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六章,没良心的丫头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儿子的这一通话,看似在情在理,媳妇为他跑官职,和站班儿相比,儿子官职自然为大。可文章侯夫人肚子里难过起来,又有一点不舒服慑在心头,让她由不得地恼道:“你就信她的?若是没有呢!”

“以姑祖父和四妹夫,怎么会乱说话?”韩世拓颇有底气的扫了母亲一眼,手又伸到瓜子盘子里去抓,这个动作总是带很悠闲,此人心中很放松。侯夫人就气结地寻出一句话:“姑老爷怎么会管婆婆和媳妇的事情?”

随即她想明白,在儿子手上搔上一下,骂道:“还有那姓袁的,也不能插手大姨姐侍候婆婆!要官,你父子不会去问姑老爷!分明是你媳妇躲懒,借着这一宗儿让你和我打擂台!不行,我不答应!”

扭身回座,一个人去生气,但又注意父子俩的对话。

韩世拓不理会母亲,母亲就他一个儿子,从小到大不管什么事,韩世拓强烈要求的,侯夫人再生气,也是色厉内荏那种。

他自在的磕着瓜子儿,“呸!”往地上吐着皮。

十几颗瓜子儿皮落地,文章侯走过来,在儿子上首坐下。

父子审视的对视一眼。

当父亲的是喜形于色。

当儿子的是倨傲浮出。

这倨傲是打消文章侯最后疑心的一根稻草,文章侯带着笑容开口:“世拓啊,”韩世拓把父亲堵回去:“姑祖父说了,他说的这件事儿,只管我自己,管不了许多人。”

他张狂的不行,侯夫人让他逗笑。再道:“你说清楚,我才依你。”韩世拓翻眼:“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?”

“好!那你说,姑祖父打算让你去哪里当官?南边儿,北边儿?上司是什么人,人家为什么要你?”侯夫人苦口婆心的模样:“你当官是好,可我怕你让你媳妇给骗了!你怎么去当官?你父亲为你筹划这些年,人家听到你当年的古记,马上就说不要。就是没听到你当年古记的,真是气死人,他过后就打听了来,也一样说不要,你这官,难当的很呐!”

文章侯夫人说这话时是根据的。

她就这一个独子,府中又有另三房太太虎视眈眈盯着。她们不但盯家中使用上的出入,还不时抛出背后闲言,说世子谁都能当。侯夫人难道不知道把儿子弄成争气模样,煞一煞弟妹们的威风?

她的娘家俱在京中,父亲曾为前朝大学士,不能一点儿人脉皆无。只是她的娘家都在京中,反而对韩世拓从小到大的事情件件清楚,前朝大学士早就让韩世拓父子气得吹胡子,舅舅们也不肯过来亲近,都是为着那一件事。

那件事,毁了韩世拓由秋闱入春闱的资格。

那是至少十年前,世子爷并不蠢笨,反而小有几分聪明。书也来得,马也骑得,人也俊得。秋闱刚过,就成京中轰动人物,他把他的表姐哄骗到手。

他要是哄一个表姐也就罢了,他同时哄了好几个。

近亲与远亲的,全上了手。表姐们等他求亲见不上门,再一打听,才知道大家上当。有两个远亲表姐家人气不过,又受人怂恿——有时候好事者与怂恿者是一码子事——把世子爷告上公堂。

这属于品行问题,遮上一床锦被叫风流韵事;扒掉那锦被,才叫下作不堪。

老太太孙氏带着儿子媳妇把这事遮盖下来,告状的人收了钱撤诉,但韩世拓的功名就此飞走。他下春闱的资格,就是这样让御史弹劾没有的。

御史自然是弹劾他的爹——文章侯。

而太妃已逝,皇帝也想给这位得宠过于自己母后——虽然他的母后已逝——的亲族下马威,借着这事压制的是文章侯。

这件事过去后,韩世拓也是介意的。

他以后一直对官职全无兴趣,从早到晚的追花逐草,好些年没有亲事也不着急,于这件事留下阴影不无关系。

但韩世拓在这件事情上是十足的坏人。有阴影,也是他自己找的。不会有人同情他!

