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,新人厉害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门关上,老王头咳了几声,门上积雪跟着掉了几分。他自己抬着下巴自语:“难道我竟然有了少年人的体力?”

“喵,”不知哪家的猫蹿了过去,又掉下几分积雪。老王头这才恍然大悟,蹒跚着回门房:“咳咳,弄错了。”

而在他后面十几步外,安老太太、邵氏张氏、南安侯府的三位老爷带着钟三钟四,还有一位是袁夫人,在雪中往房中去。

老太太总是带着格外感激的神色,对并排走的袁夫人道:“喏喏,我的好孙婿在这里,才引得许多贵客们来,”

她们是才送袁训等人离开,和袁训一起离开的人,有长陵侯世子、户部侍郎的公子等,外加太子器重的苏先柳至,还有一个老狐狸千里眼冷捕头,这一行人不可谓不隆重,老太太就亲自送出来。

扫一眼邵氏,老太太时有感伤。她上了年纪,还在年青人面前要的是什么情面,为来为去,还不是为了家中三个丫头。

当然的,这也是重视袁训才如此。

袁夫人照例是温婉的笑:“这是老太太夸奖他,如何敢当,”

她们行过帐房,见红花守在门外,又隔窗子可以见到宝珠在算帐目,几个管事对她不时说着什么。老太太笑呵呵,又要对亲家客套客套:“四丫头到了你们家,竟然长进许多,这管家也中用得很呢。”

宝珠没办过红白喜事,不能算是老于管家的人。但见大姐姐成亲,这客人散了,她就去到帐房里帮着算帐,再随便请教。

袁夫人笑吟吟,也嘉许宝珠的模样,随口道:“我们京外地不多,全交给她管,学学吧。铺子呢,是她自己有,有事儿做,倒不寂寞。”

张氏钦佩,听听人家这婆婆说话,有事儿做,倒不寂寞。这位亲家太太不管是恭维她的好听话也好,还是余夫人那种挑衅的话也好,全都是如对春风,不疾也不徐。

这份儿气度,是怎么出来的?

……。嗯!

张氏乍一明白过来后,邵氏先开了口,邵氏是带着讨好:“也只有亲家太太这般的好人,才肯轻易地就让媳妇管家。”

老太太忍住骂她的冲动,你这话是夸人呢?还是骂人?

论夸人,怎么能说轻易的让管家?

这是讽刺亲家太太没全给出来,还是亲家太太怠慢管家?

袁夫人依就没有任何不悦,她是和老太太并排走的,老太太是长辈,她扶着她一只手,另一只手,是张氏扶着,老太太不待见邵氏,邵氏也不敢上前,跟在后面。袁夫人回眸一笑:“我是个懒散人,有了媳妇正好的交给她。宝珠也是个不躲懒的人,我看她倒是样样还行,让我放心。”

邵氏这才微红了脸,讪讪着不再说话。

她的意思,其实是借宝珠而对掌珠寄以厚望,盼着掌珠婆婆也给这般的对她,早早的教掌珠管家。

袁府上人少,侯府里人多,邵氏倒没有贪到女儿如宝珠般过门满月就管家。

大家回上房又坐下,烹茶喝过,袁夫人就要告辞。老太太见夜深,不好再留,就让人叫宝珠过来。

宝珠过来,进到房中先就陪笑:“看我竟然忘记,天冷,应该请母亲早回去才是。”袁夫人就含笑问她:“帐目可弄好了?”

“还有一半儿没弄完,”宝珠说过,就转向安老太太笑盈盈:“请祖母示下,管事的也累了一天,现在的帐目封存,明天再算可好不好?”又陪笑:“明儿我就不在这里了,后天我过来。”

后天,是掌珠三朝回门的日子,宝珠还想着帮着操办。

她笑容可掬,心思全流露出来。

老太太对着她的笑就后悔:“我真的老了,竟然没想起来问袁亲家借了你回来,让你正经的办这件亲事才是,”

