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,狡猾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秋高气爽,马背上轻快怡人。袁训很快就没有怒容,而是和阮梁明谈论:“我卸他胳臂好,还是腿好?”

阮梁明装模作样:“殿上让你别伤性命,又要留条根,你就留条根吧,再留个脑袋,别的都别要了。”

谈论不到三、五句,两个人嘻嘻哈哈的话题转为:“洞房该怎么躲酒?”

袁训没几天就要成亲,而阮梁明也是今年成亲。袁训早把尖刀收起,他的手腾出来端着下巴,沉思状:“我酒量是好的,灌酒的我是不怕。”阮梁明又要踹他:“你当我怕?得了得了,你不怕我也不怕,你当我是找你套近乎,帮你带酒再求着你帮我?”

他一气打马先出去两、三步,一手控马缰,另一只手摆动:“到那一天,看我不灌好你。”袁训笑嘻嘻追上:“这求字说得好,”他目光闪烁。阮梁明大笑着骂:“哎哟,天底下的人看上去都让你算计了。”

笑声中,你追我赶,虽不算是马如腾飞,也是一直急奔中。

下午时分,两个人赶到所说的集镇上。

……

铜镜里,照出韩世拓此时的脸面。他咧咧嘴,又皱眉,把伤处又抽动了。但再次见脸上并没有太多的青紫,只有眉角眼角处当时没有护住,略有青色出来,整体还算是满意而且能见人的,韩世拓喃喃叹气:“爷的这张脸可不能伤损,不然以后拿什么哄小姑娘。”

出来混,至要紧的,是年青口袋里有钱,家里有几分权势,可以吓人。

这是纨绔们讨人喜欢的最重要条件。

在他身后,是两个抿着嘴儿笑的水灵灵女子,头发上桂花油味儿蹿出去很远,把这间房子装得满满的。

这是此间主人,一对暗娼姐妹。

大的那个扭着腰过来,扮个妖异模样,抛个媚眼儿:“世子爷您这是钻了哪家姑娘的绣房,让人家给打了?”

妹妹也侧着脸儿妖艳的笑:“不然,谁敢动我们世子爷一根汗毛?”

韩大少的牛皮一向是吹得高。

韩世拓得此吹捧,就开怀而笑,张开手臂就去搂抱,嘴里叫着:“我的乖乖,今天晚上我哪儿也不钻,只钻你们两个……。哎哟,”

人到中间,那手就再也抬不起来。韩世拓苦笑满面,姓袁的你手好狠。是掌珠约我的,约我的你怎么不先问个明白再打。

这脸上,是没有太大的伤。就是遇到熟人说是碰的磕的他也肯信,但这身上……。今天晚上只怕要和昨天晚上一样,对姐妹花而干看着又不能动,韩世拓愁眉苦脸叫起屈来:“命苦哦……”

门上,“当当当”有几声敲门声。

当妹妹的去开门,娇笑道:“给世子爷买的药来了?”同时心里犯嘀咕,他这是哪里找来的伤,家里存的药酒也算是上好的,竟然一夜过去那伤就更紫更青。

不侍候到他晕头转向,这银子可怎么能多掏呢?

难道等他走的那天,和他算房钱饭钱……

走开门边,把门打开,边问:“是最好的药吗?”却见门外站着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,并不认识,以前从没有见过。当妹妹的一眼就定住了,这少年比世子爷还要英俊呢?她摆出诱惑的面容,几根涂了蔻丹的青葱手指往少年健硕的胸膛按去,悄声而笑:“找我呢,还是找我姐姐?”

少年手一抬,当妹妹的尖叫一声,身子往后飞起,笔直撞中了韩世拓。

“杀人了,不好了!”房中尖叫顿起。

而韩世拓则抱头就奔窗户,外面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这几天的冤家对头,袁训!

袁训面无表情,凶神恶煞般往房中走了一步,眸中寒光四射如见仇人。

“砰”

窗户用力让打开,韩世拓一抬腿,疼得牙又一呲,就这再疼也得往外逃命。此时他心底只有一个想法,姓袁的那张脸上表情,分明是来讨命的!

阮梁明笑容可掬出现在窗外,他悠然而笑,身上一件竹子青色罗袍随秋风而动,上面绣的几点桂花宛如活的。“啊,想走?”

