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章,自己挣下的钱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老太太嘀咕着,只顾去看贴子:“我们是蝗虫,你这侯爷又是什么?”南安侯就要乐:“我只顾着说你,就不想我自己。”

很快,老太太又把请帖仔细看着,眸底是满意的,嘴上却道:“宝珠小人儿家,能看出来个什么?”

这早过半百年纪的人自得地道:“还得是我亲自相看,主意倒能拿得。”南安侯微笑提醒:“你看也不中用,”

“这是什么话?”老太太不愿意了。

南安侯对外面努努嘴:“要姑娘的娘相得中才行。”老太太不耐烦:“我不要你提醒,这贴子上不是现成的,有三奶奶这几个字。”又想到一件事:“那一天我们全都去了,玉珠可怎么办?”

“带去呗。”南安侯道。

老太太惊讶般:“这可不行!没相看到别人,怎么能让别人相看了去?”袁训和韩世拓带笑旁边看着,并不插话。

“原委,我已对常大人解释明白。”

老太太就先问:“他说好?”

“人家还没有看,这不你也没有看过,他说好我怎能答应?”南安侯故意埋怨:“二妹你当我办事情像你一样糊涂不成?”

老太太不服气,挪了挪身子:“我怎曾糊涂过,昨天斗牌,我还赢了丘妈妈三两银子。”丘妈妈在外间坐着,不知怎的她又听到。

她耳聋眼也花,但偶尔听上一句半句,又真的不能再真。丘妈妈就嚷进来:“我的姑娘,你赢我的只是一两银子,我付了你一两,你说三两,我倒还要再给你二两呢。”

“三两,你记错了,你早付清,我不找你要,你也别记糊涂帐。”老太太忍俊不禁。

丘妈妈瞪大眼:“我付了三两?”老太太点头她还不信,又去问房里的丫头,丫头们自然是帮着老太太说话,都说是输了三两。

丘妈妈就走上来:“那姑娘你还我二两,分明我输了一两,怎么能给三两?”

老太太不肯给,和丘妈妈争论着。梅英进来,听了一听道:“我的妈妈呀,您昨天输的是一两,哪里跑出来个三两?”

老太太傻了眼:“我记错了,我怎么会记错?我这记性……”

“你赢的帐,你常记错,打小儿就这样,你不糊涂,二妹你半点儿不糊涂。”南安侯又跑来插话。

老太太气呼呼:“我打小儿精乖着呢,从来不错!”心底已经知道自己记性头儿上开始犯混,老太太无奈对着贴子道:“我就要老了,这书呆子的亲事,还是赶快的定下定下吧。”免得等老糊涂了再定,定出糊涂亲事来。

就让人去请奶奶和姑娘们过来说话。

西厢中,宝珠的金钱摊开在小几上,掌珠三个人正在讨论串什么样的线好。掌珠和青花拈线,一面就看着玉珠和宝珠争论。

“玉色儿线配金钱最好看,”玉珠就取玉色的线。

宝珠不依:“五彩的吉祥。”

玉珠扁嘴:“我要打个一品梅的络子,分明就是玉色的。”宝珠嘟囔:“一品梅五彩的又有彩又出色。”

争执不下时,玉珠道:“那我们翻书去看,看什么样的最好?”宝珠欣然赞同:“好,”两个人下榻去寻书,掌珠急了:“我难得拈线啊,你们再这么着磨蹭,我可走了。”

青花偷笑着,梅英走来请姑娘们去上房。玉珠走时让青花把线先拈好,她们前脚儿一走,青花手拈着线,就溜到房门处对外面瞍眼睛。

“嗖,”红花从门边儿上蹿进来,把青花撞得往后摔倒:“哎哟,红花你又莽撞了。”红花把一枚金钱放到青花面前,晃了两下,道:“我不莽撞,我给你送钱来的。”

“真的,”青花索性也不起来,坐在地上把手中的线先放到一旁,这样就不会弄乱。接过红花递来的钱,见是一个海棠样式样的,金灿灿的惹人喜爱。青花不敢相信,还放到嘴里咬上一咬,才敢确定,眉开眼笑道:“真金的。”