虽说袁训是养老女婿,可现在没有住到一起,袁家又人少,老太太无事是不会去打扰到宝珠,以免影响到她侍候婆婆。

虽说她的婆婆不用宝珠时时在家呆着。

宝珠就嫣然:“我已学了许多,”寻到玉珠在火盆边儿上看书,玉珠不爱和她们闲话,都闲话了一天,从客人的寒暄,再到京中最新的流行,全说得不能再说,玉珠累了,但亲家太太还在,张氏不许她离开,玉珠就握本书在火盆儿边上坐着。

听宝珠笑道:“等三姐成亲,祖母可记得教给我办。”

玉珠涨红脸:“你倒敢拿我打趣,看我打你。”露出生气的神气,但是只坐着不动。

房中人笑了几声,袁夫人又徐徐开口:“可是老太太想的,我也想到了,宝珠,你不必同我回家,就在这里住着。一则有许多的收拾,二则你大姐姐离家,二奶奶虽高兴但岂不还有感伤,老太太尚且是心疼的,何况是亲生母亲,”

她悠悠起来,别人无法猜测,但宝珠猜到应该在想姐姐。宝珠还没有想好怎么劝的话,袁夫人又展颜一笑,道:“多个人总热闹些。三则,大姑奶奶后天就要回门,明天又有许多家什动用东西要收起。索性的,你在这里住吧,让顺伯送我回去,再送你们衣包过来,”

你们?宝珠心中一动。

听婆婆笑道:“让顺伯顺路去文章侯府上,你丈夫今晚说早回不了,让他也往这里来吧。三朝那天,我过来,晚上你再同我回去。”

不要说宝珠惊喜交集,就是老太太邵氏张氏和玉珠,全都愣住。

都在想,宝珠这个婆婆怎么这么会成全人呢?

又想,换成哪一个当婆婆的,会舍得让成亲没满两个月的媳妇住在娘家帮忙?

邵氏先念了一句佛,她是随时由宝珠而想到自己女儿,暗暗祷告,盼着掌珠婆婆也似宝珠婆婆就好。

张氏跟着念了一句佛,眸子从玉珠身上转过,玉珠嘟嘴,知道你想玉珠以后有个宝珠这样的婆婆,可你自己想就是,不要看我!

老太太呢,她是很少敬佩人的。她出身侯府,生长京门,一般的人入不了她的眼。可袁夫人做事,她总是一件一件的都很喜欢。

如定亲事前,能体谅老太太,答应让独子承担养老。

如定谁她决不过问,任由儿子挑心爱的。儿子选中,这亲事也定的相当之快。

更别说人家有的是人照应,却从没有主动提过。

而今,她又能体谅到老太太和邵氏的心境,主动让宝珠留下住上两天,还答应袁训也过来。

上年纪的人,打心里都希望孩子们每天在家。哪怕他们关闭房门,但知道有人在,那感觉也是沉甸甸的。

在老太太愿意的情况下,袁家不就空落落的两夜没有孩子们?

老太太摇头不许:“不行,当人媳妇的,哪能留宿在外。”

袁夫人优雅的笑劝:“您只说喜不喜欢吧?”

这真是会说话的人,只一句话,让老太太哑口无言,无话可回。自己笑了两声,答应下来。外面南安侯府的三位老爷也商议着回去,见袁夫人如此做成,主动担负送她回家。文章侯府,也不用顺伯再跑,顺伯只送换洗衣包来安家就行。钟三钟四愿意往文章侯府去一趟,说是看看送亲的两个哥哥可有回家,别让文章侯府的拉住不放,大醉后失体面。

这里面有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理由在内。

文章侯府对这亲事喜欢过望,拉住钟大钟二不放,这是必然的事。

二老爷就喜欢得夸了侄子们,让他们去接兄长,顺便告诉袁训晚上往安家来住。

宝珠也百般感激,又说红花一个人侍候就行,让卫氏回家去住,明天再来就是。

这就定下来,安老太太不顾飞雪,又亲自送侄子们和亲家到门外。门上大红灯笼高挂,映出她的笑容是格外的喜悦,几乎能把皱纹给填平。

飞雪蒙蒙中,车辆马匹很快隐入白雪中。而老太太还在门外张眼望着,那面上的笑把宝珠也感染到,宝珠也笑笑,停下,再就笑起来。

她在心里,天底下哪一个当新媳妇的,有她这般的快活?

