。”画眉恐惧的低下头。

邵氏急了:“今天怎么样?”

安老太太怒容满面:“亏你是她的娘,你还有脸再问!”

袁训沉吟一下,转身对安老太太道:“祖母,这事情就到此为止!姐姐呢,您多加教训。这个丫头,内外宅私下交接,是再也不能留的!”

他眸中狠厉一闪而过,阴森森道:“孔管家,勒死吧!”

“不!”画眉瘫软在地,苦苦的长叫一声。

邵氏惊圆了眼,掌珠到此酒完全醒了,双眼直直地看着袁训。此时只觉得肠子都悔青,可是却偏偏牙齿打战,一个字也分辨不出来。

宝珠原本就在地上坐着,颤抖一下后,还在地上坐着。

“四姑娘,求您出来劝劝吧,四姑娘,您平时是个多好心的人啊!……”画眉恐惧中大叫宝珠。

袁训撇嘴冷笑。

安老太太气得一口气快上不来,只死死的瞪住她。看那眼光的狠劲儿,眼光要能化成锥子,现在就把画眉钉在地上。

宝珠茫然,心头恨怨愁怒怜与痛都闪过。最后她咬住银牙,你倒还有脸来求我,虽你说得简单,是个人也能听出来掌珠姐姐做下的丑事,是离不开你。

你害了我的姐姐!

可她又是一条性命!

宝珠就僵直着,一动不动呆滞在地上。那心头脑海里,无数思绪“唰唰唰”掠过不停。

孔青找了绳子进来,那粗厚的绳索才一出现,画眉更受惊,这一回她疯狂大叫:“我全说,我全说出来!世子爷相中大姑娘,说要娶她怕老太太不答应。怎么着的,能先和大姑娘交往,大姑娘先愿意,老太太就不好拦。世子爷还说他真心的喜欢姑娘,是必娶姑娘的……”

她没头没脑的大叫,早跳起来一个人。

邵氏原本是抱着她的宝贝儿女掌珠,此时女儿也不要了,狠命把掌珠一推,掌珠正发蒙,就也摔倒。邵氏跳过去,狠狠给了画眉一个巴掌,寻常软弱无比的人,此时拼命地大骂:“贱人,我对你不好吗,你竟然敢这样坑害大姑娘!”

掌珠傻了似的一动不动,眼泪也流不出来。

安老太太凶狠的又瞪视她,缓缓而又鄙夷地道:“现在,能明白了吗?你当人家只是陪你玩!”邵氏转回来就求她:“老太太作主,这不是姑娘的错,”袁训已不想再听,对孔青点点头,孔青就把画眉往外面拖,画眉高叫:“小黄哥哥救我,你们不能杀我,我有孩子,我有了……”孔青紧走几步,把她带出帘外,管你有了什么今天也得去死。随即大家只见到手势和影子,画眉气绝。

孔管家杀个人还是不含糊的。

画眉叫声一止,里面宝珠满脸是泪,又身胆俱寒。她很想回房中去,坐回自己温暖的榻上,可就是没有人来扶她。

而掌珠,身子一动,嗓子眼里格格作响,忽然双手掩面,狂风暴雨似放声大哭起来。

邵氏对着老太太不住叩头,额头上没几下子就出血:“您不能不管啊,她和宝珠一样,是您的孙女儿啊。”

叩几下,又乞怜地去看袁训。

安老太太有一会子没说话,然后往前一栽,双眸微闭。齐氏扶住她,就骂邵氏:“二奶奶你省省心吧,你要把老太太气死了,你能有什么好果子吃!”

宝珠见祖母晕厥,心头一痛,很想出去看视,但还是动不了。

袁训就过来照看,想掐住人中把老太太救醒。他还没有到,安老太太已醒来,再次大骂:“成了精了!就凭你们能把我气死!”一挺腰子站起来,满面威风,威风凛凛,看着比没生气时还要精神!

