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一章,倾家而出去相看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嗯哼!”袁训继续写信,但还是道:“他撞。”

宝珠就起了玩笑的心:“他要是不肯撞呢?”

“那我给他买豆腐去。”袁训微乐,就使唤宝珠:“过来研墨,干坐着就贫嘴去了。”宝珠老实的过来,还在嘀咕:“我怎么听,也是你贫嘴。”

……

韩世拓当晚回房,是四老爷亲自送回。掌珠早恼得睡下来,见一个酒鬼回来,和他说不清楚,就让甘草扶他在榻上睡下来。

酒醉的人醒得早,五更鼓响,韩世拓醒过来,见触眼处不是翻红繁花的锦帐,先吃了一惊。难道昨夜又出来玩了?

吓得打个激灵,又看到对面是熟悉的八宝阁,阁子上有自己喜爱的蝈蝈葫芦等东西。世子爷抹一把不存在却有感觉的冷汗,暗道还好,原来是睡在榻上。

好好的怎么会睡到榻上去?

他就把昨天的事情想起来。这一想不打紧,韩世拓又叫了一声:“不好!”守夜的是绿窗,冬天大早上的正是赖被窝的时候,绿窗不太想起,又不能装听不到,迷糊着先揉眼睛:“爷要什么不曾?”

“不用你,睡你的去。”

世子的回答正中绿窗下怀,绿窗应一声继续去睡,世子爷睡在榻上还是不起,不是他不想回床上,而是他得一个人仔细地把昨天说的话回想一下。

他刚才脱口就是一句“不好”,是他已经回想起七七八八。

四叔的问话,

他的回答,

有没有说出姑祖父,有没有说出四妹夫……韩世拓都想到一大半儿。他拿手敲自己额头,喃喃低语:“让四叔蒙了一回,”不过他心存侥幸,又自语道:“四叔啊四叔,饶你是精明,也不敢想这种法子。饶是我全告诉给你,你又去哪里找人呢?”

往床上看看,见掌珠没动静,应该在沉睡。韩世拓还不想回去,一个人又琢磨一会儿,想四个房头里的人脉,基本上互相都清楚。四叔就算套出自己的话,也是个稀松。换成二叔?韩世拓沉下脸,他要是知道,倒是能走得成。

不过世子又轻松起来,二叔上了年纪——和世子相比算上了年纪,这劳动筋骨的事情他肯去?韩世拓一旦放轻松,就调侃起几个叔叔来:“得了得了,你们还是瞪着眼睛看着我走几年,再回来官大压住你!”

有亲戚真好啊,这是韩世拓往床上去的路上所想。然后他又把掌珠的亲戚和自己的亲戚作个比较,他已经酒醒,又让四老爷下了个套,在安家积存下的爱家人之心就全都飞走,世子在床前倒碗茶漱了口,又用了半碗温热的茶,舒服的伸个懒腰:“哎哟,我的叔叔们全是混蛋,才不管他们在京中好与不好。”

解下衣服钻入被中,把掌珠往怀中一抱,好似抱住自己的大官职。

早上夫妻醒来时,掌珠已压下昨天的火气,只字不提。韩世拓上了叔叔的当,他是不敢提。见掌珠梳好头发,世子从黄花梨百宝嵌石榴绶带纹镜台上提起笔,对掌珠笑道:“今天你要什么式样的眉?”

世子画眉,那是无可挑剔。

这是他风月场上学来的。

掌珠就让他画上,对着镜子照过,也自觉得满意。但是依就不肯放过他,讽刺道:“学了十几年的吧,难怪这么的好?”