就是他同掌珠的亲事,也是建立在掌珠过于要强,而世子爷勾搭表亲上旧习犹在才成。

旧事不能提,提起来韩世拓也火了。

他取瓜子的手僵住,对母亲尖刻地道:“我有那些好亲戚,我的官自然是难当的很!”他也意有所指,侯夫人气得一哆嗦,怒目:“你这话是说谁?”

她的儿子对着她说,自然不指外人,指的是侯夫人的兄弟们。

韩世拓见母亲生气,就想到昨天袁训对他说的话。宝珠要看热闹,袁训就依着她。他对宝珠同样是百依百顺,只不过不会像韩世拓那样,当着人的时候,掌珠有个眼色,韩世拓也笑容满面过去,所以在“百依百顺”上,在别人眼里看似落了下风,其实并不是。

宝珠不肯走,袁训就又不耐烦进去听那表姑娘的闲谈话。大冷的天上门,只能是有事相求。袁训不乐意听,唯一的选择就是和韩世拓闲谈。

他总不能对韩世拓说:“你那边站着,我站这边,今天我应付得你足够,你让我清静清静。”

为人处世上的大面儿,袁训还是要的。

他就把韩世拓敲打一通,世子的花花肠子袁训不管,袁训只操心韩世拓脸上的面具怎么能描光彩。

“孝敬父母,”

“把好家事,”

“青楼上花酒还不够吃吗?别再钻良家门第。”

“风流不是错,但败坏良人名声就成了错。”

数数历史上的大文人,还有文豪们,可不止是一个人。卖妾的,杀妾的,弃妾的,都还在历史上能有一席之地,而且不是薄幸名声。

狎玩青楼,在很多的朝代里,是文人的得意风气。

袁训敏锐的指给韩世拓一条路,不是不让你玩,是你玩得技巧些,适合朝代的美丑标准。韩世拓句句牢记在心,他不是因为袁训许给他官职,而是让南安侯和袁训的主动为他着想,把世子这颗道德极差,让世事刺得千疮百孔的心暖了一下。

见到母亲生气,韩世拓心里“格登”一下,就把袁训昨天的话想起一句。

孝敬父母!

在韩世拓看来,孝敬父母就是老了动不得的时候,照管他们。但此时父母亲都壮年,年纪不过四十出头身子康健,父亲无事还钻个小巷子寻个小家碧玉小情人,母亲三天两头吃斋念佛,饿得前心贴肚皮的持斋,也一样的有精神。在孝敬父母上,韩世拓是以并不在意,他念过的礼仪道理虽有,但早随着他的旧事不堪提,全压在心底最深处。

此时他想了起来,就多少翻出些曲礼出来,这就不能和母亲再对着顶撞。

世子就停上一停,才回母亲的问话:“我还能说谁?母亲想想,亲戚们不管我,反而踩我。而新成的亲戚,媳妇进门后才有的他,他竟然肯管我,所以我在母亲这儿为媳妇告假,让她专心忙我的事。再说媳妇站惯了,以后我当官带她走,到任上也做小伏低的,这官太太可就难当的很。”

文章侯夫妻全让儿子弄傻住。

以往韩世拓指责侯夫人的娘家不出力,有时候气上来直接骂舅舅不是人。而文章侯呢,就跟着出出气,一样地把舅兄弟们骂上一通,侯夫人往往无招架之力。

她一个人怎么是父子们的对手呢?

可今天文章侯准备出的气,憋在肚子里有待难产。

而侯夫人听完儿子的话,固然为他不再指责自己兄弟们而诧异,同时更诧异的是儿子一再的说他会出去当官,竟然像是有人对他打了包票,这事情已板上钉钉子一般。

她不再理会儿子的糊涂话——你媳妇对着我做小伏低是应当,到任上为什么还要伏低?——侯夫人讶然地问:“什么叫新成的亲戚?姑老爷本来就是亲戚,”

文章侯是让夫人的话提醒,他谨慎地问儿子:“你说的新亲戚,是指太子府上的袁训?”论起奸滑,文章侯多吃几十年饭,在儿子面前想来是高的。他抚须,故意装作不相信:“啊,他啊,你不要把他当成一尊神佛,我早打听过了,他不过是太子的宠臣,没有大作用。”

“哗啦!”