她怒目圆睁还没有说话,外面有人用力敲门,大叫:“不好了,三奶奶和三姑娘遇见强盗了。”

老太太这上年纪的人,急步冲出帘子:“在哪里?”

“就在家门外面遇到!”

孔青和袁训早奔出去,等到门外,见几个家人手持扫帚,正和十几个蒙面人争斗。这几个家人是孔青教出来的,一以当几不在话下。

袁训马上有箭,马又在门边。他取下箭,认定一个人,一箭放倒,并不伤性命,以为活口好问话,再要射时,蒙面人们互相说着:“这人厉害,这和先前说的不一样,我们不伤她们性命,他们倒要伤我们,快走快走!”

说话的功夫,袁训又射倒一个。因家人和他们夹缠争斗,怕误伤人,就没一弓数箭的伤人。这又倒下一个,余下的人尽皆退走。

袁训让家人绑了两个倒地的人,带到面前来扯开蒙面巾,嘴里立即骂出声:“韩世拓!”这两个人全是帮闲的闲汉,袁训认得的,他们也认得袁训,是跟着花花公子们喝闲酒帮忙打架的人。

……。

月光均匀的洒下,照出安家门外的狼藉,倒翻的马车,中箭呻吟的人,还有袁训板直的身影。

“四姑爷?”孔青见他好似僵住,担心地叫着他。

袁训缓缓转身,嘴角上是狞笑,像地狱里才跑出来,倒把孔青吓了一跳。随即,袁训收起这狞笑,淡然道:“我没事,我进去看祖母。你安排人,沿着这两条街寻找三奶奶和三姑娘。”孔青答应下来:“已经派人去了,等下我也出去。”

“嗯。”袁训还是缓缓转身,心中仿佛下了什么大的决定,那身子转得硬邦邦。孔青这种能杀人的人,瞅着也心寒,再次叫住袁训,嗫嚅道:“依我看这两件事情,一件是我们家的大姑娘有错,一件来抢劫的人没有伤人的心,还是从宽发落吧。”

“好。”袁训这样答应,给了孔青一个笑容。这笑容阴恻恻的,孔青脊梁骨上一凉,接下来就见到袁训低垂的双手,攥得紧紧的,隐然有响声捏出来。

孔青默然,就不再多言。多说,也是无用。

以他几十岁的年纪,见人也是有的,看得出来年青的四姑爷火气压在心里,一旦爆发惊天动地。

孔青目视袁训走进去,见朗月晴空,并无半片乌云。月光,照得人心澄净。孔青忽然就笑了,他出身贫寒,就幼学功夫,本想出人头地,被穷逼到无奈时,也干过不能说的行当。在南安侯府收他以前,孔青想自己何尝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。

有如此时的四姑爷这般。

他自转身,又安排人去寻三奶奶和姑娘。年青的人,就是这样的,劝是劝不回来的。而今天的这两件事情,就是孔青想我年纪有了胸怀理当宽些,也是生气的。我这下人都生气,何况是老姜弥辣的老太太和年青力壮的四姑爷。

不管了不管了,反正天塌下来也不是孔青顶着。

孔管家自去寻人。

袁训重回二门,见二门已打开,家人归位。但无数眸光惶急不安,惴惴地跟在背后。袁训正眼也不看,先去见安老太太,见她还睁大眼在冷笑不断,袁训吩咐进来的梅英:“熬安神汤,给祖母,也给奶奶姑娘们送去。”

“她们还要安神汤?”老太太冷笑。

袁训这时候才想到宝珠,宝珠应该在房里?以她善良性子,竟然没出来求情?这样一想,袁训庆幸,宝珠也许睡了,并不知情。

动静这么大,四姑娘宝珠要还能睡得着,那估计是先喝过安神汤再睡的。袁训更庆幸,幸好太子殿下送来许多的汤药丸药,宝珠吃多了,这就睡得香。

又劝了老太太几句,再说已派人去寻找张氏和玉珠的话,又说回太子府上,再派人出来寻找。就要走,安老太太眉头冷凝:“你说,这晚上的事情,又与谁有关?”她怒道:“总不能掌珠干了见不得人的事,玉珠也招来这样的人!”