又往甘草捧着的簪子盒里挑簪子。

韩世拓嘿嘿:“那是,遇到你以前的事。”把面庞更低下来,凑到掌珠耳朵根子下面:“讨个假,几家铺子要去看看,让伙计们盘盘货,过了十五好开门。”

他是有自己的铺子的,有老太太孙氏给的,还有母亲给的,还有两间是侯府里对世子的定例。掌珠就不言语,手指只拨弄着簪子。

“这根吧?”韩世拓殷勤的端详过掌珠的衣裳,见是件大红云雁富贵花纹的锦袄,就下手挑出绿宝石的发簪,红配绿,是古代的绝配。

掌珠懒洋洋接过,韩世拓又作主为她选了白玉簪子,点翠花钿。掌珠看了看,满意上来。因这满意才淡淡地道:“去了,可早回来。”

“当然早回来,”韩世拓在掌珠面颊上亲一口,羞得甘草和绿窗往后面退。她们天天的看,可到今天还是不习惯。因为这位爷是不分时候的,想亲奶奶就上去一口。幸好还分个地点,没有亲到房外面去。

“过年前让掌柜的请伙计们,他们说今天回请我,我要是不回来用午饭,你一个人可记得爱吃的多吃几口,不爱吃的就不吃。”韩世拓交待掌珠。

掌珠心中喜欢,但白眼儿他:“我是孩子吗?不要你交待。”

“我不交待你,谁交待你?”世子爷才说到这里,他的妾鱼贯而入。甘草见到忙道:“姨娘们来给奶奶请安。”

掌珠立即就火了:“不用装相!我受不起!”她毫不留情面,不给自己丈夫留,也不给妾室留。这是从明珠好表妹说“我们家不纳妾”那天开始的。

她一发脾性,韩世拓就慌了手脚,一迭连声地唤道:“掌珠掌珠掌珠,过完年就打发走,你又为这个生气了?”

“哼!”掌珠冷笑:“正好,你有话交待她们去吧。”见梳妆已成,拂袖就要起身,又走来一个侯夫人的丫头,她知道新奶奶厉害,进来就叉手陪笑:“老老太太病了,请太医抓药呢,侯夫人让奶奶早饭后一起去看看。”

韩世拓在这个空当里,挥袖子让几个妾出去,皱眉:“你们怎么又进来了,不是说不要来不要来。”

福花等人泪眼汪汪地看着他,怎奈世子爷半点儿不理。妾室们出去,聚到一起流泪。这是娶的什么奶奶,简直是阎罗王进家,把个世子爷慑得死死的,半点儿手心都出不去。

她们从早到晚的等,想等到世子一个人在时,再对他说上一说。可等来等去,见今天和昨天一样,正房里传早饭,早饭过后世子和奶奶都是新衣裳,并肩走出院门。

福花等人面有绝望,难道真的让撵到家庙上去拜佛烧香不成?

掌珠直到过了曲桥才不生气,夫妻正要去见老老太太,又遇到文章侯送太医。文章侯唤儿子:“代我送送,再看着人把药抓来。”韩世拓走开,掌珠就一个人去问候老老太太。

她边走边想,老老太太年纪早就有了,从冬天起就犯咳喘的厉害,只怕今年过不去。若是过不去,将办丧事。

掌珠扼腕有了叹气,她新进门还没办过大事情,若是能主持这丧事,也能让亲戚们不再背后对着自己说嘴。

侯府中也有几株梅花,北风吹起也往下落。掌珠就边踩着梅花,边一件一件地想寿衣可齐备,棺木也应该是早备下的吧?

见老老太太的正房就要到时,她遇到一双怨毒愤恨的眼光!掌珠不由得怔住。

这是一个年老的妇人,和祖母差不多的年纪,皱纹不比祖母少,白发却比祖母多。深若鸿沟的皱纹,和她眼中的激动痛恨,让掌珠心生凛然。

她头一个想法是,祖母和她到底有什么仇恨,恨得祖母不进南安侯府,而这位南安侯夫人却像是把一生都搭了进去。

只看她白发怨恨就能清楚。

掌珠当然向着祖母,也不用别人再介绍这个瞪住自己的是谁。她旁若无人,无视这眼光,扶着甘草继续往房中走。

“你就是那贱人的孙女儿?”南安侯夫人的怒火终于爆发。这是她一生的怒火,也是她从知道小姑子进京后的怒火,更是不能阻拦掌珠进门的怒火。

她要羞辱她,她是长辈。

她要羞辱她,她的身边站着几个侄子,总不会向着她。

南安侯夫人双手在袖中箕张,恨得指甲也在抖动。一句话,把她的恨戳得更深。

掌珠冷声而回:“贱人,你敢骂我!”

