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二章,成亲 (二)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韩世拓自然答应,然后又寻掌珠。从定亲后,他就没再见到掌珠,唯有今天才能一见。掌珠和玉珠陪着表姐妹们在房里,隔窗见到他左看右看,掌珠就撇嘴,找吧,就不给你见。

袁训登堂,大红吉服,帽插金花,更是人物俊俏,风流难言。

余伯南就黯然,宝珠成亲他肯定是要来的,虽没有见到宝珠,也算尽了尽心。见到方氏母女,余伯南还是装见不到。但见到袁训,他难道还装看不到?

强打精神上前来见礼,道声恭喜。袁训今天见到他,也是不能动脾气,也含笑回应。余伯南对着他的满面笑容,心中就更不是滋味。想这个人占尽得意,他能不笑吗?

余伯南就保持着笑容,但低声道:“你若敢欺负宝珠,我定不饶你。”袁训也还是在笑,但也低声道:“有你什么事!”说过,还故意转头看了看钟氏兄弟。

这些,才是有资格为宝珠说话的人。

余伯南不看,走开一个人去伤心。

又一个人,走到袁训面前来。瑞庆小殿下鼻子朝天,一脸的不怀好意:“坏蛋哥哥,从今儿起,给我立个军令状。”

“为什么要立?”袁训微笑。

“就说你知道以前都错了,以后呢,唯本公主马首是瞩,本公主叫你向西,你不可向东,不然的话,重重打手板儿。”小殿下昂昂头:“你若不写啊,宝珠姐姐答应我她就不出来了。”

这一个要开门钱的,似乎更狠了些。

袁训轻飘飘寻思:“我不记得今天有放你假,怎不在宫中念书?难道我休婚假不进宫,殿下又开始偷懒?”瑞庆小殿下顿时大怒:“坏蛋!”然后大怯,把小手背后面:“你休假吧,一直休着吧。”殿下灰溜溜又去宝珠房中,算是铩羽而归。

吉时到时,鞭炮声奏响,扶出新人来,拜别家人送上花轿。瑞庆小殿下又出来了:“我算送亲的吧?”

南安侯和安老太太陪着她,就笑:“殿下肯送自然是好,不过送亲的全是男人。”小殿下马上转个话头儿:“那我去喝茶。”

即命上车,与宝珠同去。

侍候的人都笑:“殿下若同行,新娘子岂不让殿下为尊?今天是她一生只有一次的日子,得让新娘子为尊才行。”

“那我们抄近道,先走吧。”小殿下这才舍弃与宝珠同行的心,又怕赶不到宝珠前面,匆忙上车,上车前还交待:“去告诉抬花轿的,走慢些儿,走慢些儿啊。”

古代很讲究吉时,有经验的轿夫,会算着钟点让花轿进门。小殿下这话是不通又不通,可她才得十岁,又随心所欲惯了,大家就胡乱答应下来,送她马车离去。

安家大摆宴席。

秋天的白天已转为短,花轿进袁家门时,天色微瞑,院中掌起无数红烛来,把喜气盈盈更冲上半空。

……

欢声笑语中,宝珠眼前一亮,接着就花了眼睛。

成亲这种事情,最受苦的是新娘。先是早上中午都不能吃太多,因为不知道闹洞房的要闹多久,这中间不带去净手的。

宝珠还好些,还能确定从自家到婆家的距离,问下袁训就能约摸出花轿会走多久。换成远路的新娘,又不知道路程多远,更是不敢多吃,以免中途出洋相。

先是饭不敢多吃,再来洞房花烛夜,享受的大多只是新郎吧?

新娘子大多是头几天再或者昨天才学新婚知识,然后就落入新郎魔爪,基本是受罪的。

而宝珠呢,在这几条以外,又多出来一条,盖头一揭掉,她就眼睛晕。

满目红色乱晃,红烛外加红喜字儿在红烛下,然后是无数客人的笑声晕了耳朵,再然后,她就见到她的表凶笑得合不拢嘴,一般新郎都这样吧?除非是逼婚的。宝珠就更晕头转向,她紧张得不能自己,心中只有一句话跳动,要洞房了,要洞房了么?