“啊,不是。”袁训轻描淡写:“这原本是一个人。”

安老太太怒极,抬手把小几上东西全扫地上,面上风雨欲来:“从我进京,我并没有惊动过她!她敢!”

“这事交给我。”袁训再次安慰,劝老太太去睡。老太太要等张氏和玉珠并不睡,袁训就自己出来。

他行步匆匆,走下台阶后,思念不打招呼的涌动而出。好几天没见宝珠,那就回头看一眼她房中烛火也是好的。

他侧身回眸,这一眼看去,就微微有了笑容。

月色,在他的思念里集中到一处。唯有相思的人,才会把此时此刻无数的光泽全汇集到那一方。

银霜朦胧,栏杆下站着一个人。她乌发斜髻,梳的是晚妆。绣衣珠眸,可见娇羞,是宝珠。

宝珠在那里,盈盈的拜了下来。

这一拜,拜得两个人自心才知。

这一拜,拜得两个人心意相通。

这一拜,拜得那劳碌的人辛苦全无。

这一拜,拜得宝珠珠泪盈睫。

敢袁训见到,宝珠就垂下头不敢起来。

她相信自己的姐姐掌珠,那错就全是画眉的。家门不幸,出此丑事。宝珠又回到小时候的想法,因为房中没有父亲没有兄长,简洁的说,是没有男人。宝珠就不能出门逛街,不能出门看灯,游玩也跟随祖母才行。

家门不幸,没有一个当家的人,才致有人敢诱惑画眉,又想欺负掌珠姐姐。

袁训当仁不让,挺身而出,从没想过他暂时还不是这家的女婿。也没有人,包括邵氏在内,包括让逼急胡说一通的掌珠在内,都不敢怀疑袁训今天出面的身份可站得稳。

宝珠,更感激于心。

她一直等着,等着他进来,好对他道个谢。这么晚了,见面,倒是不必。

袁训心头一暖,满心的气化去一大半儿,他还是笑不出来,换成谁家里出来这种事他也笑不出来,再说张氏和玉珠还人影子不见,他就不苟言笑的抬抬手,大步而去。

而安老太太此时,捧着一碗热汤,由衷的叹着气,她虽带气,却是满意的一叹:“我们家的四姑爷呀,倒是能中我的用。”

以前不管出什么事,可全是老太太一个人独拼。

此时,离安家不远的客栈里,三奶奶张氏心有余悸也捧着一碗热汤,满面含笑对着一个人:“啊呀,真是生受你。”

又殷勤地问:“但不知,你叫什么名字,是哪里人氏,等我和姑娘脱了险,当派人感谢你才是。”

夜晚回来惊马,然后遇到歹徒。母女从车中翻出落地,是这个人挡在身前,又把母女护到最近的客栈里。

烛光下,这个人文弱清秀,彬彬有礼:“晚生何政之。”

“你是个秀才?”张氏才问到这里,听外面有人乱嚷:“我们是安家的人,各位不要乱,我们是来寻人的,”

张氏就满意的笑了,有老太太在,在这京里能出什么事情?她扶着玉珠起身:“秀才,明天来家里领赏钱,”

玉珠却意不过:“人家拼了命,您却给人家赏钱。”玉珠本是好意,张氏也一听就笑了:“是我说错了,秀才,明天来家里见见我们老太太,让我们全家呀,好好的谢谢你。”

……。

太子府上灯火通明,已近深夜,这灯火通明的不一般,表示殿下府中又有事情在商议。好在这通明,只在府内,从外面看,却见到不时有人进出,还和平时相同。

袁训走进时,太子殿下已议完事,独自在烛下沉思。五连枝儿的凤鸟灯上,蜡烛明晃晃,把月色全赶到窗外,独留烛光在房中。

“阿训来了,”太子殿下悠悠,手指椅子。

袁训坐下,双手扶膝,眸对地上,迸出来一句:“我要杀了韩世拓!”

