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三章,成亲(三)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脱去宝珠的大红如意云纹绣花鸟嫁衣,她居然没有醒。袁训叹道:“把你给卖了,看来你也不知道。”

宝珠眼眸闭着,只因让挪动身子,黑长的眼睫微闪几下,就再落回肌肤上。

袁训又给宝珠去除烟云蝴蝶的薄夹衣,见宝珠还在自己手上睡得香甜,袁训又叹气:“我记得住不当醉猫,你怎么就敢当睡猫?唉,你睡得这般的香,让我不忍心下手,这可怎么好?”

手上的人儿,雪白里衣内露出淡粉色肚兜,处子幽香不住散放,勾得人绮思上来,却又弄不醒她。

“唉……。睡了吧,难道明天早上你还不醒?”袁训在宝珠面颊上狠亲几下,见亲得那雪白面颊面团般歪斜过去再回来,可这个人怎在梦中?

袁训是真的没辙了,自语道:“都说京里的秋天冷,可和边城比起来算暖和的,我是不怕。可你呢,打小儿长大的地方不是最冷的,再这么脱下去把你晾着,明儿受风寒请医生,别人还不把我笑话死。得了,我们先睡会儿。”

抖开红绫被,把宝珠先盖住,自己解了袍子在她身边躺下来。

又有酒,又有红烛带喜在眉前晃,又邪火还在,可怎么能睡得着?

袁训一恼重新坐起,穿着雪白里衣在地上走了几步还是不解恨,一仰脖子,把桌子上茶水全喝了,喝完啧嘴犹有不甘:“这茶怎么不是凉的?”

又恍然大悟:“如今有了红花这个丫头,这茶她照看的不错。可是,真可恨。你家姑娘睡得起不来,你家姑爷我今夜没有凉水可过不去。”就往门那边走:“我去厨房里喝几瓢凉水再回来睡。”

身后有嘤咛一声:“人家睡着了,不是就由着你……”这嗓音说来软软糯糯的,娇羞俱在其中。

袁训大喜回身:“宝珠!”

他忍不住地笑,见宝珠娇嗔着,支肘半抬起身子,一弯雪臂在红绫被上格外出色。袁训喜欢得一大步跳回床前:“好啊,你敢装睡,你这个坏丫头,今天是什么日子,你还敢弄鬼儿?”

“人家怕嘛,”宝珠不好意思地道:“人家想我睡了,就不用面对着你难为情,”哪知道你是个君子?

袁训猴急地就往床上钻,一只脚才上床,“咕……”一声出来。宝珠小脸色更加的难堪,袁训则大笑:“你到底是饿呢没力气招架我,还是怕?”

宝珠嘟嘴:“又饿又怕,”她手抚着小腹,悄声商议:“可怎么办?一天都没有多吃,就吃了也让闹的人吓没了,”她往被子里缩缩,忽然笑了,从被子里摸出一个圆滚滚的……干龙眼,放到眼前笑嘻嘻的,剥开就往嘴里塞。

袁训长长叹气:“你到底有多想吃东西?”那对着一个龙眼的笑,满足得人都伸不出禄山之爪。

宝珠享受的嚼着,犹在笑着:“要不是奶妈扫了床,我现在倒还能是个半饱。”卫氏也是好心,想姑爷总要回来洞房,就把洒帐时落下的干果等扫了一扫。

袁训抚额头:“你等着,我来找吃的。”回身往桌子几上看,还有几个果子一盘瓜子等物。宝珠在后面咽口水:“不敢吃凉的,奶妈说今天不能吃。”

中秋以后夜里凉,又是宝珠新洞房,卫氏自然多交待多叮咛。

而宝珠呢,怕吃出一盘子果皮出来袁训回来笑,在红花睡着后,就满床找了干果,干果核儿小,往帕子里包上,就无人能见到。

“嗯,你空着肚子,果子不吃的好。”这瓜子儿也不顶饿。袁训就不再寻找,转过身对住宝珠笑:“穿上衣服。”

宝珠愕然:“什么?”