但见表凶百忙中对她笑笑,手中喜枰交给喜娘,盖头也放下来。有人大叫:“交杯酒!”而外面另一个人大叫:“闹房了!张三李四五二赵五钱六吴七……。”

宝珠憋住气,强撑着没让吓得往后倒。这哪里是闹房,这像拆房子。才腹诽到这里,然后见一堆的男人往里走,那架势分明是粗汉子,喜娘张开手去拦:“爷们仔细冲撞新人,”人多脚乱,她让踩了一脚,幸好本朝没有裹小脚习惯。就这喜娘抱着脚吸气:“我的娘呀,这位爷您太莽撞。”

就说这一句话,她就让挤了出去。

袁训见来势汹汹,而新房中此时坐的还多是女眷,也着了急。和陪他进来的柳至等人上前拦住,这中间长陵侯世子对着最后面的梁山小王爷高叫:“这是洞房,不是打架!”

侯世子难得和王世子和睦相与一天,这就又想提拳揍他。长陵侯世子一用力气,别人挤进门,他挤了出去,几步蹿到小王爷面前,怒喝:“有你这样闹房的吗?”

又道:“太子妃可在里面呢!”

梁山小王爷正在发火,却见到太子殿下匆匆过来,也有不悦:“啊,斯文些斯文着闹,”小王爷这才哑口无言,他也憋足了气,对带来的人放开嗓门儿:“斯文些斯文些!你们这群笨蛋!挤到新娘子,新郎倌还不和我们拼命的喂!”

宝珠就在房中默念了一句,谢天谢地。

这些人还没有挤过来,但那酒气烟气,有人抽水烟和烟袋。还有汗气菜味儿,呛到鼻子尖下面。

这个时候,宝珠才意识到还有一句话,太子妃在这里?

她强忍着不抬眼角,抬起来怕让人笑话。但是垂下的眼角下面瞍着,在无数绣花镶边打折有皱红色粉色紫色青色等裙边上搜索,这哪一个是太子妃殿下的衣角?

“让路,殿下要进去。”有人开道,太子殿下得已进来。

殿下才笑说:“取合卺杯来。”外面又有人开道:“让让各位,小殿下来了。”宝珠窃笑,原来这么多的裙子边,倒还没有小殿下的。

因殿下进来,宝珠就稍稍的抬了抬眸,就见到门里门外全是人,自己的夫君挡在自己身前,宝珠心中甜蜜,这算是是他的疼人。

烛光下那背影越发如山石般稳重,宝珠本舍不得挪开眸光,就听到有人哈哈在笑:“新娘子在乎新郎,你们都别挤了。”

却是抬眸,让人看出。

宝珠羞得垂下头,太急了,发上凤冠叮咚作响,在这叮咚中,她急急还是见到有一角儿,坐着自己笑容满面的婆婆,而婆婆左上方,是个尊贵位置上,坐着一个美貌年青的贵妇人。

想来就是太子妃殿下。

新娘子抬头,房中人哄然大笑。袁训也笑着回身看视一下宝珠,见她头垂得下巴近于身前,忙道:“取酒来,我喝过了出去灌你们,让她清静吧。”

宝珠紧张得一动不敢动,这个呆子,哪有这样说话的。

果然来宾们不管男女全笑起来,柳至笑骂:“把你能的,今天是什么日子,几时轮到你说话!你不让我们闹腾完了,休想出这道门。还想喝酒,今天哪有酒给你喝呀,各位说是不是?”

震天的一声答应:“是,哈哈!”

宝珠颤抖一下。

乖乖,这外面倒有多少人,才能出来这炸雷似的嗓音。

不知道的,还以为外面发雷霆。

太子妃都没忍住,笑顾袁母道:“他倒是会疼媳妇。”袁母脸上一直是快活的笑容,就道:“是啊。”太子妃的眸中闪烁而过,暗想这家子人到底是谁?

几年前忽然冒出这一家子人,然后呢,殿下百般的照应;然后呢,小姑子瑞庆也挺粘乎他;然后呢,今天又一次见到袁夫人,还是为她的恬静优雅而动心。

她虽坐在热闹中,又极欢喜她独子的亲事,可不管多么的热闹,都似星辰对明月之光,丝毫不能动摇袁夫人于喧闹中的安然,这是天生出来的贵气,而她,却从听说过是个贵族。

太子妃讨太子的好,才往这里来。具体内幕,她却是不甚至明了。

往这里一坐,就讨足丈夫的好。太子妃又对瑞庆小殿下看去,想唤她到身边来别让人挤到,这又是要讨小殿下的好。

可小殿下呢,正在懊恼不过玩了一圈看梁山小王爷放最好的花炮,就把掀盖头没看到。她恼得小脸儿皱巴着,巴巴儿的站到宝珠身前,问:“喝了酒吗?这个也不让我看,我可就恼了。”