“救命啊,杀人了,有人要杀我啊……”韩世拓跳窗走又不行,回身走门也不行。惊恐万状的他后退几步,随手拿到东西就乱掷一气,再伴着大叫:“救命啊……。”

房中的茶碗、盘子、小几等物,还有两个受惊吓跟着乱跑的姐妹二人,也被韩世拓当屏障推了出去。

袁训抬腿,一脚踹晕一个,然后,手握解腕尖刀,雪亮的光闪在眉睫上,再给世子爷一个笑容。白牙在寒光中森然,和尖刀上白光如出一辙。

他此时的笑,比阴沉着脸铁青着脸还要吓人。

叫声嘎然而止。

韩世拓惊恐的睁大眼,仿佛已看到自己死亡的模样,嗓子里干干的试图挤着求饶声,可声带骤然哑然,只有几个支零片碎的音节出来:“……啊……。啊……”

邻居们会过来看视吗?

他们才不会过来。反而有人在骂:“这做暗门子的生意人还住在这里,就见天儿的有人闹事!”也有人劝他:“算了,来寻欢的全是大爷们,我们惹不起,还是老实的趁生活吧。天还没有黑,再收拾些生意去卖,也好多进些钱。”

而守这个门的,是个老妪。她正眯眯笑着数钱:“大爷们都不必闹,你们是三个人,倒有两个女儿侍候你们,足够了足够了。”

果然,叫声没了。呜咽一曲笛声悠扬而起,又平和又宁静的出了来。

阮梁明早接住一管笛子,衣上行来俱是尘土,回去也是要换下来的,就拿衣角把笛子擦了擦,在眼前张望,就笑了:“倒是一管好的,”他斜坐窗台,嘴唇轻抿,吹出一曲安乐详和来。

哪怕和这房中气氛半点不配,小侯爷也吹得兴致高涨。

开暗门子的人家里,都收拾得雅致。

窗台下,数株紫红菊花曲中摇曳,似是这笛声的知意人。

公子青衣,笛声有花,此时情景,堪称不俗。唯有一点,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在煞风景。

袁训手握尖刀,也不急着上前就砍,而是眉头攒起,自言自语:“一刀坏了他性命,却是痛快,但这等贱人,一刀下去了断他,他也痛快!”

“格格格,”韩世拓石化。

袁训还在自语:“坏了,我并不是屠夫,这零碎细割我倒不懂。”他手中尖刀对着韩世拓脸、手、身子比划:“先割哪里?”又斜着眼睛,居高临下的把尖刀对准韩世拓下体,晃了晃。

笛声一颤,是阮梁明险些没笑出来。

而韩世拓则骤然爆发,大叫一声:“啊!……”还没有第二声,雪光寒亮,袁训冷森森抖动手腕,尖刃对着他当胸刺来。

这要是一下子刺中,世子爷这条小命只能去当花肥料了。性命当头,韩世拓往后就躲。见一刀躲过,又是一刀扎来,危急中双手伏地,连滚带爬,什么八仙桌合欢椅,哪里能钻就往里一钻。

随着他才钻进去,尖刀就到!然后几声乱响,桌子裂了,椅子碎了,世子爷在房里如狗似的爬着,再去寻找新的藏身之地。

没过一刻钟,这房里摆设几乎全碎裂成块。“哎哟!”韩世拓手按住一块木头尖角,血淋淋的抬起来看,再就气喘吁吁,虚弱的对身后漫步而来的袁训道:“我,我爬不动了,你杀了我吧?”

他心冷成灰,眸子死死的一闭,带了哭腔:“求你痛快点儿,别让我死前受折腾。”

袁训冷笑着还没有言语,房门让人猛撞开来。一个人往里就扑,满把抱住袁训,一只手已握住袁训掌刀的手:“四姑爷住手!”

来的人,是安府的高手管家孔青。

孔青身后又进来一个人,才奔进来就皱眉:“哎哟我的娘,这可怎么下脚?”地面上到处狼藉,就没有站人的地方。

安二奶奶邵氏扶着小丫头紫花,叹气道:“我来晚了。”

笛声住了,阮梁明微微地笑,你们来的是太晚了,难道路上没有等你们,竟然耽误到现在才出现!

一条官道直通这里,虽然快马急奔,也并不难跟才是。

他从窗台上跳下,但还是守在窗外。

“二婶娘是我,是我呀!”韩世拓去安府拜见过,他打掌珠主意,自然对生出这美貌女儿的母亲邵氏多看几眼。在这个时候见到邵氏,韩世拓莫明的心头一宽,油然生出小命就此回来的想头,放声大叫出来。

邵氏循声,也就在人堆里找到他。先松口气:“我的娘呀,菩萨保佑,你倒还活着!”