“穿上衣服,我带你厨房里去找吃的。”袁训目不转睛,决不回避的盯住宝珠。那神色,贼眼溜溜,不怀好意,居心大大的叵测。

宝珠听到给吃的,喜欢的就找外衣,外衣全在床上,伸手就得,才把夹衣裳套半件,就又噘嘴了:“把身子转过去。”

“什么?”袁训笑容可掬。

宝珠往被子里缩缩,嘟高嘴儿:“人家要穿衣裳。”

“脱我都脱了,穿还避着我?”袁训睁大眼,一眨也不眨的,口中道:“厨房里有好些菜,太子府上几大名厨全来了,你吃过川菜没有?”

见表凶为了轻薄人,竟然还有这种话,宝珠不依地道:“辣吧?”

“樟茶鸭子不辣的,好吃。”袁训流口水模样。再坏笑:“还不赶快穿起来?”而宝珠对着他炯炯的眸子,却怎么也不能把衣裳这么穿上,快要哭出来:“你别看我。”

“还有南边儿的好汤,那鸡香的……”

宝珠泪眼汪汪状:“你不转身,帮我把帐子放下来可好?”袁训就笑:“好。”等他往床前走,宝珠才发现这样慑人的劲儿更大,忙改口:“还是原地站着的好。”

人影子一闪,红烛闪跳几下,那人已一跳上床,在身后放下帐帘子,还是两只笑眯眯的眼睛对准宝珠:“这下可以穿了吧,你不是怕我看,是怕我离得远看是不是?”

宝珠气呼呼:“不是。”又有了主意:“那你就看着吧,我在被子里穿就好了。”被子腾空而去,落到袁训手中。袁训贼眼兮兮:“你穿吧,我给你张着被子。”把被子撑得大大的,一双眼睛从被头上面露出来,还是不离宝珠。

宝珠恼得自己背了身子穿衣裳,自然是便宜表凶看了个痛快。但看也看了,宝珠的羞涩就减去很多,又不认得家里路,就没有拒绝接下来表凶递过来的手。

手才一搭上,两个人甜甜蜜蜜地相互一笑,手挽着手打开房门,不约而同停下脚步。

前院子里喝酒声还有。

宝珠轻声道:“厨房不在前边吗?”

袁训皱眉:“在!家里的厨房也在前面,为操办喜事新搭的厨房也在前面。去家里的厨房也有吃的,做了没用完的菜全送在那里,也没有厨子,不过离喝酒的人近,就担心他们跑几个过来扯我喝酒,把你看了就不好。”

“那你取来给我可好?”宝珠犹豫,很不舍与袁训并肩而去的感觉。

袁训眉头更紧,有西风吹来,把他衣角掀起:“我想给你吃现热的。”弄热送来也是一样的热,可袁训就是想把宝珠带去吃。

他马上有了主意,这新房本是他的房间重新布置,他的衣裳都在这里,就取了一件给宝珠披上,这才出门往厨房去。

他们的猜测很快得到证实,没走几步,梁山小王爷醉醺醺的走出来:“姓袁的姓袁的,”袁训把宝珠推到一旁树后,上前道:“你就不能叫我名字?”

“我他娘的,我习惯这样叫你,姓袁的,今天我来送礼,有三百两银子,你帮个忙,”梁山小王爷醉得没看到宝珠。

袁训耐心地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抓了我的兄弟,放出来吧。你大喜的日子,给他们冲冲喜,呃,不,他们给你冲冲喜,”

袁训翻眼:“我好着呢,不用别人冲喜,他们要死了不成?等我冲喜?又不是我家长辈。”

