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八章,被截胡的金钱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宝珠就很奇怪,她明明见到钱袋子锁在里面,巴掌大的铜锁才打开,还在手上。可里面除了书,就是笔砚,东西并不多,一眼就能看得清楚。

“去了哪里?”宝珠回忆起床后袁训就在自己眼皮子下面,除了来人自己有一会儿不在外——难道那会儿功夫,他给了人钱?因此钱袋才换了地方?

不会呀。

上午来的人除了小二以外,全是和袁训相差不到三岁的人,他不是长辈,为什么要给?

宝珠开动脑筋,想这金钱应该在房里。“可去了哪儿呢?”宝珠自言自语。

觉得背后有动静,扭身去看,宝珠又骇了一跳。

她偷瞒着的夫君在榻上坐着,煞有介事的看过来。他的眸中,满是笑意。

宝珠惊吓过后,脸并不红,而是一溜小跑儿的过去,气喘吁吁追问:“金钱呢?”袁训嬉皮笑脸:“什么钱?”

“给宝珠的金钱!”宝珠理直气壮。

袁训拧着眉头打量她赌气的脸蛋子,嘴上是打趣:“给你的金钱?作什么好好的要给你金钱?”

宝珠晃晃被夫君称之为“肥白可以下酒”的拳头,凶巴巴:“不是给宝珠的,作什么你要备下来?”

“你就这样对我,我还给你金钱?”袁训斜睨着她。

宝珠收回肥白拳头,负于身后,摆出明媚的一个笑脸儿:“这样行了吧,给宝珠钱吧。”今年送来的钱铸得很是可爱,每一个都可以串上珠儿线在衣上当装饰。宝珠想到那么大袋子金钱,一天换上一个,从年头佩到年尾还佩不完,就心花怒放,颜若春花。

她的表凶清清嗓子:“嗯哼,不拜年不给钱!”

“可灯影儿菩萨面前说过的,”宝珠微微着急。

袁训翻眼对天:“灯影菩萨,赶快让这个贪心小鬼头疼吧,不拜年还敢指望钱。”说过起身握住宝珠手笑:“午饭时辰到了,你这当家的奶奶给我什么吃,如果吃得好,”

“怎样?”宝珠笑盈盈。

“赏钱一枚!”

宝珠骨嘟着嘴出去,在婆婆房外放下来,饭后回房,又重骨嘟起来,问那回房就往榻上一躺装大爷的人:“午饭吃得好吗?”

“嗯,撑得我只想睡,让我睡会儿,”袁训懒洋洋。

他歪着,宝珠就坐下来。双手扳住他耳朵,摇晃着他娇嗔:“别睡了,拜年的上门了,”袁训头随便她摇,手就点点地,示意宝珠拜几拜。宝珠小脾气上来:“不给么,真的不给么,我自己找。”丢下表凶在房间里面打圈圈,喃喃自语不停。

三间房全是打开的,用两个雕花隔子间隔开,站的位置合适,一眼可以全看干净。

袁训闭目,微笑听宝珠嘀咕。

“书柜里没有,架子上放不下?床底下呢?”

衣裙窸窣响着,是宝珠走进里间,应该是在打探床底。

袁训含笑,听宝珠又出来,恼火地道:“那么在梁头上?红花儿,”红花伸头进来:“奶奶叫我?”

“搬梯子来。”

红花愕然一下,但没说什么,去和奶妈搬了把小巧的花梯子来。上树剪花用的,比上房脊的梯子要轻巧。

袁训扯动嘴角,闭目窃笑。耳中是梯子移动声,奶妈说:“看摔着,让红花上去看。”宝珠不肯,她是满屋子找,找不到该多丢人。

就自己上去看了,房梁上是过年前才打扫过,一尘不染。一尘都没有,更没有偌大的钱袋子。

宝珠怏怏下来,让奶妈和红花把梯子搬走,见袁训似已睡着,又赌气不愿问他,就一个人坐在榻前精美的地毯上,据说那是高丽的,上绣着许多大红花。

最大的一朵,宝珠坐上去。颦眉头扁起嘴,一个人悄声絮絮叨叨:“若不是给宝珠的,就不应该给宝珠看到,若是给宝珠的,就不会出这间房,会在哪里呢?”

袁训莞尔,但还是不睁眼,想看看宝珠还能往哪里找?

