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,宝珠不拜年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掌珠坐下来,老太太孙氏缓缓开口:“都到了,我们就一件一件的议起来。”掌珠细听了听,还真是琐碎。

由过年祖宗面前摆几个菜——掌珠都犯糊涂,摆几个菜都是心意,用得着也商议?再来几号祭祖,这也罢了;然后大家年下的衣裳。

掌珠憋住不笑,甘草和绿窗却不能忍,带出笑容。

如果还在家里,祖母在当家,说一不二,她说怎么样就怎么样。而衣裳菜式都是旧年定例,就是添换也不过些许,很多事情就相当简单。

半个时辰后,掌珠弄明白一件事。这个家里的人都爱管事情,事无巨细都想发表意见。这背后的潜意为,这个家没有真正主事的人!

有魅力的那种!

等一干零碎事结束,孙氏把手压在账本子上,厅堂上安静下来。压抑气氛下,所有的目光中的渴求就更明显。掌珠也直起身子,揣摩着文章侯府一年的收息计有多少。

田庄子有原籍和京外两处,原籍这一年的雨水风雪,掌珠早已问过。京城的她不用问人,她是四月进的京,有雨有风都在心里。

估计出一个数字,掌珠暗道,总不会低于这个数目。再想家里四个房头,另有老老太太和老太太,亲戚又有好几房,得要次一等才是。

“今年京里京外的收息,是这个数字。”孙氏报出来。

厅堂上一震,然后私语声出来。

“只有这么多?”

“原籍田庄子报的是水灾?”

“这对头吗?”

而二太太的小儿子则问母亲:“我过年的新帽头儿还镶不镶玉了?”二太太给他头上一巴掌,打得他才不说话。

掌珠则百无聊赖,跟她猜想的虽差上一些,但整体不远。她在家里帮着管家,不该问的强问。一百亩地生发多少银子,旱灾水灾各折扣多少,又有赋税人工等应该去掉多少,掌珠心中有数。

她要听的,还是这些钱怎么用,花到哪里。

这个问题,显然是大家都关心的。

四太太急躁性子,从她进门后,大事小事最爱头一个出声,今天也先开口。她斜眼靠着门坐的几个人,他们布衣厚袄,是田庄子上的管事头。

“这数目对吗?”四太太冷哼抱臂,鲜红的蔻丹在指甲上娇艳无比,掐在四太太宝石青织银丝牡丹花的袖子上。

她得掐住自己,才忍得住不跳起来。

夫妻出来以前,四老爷已经敲打过太太:“不要每次都跳,母亲已经不悦,说当着亲戚们跳得高,亲戚们看你也不好。”

四太太打定今天坐着,和气的谈,和气的说,把便宜点干净。

管事的不慌不忙,在这个家里呆久,对主人们接到钱就理论早成习惯。管事的站起一个回话:“去冬的雪就不好,俗话说麦盖三层雪,枕着饽饽睡。雪不好,庄稼就受影响。再来收下来扬场的那几天,又偏下雨。收成受潮卖不出价钱,弄得水菜也没长好,淹了好些。养的猪牛羊这一年倒好,没怎么生病。但冬天山上下来野豹子叼走好些,”

四太太的火“腾腾”往七窍里冒,指甲再次把手臂抓得紧紧的。

还叫人不要跳!

不跳能行吗?

不跳哪有气势!

这些管事的老滑头们,跟他们算帐目,他们就猪牛羊全都出来,再就野豹子也出来了。这豹子还分家养和野生的?

二太太看出这同盟军又要使性子,就截住管事的话头,语气平淡但却认真,道:“既然有野豹子,就应该加高那栏杆,再多带人去打杀才是。还有这雪不好就收成不好的话,年年都来说。不是早说过,雪不好,收拾上侍弄好一样收成好,我娘家的田庄子,也有几处和家里的相邻,他们今年交的就比这个多,”

掌珠挑眉,觉得二婶儿说得在理。但是有一件她没有想到,这些管事们若不中饱私囊,他们怎么又肯呢?