宝珠在树后笑得肩头抖动。

“反正你说一句话,你帮不帮!你嫌银子少?三百不成双,我再加三百两,给你银票,你揣着拿着,你放我的人吧。”小王爷一猫腰,地上捡块泥块往袁训手里塞:“我轻易不给你送礼,就是你,总拉架来着我才给你这脸面,你兜好了,丢了我可不再给你,”

袁训把泥块往他怀里一塞:“还你,我不受贿。”

“咦,你还拿架了?我算过了,你不是官,给你钱不算受贿,喏喏拿着拿着,给你新媳妇儿买花戴。花!花,说到花,你冲喜,我唱曲子陪你,”

宝珠笑得吭吭的,用袁训外衣掩住口。

听小王爷果然唱起来:“京里的花分四季,春季那个是迎春呐,夏季是荷花,秋季要吃桂花糕啊……。”

他不唱不要紧,这嗓子一亮,好似猫头鹰夜惊,把别人全招了来。长陵侯世子带着几个人寻来:“哎哎,这曲子唱得不错,走,把余下的酒喝干,”

袁训也歪歪头,快把这人弄走。

梁山小王爷手往怀里一摸,再拿出来往袁训手里一塞:“我喝酒去,喝完了唱曲子给新媳妇听,今天这酒,我一个人喝了五十两银子出去,爽快!再加上菜,我没亏钱!”

他早就嚷着他今天没亏钱,恨得太子党们不把他灌到起不来都不解恨。几个人把他一架,抬走了。

宝珠笑得哆嗦着回来,见袁训摊开手掌,淡淡月光打在他手心上,这一回真的是银子,两个银元宝,各五十两,一共一百两。

“这家伙还真的带着三百两现银子来的。”袁训掂掂银子,想小王爷怀中还鼓着,估计真的还有两百两不止。

宝珠就道:“还他吧,你不是不受贿。”

袁训往怀里一揣:“我不是还他了,这个,你当是银子?我却说他塞的是泥块,这算什么受贿!”带着宝珠又往厨房去。

……

袁家的厨房里寂静无人,只有诱人的食物香味。宝珠在门外就大吞馋涎,随着油灯打着,见一个长条桌子上鸡鸭鱼肉满满当当,宝珠瞅准一块醉鸡,下手就去掂。

“啪!”袁训打开她手指:“坐等着吃热的。”

宝珠吸着口水:“那要叫红花儿来才行。”

“要她作什么,看我弄给你。”袁训握着火石等物,站到灶台前面。

宝珠觉得新鲜,又看出这一顿不要她收拾,就献个殷勤再说:“那我,我会打火。”没烧过柴,灯总点过。

袁训撇嘴:“你会打火?你还会拾柴吧?”

“这倒不会,”宝珠袖着手看着袁训往灶下面放柴禾,把火生起来,好生敬佩:“你怎么会这个?”

“为……。”袁训把“为当兵去”的后面话收回,在火光中对着宝珠一笑:“为着喂你这饿猫。”

火光映亮他的眉头,而他的眉头却似映亮这方天地。

宝珠就乖乖不再插话,看着袁训往大锅里放菜,先热出来一盆鸡汤。鸡汤还没有出锅,宝珠早挑了个长勺子在手上,见汤沸腾,先就舀上来凑上去就是一口,烫得她眉毛攒到一起:“哎哟!”

“烫!”袁训见到,也就出声:“看把你饿的。”

宝珠没功夫理他,吸溜吸溜吃了小半碗,见另一个菜又出锅,是条红烧鱼,宝珠深吸一下鼻子,就陶然而乐:“我从没有在厨房吃过饭,不过这味道真好。”

她吃了鱼,又吃了热糕,又吃了别的,无不大赞好吃。

“以后你就在厨房吃吧?”袁训取笑。

宝珠希冀地道:“你给我弄吗?”