高几椅子一起作响,韩世拓从椅子上跳起来,怒道:“他不是!”

这些闲话,是早几年的事。自从说闲话的人让袁训打伤好几个,都是断胳臂断腿的,太子又百分百的偏袒,早就没有人敢提。

文章侯在儿子定亲时,由他嘴里听出儿子对新认的妹夫很是在意。文章侯就又一次去打听袁训的根基。

能在太子府中稳稳当差的,要么有能耐——如孔老实,冷捕头;要么有关系。太子需要笼络他。

就这么个人,却是难打听的。就是他当的什么差,都打听不出来。但满京中王公贵族中问问,却都知道太子府上有这样一个人。

冷捕头才真滑的似个鬼,他那一干子人怎么会轻易告诉别人太子对袁训的重视度。

袁训在文章侯这班不得圣眷的人心中,就成了一根不噎人的刺。说不知道他,知道。说知道他,除了太子为他办亲事最近大大有名以外,别的竟然全不了解。

文章侯在心里已把袁训这个亲戚放下时,韩世拓又提了起来。他只试上一试,当儿子的就怒容满面,看他此时站的那气势汹汹,就像是过来要打老爹?

“哇!”

文章侯夫人出其不意,吓得一缩脖子,再嗔怪:“世拓你又发什么疯!”

韩世拓想想,蔫巴垂头,又回原座位坐下。清清嗓子,对父母亲道:“该说的我全都说了,我要当官的事,是姑祖父主动为我操心,而新亲,也是主动的为我盘算过。”

侯夫人撇嘴,说的你媳妇跟闹海哪吒似的,她一进门,这个也为你主动,那个也主动?谁信你呢。

“当官呢,最近有路子,是个机遇。又有亲戚们为我上心,哎,我说母亲,不是我说,我们家的旧亲戚怎么就不这样呢?要人三求四求的,还把你转到云雾里,没害你踩一脚泥地都算是好的。”韩世拓最后还是把舅舅们指责出来,扯好衣裳,嬉皮笑脸欠身子一礼:“四妹夫叫我,有礼。父母亲在上,儿子这厢有礼了。这个礼呢,不但是儿子的,还有媳妇的早请安,我也代她请了。媳妇昨天累了,为我谋划累得半夜没睡。今早儿就不来了,等会分收息,厅堂上再见吧。”

把这一通混帐话说完,韩世拓大摆大摇的出去,从背后看,还真的有几分马上就当官的架势。

文章侯夫妻面面相觑,等到韩世拓出去,还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大家稀里糊涂。

半晌,侯夫人先开口问丈夫:“你说,他说的话是真的吗?”

“也许太子府上有几分消息出来也不一定?”文章侯也心中作痒:“夫人呐,天下就那么多个州县,除去州县,京里也就那么多个衙门,天下的官职数目是一定的,除了科举出来的是朝廷委派以外,别的官职是抢得过的就当,抢不过的就不当。可这抢得过,也得拔个萝卜留出个坑才行。今年若真的有官职空出来,那我也想……”

侯夫人翻脸给他一顿骂:“你还和你儿子抢?这坑既然是有数的,你去争,我儿子怎么办!不行!你抢来挣到钱,也是外面多几根花花肠子,说起来家里这些妾,全是白放着白养着!就说你去年才收的那个,天天我不愿看到她!既然收了,又不归家拢心的,不如打发了吧!岂有此理,家里没有吗?还要往外面去!”

她絮絮叨叨骂了半天,直到外面有人来请:“老太太和几房太太们全在厅堂上等呢。”文章侯夫人才住了骂,她在家里唯一能骂的也就只有丈夫丫头妾和家人,儿子骂不得,媳妇现在又不来侍候,走出房门,文章侯夫人的心,有如那阴沉沉天空一样的郁结。

谁家娶媳妇,不是侍候婆婆的呢?

岂有此理!