韩世拓见她如见亲人,很想奔到她身边去,怎奈他真的为逃命没了全部的力气,要知道他昨天才挨一顿打,今天又逃亡半天,手上还扎着一块木头,他就奄奄一息状:“婶娘救我……”

袁训正对孔青怒目:“放手,他污我姨姐,我非宰他不可!”

“四姑爷,”邵氏听到这句话,不由得泪流满面。凄凄惨惨地叫上一句,再哭道:“我的好姑爷,我没福气有这样的姑爷,但你为姐姐的一片心,我全知道,我全在心里呢。好四姑爷,你消消火儿,你坏了他性命,你岂不要陪着吃官司,你出去消消气,让我和他说几句……”

袁训双臂用力,把孔青弹出去。怒不可遏,再次握住尖刀踏上一步:“和这等下三烂有什么好说的!让我宰……”

孔青再次飞扑而至,把袁训握刀的手牢牢握住。

两个人因此,就较了较力。袁训暗暗吃惊,一直看出来孔管家是个会家子,没想到他还真的有力气。

孔青也暗中称赞,姑爷的功夫,是下过苦功的。

邵氏连劝带求,孔青又在旁阻挡。袁训就冷笑:“好好好!姓韩的,先让你再多活片刻,等下取你性命也不晚。”和孔青走到房外。

阮梁明也从窗下过来和他会合,三个人找把椅子坐下,静候着邵氏从房中出来。

邵氏让紫花守住门,进去后关好房门。满面涕泪,踩着碎桌子椅子。不过几步路,因房中有很多的阻挡,又妇人罗裙行路不便,就爬山涉水般来到韩世拓面前,韩世拓才张张嘴:“婶娘救我一命吧,”

“啪啪!”

脸上狠狠着了两记巴掌,邵氏大哭:“你害我的女儿,你敢害我的女儿!……。”

韩世拓应该说什么,换成任一个花花公子都会在生死关头辩白:“我是真心的喜欢她,”就算打心里不喜欢掌珠的人,也会在这种话头下接上“喜欢”二字。而韩花花呢,他还真的喜欢掌珠的。

喜欢有几分,他自己才知道。

命要紧,韩世拓也就哭了:“婶娘,我,我是真的喜欢掌珠妹妹,我并没有污了她……”邵氏擦干眼泪,登时从一个啼哭的妇人变成一本正经模样。

这种急速的变化,以邵氏这种性子,也只有为了掌珠才会这样改变。

邵氏冷漠的看着韩世拓,道:“那好!你听我来告诉你,”

“婶娘请说,”

“我的女儿,是我掌上明珠般养大。祖母最喜欢她,她是个大的。”邵氏往女儿脸上,也是不要本钱的贴金。

“从小就给她备嫁妆,嫁妆不算多,也有三、两千银子。她祖母给她备的呢,四姑娘是三千银子的嫁妆,掌珠也不会差,”

邵氏说到这里心头一虚,掌珠出了丑事,老太太肯不肯给还真说不好。

但她坚定的声明:“每个孙女儿嫁妆,老太太出三千银子的。另外,我还有家里铺子上每年收息可分,还有一些银两存储。”

韩花花懵懂着。

“虽说你是小侯爷,可我们的家势你也知道。舅太老爷一生照顾我们家老太太,爱屋及乌,也疼我们府上姑娘。我们四姑娘许的人,你是外面行走的男人,比我更明白他以后的前程如锦,火上浇油,”

韩世拓心想,应该说烈火烹油。到此时,他心中清楚明了,而邵氏仇视的望向他,冷淡地说出来:“只要你以后对我姑娘好,我就把姑娘许给你!你若不答应,”往房外看看,邵氏又恨上来,怎么自己还来找他?怎不让四姑爷把他一刀宰了!

她愤恨地一字一字地道:“你不答应,我就走!四姑爷把你杀了,我只有拍手称快的!”