太子笑得不行,把妹妹扯到膝旁,交待道:“小孩子不能在洞房里乱说话。”

瑞庆小殿下摇着兄长的手,小声道:“把盖头重新揭一回,我就不说话了。”然后又做出她习惯性的动作,小鼻子朝天:“而且,还有件要紧的事儿我要告诉你。”太子殿下才不信妹妹能有多要紧的事情,她的要紧事体,不过是放花炮吃点心再就逃学加贪玩。

但怕妹妹任性又插话,在宫里不觉得,还以为可爱的淘气。在宫外面,就有时是不得体的。就把妹妹抱在手上道:“别插话,等下我带你吃酒,就晚了睡我那里可好不好?”

瑞庆双手抱住他脖子,又讨要道:“再多留我两天,宝珠嫂嫂回门,我要去吃回门酒。”她溜圆了眼眸,大有你不答应我就如何如何的模样。

太子让妹妹逗笑:“你是两边酒全吃,倒是一家也不耽误。”瑞庆小殿下晃脑袋:“那当然,我是最聪明的。”

“好,”太子温和地,但小声再道:“今天人多,不要再喊嫂嫂。”瑞庆小殿下即刻把小手指放到小嘴唇上:“嘘!”再加上她乌溜溜的黑眼睛,真是人见人要爱煞。

太子妃有些吃味儿,但又觉得自己没意思上来,就不再关注兄妹两人,专心地去看合卺酒。对她来说,她也难得见到这样的热闹,也是新鲜的。

合卺杯,是喜娘取出。碧玉的连杯,上刻百子多福。这杯子高不过三寸左右,酒一般也不会倒得满溢出来,不会喝酒的人也不会太难熬。

但今天不同,这杯子才到袁训和宝珠手中,长陵侯世子就跳出来大叫:“且住!”然后梁山小王爷也跳出来:“停!”双手举起一对杯子。

哗!

笑声爆起,房顶几乎让掀翻掉。

作为新郎倌儿,袁训除了笑口大开以外,本来不应该在今晚另有别的表情,可他见到拿出来的杯子后,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。

在最后面的一个闲汉,隔着人缝见到,因他站在最后就说错话不怕众人侧目,就高声而叫:“怎么着,你耸了吗?”

又是一片笑声起来。而宝珠,也摇了摇头,发上凤冠又响了几声,完全淹没在笑声中。

这哪里还是杯子?

分明是一对海碗。

同样是连杯,但手掌宽大的梁山小王爷得用双手才举得起来,不但是这对杯足够重,材质非金非玉,乃是上好玉石组成。还有一点,这对杯子就杯子而言,宽大之极。

必须两只手才好拿。

每一个,都有成年男子手掌大小。

这叫杯子?

这分明是一大海。

酒立即满上,喜娘们抿着唇又退开,房里房外笑意盎然,都把目光放在袁训面上,盯着他喝这杯酒。

太子殿下知道他酒量,虽也摇头,但是却在笑:“这是古董吧?”梁山小王爷嘿嘿直乐,他扎在人堆里却也听到殿下的话,便回:“这是我父亲犒劳有功将士们时用的酒碗,是男人吗,不能喝还行!”

随着这句话落下,笑声又此起彼伏出来。

房外自然的,又有人怪叫:“能喝才算你今天是男人,”

太子妃颦着眉头笑,这群人,她还是头一回遇到。

不喝,过不了关。

袁训就索性洒脱,一手握住一只酒碗,梁山小王爷先怪笑:“力气不错。”袁训白眼儿他的精力都没有,送一只到宝珠唇边,温柔地道:“你只喝一点儿吧。”

“哈哈,”

洞房之中当着人,新婚夫妻竟然说起话来,岂不惹人更笑得厉害。

而宝珠,并没有太多的羞涩,而是抬起头,那清灵无俦的翦翦双眸,饱含着幽怨,又是一腔不能诉说的关切,投向袁训。

同时,她抬起两只手,隔袖抱住这只海碗似酒器,一言不发的,就这么看向袁训。

红烛火光,让她的面颊如晚霞,让她的红唇如红莲,亦让她的眸子中慢慢的微红了。

这么多,你可怎么喝下去?