“大胆!”

喝声中,南安侯夫人倒抽一口凉气,早过来的老太太孙氏、侯夫人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全跟着吸气,而二老爷怒喝而出。

他迈着方步,双手把袖子卷起紧握,面庞绷得紧紧的,肃然道:“世拓媳妇,你太无礼!这是姑祖母大人,你还不下跪认错!”

侯夫人也叹气,唉,你太无礼!

掌珠笑了起来。

房中有病人,房中一般是沉寂的。掌珠的笑如银瓶乍破般,扎在所有人心上。老太太孙氏虽然不满小姑子,但也对掌珠不满起来。她缓步上前,还是和缓的:“世拓媳妇,你二叔没说错,这是你的姑祖母,你要见礼才是,怎么倒骂起她来?”

掌珠心想真好笑,你们都聋了不成,没听到她先骂的我?又电光火石般想到昨天的事,掌珠更笑得畅快,心想你们还有脸对我说长辈!

掌珠是聪明的,掌珠是要强的,掌珠也是能干的!

她伶俐不见得过于姐妹,但反应却总愿意超过别人。在老太太孙氏说完话的一瞬间,不过短短的功夫,掌珠已理清思绪。

她索性老太太孙氏也不理,径直对二老爷看去,漫不经心地道:“二叔,无礼这两个字,应该放在昨天晚上说才对,”

“什么昨天晚上!”二老爷怒目而礼。他对韩世拓的亲事也是不满意,他虽然不见得想对掌珠如何如何,但今天遇到掌珠回骂他的姑母,勾起二老爷和南安侯的旧仇恨。

当年你一来,我再去,还真的热闹这几十年没闲着。

掌珠见他忘记,不屑一顾地勾勾嘴角:“二叔你记性真差,昨天晚上那树前面站的,不是你和二婶吗?”

眸光寒冷下来,又从二太太三老爷三太太四老爷四太太面上扫过去。

二老爷噎住!直眉瞪眼嗓子里不知说的是什么音,再就一个字也没有再说。

二太太慌乱一下,见掌珠眼光过去,又自持住。

掌珠心想运气真不错,昨天那事幸亏自己不放心赶过去看看,这简直就是老天助我,把这些人一举收伏。

她看向三太太,三太太没二太太那般的定力,手足无措往丈夫身上依靠。三老爷则干笑着:“嘎?”

四老爷也心虚上来,但是也能支撑:“世拓媳妇,昨天我和世拓喝酒,你是知道的?”四太太见掌珠威风,不悦的叉腰上来:“就是,你不是知道的!”

“我知道,就是你们不知道。”掌珠挑高眉头,半带讥诮地道:“四叔你那小花厅后面,可是宽敞的很呢!”

四老爷又不笨,目光如电,顿时放在两个兄长面上。三老爷往后又退,二老爷面色铁青,大喝道:“四弟,你怎么也听她胡说!”

“我胡说?”掌珠亦同他大喝:“至少我没有穿着古铜色衣裳,喝雪披风的站在那里。我胡说?至少我没有戴着珠儿簪子站那里喝西北风……”

二太太面露惊慌:“你你你!”

掌珠对着三老爷手一指,再次大喝:“不信你问他,他也看到你们!”

满房中的目光,夹着老太太孙氏和侯夫人、南安侯夫人的,轻飘飘的对三老爷过去。

三老爷继续干笑:“我,我没有,我没看到,”

“哼!长辈!不亏心吗!”掌珠大骂着,眸子直盯盯对上二老爷!二老爷到底心中有鬼,勉强试过几回,不敢和掌珠对视。而掌珠转向南安侯夫人,再次大骂:“你没照照镜子,你跑到我家里来骂我!这家,是我的,你要骂,在你家里逞威风去!你这样的长辈,我从没见过!”

南安侯夫人没想到掌珠也能脸面不要的泼辣,她气血上涌,几乎没气晕过去。

而老太太孙氏和侯夫人在疑惑中,又让掌珠的骂声打醒。

孙氏没好气:“姑奶奶,孙媳妇说得对,这是她的家,你作什么先骂她!”