……

雪厚而重,钟氏兄弟冒雪往文章侯府去,酒后不怕寒冷,但飞雪打在面上疼,皆在马上用雪衣掩住脸,再互相道:“这全是让小袁盖的,等下让他喝酒。”

因文章侯和南安侯的不走动,钟氏兄弟这一代没有上过文章侯的门。好在总路过几回,不用人指路就来到门外。

远远的,见大门上喜气盈门,数一数,一道大门上挂上十二个大红灯笼,把侯府门外映出无数红。

“他这个门,倒比我们家的大,”钟留沛已是醉眼。

他的兄弟钟四更在马上有些歪斜,冷风吹动酒意,比刚才更醉上三分。钟四口齿不清地道:“那时候,那……太妃还在,”

“错了,是贵妃,她当时是贵妃,”钟留沛瞅着门环,忽然咧开嘴:“四弟,你看他们这门环不如我们的大吧?”

钟四就跳下马,步子一滑,先出去三步,稳住回身嘻嘻:“哥,哥哥你等着,我去量一量,”就往大门上去。

门内出来两个人,因今天主人觉得得意,这家人也跟着腆着胸,也都有了酒。见一个人歪歪斜斜往大门上来,裹着个雪衣,上面一片白,想这时候没有客人上门,这个人也不是熟识来过的,就吆喝起来:“哎哎,看仔细了,这里不是做贼的地方。”

钟四就斜了眼骂:“好奴才!四爷我来了,你敢不敬!”回头问兄长:“不让进?我们怎么着,打进去?”钟留沛舌头跟着大:“打,大进去!”

跟他们的两个小厮上前来骂:“狗娘养的不长眼睛,这是南安侯府的三爷四爷到了,你们倒敢冲撞!”

把文章侯府的家人骂得干瞪眼,还在嘀咕:“什么三爷四爷,我们家的三爷四爷醉得在家里起不来……。”

后面出来一个人,急匆匆往门外走。见门上有客人,他却认得,忙露出不敢相信的样子,过来见礼:“这不是钟三爷钟四爷吗?”

钟三钟四定睛一看,却是跟文章侯的一个管家,这管家往南安侯府去过,这就认得钟家兄弟。

“你来得正好!这奴才,奴才们不让我们进!”钟四劈面揪住管家,把酒气儿喷了他一脸:“你评个理,不叫我们进……。”

两个家人吓得大气儿不敢出,这下子他们酒醒。管家把他们骂上几句不长眼睛,再陪笑:“

四爷,您松开我,我这赶紧的还去买酒,”

钟四一愣,酒醉了几分,对着门上大红喜字看看,纳了闷儿:“敢情你们家不把我表妹放在眼里,这办喜事的居然先不买酒?”

管家还没有回话,钟三跌足拍手大笑,幸好让小厮扶住。“四弟,这就是你的不是了,看你如今醉得话也不会说,这半夜三更的去买酒,定然这酒是让人喝光了,才现打发人出去,”

管家抹汗,后面催酒甚急,而自己衣襟还让钟四爷给扯住。他哈腰陪笑:“是是,三爷说得不错。”

又求告:“四爷放我去吧,这喝酒的人可不能等,”全是跟您一个模样的,醉得不知东南西北,这样的人索酒不到,怕他们不把桌子砸了。

钟四还是不放,继续劈面来问:“我问你,这把酒喝光的人中,可有一个姓袁?”

“有有,”

“可有一个姓苏,”

“有有,”

“可有一个叫长陵侯世子,”

“有有,”管家都快让问糊涂了。

钟三又大笑:“四弟呀四弟,我以为你酒量比我高,却不想姑祖母家好酒把你拿下马。”钟四忿忿不服:“胡说!我几曾醉了,我这步子比你轻快,你就没有看出来?”说着放开管家,“轻盈敏捷”地进了大门。

回身来笑:“你看如何?”

迎面一顿打过来,钟三跟进来骂道:“我是哥哥,你说我胡说!胆子让酒灌得肥,你敢如此说我!看我告诉祖父去,看我告父亲告母亲告诉……。呃,你没有醉,怎么文法上全然不对,能说出叫长陵侯世子的话?长陵侯世子是他的名字不成?”