袁训撇嘴笑:“到时候再说吧。”很快,我在不在京里都不知道。他一飞冲天的心,永远都在。

灶下未灭的火光,和小小油灯光芒,把这一对人圈在中间。袁训作为新郎,也没有好好的吃。他热了几个最好吃的,也吃起来。

看得出来宝珠虽似没有饱,却不肯再吃。饮食八分饱,很早就是古代富贵人家的养生之道。她见袁训吃得汗出来,就坐在一旁为他挑鱼刺去鸡骨,又羞羞答答地帮着吹热汤。

那红唇中每吹一次,汤上就有了一圈涟漪。宝珠就对着这涟漪,等它不再乱,又轻轻的吹上一下。

她的眉眼间,是想着心事。

“想什么呢?”袁训无意地在问。宝珠含笑,却檀珠轻启,不能出声。羞怯怯地又笑了一下,似鼓起勇气般,又缩了回去。

袁训故意道:“别说你在想家?”

“不是,”宝珠双手握住,抵在下颔上。这样仿佛就有了力气,宝珠轻声道:“我想给你生孩子。”

四面一静。

烛光微定。

就是西风也似停下来,好让袁训把这句话听得清楚。

袁训“吸溜呼噜”,飞快把手中饭菜吃完。把碗筷随便一丢,丢出“当当”几声,他看也不看,人冲过来,抱起宝珠就走。

“作什么去?”宝珠本能的问道。耳边传来表兄低沉的嗓音:“咱们生孩子去。”宝珠腾的红了脸,手本能的抬起,是想推开他。但听到他的话后,宝珠慢慢的放下手,还没有收回到身前,就想了想,怯怯地抚在他肩头上。

西风在房外接住他们,悠然而缓地轻送,跟着他们回到那大红灯笼大红喜烛的新房。门随即关上,把不识相的西风挡在门外。

只有房中烛火,还慢慢的摇曳着……。

……

“真是对不住,奶奶和爷还没有唤人,”红花结结巴巴,把这十几个字说得卡了又卡,以她的小快舌头来说,反而是件磨人的事。

在她旁边站着卫氏,卫氏的脸红得可以和洞房时的宝珠相比,但眸子中却是喜悦的。

她喜悦什么?

她喜悦着姑爷和姑娘情投意合,如果双双睡懒觉也叫情投意合的话……喂,奶妈,你这算是偏心自己姑娘吧?

栏杆外的槐树影子已近中午,而新房门紧闭起来,任是卫氏和红花一大早起来,已经在窗下门缝里听了又听,小夫妻还是没有一丝起来的动静。

当忠婆又一次来打听时,虽然她很客气很和气,可陪嫁过来的奶妈和红花是一次又一次的难为情。

自家的姑娘以往可是家里头一个请安的人,奶妈可以发誓姑娘从没有起晚过。她话到嘴边没有发出来,是她再发得誓好,也抵不过此时的事实吧。

姑爷不起,姑娘你也不起?

幸好袁家没亲戚,家里也再没有别人,今天的窘迫不会让别人知道。

对于她们的解释和尴尬,忠婆还是笑着:“没事儿,都累了,小爷身子骨壮都不起,何况是奶奶?”

这句解释比没解释还要糟。

他俩新婚第二天双双赖床……。

见忠婆问过就走,卫氏打心里叹气,我的姑娘哟,打小儿把你奶这么大,从懂事起,可从没有容你睡过懒觉啊。

难道是从没有睡过,所以全攒到今天大发作?

而红花,又一次把耳朵贴到窗户上,用心听着里面叫人。她算着日光影子挪动,心里不住道:该起了,姑娘奶奶,又过了一刻钟,您可以起来了……

房中小夫妻抱着睡得正香,宝珠眼帘下还有一滴干了的泪痕。

而忠婆回去见袁母,是笑口常开,悄声道:“还在睡呢。”袁母莞尔:“昨天是晚了。”忠婆嘴都快合不拢,呵呵道:“小爷半夜带着奶奶去找吃的,我看过时辰,是四更二刻,没叫我,我倒不好打搅的,我就睡了。算一算,就吃过了回去也就五更天,再圆过房,可不就六更天,”