掌珠心想你们这家的人全是属狗的,不打不明白。

侯夫人也火上来:“姑母,你是来看祖母的,还是来我家闹事的!”

掌珠心中还是忿忿,自己的这个婆婆可真是该威风时不出来,这会子你出来当恶人,谁又领你的情呢?

房中各人的脸上,有狐疑——老太太孙氏和侯夫人;有吃惊——二老爷夫妻;有惊恐——三老爷夫妻,有恼怒——四老爷夫妻对着一对兄长。

文章侯送完太医回来,就看到房中变得古古怪怪。他吃一惊后,即刻看向媳妇和姑母。见媳妇唇边俱是冷笑,而姑母脸上青一块白一块,青了又白,白处又青。文章侯不用再问,沉下脸先对姑母道:“祖母病的厉害,姑母是她心爱的女儿,请去内室陪她。”

就有两个婆子过来,对南安侯夫人福了一福:“请进去吧。”

文章侯又对侯夫人道:“世拓抓药去了,祖母要是不好,还得再请太医来。夫人不必这里装孝敬,带着媳妇厅外去,有亲戚们来看,也好招待。”

把掌珠也打发开后,文章侯才问兄弟们:“刚才怎么了?”话音才落,内室中传出来南安侯夫人的痛哭声:“我的亲娘啊,在你眼前我让人欺负了,我以后可怎么活啊……”

哭声中,文章侯莫明的恼怒起来。

他没有来由的火冒三丈,用力跺着脚:“这个家,可是弄不好了!”他脱口而出的话,自然也带上他的心声。

这心声,让二老爷三老爷四老爷眼角跳几跳,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一件事。世拓要离京的事,你大哥是不是也有自张在里边呢?

接下来老爷们太太们都只想一件事,花了多少银子,再或者要花多少银子?他们面色凝重,这一点儿,可不得不防才是!

……

当天晚上,侯夫人告诉文章侯:“竟然我没问出来。”文章侯往椅子上一坐,就发起呆来:“这里出了什么事,看上去世拓媳妇和兄弟们都知道,就你和我不知道。”

“老太太也不知道!”侯夫人酸溜溜。媳妇把三房叔叔压得不敢出声,而一对公婆竟然不明就里?让人难免心头发凉:“但是另有一件事情,你我却得知道!”

文章侯一惊:“什么事?”大过年的能有什么事?文章侯想我可再也不想听到出事的话。

“你媳妇!”

“她又怎么了!”文章侯心头一紧。他并没有和侯夫人说过几回,但文章侯打心里知道,一里一里的认识下去,新娶的媳妇很是不好招惹。他能从老老太太的侍候人嘴中得知,媳妇和姑母的一番争吵,媳妇和兄弟们的一堆压制……

文章侯本能地问:“世拓呢,从上午抓过药就一天没有见到他?”

侯夫人默然一下,慢吞吞的问:“我在同你说媳妇,你找儿子来能有用?”文章侯百无可以抵挡的东西时,只能认命:“你说吧,我来听听。”

“老太太找我去,问媳妇和三个叔叔出了什么事。又说二弟妹也不敢说话,这真是少见。我说我也不知道,就找媳妇来问。”侯夫人脸上好似吞吃无数臭鸡蛋般,慢慢腾腾问丈夫:“你猜猜看,媳妇说了什么?”

文章侯苦笑:“你既然这么说,自然是大有玄机,我猜不出来,你直接说吧,是怎么回事?”侯夫人露出一种很奇怪,怎么掌珠做到而自己没做到,又拈酸又想有婆婆气度的表情:“找了她来,她说不过是据理力争,”

文章侯长长出口气,也忍不住了:“她再占住理,是不是要把我们也往外撵?”

“还有下文呢,”侯夫人埋怨:“你别打断我。”

文章侯揣摩夫人脸色,忽然变聪明了:“媳妇归婆婆管,没有个公公在这里夹着的,这下文我不听也罢。”

“你不听也得听,”侯夫人又露出刚才的古怪神色:“家里每个人都听到,你今天不听明天也有人把话传给你。”

“好吧,”文章侯叹气。

“媳妇不肯说原因,我和老太太还想再追问她。不想她话落下去,她先起了个话头,”侯夫人一脸的懊恼,追忆以前:“早知道话可以这么样的说,我也不会受弟妹们很多的气。”文章侯觉得话有转机,就笑了笑:“看上去像媳妇给你出了气?”