“对啊,我知道了,”宝珠又嫣然:“在表凶的衣箱里,一定是的。”她的表凶在榻上无奈,在我的衣箱里?袁训无语。

宝珠啊,你是个小笨蛋!

脚步声风风火火的去了,再迟迟拖拖的回来。有轻轻的“扑”,是宝珠重坐大红花上,已经带着火冒三丈,袁训都能想像到宝珠的小拳头又晃起来,她在道:“不像话!作什么放的那么严紧!”

“笨蛋,我怎生娶了你这个笨蛋,”表凶翻身坐起,盘好双腿,居高临下与宝珠对视。宝珠委委屈屈:“你不给钱么,宝珠过年没收到金钱,也就笨了。”她的小拳头果然握起,飞快展开对着表凶讨好伸出:“奶妈说,大年初一收金钱,可以聪明一年。”

“那明年后年呢?”袁训忍住笑。

宝珠笑嘻嘻:“明年后年再给一回。”再把雪白柔荑伸上一伸。

她今年才只得十六岁,过了初一这才是十六,生日晚,还在下半年。

十六岁的少女,正当花季。说她比春花要妩媚,说她比夏荷要清雅,说她压过黄花满园香,说她红过胭脂一点梅,这都是适当而不过分的。

她穿着过年的大红新袄子,粉绿色绣满五彩蝴蝶的新裙子,十六岁胜雪的肌肤,更压霜欺玉般的明亮起来。

这一刻,袁训打心里爱极了她。

他想到去年在安家,宝珠要追后面讨钱,讨的兄弟们落荒而逃;他想到自己认定这追讨是缘分,把宝珠定了下来;他想到成亲后小夫妻恩恩爱爱,宝珠憨而可爱,既不打扰母亲清静,也能分担家中事务,母亲也一天比一天喜欢她,会花点儿思念父亲的功夫寻首饰给她……而有一天,自己不在家中,就只有宝珠和母亲做伴……

想到这里,袁训就笑着敲打宝珠的手:“笨蛋笨蛋,钱是给宝珠的,要放在哪里宝珠才找不到?”

他话才说完,宝珠跳了起来:“我知道了,在宝珠的衣箱里。”

“就是嘛,真是个笨蛋。我衣箱里你怎么找的到?”袁训在后面笑,也是极快乐的。

不一会儿,宝珠抱着钱袋子过来。

钱袋子有一尺来长,半尺来宽,全装满份量不清。宝珠虽欢快,就无法跑回来。她吃力的抱过来,放到几上歇歇力气,吹吹自己累到的手指,听那捉弄人的夫君再次要求:“过来拜年,不拜拿钱羞也不羞?”

宝珠这次乖乖听话,离开钱袋子到榻前,蹲身福了三福,见表凶露出满意神色,宝珠却调皮上来:“这是谢你的金钱,才不是拜年。”

说完,“哈”地一声,就再去抱自己新得的钱袋子。

门帘子揭开,伸进一个小脑袋来。

这个脑袋相当的明晃光闪,有翡翠簪,白玉钿,紫英钗环,赤金头面。一串明珠因她探身子,从项下垂下,映得她头一伸进来,房内就乍然一亮。

把她的大红宫衣上绣的百鸟儿都照亮。

瑞庆小殿下嘿嘿嘿,小眼神儿即刻锁定住宝珠正伸手去的钱袋子:“宝珠嫂嫂,你拿的是什么呢?”

“呃,”宝珠红了脸。

她可以不对着表凶脸红,可以不对着奶妈红花脸红,是因为在表凶面前,宝珠还有是个孩子的感觉;在奶妈红花面前,宝珠总有作姑娘时的感觉。

可对着小殿下那闪闪的小眼神儿,宝珠羞涩难当。

真的是,成过亲的妇人,过年还讨金钱?若是小殿下传到宫中去,让淑妃姑母知道,宝珠可就没脸见人。

宝珠急中生智,也许是有了金钱就聪明了,她忙收回手,笑着行个礼:“殿下今天倒能出来玩耍?我呀,正在理家务。”

可能是外面太冷,而房中又暖,瑞庆小殿下揉揉小鼻子,觉得不痒,就走进来。不看袁训不看宝珠,对着钱袋子左看右看。

她虽没有说话,也个个动作带着疑惑。

宝珠没办法,就打开给她看。当那铸有牡丹花式、芍药花式等的金钱出现,小殿下眼睛一亮,上手抓起一把就喜欢了:“这是拜年给的钱是吧?”