……

白雪皑皑,空落落的大院里不扫雪,平净的如玉壁。冬天岂能无梅,这附近就有数株梅花,红黄白皆有,随风而落,香满院中不说,还胭脂落花衬上雪地,好似菱花镜中贴菱花。

天色还早,文章侯夫人往厅堂上去的时候,也不过才是早饭过时候。

宝珠在这个时候也早起来,请过早安,就奉婆婆之命回房写年酒单子。

写好了,她的婆婆要看,她的丈夫也要看过才行。

写过节过年的请客单子,是新媳妇最快清楚家中亲戚的一个途径。

宝珠就对单子上看着,头一个大年初一。初一没有出门的,当家的人得在家里候着来客人。闲人,如小二小王爷等,家里不要他们待客,可以乱走乱跑。

而这一天往袁家乱跑的,竟然还有一个太子殿下。

这是袁夫人刚才告诉宝珠的:“初一那天备下这几样东西,候着殿下来。”宝珠自然不敢想殿下是来拜年的。她回房想了半天,才想通殿下在初一这天,进宫拜过,必定是要往各家慰问的。

随便往这里来一下,也是殿下的情意。

要说殿下的情意,宝珠就要想到厨房中的一堆子好菜。宝珠也要和南安侯有一样的纳闷,夫君是怎么从太子殿下厨房里弄出来的?

她伸头往外面看,袁训一大早就走了,说几天没见殿下,去看看可有吩咐。宝珠难免乱想,等下表凶回来,又带回来什么好吃的?

宝珠已经打趣过表凶:“在管殿下厨房?”袁训大乐:“除了不分钱鬼儿,原来你还是个贪吃鬼儿?”宝珠一人身兼两职,皱皱鼻子去办年菜了。

想到这里,宝珠“嗤”地一笑,再看初二。宝珠皱眉头。这一天她是回祖母处的,她本想带着她的婆婆一起过去,怕她一个人在家过冷清。这是宝珠早就计划好的,问过表凶,表凶晒笑,脸上当时那笑让人不敢恭维。

宝珠今天知道表凶为什么要笑,他笑的意思是母亲另外有事。

辅国公世代镇守边城,现任辅国公转文职也一样是边城为官,京中并无宅第,那袁夫人这一天往哪里去呢?

再或者接待什么人?

宝珠好生不解,就只能遵从她婆婆早上对她的交待,其中有几句是说初二的:“也许我出门去,也许我有客人,你备好年菜,就和丈夫去见老太太吧。”

宝珠就在初二上注上一笔,她要出门,而还要备好菜才行。就是菜是哪几个,袁夫人也交待下来。

初三初四初五,请的是袁训的同僚。

宝珠记下名字,明年送年礼,这些人不需要袁训再作提醒。

而初五以后,宝珠才写上祖母舅祖父阮家董家文章侯府……这些人全都是一天过来,这样更热闹,主人也免得天天都忙碌。

初五送过年后再请至亲亲戚,不是关系不好,而是关系好,要考虑到别人家里亲戚多,姑表亲姨表亲等近亲,要早早的去吃年酒才叫恭敬。

袁家是不介意的,他们家几时请都错得开,宝珠也是和袁训商议过,又问过袁夫人,定在初五以后。

后面,又是袁训的相识。一排十几家,就快排出正月。

宝珠嘟嘟嘴,她不是不肯来往,而是这么样算下来,表凶又得半夜攻书才行。出了正月,离春闱可就没有几天。

这天天的喝年酒,书可怎么看?

中间有空下来的几天,又是去别人家。宝珠抚额头叹气:“唉……你这书念得还真辛苦。”

“什么辛苦?”帘子掀起,袁训带上一身风雪神采奕奕进来。风雪中的俊朗人,带着遍身的梅香雪花,乍一进来,房中顿时清冷,让人精神一振。

宝珠大喜,忙去看沙漏,见回来得早,开心上来,就要打趣他:“那么早的去,又这么早的回?难道殿下知道你最近不用心看书,打了你的手板儿?”

一个大红东西抛到宝珠面前,“啪!”

袁训笑道:“我没见殿下,我是为你拿这个去的。”说着就抖雪衣:“呆子,快来侍候。”他从外面来,披着的宝蓝色暗纹雪衣只掸过,却不解,只等着宝珠来侍候他。

有了媳妇,岂能不使唤?