这是祖母说过的,说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只要他们肯生发,又何必多加追寻,自己不痛快,管事的也心中恼。

果然,又一位管事的站起来,回了二太太的话:“二太太说得有理,但您娘家那庄子地势高,有水也淹不到许多。又处在几处庄子中间,有大野兽也不往那里去。您不信,再去问问?”

二太太就闭嘴。

侯夫人冷笑,问完了?你们全都问明白了!

打狗还须看主人,当别人不知道你们的用意?管原籍田庄子的头儿,是文章侯的奶公和几个儿子。管京里田庄子的头儿,又是侯夫人的奶公和几个儿子。这种每年必问的刁难,剑指文章侯夫妻。

文章侯夫人不敌几房太太,一步一步的退,把管家权都让分了以后,彻底大彻大悟,死把住田庄子上的管事人选,是坚决不肯再让。而二太太四太太不放心,这每年必问的话从来不少。

二太太四太太都不作声时,别人也就更没有多余的话,随便一问,就各自盘算这钱怎么分,各自能占多少。

管事的们坐下喝茶吃点心,下面就没有他们的事情,全是他们看的热闹。

“都没有话,就来分派吧。”孙氏略提嗓音,满面春风望向族长,那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:“祭祖的银子,家庙上一年到头的供奉,还和去年一样。”

“蹭!”

跳出一个人来。

她青色衫子银红裙子,跳得裙角飞扬,里面的鞋脚儿都一闪能见。四太太舒坦了,还是跳着更威风。

老爷们无动于衷,早上交待过妻子的四老爷更不当回事。妻子若是不跳,那就不是她。交待归交待,她听不听四老爷管不到。

二太太三太太人手一串佛珠,看似专心的捻着。侯夫人则侧脸对着地上,看似专心的在数地上青砖。

四房的人都有自己的肢体语言来表示对四太太跳出来的默然或不屑,老太太孙氏却不能装看不见,她暗剜小儿子一眼,想这无能的废物管不住媳妇,就会由着她人前献眼丢人。

孙氏就慈祥的笑着:“老四媳妇,这祭祖的银子你有什么要说的?”

四太太眉头扬起:“祭祖的银子我是没有可说的,我不能不要祖宗。我要说的是家庙上太多的闲人,养着扫地的洗门的除灰的,”

族长等亲戚才皱起眉头,有一个人闲闲的插上话:“家里也太多的闲人!”这嗓音有如一根绳索,把正袖飞眉舞的四太太缚得一滞身子,转头去看声音来源,四太太怒火顿生!

是你!

竟然是新进门的世子媳妇安氏!

四太太满腔愤怒,凡是牵涉到银子钱、家事、自己丫头和别人丫头拌嘴……。等事情,她都有愤怒。但这样算下来,她不怒的地方也就不多。

她愤怒上来,厅堂上的人还是不感兴趣,但是出言打断她的掌珠却是看了又看。

二太太攥紧帕子,就知道这个新媳妇不是善人!

“世拓媳妇,是你打断长辈的话?”四太太怒火奔向掌珠呼啸而去。韩世拓因妻子说话,才笑了一声,就见四婶娘如喷火龙般一发不可收拾。

“长辈?”韩世拓和掌珠同时出声。

男女混合声让四太太心头又僵一下,火苗再次漫延而起,把她的全身都快烧焦。她狠狠瞪着四老爷,人家是夫妻都上来,你呢,你是死人?

她的火气虽旺,怎奈四老爷得到文章侯的暗示,让他今天不要和世子争执,这件事一直放在四老爷心中反复猜测原因,他正茫然的对着地面想心事,哪管妻子和谁去闹?

反正闹完了,他再出来收拾个残局也就是了。

见丈夫不理会,四太太更加地生气。而生气的同时,眼角又见到掌珠对世子使了一个眼色。掌珠在让韩世拓闭嘴,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呢。

这对小夫妻,男的是家中宝贝,女的天生要压人。四太太还不知道自己对上一双火药库,还以只有侄子不好惹。她的丈夫不理她,但见掌珠小夫妻打眼风,四太太叉腰大骂:“怎么,我不是你们的长辈?新媳妇才进门,就眼里没有四叔了!”