“我愿意,我愿意!”邵氏话还没有说完,韩世拓就没口子叫起来,比他刚才叫救命的劲头儿还要大。

房外三个人正在饮茶,听到叫声都是一愣。接下来,孔青悠悠然:“四姑爷好手段!”阮梁明微微一笑,应该是你们好手段的跟来才是。

此时房中,邵氏在恨,韩世拓在苦。房外这三个人,却一人一杯茶,甚是悠闲。是那个守门老妪,见房中不再打砸,啧着嘴过来送茶:“我说大爷们,别急别抢,两个女儿都是好功夫,管保的让你们全满意。”

又打听邵氏的来历:“那奶奶说见两位爷的马系在门外,她说进来找两位爷,怎么的,倒找的是昨天来的那位爷不成?啧啧,这女人说起假话来,可是一个顶一个的有本事。”

阮梁明把她打发走,就直接问孔青:“姑祖母是怎么应允二奶奶前来?”孔青狡黠的一笑:“老太太还不知道,二奶奶求我,说见四姑爷昨天走时眼神儿都不对,怕四姑爷杀了丫头还不出气,接着又把别人府上的儿子也杀子,我说那就去劝劝,我们从太子府上一直跟出来,马没有小爷们的马好,这才来得晚。”

都是聪明人。

袁训也忍不住有了笑意,他自己回想昨天晚上的那狠劲儿,韩世拓要还在面前,指不定恼上来宰了他!

这过了一夜,气有所收敛,主意嘛,也是应时应景而出来。

守在房门外的青花有些发怔,四姑爷不是还在生气?怎么又有些像心情不错。

“吱呀”,房门打开,邵氏身后跟着韩世拓走出来。袁训一见,脸色一沉,腾的站起,尖刀又到手中,上前几大步就气势汹汹。

“小袁!”

“四姑爷且慢!”

阮梁明和孔青把他拦住,而邵氏也急得张开手:“姑爷你别急,他有话说。”袁训性子更加暴躁,一把推开孔青,带着抱住他腰的阮梁明一同往前走了一步,大骂道:“与他还有什么可理论的!过来受死!”

“岳母!岳母大人救命啊!”

“扑通!”韩世拓跪下,抱住邵氏衣角口口声声叫岳母。袁训愕然,阮梁明愕然,孔青愕然……

三个人愕然的人愕然的时候,都没有忘记往别人脸上扫一眼,见别人都愕然得跟真的似的,都打心里佩服。

孔青再次拦下袁训:“四姑爷,有话好说不迟!”

“呸!”袁训越过他肩头,对着韩世拓就啐,更是大骂:“谁是你的岳母!你也配!”饶是两个人拦他,他又往前走了一步,手中尖刀寒刃吓得紫花腿软坐倒,双手捂眼浑身瑟瑟,不敢再多看一眼。

这里面最急的就是邵氏。掌珠今天早上又让老太太骂了一顿,骂得太难听,张氏都听不下去,但是张氏不敢劝。

眼前能解这顿羞辱的,就是掌珠嫁给韩世拓。而依着邵氏来想,掌珠要是不嫁给韩世拓,以后老太太不会给她再找好人,掌珠呢,也难以再寻好人。

这种心思在昨天画眉临死前大叫“世子爷说喜爱姑娘要娶她……”,邵氏就存在心里。

邵氏不敢去问老太太,画眉已死,她一个人找不到当事人,就去求孔青。孔青呢,也心如明镜一般,这事情总要收场。他没费什么功夫就盘算好,看似自作主张带着邵氏出来找人,其实他心里明白的很。在太子府门外跟着袁训,就是孔青的主意。

袁训头天晚上离开时的表情,孔青也看在眼中。头一个,四姑爷是年青人,他必定不会放过这件事;第二个,如果他在太子府上当差,想来会动用些关系寻找到人;第三个,如果四姑爷今天出城不是寻仇气,孔青也不急,明儿再出来找就是。

抱着这个心思,竟然让他们找到这里,及时的参与进来。

大家都劝:“四姑爷先别急着坏他性命,”袁训就只站住大骂:“我们家的人,怎么会嫁给你!”

他不急着杀人,韩世拓也就慢慢回魂。

这亲事的好处,也就浮现出来。

首先,掌珠妹妹很俏丽。

再来,与舅祖父能修旧好。就是不修好,以后有什么事情,舅祖父不能不忙。

还有,文章侯府一直想攀上太子府,是太子看不上他,韩世拓才转而投向梁山小王爷等人一帮只知道打架的人,他身为京城纨绔,总得有个圈子混。

最后,掌珠的嫁妆不敢比镇南王府的嫡女出嫁,是数万银子的陪嫁,也算是过得去的。

还有最重要的一条,小命就此保全!