这是表凶成亲后的真实写照。

红花在门帘子外面听动静,小爷如今外面回来,换衣裳鞋子都不要红花侍候。踩一脚雪水直进房中,才不管地上落多少泥,反正也不要他擦。等奶奶侍候完他,再把脏衣裳送出来,红花就去浆洗,房中端茶送水也不要她,自有奶奶承当。

这一对人有时候别人都有插不进去之感,红花早就知趣,乖乖在外面候着。

宝珠就更有数,见那大红东西是请帖,就先不看,过来给袁训解衣裳,又取薰好的家常衣裳为他换上,殷勤地道:“为我?什么人请我,帖子还要你去拿?难道是太子殿下府上让吃年酒?”

“太子殿下的年酒有什么好吃的,你要吃天天去。”袁训坐下来,对着伏身为自己换鞋的宝珠乐:“我这张帖子,准保你看了就乐出来。”

宝珠扮鬼脸,把脏鞋子衣裳拿出去交给红花,再回来笑道:“我若是不乐,罚你把这屋里的地擦一遍才好。”

袁训挤着眼睛笑才要还话,外面有人嚷道:“来了来了,红花会擦的。”红花抢进来,手中握着擦地的布,蹲下去把地擦干净,再以最快的速度闪出。

这种掐着时候进来,当差要快,出门要快,红花早就练出来。

宝珠和袁训都忍不住笑,袁训毫不吝惜他对红花的满意:“红花儿越发的伶俐,”宝珠嫣然:“说起来这些年,没有奶妈和红花陪着,在遇到你以前,日子多寂寞。”袁训就喜欢了:“有我,这就什么都好了是不是?过去你寂寞,我也寂寞不是,我并没有没遇到你,就独个儿去玩乐。”

宝珠抿唇笑:“这话我信你。”

成亲后,表凶一早就去太子府上,半夜才回,宝珠不能清楚他作什么。但他最近在家攻书,从早到晚的在家,宝珠就完全明了袁训的一天是怎么过的。

他起早练功,从不间断。早饭后念书,除了见母亲和宝珠歪缠以外,坐在书案前可以一步不动。

宝珠充当督课人,见到就心生喜欢,就敲打他:“你和小二打的那赌?”袁训头也不抬:“行行,你还担心我?担心小二才是正经。”

此时表凶说没有宝珠的时候,他也是寂寞的。宝珠完全相信他。以宝珠来看,偶然看书,对着落花细雨是悠然,这从早到晚的看书,每天枯燥的练功,是另一种寂寞。

宝珠就想到自己的寂寞,闺阁中看似轻闲,却时有孤单。从早到晚的,刺绣,学做菜,为以后到婆家去不让人看轻。

这里,有多少奶妈卫氏的心血和陪伴呢?

手已握住贴子的宝珠妙目流盼,把压在心底一直想说的话寻机要说:“奶妈……”顺手打帖子打开。

袁训抬起面庞,打算听宝珠说话,就见宝珠眸光才放到帖子上,就目瞪口呆,余下的话全噎回去,她吃吃凝视请帖上的落款:“这这这……。”

妻子的惊讶,就是袁训的得意。他摇摇肩头,好一派得瑟模样:“怎么,不喜欢还是喜欢傻了?”

“喜欢!”宝珠翩跹蝴蝶般飞来,扑到袁训怀里仰面嘻嘻:“怎么弄来的?你竟然这么的有心,你这养老女婿呀,可真的是很中用呢。”

她手中握的帖子不是别人家的,正是宝珠相中人家儿子的常御史家。

起头的受邀请人,写的是袁训夫妇,用了伉俪二字。

因袁训没有官职,常御史用了小友两个字。

袁训小友台启,台启这两个字,已经是平辈身份,也是主人的尊重之意。

下面是请他们夫妻过府吃年酒,落款地址也清晰,可能是怕收贴人找不到,详细标着玉车街常府。

宝珠握住贴子,好似握住红娘。贴住夫君,好似贴住山石松海,无处不是稳妥的。宝珠就醉了,她醉心的把面颊依在袁训衣襟上,娇娇地道:“现在就三姐一桩心事,她好生的嫁个像夫君一样的人,家里可是人人欢喜。”

“像我?你还哪里去找第二个。”袁训端下巴骄傲一下,现在轮到他调侃宝珠:“我说珠儿,我要是说这贴子不是我弄来的,是舅祖父弄来的让我给你,你还这么感谢我吗?”