声浪赫赫,如股洪流,卷过厅堂之上。

掌珠,轻描淡写的笑了笑:“哦?这就眼里没有四叔?敢问四婶儿,”她故意把四婶儿叫得特别的重,四太太一愣神间,掌珠撇撇嘴:“你上面还有长辈吗?”

“这是论家事,该我说话我不能说吗?”

“这是论家事,我就不能说话?我不是这家里的人不成?”掌珠反问:“四婶儿,你说我眼里没有四叔,我要问你,你眼里有世子吗?”

四太太一下子哑了嗓子!

“啪啪!”

那还嫌不乱的世子爷韩世拓,举起手拍了两记巴掌。拍过后,对着厅堂上亲戚们放声大笑:“鼓掌,都鼓掌啊!”

有谁会跟着他鼓掌,去招惹四太太那个爆炭?

“啪啪啪啪……”没有人跟风,韩世拓自己又鼓了几记。侯夫人虽觉得眼前这一幕解气,但早上她才和媳妇生过不见面的闷气,又吃惊于掌珠的伶牙俐齿,就怒目儿子:“世拓,不要……”

她才说到这里,“啪啪啪,”又一记掌声出来。大家去看,却是四太太的儿子,最小的那个孩子,刚才在吃糖,他的娘跳出来他也没放心上。等到掌声把他从糖和点心上揪出来,他看了看,以为在好玩,就随着鼓了几记。

“哈哈哈…。”随着韩世拓的大笑,厅堂上有一半人都笑出来。

四太太的长辈一流,老太太孙氏和族长等人心中称快,笑得最为畅快。

笑声中,四太太紫涨面庞,走过去对着儿子就是一巴掌,骂道:“鼓你娘的丧,老娘说话要你鼓掌!”

“蹭!”

又跳出来一个人。

韩世拓大怒:“你骂谁!”握紧双拳就对着四太太走去。二太太见到不好,急忙插话阻止:“世子,你倒要打长辈?”

说一出口,心头一凉,觉得不好。

适才为“长辈”两个字四太太才输过,现在再提长辈两个字,只怕还是不赢!

果然,掌珠凉凉地接上话:“四婶儿这长辈,倒是可以随意的骂尊长!”你骂世子的娘,不是你二太太四太太的尊长吗?

这样一说,侯夫人也火了,她是个平时无话,发起火来就一通的人,对着二太太就骂:“二弟妹,你这么帮着老四家的,难道是你让她骂的!”

二太太顿时青了脸,才要冷笑回上几句,“住手!”那边老太太孙氏喝住韩世拓,再阴沉着脸对四太太道:“老四家的,你从来没有规矩,当着新媳妇也出笑话!你一般有儿子,以后一般有媳妇,望你不要在自己媳妇面前也这样骂才好,那时你骂的,可就是你自己!”

四太太一口气窝在心里,直愣愣地白着脸怒目丈夫。

四老爷呢,只能接话,母亲是好说话的人,媳妇不好说话,他这混帐就同孙氏打个哈哈:“母亲,您也骂上了,我们这不是正商议事情,还是继续商议吧,”

老太太咬牙,白生了你!

转过心思,她打起笑容对掌珠:“世拓媳妇,你刚才要说什么?”直接把四太太撇到一旁。掌珠清清嗓子:“要说闲人多,这个家里的闲人也实在多。别人房里我不敢说,就说我们房里,大小丫头七八个,又有好几个妾全是闲摆设!别人房里我不敢管,我们房里的丫头,年纪大了趁过年的寻小子配亲事吧,也让他们父母喜欢喜欢。妾呢,家庙上去吧,帮着扫个灰扫个地什么的,也免得再说家庙上闲人多!”

韩世拓“唰”地白了脸!

昨天和掌珠说话,可没有说把妾也打发走呀。世子爷脸上烧起来,这个人他怎么丢得起?他看向掌珠,有些乞怜,嘴唇微动,才要叫声:“掌珠,这个我们没有商议,”掌珠白他一眼,响亮地道:“这是我和世子商议过的!”