和掌珠成亲,美人、权势、银子、性命,全有了。

韩世拓在袁训的骂声中,本就跪着的他对着邵氏起誓:“婶娘啊,我是一片真心爱掌珠,我自知不配,也不敢上门去提。但是我这心里没有一天丢得下妹妹,我丢不下她呀,”

“啐!”袁训冷不防地大步过来,一口啐在韩世拓脸上,这不要脸的!

孔青和阮梁明再次拦回他。

韩世拓大哭:“求婶娘不要嫌弃,把妹妹许给我吧,我对她好,我此生一心一意只对妹妹好!我……我养岳母的老……”

阮梁明背转身子,窃笑两下。你到底是叫岳母呢,还是叫婶娘?

这养老的话,打动邵氏的心。邵氏也就大哭了,她本是软弱性子,不会和人生气斗争嘴,此时听韩世拓百般的说好话,邵氏就握住他肩头哭道:“你说话可要算数,你要对我的姑娘好啊……”

守门老妪看到现在,算是明白过来一点儿。撇了撇嘴,原来是丈母娘寻女婿。咦,她忽然想起来,闹成这般模样,我的姑娘怎么不见出来?

她小跑着急步上了台阶,往房门内一看,呀!

“你们!赔银子!我的姑娘啊,我的红木桌子呀,我的上好沉香要啊,我的……”

……。

“就是这样?”带着威严神气,端坐在绣五福团纹瑞草鹅黄缎面榻上的安老太太含着不屑,眸光底处却有什么一闪而过。

房中再没有侍候的人,只有邵氏、袁训和孔青立于榻前。

袁训点头,孔青躬身,袁训道:“姓韩的死乞白赖要娶大姐,我本想一刀送他去归西,”安老太太也是一点就透的人,忍了几忍才把涌上来的笑忍下去。就见到邵氏连摆双手,又是大惊:“哎哟我的四姑爷,当着老太太你可是得答应我,可不能再去寻我女婿事,你那刀,看着就忒吓人,你那刀收好了没有,仔细你惊到宝珠可怎么办,”

惊慌不堪的邵氏这就有了灵感:“宝珠可不能再受惊吓,”

安老太太瞧不起的斜眼她,邵氏收到注视,忙卑躬屈膝的陪笑,比平时更加的恭敬十二分:“凡事求母亲做主,凡事有母亲做主,母亲,这文章侯府是舅老太爷的内亲,也是咱们家的亲戚,没有母亲,可怎么能成这一门亲事,这下子好了,亲上加亲,又是侯府,又是世子,他还是个长子呢,”

安老太太皱眉,难道这些我不知道倒要你告诉我?

“你最心爱的大姑娘掌珠,这可就遂了心,过了门就是当家少夫人,再过上几年,就是侯夫人……。”

袁训寻思着,太子殿下早对文章侯不满,他这个侯爷还能传到下一代去,也要有九九八十一难才成,二婶娘现在就说侯夫人的话,是不是太早?

不过掌珠总算能在别人“求”而出嫁,这件事情办得倒不坏,不枉从昨天气到今天。

邵氏一个人说得口沫纷飞,越说越开心。

女儿要出嫁,这可是嫁在京里。多好多好,和宝珠不分开,姐妹们互相有个照应。呃,主要的是宝珠姑爷太能照应人,离宝珠近些没坏处。但是,这姑爷那把刀可不能没事儿再就往亮才是。

要不是为了自己女儿的名声,女儿的前程,邵氏见到别人拿刀,也早吓得跑出去八百里,哪里还能如下午那般不走反劝呢?

她说得兴奋上来,老太太却断喝一声:“我可曾答应!”

邵氏软了半截,支支吾吾:“这……人家求呢,这……。”安老太太往外面再断喝:“来个人!”梅英忙进来,老太太怒声道:“让人拿舅老太爷的名贴,去寻宫里的章太医。告诉他说我如今肯听他的话,多进补品,多活些年头!告诉他,我一天三顿按吃饭似的吃,我倒要看看,哪一个能把我气死!”

老太太进京后,有头疼脑热一直是寻章太医诊治。

梅英点头不停:“是啊是啊,老太太不保养起来,以后谁能姑娘们撑腰呢!”