红花一梗脖子:“当然,我家爷专为奶奶买的,我在呢,就赏了十几枚。”说完摸脑袋吐舌头:“我把实话都告诉给你,你可不许多分我的,就是紫花,我也只给一枚。”青花笑嘻嘻,收着金钱,又取过地上的线,招呼道:“我们坐着说话。”

“我来帮你拈线吧,不然白坐着不干活可怎么行?”红花愈发的在丫头中是勤快的榜样。

青花就把线的一头给她,拈了几根珠儿线,青花微红着脸,低声问:“你总是侍候的好,你家爷给奶奶的东西才有你的,”

“也有奶妈的,奶奶说回去也给忠婆婆和顺伯呢。”红花忙纠正着。

青花更红了脸,因她要问的话实在难为情:“难为你,你们爷房里就你一个丫头,你倒侍候得过来?”

“侍候得过来,爷和奶奶都和气,没有什么难的。”红花每回来一次,就豪气添上一分。青花涨红脸,她想说的话吃吃的总是说不出来,到了嘴边因怕红花取笑就变成另一种味道:“你的亲事,你竟然不想了吗?”

红花的奶奶和爷是不纳妾的,红花怎么能明了青花的意思。红花撇嘴:“亲事我才不急,奶奶今年讨过爷的示下,接奶妈的家人,也问过红花,要接红花的家人。”

“这岂不好吗?”青花幽幽,她想家人。

红花却翻眼:“我只让带银子给我娘,我娘有银子才不肯来,再说她来了能作什么?又村又土,又啥也不会,她能来作啥?”

“哎,亲事我自己当家,才不要我娘来乱搅和。”红花出嫁三个月,帮着宝珠料理铺子,已是“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”的人儿一个。

青花想想,自己的事情还是不能告诉红花,免得让红花笑话了去。心思才收回,就见红花神神秘秘的凑过来,耳朵上金珠耳环放着光泽:“对你说别告诉人,我家奶奶再为三姑娘相看亲事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正房里笑声出来。然后有人匆匆往这里来,又有掌珠在后面笑:“玉珠回来,说你的事儿你不许走,”

没有回话声,只有脚步声更急促地过来。青花和红花对着笑:“三姑娘回房来了。”一瞬,玉珠就回来,躲进房中不见出来。

正房里,老太太邵氏张氏都笑个不停。南安侯道:“就这样说定了,常大人听我说有个姑娘没定亲事,他说那天请过去一起见见,我说你道学夫子怎么也不避嫌,他说殿下吩咐的,岂能有错。不如请去,让他们自己见上一见,如果相得中,以后恩爱,也可以见殿下。”

张氏满心里愿意:“这人家,我已听得清楚,没什么可挑的。又是宝珠相看过的人,孩子也一定没得挑剔。我答应下来,过府的日子我把玉珠带去,让他们也看看,我们这是殿下吩咐去的,可也不差。”

又微湿眼眶地看向宝珠,手中帕子不住放在眼睛上:“宝珠哇,三婶儿谢你,你姐姐也谢你。”宝珠正要谦虚几句,袁训抢话道:“三婶娘说过,宝珠就趁了心。这事是宝珠一个人的脸面,如今大家都知道,没埋没了你。”

宝珠恨得道:“咄!谁要你说话的。”袁训摆摆脸色,宝珠那眼珠子先在房中转了一圈,把这祖母舅祖父婶娘等全看过一遍,才是个老实脸色。

但她脱口就和袁训争辩,这习惯成自然的态度,已经让大家全听见。

老太太就得意,凡是宝珠好的地方,都是老太太的得意之处。她打趣道:“你不用看我们,你只管同在家里一样才好。”

宝珠就诉委屈模样:“在家里,也是一样的他说了算。”袁训配合的挺直身子,目不斜视轻咳几声,老太太笑出来:“这样好,你恭敬他本就应该。”

眼角不由自主在掌珠身上一转,老太太心想这一对还会假装,那一对可是假装都不会。她想自己真是老了老了,连假装是个糊涂也做不到了,就不过问吧。

反正日子,是她们自己过。

丫头们重新换上热茶,齐氏过来,在老太太耳边轻声几句。老太太抬起眼眸,兴趣更加的浓厚,眸子闪动意味不明的光泽:“明珠来了,我们娘儿们正在说话,带她来见见吧。”

这真是一个热闹的大年初二,是孙女儿的,不是孙女儿的全都到来。

老太太想我已经见识过小夫妻的甜蜜,又见识过小夫妻的收伏,那这一个呢,明珠她过的怎么样一个日子,该用什么字眼来描绘?