一股苦水涌到韩世拓嘴里,他干巴巴的闭上嘴,嗓子眼里涩苦起来。

没有人说话,但厅堂上并不寂静无声。

“啪啪!”四老爷呆呆的,手中一把干果子掉落于地,滚开来。

文章侯大脑空白一片,正在抽的水烟壶往下就落,“当”,又是重重一记。

接下来的水烟壶,就一个一个地往下掉落。由族长手中、二老爷手上、三老爷手上……地上通通通落下十几个水烟壶时,侯夫人醒过神,眼睛里谁也看不到,只有她那醋海似的媳妇:“媳妇!你胡说什么!打发丫头应当,这房里人也是能乱打发的?”

掌珠虽没有想到自己婆婆是头一个出来的,也早料到她会不答应。有一个妾,出自侯夫人房中,是侯夫人为拢住儿子不出去,就放给了他。掌珠晃动冷笑在心头,我的床榻边上,谁也不能来睡!

她沉着的回答婆婆的话:“全闲着,不针指只传闲话,既然无用,何不全去家庙上聆听祖宗教诲,也许能日织一匹布都不好说!”

“你撵丫头我不管,妾是收用过的,万万不能!”侯夫人眼圈儿一红,就要哭出来。掌珠转向韩世拓,淡淡:“世子,昨天我们说好的,不是吗?”她柳眉稍稍竖起,把脸儿黑起来。

侯夫人听到媳妇怂恿儿子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二太太忙赶着过来劝:“大嫂难怪你生气,你让媳妇顶撞了,怎么能不气,怎么能不恼?”掌珠就冷笑:“二婶儿会劝,二婶儿就把这事解决了吧。我房里的闲人,二婶儿收了吧!”

“你!”二太太手指住掌珠,额头上青筋爆出,她一向以深沉为美,此时恼得吼出来:“你嘴里胡沁的是什么!你怎么敢这样对我说话!”

当长辈的怎么能收侄子的房里人?

掌珠挺身而起!

也怒了!

“是长辈的,就可以这么说我吗!我又说了什么,不过是我房里的人,我处置一下,就招来长辈这一通的话,这妾都比我还要大了,那这妾留下吧,我没有站脚的地方!一个卖水的下贱人,还知道不纳妾!这豪门高第出来的世子,房中左一个右一个,外面左一个右一个,我不敢管,只是稀罕怎么是这样!却原来,有长辈们撑腰,那当我没说吧!”掌珠负气坐下。

她就是要刺刺这一家子人,她就是要撞一撞,她要比宝珠还要得意!

宝珠命好,遇到一家子好人。

她掌珠呢,命不好,也不是认命的人!

以她丈夫那样的浪荡,婆婆也给人,祖母也给人的,怕惯不坏他是怎么的?掌珠坐下后,就谁也不看,只在心中暗暗道,这是我房里的人,我今天只是打发出我眼前,有一天我还给她们配人呢,你们又能怎么样呢?

侯夫人“嘤嘤”地哭,二太太像冻雪柱子般僵在那里,劝大嫂也不是,劝自己也不是。老太太孙氏也吃惊于掌珠的泼辣,但见孙子垂下头缩在双肩里,明显是在为难,孙氏就心疼孙子,叹口气对掌珠道:“孙子媳妇,你的房里人怎么能让你二婶儿收着,你这话不应该。”

掌珠昂然:“祖母,我头一回来,也听明白了!四婶儿闹,二婶儿帮腔,不过是为着分多分少。要是都足够,还闹什么!既然都嫌不足,要打发闲人,也不用从亲戚那里打发起,先打发各人自己房里的闲人不应该吗?我说话虽急,也是二婶儿话撵出来,怪不得我!”

二老爷也叹气,对文章侯附耳道:“恭喜你大哥,你找了一个厉害媳妇!”文章侯苦笑不下于儿子,回二弟道:“你还是别幸灾乐祸了,她敢打发自己房里的,怕有一天不把你我房里的人全打发走?”

“就是这话,我怕你想不起来,特特的来提醒你!”

“世子!”掌珠在那边叫韩世拓,面上不动声色的寒冷:“昨天我们说的,你难道都忘记?”

三老爷也对文章侯探过身子:“大哥,世拓比小四还没有用!”一样的怕媳妇。兄弟四个人面面相觑,都叹上一口气:“唉!”