宝珠还能说什么,只能一脸是笑:“殿下猜对了。”

“那我拜年,”小殿上抓过旁边丢下的绳索,原本就是钱袋子上的,用力一系,把钱袋子系好。

她是公主殿下,自然没有行礼的道理。就小脸儿上神采一扬,笑眯眯道:“宝珠嫂嫂新年好,坏蛋哥哥新年好。”

说过双手揪住钱袋子就走,“扑通!”

钱袋子沉重的从几上滑摔到地上,没让小公主提起来,反而把小公主带得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。

“这么重?”瑞庆殿下更喜欢了,两只小手把钱袋子往外拖,她弯腰往外蹶小屁股像是公主殿下今天占了大便宜还不算,再道:“来帮我拿哟。”两个宫人跟进来,都是女官服色,却不敢对房主人怠慢,她们笑着对着袁训和宝珠轻施一礼,帮着小公主就把钱袋提走。

这速度快的,猝不及防。袁训见到小殿下来,就知道她还有女官跟出来,忙起来整衣,衣裳还没有从头理到脚,小殿下和宝珠的对话已结束。等到女官进来前,袁训的衣裳是理得整齐不凌乱,可钱袋子就此飞走,让人眨眼皮子的功夫也没有。

小殿下闪电般来,闪电般去,打了声招呼,带走宝珠的压岁金钱。

等到宝珠瞠目结舌,女官就进来,她忙收起瞠目结舌,把礼还了后,就接着目瞪口呆,眼睁睁瞅着自己的压岁钱让小殿下截胡。

过年新换的门帘子,粉红色绣桃花夹着丝棉,是那种带着份量往下一落就不会再摇动的门帘。可这个时候还在动,是进来出去的人行动如风,带着厚帘子也不安生起来。

宝珠终于明了发生的事情,她的金钱又一次不翼而飞,还是在宝珠的眼睛下面大刺刺飞走。她一拧身子,取帕子掩面,似哭不哭的奔到里间床上坐下,面对床里委屈莫明。宝珠的钱?去年还得着一枚,今天是一枚也没有了。

“宝珠,”袁训慌了手脚跟进来,收起逗宝珠的心,抚住她肩头不住安慰:“别不高兴,过年呢,你不喜欢母亲和我也就不喜欢,”

宝珠跺脚指责出来:“都是你不好,你早早给我就不会这样,现在全归了小殿下,宝珠可就一个也没落下。”

宝珠格外怀念去年的那一枚金钱,至少宝珠还有一枚。

“换衣裳,我们出去现买好不好?”袁训自知理亏,赶快息事宁人。

而抢劫成功的小殿下,已辞过袁夫人,出门坐上车。宝珠很不悦的时候,小殿下乐陶陶,心情好就想到回宫。新得的钱袋子抱在小手上,瑞庆殿下催促宫人们:“快回宫,父皇祭天一定结束,用膳时见不到我会找的。”

摸摸钱袋子饱满,小殿下鼻子朝天:“看瑞庆最聪明,宝珠嫂嫂抢瑞庆的东西,瑞庆也抢了一件回来,哼!”

小殿下虽喜欢宝珠嫂嫂,可对于她抢东西这一条不能原谅。

上一回她成亲,抢了瑞庆的大珠子首饰。这一回过新年,又抢了瑞庆的一个首饰。瑞庆都看到,昨天太子哥哥进宫和母后说话,说今天往袁家拜年。母后给了一个小锦匣,里面不是簪子就是手钏。

瑞庆不扳回来一局可怎么行?

“咕!”

肚子叫了一声,瑞庆就问宫人:“坏蛋哥哥家的点心,有没有抓一大把过来?”她忙着出宫,点心也忘记带,就索性再到坏蛋哥哥家里打第二次劫。

宫人说有,送上来,是宝珠亲手做的糕点。小殿下咬一口糕点,再瞄一眼钱袋子,小心眼子里乐呀乐开了花。

抢瑞庆的,是要还的。

……

过新年家家都是要祭祖的,有人年前祭过,有人初一大早上去祭。因此掌珠走进房门,就觉得腰酸背痛。

大年初一起个大早,趟雪受风的城外家庙转上一圈,又是车颠又是罚站——到了后全体肃立,这一肃立就肃到中午吃饭。

饭是家庙上用,掌珠也不习惯。

乡下的鸡鸭鹅肉都说好,可掌珠打小儿就爱精致东西。点心要精致,衣裳要精致;首饰要精致,就是块帕子也要绣得精致。

这才显得与别人不同是不是?