古代一个更次是现在两个小时。

忠婆这话敢情是把自家小爷当成午夜牛郎,圆过房,就一个时辰过去了。

“再歇着啊,可是得好好的睡才行。”忠婆继续笑:“我给夫人端午饭来,再打发那一个奶妈和一个丫头用饭。早起我就告诉过,不用守门外,指不定几时起,她们不听,一个帮我到厨房做饭,另一个就守着。再不然一个帮顺伯去扫地,让顺伯给撵回来,这就两个全在门外守着。不用守不用守,小爷饿了自然会叫人。小爷嗓子清亮,隔着院子叫我也听见。我又不老,”忠婆唠叨从来一大堆。

地上是蒲团,袁母手抚着一本书或是册子,有笑容的她更显清丽,和满头白发极不相衬。她含笑点头,等忠婆出去,就露出又爱又惜的神色,抱住手上的册子,低声喃喃:“你听到了吗?你的儿子身子骨儿多好,昨儿成亲,今天早上就圆房了,睡到现在还不起来,你多多保佑新媳妇早有孩子,多生几个吧。”

这种昨天成亲,今早圆房的话,让别人听到可以是个大笑话。可袁母却说得爱恋深重,又很是认真。

奶妈和红花没听到忠婆和袁母的话,还是带着焦急和不安的心情,一替一个的用午饭,而不用饭的人还巴巴的守在房门边。

日头一分一分的往西边儿去,午时完全过去,才听到里面有点微动静。红花恨不能把脖子塞进房里,这才听到里面有自家姑娘地语声:“呀,天亮了,快起来,别误了给母亲请安。”她家的好姑爷,则懒懒哈欠着:“早晚了,你请晚上的安吧。”

“啊!”尖叫过后,寂静重来。

宝珠跪坐绫被上,只着肚兜香肩和手臂全裸露在外也顾不得,她面如土色,甚至有些瑟缩,手指住帐外的沙漏:“那那,错了吧?”

午时已过?

这怎么可能!

一只手臂过来把她扳倒,袁训又闭上眼:“再陪我睡会儿,新婚不是吗?你可知道有多少年我没有睡过回笼觉,就是过年也早起,”

“做贼么?”宝珠又像生自己气,又像他的气,又像生沙漏错了的气,就这么着调侃他。

袁训不睁眼也找到她面颊,狠亲一口,亲得宝珠吸气:“我的娘啊,别咬我才好。”袁训嘻嘻:“练功!当贼?那时又不认得你,去哪里当贼。”

他大有再大睡一回的意思,而宝珠却急了。挣了几挣,终没有挣过他一双铁臂,没能从他怀里起来,但是大惊失色的推他:“好人,求你快起来,也放我起来。这秋天天越发的亮得晚,你看窗户纸上一片白,可怎么办,我们起晚了,这半上午的才起来,我可没脸见人了。”

袁训让逗笑,慢慢睁开眼对着宝珠的焦急:“半上午?你没看到沙漏吗?”他歪着个头去看,念出来给宝珠听:“午时三刻,”

“啊!”宝珠又尖叫第二声,让这钟点儿唬得原处呆着,大脑一片空白,怔忡的望向自家夫君。

“哈,你这表情真有趣,”袁训在她鼻子上一拧,再笑着闭眼:“我都说了,请晚安吧,你又叫什么,我这会子可算老实的。”

宝珠鼻子一抽,泪珠说来就来,枕边有帕子,扯过来就抹泪水:“呜,我可没脸见人了,呜,你叫我可怎么出这个门,见家里的人?”

袁训啼笑皆非:“那我们蒙着脸出去?”

带泪的帕子飞回来掸他一下,又继续盖在宝珠面上,后面是呜呜的哭声:“我可怎么办?”