众目睽睽下,韩世拓艰难的抬起面庞,对掌珠叹气:“你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”再次把头垂了下去,他实在没脸见人。

他没有想到掌珠会把妾也打发走。

但他却想到一件事,就是四妹妹家里是没有妾的。还有那个要嫁卖水的,吃错了药口口声声说她不纳妾。看她和掌珠对面的模样,像是掌珠以前的死对头。

韩世拓此时倒没有想到他的功名会由掌珠而起,他是爱而生惧,拿不出反对的主张。而他也不爱他的妾,只是脸上下不来。

掌珠有了丈夫支持,并没有太得意。起身对老孙氏一礼:“祖母,世子和我是商议过的,因此才这么说。而长辈们呢,或有怜悯之心。其实要我说,这有什么,丫头大了,总是要配人的。妾呢,又不是不要,送去家庙上静静心,这又有什么,”

所有人啧舌头。

这有什么?说得好轻巧。

可这有什么吗?除了世子脸上无光以外,还能有什么?

说别人家里没这规矩,可新媳妇说了,谁要谁收走,谁会收留一堆世子的妾呢?

文章侯到此时,心中雪亮。这个家里没有规矩,早让新媳妇看出来。有四太太先胡闹,媳妇就敢站出来。

文章侯顿有家本有一虎,又来一夜叉之感。他摸摸脖子后面,总感觉寒气嗖嗖,却又摸不到碰不着。

老太太孙氏,可不会轻易答应掌珠。但她也不当着人斥责掌珠,家有四个媳妇,老太太和稀泥的本事也极强。她轻轻抹开这事:“孙子媳妇,这话让我想想。现在,别人没有话,我们还按旧年的例来分派这息银。”

别人还有话吗?看热闹都看出一身冷汗来。世子媳妇,你可真的敢说话啊。

大家说无话,老太太就让写年酒单子,哪一天请哪一家,大家要坐在一起来写,才写得周全,不会少一个亲戚和故旧。

中午前商议好,族长等用过午饭出城。四老爷送走他们,由大门上回来,面色更为踌躇。他一个人低低喃喃:“杨?是那一家子?”

写年酒时,韩世拓要请南安侯,大家没意见;要请掌珠的祖母,也许不来;要请掌珠的婶娘们,要请掌珠的四妹夫妻,大家没意见;掌珠又要请几个人,有一位是杨夫人。

四老爷当时就盘问几句,掌珠还以为继四太太后,又要和四叔过过招,就不客气的把杨夫人住址告诉给他。四老爷堆上笑,说了几个好字就无话。

这位杨夫人,最近是四老爷心头上的人。

一个女人能在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心头上,一般代表两件事。一种是深恋而没有到手,一种是深恨而没有达成。

杨夫人在四老爷心头上呆着,是四老爷极想打她的主意,而杨夫人却没把四老爷放在心上。她的心头上,呆的不是四老爷。

四老爷追求她足有半年,就是见一面都难。而侄子媳妇要请她来,对四老爷来说是意外之喜。他在门后影壁上转几圈,还是想去看看她。就让人去往房中取件鲜亮衣裳,又让人去带马。门房里坐着正在等,他的儿子跑来:“母亲说心口疼,让寻父亲请医生抓药。”

“这个月谁当家就找谁!”四老爷让儿子去找本月的当家人。当儿子的嘻嘻笑伸出手:“母亲还让我找父亲回去,给我钱,我就说没找到你。”

这孩子生得极清俊,嘻嘻笑着惹人疼爱。四老爷就取钱给他,笑着让他去念书,打发儿子走,见马牵来衣裳取来,门房内换过上马出来。

在一桩中等宅院门外停下,远远的打量这个不大,却粉刷得总洁净的院子。

院门上,有两个大汉守住。总有人进进出出,但以女人为多。一个娇小玲珑的美貌少妇,摇着肩头有如男人般横行走路,北风卷起她的外裙角,露出里面一方嫣红的大红绢裤。下面的鞋子,又如一弯新月。

在这不裹脚的时代,女人脚小也是可爱的。

四老爷魂一下就此不见,痴痴的盯住那裙角看,想着北方不解风情,怎不再卷出来一次?