在等方明珠进来的时候,房里人都知道是方明珠要来,大家都和老太太一般,有好奇心又暗暗猜测着。

和女眷们相比,三个男人没有猜测。南安侯只静坐饮茶,袁训在同宝珠私语,宝珠含羞带怯,让人看他们一眼,心也跟着要飘起来。

韩世拓则说笑话给掌珠听,邵氏就得意上来,看我这女婿丝毫不比那太子府上出来的差。

方明珠进来时,把房中的人先看了一遍。

老太太先就笑了,这没规矩还是没改,进来你不先拜长辈,你乱看什么?就笑容更加的多,在方明珠看来,祖母还是慈祥的。

她上前拜了几拜,有意地晃了下脑袋,那脑袋上几枚黄澄澄的首饰就叮当起来,让人想不看都难。

老太太微笑:“明珠,你来给我拜年的?”方明珠快快乐乐,她穿一身布衣,反而是快快乐乐的,老太太更是微笑。

这种快乐从内心里出来,和以前方明珠的快乐大为不同。老太太暗暗琢磨,那卖水的大汉是什么样的人?

是会钻营,还是市井习气重,会说些明珠没听过的俏皮话?

方明珠的快乐,逐渐让房中别人也看出来。见目光渐集到自己身上,方明珠更加的快乐,更把脑袋摇晃着,叮当响着,回答道:“是啊,祖母,我送东西给您。收了东西要来感谢。”

普普通通的一句话,

简简单单的一个道理,

三岁孩子也许都会说的话,

让邵氏张氏惊奇不止。

邵氏是亲姨母,平时也不是尖刺的人,不忍心说外甥女儿。张氏却乐得不行:“哎哟,我说明珠啊,这话不是你想出来的吧?”说完了总觉得少了一句,又道:“也不是你母亲想出来的。”

你那个长辈,是没这个本事会感激人。

方明珠睁圆了眼,转过去看张氏,是一样的吃惊:“三婶儿,你怎么知道的?”当一个人真正澄净下来时,她的面容是沉静且能安抚别人的,她的眸子也如汪深潭,让人不忍再狎玩。张氏就想到大过年的,不讽刺姨太太也罢。就还是笑:“我怎么不知道,我认得她啊。”

“那三婶儿,你一定不认识我丈夫。”方明珠认认真真的语气。

张氏有些火,什么意思?外面的男人作什么我要认识!她想用好心思好面孔对方氏母女,永远都是给自己上个当,就沉下脸:“我怎会认识!”

“所以呀,你就不知道这话是我丈夫让我说的,这东西也是让我丈夫让曹……”咽下口水,方明珠及时收回“曹大姐”三个字,把包袱殷勤地送到老太太脚下,再对张氏偏过面庞:“这是我丈夫让我做好送来的。”

张氏稍静一静,然后顾不得南安侯在座,“哈哈哈”,大笑起来。

她边笑边在喘气的空当里问:“你丈夫让你说的,你丈夫不让你说,你就不说了是不是?”真真的好笑。

老太太宝珠是给你添箱,简称冲着你才帮的忙。你说的又是什么,你丈夫让你来的,哈哈哈……。

张氏笑还没有停,掌珠跟上:“人家还会做活呢,三婶儿你就别笑了,这也是人家丈夫让做的,”

张氏又大笑起来。

掌珠一说话,方明珠就火冒三丈。她打开包袱,把鞋子取出在手上点:“祖母的,姨妈的,三婶儿的,宝珠的,玉珠的,每个人各一双,”

她把“每个人”三个字咬得特别的重。掌珠放下脸色,难道我不是人?不给我不稀罕,只别这么说话好吗?

才要同表妹理论,见表妹又刻意地把脑袋摇晃了好几下,那金首饰光反射到一旁大花瓶上,光扎过来,掌珠就“重视”了一下。

“表妹,你这首饰镶了多少金?”掌珠一脸的不屑,往宝珠荷包上瞄瞄。宝珠可有一荷包的金钱呢。

我家这个地方,也是你能来炫耀的。

看你从进来脑袋摇的,也不怕把首饰外镶的金子摇没了。

方明珠就郑重地对着她,一本正经地道:“表姐,这是自己挣的!”