“是你拿回来,宝珠只感谢你。”宝珠娇嗔责备:“又说糊涂话,最近书念多了竟然成了呆子。”那呆子就嘿嘿地笑,见宝珠谢过要离开,就搂住她,低下头把面颊贴住宝珠小耳朵,轻声道:“别走,大早上的我就走了,让我再抱会儿。”

这么抱着更不想放宝珠,抱上一会儿,袁训就问:“你刚才要对我说什么,我们说说话吧。”宝珠原姿势不动,伸臂搂住他结实的细腰,也就想起来,她红颜欲滴:“我说奶妈,她把我带这么大,可怜这过年了,京里一个亲人也没有,她还有一个兄弟,以前过年常去看她,给我带干果子乡下的东西吃。讨夫君的示下,她那兄弟能干,接他一家子到京里来吧,活计不会管他,他自己会找,只是让他来吧,奶妈过年也能有个亲戚走动,再者天子脚下的世面,也让他见一见。”

她说得委婉,又小夫妻正在缠绵之中。可她的表凶还是想了起来,宝珠你的铺子要人是不是?表凶虽不想这样的想宝珠,可宝珠的铺子要人是个事实,现在那里摆着。

袁训就坏坏地笑,把宝珠额头上一敲,骂道:“我把你个没良心的丫头,这等忠心的老家人,你却今天才想起来?”

敲得宝珠抚额头怪他:“用了好大力气,宝珠是肉做的,不是你耍的那兵器不会疼。”

“没良心的丫头!以后这话早早的来回我!报恩这等事,你要早早的做才好!”袁训吹胡子瞪眼睛,一口一个“没良心的丫头!”

这丫头真没良心!

饶是给她弄了铺子玩耍,她还敢一瞒再瞒。

冷捕头那混蛋太混蛋了,袁训由宝珠瞒下一间铺子而想到也许还有别的,果然,托他一查,又查出来两间。

那两间铺子空闲下来,宝珠不放心,红花隔一段时间要去看看。古代人的邻里关系,比现在要重。再来里正地保什么的,也会过问这空铺子谁买的,怎么许久不开也不租,全无动静。主人家来人看,邻居们总要见上几眼。

冷捕头这老鼠洞也知道的人,又让他查了个水落石出。

他自然把袁训好一通嘲笑:“这是瞒着你的?不然你还托我。”袁训不请他,他也不会乱说。但他还是逼着袁训请了一顿好酒,才答应守口如瓶。

袁训平白的又花钱,这帐就记到宝珠头上。他把宝珠的手又打了几下,故意犯坏,端起脸儿来:“嗯,奶妈对你忠心,她的家人早就应该接来。接来,也不算奴才,家里人少,让他们在家里当差帮着顺伯做事,也让顺伯歇息更好。”

宝珠大惊失色,在家里当差,宝珠可怎么办?宝珠就搅尽脑汁,那黑眼珠子难免乱转几下,袁训正暗暗好笑看她说什么时,宝珠已缠上来,撒娇道:“到了家里来,不是奴才别人眼里也当是奴才了。再说他乡下种地的人,老实,当差并不机灵!万一惹你生气或骂或打或罚,这就不是接他过来团聚的好意。让他外面自己找事去,你只帮忙把他在京中安置,还有他老实的没出过门,路条什么的,都不知道会不会开,你想法子好不好?”

袁训险些没笑出来,不机灵你还要他?