他的呆样子让人见到,就有人大笑:“黄大虫,有人想你的帐呢!”

娇小妇人回头,容貌比侧面看上去更我见犹怜,她用与自身柔弱不相衬的粗鲁吼道:“撑死眼睛,饿死下面!”一扭身子同人哈哈大笑着进门。

四老爷吃了一惊,他骑的马也吃了一惊,人往后让身子,马也往后让了一步。四老爷没想到马会动,身子一歪,扶住马缰才没有落马。

他摸额头失笑:“她来往的人,倒都不是善类。”不过这位杨夫人实在的厉害就是!四老爷就此不敢进去,进去也怕那只母大虫上来撕咬,带马出这条街,一个人还在想着,世子媳妇竟然还认得这种人,难怪那般的泼辣不让人。

四老爷动杨夫人的心,就是打听到这位夫人手中有钱,她做私货的本事,早有名气出来。

说来说去,还是为了银子钱。

这东西说不要的人,都是假的。

……

过年的前几天,宝珠才告诉袁训:“今年不同你拜年,你别见怪。”夫妻正坐在床上,旁边堆着几本灯谜儿的书,袁训在帮宝珠选灯谜,以贴在灯笼上和来的客人们取乐。

袁训就没抬头问:“为什么不拜我?”手点在一条灯谜上,用指甲掐上一道印子。他自己出了一些,余下的就书上找。

“去年对着灯影子说过的,你不给我钱,我以后再也不同你拜年。”宝珠也没有抬头,拿着一块彩纸比划,画个什么图案上去,再剪出来比较好看。

说宝珠闲,宝珠是忙的,又管铺子又管家还有过年前交上来的田产租银等,分派出一年的使用,余下的又怎么存着收息,宝珠是不得闲的。

说她忙,她时间自由。可以上午弄,也可以下午弄。晚上无事,虽不是剪窗花的高手,却想到旧年里姐妹们在一处剪花儿玩,就买来彩纸一个人搬弄着。

袁训哦了一声后,才奇怪:“我不是给你钱了,”

“就一枚,”宝珠拖长嗓音:“还是问阮家表兄那里借的,宝珠生气了,回房去就再不打算同你拜年。”

“真小心眼!”袁训笑着,把另一条灯谜也敲定。

夫妻玩了会儿睡下,一夜无话,第二天起来宝珠去办年,袁训去看书,都似把这件事给忘记。三十的那天,袁夫人带着儿子媳妇用过年夜饭,说回房守岁,她要如往常钟点儿入睡。宝珠两个人回房,洗过在床上闲话守岁,外面红花回话:“顺伯送东西过来,说是小爷前几天在金银铺子上定的,人家送了来。”

宝珠就笑:“是什么这么晚送来,难得他家还没有回,就给你送了来。”袁训脸上全是漫不经心,像是这东西并不重要,有如一片树叶子一片落花一般。

“啊,不值什么。”他披衣下床,回身对宝珠笑:“你先守着,等我回来再和你猜谜儿赢果子吃。”

宝珠也就不放心上,快快乐乐地道:“快些回来,晚了我就全吃了。”见袁训走过分开房间的雕花隔子,宝珠赶快多吃一个果子,再咬着果子翻书,想找出一个难住表凶的谜语。

“哗哗”书页声中,又多出一个声音,也有哗,却是“哗啦,哗啦”。

好似数钱声。

宝珠好奇心大动,也不披衣,下床靸了绣鞋,悄悄儿的走到雕花隔子内张望。这一看,宝珠溜圆了眼。

表凶坐在书案前,面前有一个打开的锦袋。袋中还有微闪金光出来,而表凶面前,堆着一小堆的金钱,他手中正握着一把,往书案上丢着。

“哗啦!”

声音就是从这里来的。

宝珠屏住气,蹑手蹑脚走过去。在他后面哇地一大声,再摇晃脑袋嫣然:“这是给谁的?”“哗啦,”袁训又往书案上丢一把,看他样子一把一把地丢,并不是数钱,竟然像是数有几把。还是不当一回事的笑:“给拜年的人,你虽不同我拜年,小二若是来讨要,我怎么能不给,”

宝珠对着金钱,吸了口气:“我同你拜年,你给我多少?”