一股子无明火,从掌珠心底腾腾升起。

张氏才住笑,又不明白了,问道:“明珠,什么叫自己挣的?”不是自己挣的,可怎么会有钱呢?

方明珠异常严肃地回答:“三婶儿,自己挣的!不是祖宗给的。”

张氏哈地才出来一声,赶快扭脸去看掌珠面容。见掌珠已涨得脸成紫色,随时带着风雨欲来的发作。

张氏忍住笑,上一次见方明珠的想法浮现出来。以后见不到方表姑娘,日子还是有寂寞的。

方明珠本意是又一次的炫耀,讽刺的是表姐你穿金戴银,却依靠的是家里。看明珠嫁的人,全是自己挣的。

掌珠最不能见人的心事,却让表妹*裸剥得干净。

除了方明珠以外,在座的谁不知道她嫁的丈夫无作为。

掌珠直勾勾心口堵住那口气,眼看着就再要忍不住,再要大发作时。老太太及时的打岔,她看着那鞋子:“明珠,你也会做活了,我听着真欢喜。”

“祖母的,姨妈的,三婶儿的,宝珠的,玉珠的,自己挣的!”方明珠又是这样的一句,就是老太太也笑起来。但见安乐气氛让打搅成嬉皮气氛,老太太对梅英颔首:“带她去拿赏钱,把那干果子火腿给她装一筐子走。”

方明珠目的已达到。

丈夫让说的感激已说,对表妹的炫耀也达成,也就不愿意多留。临出来时,母亲追出门交待:“你去了人家一定笑话你,”方明珠就道:“笑话我就抛下鞋子回来。”到此时,祖母还是和气的,姨妈也是带笑的,宝珠也点头招呼过,还有表姐的笑让打下来。

方明珠又还了人情,又大获全胜,“功成身退”就是此时。

再多坐一会儿,方明珠知道自己一定会讽刺宝珠的,谁让她带着的首饰好?再多坐一会儿,方明珠知道自己一定会责怪姨妈的,谁让她对自己母女不闻不问,虽然姨妈总是个老太太面前的受气头,除了表姐掌珠以外,她对谁都是不闻不问。

再多坐一会儿,方明珠知道自己一定会嘲笑张氏的,看你给的银子,五两?你是同宝珠一样的晚辈吗,只给五两还落下我的感激,明珠亏了。

方表姑娘,哦,方表姑奶奶还是把自己的一点儿应该有的感激,看得比天都重。把别人对她的好处,看得比地下水还低。

没心没肺,不是一天能好转的。罗马,一天盖不起来。

她就走了。

带着老太太的回礼五两银子,和一小筐果子干肉。

回别人的礼,是富贵人家的习俗。

……

方明珠走后,房中有一会儿没有太大动静。邵氏是满意的,外甥女儿有些儿上正道,居然也知道感激人了,这对她来说,太难得。

张氏还在回味笑话,想了又笑,笑了又想。

掌珠不用问,胸口起伏气得不行,韩世拓琢磨主意哄她。

宝珠和袁训不理论,又情意绵绵的说自己的去了。

老太太半晌过,悠然说了一句:“明珠家里,也有一个懂事的人了。不容易啊。”真是歪脖子树上长正枝儿出来。

也许是姨太太亏心太久,负负得正了吧。

……

掌灯过后,掌珠夫妻才回去。下车以后,掌珠还气到不行,步子冲冲的往房中去。从大门起,经过的过年花灯,大红斗方,都让掌珠闷气到不行。

“自己挣的!”

表妹的话掌珠能不压在心头吗?