侯夫人翻眼:“没有!是她说出来的话,我听不出来这是安家的家教呢,还是南安侯府的家教。”往下就说:“她说她过几天请家里人,又说盼着从二婶儿起,都给我脸面。”

“这话很对啊,”

“老太太也这样说,没有人不给你脸面啊。”侯夫人憋住气,忍气吞声般停了停,这表情看得文章侯心又如悬崖上挂的风铃,叮叮当当的乱个不停。“媳妇说,这脸面二字,说呢,不好听,却都心里明白;不说呢,都装不知道。”

文章侯惊骇:“这是什么话?”

“教训我们的话!”侯夫人怒气冲冲,忽然有忍不下去之感,即时发作:“早知道话能这样的讲,我也早讲出来!”

“这还像话吗!”文章侯跳起来。

“不像话也没有人反驳她!”侯夫人也跳起来,把袖子抖抖,像是要把多年的仇恨都卷进去。大声怒道:“老太太奸滑,见她来势汹汹不肯得罪她,就让我说。我让她惊得魂也没有,当着老太太和婆婆就这样的说话,我正寻思这家教是哪一家的,我才不去教训她,”

文章侯揉揉鼻子,慢慢地道:“哦……”你当婆婆的也不说她?

“老太太就说你是对大家提的,就大家商议。把弟妹们全叫了来!”到这里猛地一停,文章侯夫人闭上眼睛,仿佛下面那一幕她要是早知道,她一定不看。对着她这个表情,文章侯心头一寒,像是全身血液骤然一停,屏气凝神等着。

“弟妹们听过,竟然一个字也没有!”

“呼”地一下子,文章侯蹿出去,边嚷道:“这不可能!这个家里唉,这个家里,还有规矩?”侯夫人咬牙瞪眼,看仇人般瞪着丈夫出去,冷笑连连满面后悔:“早知道你这个家里这般的没规矩,谁还守这几十年,当年的我呀,就是一个傻子!一味的对叔叔们好,对弟妹们好,早知道能这样说话,说了也没有人敢接,谁还忍着……”

外面,是文章侯的吼叫声响遍能传到的地方:“世子呢,快叫世子来……”

侯夫人在房中凉凉地道:“叫他来,有个屁用!”她面色阴晴不定的坐着,把旧事一件一件的回想,当年早知道是这个样子……。

撞了邪的才忍着你们这一家子人!

……

初六的早上,安家的人都是忙乱的。

这一天是常府请客,玉珠相亲的日子。

大早上的张氏就把玉珠推起:“懒觉今天不能睡,家里就你一个丫头,愈发的你娇懒,”玉珠一气坐起,把个茜红绫被推开:“我几时晚起过?”手指窗户得了证据:“乌漆麻黑的,起来往哪家去拜客人家不笑你!”

“人家笑我?”张氏好笑:“我的姑娘,劝你起来吧,你今天别让人家笑话才是真的。”玉珠往被子里一倒:“我—不—去—了!”

“由得你!”张氏理着衣裳,心情舒畅的寻思起来。

太子殿下的干预,让常大人慎重紧张,为定请客日子煞费心思。他和袁训并没有交往,袁训和宝珠成亲,南安侯府没有声张,只请的是亲戚。等到后来都知道是太子殿下亲自操办,爱钻营的人再追也没赶上。

常大人如南安侯所说,老实的道学夫子。最爱犯呆的,也是老实人。

他事先没想到这个安家和顶头上司南安侯府的安家是一家,定日子时想太子出面,理当初五送年之内请,可和安家又十分的不熟,把亲戚们推开先请安家,有失文人骨气,就在他心中不偏不倚的位置上选定初六。

袁训就先拿回贴子。

当时是只请宝珠的,这日子定得已经算是在文人骨气上,敬重了殿下。

过上一天,常大人想起来,原来是那个安家。他拍着脑门儿想了半天,袁家的帖子已下不能更改,此时急吼吼冲到南安侯府,只怕让侯爷看不起。

居然我妹妹家你也想不到?