“哼!想我早死没那么容易!”安老太太这气,也不知道是对着掌珠邵氏而发,还是对着她一生的对头,南安侯夫人而发。

邵氏早吓得不行,直到梅英出去,才重流下泪水跪下:“母亲,不是您的孙女儿要气您,而是这事,这事情不这么办理,以后掌珠可怎么办呐……”

“哼,我不答应看谁敢出嫁!”老太太又对着门外叫:“来人。”

齐氏进来陪笑。

“我们家里就只有四姑娘一桩喜事,三姑娘还没有定。除此以外,今年我再不会打第二份家什,谁要急着滚出这门,让她大街上打家具去!”

邵氏肩头颤抖,哭得哽咽难言。

孔青心想二奶奶就是不聪明,也难怪她,她这一生都不算聪明的。守着老太太这株大树,又刚强不让人,二奶奶竟然还想过改嫁。此时呢,又放着明白路不走,又来找钉子碰。就上前去劝道:“二奶奶,亲事是男家来求的,您在这里伤心有什么用。”

对着上坐的安老太太努努嘴儿。

您已认下女婿,后面的事就是文章侯府的作为,您再焦急也是无用。

把邵氏劝出房,邵氏泪眼汪汪:“孔管家,老太太这般的执拗,把姑爷吓跑了可怎么是好?”孔青再叹,我不聪明的奶奶啊,他倒是敢跑。后面有四姑爷那把刀,他往哪里跑?

当然这话不好明说。

这亲事从表面上看,还是文章侯府千求万求来求成的。四姑爷哪曾用刀逼过他,四姑爷是想宰他。

房中发落已毕,安老太太就来夸奖袁训,她也不能明着夸,你是想宰人,几曾用刀逼过亲事。老太太就满面含笑:“我的儿,从昨天到今天把你辛苦的,去看看你妹妹,她几天没见你,应该有话说。”

袁训就嘻嘻,行个礼就来见宝珠。

才过帘栊,殷勤的小婢红花过来:“姑娘泡好了茶候着呢。”

“红花儿,又话多了。”宝珠飞嗔出帘外。

袁训就打帘进来,见宝珠早迎在帘内,几天不见,秋波似又盈润许多。见宝珠施下礼来,袁训就想到昨天她的礼,就想打趣她几句:“今天行礼为着什么?昨天行礼又为着什么?”

“今天行礼么,为着你来了;昨天行礼么,为着你辛苦。”宝珠嘟嘴:“可是你从昨儿起,就把宝珠吓住了,你看可怎么好?”

那光洁的额头就在面前,袁训伸指作势欲弹,宝珠让开,袁训笑道:“你昨儿为什么不早睡?”往榻上去,也早就不客气,舒服的合衣往榻上一歪,眯起眼:“我告诉你一件事,你就好了。”

宝珠把茶送上,笑问:“是什么药这么见效,说得好呢,我就好了;说得不好,我加倍的不好,还是劳动你寻药去,你看可好?”

榻上那人就道:“大姐要成亲了。”

“哎哟,”宝珠手一歪,茶水倾在手上,抽手来看时,已红了一片。袁训也坐起来看,见宝珠颦眉噘嘴的,一副爱娇模样,先不问她烫的疼不疼,而是悄声道:“宝珠,”

“嗯,”宝珠吹手指。

“想我不想?”袁训笑眯眯。

“想,怎么不想。”宝珠大大方方说出来,但是把手往怀里缩:“就想你,也不能这会子冒犯我。”

袁训悠然心动:“哦,这算是冒犯吗?”

“是啊,”宝珠见他笑得坏坏,怕他过来用强,用强呢,也不过强看宝珠的手指,再或者帮帮吹吹罢了。

一个人的为人正派,全在他的心思动作上而来。袁训的用强和宝珠想的用强,因未婚的原因,不过是这种尺度。

是以掌珠说她什么也没干,而韩世拓还觉得自己对掌珠妹妹正派无比,是为可笑。

宝珠早把手指藏起,袁训就不作过去帮忙“吹手指”之想,懒洋洋再扯过迎枕睡倒,开始叫苦:“把我累到了,真的累的不行,我骑着马跑了上百里去,”

“那你晚上怎么进来的城?”宝珠往外看,已是斜月玲珑。

那人点一指在鼻子上,夸口道:“我,还会进不来?”他闭眸,面容沉静,不一会儿似真的熟睡过去。

宝珠倒没有想过表凶这么睡自己房中不合适,而是只想自己心思忍来忍去,想着把大姐姐亲事问他个明白呢,还是先让他休息?