宝珠是小有酒量的那种女性,正因为她小有酒量,才知道喝下过多的酒会是多么难过的滋味儿。

她抱住一只酒器不肯松开,她没有一句指责的话,却分明是无声的在指责这送酒器的人。

满房中笑声,在宝珠的默然关切中俱低下来,再化为无边的笑意。再……就有人觉得这个洞房中可以醉人,新娘子浑身上下散发出难以言语的温和体贴,体贴她新婚的夫君。

太子妃看着好,就奇怪上来,悄声问袁母:“他们倒是先认识的?”怎么看怎么像青梅和竹马那种两小无猜般亲密。

袁母一直安静的笑,就是她的儿子面对一大海酒水时,她也只是笑容加深,并没有宝珠似的惊骇。

见问,就轻声而悠远的回道:“是先见过的,”太子妃才哦上一声,袁母又甜蜜的笑着:“是训儿自己相中的。”

太子妃就了然了,原来是早有情意,再行婚事,难怪难怪是这副模样……

房中人似都溶化在新人深情的眼光中,拿出这对酒杯的始作俑者,梁山小王爷就开始浑身不对劲起来。

像是头上不爽快,又像是背后哪儿痒,接着,从脚心到心头,没有一处是舒坦的。小王爷嘀咕:“我这是酒喝得不够?”

他脑袋右转左转,眼睛就看自己手臂,又看大腿,再看鞋面。不看新娘眼光时,心里才痛快起来。

他还没明白过来,是自己心里不落忍所致,还一个劲儿的寻找,我哪里不得劲儿呢?

袁训有一时,也化在宝珠注视中。他微微笑着,和宝珠四目相对,心头得意难言。看我媳妇儿多心疼我,又很快让红色喜帐、宝珠红衣给打醒。

这还是在闹房呢。

这酒,还是得喝。

“你放心,我喝得下。”袁训含笑。

“好!”四面人重新起哄,鼓掌的鼓掌,还有人乱吹口哨,房顶子顿时又有塌陷嫌疑。

宝珠开了口,娇声道:“不,”又低声道:“这怎可以行得的?”

“好!”四面人笑声不断,鼓掌的就更鼓得厉害。在房外面的人急死了,他们听不到,就见到里面又哄闹起来,就一直伸脑袋:“说什么说什么。”

就有人学话,扭捏道:“这怎可以行得的。”

“噗!”笑喷一堆人。

别人一片欢乐,独瑞庆小殿下年纪小,看不懂这场面,不耐烦上来,抱住太子耳朵,悄声说了几句。

太子微一吃惊,又反问:“真的?”

“真的,嘻嘻。”小殿下更紧的搂住他,同他说好话儿商议:“你说过的,留我过夜,留我吃回门酒,我可不跟着回去。”

太子在她小耳朵上拧一下,继续抱着她。

那边的新婚夫妻还在缠绵胶着,袁训见这样对峙下去,这房闹到明天天明也不止。他还不知道瑞庆殿下新带来的消息,但是也要赶快把这群人撵出去喝酒才行。

宝珠实在太娇艳,再多给男人们看一眼,袁训心想吃足了大亏。

就举起另一只手上酒器,一仰脖子,“咕咚咕咚”一气喝干。急酒灌得脸色有些绯红,对宝珠笑:“你看,我喝完了,我没事。”

宝珠急了,手上本握着一块帕子,这就露出袖子要给袁训擦拭。袁训手急眼快伸手握住,就势悄声笑道:“再不让他们走,可都让他们搅和了。”

取过另一只酒器,送到宝珠唇上,看着她喝了一口,余下的自己再一气饮干,也不好好的归还,抬手扔回去,自有人接住,袁训用身子挡住妻子,道:“可以可以了,都喝酒去!”

“再闹,还没闹完。”新婚夫妻亲密无间,让人只是看不够。

太子殿下及时出来,笑容可掬:“啊啊,去吃酒吧,我的好酒可不是天天都有。”才把起哄的人全撵出去。他又对太子妃道:“你也带着女眷们吃几杯,就好回去歇息。”太子妃走,女眷也就全跟着离开。

太子妃走开数步,才省悟太子没有跟来。遥遥地回身望去,身后的人就给她让出一条通道。可以见到新房内,太子、小公主、袁氏母子正在说些什么。

似乎很要紧?