他绷紧面庞,端起腔调:“啊,在京里安置倒也罢了,他原籍开路条这事情……”他沉吟着,宝珠眼巴巴地等着。

“他自己想办法。”袁训笑了出来:“我不能,我手伸不到那么长。”

宝珠呢也只是说说,能成就成,不行就算知会一下接奶妈的家人。她默然在袁训怀中坐着:“也是呢,那么远的,是难为了你。这样,让他自己求人开吧。谁又是常出门的人呢,出来一回就知道了。”

袁训大乐:“正是正是,他想往京里来,就得自己想办法。”表凶心中解气,最好那人呆得见里正也不敢说话,而那里正也看到他就烦,让他开个半年开不出来,也好多看看宝珠着急模样。

见沙漏上时辰到了,袁训爱惜的把宝珠抱起,轻轻放下:“我要看书去,不然让小二糗可不是好滋味儿。你乖乖当家去,年酒单子成了,年菜是什么,一一写来我和母亲看,”再呲牙坏笑:“等我看完书,再来你这里讨情分!”

他眼睛发亮,不但是帖子的情分铺子的情分,还有你欺负我不告诉我,再害我花钱请人吃酒的情分,一一的还来!

少哪一笔,那可不行。

明亮的眼眸,似春天的明媚,似夏日的荷香,又带着秋天骄阳的意味,还有冬天那暖融融的日头感。

宝珠咬住唇,又快化在这眸光里。她暗怪自己不应该缠他,可一缠上去就又舍不得分开。就依依不舍的推了推袁训:“去吧,我在这里呢,你要什么,只管告诉我。”

“我呀,”袁训在宝珠面颊上狠亲一口:“就要这个!好了,我看书了,再来纠缠我就打了。”他大步走开,宝珠在他身后不依:“不是你让我说话,说话的嘛?”

宝珠整衣嘟嘴,每每到最后,全是怪宝珠。等你中了春闱,宝珠定然拉着你从前往后面数一数,看哪一天胡缠是宝珠起的头?

见袁训书案后坐下,宝珠跟去对面坐下,她刚才就坐在那里写单子,现在还是打算去写。执笔前,先把一旁戒尺拿起,在案上轻敲一下,扁嘴装严厉:“老实!”

丢下戒尺,自己一笑,把笔重拿手上。

督课人写着写着,心思就飞到一旁。宝珠这样的好,盼着常家也是一样的好。而大姐掌珠呢,也同样的好。

宝珠呆呆,大姐昨天让明珠百般的讽刺,今天可会心情不好?

“啪!”一记轻敲在手上,宝珠吃痛回神:“啊?”

她的表凶虎着脸,在对面手握戒尺:“老实!”然后一笑丢下戒尺,又念起书来。宝珠冲他瞪眼睛,再对那戒尺瞪两眼,但不再走神想掌珠,乖乖的写些家务来。

……

让宝珠惦念的掌珠,今天好的不能再好。

她睡到自然才醒,不过起早请安是家中养成的习惯,再自然醒也晚不到哪里去。不慌不忙用过早饭,韩世拓的小厮小黄来请她去厅堂:“侯爷夫人往那里去呢。”

掌珠就动身,她虽然不想赶在公婆后面到,可厅堂离侯夫人正房进,掌珠今天请假婆婆面前不站班儿,虽不想弄得事事招人侧目,紧赶慢赶的也没有赶上。

她进到厅堂里,见四房老爷太太老太太孙氏,还有旁支的几房亲戚全都到了。

大家看掌珠的眼光,自然是疑惑的。

你怎么最后一个过来?

这疑惑如潮水般,“唰!”转向侯夫人,把侯夫人看得很是没脸,才进门的媳妇竟然怠慢你?

四太太抓住缝儿就要说话,尖声道:“哟,大嫂,世子媳妇今天没对你请安不成?”

掌珠也脸上微微一红。

而厅堂上亲戚们议论起来:“啊?”

“不会吧?”

“南安侯府的亲戚,怎么会不懂规矩?”

乱劲儿中,老太太孙氏力挽狂澜,轻咳两声止住众人,息事宁人地对掌珠道:“你来晚了,坐下,我们就可以说话了。”

四太太又尖声:“哟,原来可以这样,”

韩世拓劈头劈面打断她:“四婶儿,你天天往祖母面前请安,一天不落?”老太太孙氏默然念声佛,大孙子最向着她。

四太太哑了嗓子,就对四老爷使个眼色。

太太们敢争,与老爷们不无原因。四老爷是小儿子,也是老太太最疼的那一个。他开口,当着亲戚们在,摆一下当叔叔的威风:“世拓,怎么对你四婶儿说话的,真是的,亲戚们都在呢。”

韩世拓劈面又给他一句:“四叔,你不管你媳妇,倒要我管我媳妇吗!”老太太孙氏嘴唇微动,又念了一声佛。真是的,小儿子治不住他媳妇,倒能管侄子吗?