她嫁了个卖水,还那么猖狂。而掌珠呢,嫁个小侯爷,却觉得开心不起来。掌珠正寻思回房去怎么拿韩世拓出气,斜次里走出一个人,在掌珠出现。四老爷从侧门中出来,满面热情,挽住侄子:“世拓,怎么才回来?我等你许久,走,我们喝几杯。”

韩世拓本就有了酒,在安老太太家里太舒展,又和南安侯袁训再说出京的事,麻烦亲戚们许多,世子爷虽混蛋,进退上总比方明珠强,竭力的席间多敬了几杯,他一个人敬,南安侯和袁训是两个人喝,他就多了酒。

“我,我不去,”下车北风吹,酒意本就上涌。又挂念掌珠还不高兴,又正走着让四叔这么一挽,住了脚后,头也晕起来。

韩世拓舌头大起来:“我不去,我不能……不能了……”把个手摆个不停。

四老爷见侄子有了酒,正中下怀。往前面喊上一声:“侄儿媳妇,我和侄子吃几杯酒去,”掌珠还能说什么,继续回房。

酒醉的人无力,又反应上不快,韩世拓就被带到小花厅上,这里离四老爷房子最近,上面摆好四个菜一壶酒,四太太笑盈盈过来:“世子来了,你这门回的,让你四叔等你好久。”

“咦,四婶儿今天不同我吵架?”韩世拓嘻嘻,他说话本没有忌讳,这没遮拦的又出了来。四太太面色一变,四老爷对她使个眼色。四太太就忍下来,想等下你把话全说完了,明天再对你不客气不迟。

她帮着看菜上来,又让丫头帮着热好酒,这才出去。

小小的厅上,只有四老爷和韩世拓两个人。韩世拓觑着醉眼看,见菜是醉鱼糟鸡青笋等,酒呢,一旁几上架着小火炉,酒热到七分好。

闻香味儿,是上好的。

韩世拓大着舌头调侃:“四叔,见别人见到,还以为你有事求我。可四叔你能求到我什么,难道你外面相与混帐女人让四婶儿知道,要侄子出来顶缸不成?”

这种顶缸的事呢,四老爷和世子这一对好叔侄以前是做过的。

四老爷相与的混帐女人来闹,世子认下来撵出去。

世子相与的混帐女人撕不开,四老爷上门骂熄火。

旧事重提,四老爷嘻嘻一笑,亲手把酒搬过来,装上一个梅花自斟壶,取过点翠朱鸟锦花杯,为侄子满上一杯酒,自己也满上,真的像是叔侄闲谈般:“来,许久没同你喝酒,记得以前我偷酒给你喝吗?”

“别提那事,”韩世拓嘻笑,伸出三个指头比划:“我才三岁,你险些没把我灌死!”四老爷不答应了:“哎哎哎,是你找我要喝,大嫂不让,把酒锁起来。那是一壶什么酒来着?”

“雀舌头,”当侄子嘻嘻:“父亲说喝过跟啜雀舌头似的,不让我喝,我就告诉四叔你有这好酒,你也犯馋,我放风我指地方你开的锁,后来全推到我身上,对了四叔,我一直想问你,你怎么会开锁呢?”

四老爷但笑不语:“不能告诉你。”

“是不是?”韩世拓凑近他,把酒气喷他一脸:“钻香闺全是强进去的?”四老爷大笑,以手击案,把个小曲子唱出来:“莫误*莫误娇,”

侄子混帐程度与他相同,跟上:“不负春花不负心,”

“呸!”

在外面偷听的四太太往地上吐一口,把自己丈夫也鄙夷进去。就你们这一对混蛋叔侄,还不负心?

一对负心混帐才对!

四太太今天肯捏着,是她在摆鸿门宴。

昨天初一的下午,老太太孙氏见过掌珠后,为了让四儿子明白什么样才是贤内助,就告诉他你侄儿媳妇有志气,为你侄子跑前程。

四老爷回来就对四太太发脾气,说她没能耐,四太太不服,反问谁有能耐?这个家里从大嫂开始,再二太太算有手段的,也不过就在家里折腾折腾,压压侯夫人罢了。

“世拓媳妇有能耐!”四老爷一口咬定,然后就坐下来怪岳家不好,恨四太太无能。四太太对上四老爷,在房中总是赢的。偶然不赢一回,也知道检讨。聪明劲儿马上出来,四太太就献策:“那何不请请世子,有门路把你也带上?”

四老爷一拍桌子:“就按你说的办!”

四太太明白过来,就呸过来:“你既然这么想,又为什么不早说,倒把我娘家骂上来。”四老爷才说实话:“这不是你和世拓媳妇进门就红眼,我不知会你单独给世拓喝酒,你知道还不翻脸吗?”