乡下的东西,换成宝珠会说新鲜,吃得津津有味。换成玉珠会说纯朴,吃得津津有味。独掌珠是不行的,她骨子里就是高人一等的阶层,凡是与穷、拙、愚、土等挂上勾的东西,都是让掌珠苦恼的死穴。

她这顿中午饭就没吃饱。

甘草绿窗当差,自然给她带上点心。可这大早上的没吃几口汤水就赶到家庙上,又站了半天,掌珠哪还吃得下。

进房见熟悉的坐榻就在面前,掌珠解放似的呻吟一声,往迎枕上伏下,甘草不用她叫,上来捶着,绿窗则小心地问:“往厨房上给奶奶要碗热汤水?”

“不用了,”掌珠有气无力,想想又恼恨:“这不是自己家里,不是想要就要来的?”韩世拓后面进来,见到忙过来问候:“掌珠,你要吃什么我给你去要?”

掌珠劈面就道:“我要吃宝珠那回做的小黄瓜鸡蛋汤,我们家有小黄瓜吗?”从厅堂上掌珠当众宣布要撵丫头撵妾,就和韩世拓闷气直到过年。

韩世拓几回想和掌珠好好谈谈,让她改变主意。丫头可以换,妾反正他答应掌珠正眼也不看,又何必撵,权当是丫头就是。

但掌珠一直黑着脸,韩世拓的话就没法子出来,还白受掌珠许多的排揎话。

好在他脾气好,他对着心爱的人,从来脾气好。就嘻嘻:“那还不容易,我骑上马往四妹夫家里要一根黄瓜回来,让厨房上人现给你做可行不行?”

“你就要了来,这厨房上的人她肯现做?她知道我要吃,只怕砸了那锅熄了那火!”掌珠没好气对他。

韩世拓逞逞威风:“她敢!她敢不听我的,我就撵她出去,让她丢差事!”掌珠更冷笑:“是啊,你世子爷说话她怎么敢不听。你不在家,我是使不动她!”

“她也不敢!她要敢,我回来我也撵她出去,让她丢差事!”韩世拓大献殷勤,打算哄好掌珠,再好好的让她收回一半的主张。

不想这话才出来,掌珠推开甘草坐起身子,那脸更黑得不行:“她怎么不敢呢?我说话没份量,在自己房里都说不动没人听,何况是那厨房上!”

韩世拓就叹气,他还没有提,掌珠又把他堵上了。“唉唉,掌珠,不是我不依你,是……。”

掌珠叉起腰,嗓门儿也提起来:“我告诉你!别打我收回心思的主意。当我没看到,白天晚上的去找你,可算有话题了可以聊得深了是不是?休想!你趁早全给我送走。我再找好丫头!”

“唉唉,掌珠,我们好好说说……”世子爷愁眉苦脸。

掌珠就恨他这种模样,这是一种听多了长辈们话,就回来对媳妇摇摆不定的面孔。掌珠火上来,拂袖:“出去!爱和哪个狐狸精扯半天就去扯吧,我累了,我要歇着!”

“唉唉,掌珠,四妹家里没有妾,那和我们是不同的。我对你说过,四妹夫不是京里人,是从京外来的,没准儿那老家里一样有人,”韩世拓正胡说一通,外面有人回话:“老太太让奶奶去一趟。”

掌珠就答应了,见衣裳揉得乱,强打精神又换一件,带着甘草绿窗往老太太房里去。

她走出院门,推一把手下扶的甘草停住,绿窗也机灵的回头去看。这一看,主仆三人齐齐鄙夷:“吓!”

甘草悄声骂:“看她们急的,可奇怪了,她们着急不来求奶奶,反倒去求爷!”

正房门内,丫头姨娘一古脑儿全进去。这钟点儿卡得这么准,应该是就在房中望着掌珠出房门,她们就赶紧全进去。

掌珠昂昂头:“随她们去说,晚上让你们的爷给我擦地,不干净他就别想睡!”