有这梨花带雨的哭声在耳边,袁训还是舒服的又睡了一下,极快的打了个盹儿,才香甜的打着哈欠坐起,手就来拖宝珠起来:“我们起来了,别哭了。”

适才要起来的是宝珠,此时怕起来见人的也是宝珠。宝珠往床里面缩一缩,继续掉眼泪:“呜,不,我不要起来,呜,我不能见人了,”

当丈夫的也不劝,只问:“这纸笔全在哪里?”

“呜,你要纸笔做什么?难道你想写休书,你敢!”宝珠更加呜呜。再听自己的夫君道:“我写给母亲,就写母亲大人容禀,今有你家媳妇宝珠为贪睡懒眠一事,甚感无面目见人,因此不敢再出房门一步。无奈,我只能奉陪下去。但请母亲一日三餐照管送来,以免儿子媳妇受苦。”

宝珠忍无可忍地放下面上帕子,涨红脸辩解:“我怎么贪睡,我怎么懒眠,呜,都是你不好,”那帕子又要往脸上盖。

袁训把帕子揪到手上,挤眉弄眼道:“你不是贪睡,你是贪欢。你放心,我们从此不出去了,就此在床上不下去……”

话音还没有落,宝珠七手八脚的起了来,没几下子,就把衣裳穿好。穿好后,才知道上当。噘着嘴坐在床沿儿上,皱眉她的腰酸背也痛。

她的好夫君则是不慌不忙的起床,边寻衣裳边自语:“这成了家,也没人侍候?”宝珠觉得自己应该羞涩的,在她以前想过的新婚月子里,全都是羞人答答的才对。可闻言后,还是不能控制的白眼儿一下,才屏气凝神,忍着酸痛为袁训取来鞋子。

袁训窃笑低声:“珠儿,我们真的要开门?”宝珠憋气回答:“不然又怎么样?”总不能一辈子真的在房里不出去。

她的好夫君坏笑一堆,学着宝珠刚才的话:“呜,我没脸见人了,”宝珠才懊恼,房外卫氏和红花早听到,卫氏推红花:“你说。”红花推卫氏:“妈妈说。”

最后红花没赢,只能隔门道:“奶奶起来了吗?热水已打开了。”

宝珠顿时一脸的无地自容,而袁训笑得肩头抽动,他回了话:“就来。”红花在门外松了口气。松气就松气吧,她这一口气松得太大声,房里宝珠听得真真的,就更沮丧起来。

一定是家里人说的有话,红花才有这样的声气出来。

她绷紧了脸,心里却无处搔抓,想把房中先归着一下,却一扭头见床上狼藉一片,宝珠“格登”一下想到一件事,更羞得无处容身。

这床上这么的乱,而夫家的人还要来拆元红……。宝珠可避到哪里去才好?宝珠木然原地,呆住了。

门,是袁训开的。

门外如宝珠所想,家人们全进了来。好在能全进来的家人,也不过就三个。一个卫氏,一个红花,还有一个是忠婆。

见宝珠泪痕犹在,面容憔悴。她正难过,总是憔悴点儿的。把个忠婆乐得眯起眼睛快没有缝儿,端正请个安:“爷和奶奶大喜了。”就直奔床前,卫氏和她一样的过去,两个人收拾过被子枕头,就都眼睛一亮。

宝珠不敢回头看,却瞒不住不听。

“恭喜妈妈,你拉扯奶奶一场,等有了小少爷,你就更有盼头了。”这是忠婆说的客气话。

卫氏则哭了,是回想到自己日夜陪伴,姑娘总算成人了。她泣道:“我那可怜早死的大奶奶,她要是在该有多好。”

宝珠都可以想像到这一对忠心的人,正对着元红在说话。她莫明的,悲愤就上了来。丢死人了!