太子妃犹豫着想,但不好回头,还是去坐席饮酒。

新房中,宝珠直直看着他们,却没听到他们说的话。

袁母微微的笑,袁训惊奇:“往这里来?”

“是啊是啊,瑞庆最聪明,要是早知道你们,你们就会拦阻,现在好了,你们拦不了,就到了。”瑞庆殿下嬉皮笑脸,似也知道这件事体有违宫规。

太子镇定:“既来了,也是一片心意,就见见吧。”对宝珠瞄了一眼。

袁训思忖道:“这里不行,这新房离客人们近,往这里来会让人见到。”

“那就换个房间。”

袁母接话:“去我房中,我那边没有客人能到。”大家无话,太子殿下和袁母带着瑞庆小殿下出去,而袁训走到宝珠身前,先满足地一笑,就伸手去扶她站起。

宝珠也惊住:“去哪里?”从没有听说过新娘子在成亲当天离开洞房的。袁训悄声笑:“嘘,带你见个人,别说话。”

此时喜娘全都劝走,红花卫氏也都让离开,袁训用身子挡住宝珠,一对新人在自己家里,鬼鬼祟祟般离开新房,往后院子里去。

……

那温热的手掌扯住,宝珠由不得跟着他出去。但到了外面秋风不断,宝珠就清醒过来。她竭力地不把心思放在袁训手掌上,而是借这个机会细细地打量起自己的家。

很大。

这是宝珠头一个想法。

有多大呢?

就是前院中灯火通明,人明明不少。但过了一道回廊,喧闹声就似灯节下的蓦然回首,遥远而朦胧起来。

东西两边,都远远的有着高楼灯火,在古代三楼就算为高,二楼若间隔高,也为高楼。

似有打更人走过,西风传送来的嗓音中气十足,分明是壮丁:“二更了,小心烛火。”

在两边的灯光打更声中,袁家大院子这后半截就更寂静得掉根针也能知道。但,却不让人觉得害怕,到了这里,夜深厚而又安宁。

宝珠就想到自己家里的香兰苑,那是在小城里。天一擦黑,不管是妩媚的春,还是明朗的夏,再或者爽快的秋,寒冷的冬,宝珠都不敢走得离香兰苑太近。

而这里,乍一看树影阴沉,好似走在香兰苑。但不管是那深而无边的暗,还是微有月色的径,都带着沉静,只有沉静。

也许是自己手边是夫君的原因吧?

宝珠这样想着,就听袁训道:“到了。”然后他身子一转,就面对宝珠,而宝珠,就到了他的怀里。

还不容宝珠扭捏,温热的气息扑面而至,袁训郑重而又柔声:“是姑母,你不要害怕。”宝珠本能点下头,更没有时间去问是正经姑母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往新房里来,反而这般诡异的等人去见。

她信他!

不管是拌嘴,还是争执,不管是牢记那王府的姑娘,还是他处死画眉让人心惊,宝珠都是信他的。

就点着头,让袁训带入树下静候。

只一会儿,就有人轻声道:“等着呢,进来吧。”这嗓音淳厚而有磁性,宝珠记得是太子殿下的嗓音。

手让重新牵住,袁训带着往唯一的烛光处行走。那里是一排几间的房子,但只有一间有光亮,而且这光亮还暗得幽幽若瞑,似房中有什么怕人见到。

袁母和太子一左一右出现在房门内,都笑容深深:“快来见过。”而宝珠此时也看到房中端坐着一个人,因烛光暗,这个人不管是衣着也好,还是乌发也好,都带出朦胧之美。再加上她的面容实在是精致,莹莹在黑暗中有光泽现出,更像一尊玉雕像坐在那里。

宝珠让她吸引,眸子就不再离开,而是任由袁训带路,自己呆呆注视着这玉一般的美人儿,走入房中。

因她正盯着,就清楚地看到在她和袁训走入房中的那一刹那,这玉雕像活了起来。她眸子微闪一下,泪珠儿就滚滚而出。

像厚重的冰层迸出一个口子,无数夹缠白雾的水珠子蹦出;又像冰山之上化雪为洪,奔腾而出。

宝珠莫明的感动了,她从不知道一个人的泪水还能有“奔腾”、“汹涌”之感,不知道一个人的感情,还能化为万千泪珠,再炽烈的表达得这么细致和清晰。

她在感动。

她在伤心。

她在难过。

她在喜悦。

她的泪水中感情不一,又融得没有隔膜。就这么扬扬洒洒的暴露在宝珠的面前。似冬天里的头一场雪,呼啸而来,并不客气;又像夏夜里的暴雨,倾盆而至,不用招呼。

宝珠定定的看着她,你为什么伤心?你为什么难过?又为什么喜悦?耳边,袁训唤她:“宝珠,见过姑母。”