话才说完,正房里韩世拓咆哮:“出去!都给我出去!我正烦着呢!”

丫头和妾仓皇出来,后面是世子爷握着个鸡毛掸子乱赶。

他现在需要的,只是清静!

掌珠撇撇嘴,算你知趣,不过晚上那地,你还是要擦的。

老太太孙氏正在等掌珠,见到掌珠她倒是和颜悦色。但掌珠见她,却打心里瞧不起。就说那天厅堂上的吵闹吧,换成在家里,谁有胆子同祖母这样的作派?

是母亲敢,还是三婶娘她敢?

饶是大家都不敢,祖母没事还要骂人。骂得她给什么就穿什么,她给什么就吃什么。但掌珠如今想想,没出嫁时在家里还是诸事趁心的。

真是奇怪,那时候总嫌祖母骂人,玉珠捧着书不理人,宝珠就会憨笑。而此时不在家里,祖母往那一坐就镇住家宅的脸色、玉珠淋着雨在竹子下面说风雅的身姿,宝珠不厌其烦学针指厨艺的背影,却一天比一天鲜明起来。

有了家里人做对比,掌珠对自己的丈夫就更理解。换成是谁摊上这样互相拆台的一家子人,都得变成世子爷这种模样吧?

掌珠坐下来时,就眼观鼻鼻观心,看似庄重,其实是不想多看祖母孙氏一眼。作为掌家老太太,你看你把家管的!

两个字,闹腾!

老孙氏却喜欢上来,这是她的大孙子媳妇,她是很想偏疼的。而且她也看出来掌珠的伶俐,掌珠的大胆,还有此时她端坐凝神,又有一份子稳重。

除了厅堂上说的那话荒唐了些。

老太太笑容满面,带着徐徐劝的口吻:“叫你来,还是为你说的那几句话。这大过年的,我们喜庆着才对。听我说,妾是不能打发的,祖上何曾有这样的先例……”

掌珠忍不下去,心想得罪一个也是得罪,得罪一家也是得罪。就直直抬眸,打断祖母的话。清冷地道:“祖母不要见怪,世子的前程不要家里承当!”

房中寂静,半晌,“当!”是老孙氏手中掉下一个金顶指。

掌珠进来时,老孙氏正在摆弄一小筐的针指。掌珠进门两个月有余,不见她拿过针线。老孙氏眼尖地看出掌珠女红上不行,特意为她准备这一小筐东西,打算语重心长地劝过她,再把三从四德详细说说,最后把带着老祖母心意的这筐针线郑重交付,让掌珠安心做活最好。

老孙氏想自己这辈子不容易,拉扯大四个儿子,倒出来三个如狼似虎的儿媳。她不想再见到孙子媳妇里再出现指挥男人出来争的人,那她会觉得自己真是命苦到极点。

所以金顶指,就从早眼花不做活的老孙氏手中掉出来。

掌珠随便扫一眼,捡起来还回去,并没放在心上。

双手扶住针线筐,老孙氏震惊地笑了:“世拓媳妇,这大话可不好说啊。”你还年青呢,就爱说大话可怎么行。

“不是说大话,是我既然嫁给他,我就代他想法子。”掌珠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。再或者她出嫁前就想过的,那时候是和自家祖母赌这口气。我掌珠若嫁给人,就永远是傲视别人的。后来意想不到的,舅祖父和四妹夫都伸出援手。掌珠镇静的再重新一遍:“哪怕是句大话,至少我敢说,我敢去试,我愿意为他找门路!”

老太太让深深的安抚,她欢天喜地的起身,说了一个“好”,就哽咽着寻帕子拭泪。听孙子媳妇还有下文。掌珠才不会平白放过这个家,她语气冷静:“不过,该家里出的,家里还是得出,说到底,世子总是世子!”

“那是当然!”老孙氏一口应承。

掌珠再道:“我的心暂时不放在家里,但旧年的例,凡是世子和我身上的,要改得问过我们。我们不答应,别人说,那也不行!”