红花请她去梳洗时,才解宝珠尴尬。而忠婆急着去报喜,卫氏急着去献喜,两人手脚奇快的换了床褥,你让我央的,都喜滋滋的去见袁母讨赏钱。

房中空下来,宝珠才不自觉的叹气:“唉……。”以她所听所闻的来说,她只怕是最丢人的那个新娘,成亲第二天请晚安。

……

九月初的一天午后,宝珠从房中走出,见院中红叶如织,遍布墙内,好似自己初去了盖头时,那晃眼的一片红烛喜光。

她抿起嘴唇笑着,回想这半个月里,直到这几天,宝珠才算完全的融入自己的新位置。

说起来,这全要怪那悲摧的洞房,那不肯出错的沙漏,另外还有自己的好夫君。

沙漏啊,你就错上一回又能如何?

也就不至于对婆婆的头一回请安,生生的在下午过了午时又三刻。

说起来,这又全赖梳妆惹的祸,还有就是新媳妇慌乱到无处可弥补时,认为打扮庄重些,是不是就能挽回几分?

又梳了半天的头。

好在,她的婆婆大人全无生气模样,反而让宝珠早去休息。宝珠固执的不肯,一定要在婆婆身边侍候,在袁训当场笑场和袁母忠婆全劝说下,宝珠也没有去厨房休息,转而去了厨房站班儿,洗手做了晚饭,又忐忑怕不合袁母口味,一个人又担心半天。

一连好几天,袁训找媳妇都得到厨房去找。就是去找了,宝珠也默然不肯回房。已经出了一次笑话,大白天的夫妻同往房中,不是又添笑话。

好在她这样也并不得罪丈夫,袁训美其名曰休假一月,其实新婚第二天的晚饭就不在家里用,在宝珠厨房中战战兢兢时,院外有人高呼:“小袁,”袁训上马就走得人影不见,不到深夜不回来。

新婚的宝珠见到,不是虔诚信佛的人,也念了一句:“谢天谢地。”他要是不出门儿,准保又缠住宝珠不放。

袁训不在家,宝珠倒能清白的表现一下,宝珠是个稳重人儿,决不是那缠着丈夫不放的人。

别人都不在意,就宝珠一个人在乎着。

就这样过了几天,宝珠才明白一件事。不是她的婆婆嫌她手艺不好,是她的婆婆打做姑娘起,就吃惯忠婆做的饭菜,在忠婆百般暗示下,宝珠总算领悟到这个家里虽然使唤的人不多,也更是不用她日日煮饭,扮孝顺好媳妇。

于是她成了忠婆打下手的,又轻闲许多。

轻闲下来后,宝珠就能发现更多。如这个家宽得如安家那样大,却只住这些人,是不怕贼的。

左边,是五军都督府中的前军都督府;右边,是御史台。每夜必有几拨值更的,又有侍候当值大人的人,除非那贼不长眼,才往这里来。

宝珠有时候想,天知道这么好的宅子,是怎么弄到手的。

而又过了几天,宝珠更为诧异。袁家加上新添上的主仆三人,也不过主人三个,下人四个。但这偌大的院子,白天时就见宽阔,竟然无处不是洁净的。

每天的水菜,有专人送来;每天的脏活累活,有人来做。来的时候宝珠还没有起来,是红花起早一回才见到。

吃不完的水菜,也有人搬走,免得腐烂在家。

每日衣裳,忠婆只洗袁母的贴身衣物,袁训的衣物现在归红花和卫氏洗,但大衣裳脏得太多,或需要浆的,全有专人收走弄好送回。

卫氏和红花都觉得轻松,只收拾宝珠和她们自己的衣物,又没有多余的差事,每天就尽情伴着宝珠做针线,在家里走动。

这个家走一遍就全都清楚,整体的格局,是全院打开,并无很多的月洞门。一排房子,面对大的演武场,是袁训小夫妻居住;后面花草包围的地方,是袁母居住的一排房子,忠婆住在那里。