太子并不奇怪,他由今天打架的事早问过原因。见袁训在气头上,就不多说。他面前摆着一套茶具,上绘云龙与金凤,乃是宫中赏出。

旁边,还有红泥小火炉,银丝细霜炭。

太子就点火,取水,候着火沸,聚精会神地把茶泡上。洗茶时,瞄一眼袁训,见还是鼓着个眼,绷个脸,殿下没忍住,扑哧一笑:“家门不检点,你气有何用?”

“是姓韩的存心使坏!”袁训又骂。

一盏香茶送到他面前,太子殿下亲自离座来送。微笑中,另一只手在袁训额头上轻抚两下:“怎不管管你岳家的人?”

“已处死一个丫头!”袁训嘴硬,面上还是现出尴尬。

太子倒没留心看他是不是难过,他先回座,手扶在椅子扶手上,慢慢道:“你是个福将。”袁训听过就大喜:“肯送我今天去军中?”

“休想!”太子听过就怒:“这心思怎么还不转回来!国舅就你一个儿子,独根独苗的,就是民间征兵,像你这样的也不征,何况是你!你是什么身份,自己倒不知道!”

袁训摸头,太子接下来长篇大论地教训他:“说了你多少回,母后也对你发了多少次脾气,谁许过你去!谁敢许你的!”

此时殿上无人,袁训两只眼睛对天。当话听的自己都会背时,他实在没心情再假装受教。

太子余怒未息,但见他这模样,就知道再说也不服,又转回原话题,又有了笑容:“啊,我才说,你是个福将。”

“嗯,”袁训闷声。

“上一回打架,揪出田中兴。这一回打架,把死的田中兴给揪出来。”太子才说过,袁训又大喜:“认明白了,真的是他?”

那人死了好几天,又只有一个脑袋埋在地里,已开始腐烂认不清。

太子见他喜悦,不再说当兵的事,也喜悦了:“认明是他!只是,”他说着只是,却笑了笑,并不是为有什么忧愁,太子含笑:“只是他的身子,却还没找到。”

“啪!”

袁训一拍桌子,兴奋起来:“这是有人不敢救他,再或者是那帮子使臣走的时候嫌他没用,把他灭口。不不,如果是使臣把他灭口,应该随便丢下来才对。那是,他当晚没跑多远,就有认识的人家进了去,人家不敢或不能帮他,他又一直不走,索性杀了他,把他大卸八块,一块一块运出城?”

太子笑:“是,才商议过,都这么认定。这城门上查的是活人,这死人分成几块,倒没有想过去查。所以,”他悠然笑意的眸光放到袁训身上:“你有福气,不许离开我身边。”

袁训即刻不笑了,兴奋全部收敛,没好气:“不让我当兵,那让我杀了韩世拓!”

“那个宝珠倒有这么好?”太子调侃。

袁训大脑茫然了一下,才转回来。

他红了面庞,内心也热腾腾的有些过不来。

从下午见到掌珠和韩花花开始,袁训就一直以为自己承担的是责任,他为“责任”二字理当那样的去做。

而太子殿下一句话,就点得十分之明。你这么卖力的,全是为了未婚妻子宝珠姑娘。

如果不是为了宝珠,何必这么卖力。

家里有丑事的也多,家主不承担的也多。

因为喜爱宝珠,袁训不能接受掌珠出现的这件事。你侮辱自己,侮辱家声,还侮辱了你的妹妹宝珠。

因为喜爱宝珠,袁训当天就要处置这件事,不能再多耽误一时半刻。

这心思本是他自己想不到的,可经太子殿下点明,袁训紫涨面庞,还在辩解:“不是为宝珠,是我……”

太子嗤嗤的笑,袁训定定神,嬉皮笑脸:“为宝珠,那让我宰了姓韩的。”此人不宰,袁训觉得自己没脸再立于世上。

“你先说说,你的宝珠有多好,我们再来说别的。”太子难得见表弟脸如大红布,心想表弟这等人,居然还会红脸?