又过年总是事多,他就拖到初一才去见南安侯,南安侯让他又写下几张请帖,自己袖着送给老太太。

初六的这一天,安家推开客人,袁家宝珠不能待客,文章侯府里掌珠也不能陪客,都打算陪着玉珠来相看。

安家初六的客人,是表亲董家,老太太说改天人家不会见怪。

袁家的客人,是袁训的同僚。太子府上来几个人帮忙,宝珠不在家中也罢。

文章侯府里,掌珠借着“偷听”这件事暂时拿住叔叔婶婶们,大模大样回了侯夫人,又有韩世拓从中帮腔,一样是不在家里。

四太太又窝一股气在心里,独自在房里骂过两天。

初一祭祖,初二归宁,初三请侯夫人娘家,初四是二太太娘家……。初六这天,来的是四太太苏氏的娘家。

“让人家给她脸面,她眼里有我吗?舅舅舅母到了,见不到她出来拜客,我的脸面往哪里摆!”四太太骂得再凶,也不能阻挡掌珠大早上起来,换上衣服就往娘家来。

大门上,见停着车,宝珠正在下车。韩世拓也送掌珠过来,上前招呼,而且纳闷:“妹夫你也去常家,怎么倒不叫我去?”

“你去作什么!哪有个相亲还要男人去的!”掌珠沉下脸。

袁训看在眼中,暗暗好笑。他逼成的这门亲事,只要掌珠大姐不受气就行,至于韩世子受气,那是他的事。

但同是男人,袁训又代韩世拓面上无光,就解释道:“我只管送到常府门外,我就要回家待客去,”

“记得看书,”宝珠伶俐的嘱咐。

“好,”袁训目光回到宝珠身上,含笑答应。

宝珠走上两步,又轻快的回身:“少吃酒?”

“好,”袁训跟在她后面笑。

宝珠走上两步,又扭身,袁训打趣她:“又忘了话?宝珠,就办一个年,你竟然粗心大意起来。”宝珠小脸儿黑黑:“我这个年办得不错,母亲说好,你说我粗心没有用,再说我是交待你,自然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,怎么能说粗心?”

“那你说你说,”袁训继续调侃她。

宝珠想一想,忿忿然:“让你说的,我都忘记了。”袁训窃笑:“好好,你想到再说。”话才结束,宝珠再次回头:“记得看书!”

袁训笑着跟后面进去。

在他们后面,是掌珠和韩世拓。掌珠昂着头,满头珠翠在雪光中闪动。边走边道:“别和四叔的客人多坐,都是起了坏心的……去见母亲,问她老老太太的棺木,我前儿提醒她,她说有,就是漆得层数不多。这都初六了,出了十五就寻人漆去,真是的,正月里比腊月里冷,盼着曾祖母熬到春天吧,这漆的人怎么还不寻来?”

老太太立于廊下,带笑看着两对人进来。

宝珠呢,活泼俏皮,每一步都似闪动精灵般。好孙婿跟在后面,嘻嘻又嘿嘿。

掌珠呢,严肃高傲,每一步都似上金殿晋见,不顺眼的孙婿跟在后面,嘻嘻又嘿嘿。

老太太自语:“这玉珠找上女婿回来,会是什么模样儿?”脑海里顿时出现两个迈方步的书呆子,手各执着一卷书,吟诵道:“撒盐空中差可拟,未若柳絮经风起,”

然后一个书呆子争论:“盐!”

“柳絮!”

“雪珠子明明像盐!”

“转眼就是雪花成柳絮!”

老太太都可以预见到这一出,她低笑:“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因为争不清而撕打起来?拉架的事情,倒也有趣。”

都急着去相看,包括老太太都是早就妆扮好的。袁训和韩世拓又家里有客,袁训就道:“我们就去吧,去早了说说话也不错。”

宝珠头一个欣然:“好。”

老太太等人瞅着她笑,袁训又想和宝珠逗乐子,拧起眉头从上到下打量宝珠,慢条斯理:“去到少吃酒?”