红叶悠悠的飘落时,更显得这里无瑕般的美。

主要是人少。

而主人呢,又都能稳住清静,总不与红叶争风,任由它自生自落,飘落铺上红锦。

当婆婆的,每天坐在蒲团前思念丈夫,有时也诵经。忠婆按着钟点儿给她送点心茶水,从来不错。

她从不多话,更从没有挑剔过宝珠。她的心思,全放在她早去了的丈夫身上。

顺伯守门,无事练功,有一回石锁舞得半天高,看得红花直瞪眼。

而宝珠,早收拾出嫁妆中的布料,每天无事就在房中料理婆婆丈夫和自己的衣服,闷了就出房门看红叶落花,又看丈夫的十八般兵器。

有时,也抽出时间为掌珠添补嫁妆中的东西。做件衣裳,添个腰带什么的。

袁训在家,自然是房中欢爱无边。袁训不在家,也是安宁又悠然。

每隔三天,钟老实来见一回宝珠,宝珠就借机向他请教许多,免得以后还了殿下铺子里生饥荒。

夜晚等夫君时,十有*是醉着回来,余下一两回不醉的,也是眼睛让风吹得亮亮的回来。他不回来时,宝珠晚上不做活,就捡他在架上的书看。

书架房中就有,房中甚至还有大书案。宝珠尽捡些深情诗词来看,有好的,就等袁训回来让他也看,听袁训念给她听,再夫妻进入恩爱模式。

在这样的悠游日子中,宝珠边叹成亲竟然这样的好,又边期盼着掌珠的亲事能同自己一样的好。

红花抱着包袱出来:“奶奶,我们可以走了。”宝珠嫣然同她走下台阶,穿过大大的演武场,婚宴那天就摆在这里,才能坐得下许多的人。

大门早开,顺伯弯腰守着:“夫人让我送奶奶归宁。”

掌珠下个月成亲,宝珠先问过袁训,得到袁训的百分百首肯和鼓励,才婆母面前请示了,隔上几天就回去看看。

但总惊动顺伯,宝珠内心不安,她轻咬住唇:“母亲许我晚饭后再回,您跟着我走,这家里可就没有看门的。要来个人叫门可怎么好?”

顺伯不当一回事儿:“小爷不会早回来,别人谁来无人开门,他不会明天再来。”还是跟着宝珠出去,站到外面掏出一把锁,把门不客气从外面锁上。

哪有什么闲人会来,宫里娘娘打发人来看视,是几天一来都形成定例。这附近还临到太子府上后门,此时又不收脏衣裳,又不用送水菜,不会来人。

顺伯心里最清楚。

门外有辆车,是袁家自己的。每回宝珠出门,就是顺伯把车备下,然后赶着车走。卫氏早在车里等候,接宝珠上车,红花也坐上,主仆四人往安家来。

掌珠正在房中写着什么,见宝珠又来,和母亲一起感动。邵氏忙亲自洗手去泡茶,而宝珠呢,接过红花带着的包袱,送到掌珠面前,点给她听:“衣裳一套,腰带两条,配你那件桃花儿红色宫缎面衣裳,又奶妈这几天里,又纳了两个好鞋底子,把鞋面儿上上就行。”

古代的嫁妆、亲事中,有一条讲究是,衣箱里要插不下去手。真有女眷无聊,没事会往新人衣箱里插下手试试。

这些衣裳虽然不是掌珠就等着穿的,但每多出一件,就是掌珠多一分体面。

掌珠感动接过,道声谢后也不用点,宝珠送的还用点吗?候着母亲来送茶,交给母亲收好。邵氏千谢万谢,说不得又是几点泪水下来,就招呼卫氏和红花去喝茶。

只余下姐妹房中对坐,掌珠因亲事近了,又见宝珠气色越发的好,心头一动,低低地问:“成亲好吗?”

关于这件事体,她虽满腔壮志,可也是个懵懂。

再看宝珠,人还没有回答,那面庞就先明珠出匣似的明亮起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