等手指上都不再疼,宝珠还是想知道,就悄声地问:“怎么就肯定下亲事?”

想这嗓音柔得如和风细雨,表凶要是真的睡熟,不回答也就算了。

袁训睡意浓浓的回话,他来到宝珠房中身心舒展,还真的睡神到来。

“嗯,”他惯常的一个字回话出来,然后袖子动上一动,露出一角带鞘尖刀。

宝珠目瞪口呆,脑海中补出无数当时场景,什么表凶持刀威逼亲事,什么韩表兄跪地求饶……她不安又委屈:“为什么要逼他亲事,他把大姐姐约去同游,分明就没有正经的心!”

有正经心思,你不会上门来求!

你若诚心来求,祖母就是不愿意,也总不会撵你出去。再说,这位韩表凶不是上过门的。

宝珠为掌珠委屈莫明。

袁训从睡意中醒来,微微一笑:“我倒逼他!他也配!是二婶娘许给他,祖母刚才还说不答应!”

“那……你这刀是怎么回事?”宝珠不解。

袁训睁开眼,笑眸对宝珠望了一望,又调侃上来:“你可坐稳了,”

“坐得稳呢。”宝珠端详自己,四平八稳,很是稳当。

“我拿刀去是宰他。”

“扑通!”宝珠往地上一摔。袁训无奈坐起,和坐在地上的宝珠大眼瞪小眼:“我问你坐稳没有,你说坐稳了,你就这么样的坐稳,这地上稳的很吧?”

宝珠吸吸鼻子,就是没挤出眼泪。不但没挤上眼泪,反而坐着稳稳的地面,心里滑稽上来。心里想笑,这还怎么能起得优雅端庄,只怕起来时,也是身子半软,笑意存于心,不太中看的那种。

就娇滴滴:“劳驾,帮我叫红花进来扶我。”

袁训欠身伸手:“有我在,还找什么红花。”

宝珠犹豫一下,隔袖把手交到他的手上,两个人隔着长袖手心互碰,只觉得一点热直到心头,荡漾出无数的涟漪。

一圈一圈的,把近日的思念、感爱、爱怜无限放大,再一圈圈的回到心头。

“宝珠,”袁训见那小小腰肢就在面前,鬼使神差的把手握住,握住后,隔衣也香滑柔软,他原地定住,品味着这感觉,只觉得放在这里就挺好挺好挺好……

宝珠娇羞满面,偏偏舍不得放开他的手,也舍不得离开这榻前。心里知道有,这步子是一步也动不了。

油然的,她生出理解掌珠之心。

青春年少的人失足,其中有对青春的任性,有对青春的怠慢,也有对青春的肆意……

宝珠尚且如此,何况是掌珠。

宝珠就低低的叹道:“是我,尚思念于你;姐姐她……”话一出口,宝珠懊恼不已。表凶虽好,却也不能说此类知心话。万一他看轻自己……

这是宝珠把表凶当成“夫主”来看,她就这样的想。

而袁训呢,同样是个少年。他和纨绔们相比,有才有貌有财有人,章台走马,袁训也能理解几分。

他没有想到宝珠这话不对,反而吃吃的笑:“这怎么能比?你我是明媒正聘。大姐呢,是胡行乱走。”

宝珠心服,掌珠想的是不该想的人,同行的也是不应该同行的人。换成宝珠,可不会那样去做。

放下后悔失言的心思,宝珠又转回到掌珠亲事上去。适才说话表凶没有听出不对,或者是没有见怪,宝珠就又出来一句。她立于榻前,小腰身在表凶手上,是背转身子在害羞,此时还是背对着他,娇嗔道:“可是你去宰人,这也太狡猾了吧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袁训大笑出声,再放低嗓音:“知我者,宝珠也。”

得到夸奖的宝珠,好奇心油然生出,就把害羞忘记。回身担心地道:“可你又放了他,他还会来求吗?又或是求得不诚恳,祖母不肯答应可怎么好?”

宝珠这一回头,袁训手再搭在她腰间,就好似宝珠在他怀里。他含笑松开手,默默地算了下离成亲还有几天,等到那一天,宝珠就全是自己的了。再笑道:“他敢?他不好好的求带着家人来求,我可不担保他走路让人压死,喝酒让呛死……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