四老爷纳闷:“怎么我们家进来的媳妇,一个比一个凶神恶煞呢?”让四太太又骂上一声,夫妻就约好今天请世子。

今天是个绝好的日子。

首先初二,世子必定要去岳家过年。他敢不去吗?去岳家,十有*能见到姑老爷南安侯,还有他偶尔当靠山夸的那个小袁。

他们能不说求官的事?不说才怪!

今天打听,这是合适的机会一。

再来再不打听就等不及了。

狱里下的几个官员,本来是过年前就摘帽。皇上仁心起来,又逢过年是祭天宣告自己仁德的时候,他就压下来,说过了年再商议商议再摘。这事情是再也不会拖,正月出去就摘帽,摘帽前后续的官员就要定好,这边下摘帽圣旨,那边新官圣旨发下。

二月里,新官是必定出京的。

四老爷从昨天知道后,找朋友寻人打听,忙活到半夜才进家门,进家门就把睡下的四太太弄醒发脾气,把这件事告诉她。

“再晚,黄花菜不但凉,而且凉菜都看不到。”

选定今天请世子,是必请无疑。

四太太也只能捏着,先对世子笑脸相迎。

走完了神,她又去听厅上谈话,见已相当的热闹。

四老爷也带上酒意,双眼迷朦对厅外大雪喃喃:“雪又起来了,这雪来得容易,官却是难的。”豪情大作般,抬手重重一拍韩世拓肩膀:“世拓啊,你成亲了,四叔真喜欢,不过你这官职要抓紧了,可不能等到只袭爵,吃这爵位的钱粮吧?”

“我不要你管!”韩世拓大大咧咧,酒意上来的人,只是要吃。韩世拓自己倒酒,酒意上来,得意上来,举杯醉眼朦胧,忽然感激涌上心头。

姑祖父和四妹夫可真是好啊。

这一切全是掌珠带来的。

韩世拓就寻思上来,自己是怎么把掌珠娶到手的。这么一想,明白了…。。与四妹夫有关。世子嘿嘿:“他倒是有始有终,”

管逼娶还管前程。

颇有管杀还管埋之感。

“我知道你不要我管,姑祖父能不管你,侄媳妇娘家那个,”

“袁训!他姓袁,单名一个训字。”韩世拓满心头涌动的全是在安家的感觉,一家人亲亲热热,其乐融融,说话也不避,说官职也回应,韩世拓就对着四老爷泪眼汪汪:“四叔啊,咱们是一家人啊。”

四老爷看似醉了,其实回门他一杯没吃,专门清醒来对付侄子。忙满面感动:“是啊,我们是一家人我才为你着想,你的官职,想来是妥当的?你秋闱不中,也能去当官?叔叔我真为你喜欢。”

“不用担心不用担心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韩世拓受安家情绪影响,把自己家人也当成自己家人来看,再说他求官的这个主张,和别人大不一样,换成一般的人他也办不了。前面没有人去接,你就一路去打仗吧。

四老爷听完,热血都沸腾了。他在官场上混迹多年,也算知道些门道,他大约也听过这样的事,可他就不敢想,因为前面没有人留下你,你就一路奔着军营去吧。

他扳住侄子肩膀,迫切地问:“谁留你,谁会留你?”能留下侄子这个草包,就不能留下四老爷吗?

而军需上的事最能发财,四老爷仿佛见到白花花的银子乱掉下来,砸在他的脚面子上。

他频频追问:“谁在路上截下你呢,若是不留你,你可就一路进奔军营去了?”

韩世拓打个酒呃:“有人留我,”

“谁!”

“我问了再问,他们都不告诉我,只让我放心。”

“他们是,”

“姑祖父和我的四妹夫。”

厅上在说话,外面却有好几双耳朵在听。

厅最后面,有几株冬青树。最贴近花厅的树前,站着二老爷和二太太,两个人互神一眼,都有震撼!

在他们身后,对着他们冷笑的,是三老爷。三老爷看得到二老爷夫妻,二老爷夫妻先来的,却没看到身后有人。

在三老爷身后,一个人大红袄子水绿裙子,冷笑不止的,却是掌珠。

厅上的酒气热气不住出来,厅上人的话也追问得更急。而外面,二老爷二太太尖着脑袋往里面听,后面的三老爷也一动不动。

掌珠忽然就愤怒了!