“嗯,”宝珠乖乖点头。

“去到少说话,有祖母和婶娘们在呢,轮不到你。”

“嗯?”宝珠想翻脸,又乖乖点头。

“去到别挑嘴,别是你不爱吃的就把脸儿一拉,”

宝珠怒了:“从没有挑过嘴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邵氏张氏笑得前仰后合,而张氏边笑边双手合十:“保佑我家玉珠也这般的恩爱吧,”玉珠也怒了,扭身子气冲冲,边甩手边走:“我不去了!”

等到抓住玉珠,劝好宝珠,又是一刻钟过去。大家出门上车,都欣欣然有笑意。天是早了一些,不过是早饭才过没半个时辰。就见又一骑马过来,马上人服色鲜明,披着石青色崭新的雪衣,后面跟着两个小厮,正是钟恒沛。

张氏太喜欢,也就忘记她平时并不是太主动的人,她含笑头一个问好:“世子爷来了,真是不巧,我们今天出门拜客,难道世子爷不知道?”又猜测:“想是给老太太送东西来的,”老太太腹诽,要你多话,这是我的亲戚!

钟恒沛下马,笑吟吟过来见礼:“姑祖母好,婶娘们好,表妹们过年好,祖父打发我来,和你们常家去做客。”

又诧异袁训:“你不看书了?仔细考不好,小二尾巴可就翘到天上去。”小袁一晒:“他早就尾巴在天上,还用再翘?”

钟世子又诧异韩世拓:“还是你有空闲,能陪出来?”不在家待客吗?韩世拓忙道:“我和小袁一样,是送的,到了常府门外,我们就得回去。”

钟恒沛就说这样也好,大家上马上车,别人都是盼着去的,只有玉珠是扯着上的车,在车上还不老实,左拧右歪的嘀咕说不该让她去。

张氏斥责她:“安分些!惜福!这一堆的人陪你,一个世子送,一个世子陪着,快知足吧,全家的人为你都出动,你还扭个什么劲儿。”

骂的玉珠扮个鬼脸:“你们全去了,若是人家疤拉脸,对眼睛,歪脸角的,可全让你们看了去。”

恨的张氏磨着牙不理她。

玉珠又悠然起来,一个人在车上敲击轻吟:“你们皆醉我独醒,你们醉倒我也醒,你们糊涂我清醒……”

相看亲事,是要清醒才行。玉珠想,我冷眼旁观,从祖母开始,全都是有些癫狂。这个人嘛,还得我自己细细的相看才行。

又嘻嘻,可千万不要是疤拉脸才好。

……

常府门外,常大人和大公子常伏霆已出来。大公子道:“父亲啊,我还是纳闷。”

“你不用闷了,定然是好好的姑娘,太子殿下才会管这事情。”

“可南安侯怎么不说,难道这姑娘不好?”

常大人跺脚:“人家都要上门,你说这些有什么用?”又左看右找:“你五弟呢!”大公子装模作样地找:“刚才还在这儿呢?”

他身后的小厮殷勤地走上来,让大公子一个眼色止住。等到常大人又看往别处时,小厮凑到大公子耳朵边,小声笑回:“五公子说他不肯见,他要高眠去了。”大公子掩口忽地一笑,再悄声道:“去告诉他等我看过,若真的是好,再请他出来相见不迟。”

小厮才答应,一个家人从街口处回来:“来了来了,钟世子带着几个车的人来了。”常大人忙整理衣冠,大公子又问他:“父亲不是常说骨气为重,为什么又理衣服?”

“敬重殿下,敬重上司,与骨气何干!”常大人斥责儿子:“书念得呆了,你们兄弟五个,真的,唉……”

大公子忙手动脚动,理衣裳掸衣角,才把常大人下面的骂给劝回去。

理好衣裳,见一行车马曳曳过来。常大人一面让人往里面给女眷送信,一面带着儿子走下台阶。

他要骨气的人,虽然侯世子身份贵重过于他,也走得不疾不许,带着微微呵呵的笑容。

“世子,新年好啊,”