钟四抱着头往里跑,沿路的家人都不认得,在侧目时,后面又见一个酒疯子追着打他。家人们都捂着嘴笑:“这一定是世子爷的朋友,看看又添两个喝多的,”

二太太于氏从这里经过,颦眉问道:“都这样了,酒还不够?还打发人去买?”一个管家走在她后面,闻言就笑:“太太您想,这喝多了的人还能计较?二老爷也让买好酒呢。”二太太听过更恼:“我不出来看着,买酒又要多花银子!什么好酒好酒,寻常的那酒倒还不好吗?一定要几两银子一斤的,我的菩萨,这些人送了多少礼,我看全喝没了吧?”

管家就不敢再多回,但心里道,人家送的礼,还是值酒钱的。再说世子爷成亲事,来了一些贵客,喜欢得侯爷老爷们全不放他们,还不弄些好酒来给人家吗?

反正买酒的人已经出门,二太太来晚一步没拦住,随她生气去吧。

二太太正恼着,二老爷又走来。他是一样的酒气冲天,嗓子都比平时粗上许多:“管家呢,让去打那上好的酒,可曾去了?”

“什么叫上好的酒!”二太太冲着他发火。

二老爷酒后脾气更大,袖子重重一摔:“姑丈还在,客人们也在,这不是你尖酸挑刺儿小心眼的时候!”怒吼一声:“去买好酒!”转身就走。

二太太气得嘴唇哆嗦几下,恨得全无血色,也一恼回房自去生气。

花吧,花吧!

花得干净我看你们明天醒来后不后悔!

……。

“呀!祖父……”钟三钟四在厅下面就直了眼睛。

那上面还有几席正在热闹,为首的一个人,满面红光,不是气色好,也是酒染上去的,正是自己的祖父南安侯。

钟三钟四脑子原地卡住,转动不得。

这女家的舅祖父,在成亲当天出现在男家喜宴上……。钟四苍白的看向兄长,目光中流露出疑问。是曲礼中有这一条呢?还是诗经中写过?

饶是钟四正在念书的年纪,也是今年下秋闱明年下春闱,他硬是找不出哪本书里有这一条。

钟三舌头打结,口干舌燥的解释:“这个……子曰过……。这个……。”百般寻不出来,他干脆傻眼站着,发狠地道:“你要能解释清楚,我让你当哥哥!”

这两位是真的醉了,就是解释清楚,这先出娘肚的人也不能当哥哥。

这一句叫得太响亮,惊动厅上的人。

南安侯看过来,见雪松旁边站着另外两个孙子,目光呆滞盯着自己。他心知肚明他们的疑惑,招手而笑:“上来,”

钟大钟二还陪坐这里,也醉意上头,对兄弟们笑:“来来,再吃一杯?”

钟三钟四上来,呆呆地发问:“祖父不是说有事先走,怎么却在这里?”南安侯好笑,想想道:“他们家的酒好,我闻到味儿,我就来了。”

他肚子里窃笑,我这不是成了狗鼻子。

当下让他们和文章侯等人见礼,把文章侯喜欢得直道:“不如让人请过表弟们来,”他说的是钟家的三位老爷,他以前骂人家小娘养的,就彻底见面不说话。

南安侯笑着摆手:“祖孙俱在这里,你还嫌灌倒的不够?”手指厅后面:“要灌酒那里还有,论拼酒的身子骨儿,我们须得让给少年们。”

大厅往后面的厅下,那里是少年们摆酒的地方。

此时几大张桌子上面,近一半盘子碗碟狼藉不中看。又有十几个少年,全醉倒在桌子下面。新郎倌儿正指挥家人抬他们回房去睡。

而还有两张桌子旁,还坐的有人。能在此时还稳坐不倒的,都是眼睛发亮,赛过夏天的星辰。酒此时跟不上,他们正在玩别的。

梁山小王爷和长陵侯世子鼓着眼睛,分坐桌子两边。中间菜全收起,只有一盘子,红烧肥肉冒着热气,是他们才要上来的。

梁山小王爷抄起筷子,长陵侯世子抄起筷子。

“吃!”两个人同时大喝一声,动筷如飞,一人一块肥肉吃起来。

一大碗肥肉下肚,不等别人喝彩。两个人腾地跳起,再各喝一声:“去!”步如流星般奔向空地上,那里不知何时摆下一个箭靶子,两个人各抄弓箭,这弓箭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取到,箭过数声,只见一道又一道箭矢飞向箭靶子,有人在旁边计数:“一、二、三……。”