你们这一家子人都怎么了!

从二叔开始,你们难道都没有官职没有进项!

从四叔你请客开始,就知道你不怀好意!

掌珠憋住气,忍到现在不曾上前打断。就是她不想自己丈夫去。舅祖父和妹夫虽然一番好意,掌珠也相信他们筹划得当。

但这就如常家的事情,宝珠要说,这是宝珠的情意,这是宝珠一个人的。

而掌珠呢,也早就告诉自己,这是掌珠一个人的能耐,这是掌珠一个人的。再说祖父和妹夫的主意,全是让韩世拓离京几年,在外面打熬出资本再回升官。掌珠才新婚,她怎么会愿意?

袁训自己就有离京之意,才对宝珠心怀歉疚,千依百顺。她要金钱,就给她;她要去常家,也肯为这种小事去麻烦太子。

他怎么会想到掌珠的女人心思?

在袁训看来,男人们有了光彩,女人岂不喜欢?

而南安侯呢,他一生夫妻不和。再即使夫妻和顺,他当一辈子官,家族荣耀都从历任官职而来,他更想不到掌珠看似不满韩世拓,其实一天也不舍得他离开。

世子爷是花花丛中人,房闱中掌珠从来是满意的。只是她不说就是。

掌珠忍着再忍着,忍下让人算计的恼怒。反而想,你们全听了去吧,最后自己丈夫全说出来,让捣蛋叔叔们全都离京,掌珠才趁心呢。

掌珠在雪夜中昂起头,对着茫茫雪空发愿。不就是个官职吗?难道就只有那离京的一条路走?

不!

掌珠告诉自己,我决不认命!

倒不是不尊重亲戚们。

厅上话又起来,韩世拓又开始往下说:“具体的这事情,得去找神武军的统领,他儿子不肯去,哦对了,他儿子是邹明的女婿,邹明,过宫门的那大个儿,”

掌珠悄悄地退回。

三老爷悄悄的退回。

二老爷二太太也悄悄的退回。

四太太在花厅前面犹豫不绝。

去打仗的地方?

能去吗?

万一死……她打个寒噤,赶快不想。

四老爷反复盘问怎么留,什么人肯留,有几条路线去边城,沿途是什么样。而二老爷和二太太在烛下不语。

二太太摇头不肯:“你上了年纪,快四十的人,又不是世子和四叔年青去得,你去不得。”二老爷就回忆往事:“我说呢,我说前年走的那几个人,怎么在沿途留下来的。不过,”他沉吟:“他们走的时候也没想到。”

二太太虽有手段,却纳闷:“京里就不管吗?”

“太太,京里只要发出几个人,军中收到多少人就行,这内中的事情,他们管不了,也不管。”

二太太就更糊涂:“怎么,管不了?”

“京里走一万人,沿途的人也不笨,见到好的幕僚留下来,再或者是欣赏的人留下来,补一个兵上去,也就是了。”

“这名士不到处都是?京里的人过年肉多好宰了吃不成?”二太太不悦。

“当官不易呐。就说四年前舅兄在任上降职,那事儿你难道忘记?”

“知道,为了一件差事没办好。”

“可本来这差事是邻县办不好你知道吗?舅兄那邻县好运气,遇到一个人帮他出主意,说蝗灾要来,出个法子把蝗虫全撵走,这蝗虫往哪里飞,舅兄也管不了,他交不出钱粮治灾不力他降了职,”

二太太倒吸口气:“还有这种事?”

“有啊,舅兄降职,他的邻县升了官,那出主意的人,现还在他衙门里呢。”二老爷说过更为踌躇:“不瞒太太,我心中是有抱负的。可恨姑丈没有斗败,一年一年的压着我们。”

二太太叹气:“你有证据是他压的?”