亲戚们都知道世子爷是个混蛋,都当没听到。

四老爷却震惊住!

以他以往和侄子争风的经验来看,他看出来了,世拓今天的底气不同。他竟然带着谁和他闹,他就不依不饶的势头。

四老爷不服气上来,你不就娶个媳妇,你狂什么!

四老爷是小儿子,在花钱的混蛋程度上,和世子不分高下。不过世子是大家眼里盯着的那根钉,往往最招人注目。

有点儿不对,世子就是最坏的那个。

韩世拓以前肯让着四叔,就是一有不对,二三四房一起针对他,他不得不收敛。但今天,他还怕吗?

他不但把他的宝贝叔叔顶回来,还傲视群雄般把厅上众人扫视一眼。这一眼扫得人人心中雪亮,世子又有得意事情。

他不得意,他不会这么猖獗!

猖獗的世子蔑视过众亲戚后,起身对掌珠堆出笑:“早饭用得好吗?”掌珠一本正经:“好,你呢?”

“我跟着母亲用,吃饱了。”韩世拓带着掌珠,夫妻大摇大摆入座。

四太太凑近二太太:“看,媳妇分明冷脸子,我们这不要脸的世子倒陪着笑。”看上去一个笑,一个正经,像极了世子爷巴结媳妇。

二太太也皱眉,真丢人!

一般家里都是当丈夫的肃然,当妻子的陪笑。我们这世子成亲成的,越发的成了小模样,而世子媳妇倒成了一尊神!

她是个心思慎密的人,思索刚才叔侄的一番对话,也觉得哪里不对。世子以前是无法约束的,但却可以牵制。而今天,竟然像是牵制不动,也约束不得了。

这是怎么了?

二太太机敏的在厅堂上打量,先从婆婆看起,是老太太又许给他什么?再看文章侯夫妻,是这一对夫妻又和儿子商议出什么主意?

这一看,二太太有些了悟。

文章侯正和四老爷打眼风,让他不要再和儿子斗气。

四老爷这小儿子,又是文章侯最小的弟弟。文章侯没有儿子时,也极疼他。他心疼儿子,又心疼小弟,就暗示他不要再吵,你今天是吵不过世拓的。

他另有门路出门当官,你得罪他没好处。

四老爷就不再闷气,但是频频用眼色询问兄长,出了什么事?世子今天腰杆子硬气!文章侯只对他点一点头,再瞄瞄媳妇,四老爷就恍然大悟,心中嫉妒上来。

姑丈南安侯必然是单独许给世拓什么!

想想也是,和他再结亲事的是世拓,世拓当然占头一份儿。

四老爷偃旗息鼓时,二太太也一下子明白!

她顿生不妙之感,姑老爷南安侯要是为世拓撑腰的话,那这府里的风向立即就要变化。她紧紧盯住老太太孙氏旁边的帐本子,那是外省里田庄子送上来的收益。

今天,将是怎么分?

二太太手心沁出汗水,紧张得捏紧帕子。

钱,她可以不在乎分多分少。

她在乎的,是这个家里的人全是混蛋。有点儿好处都往自己口袋里搂,不管是哪一房,放松一瞬,就吃亏许多。

二太太用眸角余光,则锁住的是掌珠。

世子今天大硬气,与他的媳妇不无关系。

那么,新媳妇,你想在这个家里占住脚,是想在今天露脸吗?

二太太竭力放松身子,微微有了一笑。来吧,你与我肯定不会是一帮的,早战晚战,必有一战。

你要说什么呢?

掌珠如她所想,心中也在不住盘算。四妹妹已当家,掌珠岂能不如她?还有昨天扎的那根刺,表妹嚣张:“我们家不纳妾!”

掌珠心中暗骂,你倒能看我的笑话?休想吧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