靶分中心点,梁山小王爷知道长陵侯世子箭法不错,他和自己一样,枝枝箭全在中心点,就故意慢上一慢,等长陵侯世子箭再离弦,手中箭头一转,袁训大笑:“小王爷你使诈!”

“嗖!”

后箭追前箭,把长陵侯世子的箭撞飞在地,这后箭去势不改,又一次笔直扎在箭靶子上。虽然不在中心点,但各人箭只有那么多,按此时余下的箭最后算起来,梁山小王爷却算多中了一枝。

厅上众人全惊骇住,而南安侯也夸道:“好!”

就这一个字出口的功夫,见长陵侯世子虽败不馁,飞快取出手中箭,手中一拗,把箭头去了,搭上弦就对准梁山小王爷,大喝一声:“奸诈的混蛋,吃我一枝没箭头的箭!”没说几个字,那箭已去了,“嘣”一声,断了梁山小王爷的箭弦。

长陵侯世子不慌不忙,取出最后一枝箭在手,张弓待射前,对梁山小王爷坏坏地:“你虽有箭,看你怎么中!”

一箭飞去,直奔靶心。不但留在上面,反把梁山小王爷前面中的一箭给顶了出去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长陵侯世子原地捧腹:“我赢了我赢了!”又有些恶心上来,肥肉吃多了立即就动,并不好过。

冷捕头都看着啧舌,反正你们是怎么折腾身子骨儿,就怎么玩。

“呼,”黑影一闪,梁山小王爷扑了上来,紧咬大牙,握住长陵侯世子的弓箭,青筋爆出,吐气开声:“断!”

他空手把箭弦上老牛筋给扯开成两截!

丢下断弓,梁山小王爷喘着粗气,叉起腰,学着长陵侯世子仰面对天喝雪状:“哈哈哈哈……。”

“砰!”长陵侯世子扑上来给了他一拳,骂道:“你敢毁我的弓!”

“你还毁了我的!”

两个人滚倒在雪上,“砰砰砰,”雪花四溅,打成一团。

这真是最好的醒酒药,厅上的主人也好客人也了,全醒了酒。

文章侯文弱之人,怕上去劝反把自己打中,急得大叫:“世子在哪里?”就是南安侯也站起要以长辈身份前去劝架,却让钟三钟四扯住衣襟。南安侯跺脚:“打伤了可怎么见他们家长辈?”

钟大钟二和少年们不熟悉,他们又大上几岁,也有劝架之意。

钟三掩口笑:“祖父不用急,他们俩见到后不打上一架,那叫转了性子。”钟四见兄长留住,他跳出厅口,手舞足蹈:“再打痛快点儿,我给你们擂鼓可好?”

正激战中的两个人,长陵侯世子在下面,梁山小王爷压在他身上,同时停下扬头怒骂:“呀呸!”

再一个翻滚,世子压在上面,把小王爷死死压住。

少年们全笑得肩头抖动,没有一个人去劝。

韩世拓才送几个醉酒的人去客房,见叫过来一看,也笑了:“打了?不打就不是他们。”他决不去劝,只问:“酒来了没有,有酒他们就不打了。没酒给他们肉,吃少了肉的他们自己会理论。”

文章侯这才惊魂稍定,小王爷和小侯爷在自己家里吃酒打架,哪一个打伤他都不好交待。才抚胸前,就听钟大道:“二弟,”钟二侧脸:“嗯?”

“你说我们是不是老了?”钟大对那滚成雪人的一对人努嘴儿。钟二才挑眉头,南安侯骂道:“我还在这里,你们说老,敢是影射于我?”