真是稀奇事情。

夜虽深,殿下也没有去睡的心,一心的想听古记。

袁训被逼不过,搔了半天脑袋,才肯告诉殿下:“……。她肯为家人,为了家人就和我吵,说我不忍着,”

“哈哈……。”太子乐不可支:“她让你放老实?哈哈…。”

袁训瞪着他:“您这是幸灾乐祸?”

“没有,”太子强收住笑,又肩头抽动一下,才算把笑忍下去,使劲儿绷住脸:“我是说,宝珠姑娘说得很对,你忍着吧。噗!”

又是一声笑出来。

袁训见势道:“殿下这么喜欢,姓韩的命归我了。”

“伤残吧,”殿下漫不经心,文章侯等人,反正不中用。但不中用,也是侯爵,不必丢性命。袁训犹不甘心,太子拧眉头:“你还想怎么样!”已经不悦。

袁训想了半天,道:“这京里的纨绔们可以管管了,”太子欣然:“这件事情我答应你,要没有这么多的闲汉们,田中兴也跑不走。”

袁训想事全说完了,就要走开。太子又叫住他,在烛下似笑非笑:“别断文章侯的根,”文章侯也就一个儿子。

袁训跺脚,跺完了不等太子发脾气,拔腿就走。太子在后面忍俊不禁,又自言自语:“那个宝珠真如他所说的这么好,倒是一件省心的事情。”

他还没有睡意,起来殿下踱步。

由宝珠而想到德性品性,而品性德性又想到相人用人。

宝珠为家人肯受委屈,不过是一件日常小事。但小事上,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教养和品行。因为成大事的时候,刻意扭曲的性格总有。

而日常小事,是最容易表现本心,和最不容易去伪装。

太子最后不得不认可:“也罢,也还行,这半路里杀出来的宝珠,望你好自珍惜,好好的待表弟和舅母才好。”

……。

安家这一晚,自然是都睡不好。张氏和玉珠回来,受到老太太的热烈接待,自然是诧异的。回房去本想用几个晚上来诧异,就听房中丫头说画眉死了。

家人全关在二门外,除了眼见的,听到的全是只言片语,再就自己猜测。张氏和玉珠吓的也一夜没有好睡。

第二天不管安老太太怎么接着发火,袁训是一早起来,就让人到处寻找韩世拓。韩世拓头一天让他胖揍,伤不会轻,一夜没有回侯府。

他夜不归宿是正常事,文章侯虽又听到城外少年们打群架,也没有想到儿子身上去。一般韩花花吃了亏受了伤,全是躲避外面等伤好事情结束才回家,就永远在家人面前是有面子的。

太子手下人耳目聪敏,当天下午就打探明白,韩世拓在城外五十里的集镇上,一家暗娼家里养伤。

袁训上马就走。等他出了城,却见身后有块牛皮糖,阮梁明跟着他笑眯眯:“殿下说怕你不守信诺,让我你走哪儿我跟到哪儿。”

“我净手你跟不跟?”袁训鄙夷他。

阮梁明大笑:“除了你洞房我不跟,哎小袁,你都快大喜了,怎么还杀人?”袁训把他顶回去:“宝珠都不劝,你劝什么?”阮梁明更掩口笑:“哦哦哦,四表妹都不劝,这真个是夫唱妇随。”袁训眼睛朝天:“当然!羡煞你了吧?一边儿哭去吧。”

两个人说着话,马还急速而奔。袁训就把随身带的一把解腕尖刀给阮梁明看,又愁眉苦脸:“殿下说不能伤他性命,又要给文章侯留根,真是为难我。”

阮梁明从马上踹他一脚:“去你的吧!显摆!殿下对你这么好,这是羡煞我也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