两个人还是喜服,袁训发上的金花重新戴得端正。宝珠理好凤冠,同袁训一起,恭敬地拜下去,行了三拜的大礼。

“呜……”用帕子压抑住的哭声轻轻地出来,再就是太子的轻劝:“这不是见着了,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不要再伤心了。”

袁母又轻劝:“你操心一场,这他成亲了,你应该开心才是。”

哭声压下去,有片刻是低低的泣声。再就一个飞珠断玉般的动听嗓音道:“我高兴呢,我就是想见见,就是想今天见见,”

“啊,是,”太子和袁母都含笑。

而袁训也是含笑的,只有宝珠很懵懂。

但她有一条好处,以前说过,就是她不懂的事情,她本着信任夫君,是可以不问的。

此时也不是问的时候。

但是可以猜不是吗?

宝珠觉得自己隐约的猜到,这是淑妃娘娘。以宝珠来猜,也只能猜是淑妃娘娘。

小夫妻还跪着没有起来,但都扬起面庞把喜气任由姑母观看。

“姑母”不再哭出声,却泪水不停,断线珠子似的在面颊上滑过,像白玉盘上滚珍珠,很是动人。

只一会儿。

也就一会儿,极短的功夫。太子和袁母又笑道:“该回去了,”太子道:“以后相见有日,很快就能进去请安。”

当姑母的就想起来,对袁训哽咽道:“你好生地考,”袁训笑道:“是,”再说句话哄她开心:“备好金花等我折桂。”

姑母就带泪而笑,袁母在劝:“就在你身边住着,这就便宜得多呢。”当姑母的微叹口气,又带泪而笑起来,顾盼着宝珠道:“我的儿,你要孝敬婆婆,疼爱丈夫才好。”宝珠本该涨红脸回答,但听她嗓音中饱含无数感情,虽不懂,却又一次让她打动,就认真的回答:“是呢。”

当姑母的就喜极面泣:“看看这孩子,她多懂事儿啊,”太子就笑,又一次催促:“回去吧,”他嗓音柔和缓慢,浑然如对亲人。

可宝珠就是听到,也还是只敢猜,这位只怕是淑妃娘娘。

“走,我这就走。”美人儿起来,把一个匣子给宝珠:“三朝回门,戴这个吧,这是我的心意。”宝珠接过叩头,再直起身子,就见到房中再没有一个人,扭身往房外看,才见到太子婆婆和丈夫护着“姑母”,前后围得几看不到那中间有人,而另一方的黑暗中,又走出好几个人来接住,看这气势,天上星月都似黯然无光,全让比了下去。

如果没有宝珠手上的匣子,宝珠还以为这是个梦,自己只是无意中跑来,无意中到了这里。

“奶奶请跟我来,”一个灰衣的婆子在门外走出,宝珠微愕,那婆子自我介绍:“我是侍候夫人的,奶奶只管叫我忠婆就是。”

宝珠松口气,原来这就是忠婆。这就跟着忠婆往新房去,路上并没有话回到新房,却见红花焦急地跑出来:“姑娘啊,奶奶你去了哪里?让我好找。”

新婚当天洞房不见新娘,吃完饭回来的红花急得快要哭:“卫妈妈让我不要声张,她去找你呢。”

宝珠就笑:“我还能去哪里?”低头对自己大红嫁衣笑,这身打扮能走出前院就算不错的。回头见忠婆已不见,而红花来接怀里的匣子。宝珠就给了她,红花才接过就咧嘴:“好重。”搬到房中打开给宝珠看,主仆都目瞪口呆。