文章侯一笑,才要接话,见一个人按住他肩头,回身一看,却是吏部里杜大人。杜大人是官宦之家,出来作官有亲族们照应,一般是清高模样对人。文章侯本来认为他不会来,但请还是要请。

此时,这清高的人笑得快走了模样:“嘿嘿,老韩啊,”文章侯受宠若惊,他虽然是侯爷,也平时在这种京中老官吏们面前不敢拿大,忙起身扶住他。杜大人打个酒呃:“呃,没想到,你和太子殿下也,也……”

他话说不顺了,目光就挪向外面。那一群太子党肯亲身到来,而且肯在这里放肆,就是最好的证据。文章侯府,将有一番新的气向。

……

外面闹得翻天覆地,掌珠在洞房里早洗漱过,又换下嫁衣。她不管丫头们暗示性的劝说:“世子爷还没有回来?”

掌珠冷笑,谁说等他回来才换下衣裳?

掌珠才不管,催促热水上来。陪嫁的是两个丫头。画眉没了,紫花又不伶俐,掌珠不喜欢,就把母亲陪嫁的女儿们选上来,一个叫甘草,一个叫绿窗。

两个人年纪都只得十二岁,怎么着都不如画眉趁手。掌珠就把画眉的死,想了又想,对甘草道:“去问问世子爷原侍候的人,他有个小厮叫小黄,常跟着他的,这奴才如今在哪里?”

甘草去了不一会儿,噘着嘴回来:“奶奶可让我问谁呢,门外没有侍候的姐姐,我找了一时才找到,她们却在隔几间的房子里吃酒,我说找人,她们说没见过新娘子洞房这天就这么多吩咐的,又说我不会侍候,让劝着奶奶既不等爷先洗过,何不早睡?”

掌珠不动声色,把这些人的名字一一问出来,就听到外面有人说话,是个小厮嗓音:“这里的人呢?世子爷说衣服染了酒,里衣儿也湿了,让取件衣服给他换。”

就有两个丫头步子敏捷的出去,掌珠倒笑了:“哦,这一会儿倒跑得快,”让绿窗开门,她披上披风出去,雪中看得清楚,正是那个叫小黄的小厮。

掌珠微微一笑,缓声道:“我说,”

小厮受惊般的回身,见到红烛光从房中透出,新奶奶站在门槛上,似笑不笑,半带嗔怒,正看着自己。

小黄心虚起来。

他的心虚,是从画眉死以后,他就开始虚的。

作为韩世拓的心腹,韩世拓躲在京外养伤,买东西的全是他。袁训那天寻过去,小黄恰好不在。如果在,这奴才也是躲不掉一顿打。他自己后来寻思,他是个奴才,如果那天在的话,以世子爷都挨痛揍来说,他的命有没有还未可知。

从此小黄就不敢去见掌珠,韩世拓办喜事,小黄本应该是最出力的人,可他装病躲懒的,硬是没和掌珠见到面。

本想着世子爷御女人的手段高,成亲后过上几天,新奶奶得着趣味,离不开世子爷时,自然也就对他气消,却没想到新人还能乱出洞房,新奶奶柳眉倒竖,不客气地出了来。

“奶奶,”小黄扑通跪下,然后憋不出话,只能道:“奶奶大喜。”

韩世拓的丫头们见到,都撇起嘴来。

小黄算是世子爷最中用的人,这新奶奶是怎么了?洞房这天就想收拾人吗?

掌珠看也不看她们,对小黄淡淡:“哦,我大喜,你恭维得好,进来吧,我有话要当面问你!”说过,掌珠先进去,稳坐榻上,带着不怕你这奴才不来的神气。

小黄犹豫一下,还是往里走。有一个丫头悄声叫他:“哎,你倒这么好使唤?”小黄瞪她一眼:“要你管!”

他进去后,见掌珠把面上三分似笑也收起来,虽容貌如花,但冷面更如凶神一般。小黄又跪下来,陪笑:“奶奶,爷还等着我去呢。”

“我只问三句话,你回答得好,我就放你走,不好,”掌珠猛的变了脸:“我告诉你的爷,让他收拾你!”