掌珠早就打听过,当年的世子,如今的公爹文章侯娶妻后,自有定例,与别的公子们不同。

“这是自然的。”老孙氏也答应。这有旧例可查,并不算是偏袒孙子夫妻。

“我房中的事,我说了算!”这是掌珠最后一个要求。

老孙氏想也不想,也答应了。她看出掌珠气势不同,人家进门没三个月,就敢说自己为丈夫想法子。这换成她的四个儿媳,大儿媳侯夫人耳根子软,其实算是老实人中的一种,还是笨笨的那种老实;二儿媳于氏才真的是有心机有手段,不然她能蹿上来压住长嫂?

而三儿媳呢,又是笨笨的老实人。

老实人分好几种,一种是老实到底。遇到的人总会发现是个老实人,也就不忍心使绊子。你对他好,他也是守住老实;对他不好,也是守住老实。这种老实人到最后,大家都不会得罪他。

得罪他都不忍心。但占便宜的事情,这种老实人就得靠后才行。

还有一种老实人,是嘴笨心实在,但又担心让人看清。分辨不出别人的话,看不透世事的机关,听别人几句话,看别人一点脸色,就义无反顾的冲出去,也有赢也有输,最后还抱怨自己命好:“我老实啊,怎么还遇到这样不如意的事?”

还落得无人喜欢。

心开不了九窍,倒不如一窍别开,憨厚到底也罢。

侯夫人和三太太林氏虽性格不和,但全是这种看似不老实的老实人。

至于四太太苏氏?老孙氏先皱眉,说起小儿媳她就心里堵。又没有世拓媳妇这样的魅力,还就会在家里胡缠,说待四老爷不如世子。真是糊涂油蒙了心,四老爷本来就不如世子,这人还用说吗?

耳目一新的掌珠敢夸口不要家里再管世子的前程,老孙氏即刻衡量出妾与世子前程的高低,当即就答应:“好,你房中的事,自然是由你当家。”

掌珠起身谢过,老孙氏不让她走,殷殷而问:“南安侯是我们家的姑老爷,但有话自然是和亲妹妹说,他是怎么许给的你?”

“一味要舅祖父帮忙,那就不是我!”掌珠傲气上来:“就是我家妹妹,妹夫托赖长辈们福气,没出仕先在太子府上当一份儿差。说起来,舅祖父夸说比他知道的事情还要全,可我也不全仗着她!”

老孙氏的笑容敛去一半,迟疑地道:“那你可怎么还有法子?”你又不是京里长大的姑娘,你也不过是今年四月才到京里。别说你有二三知己嫁的全是高门,别说你能指使几家女眷,她们与你相熟。

指望你们家老太太说这话,倒是正经的。

掌珠胸有成竹,淡然地笑:“我既然说下这话,请祖母看着就是!”她不愿意再多说,就此行礼退出。

老孙氏心绪不宁地看着她出去,纳闷地自语道:“不靠南安侯,不靠你家的亲戚,你一个小人儿家,又能做成些什么?”

但不管怎么样,孙子媳妇也比四儿媳强,老孙氏按捺下疑心,把掌珠的话在心里反复掂量。

到晚上,四老爷来请安,老孙氏悄悄告诉他,再指桑说槐:“这娶媳妇,还是要娶能干的才好!”

她打定四老爷会说不信的话,却没想到四老爷呆若木鸡,脱口道:“这个信儿竟然是真的!”老孙氏追问:“什么事儿?”四老爷定定神说出来:“大哥那天对着我使眼色,让我不要和世子争执。后来我问他,大哥说世子对他说的,他要出去作官,又说新安县的官必定拿下来。我不信,寻人去都察院打听,新安县的官还有别的官,十一月里就拿进京,全关着不放,他们妻女跟来照顾,天天在都察院门上哭。”

四老爷恍若做梦:“世子这一回,没说大话!”

“那世子媳妇的话,也就不是大话!”老孙氏见小儿子茫然,幸灾乐祸地再添上几句:“这找媳妇……”

奈何四老爷没功夫听母亲闲谈,他匆匆站起,头重脚轻似在云雾中般心思沉沉:“我得去找找人,这几个官要拿下来,是开了春就要去上任,等不及那春闱殿试中的举人们。我在京里清水衙门呆得够了,当外官去游玩一番,也是好的。”

“哎!”老孙氏叫住他:“下作没廉耻的,你去了,世拓怎么办?”四老爷一听就笑了:“母亲您听他们夫妻说梦话也信!我放外官,是顺理成章,成的机会大!世拓呢,他凭什么当官?哪有中个秋闱就能当官的人?”