“我这里,是没有证据。但四弟有一年活动花了数千的银子调外官,就差写履历了,姑丈调去那省里当大员,一道奏折把四弟打回来,四弟估计还不知道这事情,还当是让别人顶下。”

二太太对这件事是无话可说,只讪讪劝解:“和姑老爷的事,当年,说谁对好呢?”过去几十年,都成一笔说不清的烂帐。

二老爷凝视烛光:“我和姑丈是好不了,我不是大哥,有些事情他不知道他也能忘记!我不是三弟四弟当年还小,有些事不知道!”

“哎呀,快别提你的姑母,我们让她晦气了一辈子,和姑老爷一辈子不和……”

“谁叫他对我姑母不好!”二老爷生气地道:“父亲临终前交待过,我记得,我还记得!这些年,姑丈几曾对我们客气过!”

“你们对他也没客气……”二太太没法子劝,只是皱眉。

“因为和姑丈好不了,又扳不动他。凡是他去过的地方,我都用心查过。一查两查的,我心中也有些沟渠出来,好些条程我上过,但我不是外官,也没去过实地,全让打回来。这不,我心不死!”二老爷目光炯炯扭头:“太太!我想去!”

二太太牙疼起来:“你去?你又不年青,放着好好的京官不作,你可去顶谁?”二老爷胸有成竹地笑了:“我有官不作,我不是傻了!我不走世拓那顶缸的事情,不过他的话提醒我。西山大营走人,路上会有几个文官为幕僚。我和抡拳头的都不认得,那邹明眼空心大,见多了圣驾,只认得圣驾面前的人,我和他也不熟。太太,去找舅兄,他和邹明亲家认得,让他帮我想法子跟去,等我在沿途小施身手,怕没有个好地方呆!”

“你以文官身份为幕僚跟去,我能明白。可你在沿途施完身手,难道去给县官当幕僚?”二太太听着总是不对头。

二老爷哈哈两声,再压下嗓音:“谁说沿途全是县官?跟姑丈回京,随他在都察院现当官的那个,不就是以前京中清水衙门里出去,转了一圈又回来的?”他摸着胸前胡须:“还没有白,不过也快了,我再不趁着壮年出去走动走动,到老了真的就再没办法。”

二老爷房中是这样,三老爷回房,就一个人烛下一动不动。

三太太看过几回,焦急上来:“说不睡家中走走,走了一圈回来就这么着,是撞到什么不成?”三老爷抽抽嘴角,中肯的回太太:“撞到了几个鬼,都不是人。”

三太太大惊失色,往外就叫:“梅香,取祟书本子来看,”

“你作什么?”三老爷失笑:“取那个看什么?”

“看你撞到什么,好烧纸钱送走啊。”三太太还奇怪,这人撞邪不轻,祟书本子是什么用处也不记得,就走上来试三老爷额头,道:“大过年的,别把孩子们全染上。”

三老爷笑着推开她,伸个懒腰打个哈欠:“我说我们兄弟全不是人,”这个家里有什么事能瞒得住人?

四弟让厨房上备酒菜,家里人就全知道。老爷们无意去看看,就见到世子在那里高谈阔论。一听,就全都明白。

三老爷睡下来还为难,他也想去。他以前也知道有这内幕,也是光听没想过,是没有人。现在世子都行,三老爷也动了心思,难道我不行?

明天出门找几个人合计合计,看看再说。

袁训在家里,也是一样的没睡。他看完书,又取过笔。对面做针指陪他的宝珠就问:“又写什么,晚了睡吧,明儿起早看不是更好?”

“给姐丈写信,为这个姐丈的事。”袁训铺开纸张。

宝珠还是没有问那姐丈是谁,只是道:“舅祖父让你办?”

“舅祖父跟舅父多年一处为官,对我家底细了如指掌。我写吧,与其让舅祖父另外找人担一堆子人情,不如我直接致信姐丈,让他办的好。”袁训皱眉。

这是为掌珠,宝珠就嫣然,又小有担心:“不会让姐丈为难吧?”

“他为难什么,不就是一个人托给他。”袁训写上几笔,又抬眸轻笑:“你是怕这事儿不成,你难见大姐吧。”

宝珠嘟嘟嘴儿,倒不否认:“如果不能留下,可怎么是好?”

“如果不能留下,让姐丈买块豆腐撞墙去。”袁训这样道。

宝珠愕然过,扑哧的笑了:“怎么,怎么不是你撞豆腐去,倒是别人去撞?”办这事儿的不是你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