小黄这下子吓坏了。

他不像房中的丫头们不懂世事,他知道外面的客人中,待得最好的就是这位奶奶的舅祖父家。还有这位奶奶的亲妹夫,带着一帮人称太子党的人,从进来后就目中没有别人,只自己个儿闹着乐。

这种成亲当天,女家的亲戚跑到男家来,知道的说文章侯父子盼出来的;不知道内情的人就只能猜这是撑腰的。

而这位奶奶的亲妹夫,把世子打得据说跪地求饶,是那一对姐妹花后来醒来所说。这位亲家小爷,那又是一尊凶神。

小黄就忙不迭地叫着奶奶:“但凭奶奶问什么,我一定如实而说。”

门并没有关,门帘子也奉掌珠命是打起来的,院子里丫头来看热闹,见小黄这么的胆怯,又都再次不屑。

新奶奶这三把火,倒烧得急。

她们为听说什么,都摆出听侍候的样子,候在门外。

掌珠见到,还是不理。先问头一句:“你家爷房里这些傲慢的丫头,全是他收用过的?”只这一句,外面的丫头全红了脸。欲待要啐,又怕这位新奶奶着实的厉害,今天就打起来,大家都不好看。

别人说新人不应该洞房就责备房里人,可也会说丫头们不会侍候,怎么头一天就惹恼新人?

丫头们都气怔住,没想到这位奶奶如此老辣无耻。这有够无耻的,她自己还没有洞房,这就敢问这些话,这来的生生是个夜叉吧?

就听小黄老实回道:“是。”

丫头们全红着脸悄啐。

房中新奶奶还是不肯放过,掌珠又问:“都叫什么?”

“叫海棠、元儿、轻珠、暗香……”小黄后面又把小丫头名字全说出来。

掌珠当时就笑了:“还海棠?敢是和你家爷海棠春睡得好,才起了这个名字?”故意的,在这里停上一停。就见门外一个穿红的丫头“哇”地一声哭出来,掩面去了。

“还元儿?元为起始,为尊的意思,以后也改了吧,正经的叫个末儿好了,”掌珠在这里,又停上一停。

门外又一个丫头气得满面通红的去了。

余下的轻珠暗香正惴惴不安,轻珠见势不对,忙进来陪笑:“奶奶不知道,我们的名字原是侯夫人起的,”

“咄!”掌珠就骂陪嫁丫头:“这是什么规矩!我不叫就敢乱闯进来!还不打了出去!”甘草才让丫头们骂过,正好出气,上前推搡着轻珠出去,骂道:“不要脸的婢子,有你乱插的什么口!”

轻珠涨红脸出去,把个暗香吓得怔住。

听房中新奶奶冷笑骂小黄:“你们爷也糊涂了!我叫什么,这丫头又叫什么!”小黄是见过庚帖的,心想这么个错儿,怎么倒没有早改过来。忙陪笑:“明儿就让她改,”轻珠却不知道,在外面哭:“为什么我要改名字,我的名字,却是太太给的,”

这一回甘草机灵了,不等掌珠骂,就出去和她对嘴,甘草也厉害:“好姑娘,劝你消停消停,你吃了什么,倒敢和奶奶对嘴!奶奶让你改名字,你就得改!”

轻珠还哭:“要改须问过太太……”

“你在老太太房里,还是在奶奶房里?”甘草问得她哑口无言。

东厢西厢中,各有人没有睡,支着耳朵在听。那哭走的海棠在东厢,正坐着,有一个穿红着绿的少妇在劝她,却是韩世拓的妾,是丫头时收的房。

韩世拓年近三十,风流成性,房中多姬妾才是他的本性。

不过姬妾再多,却是一样的拴不住他。

这位妾叫福花,早就失了宠的,却和海棠最好。她见海棠哭得伤心,暗暗的开心。想这丫头仗着是贴身侍候的人,世子爷回来不见妾室可以,丫头却是要见的,时常的早想踩别人的头,福花就假惺惺地道:“好妹妹,还真的有人敢这样对你,世子爷可从没有说过你一句硬话。”

海棠哭道:“我要和她做一场,怎奈今天是成亲日子,只能忍她。”

另一个走了的丫头元儿,却在西厢另一位妾的房中绷紧面庞生气:“哼哼!世子爷外面相与的新鲜女人多了,时常拿回来一堆的头发呀汗巾子呀给我收着,不多时又让烧了,说不再相与。什么新奶奶,看她能新鲜几天?”