“你大了,成过亲是妇人,还讨金钱?”袁训侧目:“那我要瞧不起你了,”宝珠揉衣带,寻思一下让人瞧不起要紧,还是讨金钱要紧。

袁训对着她笑:“怎么,对灯影子说的话不要了?”宝珠又犹豫不决,奶妈说灯影菩萨最灵光,去年恨他不给,就说了再不拜年的话,若是说到又破,灯影菩萨生起气来,会让人头疼。

她白玉般的手指按住额角,仿佛已经开始头疼。

拜年,还是不拜年呢?

外面更鼓声响,年三十的三更已近。再半个时辰,就是新年里。袁训见宝珠还是没决定好,丢下金钱扯住宝珠手回房:“走,我们还守岁去,说过守不住睡的脸上画只雀子过新年,我来哄你睡觉,你乖乖的睡好不好?”

“你睡了我给你画只大老虎,”宝珠回他,被他扯回来塞被子里,袁训拍宝珠后背:“睡吧,快睡吧,”

宝珠就抚袁训胸口:“睡吧,你先睡吧。”

这样没过多久,夫妻双双闭上眼。又过一会儿,鞭炮声大作,显然有守岁的人在放新年头一挂鞭炮,宝珠悄悄睁开眼,见表凶梦已沉酣,宝珠得意:“你白天看书,又出了两次门儿,哪能和午觉睡得饱的宝珠相比。看你输了吧?老虎我也不给你画了,我先去拿几把金钱回来压荷包。”

不拜年,跟不拿钱是两回事。

宝珠想年是不拜的,但钱是要拿的。

他有一袋子金钱,拿上两把准保他不知道。

宝珠走到书案前,见那袋子张着口,金光灿灿的金钱,铸得胖嘟嘟,上面浇的是各式花卉惹人喜爱,才伸出手去,身后表凶咳上一声。

“呀!”宝珠抚胸口,悄声受惊。等上一等,见表凶又没有动静,正要再伸手,“宝珠,”表凶醒过来,在鞭炮声中叫道:“这丫头去了哪里?宝珠!”

宝珠忙走进去:“我拿笔准备画你呢,你睡了,我没有睡,我赢了这一局。”表凶已下床,走出去看看书案上,狐疑道:“你是打算偷钱吗?”

“才没有!”宝珠嘟高嘴。

袁训大赞:“好!说话要算话,我才瞧得起你!不过,我还是不放心你,我的钱还是锁上的好,让你打扰得没数明白,万一你早起拿走一些,我也不知道。”当着宝珠面,把袋子系好,又取一个大铜锁,蹲下身子,准备把钱锁到书柜里。

宝珠鄙夷:“这锁有巴掌大小,锁一袋子钱可谓是大材小用。”她心里那个火,可以把全城的鞭炮光压下去。

袁训抬眸,笑出一嘴整齐的白牙:“家贼难防,最难防的就是宝珠,小锁防不住你,不中用。”宝珠就装着恼,在袁训肩头捶了几下:“我生气了,快取些钱给我压惊,不然不饶你。”

“吧嗒!”

袁训站起来,握住宝珠乱晃的拳头,借着烛光瞅瞅:“胖了,这又肥又白的,跟着我就养得胖,等哪天惹我生气,半夜里当下酒菜啃了。”

他笑着回房,把个钥匙在手上一掂一掂:“今天拜年的人不知道有多少,这钱一天可能给得完么,一天给不完,倒占我书柜地方。”

宝珠一听就更火大,跟着后面回来,不让袁训睡:“给我压惊钱,我不拜年,看在我平时端茶倒水换衣裳上,也有辛苦钱吧。”

她的夫君含笑对她看,任由宝珠闹了一会儿,忽然惊叹地道:“宝珠啊,你这个模样,和去年管我要钱时一模一样,竟然一年过去了,全不走样?”