老孙氏气急:“世拓媳妇说给他找人,还有姑老爷呢,你忘记了?”

“做梦吧,他们!找人,哪一个敢给他私写一张履历?就写出来也是假的。姑丈最谨慎不过的人,就要告老为他造假?这从此就不是干净人!好不好的,还得下大狱。作什么为他把命不要?”四老爷反到责备道:“有这么好的事情,他们不告诉我,反倒自己去瞎折腾那不行的事儿,真真该打!”

一溜烟的走了。

老孙氏骂了几句,也拿小儿子没有办法。

……

初一的这一天,宝珠懊恼丢了金钱,掌珠宣告为夫君奔波,而小巷子里的另一户人家,则开启一个人新的观念。

八成新的房子,带着年前修缮过的痕迹。木门上贴着又大又神气的门神,还挂着一串准备夜饭放的响鞭。

门内,条几也有,八仙桌子也有,这两样是新办的,而余下的,却带着陈旧。靠门后最没有风的地方,摆着一尺见方的火盆,方姨妈坐在火盆边儿上磕瓜子儿,两片涂得通红的嘴唇里不住吐出皮来,把干净的地面弄得落皮缤纷,好似顽皮孩子在地上涂鸦。

她的女婿,褚大汉黑而健壮,在房中是薄锦袄,有力的臂膀透出精神,正不悦的看着岳母。

“看我作什么!有什么好谢的!安家不缺这几个钱,再说明珠成亲只给这么些,对她们来说又算什么!真是扔泥地里也无人去捡!

那个四姑娘啊,还嫁的什么太子府上人,只出五两,五两好做什么!老太太倒有些意思,可也只给二十两银子……”

方姨妈自顾自说着,那下巴对着墙,好似她又回到安府当姨太太那会儿光景。可她的女婿褚大却不满,褚大不是不满岳母闲坐着,养岳母的老,是褚大成亲前答应过方明珠。他不满意的,是方姨妈的态度!

“不行!”褚大低吼,也像房中打个炸雷。方明珠坐在一旁择晚上要吃的菜,不安的偷看母亲和丈夫。

“什么不行!”褚大的话激怒方姨妈。方姨妈一抖衣裳跳起来,勃然大怒,手指到褚大脸上去:“你就这么对我说?你还有没有家教,”

褚大瞪圆眼任她指,方姨妈怕女婿的,就是他那一身子的力气。当下悻悻然回去坐下,还不解恨,又骂道:“真是粗人没规矩,和你计较不来!”

“我是粗人,可我还知道感激!”褚大不管怎么压嗓子,也像是房中低吼:“安家大小奶奶们给了四十两银子,四十两啊,”

方姨妈最不能接受的,就是褚大把四十两放在心头上,看得比天还要重!她手按椅子扶手,一口气堵在胸口上:“你你!你想说四十两你一年也挣不来是不是?”

“我挣不来,也得去感激人家!”褚大虽是粗人,但认清道理,就认死到底。

方姨妈不屑地道:“你去谢啊,你拿什么谢人家?你是有四首好礼,那好礼可得南来的北往的上等干货才行;还是你有金山银山能去谢人?”

“人家要你金山银山的谢?还给你银子!”褚大再吼,那嗓音总像是风雪从门缝里挤出来的咆哮。他腾腾大步进内房,取出一个蓝布包袱,送给方明珠,脸上有了笑容:“我请间壁曹大姐做的,一共六双鞋子,你做的不好我自己穿穿也罢,这送人的东西,还是曹大姐做的好。”

方明珠才接到手上,方姨妈早风风火火的过来,扯开包袱看,哈哈大笑几声。那鞋子是小巷子里人做的,小户之家的东西,先求结实,再求好看。

鞋底子上纳了不下千针,想来是知道褚大送恩人。曹娘子又精心的绣上福和寿两个字。她虽有心,可手艺是结实手艺,福寿二字又板又正,又大又村。送给平等的人家,人家就喝声彩:“好!”

福也大,寿也大,这不是很好?

可送给安府的大小奶奶们?方姨妈打鼻子出气:“嗤!人家的粗使婆子都不要穿,”褚大吼道:“问什么!”

“硌脚!”方姨妈与他对吼:“这送出去丢我的人知道吗!”