里面是一整套的上好珍珠头面,珍珠流苏,珍珠花钿……宝光四射,满溢而出。

别说红花没有想到,就是宝珠也没有想到这搬着不轻的匣子里会是这些东西。本来她以为全是金银,所以才有手感。

现在见是一批珠宝,宝珠想珍珠虽大,又怎么会这么的重?就拿起一个在手中细看,那手指让珍珠色染成,再就见到不出所料,珍珠后面的首饰间架,以黄金打成。

宝珠是个孝敬的孩子,又初到婆家扮也要扮出孝敬来。想姑母大人让回门时佩戴,这么一套戴起来,只怕是累人的。

有脚步声过来,宝珠忙叫红花收起。而红花不等吩咐,也手忙脚乱的盖起。卫氏和瑞庆小殿下出现在门外,卫氏满面是汗水,在西风中也似累累珍珠,可见她见宝珠从新房失踪,倒有多么的慌乱。

而小殿下又是得意到不行,她小手握在卫氏手上,炫耀地道:“我说了不会丢不会丢,我几时会说错?”

小殿下嘻嘻不止,瑞庆知道去了哪里,瑞庆就是不说。

她是在半路截下卫氏,听卫氏难过:“姑娘丢了,”小殿下就担保:“在新房呢,不信再回去看看,你眼花了,才看不到她。”说得宝珠会挪动再或者是会隐身,一会儿出现,一会儿原地不见,但还在原地啊。

“姑娘啊……”卫氏受惊不小,扑过来就抱住宝珠泪落不止。宝珠安慰她:“我在呢,我能去哪里?”斜身对红花挤挤眼,红花见到首饰后,就小心眼子里知道有秘密,收到姑娘暗示,就跟着帮腔:“姑娘本就在,是我们没见到,”

卫氏心想今天怕是见了鬼,这袁家院子这么的大,却又没几个家人,屋大欺主,只怕夜里有什么逛出来撞着人吧?

她就更要慌乱时,耳边小殿下道:“咦,这个打开给我看看?”红花不敢不开,满室宝光,闪到卫氏的眼睫。

“啊,这是哪里来的?”卫氏面色苍白,更让吓得不轻。

宝珠往洞房外瞅瞅没人,就吩咐红花:“关上吧。”姑母大人都不见当着人出来,这东西还是先收藏的好。

大家慌了一阵子收东西,然后才注意到一旁原来活泼,此时动也不动的小殿下。瑞庆殿下扁起小嘴儿,目光蕴含指责,你抢了我的东西。

难道你不知道瑞庆见过的,瑞庆喜欢的,全是瑞庆的?

宝珠:“……”又福至心灵:“殿下是要喝茶吧?”这位殿下来讨茶吃也不是一回两回。小殿下撇着嘴儿:“嗯,喝茶。”

今天总算喝到新娘子茶,殿下却觉得这茶貌似不好喝。她挑起小眉头出神,我的宝贝珠子啊……

怎么新嫂嫂还跟人抢东西呢?就是太子嫂嫂她也不抢啊……。

宝珠若知道,会说很冤枉。

……

“小袁你不要走,进进进…。洞房不着急……”

“别管他,我陪你喝。”

袁训暗笑着,快步把身后闹声抛下,直来到洞房门外,才放下心。不管是兄弟还是纨绔们,总算甩脱他们。

我还要洞房呢?今天怎么能陪他们痛饮呢?

成亲的重头戏是什么,袁训想我知道,我可不会本末倒置,成亲的根本,乃是为着书面用语称为“洞房”,再斯文些称为“肌肤之亲”,再肃然些称为“敦伦”,俏皮些叫“鱼水之欢”的那件事儿。

宝珠呵,你有一身的好肌肤……

新郎倌儿在洞房门外色心大起,酒意不由得下去七、八分。热腾腾的新的东西似从脚心升起,倾刻就遍布全身。

宝珠,我来了……

嗯?

花烛仍是高照,喜帐犹是轻垂。那铺设着绣金线团花大红富贵纹桌布的桌子旁,红花闭目入睡;而床上宝珠斜倚,也已睡熟。

袁训刚失笑,隐隐听到打更声:“四更了,小心火烛。”

“哈欠……”卫氏强撑睡眼过来,办喜事的这几天她没有好好的睡,也是一样的睡意袭来:“姑爷大喜。”余下也不废话,把红花拖将出来。

房门是袁训关上,他紧紧闭门后,一个人大笑出来。新人入洞房,新娘子睡得香。宝珠你再累,可也不能再睡。

取一盏红烛在床边,袁训一手搂住宝珠以防摔倒,另一只手解她的衣服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