宝珠更要恼,让袁训按倒在被子里,拍抚她的背:“睡吧睡吧,睡着了我给你脸上画只雀子,见人才更好看。”

宝珠就再揉他胸前:“睡吧睡吧,睡着了我去拿你的钱。”袁训大乐:“好,”把钥匙往枕头下面塞,用自己脑袋压住,对宝珠挤挤眼:“你拿得到,就是你的。”宝珠忙闭上眼,再用心的抚袁训:“我睡了,你快跟上来。”

鞭炮声中,夫妻睡到早上起来。起来时宝珠忘记,大年初一是她头一回当家,她早筹划好请安放鞭炮,早上吃饽饽。又有奶妈红花赶着来拜年,等用完饭正看着收拾,把钱想起来时,大门外来了客人。

梁山小王爷狂笑而进:“哈哈,总算逮到在家!我以为你家小爷狠到底,过年也装不在!”同顺伯说完,一面走一面继续狂笑:“新年好啊,拜年的上门了!”

他头顶上的天,才微微的发白。

袁训忙迎出去,宝珠正要往房中赶,又听小王爷怪叫:“难得见到你,走,城外屯子里卖马的屠九,说来了宝马好马,我忍着没去瞧,就等你了。”宝珠吓了一跳,小王爷你们家是不准备你待客,可我们家这个不能走,他走了客人来了,家里可就没有见客的男人。

宝珠就猫的梅花后面,听着要是袁训打算出去,她得出来拦上一拦。

袁训百般的不肯,小王爷百般的拉扯,怂恿、讽刺、嘲笑,直到最后差点儿动手,两个人原地站着过了几拳,看得宝珠惊心动魄,想这不是来拜年的,这简直是上门拆房子啊。小王爷才放过袁训:“哈哈,你承认你怂,不敢跟我出去,我就走。”

“我今天见到你就怂,”袁训被逼无奈。小王爷得意而去,他后脚出大门时,袁训又出来一句话:“改天,等我春闱下过,我让你怂!”

梁山小王爷一个踉跄出了门,外面等他的一堆帮闲上来七嘴八舌问:“怎么样,他认怂了?”梁山小王爷推开他们,反身又要再进去。见两扇大门压来,“啪!”关上!

险些撞扁小王爷鼻子!

顺伯在门内阴阳怪气:“送客!”

小王爷对着大门挥舞几下拳头,吼道:“我等着你!”马蹄声远去,他们走开。

袁训大喘气儿,拍抚脑袋:“大年初一的,撞这一头的灰。”宝珠在他拍头上无形的灰时,早悄手悄脚往房里去。

“啪啪啪,拜年的来了,顺伯,开门啊!”门外又来了一个。

小二穿一身新衣服,衬得脸儿雪白,得意洋洋进门来:“啊哈,兄长,表兄,我来了,说起来,去年见你不容易,兄弟我从去年找你找到今年,总算见到你。兄长有礼,小弟我给你拜年了。看这天色,我总是头一个拜年的人,不要感动,只把你看的书拿给我过一眼,也就是了。”

袁训告诉他不是头一个拜年的,小二纳闷:“哪个混蛋敢比我早来?”就同袁训一起去见袁夫人,再袁训请他回房看书。

宝珠就让红花去泡茶倒水,并趁机把钥匙寻到手中。想袁训等下总要送客,送客的功夫,宝珠已经拿完了钱。

钥匙才到手,小二进门来。袁训把为他准备的考卷给他,小二大喜,又连连道:“难怪不敢见我,原来有这样的好东西偏了我。”

小二罗嗦完,已是一个时辰以后。这中间又来了阮梁明等人,袁训等年青的同僚等人,红花的茶水不停的端上,房中谈笑声不曾断过。

直至近午时,袁训才送客走。宝珠等得快发霉,忙赶去书柜前面,取出钥匙往锁中一拧,“卡”,开了。

她欢欢喜喜打开柜门,咦?

钱呢?

书柜内除了书就是笔,除了笔就是书。有上好的玉管笔,有几方好砚台,还有陈旧但保养得好的孤本儿书。

可钱呢?

那个满满的,玄色底子上绣招财进宝的钱袋子,不知何时不翼而飞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