“你老的人?”褚大皱眉,想今天大年初一,不吵架为好。就不和岳母争执,对方明珠堆起笑:“有劳娘子跑一趟,这受别人许多钱,足够做个小营生,等明年开春暖和我窗户上打开,安个柜台,我出去卖水,你和岳母在家卖个油盐,岳母爱吃瓜子儿零食,自家也卖些,她也吃了,钱也赚了。没有安家给这许多的钱,我的积蓄全成亲用掉,又修房子,却是不能做这营生。”

方明珠夹在母亲和丈夫中间,早就糊涂。见哪个对她说,她就听哪个的。丈夫来说,又东西早就备好,方明珠心中也想去安家走动。就点头笑:“明天我就去,还是今天晚上去?”

“我没答应!”方姨妈见小夫妻当自己是个空气,恼得老泪纵横:“明珠!你敢去,丢我的人,我死给你看!”

方明珠吓得忙点头:“我不去,”

她的丈夫又吼出来:“我从不知道这受人恩情一毫儿不报,也不知道感激,这叫你老的脸面!”他恼上来,比方姨妈有格调得多,脖子上青筋爆起:“受人家东西,过年了不去感谢!我没有脸面!”

说过梗着脖子,气恼地向椅子上坐下。

方姨妈虽泼,但不敢把女婿惹狠。但往安府送礼,方姨妈是万万不能答应!

她恨安府的许多条中,又加上一条。

以前她恨安府,如老太太看似对明珠好,好的跟孙女儿一样,可全是假的。倒明珠要亲事,好亲事全偏了她自己的孙女儿!

如妹妹邵氏竟然不来照管自己母女?

如明珠好歹也是你老太太面前长大的吧?你真真是狠心啊……

现在她恨安府,就是安府的大小奶奶们,你们恶毒心肠!要给明珠添箱,怎么不多帮一些?再来,首饰家什,一件也无,就是人影子也没见到那天出来一个?这添出来的四十两银子,老太太二十两,吓!勉强可以见人。

妹妹十两,吓!亏你这亲姨母拿得出手,你不嫌丢人吗?你女儿嫁到侯府,你会是没钱的人?

三太太五两,呀呸!五两你怎么不扔地上让雀儿去叼?愿你女儿找不到婆家。

宝珠五两,呸呸呸!难怪说女人嫁了人就变了心思,宝珠愿你女婿中不了举,你往来全是太子公主的,五两银子对你算是钱?

而你们的这四十两银子,可把明珠坑苦了,把她怂恿得嫁给这个卖水的黑铁塔!方姨妈欲哭无泪,我哪辈子造的孽哟,竟然菩萨也不管?

褚大在生气。

他有一把子力气,他却没有文章家世。养家糊口不成问题,但岳母永远不中意。本来夫妻是他和方明珠过的,他可以不理会岳母每天的唠叨。

唠叨可以不理,但这受人许多银子,过年却不去拜谢一声,褚大想以后怎么见街坊邻居,邻居们都知道有个安家帮了许多,褚大的亲事在他们眼中,是体体面面的办得很好。这大过年的,邻居们见面必然要问:“走了亲戚没有?”

褚大是外地来的,随乡亲到京里学生意,乡亲折了本钱回去,褚大见京城热闹繁华,好玩的去处也多,想人肯干,哪里没有一碗饭吃?他不肯走,乡亲把他托给一个此地安家的乡亲,一个人回去。褚大有力气,先是当小学徒。

当小学徒,也得有人推荐作保才行。学徒当得几年,存了钱,又早瞄好卖水的生意,买了牛车每日城外拉水来卖。是以他在京中,除了几个照顾过他的乡亲以外,再没有别的亲戚。

邻居们知道没有,必然再问:“可走了安家没有?”

在纯朴的人来看,过年去拜拜,是个必要的礼节。人家那么有钱,还追究你送金山银山不成?

大年初一,方家岳婿两人各自苦恼。

方姨妈鼻涕一把眼泪一把,喃喃说安家恶毒。

褚大抱头听着,想你才恶毒!你不思回报才是恶毒,就是受人一句指点,听到一个道理,只要你感悟,只要你有用,只要你用上且受益,也应该感激才是。

你倒还说人家不好?

不思感恩反而诅咒,真真的你太恶毒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