正说着,这妾的丫头在窗前摆手:“爷回来了,快别说了!”

元儿、海棠,在廊下的轻珠暗香一起迎上去,娇滴滴道:“爷回来了?”韩世拓也有了酒,又格外开心,喜滋滋儿地道:“好好,都起来,”

“爷……”元儿才娇嘟着嘴开口。新房门打开,小黄走出来,然后,是甘草和绿窗双双迎出,娇声道:“奶奶说爷回来的晚,”

只说到这里,韩世拓大喜过望,又内疚上来:“啊啊,我不容易的脱了身,掌珠气了我是不是?”风也似的就进了房,随即,房门紧紧闭上。

甘草绿窗对元儿等人翻翻眼,回到廊下。

元儿等四人愣住,随即轻珠咬牙:“看她能香几天?我们这府里能是好呆的?”元儿却冷笑:“可她到底能得意几天吧,你我的名字,只怕要改了。我的名字还好,我原是老太太的人,我去求老太太就是。倒是你,你才没听到吗?你的名字犯了新人的名讳…。。”

轻珠忙道:“她叫什么,我适才是没听到,”

海棠撇嘴:“你见到爷就晕了头,没听到他喊掌珠?”

房中,韩世拓小心翼翼,轻声在唤:“掌珠,你怎么生了我的气,今晚是花烛之夜,难道你不理我?”

世子爷进到房里,骨头就都酥了。

掌珠侧身坐在铺设大红牡丹花的榻上,冷冰着脸儿,全身都散发出怒气冲冲。

美人儿带怒,比她喜欢时还要好看。

韩世拓由这门亲事带来的好处,再到对掌珠的喜欢,人先就矮上三分。见外衣上有酒渍,脱下来丢于地上,走上三步,长袖已去,就方便来扯掌珠的手:“好妹妹,从此以后,我决不让你再等可好?”

风流大少,说大话成习惯。却不想遇到有心人,掌珠当即道:“你说话当真!”韩世拓恨不能对天起誓状:“还能骗你?”

掌珠趁热打铁,和他脸对脸儿,轻轻一笑,宛若芙蓉:“你敢发誓吗?”那一位更来得快,往地上就是一跪,双手往前抱住掌珠双腿,脸在上面蹭了蹭:“你让我发什么。”

这一位真的晕了头,他没想到掌珠在暗暗咬牙。

这般的熟练,分明是练习惯的。

掌珠对自己道,这条路已是走了的,再不能回头。既然不能回头,那就杀出血路也罢,拼着一条命敢把皇帝拉也吧,以后件件事情都得由我才行。

见韩世拓手不老实的往上面来,“啪”,打了下去。掌珠板起脸:“说吧,你看你发什么誓,能见你的真心。”

“啊?”韩世拓怔了怔,对着掌珠直直看了几眼,才失笑了:“真真的,你是一个厉害人。你倒要我自己说。”

掌珠白眼儿他:“你当你娶的是面泥人儿,随你捏不成?”

她也没有想到的是,她的丈夫站了起来。在房中走了几步,面上的醉意下去一大半儿,掌珠微惊:“你没醉?”

“没醉太狠。”韩世拓去倒茶,端在手中先送给掌珠,再自己取了一碗,回来和掌珠对坐,想了想道:“你先说吧,哪有人让别人自己全说了的呢?”

掌珠愕然:“你,倒不是个完全的草包?”

“是草包,不过娶你到手,还继续草包下去,那我不是傻了。”韩世拓嘻嘻一笑,又有几分纨绔相出来。掌珠吐口气:“这才像你。”

架上沙漏一分分流着,韩世拓笑道:“我呢,倒没有多大贪心,我就想有个官儿,有个来钱的官儿,”

掌珠即刻道:“钱归我管!”

“我风流成性,也不全是我自己招来的。没有正经事做,我不玩等什么?”

掌珠紧紧跟上:“家归我管!”

“如今你是我的人,我好你就好,这道理你明白吗?”

掌珠断然道:“房中归我管!”

她眯起漂亮的眼睛,我不管你有什么计,我就是那定海神针。全归我管,你清不清楚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