见钟恒沛下车见礼,在他后面车上,又下来一个赶车人,身高比钟恒沛还要微高,气质饱满,双眸有神,让人观之忘俗。

常氏父子都是饱浸在诗书里,是气质也让人清新的人。可这个人,年纪不大,在少年和青年之间。看模样儿年青,看眼神儿谨慎。只那一点夺天地神采的稳重,足的把在场的人全都压下去。

常大人有数了,这是……

钟恒沛恰好介绍:“这是敝亲袁训,现在太子府上当差。”袁训拱起手,因常大人年长,弯下腰去行了一个子侄礼:“见过年伯。”

常氏父子不敢怠慢,忙着见礼。大公子暗想,只看这个人,倒不是那种强压人的,来的姑娘也许不错。

然后,他又见到另一个人。

这个人身材也是高大的,面容俊美,满面亲切。大公子心中一愣,泛起不是滋味来。文章侯世子他是认得的,他和韩世拓同在京中长大,总是见过面的。大公子又暗自嘀咕上来,难怪小弟对这亲事有意见。文章侯世子的姨妹……难免让人想她是不好的?

常大人也和儿子是一样的想法,他们父子看看钟恒沛,没得挑。看看袁训,没得挑。再看韩世拓,表面上也没得挑。

好吧,那再看女眷们。

女眷们已下车,两个少年的妇人花团锦簇般,又有两个中年的妇人笑容满面,簇拥着一位老太太,笑呵呵的过来。

看上去,倒是富贵气向。

钟恒沛忙道:“这是姑祖母。”

这是倾家都上了门,说明安家对这门亲事是何等的重视。常大人越过人头,在最后那个垂头的姑娘身上扫了一眼,见着装整齐,举止也没有不顺眼的地方,心想进去再说吧,就恭恭敬敬把老太太等人往里面让。

那一边,袁训和常大公子已攀谈起来。

“你上一科中那么高,春闱可有把握?”秋闱前五十名左右,都会有人津津乐道的记住。

“不敢说把握,不过中还是必中的。”

常大公子侧目一下,本心里很想问都说你和人打赌中探花中榜眼的,这事儿是真是假?少年人太过狂妄,总不太好。

阮家小二狂妄过人,带累袁训也受一回名声所累。

因为不熟,常大公子最后还是没有问,先压在心里。

女眷们正厅上接住,大家坐下说话。玉珠早让人看得无数眼,也偷看别人无数眼。见总无挑剔之处,又白坐着只是让人看,而常夫人又说园子可以游玩,就悄悄下厅,常家的丫头跟上一个,带着她在厅下面近的地方留连。

常家的宅院比安家的大,正厅以外修整的松柏树很多。又有一个小小亭子,可能离正厅近,总是常给客人看的,就漆得金碧辉煌,又挂上半面红锦挡风,还有名人字画在上面。

“安姑娘,你要多玩会儿,我给你取些热茶来倒好。”常家的丫头见玉珠有往亭子上去赏鉴的意思,而寻常客人们往亭子上去,总会再呆上半个时辰半天的。

玉珠就说费心,荷包里取出钱赏她。见丫头去了,她走在亭下先远观了几眼,见全都是名人字画,价值不菲,就从没有挑剔处,终于找出一件可以挑剔的事。

“嗤,子曰君子固穷,看来不真不实。以功名出身的人,还是往富贵去的。”玉珠以为没有人,就随自己高兴的褒贬起来。

红锦微动几下,从后面走出一个人。他面如锅底,不打招呼的出来,出来更不打招呼,径直回玉珠话:“夫子的话,全让你毁了!”

玉珠才要惊吓,就让人谴责,不由得也沉下脸:“你胡说!我不曾毁他,是他自己说的前后不对!”

“怎么不对!”出来的是个少年。

玉珠火气上来,一气出来好几句:“他周游列国,有过多少实际性的建树!起于鲁,鲁不治,就游于国外。这是治国之道吗?已所不欲,勿施于人,已国不治,怎么谈的上去治别人国家?……”

如果是张氏在这里,一定会诧异。这个时常拿子曰当口头禅的女儿,倒有这么多的反对意见?

而少年,则让玉珠话激红了脸。他愤怒的挥动拳头:“你胡说,过来过来,让我告诉你,你应该怎么样的看书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